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web版 15.各種各樣的日本人.
========================

我是佐藤.雖說都是日本人,但是住在東西南北各個地區的日本人從吃烏冬湯汁的顏色,到說話的方言和口音都有許多差異.但是隨著信息交流的手段越來越發達,現在各地的在這些地方性的差異越來越小了.對這點,我覺得還挺可惜的.

=+======================

公主這一行人因為知道我叫佐藤,黑發黑眼,所以想到我可能與唯和葵一樣來自日本,于是就來找我了.不過他們似乎還不知道愛麗莎的名字.

眼前的少女唯世來自被稱為南日本聯邦的南北分治的日本南部國家.雖然感覺如同小說中出現的架空設定里的國家一樣,但是對于她而言,這才是現實,我所在的日本才像是虛構的.

但是居然出現平行世界了!本來想著,想回去的時候,去沙加帝國的話就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但是看來得慎重啊!原本是計劃幫助愛麗莎和麗薩她們建立好完善的生存基礎後就准備回去的.

"日本就是傳說中被稱為的勇者之鄉幻想國度?"

"可惜佐藤先生不是從那里來的呢!"

"嗯,我家代代長子都要繼承佐藤的名號.雖然聽說祖先是沙加帝國的勇者,但是沙加帝國的曆代勇者之中也沒有叫佐藤的,所以這話,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

總之這是之前就准備好的設定.雖說已經做了,還以為沒有機會試用了呢!然後在騙術技能的幫助下,唯他們不信也得信.

愛麗莎跑到唯身邊問話.

"那個,南日本聯邦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啊?"

"唉?很厲害的哦!我們能讓鐵塊飛上天,還建造了大量的通天塔,連晚上那里都是亮的."

"那麼,是不是連好吃的東西都有好多啊?!"

"哼哼~!有好多你嘗都沒嘗過的美食呢!比如啊——"(譯:不知道這位在吃了佐藤做的飯之後還能不能說出這樣的話.)

看來愛麗莎想了解一下她的日本和自己所在的日本究竟有多大差別.葵小弟也說出了他自己所在的日本的樣子.

我在留意她們三人的對話的同時,和王女繼續聊天.

她們應該不是專門為了確認我是不是日本人才來見我的吧!

"公主殿下,勇者不都是沙加帝國召喚的麼?她們難道是從提過流亡出來的?"

"不,不是,她們是我國召喚來的."

"喂,小姐!啊,那個啊,騎士大人,這件事情希望您務必保密!"

真沒想到,她居然直接就回答我了.

這種事情,當然不能說給外國的貴族聽.伯妮女官慌忙的阻止了公主,然後又特意叮囑我.

雖說我是沒有和別人說的打算啊,不過這里只有打一下草,才能一窺蛇的全貌啊!

"雖然是想要保密的,但是如果威脅到國家安全,那我就不得不和主家以及王家彙報了."

伯妮小姐因為我所說的理由實在是太合理,所以只能張著嘴卻卻想不出如何反駁.她並非如同妮娜或者愛麗莎一樣有卓越的政治力,如果我面對的是那兩個人的話,我早就老老實實的備齊交換條件了.


"哈哈,佐藤先生,別太欺負我們家伯妮了.反正你是不打算說出去的吧!"

公主自信滿滿的斷言道.

根據是什麼呢?

==================

"佐藤先生,您是旁邊的莫諾男爵領的重臣吧!"

"不算是重臣,我只是最下階的名譽騎士而已."

現在我和公主坐在庭院里亭子中.這里站起來就能看見剛才的房間,坐下就能被植被擋住,不用擔心被別人看見.

當她邀請我散步時,我本來以為只是要回避唯和葵而已,不過連伯妮也沒帶走,這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到達涼亭後,我本來坐在了她的對面,結果她直接走過來坐在我身邊.

聊天的主要內容不是召喚,而是關于我的事情.看來是當她探望騎士們時聽到了各種關于我的傳聞,于是開始對我感興趣了.

