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web版 幕間:ゼナ隊の旅路(1-3)
伊歐娜(イオナ)

露瓦(ルウ)

諾莉娜(ノリナ)

雷塞瓦(レッセウ)伯爵家

洛朵莉璐(ロドリル)

德里奧(デリオ)

里洛(リーロ)

漢斯(ヘンス)

伽亞娜(ガヤナ)

迷宮都市賽麗壁拉(セリビーラ)

澤茨(ゼッツ)伯爵領

費瓦街(ファウ)

艾路愛特(エルエット)侯爵領

特萊魯(トレル)

「莉莉甌 ! 找到生還者了!叫點人手過來!」

「喔——!」

和輕松的回答相反,身體充滿了疲憊,驅使著這副身體莉莉甌行動了起來.

我並沒有目送她的離去,趕緊吟唱起下一個魔法.

「麗娜小姐,魔法使用過度了啊.請再稍稍休息下吧」

雖然被伊歐娜難得地關心了,但是還是搖頭拒絕了她.

現在是把幫助被活埋著的人的事情傳達出去更為優先.

不過因為吟唱過度了,下巴變得疼痛起來.沒有注意讓「細語之風(whisper wind)」的魔法吟唱用不使勁的方式的結果吧.

「伊歐娜,對面的救助好像變得順利了,所以就交給你了」

「珍娜 的魔法已經發動了,所以把和求救者說話的任務交給露瓦.這樣可以嗎?」

「好好.可以,也行」

露瓦用變得像是啞了嗓子的男人樣的低沉聲音,欣然接受了.露瓦,就像個值得信賴的大姐姐一樣,能讓等待救援的人們安心下來.

確認了魔法的發動,下面就是交給露瓦,冥想著移動.為了使用探索下一個生還者的魔法,稍許預先回複下魔力.

周圍響起了馬蹄聲,在附近警戒著的伊歐娜把「次期大人來了哇」的情報傳達給了冥想之中無法睜眼的我.

雖然還想再回複一點魔力,但是在上級貴族面前繼續冥想太過失禮了,于是中止了冥想站了起來.

「汝就是馬里恩提魯(マリエンテール)卿嗎.明明您的工作原本是我的職責」

「是,不好意思」

特地來的次期伯爵大人,是為了來慰勞一介士兵的嗎?

「聽說您的弟弟繼承了家督.如果您有那個意向的話,成為我的家臣吧.雖然最初只會給予名譽士爵程度的身份,但效力之後就會變為永久貴族,我和你這樣約定,好嗎」

「雖然您向我發出如此盛情的邀請,但是我已經向塞琉伯爵誓約了忠誠.無論如何,請您原諒」

雖然向自己發出了特別的邀請,但是作為代代效力于塞琉伯爵的馬里恩提魯家族的人.現在,沒有在其他人下工作的想法.

年輕的次期伯爵,沒有想到會被拒絕吧,臉上浮出了不快般的怒氣.但是,雖然沒有釋懷那樣的感情但還保持了理智.

「這樣啊,如果改變了主意的話什麼時候來都歡迎.您的位子永遠為您留著」

那樣地通知了之後,帶著隨行的騎士離開了.(譯:就是沒有總是隨身的MP,HP藥才把不到妹子喲,若様.這時候佐藤的話,一瓶MP藥已經下去了)

「珍娜 ,這樣好嗎? 明年,弟弟君繼承家督的話,你的身份要下降到准貴族的吧?」

「不用在意.因為在軍隊之中,貴族和平民是一視同仁的」

「這樣啊~,珍娜 還在等待著少年呢」

真是的,莉莉甌呀!

和佐藤,關系一點都沒有──只有一點點,的吧.

「而且呀,他是不是要繼承伯爵的位置還不好說呢」

「是那樣的嗎?」

「不僅損失很大,而且魔族討伐還是借助了佐賀帝國的勇者大人的力量的緣故吶」

「原來如此,失策再加上沒有建樹.而且,毫無理由的野戰死了太多的勞動力,那位年輕的大人的評價應該已經降到谷底了吧」

「差不多一點啊,露瓦」

真是嘴無遮攔呀.雷塞瓦(レッセウ)伯爵家的人聽到的話該怎麼辦吶!



與魔族的戰斗之後,已經過了10天了.

