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槍之戰神 終章
1

在死斗結束,蘭斯洛特·杜·拉克逝去之後.

在滿是岩石的顯眼浮島的岸邊,草薙護堂與亞曆山大·加斯科因相向而立.

"看來束縛是解開了吶."

"差不多吧."

心不在焉地回答了阿雷克的提問,護堂思考起來.

這回給這家伙添麻煩了.雖然他是個有諸多問題的人,還微妙地給人脾氣不合的印象,但這次,草薙護堂的行動也存在著問題…….

裝糊塗而不道歉,這種選擇倒也存在.

但是,護堂的臉皮還沒厚到可以做出這種行為.他還是規規矩矩地道了歉.

"這次真是麻煩你了.明明你已經和我說過要慎重行動,不要輕舉妄動,我卻還給你添了麻煩……怎麼說呢,真的很抱歉."

護堂深深低下頭.見狀,黑王子哼地一聲露齒一笑.

是對護堂坦率地道歉感到意外嗎.在露出笑容前,他的露出了像是困惑一般的表情.

他雖然愛擺架子,但說不定是個相當害羞的人.不過——

"不用在意.剛才我說過了,這種程度在預想之內.我也沒有什麼發怒之類的負面感情.只不過再次確認了,你果然是個Campione吶."

說中了護堂不太想被提起的地方.

"和其他魔王結緣的時候,我也遇到過不少類似的事.我已經習慣這種麻煩了.你沒有什麼特別值得道歉的問題."

"這樣啊.不過啊,加斯科因,我覺得我可沒有那些家伙那麼非常識."

刻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護堂開口道.

"無論做什麼事都不分青紅皂白的,不是很粗暴嗎?"

"不.冷靜觀察之後,我發現了能讓你們被分類在同一范疇的理由,所以應該沒有問題.草薙護堂,你也該從理性的角度考慮問題了."

"理性的考慮……你也是同一個范疇里的吧."

不知為何,護堂對眼前這個裝腔作勢的人感到有些厭煩,說道.

這個虛張聲勢起到了效果.阿雷克忍住火氣皺起眉頭.

"等等.我可不能對那個發言放任不管.讓我訂正一下."

"不,加斯科因.的確,其他的Campione經常會不經思考地橫沖直撞.與他們相比,你會周到的策劃好謀略,布置好舞台.或許的確算是風格有些不同——但是,所做之事的結果,和其他幾位橫沖直撞的結果並無多大差異.無論如何,都是和世界和平為敵的."

"你少來了.你才是以偽善的言行為掩飾,做了什麼讓世界大亂的事吧!"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種感覺?

在和阿雷克進行毫無結果的對話的同時,護堂深切地認識到.

隱隱有種互相戳著對方的痛處,談論著對方不願被提起的事的感覺.明明性格完全不同,但兩人都全憑著性子行動——

終斷兩人對話的,是一種巨大咒力運動的感覺.

護堂和阿雷克小心翼翼地轉向同一方向.這個浮島,所見之處都是堅硬的黑岩.島的中央有一個像小丘一般凸起的岩山.正是那個方向.

"亞曆山大,草薙大人,大事不好了!"

在那里的公主·愛麗絲,如字面所說,飛在天上.她利用幽體的優點,輕飄飄地漂浮在空中.她指著岩山說道:

"格尼維亞大人在那里用了讓自身蘇生的術,肉體複原了!"

在接到報告的瞬間,阿雷克化為閃電飛了過去.

護堂則是被愛麗絲的飛行術帶了起來.如此,到達岩山頂端的時候,一把破破爛爛,鏽跡斑斑的鐵劍突刺過來.

刺向阿雷克的劍,正式所謂救世的神刀的殘骸.

握著鏽鋼劍的是一名美少女.那如古董娃娃一般的美貌,濃烈地帶著她死前的影子.

即便如此,不,正因如此,她如同夢囈一般念道:

"主啊——請您看看.格尼維亞眼看就要用盡最後的力氣了.叔叔大人也盡了'不從之神’的本分,戰死沙場.我們已經彈矢用盡,刀劍斷折.因此,除了請求禦身的慈悲之外,我們已別無他法!"

那當然是格尼維亞.

