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齊天大聖 第一章 孫行者大鬧聖域
太陽已經西下,剛迎接天黑的日光東照宮.

祭祀神君德川家康的奧社,從拜殿到正殿的二百米距離之地.

在這個地方的一隅,已經化成了光禿禿的山頭.神社周圍茂密繁盛的杉樹都消失不見了.

少女在空中俯視著禿山.

腳踏漂浮于空中的黃金色云彩,身穿白衣和服裙的巫女裝束.

仿照猴子的面具遮住了臉.手握如意金剛棒.看上去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的鐵棒,是建立了許多武斗傳說的武器.

「哼,作為我表面上的裝束,現在還需要稍微整理一下.」

少女——不,奪取了萬里谷光身體的齊天大聖·孫悟空說道.

巫女裝束變成了黃衣,有著黑色和綠色的漂亮刺繡裝飾,下擺到達腳踝,左右兩邊有很大的開縫,下身是紅色的細袴.

那是京劇里被稱為『靠』的服裝.

猿猴的面具動著小光的臉和金睛火眼——緋色的眼球和金色的瞳孔顯露了出來.

「好了好了,這樣子就差不多了,久等了,各位!」

仰視著這些的有草薙護堂,羅濠教主,還有艾麗卡·布朗特里,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陸鷹化,五個人類.

「要干掉兩個弑神者是件麻煩的事耶,……不,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應該是方便了嗎.呵呵呵,你們不知道連天也是我的一方嗎.」

剛嘀咕了一通奇怪的話,齊天大聖的神力就爆發性地上升.

怎麼?這個力量!?護堂驚歎了.是比現在為止遭遇過的梅爾卡,雅典娜,柏修斯——凌駕于這些神明們的力量.

「不必知道是怎麼回事,作為這個蛇的身體本人感受得到.」

在禿山上躺臥著的,滿身世傷的美少女.名字好像是安謝拉.

齊天大聖在黃金之云上將如意金剛棒伸長,向地上的魔女小小地突刺下去.安謝拉的身體在一瞬間就消失了,完全就是變戲法一樣.

「姑且不論身姿,好像總算是取回了《鋼》的本體了吧……好吧,大聖,現在就來個了結吧!」

羅濠教主對著將金剛棒回複到原來長度的大聖尖銳地說道.

不過,身體在搖晃著,好像還沒有從傷勢里回複.

為了將小光救回來,護堂也想要向其挑戰.但是身體動不了,是使用了『鳳』的化身之後造成的身體硬直,劇烈的疼痛游走在心髒.

「護堂,我認為你這個樣子去挑戰相當困難哦.」

「嗯,想要取回被奪走的萬里谷光的身體的話,你和羅濠教主現在都必須要休息積蓄力量,應該要先退下來.」

旁邊的艾麗卡作出警告,莉莉婭娜也進言道.

護堂也有同感,不過,是不能就這麼放過齊天大聖的.

「那麼,來結束自古的緣分吧,但是,請先將一切清算好.」

果然,齊天大聖以小光的臉容笑著,以小光的聲音開口說道.

乘著黃金色的云,俯視于地上.但是,那雙眼睛只是盯著羅濠教主和草薙護堂兩個人,對于其他人瞄也沒瞄一眼.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無疆.」

齊天大聖以單手結印,念出了口訣.

變化突然發生.化為了禿山的日光東照宮·奧社的地面完全變成了石頭,由于固定住了,雪將大地完全染白——.

護堂他們站立著的地面眨眼之間就被灰色的石頭被覆蓋住了.

「哈哈哈哈!以石山岩窟德秘法將你們禁閉!」

奧社周邊的杉木林——林立著的樹木確實在不斷地化作石頭.以東照宮奧社作為中心點,石化現象像波紋一樣蔓延.

而且護堂的身體慢慢向著地面——沉入到石中.首先是腳腕,接著是膝蓋,馬上就要到達腰上,不久後就會蔓延到胸部,最後是頭.而且看向隔壁,絕世佳人的Campione也正在一起下沉!

「咕!打算要將我們封印住嗎!?」

「哈哈!漂亮的回答.雖然說是受了傷,不過弑神者可不能夠輕視……不,倒不如說受了傷才更可怕,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好不容易才蘇醒了的,沒有必要硬要在火里撿起栗子!」

齊天大聖對于羅濠教主的呼叫聲,以小光的聲音回答道.

