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web版 8-21.鬥技場上的戰鬥(3)
我是佐藤,有一種名叫TRPG(桌面角色扮演類)的遊戲。這是原來世界的遊戲之一,與歐美人不同,日本人大多都很害羞,所以大家基本都將時間花在協調和調動上了。

再說一次,日本人,恥力很低的。



兩個鳥人族偵查兵飛進鬥技場。

看來公爵軍終于來了。我在地圖中確認了,10只鐵魔像,3000名騎士已經包圍了鬥技場,他們還帶來了數門魔法炮台。

「切,這時候才來」

我向正在口出髒話抱怨的勇者告別,差不多該退場了,要不然一會有得麻煩。

「勇者,本人差不多走人了。我不太想和貴族什麼的扯上關系。」

抱歉呢,其實我早就是貴族的一員了。

「啊,我知道那種感覺的。你大概看不見吧,我是正樹隼人,因為習慣的問題,很容易混,所以特別強調,正樹是姓。你也是日本人吧——不,看頭發的顏色,你應該是轉生者吧,原日本人嗎?」

「日本人什麼的,不說也能看得出吧。吾名無名,吾乃『無名英雄』,下次再在戰場上相會吧。」

完全沒有想要說自己是英雄什麼的意思啊!應該說,光是想想就要痛到躺到地上滾來滾去敲地面。就沒什麼能將中二病台詞轉化成普通台詞的工具啊,智能機啊,軟件之類的東西嗎?

有無表情(ポーカーフェイス)真是太好了!

「等等,加入我的隊伍吧!和我一起去打魔王吧!」

好惡心!

至少說「我需要你的力量」吧。蘿莉控加上基這實在太糟糕了。

「這是在求婚嗎?雖然難得接到一次,但是還是容我拒絕吧。後果太嚴重了,那邊的大姐姐們都瞪著這邊呢。那麼再見了,花花公子先生。」

什麼「花花公子」啊!誰都好,快來阻止我!因為光想著用比較中性的台詞,結果角色形像已經完全崩壞了。

我完全想像不到,照著這個結果出現的角色,能把我自己惡心死。



進入鬥技場斥候部隊一看見我就高呼「大和」。

怎麼了?

看看自己的狀態,然後有點理解了。

一分為十三的光輝聖劍,就像之前射擊類遊戲中的僚機一樣懸浮在我的周圍。

這個樣子就和之前博物館裏看到的畫裏一模一樣。

但是,大和不是揮舞著長達兩米大劍的壯漢嗎?

總之也不該是像現在的我一樣一副中性的身姿,所以應該也不會被當成同一個人吧。大概因為士兵離得太遠,所以看不出我的身材,所以才這麼認為的吧。

那麼在撤退前先治治王子吧。就這麼死了簡直就像在借怪殺人一樣,實在是太那個了。

因為在魔物堆裏救助王子他們實在是太麻煩了,所以就直接把周圍的屍體一起丟儲存器裏,然後用水魔法回複他們。本來只打算不死就好的,結果手一抖就回滿了。白發和衰老倒是沒治好,不過真要治好的話可能又是一個麻煩吧。之後你還是自己去神殿慢慢想辦法吧。

兩人身上損壞的裝備和魔物的屍體一起都被我收起來,所以現在都是半裸的。所以我為了不讓人注意到,將忘記是什麼時候從哪位盜賊那裏奪過來的鬥篷蓋在他們身上。

「再會了,勇者!」

「啊,下次就在與魔王戰鬥的戰場上再見面吧!」

糟糕,忘了和他說魔王已經被打倒了。不過那邊有神諭的,所以也沒什麼吧。

我用天驅上升到數百米高的地方,然後使用風魔法空氣炮作為動力,向著遠處飛去。之前我曾經試過,用這個可以達到100公裏的時速,那麼這次就試試最高速度吧。

消失在天邊,真有種昭和時代的英雄的感覺啊!



飛出公都上空時,我確認了一下地圖。艾麗莎正好好的呆在伯爵官邸地室裏避難呢。塞拉也被安全的救了回來,和艾麗莎她們呆在同一個房間裏。前伯爵夫婦和那些傭人們也都沒什麼事。

卡麗娜小姐和她弟弟以及卷軸工坊的各位也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我在森林深處找了個合適的地方降落了。

不知道勇者的同伴還是公爵的手下對我釋放了偵查魔法,所以我落地的同時對自己使用了一發「魔法破壊(ブレイク・マジック)」,將其解除。

因為怕連天驅一起解除,直接掉下來,所以我在落地的時候才解除偵查,不過因為破壞魔法可以指定目標所以其實也沒必要。

我緊貼著的森林飛回公都。看見公都之後就再次下降,貼著地表飛行。

我用之前公爵三子的房間的密道潛入公爵城中,在地圖中確認了一下,發現公爵和王的替身正在同一個房間中。

勇者為了接受謁見,被朧格蘭蒂小姐以及梅麗絲朵皇女帶著,向公爵城的方向移動著。勇者的飛艇和其他的成員無法在地圖中搜索出來,似乎是飛回亞空間去了。

「請原諒我的突然造訪。」

我都已經進房間了,直到我打招呼為止,這裏的警衛卻根本都沒發現我,這的警備真的沒問題嗎?

