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槍之戰神 序章
網譯版 翻譯 奏者@

以人類的曆史來說,那是差不多五世紀末的時候.

人類的信仰心還是淳樸的時代.人類與'不從之神’的關系比起現今時代還要稍微緊密一些.

那個時候的他,還是個在世間隨意流浪的'不從之神’.

以鎧甲包裹著全身上下,手持長槍,驅策著白色的神馬.有時候是作為非人的白騎士身處地面,有時候化作閃電驅翔于天空.

聰明的人只是看到那個雄姿就知道他的軍神身份,對其大大地敬畏.

降臨于人前的時候,也會適當地報上'槍之神’的名稱.這樣的他之所以會來到不列顛島的理由,只是因為心血來潮.因為聽說了與他相同的'不從之神’的老朋友在這個地方.因而回想起舊緣,不知不覺地就造訪而來了.

"前一段時間,遇到過相當有趣的《鋼》."

老朋友邊微笑著邊對他談道.

"《鋼》……吾之同族麼?"

"嗯.是為殲滅弑神的魔王而生的英雄大人.最近出現好些魔王,世間接近終結之時應為救濟世界而降臨——"

"喔.因而為世間最後顯現的戰士."

"在前不久,這個島上暴動的弑神者也被其漂亮地斬殺了."

聽說她流浪到這塊土地(以後被稱為威爾士)是在數十年前.

在那之後,作為散布生命的恩惠以及死亡的威脅的'不從之神’被人們所畏懼著.大概是應該稱為'白之女神’吧.

"那他的名字是?"

"不知道.妾身也問過了,不過他也只是閉口不語."

"嗯,他也是並不想要泄露名字啊."

"似乎就是那樣呢.這塊土地的人們將他稱為'勇者’開始將他作為島的守護神而崇拜."

自稱為'槍之神’的他.被人們稱為'白之女神’的她.

兩者從很早之前就是被歐洲本土的人們所崇拜的神格.

至高無上的兩柱神王,'戰斗之王’與'智慧女王’.勇猛果敢的民族就是如此信奉于他與她的.

但是,過于放縱無道的民族無可避免地會盛衰枯榮.

這些民眾也並無例外地失去了國家,就連民族的基本形態都不複見了.他們的血與文化進而被他國所吸收,遲早會失去自古以來的形態.

若文化產生變化,神話也會變化.

有時候發生的變化會使得就連神的名字都會改變為不同的東西.

"身為吾的古老伙伴之女神喔.這樣的話吾早晚也會得到新的名稱吧.呵呵呵,遭遇到這樣的苦難,看來戰亂之世也並非那麼如意啊."

"聽你的口氣好像覺得很愉快呢."

聽到從頭盔里泄漏出的笑聲,古老的地母神安靜地微笑起來.

在這之後過數十年,她會為創造聖杯而失去不死的生命,作為英雄的婢女而轉生.是獲得新的名稱之前的死亡.因此其轉生體效仿'白之女神’的異名,自稱為格尼維亞…….

"唔.反正吾是在沿著一趟沒有目的地的旅途行走中.就拜訪一下那位英雄殿下以作消磨時間吧.所在之處能夠告知嗎?"

對回答道過禮之後,他就辭別自己的老朋友而去了.

跨坐神馬向著天空驅馳,急速向傳說的英雄的所在之處而去.

殲滅魔王的英雄所沉睡的地方,是位于巍峨的高山之巔.

本來,他就是駕馭天翔神馬的騎手.讓伙伴如閃電般飛翔,輕而易舉地就到達了山頂.

在途中,他看到想盡辦法想要登山的人類的身影.

是一幫大不列顛人.這些人的目的地也是山頂.但是,他們是拼命的.為了應當在那里的'勇者’,獻上崇敬的祈禱.

一柄鐵劍突刺在山頂之上.

是把剛劍.兩面的刀刃是非常長,寬廣,而且是厚重的構造.

但是,比起形狀來說更為注目的是寄宿于刀刃上的光輝.從剛劍是發放出的是有如恒星般的白金色光芒.

"真是何等漪麗……"

確實是神刀.確實是靈劍.他發出了贊歎.

無論在美麗和威力上都沒有能夠勝過這把劍的刀劍存在吧.

他也是宛如白色隕石一樣而生的劍,屠殺龍蛇的劍神.白金的神刀是何等驚人之物,他一眼就能領會到了.

"請見諒.聽聞殲滅魔王之軍神所在于此地,冒昧前來拜訪.對于打擾了您的睡眠的無禮之處,吾深深表示歉意.但,吾想要與獨當一面的英傑相互交談,並結交友誼.敬請禦身顯現."

白金的神刀並不只是武具,還是神的現身.

殲滅魔王的戰士是化身為刀以作歇息,為下次的戰斗而作准備吧.同樣作為《鋼》的直覺如此告知.

為促使對方覺醒,他緩緩將手伸向神刀.緊接著的一瞬間,散發出了火花.

"!"

火花化作電擊侵襲他的手,阻擋了他無禮的接觸.

"呼呼……不會輕易就覺醒嗎.看來您是個相當倦怠之人,很難相處的男人啊."

反而,被對方那種冷淡所吸引的他露出了微笑.

他——在將來,以被稱為蘭斯洛特·杜·拉克的'槍之神’的名字與殲滅魔王的戰士相會,是稍後不久的事.那就是在新的弑神者登陸不列顛島,盡情地暴虐之時.

從那之後數十年,身為伙伴的地母神與蘭斯洛特協助于'魔王殲滅者’而戰.

地母神會這麼做的理由並不清楚.雖然這說不定是因為情愛的緣故,不過並沒有做過特意地去確認對方理由這種不識風趣的事.

而蘭斯洛特的理由卻很單純.只不過是為了尋求激烈的殊死戰斗.

這樣就能充分地滿足這份欲求.不過,'魔王殲滅者’直到最後都沒表露過自己的名字和出身.

當時覺得那個男人是與自己同樣的,也是個遺失了名字的神吧.

再次回憶起往昔的時候,突然會這麼想.

——吾等稱呼為'最後之王’的最強之《鋼》.那個男人大概是已經厭倦了戰斗吧.

他遠離所有會將自己引入戰場之中的東西.

對,所有.

他必須要消滅的弑神之人.迫使著他進行戰斗的宿命之星.

要問原因為何?那個男人平時都是毫無興致地戰斗.如同鐵鏽般的憂郁之影,使其秀麗的美貌變得漸感暗淡.

而且在偶然之時,在他凝視著戰友的瞳孔里也能感受到同樣因憂慮而動搖不定的感覺.

或者說,那個男人所厭倦了的並不僅僅只是敵人——.

不過,蘭斯洛特·杜·拉克從古至今都是位剛毅的武人,是只知道要一直前進的最源流之《鋼》.

因而由始至終都不會為如今已再無確認的辦法而苦惱.

于此時,他只是默然地搖了搖頭,中斷了無用的回憶.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