第十二卷 web版 12-30.王城の舞踏會
我是佐藤.少年漫畫是戰斗緊接著戰斗感覺日常風景被當成單純是主要過程間的配菜.但是,實際上把身體放在那樣環境的話,暫時戰斗是想客氣的取得和平的地方好休養.



「天醬,掉下去了了了~~」

密特留下那樣的慘叫,天龍為了回家逃往富士山山脈去了.

從光點的動作看來密特和人造人的貂蟬好像也一起.

如果在我們離開王都之前沒有回來的話,從這里前往富士山山脈去和密特見面吧.

……對了,天龍掉落的鱗忘了回收.

就那樣放著也可以,甚至發生奇怪的淘金熱騷亂的話當地的農民會很麻煩.趕快預先回收吧.



呼呼~嗯,我一邊哼著小曲兒並返回紅龍的宅邸.

其實鱗的回收結束的時後,擔心我的亞潔小姐傳來「無限遠話」了.

——擔心焦急的亞潔小姐也很可愛.

我家的孩子們好像還在睡覺,換上平時穿的衣服移動到樓下.

那里有往返的傭人們彙聚一堂.

「「早上好,老爺」」

「啊,早上好」

從早上就精神煥發的問候和回答,老管家對昨天的事件後老家發生麻煩的人可以休息也很好的傳達.

「感謝關心——」

老管家說,往返的傭人們老家是平安的.

通知一般朋友的青色光點映照在雷達上了.

我指示老管家讓在二樓臥室睡覺的孩子們睡到起來為止,朝入口大廳的方向邁開腳步.

「主人,是來客.」

「佐藤先生,早上好.」

被女仆引導從玄關進入的是,身穿神官衣服的塞拉.

那樣的事件之後,卻經常被奧尤科公爵和家臣集團允許外出.

「早上好,塞拉小姐.這麼早怎麼了?」

「這樣的早晨真是抱歉.佐藤先生,實際上有事請求——」

有點欲語還休的塞拉請求是,市內視察的同行.

當然,不是游山玩水,而是為了治愈王都的人們重傷的事情吧.

雖然王都的人們已經被無名治愈了,但是作為佐藤不能說出來.

那個暫且不提,不需要拜托我塞拉也有護衛騎士4騎左右同行到我的宅邸之前.

跟塞拉確認那邊的那件事情的時候,奧尤科公爵做為在貴族街外出的指定條件,好像是和我一起行動的樣子.

只聽那個的話,好像受到奧尤科公爵認為能撮合我和塞拉的誤解.如果我跟著的話就自動有和雪加八劍勢均力敵的莉莎們也跟著護衛的計劃肯定是隱藏著的.

我對塞拉的請求欣然允諾,一邊接受護衛的女騎士們估價一般的視線,一邊在王都巡視了.



「這些就是遭受到災害卻沒有受傷的人啊」

「是啊,確實是這樣——」

塞拉困惑的說話並點頭.

因為這一帶是富裕階層區域,所以看似魔法人偶和奴隸和傭人的男人們聚集在一起正在進行瓦礫的撤除.

修理蹋陥道路的魔法兵和穿著僧侶服的魔法師等也被看到了.

一邊側目看著的同時,我們一邊越過富裕階層區域進入一般市民區域.

環視周囲,雖然天亮之後還沒經過二小時,但是市民們合力正要開始倒塌房屋的善後工作.

這邊幾乎找不到魔法師或魔法人偶等.

發現到我們視察的市民們把手停下來叩拜,所以我們像是不要打擾工作,盡量不把腳停下繼續視察了.

「公主大人,雖然周囲的房子都那樣損壞了,街道上卻沒有任何瓦礫.」

「是啊,王都的工兵們相當優秀哪.」

騎馬前進的護衛騎士中的一個人相當贊賞,和塞拉搭話.

雖然工兵們確實優秀,但那是我做的好事.不愧是,如果沒有外掛從事件結束兩小時內將王都瓦礫撤除的人力資源是不夠的.

公園里有越後屋商會雇傭的生活魔法師免費幫市民把髒汙去掉,看到正在燒飯賑濟災民了.

