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web版 2-6 論戰x滅鼠的午後
我是佐藤.

有一種說法是「任何時代都會有煽動者」,不過,即使時代的不同,我存在的世界也不會消失.

那麼就讓我們結束吧.

要翻開聖琉市曆史性的1頁…….



凝視獸女後發現了,她們主人的名字.

那是和台上的肥豬神官迪布不同的名字.

那麼她們的主人身在何處?

是考慮到主人不在這里嗎?

是不能違背迪布神官的立場.

……還是迪布神官的朋友?

最新情報的AR充分地表示了全地圖探索的本領.

搜索主人的名字.

有了,在廣場旁邊.是一位坐在木箱上默默笑著,用著狐狸眼眺望著吵鬧的廣場,身形矮小的男子.

搜查後AR顯示出下列訊息.

身體矮小的男子的名字是烏署.39歲.技能「欺詐」「勸導」「威脅」.所有奴隸「貓人」「狗人」「蜥蜴人」.

……嗯? 奴隸只以種族表示沒有名字嗎?

哦,那樣的情事無所謂.

快更新信息.

還不夠啊.

所屬「聖琉市,下級市民」.公會「褐鼠」.

就是這個,在工會檢索「褐鼠」!

成員52名.在這個廣場包含烏署共10名.

除去烏署後面有那個大個子護衛的話,其他8人好像在廣場的露天櫻花樹下坐著.

包含不在這里的人,先全員預先標注記號.

那麼開始行動!

>「得到了推理技能」

>「得到了暗中活動技能」

……大概是看到受女被虐待所以動搖了吧.我看漏了重大的信息.

雖然時間不能倒回,不過如果今天,在快一步也許結果就不同了吧…….



珍娜小姐好像走到了迪布神官的面前.

「請停止殘暴的行為!」

「什麼阿小丫頭! 你是魔族的同伙嗎?」

莫名其妙就變成同伙了

而且還很難反駁,煽動者掌握著主動權

「「幫助魔族的家伙也是魔族!!」」「「「「哦哦哦哦哦哦!」」」」

在珍娜小姐辯論的期間,首先得想辦法解決群眾中站在櫻花樹下的人.

「請別再欺騙人民了! 你的行為已經違反加魯雷翁神殿的王國法了.」

「用聖石來砸魔族,哪里犯法了?」

完全沒有交集的話語.哦神官明白錯開論點嗎?

先用「密探」混進人群中.在以「回避」「格斗」技能迅速靠近.

「「「「哦哦哦哦哦哦!」」」」「對了! 也朝那位小丫頭投擲石頭!!!」

珍娜小姐使用風防禦保護了自己和獸女,不愧是魔法騎士

在人群變成暴民之前如果沒有說明清楚.珍娜小姐可能就會陷入危險.

我將一邊頭石一邊煽動的男人擊暈拉到旁邊.

是技能的效果嗎,打人之後周圍都沒有察覺到.

僅僅一拳就令他昏了過去,就著樣把他拉到暗巷丟棄.因為時間的關系,很可惜不能拘束他.

>「得到了綁架技能」

>「得到了暗殺技能」

綁架技能可以升到最高等.但是不會用暗殺技能的.應該不會用吧?

在廣場中央穿著神官衣服的女人為珍娜小姐聲援了.是藍領系相當秀麗的中年女子.

「獸人就是魔族,雷克翁神殿是你說得算嗎」

「哼,博愛主義加魯雷翁神殿的神官殿下?如果那麼喜歡獸人,那等石頭丟完之後,後面隨你使用」

哇,真是相當邪惡的性騷擾小子.珍娜小姐沒有臉紅…….

是不明白意義嗎?這時聲音被覆蓋了.

「殺了!!亞人」「「喔喔喔喔喔喔!」」「制裁魔族!!!」

進行爭論的舞台就交給珍娜小姐她們,我這還得驅除害蟲呢

已經兩人了,再將第三人擊暈後把他當作酒瓶滾到暗巷內.我並不後悔把他們當酒瓶滾因為時間不夠阿

「還不明白嗎? 如果就這樣煽動民眾的不安,而變成了暴動! 雷克翁神殿將成為叛亂的主謀!」

「狐假虎威! 別殺死魔族? 你這家伙不才是叛亂者嗎?」

「殺了!!魔族」「「喔喔喔喔喔喔!」」「那個小姑娘也許是魔族偽裝的?!」

已經將害蟲驅除一半了.群集的呼聲也相當減少了.

……還有非常大聲呼喊的家伙啊.好像不是和褐鼠一伙的.

不過,預先記起來.等驅除結束後再來接觸.

「一樣住在東街! 一樣有著不安的感受! 但是,打壓弱者的卑鄙小人我絕不允許!」

「人民聽了嗎! 加魯雷翁神殿說你們是邪惡! 拼了命打算積德的你們是邪惡的!」

「殺了魔族!!」「「喔喔喔喔喔喔!」」「冒牌神官!!」

好,還有2人.

