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女神再臨 第一章 神槍的傷痕
1

位于法國的布列塔尼地區是個和英國有著不淺的因緣的地方。

這是一塊古時不列顛原住民的凱爾特人因遭受盎格魯·撒克遜人的侵略而被搶奪走了的居住地。到了五世紀左右的時候,居住在康沃爾的部分凱爾特人經由渡海移居到法國最西部的半島上居住。

他們被大陸上的人們稱作‘布列塔尼人’,因此成為了布列塔尼半島的語源。

而且最正統的神祖的據點也是隱藏于這個地方。

魔女王格尼維亞。

外貌是個有著仿佛古董洋娃娃般精致美貌的十多歲左右的少女。包裹著其纖細的肢體的是有著喪服般感覺的黑色禮服。

在這位于被魔術結界所守護著的布列塔尼深處的森林里。

某處有個小湖,茂盛地生長在水邊的樹木為湖畔增添了綠意。

格尼維亞昂然地站立于湖旁,她那與寶玉相似的天藍色瞳孔凝視著湖之水面。

“叔叔……格尼維亞已經確信了。”

那里映照出一個身穿白色鎧甲的騎士。但他並非身處水中。

他只是湖水這個屏幕所影像出來的二次元存在。

“果然,我們的主‘最後之王’沉睡于日本——東方的盡頭,只有這個可能了。”

(——喔,這個說法的根據是?)

水面上的騎士以一般人聽不見的‘聲音’給予了回應。

其名為蘭斯洛特·杜·拉克。也被稱作湖之騎士。

是作為有著天地極位的魔女之守護者,庇護著神祖的軍神。

“是同胞安謝拉所遺留下來的情報。那個國家隱藏有集結起來的‘古老’一族。以英雄神須佐之男為首,跟隨著其移居至幽界的異能者們鎮壓著‘不從之《鋼》’。

格尼維亞詳細地說明著。

“就連齊天大聖都被利用起來的龍蛇封印大咒法……自從得知那個的存在後開始就有所懷疑了。因為若不是為了隱藏起重要的某種事物也沒必要進行那麼大的工程。”

(這麼說來,那是前段時間你所造訪過的地方)

蘭斯洛特的‘聲音’低沉地回答。

他並非一般的‘不從之神’。作為為了守護魔女王的從屬,只不過是維持于地上的‘神之影’。

“嗯。也或許是因為被封印的齊天大聖正是‘最後之王’——為了弄清楚那是否為我們所期望著的主人,就嘗試使了一些計策。”

(不過,那個猿王是與主人相差甚遠的神格)

“是的,關于這方面,反而比不上那些古老的家伙所知道的。于是格尼維亞就暫留于那個島上試著探索了一下。根據已經亡故的安謝拉自九法塚家得來的情報作為線索。”

傳承遵守著古老的意志的日本咒術總帥的‘四家’。他們都被分配至直轄的日本各地的神社和寺院里,擔任著像是日光西天宮那里那樣的重要職務。

“可是就只有一個地方,發現了擔任著不明任務的神社,就嘗試著去造訪一下。”

(唔。既然作用不明就可認為是‘被什麼人有意圖地隱瞞住了’吧)

“正是如此,幸運的是格尼維亞成功得到了靈視。正是那個神社,沉睡著有關于我們之主的消息的秘密。如果能夠解開這個迷,這個世界最後顯現的王將會再次降臨……!”

格尼維亞神情恍惚地說道。

她成功轉世之後已經過了好幾十年了吧?在這段時間里她一直都追尋傳說的英雄王。

“在還是身為女神時候的格尼維亞的記憶里不知是否有解開謎團的關鍵……。不過,完成了轉世之後的神祖將會失去前世的記憶。就連在以前侍奉主人的叔叔也不知道主人的下落——不,是不想去知道。”

所以,解開秘密的鑰匙遺失了。

對于感歎的格尼維亞,白色騎士突然插口。

(啊啊,奔馳與原野上揮舞起長槍,珍愛女性,守衛這些事才是吾的本願。除這以外的只不過是些瑣事,只是別人的事情。這都是會導致吾變得遲鈍,懦弱的原因。”

一直都沒有一絲的躊躇和猶豫。

全速疾馳,揮劍如雷。這正是軍神蘭斯洛特的特性。

(與其並肩作戰的男人,若于何處戰場上戰死,只要將劍舉起,詠唱吊唁之歌,哀悼他的死亡,這樣不是就十分足夠了嗎)