塞琉市的迷宮選拔隊之中,最前線戰斗的騎士們半數都戰死了.我們與諾莉娜(ノリナ)隊這兩支奇跡般的沒有損傷,但是洛朵莉璐(ロドリル)魔法分隊與混合部隊這兩支則是幾近全滅的狀態了.

和魔族戰斗的第二天,失去一只手的德里奧(デリオ)隊長和一名正騎士,為了向伯爵大人報告返回了塞琉市.

同時也放信鴿送去了報告,算起來也該是塞琉市回信的時間了.回信沒有達到的話,我們在確認完迷宮選拔隊的生還者和戰死者之後,就預定歸還塞琉市.

曾經被認為是戰死了的里洛(リーロ)副隊長也從瓦礫之下被平安地救出,但是作為活命的代價失去了一只腳.(譯:"命の対価として片足を無くしてしまいました"難道是向汶川地震那樣不鋸掉腿就無法活著出來麼)

「大家,聽好了.從伯爵大人那里發出的命令書達到了──選拔隊的任務繼續的樣子」

聽到里洛副隊長讀出來的命令書之後,有鼓起勇氣的人,有沮喪的人,有苦笑狀的人,大家的反應各種各樣.

「副隊長,拜托了,讓我回到塞琉市去吧.被人認為是膽小懦弱在背後指指點點也無所謂.我想回去妻子和小孩子們身邊」

「里洛副隊長,我也要回塞琉市去了.這只手已經沒辦法好好地揮劍了啊」

跟隨著大個兒的士兵之後,因為魔族的戰術魔法而失去了一只手的男性也宣布了脫隊.還有數人就像贊同這一觀點一樣往里洛副隊長那邊擠了過去.

里洛副隊長,苦笑著用雙手制止了他們苦.

「不要慌張.命令繼續──」

身體殘疾了的人,喪失了前往迷宮都市意願的人,好像都返回塞琉市了.

意外的是洛朵莉璐也返回了塞琉市的樣子.果然,只有自己生還了的魔法分隊的護衛兵們全滅了,一直都在忍受這件事情吧.



「騎士漢斯(ヘンス),大家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是,返回塞琉市的時候,我已經有佐賀八劍所需求的程度的能力了喲」

「哈哈哈,就是那個志氣」

是錯覺麼?激勵成為新隊長的騎士漢斯的里洛殿下的笑容有點干干的感覺.

結果,前往迷宮都市賽麗壁拉(セリビーラ)的是,騎士漢斯和其從者,我和諾莉娜的隊伍和文官們,剩下的是混合部隊生還下來的伽亞娜(ガヤナ)和另一名士兵,合計18人.

送別返回塞琉市的人們,我們也加快了從雷塞瓦領出發的准備工作.

「珍娜 的話,真的一點都不感到戀戀不舍嗎?」

「什麼事情呀?」

「不是從次期大人那里受到了熱烈的邀請嘛」

准備結束的諾莉娜,像是挖苦般拋出了這個話題.應該並不只有我,她也受到了次期伯爵大人發出的邀請吧?

「你看啦,但是我受到的是普通的作為魔法兵的邀請啊」

諾莉娜在說什麼呢?

對我的邀請也是只是手頭想要魔法兵的吧?

「不行了啊已經.次期大人的想法什麼的完全沒傳達給珍娜 呀」

「是的呀~ 因為,來我那邊邀請的是只是家臣這樣的人,但珍娜 那里的每次都是次期大人本人直接過去的吶」

「就是吶~」

真是沒想到的事情,莉莉甌和伽亞娜甚至諾莉娜也一起,說出了奇怪的事情.普通的考慮的話,上級貴族的嫡子會把我這樣的最下級貴族的女兒作為對象根本不可能嘛.

在露瓦和伊歐娜也參加到這荒唐無稽的戀情的談話中的時候,騎士漢斯不讀氣氛地發出了出發的號令.

于是我們像是被空中飄舞著的細雪推著背一樣,從雷塞瓦伯爵領出發了.



從雷塞瓦伯爵領到澤茨(ゼッツ)伯爵領的旅程,非常地辛苦.中級魔族聚集的魔物們的殘黨,到處都建造了巢穴.

街道的安全是地方領主的工作,但沒有士兵來巡邏.騎士漢斯同情如此感歎的村民,就接受了魔物狩獵的請求,我們的旅行就這樣暫時停止了.

