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web版 12-13.少年発明家
我是佐藤,最近努力被逃避著,而我認為沒有累積努力卻出現如同天才一般的閃耀是不可能的.所以說日積月累的努力是不會背叛自己的.



王都觀光之後的隔天早上,變身成庫洛之後就隨即轉移到泊莉娜的工廠去.

去和事先講好的發明家做會面.

"泊莉娜,對方來了嗎?"

"是的,庫洛大人"

我被出來迎接的泊莉娜的引導下走向了接待室.

在泊莉娜所打開的門的另一次等待著我的是,預料之外的人物.

"初次見面!我的名字叫蒼井・遙.我雖然擁有家名但並不是貴族所以請別誤解了"

(譯:蒼井・遙原文"アオイ・ハルカ",因為是男性所以就不翻成葵・春香了)

看上去完全就是10歲左右少女模樣的少年,以不符年齡般的莊重報上名字來.

蒼井是梅內亞王女的母國所召喚的日本人.應該也許要說是大倭豊秋津島帝國人這樣詳細的講法比較好.

"初次見面我是越後.是越後屋商會的會長"

越後的容姿和衣裝以及交流欄中的名字還是維持著和庫洛一樣.越後是庫洛所使用的顯而易見的偽名.

"請容我僭越,越後屋先生是來自日本那邊的嗎?"

"是跟你不一樣的日本就是了"

"果然!除了我以外還是有其他日本人有在這個世界啊"

我用手制止了興奮著的蒼井少年.

感覺和佐藤相處時相比性格變了啊,這邊的才是本性嗎?話說那時和梅內亞王女在一起時,我對自己是日本人這點否定了啊.

"冷靜點,先商談吧"

"是的!那個打火機是我的自信作呢──"

蒼井少年興致勃勃地說著其費事以及改良點的話題.

這樣下去話題會沒完沒了,所以為了制止而將殘酷的事實給點了出來.

"這個打火機是沒辦法作為商品的"

"為,為什麼啊?明明結構簡易,而且其燃油也只是一般常見的物品啊──"

對此相當動搖的蒼井少年,泊莉娜對其打火機的問題點作一一列舉.

對此仍然糾纏著不放的蒼井少年,在對其展示點火棒並且作說明的情況下總算是接受了.

"所以呢,下一次要'發明’什麼東西呢?"

"真可惜,如果打火機沒得賣的話就沒有下一次了.……缺乏資金啊"

這次的打火機是梅內亞王女為了籌措資金而將戒指拿去當掉作擔保而借來的資金.

他們在雪加王國沒有能夠拜托融資的銀行的樣子.

雖然商人及商人公會也行,可是若還不出融資錢的話,等待著他的就是變成奴隸的下場.

"那麼,我的提案是──"

我給蒼井少年簽下越後屋商會的發明家&顧問的契約,並提供王都宅邸內的研究室以及研究經費的提案.

再來也提醒他說1枚金幣來當上任薪資,這樣就能把拿去作擔保的戒指給贖回來的提案.

就這樣,蒼井少年加入了越後屋商會.

幫他負擔的理由有好幾個,其中最大的理由就是以"神的憤怒"而收購這樣子讓其無法開發這樣子的事.

蒼井少年將秘密談話給拒絕了之後,告訴了我從遺骸和盔甲那聽到的事.

(譯:遺骸和盔甲原文"ムクロやヨロイ".因為不知道是指誰所以就直接直翻過來了)

特別是信號基地台及汽車是很容易就能聯想到的利器,所以事先叮嚀好來.因為自己提供了資金的緣故而將王都給化為灰燼的話,讓人笑不出來也該有個限度吧.

因為和蒼井少年的事情談完了,所以問了一下之前和他在一塊的唯・赤崎那個日本人的近況.

她被梅內亞王女給帶去晚會時,和認識的有著高貴身分的男性有了婚約的樣子.

好像是對方喜歡上了唯的樣子.如此愛著13歲的小女孩什麼的,這男的肯定是蘿莉控沒錯.

不過唯那邊並沒有如此意願的樣子,對于被糾纏著要結婚的約定這點猛烈的抨擊著.身分差別的緣故所以沒辦法立刻結婚這點,則是對方的貴族親戚將她收養為養女取得名分來簽下婚約的.

當介紹那位貴族親戚時,在禮儀作法教室認真上課的蒼井少年對此是用頗為感慨的語氣來述說的.

"越後先生,我有一位老師想介紹給您──"



在蒼井少年要帶我去的是,在平民區並排著的的小型工房附近.過了幾個街道而來到了像是貧民街的地方.

"老師!您在嗎,老師"

"是不是在睡覺啊?"

雷達顯示著表示室內有人的光點.

因為這門是用一個像是門閂一樣的東西固定住,所以我用"理力之手(Magic hand)"給直接移開了.

"門打開了喔"

"咦?真的耶──.老師!我是蒼井.我進去了喔"

蒼井少年巧妙地避開了散落在地板上的筆記而朝向深處走去.

我對扔在地上的筆記蹙了蹙眉頭.這里面除了記錄著我所做的2重反轉碟式的空力機關以外,也記錄了以其他理論來設計的回路的設計圖.

"越後先生,這位是賈哈特博士"

"早已耳聞您的大名"

"哼,不需要用社交辭令"

蒼井少年所介紹的人是,戴著有如瓶底般的眼鏡一副睡眼惺忪的白發老人.看上去除了比人族還來得矮以外沒有其他特征.

他就是傳聞中的那位回轉狂熱份子的老魔術師,那位我在賽琉市拜讀了他的著作之後就一直想要見個面的人物.