「——護堂!」「草薙護堂!」「師父!」

聽到艾麗卡,莉莉婭娜以及陸鷹化的呼叫聲的時候,身體已經完全沉沒下去了.

石頭的無名黑暗.可是,除了在隔壁沉陷下去的佳人的身姿能看到.

「孫悟空是精通神仙術的神通無限的神,雖然有著《鋼》的戰神的性質,但是也是擅長于咒法的神,我們陷入于這樣的手段里,真是疏忽大意了.」

黑暗之中羅濠教主嘟噥地說著.

打算要邊忍受住胸口的疼痛邊開口回答,但教主突然微笑了.

「在先前的戰斗里就用盡了力量了嗎.不去好好考慮事情前後的後果就戰斗是年輕人的特權,以這個程度的代價就從我這里獲得勝利……果然不愧是……草薙王啊.」

「我,我獲勝了?請不要亂說了.」

「好.即使在形式上是平局,對照于你和我的經驗來說勝敗就很明顯了.像我這樣的高手,被你這樣的年輕人打倒了可是難以挽回的過失.我羅濠,不是那種會自欺欺人的愚蠢家伙.」

魔教教主稍微露出悠然的表情.

「作為武林至尊的我認可你.之前那樣的比賽,確實是我輸了.」

護堂邊忍受著疼痛邊感到驚訝.

剛才的死斗,對于她來說只不過是比賽.

像劍道的比賽里『輸掉了一分!』而感到悔恨那樣子嗎.

「對了草薙王,你有即使沒有水和空氣也能生存的術的知識嗎?」

「有就好了.我除了和神戰斗以外,基本上就是個普通人.」

對于唐突問題作出的回答,教主稍微沉思了起來.

「是這樣啊.假如說能夠回到地上你們能想到辦法吧」

「回到?從這個地方逃出去?」

「嗯,到大聖的術完全完成,現在還有稍微的緩期時間.如果我留在這里盡力應付的話,我們哪邊都有可能回到地上去.」

教主的話出乎意料.可是,護堂立刻提出了反駁.

「可是,這樣的話教主你會留在幽世.」

「我不介意,如何呢,草薙王?空氣也漸漸淡薄,大聖也沒有會給被抓住的我們水分和糧食的慈悲吧.」

護堂也覺得是個不錯的辦法,但是羅濠教主遠遠比他聰明.

聽到這個說法都打了冷戰,的確,那個猴子沒有會款待俘虜的理由.

「我是武林至尊站立于道家頂點的人,這種程度的艱苦修行在100年前就已經克服了,就讓我留在這個地方吧.」

「沒,沒有水和空氣也能生存的確是很厲害,不過……」

「好了,如果我在這里將你棄而不顧一個人回到地上的話……想想結果只是會讓人看不起吧.」

「看,看不起?」

「嗯.如果對在先前的比賽獲勝的你棄而不顧的話,世人就會有流言蜚語說是我因為敗北而怨恨于你,將我看做是個背叛英雄豪傑之道的卑鄙小人了!」

「啊……這的確.」

對于了然于胸的教主,護堂點了點頭.

那是作出善行的恩惠的淡薄宣言.果然是個自尊心異常高的人.

「當然了,我也不會老實地雌伏,必定會想辦法逃出來.……草薙王,在我回來之前這段時間,你要和著名的齊天大聖好好地戰斗哦.」

代為幫助,但是從另一方面或者應該說是被俯視著的視線命令著.

但是,護堂感到了疑惑.這個石牢有說的那樣簡單地就能被破壞嗎.

「沒有問題.我說了我是立于武之頂點的人,一定能夠看出這個牢獄的破綻,將其破壞給你看.不用有這種無謂的擔心」

像是察覺到了這邊所擔憂的事,教主像是有些生氣地叮嚀道.

「那麼就來吧——大聖北斗七元君,解除凶神之難.」

教主詠唱出于月琴相似的美聲取出了長方形的紙片.上面以複雜的模樣寫著『八卦之精急急』六個大字,將其投出.

紙片化成了白虎,飛舞在空中向著護堂襲擊過來.