一度死去,化為沙礫的她,好像又使用了讓自己蘇生的魔術.她幼小的身體化作細沙嘩啦嘩啦地落下,就像是臨近崩壞的沙雕一樣.

"求求您了,還是請您降臨到格尼維亞面前.在我的生命結束之前,求求您.至少,只是見到您的禦姿,聽到您的話語也好——!"

用腐朽的神刀支撐,神祖在禱告著.期間,沙子不斷崩落.

格尼維亞漸漸變淡.褪去顏色,化為透明.果然馬上就會消失不見.即便是能延長瀕死病人的生命的蘇生術,也只能有限地為施術者延長一點點的生命.

于是,阿雷克和愛麗絲,護堂三人從後方注視著死去的神祖.

格尼維亞不是要報仇也不是要戰斗,而是選擇希望能與自己至今為止一直找尋的'最後之王’說話作為臨終.因此,她對自己的仇人沒看一眼.

從那份絕望背後可以看得出她那明知是徒勞的卻依然懷抱希望的行為.

"…………"

阿雷克的嘴唇微微地動著,看著護堂不知在嘟噥些什麼.

緊接之後,吹來的強烈的海風.格尼維亞的身體唦地完全崩塌成沙子,乘著風飄散到海與天空的彼方去了.

回收了腐朽神刀的阿雷克,步行著從岩山上往下走.

護堂試著問了問他到底在嘀咕了些什麼.

"沒什麼.就算你抱著那東西哭大概也是白費功夫的所以還是省省吧——只是這麼想罷了,沒有說出口."

"亞曆山大,原來你也會有管住自己嘴巴的時候呢."

對阿雷克的坦白作出贊歎的是與他有著長久來往的愛麗絲.

"真是感動呢.你老是會不看氣氛說出些傷害女孩子心的發言.剛才那樣才算是紳士呢!"

"將我說得像是個感受性有問題的人類的話差不多可以別再說了吧."

阿雷克對公主的贊歎苦起臉說道.

"不過,白費功夫什麼的,說得不是很過分嗎?就算是神明們也是有感情的啊.說不定會被昔日的同伴哭著作出的懇求而引起同情心啊."

護堂出口幫對方維護.

雖然只是稍微的,可還是對格尼維亞感動同情.雖說她確實是個危險的魔女,不過她也有著自己的悲願,為了從前世就一直愛慕著的主人犧牲了自己的所有.這麼認為應該沒錯吧.

"或許是吧.要是'最後之王’也認同格尼維亞是自己同伴的話."

"什麼?"

"埋頭調查亞瑟王聖杯的關聯性的時候,我曾經好幾次發現過'最後之王’的足跡.那個時候我就在想,為什麼那些神祖們卻無法發現呢.雖說我確實認為自己比格尼維亞更擅長解謎就是了."

這時候阿雷克聳了聳肩.

"雖然如此,神祖們有著悠長的時間和魔力,還有著人類所沒有的知識.所以那些家伙的條件應該比較有利才對.然而她們在關于'最後之王’的探索上,被卻我們人類搶先了一步.撒丁島的魔女露庫拉齊亞·佐拉也看出'最後之王’是跨越大陸東西……不,倒不如該說是接近于東方的神,而且也掌握到某種程度的線索了."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聽到了舊識的名字,護堂吃了一驚.

"也有這種假設.'最後之王’並不希望複活.就像是他盡管是在某處沉睡著卻無視神祖們的探索,不讓那些家伙得到線索那樣."

"確實合情合理."

愛麗絲半信半疑地嘀咕說道.對此護堂也有同樣的感想.是不希望複活的'不從之神’嗎.

"實際上,之所以把神刀的遺骸帶來日本這里,也是基于考慮到那個可能性的措施.要是就算地點是對的,可是被找的對方卻不想要出來的話,格尼維亞不就依然是失敗麼."

"地點是對的?什麼意思?"

護堂對阿雷克不以為意的一句話提出了責問.于是,走在前面的阿雷克回過了頭,以像是理所當然的口吻說.

