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web版 11-11.吸血鬼(3)
我是佐藤,受到詛咒只剩頭也不會死的,時而嗟歎著抬起頭時而咔嗒咔嗒的笑著的場景實在恐怖.

喉嚨也沒有了肺也沒有了到底怎麼發的聲,實在很在意但也沒辦法.



「我來打倒你了哦!邦大人!」

「賽莫莉啊,今天也很有精神嘛」

乘在大蠍子背上,帶著暴龍(Tyranno/ティラノ)和以藤蔓為手腳的游歩觸手(羅帕)的美女在城堡的中庭和真祖對峙著.

波浪般糾結在一起的黑發下是青白色的肌膚,十分的豔麗.

她是身為真祖邦的吸血姬的吸血鬼領主,她所騎的大蠍子和護衛的魔物,都被她吸血鬼化了.

試著問了下為什麼會做出襲擊他的部下這種不可思議的事,但是對方輕松的答道「稍微有點兒叛逆期吧」.

對他們來說,也不過是娛樂的一部分吧.

而且,雖然賽莫莉說著是要來打倒真祖,但她那青白色的肌膚正染上了少許紫色.

言行不一嘛,那正是戀愛中的少女的眼神.

「那麼,今天的先鋒是誰?」

「邦大人,我我我!」

「不,這里還是讓我來」

「人家想上嘛~」

不僅僅是剛才的金發美女,紅發和黑發的女性也舉起來手表示了自己想要上的要求.

看來,戰斗狂不止她一個啊.

「輪到我」

剛才沉默寡言的白發幼女吸血姬,舉起了小小的手向中庭走去.

幼女從小指的尖端伸長了指甲然後切開了手腕.

從手腕流出的血像活物一般蠕動形成了一把大鐮刀

真是吸血鬼的固定招式呢,不過實際看到了還是覺得是很奇幻的景象啊.

賽莫莉那邊,正扛著魔物素材做成的大劍.

「哼,竟然是白姬先鋒?還以為妥妥的是那邊的金發的胖女人先來呢」

「才,才不胖呢!只是稍微有點豐滿而已!」

雖然賽莫莉把漂亮的金發小姐說成胖,我雖然沒覺得她很瘦,但是和胖也是不搭邊的.

仿佛沒聽到兩人的斗嘴,走到了中庭的幼女向賽莫莉舉起了大鐮刀.

「這邊的先鋒是,暴龍龍(ティラノン)呦.上吧,暴龍龍!」

賽莫莉那微妙的命名法讓我對她少許有了些親切感.

暴龍用一只腳為軸回旋身體並用尾巴砸向幼女.

體高六米的巨大暴龍還真靈活.

幼女用巨大鐮刀輕松切斷了暴龍的尾巴.

但是,暴龍好像一開始就做好了被切斷尾巴的准備了.

被切開的暴龍的傷口處血液飛濺出來,不知什麼原因一下燃燒了起來.

如火焰噴射器般燃燒的血已近在咫尺,幼女化作霧來回避.

但是,清楚的掌握了吸血鬼的能力了呢,飛濺的血液仿佛是專門為了燃燒霧化的身體一般特制的一樣.

觀戰的吸血姬們吸了口氣,賽莫莉深深地笑了.


「天真」

這句自言自語來自真祖.

我這里AR上也顯示,幼女所受傷害十分輕微.

從暴龍腳下的陰影中湧出的幼女,快速的切掉了暴龍的雙腳.

看來變成霧的是假的,本體融進影子之中移動了.

影魔法中所沒有的「影步」,是種族固有能力,持有這個技能的只有包含真祖和幼女在內的寥寥數人.

看來是要活過一定歲數的吸血鬼才能掌握的技能,170歲的賽莫莉就沒有這個技能.

失去了移動手段的暴龍,毫無抵抗能力的就這麼被切成了細條變成了灰.

看來體力值歸零的吸血鬼會變為灰燼呢.

「勝者,白姬琉娜」

沉默寡言的幼女握住了小小的拳頭,暗自高興的樣子.