無論如何始終都是武人之軀,只能生活在戰場上。

以此作為自身規則的軍神以淡泊的語氣嘀咕道。

(抱歉,如果吾並非這樣的人的話,謎團就能夠更早一點解開了。)

“不,叔叔是除了那位最強之《鋼》之外最重要的。不必在意,比起這個來說,不如將目光投向遠方吧。”

格尼維亞以真摯的目光盯視著映像于水面上的騎士神。

交叉雙臂懇切地請求,訴說道。

“萬事拜托了,叔叔。並非我的影子,而是我的守護神‘不從之蘭斯洛特’,懇請您顯現。”

(——這麼做的話已經無法再回頭了吧?)

“現今對于主人沉睡著的地方已經有了個大致上的目標了,不去賭一把勝負可不行吧。因為不能再重蹈六年前輸給亞曆山大·加斯科因的覆轍了。”

以前格尼維亞是以不同于這地方的森林作為據點的。

妖精境——與人類們稱為幽界或者幽世,神明們稱呼為‘生與不死的境界’的世界相連著的妖精森林。

發現了這個聖域,進而成功入侵的黑王子的冒險故事。

這對格尼維亞來說是痛苦的敗北記憶——。

“因為中了黑王子殿下的策略的緣故,我們的魔導聖杯所儲蓄起來的大地咒力……丟失了一大半。為了奉獻于主人,費盡心力集結起來的大地母神的生命!”

格尼維亞以前曾說過自己可以將魔導聖杯交給阿雷克。

但是她並非真的打算要那麼做。她才是聖杯的正統繼承者。就算暫時將其放手出去,只要以思念就能將其呼喚回來。

看穿了這一點,想要強行奪走的阿雷克真是可恨。

“那個時候如果叔叔能夠發揮出完全的力量的話,就能讓那個黑王子殿下自討苦吃了,也能堅守好聖杯了吧。”

(吾身上有著維系著你的守護者咒法……如果能將那個打破的話。)

神為了庇護著特定的人物而來到地上的事可是前所未聞。

而將其成為可能的原因是因為多虧了某女神在蘭斯洛特身上施加了咒法。那便是格尼維亞的前世——在古時協助于‘最後之王’共同創造出聖杯的大地母神。

不過也加諸上了個毫無道理的枷鎖。蘭斯洛特本來是在神祖面臨危機的時候,身體只能于地上顯現很短時間。

(吾要是作為‘不從之神’,任憑性情發狂地暴走,甚至忘掉了守護的使命而瘋狂戰斗的話也不是沒可能……真的可以冒這個危險?)

“嗯,那個島國上的草薙護堂大人是個讓羅濠教主也刮目相看的人,也拉攏到隔著海洋的彼方的約翰·普路托·史密斯大人。如果我們引發出什麼事件的話,那方必定會有誰出來妨礙,這已經是件必然的事了。”

六年前,格尼維亞並沒能理解何謂弑神者。

現在的格尼維亞已經理解到了。魔王Campione只是稍微接近就會點燃起戰斗的火種。即使將事情暗地里偷偷進行,也會被看穿。

魔王會如同光芒吸引飛蛾一樣看穿出作為其宿敵的神。

真是多麼的豈有此理。他們是曾經將神殺掉的人,挑戰超越人類的神,愚者的私生子。

只能設想好對付最沒有可能性的事件發生的可能性。

(若是如此的話,女孩啊,磨亮主人遺留下來的神刀,使其成為吾之神具!)

“叔叔……那個……要令救世的神刀蘇醒,必將得到撕裂天地,使星辰墜落的鋼。您是這麼認為的?”

對于蘭斯洛特的提議,格尼維亞突然抬起了頭。

(——是的。雖然吾並沒有預知的神力,不過卻清楚地聞到了不久將來將會迫近的斗爭氣味。為此吾需要一件新武器之類的、這種程度也是必然!)

白騎士的臉被頭盔的面罩遮住了無法看清楚。不過格尼維亞已經確信了。

軍神蘭斯洛特的確現在正在笑著。為了斗爭的預感而感到歡喜。

“嗯……嗯!格尼維亞就喜悅地為叔叔將劍擦亮吧!受我恩寵的土地精靈啊!將魔女王的寶物呈上吧!”

