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web版 12-16.早餐聚會的邀請
我是佐藤.與以前不一樣,因為就算是遠方也可以頻繁地傳遞郵件的緣故,所以在距離上的感覺短了不少.

不過,實際見面時又有不少話可講也蠻不可思議的.



"爺爺大人希望你可以陪同一起去吃早餐"

彼此再會而寒暄一陣之後,塞拉開口就是說這一件事.

如果對方是妙齡女性的話這絕對會是在說勾引的話吧,不過對方是老爺爺,而且是國家的權威的話那就算是早餐也是會是類似像會議一樣的東西吧.

咦?公爵要邀請我吃早餐的話,不會是為了要拉攏我到他旗下吧?

先不說我們是秘銀探索者這件事,光是麗莎從雪加八劍第一位手中取得勝利這件事來說,可能性就應該不小.

"這還真是光榮,邀請我這種下級貴族至公爵大人的早餐聚會這樣好嗎?"

雖然不認為說會被那些在公都過得很安逸的貴族們所疏遠,不過他們全員並不是全都對我抱持著善意的吧.

羅伊德侯以及霍恩伯的派閥的人還不成問題,但是因為自由之翼而成敵對關系的鮑彼諾伯派閥的人應該會反過來憎恨我吧.

"沒問題的.如果是被姐姐大人所認可的佐藤先生的話是沒問題的"

"──這還真是光榮啊"

姊姊大人是指勇者隼人的隨從琳古蘭蒂小姐嗎?

我明明沒有曾被她所認同的記憶啊,難道說,是在和勇者決勝負時勝出的緣故而認同了嗎?

反正也拒絕不了,所以我就把會參加公爵的早餐聚會的意願告訴給塞拉了,在這之前多魯瑪與卡莉娜小姐互相聊了一下最近的情況來調節下氣氛.

"那麼,巫女長的身體情況比想像中要來得差嗎?"

"不是的,健康狀況並沒有很糟,只是稍微有些沒精神而已.只是別說是要外出,即使是要聖別而在里面房間時,也幾乎都不出來的"

是怎麼一回事呢?

是在接收新的神托嗎?

"也不是,只是在重新接收著被預言在迷宮都市出現的魔王已被討伐的神托而已"

話又說回來,也差不多要到和勇者隼人定期聯絡的時期了.

來問一下說被預言說會在鼬人的帝國出現的魔王後來怎麼樣了吧.

……不過只剩下5只而已嗎?

拜托不要同時出現在世界上啊.

我把這如此不祥的想像給丟到思考的另一側,在交流欄上追加著"去探望一下巫女長"的預定.

等到在王都的事辦完告一個段落之後,再出發前往吧.

大概是為了要改變對話的流向吧,多魯瑪提到了奇怪的事.

"我老哥說佐藤大人在迷宮都市也是(??)頗受歡迎不是嗎"

"也是"是怎樣啦.

我什麼時候說過很受歡迎了啊──不對,是說年紀較輕的人之間來說算是很受歡迎了吧

"在以前,我不論是在年邁的人或小孩子之間都很受歡迎的喔"

"嘛,佐藤先生真是的"

當我用笑話來作回應時塞拉嫻靜地付之一笑來帶過,而卡莉娜小姐反應則很微妙.

"……不是只有小孩子而已"

卡莉娜小姐喃喃地低語著,聲音小聲到要不是有"傾聽"技能的話我也聽不到.

對了,所謂的年輕這點完全就是我的主觀,以這副身體來說同年齡或是年紀比我稍大的孩子也算在內就是了.

"可是,好像聽說過你和某個小國的公主或是同年齡的貴族千金也感情很好不是嗎?"

還是老樣子完全不會看氣氛說話的多魯瑪,完全無視卡莉娜小姐散發出來的氛圍就說出這種話.

連塞拉也是頂著一副認真的表情等著我做出回答.

說到公主,是在說米緹雅殿下?

還有和我同年紀的貴族千金是在說珍娜小姐和杜科力准男爵的女兒嗎?

"不管哪一位都只是因為有些事情而認識的熟人而已.這之中沒有什麼特殊關系啦"

因為我如此斷言而讓女性陣容那里滿溢著好像放心似的歎息.

而且卡莉娜小姐也曾遇過她們,這之中的關系她應該也曉得才對.