她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到真祖附近,向他伸出了臉.真祖輕輕地吻了她的臉頰,她的嘴角綻放了笑容.

有點可愛.



「這里中堅戰由羅帕出場!白姬連戰是不行的哦?」

嘴角仍然保持綻放笑容的狀態的幼女正往中庭走的時候,被口氣焦躁的賽莫莉阻止了.

幼女轉向了真祖的方向尋求裁判的意見.

「姆,實力相差懸殊的比賽沒有意思」

由于這句話,第二輪就由羅帕對戰金發美女了.

金發美女也像幼女那樣,切開自己的手腕用血做出了兩把短劍開始戰斗.

縱橫自如的攻擊者羅帕的觸手,用超越了人類的快速動作來躲避,避不開的觸手就用短劍來接住.

這個羅帕的樹液,看起來和暴龍的血不一樣不會燃燒.

但是,粘性很強,金發美女的動作漸漸遲鈍起來.

羅帕觸手的前端角質化了像指甲一般的部分,劃過美女的衣服並將其割開.

「啊哈哈哈!羅帕,GJ! 將那肥胖的不體面的身體就這麼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吧」

「我,一點也,不,胖」

因為反駁賽莫莉的謾罵導致了呼吸紊亂了,金發美女無可避免的被複數的觸手纏遍,四肢被拘束住的狀態下吊到了空中.

——之類,色情的姿勢.

為了她的名譽,我朝向後方把視線移開.

聽到後面發出了啪嘰啪嘰的電擊的聲音.

從觸手的前端放出了電擊攻擊,金發美女陷入了麻痹狀態異常.

這種狀態下變成霧都做不到吧,基本確定了是無法反擊的金發美女的敗北了吧.

「勝負已分,勝者羅帕」

因為已經分出勝負的樣子,我轉回了頭——看到的是身體分成了兩半的金發美女殘骸的四肢懸掛在羅帕的觸手上.

羅帕把金發美女的頭部扔了出去,幼女給撿了起來.

「難看啊」

「屈辱」


呃,真不愧是吸血鬼.

只剩頭了還能說話呢.

「不必擔心.澆上血的話,馬上就會複活的」

看到我用驚愕的眼神看著說話的頭顱,真祖在旁邊跟進了一句.

AR也顯示體力槽正在逐漸恢複.



「這邊由羅帕連戰.那邊的大將呢!」

賽莫莉的視線緊跟著真祖.

好像不在意她的視線似地,真祖看向了我.

「常規的已經看夠了呢.今天換個方案吧.庫洛閣下,能讓我見識一下你打倒護衛的手段麼?」

「啊,也可以」

羅帕的話,用「理力之手」束縛住觸手,然後用火系的魔法一擊排除就可以了,沒什麼別的需要考慮的.

「這個羅帕是為邦大人特別准備的.豈是那人類可以隨便使用的!我來親自會會你」

是給真祖用的啊,剛才那金發美女不也用了麼.

還有,到底是准備怎麼怎麼個用法啊,聽著就可怕.

「不想讓她受傷啊,有沒有什麼手下留情的訣竅啊」

「區區人類,還說手下留情?!竟然敢小瞧我賽莫莉大人」

「放心吧.上級吸血鬼就算變成灰也不能被消滅」

本來想小聲和真祖商量下,但好像被作為吸血姬而耳朵很好使的賽莫莉聽到了的樣子然後血管都要迸裂開來的氣憤至極.

真祖倒看著挺開心的,「把魔核放置到灰上面然後將血滴上去就能複活的,所以盡情去做吧沒關系」如此說道煽動起來.

如果真的放手去做估計城內的侍女也會被連累到吧.

既然頭掉了也不會死,就以切掉頭為結束吧.

「邦大人!打敗這家伙的話條件也不會變吧?」

「啊,賽莫莉贏了的話,按照約定下個月做你的俘虜吧.但是你要是輸了的話,對于你的命令權就交給庫洛閣下了」

別,命令權什麼的就不用了吧.