格尼維亞的手向地面揮動,地面就分裂而開了。

兩件物品從地面上破土而出。

其中一個是有著小孩子身高左右的黃金制的大瓶。另一個是非常長的雙刃劍,不過破爛得快要腐朽,滿是鐵鏽。

雖然兩件物品都是從地下出來的,不過沒有一件染上土汙。

這個大瓶正是被稱為‘魔導聖杯’的神具。

而另一件正是作為‘最後之王’佩刀的鋼。可以說這些是他的遺物,分身。自從那個英雄從地面上消失了之後,他的愛劍也失去了光芒,以腐朽的姿態被遺留于地上。

2

然後,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在保加利亞西南部延伸的色雷斯平原。

可以看得到一部分的都市的近郊,充滿了美麗原野的土地。眺望雄偉的巴爾干山脈山腳下的原野,所見的始終都是遼闊的原野和田地。

格尼維亞以飛翔之術降下于這片土地上。在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平原的一偶所挖出的洞穴中填埋著主人已經腐朽的佩刀。

“王之鋼啊,請從長久的沉睡之中蘇醒過來吧!”

為了進行中的工作,格尼維亞詠唱起言靈的歌。

被埋入土的劍……為了喚醒亞瑟王傳說中被稱為Excalibur的鋼。

“比黃金還要光輝耀眼,比白銀還要澄清無暇,那就是你。從燃燒成灰的龍之骸骨上誕生的滅龍之鋼。那就是你!”

昔日是發散出白色的光輝的寬長之劍。

刀身實際上是接近100公分的長度。雙刃的刀身非常粗厚,構造與柴刀相似。不過現在已經破爛腐朽得再也見不到光輝,只有滿滿的鐵鏽。

這把神刀與大地有著深厚的因緣,故此埋沒于地底之中。聚集起大地的精髓灌入了刀身里面,為了將失去了的力量取回來。

“星辰與日月都將在你的面前失去光輝!所有的財寶在你的面前都失去價值!所以,請你蘇醒過來吧!請讓身為你的侍女的少女再一次見到光芒吧!”

為了讓神刀複活而選擇這個地點也是有理由的。

揮舞蘇醒的鋼的不從之蘭斯洛特。在與他有著某種羈絆的大地上讓其蘇醒過來,是為了容易地制造出靈魂之間的聯系。

“救世之神刀啊,作為鋼中之鋼者啊,魔女之王懇請禦身複活!”

詠唱完歌的格尼維亞舉起了手。

于是閃電落在了填埋了古之劍的地方,接下來的一瞬間,那里有把白金色的短刀突刺而出。

刀刃的長度為50公分左右。那是把將長度縮短並腐朽了的神刀經過脫胎換骨之後而出現的姿態。

格尼維亞呼地吐出一口安心了的吐息。

“請過來看一下,叔叔。格尼維亞終于完成了!”

“完成了……這是不能夠置若罔聞的話語啊。同時,也不是看到之後就能輕易放置不管的銳利之刃,那東西!”

作出回應的是意料之外的闖入者。

格尼維亞注意到聲音的主人之後滿臉愕然。

“禦身親自光臨來此地……敬請讓格尼維亞作出問候。”

她捏起了貴婦人感覺般的黑色禮服的下擺,垂下了頭。

邊將自己的驚愕壓抑住邊打了個優雅的問候。格尼維亞表面上裝得體面,可是內心卻正被焦躁侵蝕著。萬萬沒想到這個女神回來到這里!

雖然是有著幼女般的身姿,不過從她纖細的身體上充滿了太母神的威嚴。作為大地之母並作為暗之女王,並且還作為天空的賢神的三位一體的女神。

其名為雅典娜。

是近些時日之前作為‘不從之神’顯現的希臘神話中的女神。

得到了秘寶戈爾貢之石之後,連古老地母神的神性也一並取回來了。貌似在數個月之前與日本的草薙護堂戰斗過……。

“在這數日時間里,感應到了不尋常的靈氣滿溢于色雷斯的故地。”

雅典娜用風的呼哨聲相似的聲音低聲說道。

她的頭發就像是融入了月亮中的銀色,是個無比可愛的10多歲美少女。身上所穿的是古時希臘風格的簡樸衣裝。

不會有人畜無害的少女和思想愚蠢的人會與她相對著吧。身上沒有帶著要隱藏著身姿的力量波動。

“對于會有什麼凶事的預兆感到可疑而特意造訪……。沒想到,居然是那個男人的婢女正擦拭著那個忌諱的鋼!”