不只是自軍損失殆盡的雷塞瓦伯爵,澤茨伯爵也沒有好好地巡邏領地.如果聽信路上的澤茨伯爵的傳聞的話,是警戒魔族的奇襲將領軍聚集起來守在都市里面這樣的事.

在南北向很長的澤茨伯爵的領地中旅行,終于到達了最南端的都市了.穿過這個都市的話,數日之內就會到達王家的直轄領.

距離迷宮都市,就剩一點點──等著我呀佐藤先生!

「吶吶,珍娜 的樣子不是很奇怪嘛?」

「啊~,那是在入神地想著少年的事情呀,裝作沒有看到溫柔地守護著他們吧」

「是的呀,露瓦.愛的力量真是偉大呀」

真是的! 大家真是喜歡嚼舌根啊!

特別是伊歐娜小姐! 嘴角在笑呀.



「正上方的云間有敵人的身影!」

「魔物嗎?!」

「恐怕是翼龍!」

聽到莉莉甌的警告,大家立刻開始准備起自己應做的行動.

就出塞琉伯爵領之後的遭遇,已經習慣了遭遇強敵了.大家都已經了解了自己的職責.

「全員,對空戰准備!」

騎士漢斯發出了勇敢的號令.

啊啊,這里也有一個沒有把握的人呢.但是啊,隨從先生他卻立刻跟了上去.好像是代代都是作為隨從,相當地不容易呢.

「命令變更!退避到那邊山丘方向的那片林子里面去!如果翼龍接近的話,為用珍娜 和諾莉娜的魔法將翼龍擊落爭取時間」

大家都松了一口氣一樣,開始照著命令行動起來.

「我們的,新隊長(暫定),真想讓他好好把握自己部隊的戰斗力吶.現實里面10個人根本打不贏翼龍呀」(譯:文庫版的第一卷和WEB的第9章的某節好像都和翼龍打了,當時的幼女團都出現了犧牲者了,確實是個強敵)

「莉莉甌小姐,(暫定)這個還是停止吧.因為他也是在忍受著突然壓到肩上的重任呀」

「因為伊歐娜喜歡膽小鬼嘛.哭著的男孩說著──不,什麼都沒有.所以,拔出那把大劍吧!吶!」

伊歐娜微笑著把大劍拔了出來,但是現在沒有那種時間.

「莉莉甌! 快看那只翼龍的尾巴和右邊的翅膀!」

諾莉娜隊的斥候的孩子,讓莉莉甌確認自己察覺到的翼龍的違和感.

那種高度還能好好地看清吶.我的話只能看到小小的黑塊.

「唔—嗯? 哪兒呢哪兒呢~,啊! 大家,中止撤退!那個是王國的飛龍騎士哇」

「上面坐著的——穿著白色的鎧甲喲!莫非是佐賀八劍的特萊魯卿? 確實,騎著飛龍?!」

白色鎧甲的老騎士,低空盤旋著揮舞了手之後就離開了.

一定是在執行某個任務的途中吧.

那一天,進入了領邊境上的街費瓦(ファウ)的我們,聽到了預想不到的話.

「龍?」

「啊啊,因為這個通向王都的商隊全部滯留了喲」

不知怎麼,領邊境的山脈被下級的龍侵占了.

真不愧呀,雖說是下級但也是真貨的龍,用人的力量根本不能拿它怎麼樣.我們暫時被困在了這個費瓦之街.

距離滯留在費瓦之街,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要是有迂回通過龍占據的山嶺的道路就好了,但是只要不是像鳥一樣飛過去的話,就得返回雷塞瓦伯爵領,越過險峻的山脈經過姆洛男爵嶺向南走,從小國群的北方經過艾路愛特(エルエット)侯爵領這一條路可走了.

姆洛男爵嶺方面要花費幾個月還不知道,而且經過小國群更是沒有討論的價值.不管怎麼說我們沒有交戰的目的,但因為我們是塞琉伯爵領的軍隊呀.

「珍娜小姐,那邊怎麼樣?」

「雖然很可惜,但是不管哪個店漲了價.果然,雖然很強人所難,但果然應該來這個街的第一天就把東西買好啊」

不管是選擇姆洛男爵嶺那邊,或是等待王國軍擊退龍,為了重新開始旅程糧食都是必要的,但是因為物價漲的很嚴重,所以不能夠入手足夠的量.雖然也去了周邊的農村想直接夠買,不過去的時候已經是狡猾的商人們囤積之後了.