"不管怎麼說,在'最後之王’所沉睡的場所,都必定會有神刀和戰士的傳承出現.就算這個浮島是個誘餌,也難以認為連傳承也是假的.因為那是因'最後之王’而生的吶.若是這樣,自然就會想到在東京灣的某處有真正的浮島了"

說著這些那些話的時候,兩位魔王和公主已經從岩山上下來了.

來迎接的是草薙護堂的同伴們.

"看這樣子,似乎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傷呢,護堂."

"平安比起什麼都好."

最先是艾麗卡爽朗地說道,祐理也邊扶著她的肩膀邊微笑.

"怎麼樣了,萬里谷?難道說,是有哪里受傷了嗎?"

"不,只是稍微有些累了,請不用那麼擔心."

如斯,媛巫女臉上依然掛著微笑說道.因為她自己站不起來 所以護堂感到擔心.

護堂瞄了艾麗卡一眼.金發的少女給人以在說'她真的沒什麼啦’的感覺竊笑著.看來不是逞強,而是真的沒什麼事.

莉莉婭娜對放下了心的護堂略微一笑.

"恭喜你,草薙護堂.這次你終于達成了一直以來的願望了吧."

搞不明白被恭喜的理由.然後銀發的騎士說.

"還沒注意到嗎?這次雖然在各種各樣的方面搞得混亂不堪,不過日本任何地方都沒被破壞啊."

"……啊啊,說起來!"

護堂理解到了.自己一直都希望著能盡量不對世界各地帶來麻煩.以神和Campione為對手戰斗,現場附近都會被破壞得一塌糊塗,甚至造成完全石化的大事故.

正因這次的戰場是在東京灣正中才這麼幸運吧.

可喜可賀——就在如此感到欣幸的時候,護堂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麼.

"怎麼了嗎,草薙大人?"

"啊,不.總覺得我好像忘了些什麼……"

就在對感到疑惑的愛麗絲作出回答的時候.

黃色的光從天空的另一方飛來.那是飛翔術吧.看來是愛麗絲,莉莉婭娜以外的魔女.難道是神祖?

艾麗卡和莉莉婭娜對護堂遞來的目光點了點頭.

黃色的光在轉移到警戒態勢的騎士們前面著陸.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帶著眼鏡的東洋人少女.雖然臉蛋可愛,不過給人印象很老土.

"阿雷克,怎麼搞的居然將那種怪物……?"

少女一開口就以嘮叨的語氣質問黑王子.看來她是阿雷克的朋友.

"什麼事,塞莉婭?"

"別裝傻了.是就在差不多十分鍾之前的事.我和中華街的道士們都感應到了在這個島附近的海底里有巨大的咒力物體在移動.以見鬼之術偵察之後,

發現是只巨大野獸怪物.而且它全身都是黑鋼的……"

聽到塞莉婭這個報告的護堂震驚不已.

"雖然豬的全身都是破破爛爛的損傷,不過卻還在海里游著.而且,一直向著橫濱前進.感覺非常興奮的樣子.這樣下去的話再過二十分鍾左右就會登陸橫濱,將城市破壞了.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你會認為是我做的?"

"除了你之外可沒有其他人能使役那種怪物.這是簡單的道理."

"別胡說八道.除了我之外可還有一個人是那只怪物飼主的候選吧.而且只限定于這一次,他並不是候選而是真真正正的飼主."

阿雷克如此反駁,以帶著諷刺的目光轉向護堂.不對,是除了塞莉婭之外,全部人的目光都轉向護堂那邊.

艾麗卡"嘛,這就是疏忽呢."這麼說著聳了聳肩.

祐理"該,該怎麼辦才好!?"邊說邊愕然.

而莉莉婭娜則是說著"你果然是個一般手段對你行不通的人呢."閉起眼睛.

"嘛,真不愧是草薙大人,感覺將來還真是充滿刺激呢!"

不知為啥就只有愛麗絲一個人以帶著像是說正合我意的感覺作出稱贊.

"依我推測,是這麼一回事吧?"

一副了不起的樣子開始推理起來的人是艾麗卡.

"雖然在和蘭斯洛特卿的決斗里需要用到'豬’,不過在那附近卻沒有能夠成為目標的巨大物體.然後護堂就依靠想起在海邊有些什麼東西,以將那個東西破壞作為名目來召喚出'豬’.然後,開始向著與蘭斯洛特卿相撞的軌道突擊……"

"嘛,我想要是和蘭斯洛特發生正面沖突之後,那家伙應該沒有余力再去什麼地方才對……"

護堂的臉抽搐起來.'豬’和神刀的協力看來是超出預想般堅固.