女神年幼瞳孔里的憤怒就像火焰一樣晃動著。

“知道羞恥吧,昔日的同胞啊。我們太母的後裔和屠殺龍蛇的鋼,是從昔日神話時代開始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敵。雖然是如此,卻還是讓那樣的刀刃將手染上汙穢,至此自甘墮落嗎!”

“唯恐相告,女神雅典娜啊,禦身完全搞錯了。從昔日神話時代起,我們大地的女兒們就有侍奉于《鋼》的英雄們的命運。也會有龍蛇將獠牙轉向那一方的時候吧。不過,那也只不過是一時之夢。”

與真正的女神相比的話,魔女王也只不過是個小角色罷了。

不過格尼維亞卻還是昂首挺胸地向雅典娜訴說道。

“我們是侍奉于勇士的‘英雄的侍從’,即使是女神雅典娜也有著作為其愛女為希臘神話的大神宙斯侍奉的神話。若禦身認為這說法有錯誤的話請盡管指出。”

“——喔,還真是相當牙尖嘴利呢。”

雅典娜眯細了眼睛毫不客氣地眺望著格尼維亞。

“那個男人的婢女始終都是些忠義之士。無論是怎樣的時代都是值得敬佩的事情呢!”

神祖對她所作出的反駁,好像反而讓她的氣憤漸漸地淡薄了。

雅典娜在希臘神話里也身為戰女神。她是對于賭上性命戰斗的人會不惜作出贊賞的性格嗎。

格尼維亞恭敬地低著頭作出回答。

對于那個看起來動作幼稚的姿態,女神作出高姿態地點了點頭。

“好吧魔女啊,關于這個就先不予理會。不過,就像剛才所說過的,妾身所看到的那發出奪目光輝的……那個鋼是什麼呢?”

雅典娜的視線投向突刺出大地之上的白刃。

“身為智慧之女神的妾身可是認識那個鋼呢。是那個男人的分身‘救世之神刀’,其遺骸所誕生之刃麼?”

真了不起——格尼維亞對于雅典娜的慧眼感到贊歎。

一眼就能看穿新生神刀的出身。

“灌注入新的生命……雖然不認為能夠長期使用,不過卻能夠很好地再次發揮作用。但是,這個遺骸對于你們來說也是唯一的王牌了……既然你們不會有所憐惜地使用……”

格尼維亞看到了雅典娜的雙眼化作成為了蛇之眼。

“被發現了嗎。”

被雅典娜那表里如一的蛇之女神的邪眼盯視著——

格尼維亞的身體紋絲不動。被超絕的女神握住了生殺的權利,身體因恐懼而硬直。

“已經發現了,那個男的?找到了地上將近終結之時顯現的救世之王所沉睡著的墓地了麼?在哪里?那個家伙到底長眠于哪?”

“東……東方的盡頭、日本……”

格尼維亞邊氣喘般渴求著空氣邊低聲說道。

女神終于展現出真正的威嚴。

對此,自己果然還是無法作出反抗,格尼維亞打從心底感到恐懼,只顧一心一意地祈禱著。

快點來救我,叔叔!蘭斯洛特·杜·拉克!

“那個島嗎?前段時間曾造訪而歸,絲毫沒感覺得出那家伙的氣息……。被非常巧妙地掩蓋住啊。”

被眼睛化作蛇眼的雅典娜在耳邊輕聲嘀咕。

嗚呼,就像凍結的寒風之聲。單單只是聽到就讓身體顫抖,氣力被完全奪去了。

“話說是不是知道了呢,婢女啊?”

格尼維亞感到不寒而栗。

感覺到了雅典娜那莊嚴的聲音參透出殺氣。

“作為妾身宿敵的那個弑神者也在那個島上。那個男人——有著將所有的魔王全部埋葬的宿命的英雄蘇醒之時,最先會被盯上的,果然還是身邊不遠之處的草薙護堂,這點看來是必然的了。不過,妾身可也有著將那個小鬼打倒的宿願……”

雅典娜那稚嫩的臉孔沒有類似的妖氣和色氣寄宿。

她以嬌媚的視線盯視著格尼維亞,想著解決的方法!