喂,雖然不太可能,這該不會是在誘惑我吧!

——看起來也不像啊!一瞬間就把剛剛想到的事情給否定了.雖說是小國,但是畢竟是一國的公主,總不會就這麼簡單看上我吧!

還是回到召喚相關的話題上來吧!

"公主殿下,您如此確定我不會說出來,有什麼依據麼?"

"嗯,雖說是小國,我也算是個公主,可是見過相當多的試圖巴結我的人,光看人的氣質就能明白他想干什麼呢."

哦?!這還真是看厲害!(譯:看來沒有相術技能啊!)

"佐藤先生,看起來你也沒有想要利用我們的意思,說出這種刁難人的話只是為了從我口中釣出什麼吧."

嗯,沒錯.不過這樣的話,直接問應該也沒問題吧!

"公主殿下!"

"叫我梅內雅!"

這樣說著的公主伸過頭來,我們的鼻子都快撞上了.喂這個面對太近了啊!

"請-叫-我-梅-內-雅,佐-藤-大-人!"

"我知道了,梅內雅小姐."

看來是聽見我用名字稱呼她之後,感到滿意了,于是她就輕輕坐回座位上.看來加上小姐這點是被允許了.

"魯冒克王國之前就能召喚日本人麼?"

"不是的.曾經可以召喚他們的人是我的叔母,王妹的優麗可殿下."(譯:理論上講,應該叫姑姑吧!)


有些在意啊,這這個"曾經可以召喚"說法完全是說過去的人啊!而且優麗可(百合子)難道是轉生者麼?(譯:我想知道,轉生者的名字難道不是父母起的?!)

"和你想象的一樣,百合子殿下是日本轉生過來的人,據說前世是在讀小學的時候被暴徒殺死了,她自己將轉生的時候遇到神的事情公開了,本來向著能被當成聖女崇拜的,但是因為有著不吉的發色和瞳色,所以誰也沒相信她的話."

不吉的色,那一定就是和愛麗莎一樣的紫色了.(譯:感覺這完全就是應驗之談!森也好,愛麗莎也好.全都滅了……)

"尤其我國的直系王族,都有著像我這種粉紅色的頭發,並且將這點視為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紫發的她立場有點不妙啊!"

之後我聽說,她的國家把粉色頭發看得很重的原因是因為,她的祖先曾經和王祖大和見過面,然後那家伙居然說"粉色頭發是世界的至寶!之後,雪加王國一定要和這個國家簽訂永久性互不侵犯條約!"這樣的宣言.喂,大和先生你真的是古人麼?總覺得你是個秋葉原派啊!(譯:男的怎麼辦?)

"百合子殿下向神明祈願,許了三個願望.'連接世界的力量’'永葆青春’'美貌’這三個.但是這似乎觸犯的神明的逆鱗,所以只有美貌這個願望沒有實現."

也有可能是和露露一樣,因為世界的審美觀不同才招致這個結果的吧!

"連接世界的力量"這和其他兩個願望的風格差太多了吧!難道是轉生後想要回到原來的世界麼?

"當她這'連接世界的力量’第一次發揮作用的時候召出來的是魔物,直接將她身邊的侍女們都殺死了."

之後這個國家似乎想利用這個能力來強化軍力,在騎士們准備好迎擊召喚生物後讓她使用技能,結果這次出來的又只有兔子了.

"就在這個時候,鼬人族的魔法師帶著某件東西來了."

又是鼬人族啊!這些家伙比魔族還會玩陰的.

"不知從何處得知百合子殿下有'連接世界的力量’,他向國王自薦說,他所帶來的魔法道具與殿下的能力同時使用的話就可以召喚勇者."

國王開始時是拒絕的,但是鼬人族不斷的試圖說服國王,而臨近的小國又一個個被鼬人的國家吞並,所以最後沒辦法便答應了.

然後他們就開始召喚日本人了——

"被召喚的所有日本人不要說趕上勇者了,連有特技都沒有一個."

