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web版 3-5 異世界的日本人
我是佐藤.是在外國遇到日本人時,會降低警戒心的日本人佐藤.

使用相同的語言,價值觀也相近,會有種安心的感覺.



「正確來說,橘亞里沙是在沒有失去記憶的情況下,轉生到庫柏庫王國的日本人.你也是轉生?不對,照你這頭黒發來看,是被當做勇者召喚過來的吧?佐藤先生?」

ar顯示的訊息里,她的情報中像是日本人啦,或者橘亞里沙之類的日本名都沒有顯示出來.

跟我的狀態列里沒有寫出日本人或者鈴木一郎一樣嗎.

「怎麼沉默了呢?你是我見到的第2位日本人喔」

聽了這句話後,我的視線移到了還在另一張床上熟睡的露露身上.

「露露可不一樣喲?雖然沒看見過,她的曾祖父好像是日本人喲.隔代遺傳真是殘酷呢.如果在日本出生的話,明明是能夠成為偶像的.」

「你的精神魔法「不同」」

問到是否用精神魔法使人認為她拙笨,被她好像蒙混過去那樣否定了.

「以這個世界的美感來說,平胸又無表情的臉,薄薄的嘴唇,不白的皮膚,小屁股.這些都是不被大眾喜好的.不過多虧了這些的福,作為奴隸被你給買走了呢」

由于時代跟地區的不同,美女的類型也變了嗎…真是不幸.

「所以佐藤先生是轉生者還是召喚者呢?」

「那有什麼區別嗎?」

還是老實跟你說個秘密吧?

使用精神魔法能夠操縱人心或者推倒別人獲取情報之類的沒錯吧.

一旦發生了什麼事情「別對別人說」之類命令就可以了吧.

「轉生者是在原本是世界遇到事故死亡的人,然後在這個世界重生.召喚者則是使用召喚魔法被強行拉到這個世界來的人.說起勇者的話就是召喚者」

是充滿了偏見的對話呢,我到底該相信哪些呢?

「轉生者必定是從嬰兒開始的嗎?」

「以成人的姿態轉生之類的傳說好像有,但是這個世界的轉生者都是從嬰兒開始的」

雖然是非常斷定的樣子.就這樣確認看看好了.

「轉生時被神這樣說了」

見到神了嗎?如果在日本聽到這種事情的話,會懷疑這個人是否神智清醒吧.

「召喚者是以原本的身姿被召喚的嗎?服裝啦容貌之類的」

「被召喚的人會穿著當時穿著的衣服.當然容貌也就一樣」

服裝是一樣的,但是為什麼我會變年輕了?

「那樣的傳聞嗎?」

「沙嘉帝國的勇者大人說的這樣說的,我想應該沒錯.因為可以從異世界召喚勇者的只有沙嘉帝國而已」

那麼如果去沙嘉帝國的話,能夠找到回去的方法嗎?

我不忘記一一確認著.

「原來如此,但是我哪邊都沒見到.我在工作場所小睡,當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身在荒野上了」

「沒有見到神嗎?」

「沒見到呢」

愛麗莎交叉著手臂沉吟著.差不多該穿上衣服了吧.

「那麼,來到這個世界時是在召喚陣中嗎?」

「不是,是只身一人在荒野上」

「那麼剛開始就是高等級嗎?魔力無限嗎?有很多技能嗎?」

「剛開始是等級1,魔力10.沒有任何技能」

…不對,好像有特殊能力的樣子.流星雨之類的.

「什麼阿那個,誇張也該有限度吧?」

我不止沒被同情,反而被審問了是鬧那樣.

「比起我的事還是從你的事情開始吧.按順序好好的說,有什麼天賦啦,特殊能力,或者技能之類的.姑且說一下,這是『命令』」

「就算不是命令我也會說的唷」

「首先是精神魔法,等級5.相當高吧?從出生後入手的所有技能點我都投入進去了」

感到奇怪而稍微進行了確認,每次升級時得到的技能點在2~12點之間平均7點(她以2d6來表現),每次升級技能所需的技能點並不是固定1點,而是按照等級增加升級時需要的技能點.

我是特殊的嗎,有什麼法則之類的嗎?

「自我確認,是能夠確認自己狀態的技能.這能看見比使用大和石還要詳細的情報.能夠自己決定在升級時得到的重要技能點,想分配多少在哪些技能上」

按照她的話來講的話,能夠允許從一覽狀態里按照自己的喜好來選擇,轉生者跟召喚者好像一定都會擁有技能.

剛才想說自己是擁有能輕易學到技能的特殊能力之類的,結果其實自己是劣化版的阿….

據說普通人在LV提高時,會從修行的范圍內一定機率學會技能的樣子.

「能力鑒定是能夠看到別人狀態里的技能.很方便唷~.其實鑒定那方比較好,轉生得到的特殊點數很少呢」

大和石有同樣效果的技能的樣子.