白虎張開大大的口和獠牙,巧妙地抓住護堂的後脖將其提起.護堂的身體就這樣上升起來.

與慢慢地下沉著的教主的距離一轉眼就變大了.

「祝你武運昌隆,草薙王啊.請展現出適合作為英雄的表現.」

絕世的美少女堅決地以命令的視線一樣向護堂宣告了離別的話語.

2

在什麼都沒有的黑暗空間里,護堂與白虎一起往空中上升.

期間恐怕只不過是幾十秒時間.突然離開了黑暗,躍到地面之上.

化作了石頭的東照宮奧社地帶,奪取了萬里谷光的齊天大聖悠然地乘坐在云上.

地上的莉莉婭娜架起見慣了的薙刀,艾麗卡以受傷的身體手握著萊因哈特.陸鷹化展開著雙掌.

他們的視線轉向了回歸的護堂.

將護堂拉到這里的白虎像任務結束了一樣像煙一樣消失掉了.

「平安回來了啊,護堂.不過,羅濠教主呢?」

「啊,為了幫助我而留下來了,不過本人說了要憑自己的力量逃出來.」

護堂對于艾麗卡的問題作出簡單的說明.

因為還處于硬直狀態中,只是稍微說些話也費了不少力氣.于是陸鷹化好像裝作什麼都明白了的樣子點了點頭.

「以師父的說法,是如果將草薙大人棄之不顧自己一個人回來的話,想到會變成壞傳言吧.」

好像把握到了師父的為人.漂亮地回答正確.

「——哈,逃掉了一個人了嗎.」

乘坐于云上的齊天大聖揮動起金剛棒.

就算喘不上氣來,莉莉婭娜也走到了護堂旁邊.

「大家集合!要飛到山腳下和萬里谷祐理他們彙合!」

超高速的空中飛翔『飛翔術』,她是打算是要使用這個吧.

可是能夠逃得掉嗎……孫悟空的飛云會比魔女術慢,不能過分期待這個吧.就在護堂擔憂著的瞬間.

「呵呵,逃跑是沒用的哦,我老孫有能夠電光火石的速度的自信,十萬八千里的一端也能瞬間到達,哈!?」

像是受到了眼睛無法看見的一擊那樣,齊天大聖在云上撐著膝蓋.

強大無比的神力還是一樣,不過身體好像變得不自由了.

「雖然不太清楚,不過機會來了!」

看到大聖發生的劇變,莉莉婭娜抱住了護堂的身體.

艾麗卡和陸鷹化也靠了過來,全體人員都被青光包圍著飛了起來.

飛翔術不決定目的地就無法飛行,不能移動到未曾見過的地方.

不過盡管如此也是非常方便的魔術.一行人越過了東照宮的正殿和拜殿,跳過了唐門和神廄社.東照宮,二荒山神社,輪王寺的占地內的建築物,杉木林,土壤和花草,以及泉水等等全都變成了石頭.

在山腳下的表參道著陸後,祐理和愛麗絲公主跑到了護堂他們面前.

「萬里谷!對不起,小光被那個猴子,齊天大聖奪取了身體……」

「嗯.我已經知道了,公主以幽——那個力量看到了護堂同學和教主的戰斗的話,請告訴我是因何而起的.」

被祐理打斷了打算作出的謝罪.

擁有幽體脫離的得意術的公主對于提問點了點頭.

「這個山被大量強大的神力侵入著.是將羅濠教主和護堂大人封印起來,齊天大聖變化出的石牢所做成的結果.如果數個月,或許數年不施加解除咒術的話,恐怕無法將教主大人救出來了——」

對于愛麗絲的話語,大人環視著周圍,石化就連山腳下都到達了.

東照宮入口的鳥居,就快要到達五重塔,至神域的表參道,杉木林,由土和沙石堆成的路面,道路旁邊設置的排水溝.

視界內的所有事物都變成了石頭,只有護堂他們自己是例外.

「……但是,你好像並不怎麼擔心你師父哦?」

艾麗卡向陸鷹化提問道.

大家看起來都是一臉的不安,只有他一個人看起來悠然自在的樣子.

「但是,只是被關住了不等于是死了吧?那麼,要不要賭一下師父能否以自己的力量打破牢獄好不好?」

臉容端正的美少年一臉壞舉止寫在頭上,看起來無聊地說道.