警衛們從被打破天花板和牆壁上的暗門裏沖了出來。

因為一個一個應付起來很麻煩,所以我向他們伸出了魔手,讓他們無法靠近。

「來者何人?」

「無名」

我立刻就回答了公爵的問題。公爵用手勢指示護衛們回到之前隱藏的地方。雖然應該是從巫女長那聽說過我的事情吧,但是沒有護衛就和可疑的人呆在一起,公爵的膽量還真不小啊。

房間裏只剩下公爵的管家了,漫畫裏面的管家一個個都超利害的,但是這個管家是內政型的。

「有什麼事情請說吧。」

「也沒什麼,我只是來還這個的。」

一邊說著我一邊取出用布包好的光輝聖劍,遞了過去。

他們問我是如何拿到手的,我就將其中的過程描述了一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對我說出吟唱聖句後,劍分為13把這件事感到驚訝。

「突然說出這種話,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啊。」

「自從王祖之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用過『舞動吧』光輝聖劍這個聖句,但是還沒人能夠展現出聖劍的真實姿態。」

演示一下就能解釋的通了,但是雖說是替身,在國王面前拔劍會不會有麻煩啊!

「無需顧慮。我聽巫女長說過了,如果你殺死魔王這件事是事實的話,就算不拔劍,也能輕松殺死我們。」

太過分了,公爵先生,就算是事實,你這麼說護衛的人會很沒面子的。

我向著光輝聖劍注入魔力,因為之前已經把這把劍裏的魔力抽出來,注入到其他聖劍中了,所以還得重新來。再注入500MP就行吧。

看見聖劍逐漸變大,不僅公爵和替身,連藏起來的護衛們都驚呆了。

「舞動吧!」

與之前一樣,光輝聖劍分成了13把劍,懸浮在空中。

「怎麼會!傳說居然是真的啊!」

「太美了!原來那幅畫不是空想出來的啊!」

嚇死我了。

現在替身先生,渾身戰抖著,實在太嚇人了。我知道你很興奮,但是請別這樣啊!

看來他們也已經看到了,所以我就將劍還原為一般狀態,回收了裏面的MP,用布包好並遞給替身。

「這把劍你就拿著吧」

「不和王都裏的人說一下真的可以嗎?」

等等,替身先生,不征得正版先生的許可就做這種事情是不行的吧。那我就裝裝傻,打探一下真的不需要正版的認同吧。我看向公爵,他也認同的點了點頭。

「這是王祖大和的禦意。」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應該大和的遺言之類的吧。

雖然是相當方便的武器,但是就算沒有也沒什麼事,還是找個理由還了吧。

「王都發的防衛用不到這把劍嗎?」

「沒事,王都還有一把聖劍呢。」

啊,那把鑄造聖劍嗎?

我也做過,所以知道的。那種聖劍比吉魯拉的號角威力低。對付下級魔族還湊合,對上級魔族就沒什麼用了。

雖然想用已經有佩劍了的借口推掉,但這把聖劍決定誰是主人之後,其他人一拔出來,聖劍就會飛回主人男裏。一般是用專用的儀式來確定主人的,這次的事情還真是相當的稀有。

果然是想討好能夠殺死魔王的人吧。不但歸還聖劍這件事談起來很費勁,接著又開始商量封官爵的話題了。當然,因為我沒有這個意願,所以就拒絕了。已經夠了,當我聽到要叫公主嫁給我的時候我還有點小激動呢,結果現在沒有婚約的未婚公主只有九歲,然後我馬上就萎了。你們幹嘛不去找隼人啊!

只收聖劍我還是覺得不好意思,乾脆用一把有名的聖劍去換好了。

「這,這是十七年前魔人奪走的聖劍吉魯拉的號角?」

「啊!神啊!王祖大和所鍛造的聖劍終于回到雪加王國了!」

真沒想到他們這麼高興,早知道早就拿出來了。所謂魔人應該就是指森吧。

勇者他們馬上就要進城了,所以我也就告辭了。

鬥技場被搞得一塌糊塗,所以決戰就延期到一個月後了。晚餐的名目也變成了慶祝成功擊殺上級魔族這件事了。大怪魚被大家當成了魔族使用的幻術呢。

這天晚上,我在地下迷宮的一角照著單手劍光輝聖劍的樣子做了一柄鑄造聖劍。光輝聖劍之前的劍鞘和垃圾一起收到儲存器裏了,所以就拿出來做這把劍的劍鞘了。光從外表看真的是一模一樣。

>「贗品技能獲得」

>稱號「聖劍的鍛造師」獲得

>稱號「贗品師」獲得

天亮的時候我偷偷進入替身先生的寢室,將贗品放在他枕頭邊上。

和贗品劍放在一起的還有寫著「准備的贗品,請有效利用吧」的紙條。這樣也可以蒙住那些門閥貴族之類的眼睛了吧。就算是國王和公爵首肯的事情,護國的聖劍不見了,他們也要負責的吧。

但是,為什麼每次玩潛入的目標都不是美女的臥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