"怎麼,原來是這樣啊.還以為佐藤大人在還那麼年輕的情況下,應該會在社交界多扯出點緋聞才對"

""多魯瑪叔父!""

多魯瑪那亂來的發言而讓對此有些潔癖的塞拉與卡莉娜小姐她們爆出責備的聲響.

……那樣的發言還是留到只有男性間的對話時再說吧.



因為常常在往來信件的緣故,能夠像這樣子補齊這種有著不管用多少信紙都沒辦法寫出來的微妙味道的對話還真不錯.

塞拉主要都是在告訴我公都的孤兒院那里的人的情況,而我也是告訴她些在迷宮都市的孤兒院的經營或是探索者育成學校的話題.

至于在迷宮中的活躍則是盡可能干脆地作省略的.

我也有請教了塞拉娜娜很在意的那些海獅人族的小孩子們的近況如何,之後再轉達給娜娜吧.

話又說回來卡莉娜小姐很怕生這點還是一點都沒變啊.

明明和我霍多魯瑪講話時都可以正常地作會話,但是只要塞拉一搭話時就只會做出類似"對啊"跟"這樣啊"這樣一句式的回答讓對話無法繼續下去.

簡直就好像是對塞拉懷有芥蒂一樣的印象.

所以這時多魯瑪就說了"卡莉娜還是老樣子那麼怕生啊"這樣護航的話,不過塞拉也是完全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就是了.

在差不多把大致的近況都說完的時候,多魯瑪向我詢問了有關飛行艇事件的事情.

我就這樣被請教了有關畢斯塔爾公爵襲擊事件的經過,作為交換我則是請教了羅伊德侯被懷疑的這件事之後如何了.

羅伊德似乎因為自身名譽被玷汙而遭受審議官的審問,以證明自身的清白.

其嫌疑被洗清真是可喜可賀,結果,還是沒帶到慰問品過去看看了.

在這之後,原來當從迷宮都市要出發的時候,卡莉娜小姐那伴隨著告白的挑戰是多魯瑪出的餿主意,不過因為是在塞拉面前所以稍微地用眼角來暗示來阻止他直接說出來.

作為交換,對王都相當熟悉的多魯瑪,向他請教了王都隱藏的觀光景點以及夜晚的歡樂街的帶路一事.理所當然地,禁止去GayBar.

因為我們有好好地用"要帶路的店家種類"這種言外之意來作掩護,所以卡莉娜小姐以及塞拉也沒多做注意.

因為之後塞拉與多魯瑪被奧尤科公爵一同招待去要與陛下去吃晚餐的緣故,所以中途結束了這令人愉快的談話並目送兩人過去.



當那兩人的身影消失之後,卡莉娜小姐提出了謎一般的提問.

"佐,佐藤,你有打算娶塞拉大人為妻嗎?"

"沒有啊,塞拉只是友人而已.而且在這之前如果巫女不做還俗的話是沒辦法結婚的喔?"

而且像塞拉這樣子的神托巫女,是不可能可以還俗的吧.

"說,說得也是呢……"

她在我旁邊放心地作出充滿色氣的歎息

我想這該不會,該不會她真的是有如此迷戀我嗎?

看著如同戀愛中少女的卡莉娜小姐的側臉,我稍微被嚇到了.

──這樣下去不行.

如果不對卡莉娜小姐事先好好地劃清界線的話,光是外表恰好正中好球帶這樣就可能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越過那一線這點讓我十分顫栗.

如果真變成那樣的話再來前方就肯定會是結婚路線在等著我啊.這下不得不自重些了.

"而且──"

我正好想把話題引開,所以說出了事先想好的說詞.

"──我喜歡的人身在遙遠的異國他鄉.所以才不會去娶塞拉大人作妻子呢"

因為我把亞潔當戀人及老婆看所以這些話也不算是說謊,說是"戀愛對象"應該是勉強過關才對吧.

就算已經被發卡好幾次了,我覺得只要亞潔她不討厭我的話我就會一直喜歡她下去.至少這一兩年內我是完全不會放棄的.

"……騙,騙人"

卡莉娜小姐反射性地就把否定的話語說出口.

而且還可以看到她的眼中開始浮現出了大粒的淚珠.

……看來,從迷宮都市出來時的求婚是真心的啊.