我從寶物庫中取出了他的著作以及魔力陀螺給他看,並且以不含社交辭令的方式跟他說話.

當他看到自己的著作以及陀螺時,就對我發出哼地一聲,之後就立刻軟化了態度.

他因為將王立學院以及王立研究所的工作給放著不管,所以中了門閥貴族出身的研究者所設下的陷阱而被奪走了這兩個職位.

現在是忍受在沒有贊助者的狀態下在平民區零碎地作魔法道具的修理來糊口.

我試著勸誘賈哈特博士來當越後屋商會的研究者時,他並沒有正面的回應.

"哼,金錢怎樣都行.想要雇用我的話,就給我把新型飛行艇的空力機關給拿來!要是能近距離親眼目睹那宛如藝術一般精湛的二重反轉圓盤的話,要我把靈魂賣給魔王也沒關系"

"你不要對說過的這句話反悔唷?"

"才不會"

我用理力之手(Magic hand)"把房間的一個角落清出空間來,然後將備用的2重反轉碟式的空力機關從存儲器中取出.因為超過了寶物庫的容量極限所以放不進去.

我對著雙眼像是要彈飛了出來的賈哈特博士報以微笑,而將雇用契約給成立.

如果是他的話,一定能將空力機關的性能再提升一個位階的.



我把宅邸里房間的安排以及研究室的准備這類的事情,全扔給了新經理和蒂法麗莎了.

新經理不知道在高興些什麼的樣子在開始興致高昂地開始行動.

與平淡地准備器材及制作書面報告的蒂法麗莎成為了對比.

新型的空力機關姑且也屬于國防機密,所以從賈哈特博士的住處那暫時回收直到移動到新的研究室為止.

取而代之的是我把分解步驟的說明書以及大略的構造圖交給了他.

詳細的設計圖則是因為是記錄在地圖的記事欄所以沒辦法給他,下次就把書面寫好再交給他吧.



把越後屋商會的那些庸俗的事辦完了之後,帶著大家來到了第二處的噴水池來觀光.

距離噴水開始的時間還有一陣子,所以在這之前先在噴水廣場前面觀賞聚集著的街頭表演.

"Yahoo!好懷念!"

"扭來扭去~?"

"是蒲燒先生的說!"

(譯:這兩只老是講些無厘頭的話讓人很難翻啊)

看見了用無聲豎笛來操縱在籠中的蛇的街頭表演的艾麗莎情緒高昂地歡呼著.

──很懷念?

艾麗莎的故鄉很流行這樣的街頭表演嗎?

波奇看到蛇類而聯想到了蒲燒.

明明剛剛才吃過午餐而已,波奇的食欲卻完全不見衰退.

看來今天晚餐非鰻魚飯不可了,也來做白角蛇蓋飯吧.

當我正開始要煩惱著配菜要什麼時,有建築物崩塌聲響以及人的悲鳴音傳進了我的耳朵里.

"Master,二點鍾方向發現魔物.開始要進行驅逐行動.請下許可"

看起來像是巨大化蟋蟀的30等魔物,撞破了二層高的建築而來到了陸上.

以通體漆黑的蛇在蜷曲那樣紅色花紋為特征.

"娜娜擔當艾麗莎她們的護衛而留下來.麗莎趕緊將魔物給驅逐.波奇和小玉則是負責將受傷的人給回收.米婭去為治療而做准備.剩下的人則和我一同在這里待機"

"Yes, Master"

"我知道了"

"是的!"

"Roger的說!"

我在大家行動開始時用地圖將周圍進行再次確認.

之前我的雷達並沒有映照出有魔物在.是轉移還是召喚呢,看來有必要去調查說是用什麼方法在王都中央街道上叫來魔物的.

──麗莎的槍在蟋蟀魔物的體表出現紅色障壁時停滯了一瞬間.

然後就這樣將蟋蟀魔物的障壁及裝甲給擊破並給予傷害,並沒有說只刺一擊就停下來.

就算說沒有發動大招,只有30等程度的魔物的防禦可是檔不住麗莎的槍的.

"麗莎小姐!那家伙身上有'魔身付與’的狀態!就我所知是沒有支援(Buff)系的技能的,所以認真出招吧!"

"了解!"

聽從著艾麗莎的建議,麗莎將魔力給流通的狀態下在達到能產生魔刃的程度之前不斷地增加在槍身流動的魔力量.

──魔身付與?

那不是魔人藥的效果嗎!

我一邊側目著麗莎的螺旋槍擊把蟋蟀魔物給粉碎的景象,一邊檢索王都內是否有魔人藥的持有者.

因為之前有對魔人藥進行徹底的掃蕩,所以我認為應該不會有直接拿著在外面走的人才對.

在這里,我腦中充滿著令人不快的預測啊.

……為了湮滅證據而將魔人藥非法丟棄至水溝,而因此才產生了魔物之類的東西嗎?

去王都的禁書庫的話會有記載著魔人藥的書刊吧.

今晚就以無名去和國王陛下會面吧,來取得禁書庫的進入許可.

我收下了麗莎回收來的泛白的魔核(核心)之後,對大家下了將因崩塌的房屋而被埋住的人們給救出來的指示.

幸好,沒有因此死人,頂多只有出現使用下級治愈魔法就可以治好的傷者而已.

我們把後續處理交給出動過來的衛兵們之後,就在享受完噴水觀光之後就回家了.

本來正接受著要在王城的社交界中初登場的特訓的卡莉娜小姐來到家里時,我鐵了心將她強制送回王城去了.

邊哭邊喊著"你這叛徒─"這樣傳出去外頭就不好了所以可以消停一會兒嗎.

明天會帶著好吃的東西,過去探望一下特訓的陣容的啦.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