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web版 10-28.王女和迷賊
不是佐藤的視點.

本文中出現的多數語尾「のじゃ,じゃ」統一翻譯為『吶』

好無聊吶

難得來到迷宮都市,一次都沒有從太守大人的房子出門,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不去迷宮打倒魔物變強的話,是不能夠成為勇者大人的同伴的.

但是一個人去的話,一定贏不了魔物.

看著刻有諾羅克(ノロォーク)家紋的護身短劍,妾身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是啊,兩天的劍術練習就氣餒,學了兩年的魔法連火種都沒法做,能對人驕傲的只有刺繡和花邊編織這些.

在唯一能夠隨便走的中庭散步時,從草木繁茂另一邊的東屋傳來少年們的聲音.

「唔哇,真的是青銅證! 瓊斯(ジャンス),這不是很行嗎!」

「先前說過有赤鐵證的表兄弟帶你去的時候拿到的嗎?」

「嘛.當然,作為富戴伯爵(フダイ伯爵)家的嫡子,我覺得還是需要青銅證之類呢」

有點刻薄的淡茶色短發青年,對著緊逼著他的兩名少年的問話有點得意的回答著.那個應該是稍微肥胖的黑發是拉魯珀特(ラルポット男爵)四男的貝松(ペイソン)殿下,有點聰明身高不高金發的是戈哈多子爵(ゴハト子爵)三男的迪倫(ディルン).

似乎不覺得有趣,侯爵次男的格里茲(ゲリッツ)殿下和那個拍馬屁的托克男爵(トケ男爵)次男的路拉姆(ルラム)殿下口出惡言.

「哼,哼恩.反正,不過是從表兄弟殿下後面丟石頭什麼的吧?」

「是啊,是啊!劍的比試里一次都沒有贏過梅里安(メリーアン)的人怎麼可能贏的了魔物!」

聽到這個的杜科力(デュケリ)准男爵長女的梅里安,迅速的拔刀刺向路拉姆殿下的鼻尖.

「那是說,我的劍術沒有辦法應付魔物的意思?」

「沒,沒有這種事.沒有這種事所以快點收劍」

表情變僵硬懇求的話,就不應該說出這麼不謹慎的話.還是說,這個就是朋友的相處方式嗎?

有點羨慕吶,

一邊羨慕一邊想著並聽著他們開心地談話,看來,他們決定想要自己去迷宮的樣子.

「那麼,明天早上會派遣家里的馬車,大家穿著武器和防具等著,不讓家人發現,直到出去為止都要靠自己,武器以外的行李由我事先准備,每個人出銀幣3枚.」

「誒~,好貴」

對著具有經驗的瓊斯殿下的調配,路拉姆殿下發出不平之聲.

「那麼,你們被魔物包圍的時候,能在沒有煙玉或閃光玉的情況下逃脫嗎?

「沒問題的,有我們這些戰士的話根本不可能背對魔物喲.」

「就是說,有魔法使的迪倫在,被包圍的話就用迪倫的風魔法吹散敵人.」

「嘛,沒有我的風魔法無法劈開的魔物呢」

不知是否被自信滿滿大家的氣氛所壓倒,瓊斯殿下歎了口氣並撤回前言,降低到一人一枚硬幣.

「我聽到了吶」

「公,公主大人」

沒有辦法忍耐想讓他們帶我一起去的這個情緒,于是飛奔到大家的跟前.

「格里茲殿下,瓊斯殿下,拜托你們吶.也能夠帶妾身一起去嗎?」

眼睛泛著淚光,傾斜可愛的腦袋拜托著,如果是父王陛下的話,靠這個就能一擊必殺的吶.

連父王陛下都沒有辦法忍耐的,年輕的格里茲殿下和瓊斯殿下當然也沒辦法忍耐,臉色紅潤的聽從了妾身的請求.



「妾身身體不適吶,不需要准備今天早餐.到中午為止讓我一個人待著.」

對從出生時就一起長大的親同姐妹的女仆這麼說,雖然馬上就被識破是裝病,大概被認為是睡過頭了就接受了,幫了大忙了吶.

「公主殿下,准備好了嗎?」

「梅里安殿下,稍微幫我一下」

為什麼,穿個衣服是這麼難的一件事吶,手和頭從同一個地方出來動不了.難道,在去迷宮之前還有這麼一個難關等著我!的確是迷宮都市!令人害怕的都市吶.