不只越後屋商會的人,附近主婦們也來幫忙.

因為在公園的樹木旁邊有筋疲力盡的人們,所以塞拉下馬並打招呼.

「你覺得不舒服嗎?」

「不,不是,神官大人.那些人是被從瓦礫下救出來的人們——」

附近正跪拜的老婆婆,向塞拉說明他們只是累了才睡覺.

「勇者大人從瓦礫下,把孫子們救出來了啊」

聽到那個老婆婆的聲音,附近其他的市民們也抬起臉來開始各自以勇者為傲.

「我是被勇者大人的魔法從魔物那裏救下的啊」

「太厲害了.從看不見身影的遠處發出好幾百的魔法之箭,即使是騎士大人們也陷入苦戰的魔怪們在轉眼間就被打倒了」

「雖然我的手臂受了撕裂般的重傷,但是被黃金鎧甲的勇者大人用魔法治愈了」

——因為覺得好癢,所以希望停在那附近.

「我們啊,能活著是托了勇者無名大人的福啊」

看到老婆婆的雙手合十開始祈禱,周囲的人們也開始南無南無的祈禱了.

……所以說,不要祈禱啦.

待不下去的我催促塞拉離開公園,這次是去低收入市民地區.

漸漸的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們開始出現雜亂了.

特別是進行著燒飯賑濟災民的廣場周邊擁擠的厲害.一般市民地區也有燒飯賑濟災民在進行著,這邊是瀕臨暴動.

不排隊的啦,中途插隊的啦,一點小事就互相毆打的.

與暴力無緣的塞拉,看到這個情景表情蒙上陰影.

——碰.

我打手掌的聲音把廣場的喧囂停下來.

打的瞬間產生魔刃是關鍵.

「喂,喂,那不是貴族大人嗎?」

「騎士大人也在啊」

注意到我們的人們,不斷跪拜下去.

雖然迷宮城市的話「什麼啊,是貴族嗎」左右就結束了,但是在名門貴族橫行的王都無禮的工作的話會被簡單的處理掉,像是那種時代劇一樣的反應呢.

「各位,陛下已經准備充分數量的糧食.請留意和雪茄王國國民相稱的秩序行為吧」

塞拉用威嚴的笑容對市民們說.

「喂,秩序是什麼?」

「不知道.比起那個相稱說的是什麼意思呢?」

耳朵技能撿回來聽到那樣市民們的對話.

盡管如此,大概的意思傳達到了吧,被塞拉的笑容嚇到愣住的人們,按照燒飯賑濟災民工作人員們的指示,開始排隊了.

對向這里敬禮的工作人員們揮手,我們結束王都視察踏上回家的路.



我在和王城相鄰的奧尤科公爵邸前與塞拉離別,之後順便回到畝諾男爵們停留在王城的賓館.

男爵家女仆的一個人慌忙從樓梯上摔下來以外沒有其他受害那樣就安心了.

我不在家的時候好像卡莉娜小姐來過,似乎不是特別有事找我.

大概,來確認我家的孩子們是否平安吧.

和大家一起提前結束午餐,讓她們提早開始晚會的准備.

因為我是最下級的貴族,所以上位的貴族們來之前就必須進入會場.

雖然晚會開始在日落之後,但是我們好像在那一小時之前就必須進入會場.

直到大家准備結束之前的時間,成為無名到王城去見國王和宰相.

我在國王的辦公室露面的時候,被兩人像是叩拜那樣的氣勢多次又多次的道謝了.

中途變得麻煩所以強行阻止了,來這裏的本來目的——傳達我得知的事件詳細與黒線真正的真面目.

感到驚愕的二人,那樣不尋常的存在似乎已經從家臣們的報告中察覺了,相對簡單就相信了我的話.

「魔神的部分召喚……」

「啊,這件事又要借用待在禁書庫裏面」

「知道了.會准備優秀的圖書管理員,所以當有需要資料的時候請您吩咐那個人」

「得救了」

傲嬌的女教師系的人調查的東西也很高興.