「哎呀,這麼說的依據呢?」

「沒有哦,這種事.但是呢,那邊的王大人不是也遭遇到同樣的境遇嗎?姐姐你們大概也覺得不需擔心他會不會死了嗎?這是一樣的.」

艾麗卡對于陸鷹化的說法瞪大了眼睛,然後稍微苦笑了起來.莉莉婭娜和祐理也相互對望了一下,深深地點了點頭.

別將別人說得好像是怪物一樣,護堂想要這麼說.

「比起這個,老覺得不可思議,不過傍晚一直都在這里的人去了哪里了?從師父和草薙大人戰斗的地方附近完全看不到一個影子.」

這麼說來的確是如此,由于陸鷹化的指出,護堂總算想到這個

正是這個時候感覺到有氣息接近

在石化了的杉木林深處,有只小動物在接近——是猴子.

而且還將近100只,有大量的猴子們隱藏在化成了石頭的杉木數的樹干上,爬上了樹枝,注視著護堂他們.

「怎麼了這些家伙,是齊天大聖叫出的野猴子嗎?」

「要是這麼說的話,數量也太多了.有種討厭的感覺.」

對于護堂和陸鷹化的疑問作出回答的,是擁有靈視力的祐理.

「恐怕是因為齊天大聖大人的神通力,將人變成了猴子,到剛才為止這里不是還有日光山的游客和街道上的人們嗎……」

緩巫女以顫抖著的聲音說道.『不從之神』顯現的土地上會有非現實的超自然現象發生,這次是人類變成了猴子的現象嗎.

護堂無話可說.這時耳熟的聲音響徹漆黑的夜晚.

「我國的人民啊,聽好了!作為我仇敵的弑神者的一個同黨逃掉了!能將那個家伙抓住的,會給予抓到的人獎賞!」

是小光的聲音,不過說話的語調是齊天大聖的.

猴子們發出嘈雜的聲音.它們的視線一同注視著護堂他們,充滿殺氣.

「說過被他們襲擊了,不能說攻擊就攻擊了呢,這樣可不妙呢,作為騎士來說.」

「啊啊,盡量不要傷害到他們將其無力化吧.」

艾麗卡抱怨地說道,莉莉婭娜則憂郁地說著.對于已經是其中戰斗一員的陸鷹化卻一臉輕松.

「嘛,他們就算同伴被殺掉了也不會覺得悲痛,不過還是會覺得愧疚嗎.要不我去趕快准備輛車逃出去吧.」

「准備?陸君你們是坐車到這里來的嗎?」

對于護堂的詢問,陸家的名門子弟浮現出惡意的笑容.

「不,但是嘛,那附近的停車場里不是有很多已經沒有了主人的車嗎,可以隨便地選哦,幸好對于我們陸家來說擅長這種事的子弟有很多,我也多少有些知識,鑰匙和駕駛方面可以想辦法解決啦.」

這個家伙真的是上流人士的孩子嗎?對于這個疑問作出回答的是艾麗卡.

「不預先說清楚可能會對這個孩子有所誤解,不過據說陸家世世代代都有無法者出生哦,流氓啊黑道之類的.」

「不可以這麼說哦姐姐,請稍微再尊重地稱為『大俠』.」

呵呵.陸鷹化暗自竊笑起來.

「嘛,像三俠五義水滸傳里從很早以前就英雄好漢,武俠之類的人才輩出,順著祖先們的經曆來看當過『賊』這些職業的大致上也有網羅,啊,只不過沒有過奸賊也是陸家的驕傲.」

「總之是盜賊,山賊,海賊,胡匪,土匪之類的吧……」

無法考證對先前說的無法者的曆史正確性,莉莉婭娜以佩服的口氣嘟噥說道.

「為了顧全大局沒辦法了,不過在有選擇余地的時候也不想做出這些違法的事……而且艾麗卡又不會飛翔術,時間又緊迫.」

「明白了,發現到好的避難地方的話就進去吧.」

艾麗卡點了點頭,莉莉婭娜閉上了眼睛.在沒有土地來辨析的地方使用飛翔術的時候必須要使用視覺術來確認移動地點.