穿上梅里安殿下帶來的厚騎馬服,披上黑色的薄披風,感覺也算得上是成為了探索者,心中有高漲的情緒.再將能遮住上半臉部的白色無表情假面掛在耳上後,完成了.

「如何?」

「非常適合你.那麼,要去了」

「唔姆,往迷宮去!」



「他們想要做探索者的登錄」

「那個,是特別登錄嗎?」

「不是,一般登錄就行」

只有已經是探索者的瓊斯殿下沒有帶上假面,不知道為什麼接待小姐的半邊眉毛抽動著,是累了嗎?

「那麼,請告訴我你們的名字」

「『謎之貴公子』格里茲」

「『黒色暴風』貝松」

「『剛劍』路拉姆」

「『勇者的隨從』米蒂亞」

為什麼吶?接續著大家報上名字,但是迪倫殿下和梅里安殿下沒有報上名字.回頭看了他們,他們歎息後報上姓名.為什麼,不把「綽號」說出來吶?

「好的,那就收下這個木證.需要說明嗎?」

「不需要」

瓊斯殿下分配了他作為代表收下的木證.

唔姆姆,為什麼,嘴角松懈下來了吶.為了這樣一個木片就如此開心實在是誤算.雖然開心的想要跳舞,可是如果不用裝模作樣表情跳舞的話,可是有損諾羅克(ノロォーク)王國公主的名聲吶.

視線突然向上看後,除了瓊斯殿下以外,大家的嘴角都松懈下來癡癡的笑.當然,就連迪倫殿下和梅里安殿下也不例外吶.



「吶,瓊斯.不是沒有敵人嗎」

「真的是呢.偶爾看見的,全都是探索者嘛.魔物到底去哪里了呢」

「向我抱怨也很困擾啊.第一區塊本來魔物爭奪就很激烈.之前來的時候,也是讓擔任斥候的護衛帶我到11區塊的地方,打倒『迷宮蛾(maze moth)』的呢.」

一鼓作氣潛入迷宮卻撲了個空所累積的不滿,對瓊斯殿下發泄的樣子吶

「那麼,就去那個11區塊吧」

「我所聽說的11區塊,有著著名的騎士殺手的魔物的危險地帶呢?」

「所以,到境界線為止嗎?」

「騎士殺手來的話就用我的魔法切碎它喲」

「在那之前,我的細劍會貫穿它呢」

騎士殺手是嗎.用金屬全身甲胄包覆的身材魁梧男子,能夠打倒他的魔物是嗎?一定是巨大的魔物吶.

大家都很可靠吶.不愧是從小時候就學習武術和魔術的大國貴族子弟們吶.實在是可靠.



即使偶爾發現魔物,也是衣衫襤褸的年輕探索者在拼命狩獵著,沒有多余的獵物.

「真是,平民們真是貪婪啊」

「格里茲所言正是! 我去叫他們讓我們如何?」

「那可不行,路拉姆.在迷宮中從旁奪取別人正在戰斗的魔物,是嚴重違反禮儀的,做出這種事只會讓貴族的榮耀墮落至與迷賊賊相同的哦」

瓊斯殿下告誡對探索者們謾罵的兩人.

「吶,看那邊的標識碑.這里,是不是已經進入了11區塊了呢?」

「誒? 這不可能喲.11區塊的警戒線有著大量的魔物──是真的,而且,好像已經來到相當深的地方.」

「要返回嗎?」

「這不是很好嗎,我們走吧.剛才平民們的隊伍也有很多.一定沒問題的.」

瓊斯殿下與迪倫殿下慎重的交換意見,但是贊成好勝的梅里安殿下的人比較多,因此就這樣繼續前進了吶.

發現那個的時候,是與剛才距離一小時左右往深處前進的場所.

「看,那個標識碑的顏色! 好像改變了」

「大家! 戰斗准備.那個是湧穴的前兆,魔物要來了哦」

漏出白光的標識碑,偶爾像是蠟燭般搖弋著紅色光芒.受到大家拔劍的印象,妾身也緊握著護身短劍.



「哈っ!」

梅里安殿下的細劍貫穿迷宮蛾的翅膀,貝松殿下與路拉姆殿下的小劍只斬到了空氣,真是可惜吶.