在我的報告之後,告訴我事件犯人們的處置.

「自由之光」和「自由之翼」的殘黨在王國會議後全體公開處刑.提供了「自由之光」據點的貴族適用叛逆罪一家大小全體處刑——.

「還不到年齡的孩子們也去嗎?」

「不是的.無,遵照被王祖大人制定的法律,10歲以下的孩子可能要在富士山山脈山麓的修道院度過一生」

原來如此,看得見當時那家伙努力的法律.

宰相對理解的我繼續其他人們的待遇.

和那個貴族合作的貴族們也,按照合作的程度從家主的處刑到罰款刑罰為止的各式各樣懲罰.

派遣神殿騎士襲擊雪茄八劍們的,好像是從大陸西方帕利昂神國派遣的紅衣主教,後來那家伙好像趁著事件的混亂逃亡了.

帕利昂神國的有關人員全部被拘留,以保護為名目在王城內監禁.

還有,輕松的神秘集團「自由之風」的成員也不被問罪,只有做著過激言行的幾個給予輕微處罰做為警戒.



「鏘,鏘~!」

「鏘~?」

「鏘鏘這樣的說!」

結束總務的我正在紅龍邸的客廳放松時,一邊用嘴巴發出那樣效果音一邊發表禮服姿態而出現的艾莉莎,小玉,波奇三人.

簡單的說像是灰姑娘的禮服.

裏面放入襯裙的框架,裙子提高立體的份量.兩側的大蝴蝶結很可愛.

三個人匹配了不同的顏色.艾莉莎是白色,波奇是黃色,小玉是粉紅色.

三人額頭上裝飾著細小寶石的頭環,也能夠搭配各自的禮服.每個都是不同顏色的金剛石,模仿明亮式切割的加工——很費勁.

這個加工也是迪蘭達爾聖劍的大活躍.

果然聖劍能好好的切.

「大家好合適」

「誒嘿嘿~」

「哇~喔」

「這樣的說!」

我贊揚3人的話,當場咕嚕咕嚕的旋轉表示喜悅.

膨脹的裙子像陀螺一樣.

「Master,請求新裝備的實地檢查.」

「娜娜大人,很漂亮啊.」

「Masiter,娜娜大人的禮服,贊揚贊揚?」

「主人,果然我還是用鎧甲姿態……」

接下來進入房間的娜娜和莉莎.

雖然娜娜是無表情,感覺好像用自豪的樣子帶著小白跟小嘿.小孩子的兩人不能帶去所以只穿便裝.

莉莎繼昨天的晚宴後連續兩天的禮服身姿,但是好像依然還不適應穿裙子.

今天莉莎的服裝是比昨天更華麗的禮服.

根據胸前層層重疊的薄布料覆蓋設計,一邊突顯莉莎銳氣的同時一邊似乎也對女人味的華麗演出下了工夫.

在這一點上,娜娜服裝下的工夫少了點.是主張胸部谷間的普通設計.只注意到不要太庸俗.因為把胸罩頂部縫進禮服裏,所以背後的曲線很好的顯露出來.

莉莎是紫羅蘭色,娜娜是使用紅色布料的禮服.

「兩個人都很合適.莉莎,把領口周圍折起來.到這邊來給你修改」

「非,非常感謝,主人」

因為羨慕我幫莉莎修改領子,艾莉莎們想要弄亂自己們的服裝,但是莉莎禮服以外沒有領子所以是不可能的.

「主人,讓您久等了.」

「佐藤」

最後是露露和米婭走了進來.

眼睛被白色禮服的露露奪走了.可愛並微笑的露露好像有令人不由自主迷戀的魅力.

「呣」

看露露看得入迷的關系,被鬧別扭的米婭用踹的踢了小腿.

「抱歉,抱歉,兩個人都是,非常可愛.」

米婭的服裝好像是很有精靈作派的植物風味禮服.

好幾個模仿葉子的透明布料反複描繪著綠色的色調,左腰和右肩裝著像青薔薇般的裝飾.

雖然認為在原來的世界時有只用布料的立體縫紉法,但是不知道做法,沿著秘銀的細線加固好了.