「向黑金之爐投下火種,紅色車輪的精髓于我手!」

艾麗卡詠唱出言靈,火焰包圍了護堂一行人周圍.

高度為一米的火焰,像牆壁一樣推翻了猴子們的視線和殺氣.是打算以這個來牽制·防禦猴子軍團吧.

幾只精神振奮的猴子猛撲過去,火焰的牆壁高度膨脹到兩倍左右,被紅色的火舌燒到,猴子們吱吱地叫著逃回到集群里.

『……哈哈.看穿了我的眷屬本來是你們的同胞的事了嗎,相當聰明嘛,如果不准備新的有趣方案不行了吧——.』

再次是小光的,不齊天大聖的聲音.好像有著耍小聰明以上的狡猾.可是他並沒有襲擊過來,是由于某種理由所以變得無法戰斗了嗎.

護堂沉思著時,祐理突然東張西望地環視四周.

「靈視到了什麼嗎,祐理?」

「是,是的,艾麗卡同學,有著什麼危險,需要警戒的威脅正在逼近,馬上就要到這里來了,應該是——大家,在上面!」

護堂也將視線轉向上方,然後吃了一驚.

猴子從漆黑的夜空中降下,體毛是紅銅色,而且體型尺寸也非一般.轟!著地的轟音回響,大地搖晃起來.

降落就到表參道上的猴子比一般的杉木樹還要高.

身高大約有十三,四米嗎.體型也很強壯,手長腳短,短粗的巨大身軀接近于大猩猩和類人猿.

以這個為對手,艾麗卡做出的火焰牆壁也沒有作用吧.

「與現在的猴子們不一樣——那個是神獸!侍服于齊天大聖的猿神獸,大概擁有著能夠與龍匹敵的強大,無法想象的力量!」

被艾麗卡警告道,護堂看向了莉莉婭娜.

銀發的騎士閉著雙眼,飛翔的准備好像還沒就緒.

而且又一只巨大的猴子從天而降,聽說就算是艾麗卡也極難打贏神獸,那種難敵來了二個.好像要終于陷入到了窮途末路的狀況了.

3

邊嘣嘣地震動著石頭的大地,兩只猴子邊向護堂他們接近.

陸鷹化邊看著邊說道.

「在這里就只好我先出手了,草薙大人,我先出手吸引那家伙的注意力,在有間隙的時候逃到遠處吧.」

「等一下,怎麼能讓今天剛剛見面的你做這種事呢.」

「不不,如果草薙大人是代為師父回來,名分也是一樣的,如果為了你們的事工作無法完成,遲點我會受到恐怖的對待的,這是自保.」

同情起如此果斷說道的少年,試著想想,那個女性是他師父,向來一定是相當辛苦的吧.

不過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陸鷹化,想法馬上就改觀了.

「而且作為那個羅翠蓮的弟子,也不適應帶著累贅的戰斗,我喜歡自己一個獨來獨往——因此就這樣子好了嗎,姐姐們?」

對于這番大言不慚,兩個女騎士感覺勉勉強強地點了點頭.

神童,對于被稱為天才的她們說話的性情和實力,果然不愧為那個師父的弟子,總覺得他們很適合作為師徒.

表明了想法的少年向著石化了的杉木林跳躍而去,就像有著翅膀的鳥一樣飛翔,他的動作對于猴子們來說成為了合適的吸引.

體長大約是五十到一米左右的猴子軍團紛紛來到了少年的面前.雖然體型小,但還是野獸,有著凌駕于普通人的運動神經,銳力的爪和獠牙.

可是,陸鷹化比猴子們要快速和敏捷.

顯眼地在樹枝和樹枝之間跳動,靈巧地躲開了猴子軍團不斷發出的攻擊.反過來以食指和中指彈出的武器擊中猴子們的額頭,腹部.吃了攻擊後的猴子全部都昏倒了,或者一邊嘔吐著邊痛苦地昏迷過去.

被顯眼的陸鷹化吸引到,兩只巨大的猴子開始向著他移動.

強行地推開了樹木,一直線地向著少年所在的樹為目標移動,在附近的小猴子們像散開的小蜘蛛一樣逃跑了.

終于來到的巨猿伸出長長的手臂,打算要抓住獵物.

