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web版 11-19.鬼(2)
我是佐藤,那些有著恐怖成分的電影我挺喜歡的.主人公們運用智慧和勇氣還有運氣克服著不斷襲來的逆境,很棒.

但是,把登場人物全員都救了的恐怖成分什麼的,還沒見過.



我注意到了尤伊卡瞳中映出的恐懼.

為了讓尤伊卡昏厥而傾力打出的一掌被堅硬的魔力壁擋住了.

看來是特殊技能「自動防禦」那樣的東西.

總覺得有過這樣的觸感.

和娜娜裝備附帶的「城寨防禦」機能相近.

——那麼,弱點應該也.

將手保持在輕觸防禦壁的狀態,然後仿佛灌輸進全身的力氣一樣打進去.在那刹那間的沖擊中將純粹的魔力塊追加傾注進去.

>「鎧通」技能習得.

>「魔力擊」技能習得.

一開始以為沒用,沒想到是正確的,奪取尤伊卡意識的事是成功了.

——聽到了辟咔的聲音.

抓住了倒過來的尤伊卡奢華的手.

聽到了辟嘻的雜音.哪里的聲?

牽住像人偶一樣脫力了的尤伊卡的手,要支撐住身體而伸向另一只手.

最後的破滅的扳機聲,就在這時響起了.

——啪吭.

聽起來感覺輕輕的聲音.

我在最一開始出來聲音時就該注意到了但是.



——在空中飛舞跳動的紅色光輝.

在那空間里充滿了淡淡的光反射著閃閃發光.

——沒有重力的天空中飛舞著如羽衣般輕快的布.

失去了衣帶的它重獲了自由.

——光天化日之下暴露了的雙丘.

我像個紳士一樣,向缺乏起伏的那里移開了視線.

破碎的衣服留下的扣子,掉到了地上發出小小的聲音.

本應昏厥了的尤伊卡的眼睛,猛然睜開了.

「你這個色鬼混蛋啊啊啊啊啊!!」

驚險的躲開了和吶喊聲一起襲來的一拳.

好像連性格也變了.

說起來,好像有說過昏厥的話「後面的人」的精神會代替.

「閃開啊啊啊!」

紫色的波紋環繞于身的尤伊卡,打出了和剛才有天壤之別的一拳.

我想恐怕是尤伊卡的特殊技能「豪腕無雙」吧,真希望能停止這輕松暢快的連擊啊.

真是,特殊技能使用過度變成魔王怎麼辦啊.

我用「預讀:對人戰」技能避開了正如文字所述的一擊必殺的拳之雨.

五十級的尤伊卡變成了五十五級.剛才的家庭系技能有一半變成了格斗系技能.

人格替換了這點我是想到了,沒想到連等級和技能也變了.

——但是,希望她差不多該發現了.

稍微拉開了下距離的同時,我擺出了用手指向自己胸口的動作.

尤伊卡從我的動作中,看來終于發現了自己的胸部就這麼暴露在外面這件事.

「嗚咕咕咕咕」

羞恥的扭曲了面容,尤伊卡一只手壓住胸前的布一邊懊悔的呻吟著.

好的,既然動作停止了,就試著對話交流下吧.

我從道具箱中拿出了斗篷,用「理力之手」遞給了她.

「用吧」

空中舒展著的斗篷蓋住了尤伊卡.

「庫庫庫庫庫」

斗篷的陰影中能聽到尤伊卡的暗笑.

聽到了啪唦的聲音然後斗篷被展開——那下面出現的,是和剛才不同的漆黑的禮服.所謂的哥特系的禮服.和白色的肌膚紫色的頭發很好的相輝映著.

她那淡紫色的眼睛,也變成了紅色和青色的異彩雙瞳.

而且,尤伊卡的等級又變了.稍微降到五十二了,由格斗系技能變為黑魔法為主的魔法戰士系了.

用攤開手指的單手擋住了臉,臉朝下持續笑著.

——難道,是魔王化的征兆麼?

「哈哈哈」

指間的目光發亮,尤伊卡終于慢慢抬起頭,就那麼仰起了頭持續大笑.

我仿佛被尖銳的視線刺中一般被定住了.

「哈—— 哈 哈哈哈哈」

——竟然是三段笑?!

仿佛察覺到了我的驚愕一樣,擋住臉的手強勢的揮出然後開始報出名字.

「吾乃被壓迫的暗之末裔,天魔的巫女,鬼人族的最後王族」

姿勢變了下.

「我之名為芙奧伊露妮絲·拉·貝露·菲尤!人們敬畏著我而稱我為『漆黑的美姬 Dark La Princesse』!」

恩,中二病啊.

話說,能不能停下那種法語和英語的混合.從語感來看德語也有麼?

否定的話肯定又鬧別扭,就接著她的話說吧.

「初次見面,『漆黑的美姬』芙奧伊露妮絲·拉·貝露·菲尤閣下.在下是邦和骸的友人庫洛」

我報上名字後,尤伊卡三號冷笑了下.

「說什麼是骸和邦的朋友?持有勇者稱號的人,來欺騙我黑暗同胞的朋友們麼!」

那個紅色的眼睛仿佛出現了火焰般的幻影同時尤伊卡變得激動了.

難道能看到我沒表示出來的稱號麼?

如此獨特地特殊技能應該是不能有吧,但是那個「神破照身」很可疑.

我還以為肯定是攻擊系的魔眼什麼的呢.

「我才是,葬送了無數魔王和勇者的最強魔法戰士!由于世代交替現在只有一半左右的等級,但是就讓我來告訴你等級差並不是戰力的決定性差距!」

不不,六倍的等級差就是「決定性」差距啊.