和我視線相對的賽莫莉表情扭曲了.

擋住了那深谷般足以炫耀的胸部,好像要從我的視線下保護住一樣.

實在是遺憾.

「下,下流的命令是不行的哦!」

「哎哎?賽莫莉已經認輸了麼?」

估計為了報剛才的仇吧,只剩頭的金發美女厭惡的說道.

實在是超現實的景象.

她們也真是,不死之身啊.

無吟唱使用「理力之劍」的魔法做出玻璃一樣透明的劍,就用這個當作武器.

「哦,用『旋風刃』系列的魔法做出武器麼,還真是少見的用法」

被活過了漫長歲月的吸血鬼這麼說,自己有種十分奇怪的感覺.

但是,那種感想,也被賽莫莉用纖細的手腕輕易揮舞的大劍的猛烈突擊給打斷了.


本來以為是只會用蠻力的類型,意外的也好好地使用了劍術.

170歲為止的時間,只要有閑暇就揮舞著劍了吧.

和波奇的師傅一樣的洗練的刀法.

但是和艾魯夫師傅比起來奸詐不足啊——所以很容易讀出接下來的動作.

仿佛白給的一樣,賽莫莉的表情實在太明顯了.

比起波奇作為對手時的訓練,放任對方攻擊的同時又能逐漸緊逼起來.

被逼到死角的賽莫莉,切開了自己的手腕,然後用血液做出的針襲來.

這種勉強的攻擊,用單發「短気絕彈」給驅散了,同時用理力劍破壞了賽莫莉的大劍.

「庫,你這家伙」

賽莫莉用血做出了片手劍接住了理力劍的攻擊,潛近了身體扭的像螺絲似地她的身旁,一掌打了過去.

手掌碰觸她身體的瞬間,用「魔力強奪」一口氣奪走了對方的魔力.

根據她失去了魔力和防禦力,我就這樣保持用手掌擠壓的姿勢.

吸血鬼也需要呼吸的麼,賽莫莉的呼吸被阻塞動作停止了.

就這樣收回了手,然後反手握住理力劍對准了她的頸部,在還有一點距離的地方停下了.

啊,是不得不停啊.

讓我把除了皮膚是青白色之外和人類沒兩樣的女性的頭部切下來什麼的.

就算知道那麼做不會死,生理上的厭惡感還是占了上風.

「勝者,庫洛閣下!」

但是,真祖已經判斷了是我的勝利.

賽莫莉站在地上雙手握著頸部咳嗽著.

「庫洛閣下,想讓賽莫莉做些什麼呢」

對于真祖的提問開口回答前,和賽莫莉對視了.

她悔恨的緊咬著牙,身體屈辱的顫抖著.

施虐心被勾起了呢,但是沒有要求色情方面的事情的心情.

「是啊——」

稍許讓賽莫莉心跳不已這種程度還是希望能原諒我啊.

她天生就是被玩弄的角色的素質呢.

「——那就帶我介紹下迷宮下層的名勝吧」

對于我的要求感到很意外的樣子,賽莫莉傾斜著頭疑惑的說到「名勝?」

你原來好這口啊真祖這般說道,一邊敲打我的肩膀一邊開心的笑著.

「名勝是吧!交給我吧.絕對要讓你看看你至今所沒看過的驚天動地的名勝」

看來是把做向導這件事理解為了新的挑戰了吧,賽莫莉擺出鼓足干勁的表情並伸出手指著我.

就算她現在如此有要做向導的氣勢,差不多也到黎明了吧,今天白天是和珍娜小姐的約會而晚上有和行會長參加宴會的預定.

明天是要護送卡麗娜大小姐參加茶會和晚餐會不去不行,所以就後天吧.

雖說今晚也不錯,但是周游名勝的話,還是想好好的睡眠休息之後再來啊.

真祖那邊的戰斗的報酬變成了把我介紹給下層的轉生者.

游曆名勝的時候去拜訪一下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