“妾身一直等待著草薙護堂作為戰士成熟起來,在這之前若讓那個男人蘇醒過來的話可會相當不適宜。若是如此的話,就在此將你埋葬,摘下這個萌芽……”

蛇之眼寄宿著黃金色的光芒。

已經沒有一瞬的猶豫了!所以,快一點!

“抱歉了,蛇之女神啊。”

轟!雷聲和道歉同時從天空中降下。

“那個女孩是吾之愛子。不能讓她被殺掉。”

天空中突然滿布烏云,落下了白色的閃電——不。

纏繞著白色的閃電,騎坐在白馬上,身穿清一色的白色鎧甲的騎士,蘭斯洛特·杜·拉克!他將手上的逆棘狀的槍投了出去。

這個攻擊再次化作了閃電,襲向雅典娜。

“咕……!?閃電和騎馬——最原始的《鋼》嗎!?”

雅典娜一瞬之間馬上遠離了格尼維亞,向後方跳躍。

避開了從天空而降的襲擊,可是,長槍在刺入大地之前的一瞬間馬上九十度——變成了直角的方向前進。並追擊逃跑的雅典娜更往前飛去。

“咕——!”

閃電之槍深刺入左肩,女神的臉容因痛苦而扭曲。

“您乃身為智慧之女神,以其聖之目也看不清吾之名嗎……。基于禮貌吾就道上姓名吧。吾之名為蘭斯洛特·杜·拉克。人稱湖之騎士。”

帶領著雷鳴與白馬,軍神降下地面上告知道。

3

“叔叔!格尼維亞是信任著叔叔的!”

蘭斯洛特只是點了點頭回應著這情緒高漲的道謝聲。

他將視線轉向雅典娜,突然開口說。

“對于手上連劍都沒有的您以槍相向所作出的無禮行為誠心作出道歉。不過這也是為了保護吾之愛子才會作出的舉動。懇請無論如何給予寬恕。”

“呼——。就算沒有得到寬恕,槍也還是會襲來的。”

身負重傷的雅典娜還是露出了微笑。

“一時遺忘了,稱為霧與雷鳴的《鋼》之威名,傳聞中所說成為那個男人家臣的,就是你了吧!”

雅典娜是智慧與戰斗的女神,並且也身為大地與黑暗與天空的女神。

但是,由于她身為斗神那方面的性質比重是特別大的嗎?受了傷的雅典娜呈現出了異樣的美麗,渾身充滿霸氣。就算是沐浴鮮血也能如濃妝般華美。

蘭斯洛特想要“沒事”地稱贊道。

“不用擔心。若被槍挑戰,妾身也會以力量回應。倒不如說不知道戰場上的禮儀的小女孩才正是失禮。因為雅典娜可是死與斗爭的天賜之子!”

突然之間雅典娜的身體長高了。從幼女的姿態轉變成了17、8歲左右的少女。迎來成熟之後馬上就成為了有著活潑的美麗和躍動感的美少女。外貌和實力,一口氣成長起來。

肩膀所受的傷痊愈了,傷口恢複,流血也停止了。

右腕上顯現而出的是死神的工具般的長柄鐮刀。其刀刃為漆黑色。黑暗與大地——正是適合于統治地底的冥界的女王的武器。

“那麼,盡管放馬過來吧,蘭斯洛特·杜·拉克!”

“不勝感激。吾對您的勇氣至上最大的敬意。”

蘭斯洛特從馬上恭敬地訴說道。

盡管身高長高了,卻還是正適合地能仰視著他的雅典娜——勇敢無畏地笑了。

“……不過軍神啊。妾身可是知道的。你現在絕對不是完全之身吧?”

“喔。果然聰明啊。”

開始著手進行Excalibur的再生,廢棄掉守護者的咒法是在半個月之前。

不過,蘭斯洛特至今為止都還沒完成自己完全意義上的複活。

“由妾身的睿智所得知。並非‘正統的神’也並非‘不從之神’長期身處于半吊子般的狀態,你的身體至今還是沒能適應現世。總之,一天之間有大半時間都是精神迷糊地度過的吧?”

對于女神的問題,蘭斯洛特緩緩地點了點頭。

“承言。吾為了給倦怠的吾身注入活力,每日都跳入雷云之中,受閃電擊打。不如此做到話會感到肉體跟地上的關聯分隔開。多虧了您,總算不用再隨心所欲地徘徊游蕩了。”

盡管將自身的弱點坦白相告,可是騎士依然處之泰然。

“不過,嘛,無需有所擔憂。吾說過將會至上最大的敬意了,故此,將與您交戰到底,盡管進行至生死勝敗的程度!”