"那,那護堂同學.目標是在哪里!?"

"橫濱的……海灣大橋1,因為聽到加斯科因去了中華街那邊,所以不由得想起了那里……"

"等等,別隨便搬出我的名字用來當借口!"

"比,比起這個,還是必須的早點和委員會的沙耶宮馨聯絡,作出警告.姑,姑且還是設有手機的天線……可惡,不行嗎.連不上!"

護堂回答了祐理的問題,阿雷克發起牢騷,莉莉婭娜驚慌失措地想從遠海的孤島里打電話到外面.第三個魔女塞莉婭"請封鎖海灣大橋"這麼嘀咕說著,再次以飛翔術飛了出去.

"結果,證實人是不會這麼簡單就改變的呢.只要是牽涉到護堂的話,那里就會發出不得了的事情呢."

沒有和周圍的騷動同調的艾麗卡感慨地這麼說道.

而且,還有另外一個我行我素的人物.那就是公主·愛麗絲.

"順帶一說,這次亞曆山大的不幸氣場少見地沒有發動呢."

"什麼叫不幸的氣場?"

"在他熱衷地策劃好計劃的時候,輕易地就因陷入和女性的糾紛里而遇上挫折.無法理解那位女性的感情啦,迷茫啦,無私的愛啦之類的,所以沒辦法之下只好即興地改變計劃,可是這次卻沒有變成那樣呢……覺得稍微有些沒意思."

黑王子阿雷克對艾麗卡和愛麗絲的對話砸了咂舌,護堂卻不以為意.

總之,關于神祖格尼維亞和軍神蘭斯洛特的冒險,總算是要迎來終結了.

1橫濱海灣大橋(日語:橫浜ベイブリッジ,英語:Yokohama Bay Bridge)是位于日本神奈川縣橫濱市,長860m(中央支間長460m)的斜張橋.設計上參考了名港西大橋的方案.名稱模仿舊金山的海灣大橋.速度限制為80kmh(上層部).連接中區與鶴見區,上層部是首都高速道路灣岸線,下層部是國道357號.大黑頭側的橋腳道路下設有展望台與游步道"Sky Walk(スカイウォーク)"(收費),可以觀看到大型客船通過時的迫力與風景.此橋是港灣物流輸送的重要路線.建設的目的是要消解高度經濟成長期時惡化的橫濱市街地交通.

2

'後弟橘比賣,懷抱太刀而入海.其太刀流往非存海與陸地處,與浮島與共.’

縱然天之逆鉾是個誘餌,但要是這個傳承卻是真的話——.

格尼維亞垂死的心里意識模糊地如此想著.她的身體化成了沙子崩塌,乘著風分散在東京灣上.

生命已經到盡頭了.就這樣消失,為下次的轉生作准備.

但是,還是有著些許緩期時間.格尼維亞邊飄散在地上邊模糊地想著'最後之王’的事.經曆前世和現世,兩代都一直追尋的主人,至今還是沒能找到.居然是悲哀地結束嗎.

就在內心充滿著悲歎的時候,靈視到來了.

由于是在瀕死的時候,因而靈感澄清到最大的限度了吧.

看到了.主人沉睡著的,既沒有陸地也沒有海洋的地方.確實是看到那個位置了.

"嗚呼……原來是在那里呢!主人喲,世間最後顯現之王喲!昔日被稱作artos的亞瑟之父喲!"

格尼維亞的呼喚聲應該已經傳達到了.

傳到真正的浮島,她所一直追尋的英雄處.被他以作為他分身的神刀榨取了生命的地母神,會脫變成為神祖.或者說,格尼維亞她們神祖是他昔日的'妹妹’或說是'女兒’的存在.

這份羈絆必定會將呼喚傳達過去.然而,沒有回應.

被無視了——.新的絕望侵蝕著格尼維亞的心.但是,這份絕望成為了黑暗的沖動,給予了將死的魔女王最後的力量.