「珍娜親~」

在人群里面有個向這邊揮手的小小的身影.

雖然看不到樣子,但是用這種方式叫我的人只有一個.

外出調查小路的莉莉甌和露瓦,隔了10天終于回來了.就這樣在道路的正中間,一定很妨礙別人吧,但是忍不住抱在了一起慶祝平安地回來.

「歡迎回來,莉莉甌.能夠使用小路嗎?」

「只有人的話好像是能通過的,但是文官們和侍女們就沒辦法了吶」

「就算是士兵也費力呀,要是我一直要穿著盔甲,走到一半就要開始抱怨了啊」

以體力為豪的露瓦也不行的話,確實對文官們來說是太過殘酷的吧.

「還有啊,山上的龍也看到了喲」

「果然是下級龍?」

「不是,那個呀──」

根據露瓦和莉莉甌的話,好像並不是下級龍.確實啊,也沒聽到說是頭上長有顏色非常繽紛的圍巾那樣東西的龍.而且,好像也沒有翅膀.伊歐娜的見解是,「是翼龍或者九頭龍那樣的亞龍系的魔物吧」.

「那麼,那個排除了的話,山嶺就可以通過了吶」

「只是比大的話,比下級龍的真貨更大,再說還會從嘴里面噴出霧一樣能熔化岩石的東西喲~」

聽到不是龍後才剛松了一口氣,莉莉甌和露瓦的話又讓我們像盛開的花枯萎一樣變得沮喪了.

「那能明白為什麼它那占領山嶺的理由了嗎?」

「大概是,喜歡山上長著的蜜柑樹,吃了樹上的蜜柑才睡午覺的吧?」

原來是草食性的魔物嗎? 因為也會把熔化了的岩石喝掉,所以從魔物的食性來考慮說不定是沒意義的行為吧.(譯:所謂岩食性魔物)

總之,提議去隊長那里報告,用沉重的步伐返回了臨時的住所.



看到了混在人群中的黑發的年輕男子,想也沒想就追了過去.

明明從出發的日期來看,佐藤先生不可能在這邊.

啊呀?那個黑發的人好像在哪里見過——那到底是誰呢?

沿著我的視線莉莉甌「啊ー! 找到了!」喊了出來.

「莉莉甌那家伙怎麼了呀?」

「你看啦,前面是在塞琉市讓莉莉甌振作起來的孩子喲」

聽了伊歐娜小姐的話我回想了起來.是教塞琉市的人,炸肉丸和麥芽糖制作方法的不知道叫喬伊還是喬米斯的一只手的人.雖然我記憶人臉很厲害,但是無論如何就是想不起來他的名字.

「3個月前從塞琉市出發的你,為什麼在這個地方?不是說了要在迷宮都市大撈一筆的嗎?」

「預定不都是未定嘛?聽說了澤茨伯爵領的邊界有遺跡的事情,就去探索了喲」

「出了什麼事情?」

「可以說出了,也可以說沒出」

「那算什麼嘛ー!」

莉莉甌和約翰先生的談話,中間一點沒停地繼續著.莉莉甌應該因為調查而累了吧,但是卻笑容滿面好像非常有活力地開心地說著話.

「因為夫妻吵架的話連哥布林都不能打敗,把這年輕的兩個人放到一邊去向漢斯新隊長報告小路的事情吧」

「也是.在這里感覺很難受啊(譯:胸焼けしそうだ也可譯作胸口在FFF)」

我們告別了莉莉甌先回兵舍傳達報告去了.



「還有一條小路?那是真的嗎?」

「嗯,那家伙是這麼說的喲」

「但是,莉莉甌.聽街上的衛兵們說,小路不是只有一條嗎?」

「那個呀——,那個像龍一樣的東西住在的山谷間有條小路.馬車的話估計過不去,但因為坡度不陡所以和通常的小路比起來總是好上一點」

面對深夜返回的莉莉甌帶來的情報,大家都激動地站了起來.因為也許能夠打破現狀也說不定.