于死斗前,完全,坦然無畏。

如同目送隨波逐流而去的浮草的風流人般說道。

“吾將會使出全速全力,將雅典娜打倒。請諒解吾幾千日夜的長久戰斗之所求。此乃蘭斯洛特之作風。化作狂亂吹刮之風,成為驅速疾馳之閃電,一口氣將敵人粉碎。此正乃吾之禮法。”

“哈——!說得好。若是如此的話,妾身也以全力回應吧!”

雅典娜大大地起身跳躍。

那是身為兩腳步行生物所不可能做到的大跳躍。只不過是一個跳躍就拉近了和騎乘白馬的蘭斯洛特將近100米的距離。就如同有著羽翼的白鳥般優美的飛翔。

“大地啊,知曉吾之決意!黑暗啊,理解妾身高昂之情!作為太母之裔的女神雅典娜將于此裁決作為仇敵的鋼之從者!”

可愛的聲音正高聲呼喊起言靈。

轟轟轟轟轟——。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大地正轟鳴作響。

是地震。而且天空開始陰沉下來,不對,那是黑暗正在擴展而開。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直至剛才還是大白天的色雷斯那廣闊的原野已經被黑暗的帳幕所包圍。

“吾之主啊……以此手冒犯取下禦身之骸,懇請給予寬恕。”

對此,蘭斯洛特靜靜地嘀咕說道。他在搖晃的大地之上從容不迫地騎坐于白馬上。飛向天際的神馬與騎手的聯合,地震這種程度的事情絲毫不會對其造成慌亂。

“撕裂古之大地,貫穿天際,墜星的神刀啊,現今該收納歸來,于湖之騎士手中,再次于戰場之上吹鳴起角笛!”

蘭斯洛特從馬上將手伸出,向著正紮在搖晃的大地上的白刃。

格尼維亞所喚醒的,新的Excalibur。在這之後馬上,刀刃長度為50公分的白刃離開了地面,向著蘭斯洛特的手飛去!

“樫之秘力啊,助力于叔叔!”

格尼維亞馬上使出了魔術。

招來的白刃上突然出現了以橡木所作的柄。接著就這樣被手握于蘭斯洛特的右手上。以短刀身和長柄組合起來的確實就是‘槍’。

神槍Excalibur誕生了。

“土地崩塌,地面割裂,見識女神凶暴的毀滅之歌吧!”

雅典娜詠唱起來之後,蘭斯洛特和神馬的腳下土地崩塌了。

襲擊著廣闊原野的地震變得更加猛烈,引發起了地裂。同時,突出的地面上有黑色的蛇飛翔而出。其數目實際上有著數百條。蘭斯洛特和他的愛馬被其纏繞住,卷入,露出的獠牙想要將他們拖入地中。

“霧風啊,吹起吧。”

馬上的蘭斯洛特吟唱道。

于是接著他身邊開始湧出霧氣。並且,騎士和神馬的肉體失去了顏色,失去了形態。

霧氣不斷地湧出漸漸變得濃厚。宛如是彌漫于湖面上的濃霧。五公尺開外的視野也不太能看得清。

“……叔叔,祝您武運!”

格尼維亞使用了飛翔術跑到別處避難去了。

邊目送著她離去邊化作了霧氣的蘭斯洛特嘀咕地開口說道。

“女神雅典娜……是個危險的強敵。”

變化成為霧的權能是他作為《鋼》的不死性。

無法打擊霧氣,無法切裂霧氣。不過,雅典娜可是身為冥府的支配者。有關于死與不死方面的事她有著最高的權威。應該也熟知將有著不死身的《鋼》埋葬的方法。——可是。

“不過,碰上了吾可真是您的不幸了。吾乃一騎疾馳,踐踏無數龍蛇的無雙無對之神劍。就算是雅典娜,不,正因為是雅典娜才無法取勝。”

他所體現展示而出的是自己達至至純之劍的武藝。

這是究極的弑龍者所發出的震撼一擊。龍與蛇等狂暴的大地母神化身,成為了對雅典娜來說與其天敵同等的凶器。

化作成霧氣的蘭斯洛特和神馬飛翔而起,在空中實體化。

飛入了降臨之時所呼喚來的雷云之中。在電光噼里啪啦的黑云之中,騎士對著自己的愛馬輕聲說道。

“為回應愛子之祈願,將可敬之大敵粉碎,吾等于此化作閃電,吾之生命托付于此。”

蘭斯洛特架起神槍,將槍鋒指向著前方。

白色的神馬飛奔而出。地上,向著雅典娜所待的地面上!