縱然被無視,即使不被期望.也無論如何都要令主人蘇醒過來!

"吾母之分身,為神聖命之泉的聖杯喲.今後之事將托付于你.喚醒沉眠的主人,必定讓其實現再臨!"

神祖即使死去了,總有一天也會轉生.但是,直到再次轉生為止需要數百年時間.

格尼維亞的來世是個遙遠的前方.但是,作為代替的——.將自己滿溢的思念托付于魔導聖杯,通過祈願讓其雌伏于作為根據地的布列塔尼.

在那個容器里,幸虧還充滿著在不久之前所吸取的女神靈氣.

若經過數百年之後,靈氣就會脫變成為新的神祖而轉生吧.但是,地上已經有七名弑神者了.要與打倒他們,並且令複活的意欲淡薄的主人再次降臨,神祖的力量太過于不足了.

"因此聖杯喲,托付于你了.……啊啊,你從昔日成為新的女王."

格尼維亞以僅僅殘存下來的一點點咒力使用出召喚術.

顯現而出的,是黃金與鐵合金而成的圓盤.會讓人聯想到'劍’的形狀的刻印銘刻于表面上.數量是兩……不,是三個.召喚出來之後,數量馬上就增加了一個.

"叔叔……蘭斯洛特·杜·拉克的鋼也被儲積在上面呢.這就對了,不是成為草薙大人的權能,而是作為再臨的'最後之王’之箭矢……請你去吧."

聽取了格尼維亞的命令,圓盤向著天空的彼方飛去.

這樣就結束了.魔女王的意識漸漸地淡薄,消失.

"主人喲……最後之王喲……格尼維亞對禦身——"

臨終的話語還沒說完就中斷了.

格尼維亞消失之後不久.

在她作為據點的布列塔尼森林里,有兩個物品顯現.

一個是黃金與鐵的圓盤.另一個是黃金之瓶——被稱為聖杯的容器.

在昔日森林之主與其守護騎士對話的湖畔旁.那兩個神具顯現之後,經過了片刻的時間.

慢慢地,聖杯的形態發生了變化.至今為止都是個黃金構造的瓶子.可現在卻漸漸地產生變化,得到了如人類般的柔軟肌膚,變化成人類的姿態.

"嗯,喚醒于那個地方沉睡的倦惰英雄……就是妾身的使命——"

以人類來說,她的年齡看上去大概十二,三歲左右.是個幼女的姿態.

她的短發是如融入月亮般的銀色,瞳孔是如同凝縮了黑暗般的漆黑.其精致的美貌即使顯得幼稚但卻神聖,而且,洋溢著女王的威嚴.在她一絲不掛的裸體上,也充滿著人類的幼女所不可能具有的力量.

"盡管妾身有著這份使命,那麼,該當如何呢.除了那個男人之外,在妾身的心中——好像也有著應當要打倒的男人.

她微微地歪曲了嘴唇露出了微笑.

只要閉上眼睛,就能看到鮮明地銘刻在眼皮底下的宿敵面容.黑發黑目的少年.不過,他絕對不會是個普通的人.

他應該具有必能讓她感到熱血沸騰的能力.她毫無理由地如此確信.

"算了.對妾身來說還需要休息.不久之後妾身就會起程,向天與地展示女王的威猛與勇敢.如今就讓這副新生的身體好好休息一下……"

從聖杯而生的少女邊嘟噥說著邊沉入湖水里.

為了洗潔身軀,與湖水嬉戲——.

然後,再次轉到房總.

在兩次都成為激斗舞台的海洋的遙遠上方.比云層都要高的場所.比起大氣層還要高遠.天界——並非,是人類稱為衛星軌道的地方.

在那里漂浮著一座小島.

在地面上看來是常年靜止——位于所謂的靜止軌道上.人類不知其存在.即使是知道,也只會認為是衛星軌道上的浮游物.

在這塊狹窄之地的中心,紮著一柄鐵劍.

是把刀刃長度大約100公分的剛劍.有著雙刃的厚重刀身是與劈刀相似的構造.可是,腐朽的殘破不堪,布滿了鐵鏽.

救世之神刀——.

其為殲滅魔王之英雄的佩刀,最強之《鋼》.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