陸鷹化輕輕地向旁邊的樹枝跳去.他一邊吸引巨猿的注意一邊想鼯鼠一樣在樹枝和樹枝間移動.馬上就消失于森林的深處.

巨猿邊簡單地推開樹木(現在和石柱沒什麼分別)邊追趕著他.

超過10米的巨大身軀行走起來像突然刮起的暴風,有著台風一樣的破壞力,石化的杉木林被毀壞.而且,這個巨猿還不止一只.

「由東方而來的光芒,隱藏著神秘禦業!」

公主愛麗絲突然詠唱起言靈,將手指向巨猿.

強烈的閃光從她的手里迸發而出,灼燒了巨猿的眼球.

咿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巨猿的咆哮聲回響.

「愛,愛麗絲小姐,剛才的是?」

「神聖巫女擊退仇敵的光之恩寵,果然,以神獸為對手只有能蒙騙一下眼睛的程度.但是作為離別的問候就很足夠了.」

自稱為公主的愛麗絲展示出從容不迫的優雅態度.

因為在附近不遠的大猴子正揮舞著手腳,發出呐喊聲,真是了不起的膽色.

「就像先頭那個孩子所說的,還是快點逃出去吧,草薙大人.就算是魔王Campione,處于這個情況也需要暫時休息.」

護堂點了點頭.的確現在渾身是傷的.

就算沒有『鳳』的副作用,被羅濠教主所打擊造成的傷也足夠令身體動也動不了吧.

「雖然也想看完這場騷動的始末……不過抱歉了,我也該到了灰姑娘的魔法解除時間了.」

金發美女邊微笑邊說道.

「因為過分的消耗咒力,要保持著這個身體也就快到極限了,意識要回到本體那里休息才行.」

這麼說來,她是從倫敦自己的家里放出靈體還是精神體什麼飛過來的.

不能很好地活動身體揮手道別,護堂適當地點了點頭.

「明白了.之後這里會處理好的,放心去休息吧.」

「嗯嗯,彼此彼此,能夠得知大人你的為人真幸運.」

愛麗絲使了個充滿詼諧感覺的眼色.

「啊啊,對了對了,也對艾麗卡你們先說好吧,之前看到的拜托先保守一下秘密,我也有草薙大人的各種秘密呢.」

對于開玩笑般的請求艾麗卡優美地行了一禮,終于到達了目的地的莉莉婭娜也終于睜開了眼睛.

就像對待高貴的女性一樣的禮儀.公主愛麗絲難道真的是身份高貴的貴婦人嗎?護堂對此殘留有疑問,公主就突然消失了.

「剛才的難道是幽體分離!?」

「那麼說來,叔父之前有說過,公主沒有表面想象的那麼簡單,不能掉以輕心,隱藏有各種各樣的王牌……」

莉莉婭娜注意到了情況,艾麗卡感慨很深地嘟噥道.

暫且不說這些,這里留下來的成員是青和紅的大騎士和萬里谷祐理,以及草薙護堂.

「總覺得有什麼奇怪啊.」

三個少女走到面前,護堂嘟噥著的時候.

嘎呀呀呀呀呀呀呀!!視覺好像已經回複了,巨猿正向前突進.

「莉莉!」

「明白了,靠過來,萬里谷祐理,馬上要飛了!」

「好,好的.」

被艾麗卡催促的莉莉婭娜作出了指示,祐理立刻按照指示靠了過去.藍色的光芒再次包圍著一行人.今天第二次的飛翔術.

再次起飛,石化的聖域轉眼之間就在眼下了.

被目的逃掉了的巨猿狂怒.在周圍附近的小猴子也發聲鳴叫.大概一邊追著陸鷹化一邊沖撞著樹木暴走的是巨猿的另一只.

護堂只一瞬間看向被齊天大聖奪取了身體的小光.

『南無喝羅怛那哆羅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鉗羅耶,菩提薩埵婆耶.』(注:大悲咒)

好像是在念佛.沒有錯那是小光——大聖的聲音.

這個言靈是蘊含有什麼效果的吧?護堂有了非常討厭的預感.

負傷的弑神者乘著藍光飛翔.

有關飛翔也是天下無雙的齊天大聖·孫悟空.如果是以正常狀態馬上去追趕的話正好能夠擊落——大聖一邊說著可惜邊詠唱起言靈.