「不愧是,梅里安呢」

「能躲避那個短劍的家伙不存在喲」

在瓊斯殿下的大劍將翅膀切碎前,迪倫殿下的「風刃(air blade)」魔法發動,掠過瓊斯殿下,將迷宮蛾單邊翅膀切落.

「很危險的!使用魔法的時候要注意前衛!」

「不會打中吧,戰斗要臨機應變呢」

為了對落在地面上的「迷宮蛾(maze smoth)」進行致命一擊,格里茲殿下將單手劍高高舉起腳步搖晃著.

「現在是安全的,公主殿下也砍下去」

「我,我知道了吶」

妾身也拔出護身短劍,參加了討伐迷宮蛾的行動.明明看起來很柔軟的腹部,堅硬程度卻像是護身短劍刺不進去般的,妾身很驚訝吶.

「太好了ー! 打倒魔物了哦!」

「吶吶,等級什麼的,會上升到多少呢?」

「撒,找下一只吧」

大家歡騰于第一次的魔物討伐,傳來了像是潑冷水一般的聲音吶.

「小子你們沒有下次啦」

不知何時,手持武器的數人的人影包圍了妾身們.肩負著三叉槍的禿頭大個子,一邊漏出下流的笑聲一邊接近過來.

「迷賊嗎!」

「沒錯喲,貴族的小子們,小女孩.小子你們的冒險就到這啦,就在這里曝尸作為魔物的餌食吧.」

「那可不行呢!你能躲過我的細劍嗎?」

梅里安殿下的尖銳細劍的前端,被禿頭男子輕易的用槍的三叉纏住,折斷了.

「你在看不起我們嗎?你們游戲般的劍術,怎麼可能打得到我們迷賊呢?」

「唔唔,怎麼可能.梅里安的細劍竟然沒有用」

「已經不行了.救我,父親大人……」

「母親大人,非常遺憾」

不行的吶,大家都快氣餒了吶.

想要拼命的發出聲音鼓勵大家啊,希望能原諒我那顫抖的聲音.

「不要放棄,一定有誰會來救我們的吶!」

「吼哦? 誰會來救你們呢?」

禿頭男子無禮地抓住妾身的衣領,將肮髒的臉靠過來.嗚嗚,好恐怖吶,好臭吶.

手腳前端發冷發抖著,從剛才開始刺耳,茲卡茲卡的聲音,是從妾身的牙齒根部發出的.

「看吶,不要哭說說看哪?誰會來救你們呢?」

「那還用說一定是正義的伙伴!?」

像是遮蓋住粗嗓子般,幼女的聲音硬是加了進來.

是幫手嗎?!

與這個場所不相配的少女姿態及聲音給予妾身勇氣,努力的將兩手伸出,推開了禿頭男子.變成前來救助的人的絆腳石,可不是目標成為勇者同伴的我該做的事!

牽引著紅色光芒出現的三名亞人們,將迷賊如推倒朽木般簡單的解決了,那個姿態彷佛是如演戲一般地單方面的吶.

「感謝你們的救援吶,妾身是諾羅克(ノロォーク)公主米蒂亞(ミーティア)吶.」

「啊啦啦,是最西邊的公主大人呢.我們是『潘德拉貢』喲.馬上就能解決了,稍微等一下呢.」

把諾羅克當作最西邊吶?這個女孩也是中央國家聯合出身的嗎?

10歲左右的那個女孩如約定一般,將我們從危機之中救出了──

「増援」

「艾麗莎,是敵人的増援.為了保護對象的安全,到剛才的小房間中守城,如此提案.」

「OKー,完成移動後,向主人要求援軍呢」

──是不是被看見了,迷賊們三番兩次的出現,將妾身們逼迫到狹小的房間里面吶

迷賊們糾纏不休的不間斷地想要襲擊侵入小房間,比起什麼都恐怖的是,引來無數魔物襲擊過來的「火車」戰術吶,如果沒有娜娜殿下如鐵壁一般的術理魔法,一定會被無數的魔物蹂躪吧.從沒有想過魔物是那樣的恐怖,就連那個瓊斯殿下和剛強的梅里安殿下,都在房間的角落嚇的厲害而腳軟了.

在援軍到來前短暫時間感覺是如此漫長.

然後妾身,與那個少年相會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