比照辦理擊暈滾到暗巷.

最後是那位在舞台前的烏署,喊得最大聲的那位,最後的行動開始了.

>「得到了陰謀技能」

「請別白費力氣了.無論怎麼樣丟石頭我也會全部擋下來的!」

「你這家伙,打算妨礙神聖的行為嗎? 違背上帝的愚者!」

迪布神官口沫橫飛的叫喊,不過,響應的民眾聲音變得稀稀落落.煽動的聲音也1個1個消失.

我拍了烏署的肩膀.

「該輪到你出場了」

「什 什麼你著家伙! 邦德! 將他擊潰!」

烏署一邊感到吃驚一邊用高姿態命令後方的大個子.

但是回頭卻看不見大個子的身影而感到驚慌失措.

「邦德? 快點回答我是烏署啊!」

「那個大個子好像跟女人跑去鬼混了」

其實是昏倒在暗巷里.

我扭起烏署的手臂,把他帶到舞台上.

「全部,解散.我已經抓到真正的反叛者! 如果有任何不安就來神殿,她會聽取大家的煩惱和焦慮的!」

「你這家伙,打算妨礙神聖的行為嗎? 違背上帝的愚者!」

是哪一位神官說的?

我將烏署從遠處朝他們正中間拋出.

「噢,烏署先生! 你這家伙! 在為神聖行為而提供亞人奴隸的虔誠者做什麼事! 這個叛教者!」

「珍娜小姐,用風魔法讓聲音傳不到奴隸們的耳里」

在烏署站起來的同時珍娜小姐發動魔法,在發出命令之前先行完成了.

「狗,貓,蜥蜴! 擊倒這些家伙!」

烏署因為聲音無法傳達給奴隸們而感到困惑.

姑且,先撿一顆神聖的石頭(笑) 朝那個男人的胸口扔去.啊,因為太痛而昏過去了.

「珍娜小姐,久等了.漂亮的神官小姐也辛苦了.這個人就是罪魁禍首.

「不愧是佐藤先生.輕松就抓到了!」

「是什麼人」

說出相當奇怪的贊美呢珍娜小姐.

「,珍娜小姐如果還有剩余的魔力,你可以使用讓聲音傳向廣場的魔法嗎?」

「是! ■■■■■■■■■■■■■■ 低吟的風」

我將昏倒的烏署,雙手舉起讓大家都能看到.

得設法把加魯雷翁的漂亮女神官當成遮蔽物來影藏身姿才行.

神官小姐請不要動.

「諸位,能看見嗎?這個男人是犯人! 就是這個借給雷克翁神殿奴隸的男人,煽動諸位的不安,用不值錢的石頭,來騙取諸位的金錢!」

>「得到了斷罪技能」

『把錢還來—————————!』

從群眾中有一個格外大的聲音冒出.

像被那個聲音煽動一樣地「還錢來」的呼喊開始了.

「他們還有其他目的! 利用雷克翁的神官來騙取金錢並不是主要目的! 主要目的是煽動諸位讓伯爵叛亂! 他才是惡魔崇拜者!」

騙子技能真好用! orz.

只有騙取金錢是事實.其他兩個是我瞎扯的.

實際上我還不知道這家伙的目的,因此想嘗試看看,他會不會就此動搖.

>「得到了冤罪技能」

到了販賣聖石的地方,聖石相當暢銷賣了100個銀幣4枚.

與亞人奴隸3人的價格不相稱.以行情技能來看,價格是以3人銀幣6枚.

再這樣下去奴隸毫無疑問會死去.

喂? 計算不正確阿.

『是被魔族操控的人嗎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你這家伙,不要在煽動了,可以看一下氣氛嗎.你想再引發暴動嗎.

「這個男人由于反叛未遂先交給領主先生處理.至于雷克翁的迪布神官你真的是被這個男人欺騙嗎?」

神官的游移中.

「是,是被欺騙了阿.並不是惡魔崇拜者! 我,我並不邪惡……貴族先生!

我是被欺騙了的.因此打算為伯爵先生處理反叛的家伙……」

「是是,就是那樣.我們會歸還從人民那徵收的錢.一定妥善處理的」

這當然也是胡扯的.騙子技能真可怕.可以說出流利地言詞出來…….

迪布神官對弟子們下達命令,他們才勉為其難的還錢.

廣場的人們也三五成群的離開了.

事後因為石頭不見了不能退錢,為此還起了些爭執.

庫庫庫.

由于用腳用力踩住現在正動彈不得的烏署,像是惡魔般的聲音開始笑了起來.

發瘋了嗎,還是想出什麼策略?

對暴力世界的人說,真是漏洞百出阿…….

但是與預想不同.原本臉朝下俯臥應該封住行動的烏署用了黑色的毒爪向我襲來.

我毫厘之差閃過了,不過那個毒爪卻撕裂了迪布神官的身體!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