我提出也有他們隱藏起來技能的可能性,得到了被召喚者身上有絕對無法悖逆召喚者的咒縛所以絕不可能這種強烈的否定.而且和王妹不一樣,他們都沒有遇到過神,看來是和我一個類型的呢!

"所有,是說除了她們兩個以外還召喚了許多人麼?"

"嗯,總共召喚了8個."

前兩個一召喚出來就用奇怪的神的叫聲沖著王族喊,然後直接被警備的騎士砍了.他們大概只是嘗試使用日語來了解現狀吧!只是說說話而已就被殺死,還真是可憐啊!

第三人是一個十六七歲的男人,接受翻譯的指環的當天逃了出去,在森林中被魔物襲擊,死了.士兵發現的時候基本都已經被吃完了,只有沒有帶著指環的那只手留了下來.

第四人是三十歲左右的男性,在戰斗訓練的時候直接把過來巡視的貴族砍了,所以就被處刑了.之前是在和平的日本生活,用沒有掛的身體每天做令人吐血的軍事訓練,不發狂才怪.

哇,要是自己沒開掛的話,我不禁脊背發寒.如果當時沒有任何的獨特技能就把我丟在野外的話,我估計會死的很難看吧!

第五人是二十歲後半的女性,給她指環,並向她說明現狀的那天晚上自殺了.

"為什麼自殺啊?"


"因為老實的告訴她,沒法回去了."

"沒辦法回去麼?在一次使用'連接世界的力量’不行麼?"

"鼬人族帶來的魔法道具只是輔助讓其連接世界的力量連接到'異世界的日本’而已,每次都會連接到不同的日本,都不知道還能不能連接到她的那個世界."

平靜陳述的公主在提到關于鼬人族的話題時也顯得有些嚴肅.

"第六人是葵,第七人是唯."

說到這里,她頓了一下.

"召喚第八人那天,王都被上級魔族襲擊了,百合子殿下以及參與召喚的人全都被殺死,不僅被召喚出的第八人被上級魔族帶走,那魔族還帶著一半消遣的心態將王都的一半燒的精光."

重建王都的資金是由奧尤科公爵資助的.這次她來雪加王國留學帶著唯和葵也是公爵的要求.

然後這件事只似乎只有魯冒克的王族和雪加王國的高級貴族知道.

看來她斷言我會保密的理由還有一個,就算我想向上級報告,他們都已經知道了所以也沒什麼意義.就連莫諾男爵知道的可能性都很高,畢竟領主已經算得上是相當高級的貴族了.

雖然說對這第八個人的命運挺在意的,但是我更想知道的是,她為什麼肯把這些告訴我.

"理由?我在來之前獲得的神托說,我在這個國家注定會與一個貴人邂逅.我覺得你就是我的那個貴人啊!"

額,我不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啊!

要與自己的貴人分享秘密麼?

吐出甜甜的氣息,她一邊向我說著話,一邊將身體靠過來,然後直接用她顫抖的手抱住我的胳膊.

我被他那對熱情的碧色雙瞳所吸引,雖說是有點年輕了,但是那魅惑的眼神和熱切的行動都相當的吸引人.當然最重要的是壓在我胳膊上的那個兩個軟軟的東西.就這麼一直下去也不錯啊!能叫我這麼想,她也挺有魅力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充滿激情的眼神突然就冷卻了下來.

我也因為這一點,沒了興致.

這是我發現,信息欄里出現三條信息.

>精神魔法:"靜之域"(Calm field)抵抗

>精神魔法:"不舉的地獄"(Impossible jail)抵抗

>精神魔法:"淨之理"(Flat rule)抵抗

是愛麗莎啊!

看起來是把好不容易能使用的"永不言棄"給用上了.

對話框的最後出現的"精神魔法'淨之理’(Flat rule)抵抗失敗"就是證據.

這次真的是Gj啊!但是一下就被魅惑住了,大概是積累的太多了吧!不去逛逛窯子發泄一下,似乎不行了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