他們在救助格尼維亞的時候曾化作閃電。但是今次相當于雷電的速度——神速,並且還有著絕大的破壞力。

那是和從天而降的巨大隕石有著同當程度的沖擊以及破壞力。

———轟!

以閃電般的速度急墜的白色隕石。

那是不應該存在的神聖大鐵錘。

白色騎士和神馬化身為從天而降的破壞神向著地面急襲而來。一瞬間就達到了大地上,將神槍刺出。

雅典娜也揮舞起漆黑的鐮刀,想要將神槍的槍鋒彈開。

看穿了迫近的神速槍鋒,將其擋住的女神之神技。

槍與鐮刀,兩件刃物發生激烈碰撞。

碰撞的瞬間產生出了暴風。處于暴風的中心地帶的蘭斯洛特和雅典娜,周圍是將所有東西全部吹飛的沖擊破所形成的暴風卷。

雅典娜腳下的土地崩塌。

生長于色雷斯原野上的草木,土地以及岩石都被吹飛,挖開。

那是自地表產生火山口的下陷地帶的光景。被挖出的直徑有著二、三公里的巨大下陷地表,大氣鳴動著。

在這個火山口的下陷地帶地下,女神和軍神發生更進一步的激烈沖突。

雅典娜從大地上吸收入精氣,讓她少女般的纖細手腕寄宿入了天下無雙的剛力。被實體化的黑暗形成了九條的妖蛇,想要將蘭斯洛特嚼碎。

——不過,沒想到的是。

雅典娜的鐮刀終于被蘭斯洛特的神槍彈開了。黑暗的妖蛇們被引發的沖擊波消滅了。

那是自天空而降,使得大地崩塌的隕石墜落所造成的成果。

“咕——噶,啊啊啊啊!!”

最後被神槍貫穿了胸口的雅典娜發出了痛苦的呼叫聲。

不過蛇的雙眼卻還是在盯視著蘭斯洛特。不肯放手想要報複的斗志還在燃燒!

白騎士踢了踢神馬的腹部,打算就這樣順著切斷。不過,被槍貫穿的女神集結起大地的神力。想要將其形成為將化作白色的隕石的蘭斯洛特推翻回去的反動力。

如果以劍術比試來說的話,就是兩人相互迫近互角的樣子。

真不愧為雅典娜。蘭斯洛特邊毫不吝惜地發出贊歎邊向自己要守護的女孩呼喊道。

“愛子啊,現在正是解放聖杯的秘力之時!”

(到底怎麼回事呢,叔叔!?)

從飛向遙遠方向的格尼維亞的思念聲到達了。

“那聖杯有著吸入大地母神的生命力,將其儲蓄起來的性質。現在的話,是能夠得到最高位地母神生命力的好機會!怎麼能夠錯過!”

(——!了解了!)

不需要在此以上的指示了。

在蘭斯洛特的身邊突然顯現出黃金色的大瓶‘魔導聖杯’。

“!?湖之騎士啊,你到底有什麼企圖——喔喔?”

“因為就這樣將您打倒也恐怕無法顛覆得了您的不死。不過,若是被聖杯吸盡了生命力的話,話就不能這麼說了。永別了,不從之雅典娜啊。您是對于久違了的戰斗所遇上的適合的大敵。”

從神槍Excalibur刺傷的傷口處——

雅典娜所擁有的大地母神的生命力開始泄漏出來,就這樣流入了聖杯里面!

“似乎使了些什麼神秘手法啊!”

雅典娜從手里發出的黑霧將聖杯包容進去。

蘭斯洛特看出那應該是能腐蝕物質的氣體。不過聖杯還是在持續吸取雅典娜的生命。黃金的容器的光輝完全沒有變暗淡!

