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web版 11-10.吸血鬼(2)
我是佐藤,好像是法國那一帶的話吧,「位高則任重」(noblesse oblige)這句話是什麼時候開始變的有名的呢.

就像在日本只能在漫畫動畫中看到的台詞.到了異世界反而司空見慣一樣.

「那個立領,黑色的頭發黑色的眼睛還有名字.更不用說還有那扁平的臉!『該不會是日本人吧?』」

『是啊.如你所見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

「果然,是這樣的麼」

後半由于對方用日文詢問了,所以我這邊也用開始日語回答了.

眼前的真祖,是個有著海藻般天然卷的紫色頭發青年.

有著一張蒼白的法國系的臉,但是在說日語的時候有關西腔的感覺.

啊,估計今世和前世的樣貌沒什麼因果關系吧.

本名是「番」或者「播」之類的漢字吧?

「不像是雪加帝國的的勇者啊,難道是遭遇了神隱的<迷之人>麼?」

「那個<迷之人>的事情倒是沒聽說過,大概是轉移者之類的吧」

「哦?幾百年前曾發生過聖赫拉爾開教國模仿雪加帝國的勇者召喚秘術,從日本召喚了勇者的事情,現在又出現了重複做著同樣事情的國家呢」

他擺出苦澀的臉嘀咕著「這幫誘拐犯」,「又要從召喚士和國家中樞開始處理麼」這些話.

對他來說轉移者=召喚者麼.

等級61的真祖,再率領著40~50級的吸血姬們,可以輕松滅掉個小國了吧.

而且據我所知,這個大陸沒有叫做聖赫拉爾開教國的國家呢.

這里姑且為了米奈婭公主也稍微跟進一下吧.

「沒那個必要了呢.那里被上級魔族襲擊,召喚相關的人都被排除了」

「魔族也偶爾會做些好事呢」

把從米奈婭公主那里聽到的事告訴了真祖.

雖然真實性沒有得到確認,但是那個時候公主沒有說謊的意義吧,所以不需要過分懷疑.

「有各種各樣日本的話題想要討論呢,果然先把事情給處理了吧」

「也是呢.我來這是為了——」

我為救出珍娜小姐她們時破壞了結界城的事情道了歉,然後拜托他們放掉和珍娜小姐在一起的女性們.

「她們都是作為奴隸從正規渠道購買的人.」

「如果支付相應的金額呢?」

「我們不缺錢那.」

——不行呢.

「說是從正規渠道購買,難道你們到街上了麼?」

「怎麼可能.在迷宮上層每兩個月會開放一次秘密市場.在那里用賣掉魔核和魔物素材得到的錢購買了展出的奴隸」

而且,作為大客戶的他好像一般只買貴的奴隸.

「把奴隸們作為血液的供給源來飼養麼?」

「真是失禮呢.她們在城內是得到重用的人呢.請把剛才那好像是飼養她們的言論撤回」

「真是不好意思,請容我把剛才說的話撤回」

故意說了挑釁的話,但是被預想以外的激烈的言語否定回來了.

「從購買的奴隸那也也就每月獲得數十cc的血的程度,其他城內的侍女也是被做了相似的事而已.強行吸血的事情沒有做過,無形的暴力和凌辱行為也是沒有的」

她們作為血液供應源這點是基本沒錯了,她們的自由意識被奪走了.

他成為吸血鬼後,逐漸失去了普通的性欲.

吸血姬們都是他的妻子,似乎也就是擁抱接吻之類程度的關系.

唯一的欲望是,每日喝三次滴上一滴血的葡萄酒的事.和我聽說的吸血鬼形象有些不同啊.

怎麼說呢,是那種女性向小說故事里登場的吸血鬼呢.

「雇傭的人會在5~10年左右解雇,雇傭期間盡量教會她們文化和技術,然後給她們足以玩樂數年的生活費之後解放她們」

有這般優厚的待遇,就算雇主是吸血鬼下仆也很多.

教會她們文化和技術,與其說是為了讓她們被解放後能獨立不如說更重要是為了讓閑暇的吸血姬們打發時間.

比起說講慈善事業作為目的不如說這本身就是符合吸血鬼的行為呢.

但是,在這里居住十年的話曬不到陽光,肯定會不健康吧.