我稍微因為罪惡感而胸口隱隱作痛著,所以至少來藉由在能制造許多相遇的社交界季節之前作引導這個方式,來幫忙她作相親啊.

我這樣告訴自己來對罪惡感作自我欺騙,再來我如此疊加上著話語.

"是真的喔?也是有年紀稍微大一點很可愛的人啊"

聽著我全神貫注地說著放閃的話之後,卡莉娜小姐拖著腳步走回了自己房間去了.

(譯:放閃原文ノロケ,意指在別人面前炫耀些自己與戀人或配偶的戀愛小事)

抱歉了,在這邊可不行去追上卡莉娜小姐.這里就拜托女仆長的畢娜和艾麗莎去照顧她吧.

……啊啊,好想去看看好久不見的亞潔啊.

最後一次應該是為了"櫻之精靈(樹妖)"與"櫻珠"的話題而遠話的吧,感覺好像很久沒說過話了啊.

──真是的,因為基本上都是處在被發卡的那一邊,所以從來沒想過說發好人卡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啊.



"士爵大人!城內的情況好像怪怪的"

因為玄關大廳里跑過來的武裝女仆艾理娜一副慌張的樣子,讓我原本彷佛老了幾十歲的感覺給被掃蕩一空了.

"是怎麼個奇怪法啊?"

"就是騎士大人們走來走去的情況多了起來.而且在城牆內奔馳的樣子也很奇怪啊"

嗯,還以為是王都內有魔物大量出現的緣故還打開地圖看了一下,結果根本沒這回事發生.

看了一下騎士團的駐紮地里的人流,發現是有三個騎士團在頻繁地出入著.

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呢?

雖然知道情這個情況的人應該有很多才對,但是與佐藤有所聯系的軍事相關人士卻寥寥可數.

而且陛下與宰相好像也很忙的樣子,但是因為純粹是興趣的緣故再以無名的身分去夜中拜訪吧.

我拜托了艾理娜去詢問說已經知道些什麼了嗎之後,一個人單獨走向了廚房.

至少,讓卡莉娜小姐暴飲暴食來讓情緒多少有些宣泄,所以去准備了堆積成山的炸鯨魚肉與多種種類的蛋糕了.

因為這個宅邸內擁有有著保溫庫及冷藏庫機能的魔法道具的緣故,這樣就能讓她想吃的時候就能立刻拿出來.



有一位出乎意料之外的人物正等待著走到屋子樓上的我們.

"真是抱歉讓您久等了"

"什麼,我不介意的.而且也沒事先通知就跑來的也是我這邊就是了"

穿著宛如聖騎士一般雪白鎧甲的裘雷帕克先生大方地作出如此回應.

待在接待室的人有我,麗莎,裘雷帕克先生,以及初次見面的雪加八劍第3位的"雜草"黑姆先生共四人.

黑姆先生為了想預測出麗莎的實力而投以試探性的眼神.如果他與麗莎是同族的話告他性騷擾的話應該可以勝訴.

順帶一提黑姆先生的鎧甲也是聖騎士的白色鎧甲的樣子,可是因為被魔改造到看不出原型所以很難看得出來.總之,至少不要在肩膀上放那種毫無意義的角作裝飾啦.

"我們直接切入正題吧,是有什麼事嗎?"

"嗯,明天晚上,我在宅邸內開了集合了雪加八劍的晚餐會.因為拿到了陛下賜予的上好的歐彌牛的緣故,所以希望能大家都能夠參加"

──之前禦用牧場的牛肉吃起來可是很好吃的啊.

待在旁邊的麗莎雖然擺出澄澈的表情來作掩飾,但是內心已經是滿是被肉所占據了的樣子吧.

"我們也會招待其他新進的雪加八劍的候補們.希望兩位務必前來賞光"

作為候補的有同為秘銀探索者的傑立爾以及其他人,共計有五名會去的樣子.

再怎麼說也是雪加八劍的第1位親自前來邀請的晚餐會所以拒絕不了啊,所以就讓我前去打擾吧.

裘雷帕克先生的房子里設有簡易的斗技場設備,所以為了不被挑起勝負所以特地不讓武器裝備在看得到的地方.

當在聊天時我委婉地對兩人提起了之前艾理娜所說的有關騎士們的事情,不過因為是國防機密所以沒辦法告訴我們.

──也就是說,是發生了與國防有關的事態嗎?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