騎士ヘンス湧現出了一種就這樣全員像山谷突擊這樣的氣勢,但是因為他的隨從很擅長勸說,于是就開始了送出偵查部隊來調查這樣的話題了.

但是,為什麼啊,大家都在瞅這邊呢?

──有種討厭的預感.

騎士漢斯咳嗽了一聲之後就下達了「那麼,山谷的調查就交給珍娜隊了」的命令.當然,我們沒有拒絕的權力.接受了任務,開始做起調查的准備.



第二天,我們為了從莉莉甌的情郎先生那里聽聽關于小路的事情,到了平民區的一個飯店.

「那麼,行程里會出問題的地方是哈比的盤踞的枯谷與有史萊姆湧出的山地嗎?」

「啊啊,其他會有魔物出沒的地方也很多.,但是以從莉莉甌那里聽到了你們的戰力,如果能搞定那兩個地方,那應該山谷主要的地方都能通過了」

展開了地圖,確認了情郎先生說的話.雖然是粗糙的地圖,但是應去的方向呀,標記呀都好好地寫了進去.

「啊啦啊啦,嘛啊嘛啊,約翰·史密斯 君有後宮呀」

「啊,彌特」

「怎麼了? 認識的人?」

出現了好像是情郎先生認識的女性,她臉上露出喜色,用手指著情郎先生的臉.她和情郎先生都是黑發,從臉來看像是他的同鄉.

莫非這就是修羅場這種東西嗎?

「喔ー,修羅場喲」

「等,等等,露瓦」

「是的啊,那個與其說是男女的關系還不如說是姐弟關系好呢」

對男女間的微妙很敏感的伊歐娜都那樣說了,那就一定是那樣了吧.

之前想著修羅場,心撲通撲通地呢.

「她叫彌特,是個看起來很年輕的老太婆」

「過~分,不是說過是永遠的20歲了嗎? 不聽話的孩子要用刑的喔?」

「那種嘮叨的方式,充滿了婆婆臭味兒喲」

「嘎——」

「別用嘴說啊」

(譯:大概是說嘎——來表示打擊吧,然後被吐槽這種漫畫的效果音別自己說出來啥的)

感覺像是在打情罵俏是錯覺嗎?

莉莉甌的心情變得有些糟糕了.

啊啊,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

轉向了伊歐娜那邊想求助他,但是好在對這個狀況感到很開心完全不能指望.露瓦也是一開始就干勁十足地起著哄…….

「怎麼認識的?」

「在遺跡中撿到的」

「遺跡?是探索者嗎?」

「難不~成,探索者的經曆也有過哇」

雖然能感到不是普通人,但是也不是戰士.果然,是魔法使嗎?但好像既沒帶著杖身上也沒有裝備著什麼作為發動體的首飾啊.(譯:誒誒誒?原來這里發動魔法是要中介的嘛?看了佐藤和幼女們游山玩水了那麼久都還不清楚這種事情啊)

「莫非是新的女朋友?」

「不可能啦.我不可能對老太婆有興趣的吧」

「是啊~,喜歡你這樣的自大垃圾小子的人肯定是太想要男人了」

「唔,嗯.那麼,就信你一回.」

氣氛變得輕松起來,她斷言對他沒有戀愛的感情,終于莉莉甌的態度軟化了下來.

終于又回到了本來的話題,調查路徑的詢問結束了.如果可能的話希望情郎先生給我們當個向導,但是──

「我一個人的話,無論是什麼樣的場所都能潛入,但是一和其他人一起的話就沒辦法發揮本領了.我的戰斗力還到不了你們的腳尖.只能夠作為累贅的話,我不想跟過去」

──那樣的感覺,被自信地拒絕了.



進入了從地面冒出奇怪的蒸汽的山谷.枯谷這個名字指的是樹木都是枯萎掉的.短時間的話沒問題,但是長時間吸入的話身體會變差吧.

因為霧狀的蒸汽,遠處的景色被霧靄弄得朦朧了,因而視野變得很差.好像一不注意就會被魔物奇襲一樣.

「差不多哈比該出來了呢」

「嗯,去偵查下吧?」

是不是該讓莉莉甌一個人先去看看呢,思考了片刻.

但是,考慮地好像稍微遲了點.片刻之後通過頭上的黑影中斷了思考.

「采取對空防禦陣型! 莉莉甌在周圍索敵.伊歐娜,後面的指揮就交給你了」

我開始吟唱起對音防禦的咒文.