好事是雖然得到了極大的神力,不過聽到了身體里面發出的聲音.

由于憑依上了擁有禍拔能力的巫女身上而掉入了這樣的陷阱里…….

但是吧不能浪費好不容易得到的力量.大聖一心一意地詠唱著言靈.如果以現在的神力,那個術——對于作為《鋼》之戰神的他來說應該困難的大法也能實現.

為了成為完全的齊天大聖,現在的戰斗必須要更加認真應付.

4

隱身術的技能和陰陽道及修驗道混合的咒術.這些是咁粕冬馬的本領.

並不是像萬里谷祐理和清秋院惠娜那樣良好血統的術者.

他是在于咒法有著很深淵源的家系出生,不過從事的是間諜活動或者是更為淒慘的工作的中落咒術者一族的後代.相對于RPG的集團行動,單獨行動方面的技能性要強.

隱行術——好像保護色一樣將自己的身姿隱藏在周圍環境里德咒術.

甘粕冬馬一邊以自己擅長的技能隱藏身影一邊看著東照宮里的戰斗.陸鷹化消失在樹林中,公主愛麗絲離去,草薙護堂和少女們飛翔而去.

然後,一百只以上的小猴子開始行動.

遠離東照宮的西方向

猴子群在有著羅曼蒂克街這個名稱的國道上移動.前方是以男體山為首的日光連綿的群山.而且,剛才襲擊護堂他們的巨猿也是往著同一方向.彎底膝蓋,向前方大大地跳躍,就這樣像流星一樣飛奔.

真不愧是神獸,有著像是超過10米以上的身體卻能神出鬼沒.

「草薙同學他們是向著北方逃跑的,並不是去追趕他們嗎.打算作出民族大遷移到什麼地方成立主要據點麼.」

甘粕嘟噥說道.

在東照宮附近的游客,于宗教有關的人士,在附近的店鋪工作的人們好像全部都變成猴子了.在這里留下的人類現在就只有甘粕一個.

『南無喝羅怛那哆羅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鉗羅耶,菩提薩埵婆耶.』

聽到了陀羅尼乘風傳來.

陀羅尼是佛教系咒術的咒文內容,眷屬的離去了,作為王的大聖卻留在這個地方詠唱陀羅尼.

是有著什麼目的吧?甘粕離開了東照宮,向日光街道走去.

日光東照宮離車站很近.徒步去的話二十分鍾左右就能夠到達了吧.甘粕向附近望了一圈.

從屋頂跳到屋頂上.艾麗卡他們坦普爾騎士稱為『跳躍』,武俠們稱呼為『輕功』的體術.

「沒有其他什麼顯著的變化……呢,齊天大聖的支配力並沒有給廣大范圍帶來影響嗎,只是現在還不能當真……」

戶數有6000多戶人家的,清淨的日光市街.

沒有乘車外出的人們的熱鬧和平景象,人們突然變成了猴子街道一遍淒慘的景象.這是非常平穩的三連休的第一天,星期六夜晚的情景.

甘粕離開了車站,往東照宮的方向回去,沿著大谷川河岸像風一樣疾馳.

能夠看到朱紅色的橋.那是被稱為神橋的名勝.在大谷川河架起的木橋,描畫著緩緩的弧線.因為被塗成了朱紅色,所以就算是在晚上看也很突出.

好在變化成猴子的只有東照宮附近的一部分人.

確認了狀況的甘粕在神橋的橋畔取出了手機.

『——就是這樣,這是現場周邊的情況.』

「了解.使用著小光的猿猴神君孫悟空回來,而且增加了同伴還真是麻煩了呢.……但是,甘粕先生沒有成為猴子呢?」

行走在公路上,沒有什麼特點的汽車後座上.

沙耶宮馨正以電話聽取來自心腹的報告.

『嗯.不止是我,艾麗卡小姐,祐理小姐和莉莉婭娜小姐她們也是.大概只要有著一定程度的咒力就能夠免疫了吧.』

「那麼,日光山的委員會的關系者們怎麼樣?」

『沒看到他們,如果平安的話不會沒行動吧,認為是成為了猴子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派出增援,媛巫女或者甘粕先生這個級別的人員來就最好了嗎?」

『嗯嗯.集合帝都附近的專家人員吧,覺得還有從關東一帶緊急召集有關人員,以後再向本部方面知會,術的使用也不用申請了.啊啊,櫪木縣警察和國土交通省之類的也需要說聲話,然後後面還有……』

「哼,無理的危險看起來很少,突然拿出王牌還太早了嗎.」

馨目光轉向了隔壁的姑娘巫女筆頭.