類似的技能有「武器鑒定」「防具鑒定」「寶石鑒定」「貨幣鑒定」「植物鑒定」等等各種各樣的,總括這些的就是「鑒定」技能的樣子.

轉生的特殊點數好像是由神大人給予的.

「技能隱蔽是將自分的技能隱藏起來的技能.在解除技能效果之前,不管如何「鑒定」或者使用大和石,都會顯示『無技能』」

我的AR表示著「技能不明」,也就是說我的是跟鑒定不同系統的能力嗎?

「寶物庫就跟名字一樣.跟游戲中的收納庫一樣的東西.跟勇者一般持有的無限收納不同.收納數量有限,不過沒有負重的限制,很方便唷~」

收納數以100來分類,如果是同種類的物品的話100個為一個單位.

水這種不定形的東西大約1公升為一個單位.

我的儲存功能真要說起來的話,是接近無限收納嗎?

說到這里,愛麗莎「稍微口渴了」這樣說著後,將手做橫向拉動並念著「物品箱˙開啟」.

她的前方出面了平面的黑孔,將手插入里面拿出了水瓶後,直接就喝了起來.

她的側臉看上去有點得意的樣子.維持著喝水的動作,從嘴邊流出了些許的水,順著脖子流到了胸部,那副樣子看起來非常的工口,她的實際年齡到底幾歲阿?

「至少使用杯子吧」這樣說著取出了,因為平時都是以

最低限度的魔力在使用著,被這樣回答了.

儲存方式多少有點不同.

喝完了水瓶後,放回去的工作打算交給我來進行.

該怎麼說好呢,有一種把東西放進能看到里面放著模糊的東西的黑色箱子的感覺.

>「習得寶物庫道具箱技能」

儲存類型的下位相容技能是不需要的,不過….

比起那些,剩下的「不倒不屈」跟「全力全開」這些能力是怎麼跨越了300LV的差別讓我中了精神魔法,我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因.

「嗚呵呵呵,怎樣,很實惠吧?只有這個技能是其他奴隸不會擁有的,因為根本沒有!」

「其他的人沒有嗎?」

「無」都說了「真是,貪婪先生~」做出了像是外國人感覺的POSE.我給她的頭來了一記手刀.

「反對暴力!其他的呢,固有技能還有2個喔!」

很厲害吧?維持著姿勢粗暴的摸著她的頭.「頭發都亂了~」這樣說著,也有點高興的感覺.

「這個能力連露露都不知道唷.第一個,全力全開.將全部的魔力跟體力都消耗掉,進行一擊的效果會呈現好幾倍的成長~.很厲害吧?這正是符合女主角的能力呢~」

跟一次性的大炮一樣呢.

「另一個呢,不倒不屈.無論遇到怎樣的強敵,也絕對不會放棄的力量!具體來說,不管等級差距跟防禦力的高低,都能夠以10/左右的機率躲過魔法跟普通攻擊!很厲害吧~」

「但是只能使用3次.使用一次後每一個月回複1次.不過,因為對主人使用魔法不管怎樣都沒有效果,所以我把3次都使用掉了」

對我施加魔法起作用的就是這些技能吧.難怪在記錄上有多次的「~抵抗了魔法」這樣看來應該沒錯了.麻煩的技能呢.應該說不是敵人真是太好了嗎?

這個是後來才聽到的,這個技能的效果持續時間中,擁有完全抗性的對手是無法造成效果的.

例如對水魔法無效的水之大精靈使用初級的水彈的話,是沒有效果的.



「我還有幾件事情想要確認」

「請問吧~」

「沒有詠唱就能夠使用精神魔法,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阿~,是自我確認的隱藏功能,只要是曾經使用過的魔法咒文,在腦中宣讀咒文最後的發動語句就可以使用了」

抱著期待聽著,不過還是要先使用過一次嗎.沒有什麼特殊技巧嗎….

「難道說不能使用魔法?」

「在咒文的詠唱上遇到瓶頸了….」

嗯,沒有說謊.2個能夠使用,不過那個是相當不規則的.

「就是說呢~我剛開始聽到其他人的詠唱時也死心過.結果為了學會花了一年呢」

「對呢,從挑戰開始才兩天,實際的時間也才2小時」

「什麼阿那個,真短~.如果能記住的話,可以使用的魔法也會增加的唷」

我推開了一邊說著天氣變冷了一邊抱過來的她,把床邊的剛才脫下的衣服和被子丟了過去



「剛才沒有聽到,你說你最初遇到的日本人是誰?」

「不是你,希望你叫我愛麗莎~」

「回答我,愛麗莎」

愛麗莎像是故意似的慢慢說出

「那是沙嘉帝國的勇者隼人˙正樹」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