“這是昔時我主所奉獻的無限之力,與您同等的地母神舍棄生命創造出的容器,吾等稱其為聖杯。”

蘭斯洛特淡然地對愕然的雅典娜告知道。

“看似由土而成的物質,其實非也。神之睿智,乃體現出天地之理的象征。即使是雅典娜也無法將其毀滅。”

“咕……是嗎。是與妾身所求的戈爾貢之石一樣,不滅不朽的容器。”

美貌變得蒼白的雅典娜嘀咕道。

不過,蘭斯洛特對于女神那還尚未消去光輝的瞳孔感到吃驚。

“確實感覺得到。妾身的生命被削去,被那個容器所吞入。”

不知什麼時候蘭斯洛特和神馬的動作停了下來。最後他們也使盡了所有力量,終止了像隕石墜落般的突進。

“就是因為這個容器而使白之母神的婢女自甘墮落的嗎。真是無奈!”

現今的聖杯已經奪去了好幾柱大地母神的生命了。

就算是雅典娜也沒有能夠逃跑的辦法。然而女神卻還是沒有失去斗志,她將刺入自己胸口上的槍握住,使勁大力地撥了出來。在乳房之間被刺穿的傷口上血液咕嚕咕嚕地流了出來。

然後,雅典娜露出淒絕的微笑。

“不過,妾身可是有著所有睿智為己之物的智慧女神。聖杯這種玩意,多虧以這身親自體會過了,想不到這麼早能發覺到了。只不過這種做法也不適合妾身的性格,就讓妾身還以報複吧!”

雅典娜沾滿鮮血的手慢慢地轉向聖杯。

接下來,大瓶形態的聖杯向著雅典娜飛去。

“吸取生命的聖杯,就讓妾身保管了!”

雅典娜將手伸出觸摸聖杯。有著小孩子身高高度的大瓶子一瞬間就消失了。

是被吸入了女神的體內。

“暫時告辭了,湖之騎士啊。剩下的回禮會找機會討回來的!”

雅典娜吞入了聖杯,撲哧地向地面沉沒下去。

追殺而來的蘭斯洛特揮出了槍。

不過趕不上了。槍尖只是貫穿了空氣。

“搞砸了嗎……。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終結了。”

“不,叔叔。格尼維亞認為這個結果絕對不算壞。”

對于搖著頭感到惱悔的蘭斯洛特,以飛翔術回來的格尼維亞回答道。

在被貫穿的色雷斯平原的火山口下陷地帶地下,騎士和少女相對著。

“雅典娜好像以吞入聖杯來抑制著聖杯的功能,可是,格尼維亞認為吸取生命的聖杯不會僅僅因此而停止作用。”

與聖杯有著神秘羈絆的格尼維亞說道。

那是眾身為太母神的大地之女神,將自身的不死與神格犧牲從而創造出的神具。那個杯只要于大地中沒停下活動的話,必定是不朽不滅的。

“這時候就這樣放置著也已經儲蓄了相當量的咒力了吧。以後不管怎麼樣,叔叔的神刀和雅典娜的聖杯就能產生聯系了吧。”

“將行星都可切裂的鋼再次揮舞起來、嗎。”

蘭斯洛特嘀咕道。剛剛的戰斗里也只是將其作為刃物來使用。

傳說中被稱為Excalibur的鋼還未展現出其真正價值……。

“但是就成為那樣子之前也不知會否被從身體里去除聖杯?”

“如果變成那樣的話倒不如是正適當。雅典娜將其吞入自己的身體里來制止聖杯,要到返回來之時,只消半個月時間。”

“雅典娜就會死、嗎。原來如此,這樣確實也不壞。”

蘭斯洛特點了點頭。

‘路’果然是連接到最後的。

不管被棄置于哪,相隔著多遠距離都好,聖杯只要存在于地上就會吸取雅典娜的生命。

以不死的生命作為代價所創造出的神具——。

這正是其可怕之處。死亡女神的睿智與祈禱,現在尚未被銘刻于大地深處,聖杯的力量則能到達大地的盡頭。

“要是如此的話,女孩啊,就暫時不管雅典娜了吧?”

“是的。格尼維亞要去日本,主人沉眠著的島。請授予加護。”

蘭斯洛特無言地抓取了愛馬的缰繩。

向著因為雅典娜的離去而再度恢複了光亮的蒼穹飛去。對于至今為止還未適應的地上,全速全力進行的一擊已經用盡了神力了。

必須要再次投身于雷云之中好好地歇息一下了。

不從之蘭斯洛特——。

正處于盡管其有著絕大的破壞力,卻至今還是不能稱為完全複活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