露露的服裝是像婚紗禮服的素雅白色禮服.

一看,是白色,但是使用了精金的特殊線刺繡在這里,所以在像是吊燈那樣照明下的話,是會浮現出閃亮花紋的驚奇做法.

當然,是露露的秘密.

另外,因為任何一件禮服的衣料都是由世界樹的樹枝和鯨魚的胡須做成的纖維織成,所以防禦力是一致公認的.



分乘了兩輛馬車的我們最終抵達王城中的某一個賓館.

這個館好像是舉行舞會時才使用的地方.

從本館到分館.我們下級貴族的會場是分館一樓和中庭.上級貴族們的會場是本館二樓的會場,在一樓有隨從和護衛們待機的場所.

在環狀交叉點下馬車,走在被鋪了藍色地毯的走廊上前往會場.

「那是秘銀探索者們嗎?」

「蜥蜴人和狗人,貓人,還有,精靈大人也在.」

「黑發少年率領的集團——那就是『無傷』紅龍嗎!」

側耳技能,把下級貴族集團流言那樣的聲音撿起來.

因為沒有特別不好的流言,所以用笑嘻嘻的笑容點頭走過.

本會場有300人以上同時跳舞那麼大.

而且好好看的話,好像另外連接著兩個同樣大小的房間.

下級貴族的人數很多,所以這樣大小的面積是必要的吧.

「漂亮~?」

「全是吊燈這樣的說.」

「漂亮和贊賞.」

小玉,波奇,娜娜向上看到明亮的照耀會場的幾台吊燈發出感歎的聲音.

「那個,好像不是蠟燭,不過全部是魔法道具嗎?」

「好像是的樣子.」

艾莉莎詢問了鑒定的地方,知道是使用光粒的魔法道具.

其他房間四角的天花板附近也設置著換氣用的魔法道具.

不愧是大國才有的舞會會場,其他好像是防止犯罪的魔法道具也被設置著.

「很華麗.覺得我是不合時宜的.」

「沒有這樣的事.莉莎是出色的貴婦人.」

不是在恭維好像不安的莉莎,而是打從心裏這麼保證.

實際上,這一層的貴族們中大約有5%左右是人族以外的種族.幾乎都是只限一代的名譽士爵,其中也有名譽男爵爵位的擁有者.

「露露也稍微放松肩膀的力量就好了.」

「但,但是.即使是像我這樣孩子的打扮……」

最近靜靜的隱藏了自己,來到華麗舞台的緣故露露的自卑感正在複活.

我的主觀的話,雖然在這個地方比誰都可愛漂亮,因為自卑感而讓美貌被陰影遮住也太浪費了.

正好,樂團的准備結束了,舒暢的曲子開始在地板上流動.

主持的人,雖然還沒開幕致辭但是幾組急躁的情侶好像配合歌曲開始跳舞了.

露露看到跳舞的情侶很羨慕好像輕輕的泄露了歎息.

「大小姐,能和我跳舞嗎?」

我向露露伸出手,稍微裝模作樣的聲音邀請跳舞.

「那,那個……我,我可以的話」

護送膽怯的牽著我手的露露到情侶們跳舞的廣場.

配合舒暢的曲子,像回游魚那樣的跳舞.

為了讓感覺緊張的露露不會一開始就失敗,我故意被看到舞步失敗噴出來後放松變得能跳了.

扮小丑是值得的.

咕嚕咕嚕的兩人在跳舞,盡情享受和平的夜晚.

果然比起和魔族戰斗,像這樣悠閑自得的時間更適合我.

到露露滿意為止,我們是什麼曲子也繼續跳舞.

還有,舞蹈結束回到大家的地方,因為一副想要跳舞的樣子看著這邊,所以按順序要求當舞伴.

「艾莉莎不跳舞嗎?」

「呵呵,最後演出者是最後的點綴啊!」

側耳技能撿回來那樣的艾莉莎逞強的聲音.

以及好像是那個flag,我家孩子們以外的青光點在雷達中…….

——舞會的夜晚好像很長.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