抱著從沙耶宮家別墅倉庫拿出的日本刀,清秋院惠那正在睡著.為預備而來的戰斗蓄積體力.暫時在宇都宮周圍待機,作為活動戰力運用.

『呃,巨大UMA一樣的神獸出沒,下手行動不能夠吝惜,我認為應該下決心集中起戰力.』

「多謝你的貴重意見了,我會考慮的.」

『不不,別客氣,那麼我繼續工作了.』

馨講完了電話,向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的惠那打招呼.

「小光被齊天大聖抓住了?」

「你的耳朵還是那麼好啊,惠那.」

就算是睡著耳朵也出乎意料地側耳傾聽到.馨苦笑了起來.

「但是,說要去幫助還早,怎麼樣呢惠那?在那里有神獸顯現,連草薙先生他們也好像被追逼著,你突然加入那里,有自信能做得比艾麗卡小姐她們還要好嗎?」

男裝的媛巫女嘴角邊露出微笑邊說道.雖然經常被讓人感到意外,不過馨是文武雙全的才人,不管作為媛巫女的靈力還是武藝也是.但記憶力只落後過一個人.

「當然了,艾麗卡小姐的頭腦很好,莉莉婭娜小姐的魔女術式也很擅長,不過如果比力量的話,最後贏的一定是惠那.」

術式和劍術唯一超過馨的媛巫女筆頭.

聽到了最強王牌作出的保證,馨稍微對作戰方案作出修正.

結束了對上司的報告,甘粕關上了手機.

試著去和草薙護堂見面吧.還有萬里谷光——變成了猿猴神君,被齊天大聖奪去了身體的見習媛巫女的狀況確認.

看清能否救出來還是要放棄.不過那個魔王大人是不會承認前者以外的選項的…….

不由得苦笑,甘粕也發現了不容忽視的異變.

在他眼前的是被塗成朱紅色的神橋.

日光本來是在山中修行的僧侶們作為修行地有著峨峨山峰的地方.

沿著大谷川流動山河景觀,充滿著深山幽谷的感覺.這條河的水量正在增加.

把中禪寺湖作為水源的大谷川是美麗的溪流,不過,無法說是水量豐富.

但是,現在河里的水像是下著大雨之後一樣隆隆地流動著.是什麼東西引起的?

甘粕若無其事地向四周轉動視線.

在這個地方第一次架起橋梁是在1000多年以前.在平安時代,人跡未至的日光山和男體山開初被勝道上人開辟,神橋是再現這個故事的世界遺產.

『南無喝羅怛那哆羅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鉗羅耶,菩提薩埵婆耶.』

甘粕聽到了萬里谷光的聲音.

『唵,薩皤啰罰曳.數怛那怛寫.南無,悉吉栗埵,伊蒙阿唎耶.婆盧吉帝,室佛啰楞馱婆.南無,那啰謹墀.醯利摩訶』

詠唱向前進行.然後,大谷川有個裸男從水面浮出,肌膚很黑,身形病態般消瘦.

那個樣子確實像是鬼一樣,臉上的血紅色眼睛閃耀著光芒,口往左右大大地裂開,突出了尖銳的獠牙.

勝道上人的傳說有此說.在打算要開辟日光之地的勝道上人們面前擋住了大谷川的激流,上人們祈禱,在對岸的凶神顯現,在河上架起了橋.

這就是神橋的由來.

並且,勝道上人為鬼神取了個名字.那就是——.

「深沙大將!?」

甘粕愕然著的瞬間,凶神高聲宏叫.

嗚喔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那是『不從之神』誕生時候的叫聲.是回應齊天大聖的陀羅尼的呐喊.

而且咆哮聲和大谷川洪流爆發.

水流像奔流的洪水一樣從上流湧來.

這個洪水輕易地就沖垮了神橋,將位于河畔的甘粕也吞沒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