就觀察我家孩子成長的經驗來看,和差十級左右的對手戰斗就是極限了吧.差二十級的話技能和裝備的優勢太大,根本就構不成對戰了.

尤伊卡三號繼續看著我的狀態欄罵道.

「哼,假名大游行麼.三子太陽的米開朗基羅,越後屋,一郎,信長——想用多少名人的名字來行騙啊」

阿不,本名也混在里面了我說.不過也有那個名字的名人就是了.

本來就不想被尤伊卡三號說啊.

「別人的事不能亂說吧?尤伊卡」

「那,那是隱藏于世的真名!由于會受到眾神的詛咒『唯一神(尤伊卡)』的名字是不能從口中說出來的!我之名為芙奧伊露妮絲·拉·貝露·菲尤!」

不好,一個沒忍住,不小心吐槽了.

不過,狀態欄上並沒有出現「眾神之詛咒」之類的稱號或者異常狀態什麼的,這個也是「自稱」吧?

一瞬間激動了的尤伊卡三號,立刻有恢複了沉著,質問道我.

「我問你!擁有很多名字的無名勇者啊!汝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目的?

這種情況下,目的就是來拜訪尤伊卡的家吧.

「在吸血姬賽莫莉的陪伴下,前來和『元』同鄉的女孩打個招呼」

「什麼?明明是勇者卻不是來討伐我的麼?」

「沒有危害到我家的孩子並不恐怖的對手的話,就算是魔王我也不會話都不說就開打吧」

實際上,狗頭魔王如果不說那些危害到塞拉和巫女長她們的話的話,也不會做和他敵對的事吧.

「——無法相信.但是我的技能卻告訴我你的話都是事實」

無話可說的尤伊卡三號.

看來是用「看破」技能判斷了我說的話的真偽.



「姆,披薩久違了」

「下一個烤什麼?」

「夠了,肚子飽飽的」

從那和解了之後,用披薩和碳酸飲料款待了嚷嚷著餓了的尤伊卡三號.

夜宵用的披薩本來就剩一張了,但是敗給了懇求的尤伊卡三號,用土魔法做出了爐子現給她又烤了.

問了尤伊卡得知賽莫莉好像就被傳到了別的閉鎖空間而已,平安的回來了一聲不吭的和披薩格斗著,露出來的肚子都有點鼓起了差不多該讓她停下了吧.

「一直以為一號新尤伊卡最擅長料理了,庫洛的料理的味道也讓人割舍不了啊」

「恩,比邦先生那里的廚師做的味道要好」

尤伊卡三號一邊誇獎著我的料理手藝一邊把果汁砂糖調味的甜碳酸飲料喝光.

賽莫莉意外的適應不了碳酸飲料的樣子,拿出妖精葡萄酒來代替了.

「真是沒想到在異世界還能迎來吃到披薩的這一天.下次想要再現可樂啊」

「可樂的秘方不知道啊」

「材料不是可樂果麼?」

可樂果什麼的,那種東西聽都沒聽過.

對尤伊卡三號的適當回複了「會研究研究的」.

「剛才一號新尤伊卡的事不好意思啊」

「沒關系啦.剛才不都道歉了麼」

從吃飽了動不了的尤伊卡三號那里,傳來了溫順的話語.

當然,就是指一見面就被尤伊卡一號攻擊的事.

她好像是被迷宮地下愉快的轉生者們灌輸了過度的「勇者」的危險性言論,為了生存下了產生了恐慌從而變得見面就會攻擊.

實際上和尤伊卡三號相遇的勇者們,都是一見面就喊著「哥布林的魔王啊!」而攻擊過來,所以也沒必要一概責備骸他們.

但是,不僅僅是勇者連魔王也為了得到「最強的魔王」的稱號而來挑戰尤伊卡三號結果都敗北了.當時尤伊卡三號是九十九級的樣子,所以隨意的就給他們打倒了.

也想過這些是中二病所特有的編造的話,但是尤伊卡的確有著「真正的勇者」和「哥布林魔王」的稱號,看來都是實話.

而且,雖然有著魔王的稱號,但是並不想真的成為魔王,而是被對手一直叫著就這麼增加了稱號.

順帶一提,通過鑒定發現尤伊卡他們的稱號是「隱者」.相當有家里蹲的感覺.

還以為是她偷懶了而等級下降了所以試了問了下,原來新人格出現的話等級會降到三十級左右.技能也會跟著沒有.

主人格從本體那重新獲得操控權的話等級和技能會回來的樣子,但是主人格的等級會降個兩成左右.而且相性什麼的也還在.

「說起來,『漆黑的美姬 Dark La Princesse』芙奧伊露妮絲·拉·貝露·菲尤啊.這里已經是一片慘狀了,今晚要睡在這麼?」

「嗚,重新被人這麼叫還真是羞恥」

誇張的用戲劇的腔調叫起來還挺開心的,如果淡淡的一本正經叫起來這中二名字還真挺羞恥的.

過去也患過此病的我深有感觸.

「要起個新名字麼?西洋風的用夠了那換個日式的或者中國風的?」

「庫洛你給起個吧」

「那麼就——」

我們和尤伊卡三號一起去骸的城那完成了尤伊卡新家的訂貨之後,一起前往了邦的城堡.

尤伊卡三號新的中二名是「白鬼王」.

她有著雪白的肌膚嘛.

就這樣迷宮下層的觀光,附帶著多多少少的麻煩和愉快而和平的結束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