真是的,一開始吟唱就不能指揮的隊長什麼的!

「是的.剛剛的黑影是哈比的可能性很高.莉莉甌小姐,弩的短箭還剩下多少只?」

「抱歉,對著剛剛的魔物用了,所以只剩下7枝了」

「敵人恐怕只有一個.就算只剩這點也已經足夠了吧」

嗯,莉莉甌的話7枝就已經足夠了.

但是,剛剛的哈比改變了飛行的方式.

「……■■■■ 防音膜(sound protection)」

這樣就萬全了嗎?

哈比可怕之處,是催眠與魅惑的歌聲.

只要防禦了這個的話,剩下的就是莉莉甌把他擊落.

我在現在這期間冥想來回複魔力.

如果和我想的一樣的話,把魔力回複到最大比較好吧.

防音膜防禦住了所以聽不見,但是哈比叫著什麼從樹林的上方襲擊了下來.

「哈,哈—! 這樣就只是大點的靶子而已,閉上眼睛也能中喲!」

莉莉甌的短箭命中了哈比翅膀的根部,無法飛行的哈比就這樣墜落到了地面上.

「露瓦保護珍娜!」

「了解!交給我就好」

伊歐娜的大劍一點不留情地斬下了哈比的頭.

雖然莉莉甌也拔出了小劍,但好像沒有出場機會的樣子.

然後,就在追到哈比的片刻之後,在枯谷的樹木的間隙里有個生物露出了臉.

那是最強的存在──.

──那就是,龍.

人類絕對無法戰勝的對手.(譯:佐藤:我之前才揍了頭黑色的呀.狗頭:假裝人類的游戲好玩嗎?)

只有動員王都的神騎士團才能驅逐的存在.

從身體的大小來看大概是下級龍吧,但是這樣分類什麼的完全沒有任何意義.戰斗的話一定會輸的——不,不能叫戰斗,一定會是被單方面的蹂躪.

它從霧靄之中悠然地現身,睥睨著我們.

僅僅如此,我們就已經忘記了呼吸,身體杵在那里,一點都動不起來.

時間大概只過了一會兒,但我感覺比我至今為止的人生更長.

龍放佛失去了興趣一般,視線往複于我們和變成尸體的哈比之間,然後把頭轉向了霧靄的方向.

松了口氣,腰都軟了一樣,但是可能一點點的聲音也會把龍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忍耐著不讓牙齒打著顫.

龍的身軀正要轉向的時候——

──新的亂入者出現了.

『呀,呀啊! 正是我! 佐賀王國被稱為那個人的,佐賀八劍的第四席「疾風」的特萊魯(トレル)! 現在在此,像龍君尋常地挑戰!』

他騎著翼龍在上空盤旋著,對著龍報上了名號.

說起佐賀八劍,他們是佐賀王國最強的戰士們.騎著翼龍的特萊魯卿手中,握著比馬上槍更長的魔法武器.

但是,對手糟糕過頭了.

正是那個,只身與塞琉市城中現身的上級魔族戰斗一樣的東西.那個時候如果銀假面的勇者沒有現身的話,我們之中誰也活不下去吧.

龍,瞬間積蓄了力量,連助跑也沒有猛地飛上了天空.

飛上去的時候看到的龍的眼睛之中,閃耀著頑皮小孩子一樣的光芒,一定是錯覺吧.

「喂,莉莉甌! 趁現在逃走吧.那邊的分隊長也是」

被從後面抓住了兩只手並被拉著.

在那里的是,穿著革鎧的約翰先生.

在後面的是被叫做彌特的女性,但是像是說「去買下東西」這樣的普通的穿著,和她目光交錯的時候對著我揮著手.腳上穿的是旅行用的靴子,真虧她完好地能到這樣的地方來.

「喂,分隊長?!」

「對了,全員前進! 目標岩石陰影!」

驚訝中的分隊長,聽到來這里的約翰先生的話才回過了神,向著大家做出了指示.



上空中,龍放佛在玩弄特萊魯卿一樣地戰斗.簡直就像是戲耍老鼠的貓一樣.

在那段空隙中,我們在約翰的引導下到枯谷的岩壁龜裂的地方避難去了.