「這個你不用擔心.在這個大區的盡頭有居住著光屬性魔術士的地方.曾吩咐要侍女每天去那里做一次日光浴」

「吸血鬼住的地兒還有光屬性魔術士?」

「那個男的因為把侮辱了愛人的大貴族的混賬兒子給血祭了而被追捕,和那個女人的父母一起逃到了迷宮里,作為提供糧食和生活必需品的代價就是工作」

原來如此啊.

稍微覺得他對奴隸有點考慮過多了,不過這也是他能好好存在在這里的理由吧.

「如果做了虐待或殺戮之類的事情的話,勇者就會來做了我吧.什麼事都是適合而止共存共榮比較好嘛」

真祖的臉上露出壞笑同時說道.



「但是,買奴隸了的話不就沒有必要奪取蓋羅卡小姐她們了麼?」

「姆,是沒必要」

「那為何?」

「這個月黑市沒有開放的緣故,聽到作為市場老大的迷賊說到路上看到了瀕死的少女的事情」

按真祖所說,蓋羅卡小姐被毒刃刺中動彈不了要成為魔物們的食物了,珍娜小姐受了劍斧螳螂的一擊而處于瀕死狀態,于是把她們各自救下了.

和吸血鬼一起的話,他們就能變成霧來移動止血同時阻止了毒的蔓延,就這樣到了城里用儲存的魔法藥給她們進行了治療.

他所說的「變成霧」這點讓我很有興趣十分好奇,等下次有機會再問問吧.

「真是喜歡做慈善事業呢?」

「姆,長時間以來最大的敵人是無聊呢.在眼前看到了不幸的人當然會去救了.而且,如此美麗的少女的話,有不伸出援手的理由麼?」

「的確是呢」

本來,就算是黑市的話,也是只在下層不用出來,救了珍娜小姐她們而出城是一百年了第一次呢.



作為對善良的真祖救了蓋羅卡小姐和珍娜小姐的謝禮,我問了下有沒有什麼地面上的想要的東西.

「姆,有個叫做『レッセウの血潮』的挺想要的」

本來以為對方會說沒什麼想要的而回絕掉呢,意外的立刻回答了啊.

我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個應該是個廉價的葡萄酒品種.

「喜歡珍奇的葡萄酒啊,因為用道具箱和轉移魔法,生鮮食品什麼的也可以從產地調來哦」

真祖向四周侍奉著的吸血姬們看到.

「流行的禮服」

「秘銀,沒有的話鋼錠或者銀錠」

「可愛的小東西」

「想要紙和墨水呢」

把吸血姬們七嘴八舌說的想要的東西都記錄在了記事本上了.

現在就直接給她們也行,但是果然還是和真祖想要的葡萄酒一起給比較好吧.再次確認了記事本沒有記錯的之後約定了下次來訪時會帶上相關的東西.

剛要起身,被真祖阻止了.

「好不容易來一次,不來決個勝負麼」



最初還是難解難分,但是最後和真祖的對決還是以我勝利結束.

「將軍」

「等等,別那麼走」

「但是,不是說剛才的『等等』已經是最後一次了嘛?」

「咕那我讓出三個血珠,再讓我一手唄」

「知道了,這是最後一次了吧?」

「姆」

是的,對決內容是將棋.

真祖講准備好的棋板橫了過來開始了對決,但是真祖的水平也只能說是愛好者的水平.

得到了吸血鬼產的稀有素材所以讓一手還是很值的,但是氣氛還是稍微緊張了些啊.

我因為工作曾經做過將棋游戲,當時進行的鬼一般的特訓,所以對外行人來說還是很強的.

而且當時因為要設定難易度所以還是有很多手下留情的訣竅的,但是就算這樣想讓真祖贏也還是很難.

即使做了個顯而易見的陷阱,真祖也會自爆一般沖過來.

不管用幾次『等等』,他的贏面都很小啊.

不過,觀戰的吸血姬們也不在意勝負的樣子.

她們在真祖像孩子一樣說著『等等』的時候,發出不甘的聲音然後向真祖投去了慈愛的視線.

嘛,就算是興趣也還是停下這種行為吧.

和真祖的將棋對決一直持續到清晨左右,直到某個人物出現之前都在繼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