「真是的,之前來的時候龍什麼的沒有吧?」

「啊啦? 不是街中流傳著有龍在這里的傳聞嘛」

「那個是喜歡山上蜜柑的亞龍啊」

「所以啦ー,想想把亞龍趕到山上的存在呀」

眼前的是約翰和彌特在輕松地聊著天,心還沒發平靜下來到可以加進去一起聊天.現在莉莉甌也只是一臉不快地看著這兩個人平靜的樣子,但沒有參與進去的樣子.

厭倦了追逐戰嗎?龍將翼龍擊落了.

墜落的翼龍沖倒著枯萎的樹木,向這邊的地面滾了過來.

「喂喂,來這邊了喲」

「啊啦啦,那種翼龍,難不成再也飛不起來了嗎?」

像彌特說的那樣,翼龍的連著翅膀的前肢在中間折斷,一副淒慘的樣子.

因為高位的治愈魔法也不會有用,所以已經飛不起來了吧.

大概是翼龍吸收了沖擊,從它背上被扔下來的特萊魯卿,雖然血流不止但是用堅定的步調抓著了長槍.

『龍喲! 我把全部托付在這杆槍上!戰士們喲,最好把我的事跡流傳下去!』

特萊魯的長槍閃耀著紅光,槍的尖端上光彙聚成了刃.

那個,難不成是──.

「魔刃呢」

「那個啊……」

聽到了彌特的見解,約翰先生屏住呼吸沉默了下來.

說起魔刃,是就算在塞琉伯爵領也只有兩個人使得出來的秘技.

『上了! 認輸吧!魔刃穿孔擊!』(譯:這個名字不帥氣啊……)

像大炮的炮彈一樣飛出去的特萊魯卿抓著長槍向龍突擊了過去.他踩踏的地面碎裂開來,塵土在後面揚起.

白色的霧靄中留下了赤色的殘光,長槍像被朝著龍吸進去一樣突入了過去.

盡管如此,依然沒有貫穿龍的鱗片!

槍的尖端在龍的表面激出火花.但是,槍尖沒有到達鱗片.不知何時,龍鱗的前端出現了鎖子甲一樣的光的防護膜阻止了槍的樣子……

『還有還有呢ー!』

呼應著特萊魯卿裂帛一般的氣勢,長槍表面覆蓋著的赤色的光芒聚集在了槍的尖端,龍的防禦膜立刻出現了龜裂.

「厲害」

「老爺爺,蠻能干的嘛」

彌特在旁邊,小小地啪啪地拍著手.為什麼啊,這個人這麼悠閑呀.

『GROUUU?』

龍歪著頭,像撣開小蟲子一樣排除了停在自己鱗片上的槍.突然因為從自己手上消失的長槍而轉移視線的特萊魯卿,被龍的爪子彈飛了.

特萊魯卿和剛剛的翼龍一樣在地面上滾著昏了過去.他明明是超過40級的猛者,但那個他卻在這里被當成個小孩子對待…….

龍走進了特萊魯卿,用手指戳他看他的反應.(譯:不行了……誰都好快收了這龍)

「珍娜碳能用治愈魔法嗎?」

「可,可以,如果是簡單的那種的話」

有點在意彌特小姐的改變的稱呼方式,但現在不是那種場合.

「那上級的『治愈的凱風(cure storm )呢?」

「抱歉,只能用到中級……」

「那樣啊,那麼治不好骨折的吶」(譯:中級治愈治不好骨折!?那佐藤的血藥……能超過上級嗎?)

彌特聽了我的話但並沒有沮喪的樣子,思考了片刻就用明媚的笑臉說了意料之外地話後走了出去.

「那麼,沒辦法吶.大家在這里藏好」

「喂,彌特老太婆.老年人的冷水是──」(譯:年寄りの冷や水,老年人的冷水,指老年人和年輕人一樣沖動地行動)

「毒舌,就是這個吶~?」

「──年輕美麗的大姐姐,口誤了」

在從隱蔽的地方開心地出去的彌特さん的後面,約翰先生要跟了過去,但是莉莉甌慌忙地將他的手臂抱在胸口處阻止了他.我也小聲地阻止了彌特,但是她笑著說「沒問題,看著吧」,走了過去.

「那邊的龍君.比賽結束了喲~.老爺爺已經不能戰斗了,所以回到富士山(フジサン)山脈去好嗎?」

「ZUGOOOUN」

「啊啦,果然不行?」

她,從旁邊出現的黑洞里面,取出了一根棒子.

那是杖嗎?還是說是連枷 ?

「沒辦法吶.那麼就當TRUN 2的對手吧」

她的周圍,出現了術理魔法做成的透明的刃和板狀的東西.那些作為她的守護之盾一般,然後將她的敵人排除的矛一樣在周圍浮動著,好像生物一樣追隨著她的行動.

簡直就像是王祖大人的傳說那樣,攻防一體的上級魔法一般——魔法?什麼時候吟唱的咒文呢?

「稍微離開下喲!」

彌特放出了看不見的魔法炮彈的雨,打在龍的表面彈開了.先前和特萊魯卿戰斗仍然巋然不動的龍受到這個攻擊痛了嗎慌忙地逃向了天空.(譯:我的右手!不行!不能翻成不可視的炮彈彈幕)

──龍居然逃走了?

「那麼,稍微去一下吶」

她,簡直就像是有看不見的踏板一樣,在空中跳躍向著上空的龍發起了挑戰.她是比佐藤先生更加靈活的人,第一次見到.

彌特さん和龍的戰斗,向著枯谷霧靄的方向展開著,所以詳細的就不清楚了.

但是因為時不時聽見龍的悲鳴和好像很開心的笑聲,所以一定是單方面地戰斗吧.

如果,是聽別人說的這種事情的話,一定認為是胡話而不相信的吧も.



特萊魯卿的應急處理結束的時候,向著枯谷戰場的方向移動過去,但是四周非常的安靜.

「吶,那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都說了,不知道啊.之前在遺跡地下的隱藏的門最深處沉睡著」

「在遺跡的深處生活著嗎?」

「果然不可能吧」

「比起那種事情,不覺得稍微安靜了點嗎?」

聽到伊歐娜的話于是閉上了嘴,豎起耳朵聽著,霧靄的方向聽到了拍打翅膀的聲音.果然,最後是龍贏了嗎?

「喂~,結束了喲ー」

那是在龍的背上揮著手的彌特的身影.另一邊的手上,捆著像馬缰的一樣從龍的口中延伸出來發著淡淡的光的魔法制鎖鏈.

「我因為要去富士山山脈的天醬那里,所以就此別過.約翰君,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是很開心喲! 如果,愛上我的話就來王都的平民區來找也許我會在那里ー」

「不可能愛上的喲! 比起那個,把我也帶上!」

「抱歉ー,天龍的聖域里面不能帶著其他人.再見吶ー」

彌特這樣說著大幅度地揮著手,駕著龍飛向了天空的彼方.那個樣子簡直就像是建國物語里面出現的王祖大人的龍騎士的樣子.



最後,和約翰先生在枯谷告別,我們中斷了探索把特萊魯卿運送到了ファウの街.

特萊魯卿原本因為高齡的理由而從佐賀八劍引退了.聽到有龍的傳聞就那樣折回了,作為引退前的最後的戰斗.

他從最開始就沒想要贏,「死掉了嗎」這樣對著天空嘟囔著直到黃昏.一定是在為死去的翼龍祈求著冥福吧.

中斷的小道的探索,沒有重新開始.

數日之後,亞龍被討伐了.

討伐亞龍的,不是為討伐而派遣的王國騎士團,傳說是帶著護國的聖劍的紫發的勇者.

難道說……那個勇者的正體,難不成是彌特.

這樣龍的騷動就結束了,在親切的商人的分配下得到了糧食的我們,再次回到了前往迷宮都市的旅途中.

那之後又經曆了幾次不可思議的事件之後,終于到達了迷宮都市的大門前.正門的左右立著2個巨大的石像,簡直就像是門神一樣發揮著看守的作用.

這里是迷宮都市賽麗壁拉.

馬上就要相見了吶.

佐藤先生!

ジョン君=>「7-15.色々な日本人」や「7-28.幕間:転移者の受難」「9-04.魔狩人の街にて(3)」出現的「三人目」のジョンスミス氏です.

彌特的正體.也許已經露餡了,但是希望和佐藤相見之前都能正體不明.

特萊魯卿是在這次的幕間初次登場.

※1/12 ゼナが回複魔法を使える(3-1參照)のを指摘していただいたので修正しました.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