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神山飛鳳 轉章
變成石猴的猿猴神君,依然被囚禁在廄舍里.

他的身體從頭到膝蓋已經恢複了肉身.但是,膝蓋以下還是石頭.

廄舍的牆上映著的地上的天空,漸漸變為了暗夜.

那里浮現著蛇神利維坦.讓他覺醒的儀式所需要的祭品已經消失,猿猴神君的複活在中途停止了.

——但是

「准備已經做到這里了,那個方法說不定能用呢?」

看著覆蓋著石頭的腳,他嘟囔道.

雖然腳完全無法動,但除此之外的部分都已經自由了.說不定能行.

「就算不行也只是回到原樣.都這樣了就試試看吧.神仙朝游北海,暮轉蒼梧——嘿!」

不用說,他已經用自己的神通力將自己的身體浮起.

在空中極快地結印.

下一個瞬間,擁有弼馬溫位階的猿猴站著了云上,浮在了空中.

「屠龍寶刀,為我開路!」

指示著掉在地上的斬龍刀.

剛剛命令巫女注入禍祓靈力的寶刀,成為了破咒之刃.僅僅一瞬『弼馬溫』的結界就被打破了.

這個瞬間,猿猴神君乘著云沖出了廄舍的牆壁.

——計劃成功了.打破結界在回廊飛舞的云,瞬間躍上了地面.

驅使著飛翔之云的猿猴神君,從空中俯視著地面.

有點印象的日光山風景.

現在的他是自由之身.但是,膝蓋往下依然是石頭.這樣很難說是完全複活.這時開始聞氣味.為了搜索出那個巫女.

——有了!

云飛到了日光山的山腳,來到了東照宮的參道.

有兩個巫女和閃爍的白金發的女人.但是,他的目標只有那個小巫女.

「看吧,找到了!哈哈哈,你逃不了了!」

「——猿猴神君大人!?為什麼來到了地上!?」

「誒?那麼,這只猴子就是《鋼》之軍神……!?」

大的那個巫女和頭發閃閃的女人驚訝到.

目標的小巫女「神,神君大人!?」吃驚地張開那可愛的小嘴.

「哦哦,這樣正好.雖然有點不好,但暫時借用一樣你的身體.看,天雷無妄,元亨利貞!」

與口訣一同使用了神通力,猿猴神君開始變化.

千變萬化的變身術是他的代名詞.雖然說不是完全,但現在還是能使用一些.

變成了一個金色的小球,潛入了小巫女的口中.侵入體內,那就是自己的東西了.瞬間掌握了肉體和精神.

現在巫女的身體已經是他的東西.突然睜大了眼睛.

「紅眼金瞳……!?」

「火,火眼金睛——!難道說小光的身體被神君大人——!?」

女人們向這邊看著.看來靈眼的面相顯現了.

之後再去找找鏡子吧.他雖然是只猴子,但也非常注重形象.

對了.我是猴子.但不是猿猴神君.依附在禍祓巫女的現在,能夠使用她的靈能.稍微留下的一點咒縛,也能用她抵消——

「好了,接下來要開始忙了哦.我接著就將把災禍降臨地上,好好游玩一番!哈哈哈,再見了.再見了!」


用巫女的聲音告誡,用巫女的身體行動.

再一次乘上云,向天飛去.想去的地方還不知道,先去跟弑神者碰個面吧.他終于取回了作為神的力量.

「啊……這應該是師父輸了吧.」

諷刺地說著的是纖細的少年.

難道說他就是羅濠教主的直傳弟子,哪里的少爺……陸鷹化?跟他一起,艾麗卡和莉莉婭娜也走了過來.看到都平安無事,護堂安心了.

突然心中感到了抽搐的疼痛.這是『鳳』的副作用.再過不久的話,身體都無法動了.

時間到.護堂明明已經沒有戰斗的余力,時間也沒了,為什麼還是勝利?

「也,可以是說輸了啊,你看我都已經破破爛爛了.」

強忍著痛楚,護堂詢問道.

那個少年,為什麼不是幫師父而是幫敵人?真是不可思議.

「啊啊,你沒注意到啊……已經昏過去了.」

被這樣一說,護堂再一次看了看美女的情況.

跪地躺著一動不動.一直這樣.

「草薙大人最後使用的那招,看到很有效呢.」

陸鷹化聳聳肩說道.最後的一招?怎麼回事?

「緩急的緩發出虛招,然後一口氣強大鳩尾穴.而且還加上了什麼權能吧?那家伙被強烈地干掉了.嘛,只是輕輕地昏厥而已……雖然沒有重傷,但絕對是倒下了.」

護堂迷糊了.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

「但就算沒有昏過去,師父也會認同自己失敗的吧.擁有異常自尊的她.雖然說是同等的campione,但自己的丹田,膻中以及鳩尾的要害被年輕人擊中了,真是太失態了.」

「不,不要這麼說嘛.其實我已經一步都不能動了.疼疼疼疼!」

疼痛不斷增加,身體也開始僵硬.忍耐也到極限了.護堂看著無事的少女們.之後就交給你們了,拜托了!

「對呢……護堂確實擊中了她的要害,但他自己重傷也是事實.按以上看來,果然還是……」

艾麗卡思考著,莉莉婭娜不滿的表情說道.

「平手嗎?嘛,這樣說不定比較妥當……」

「嗯,就這樣吧.那麼,差不多可以起來了吧——師父!請請醒過來,師父!沒關系吧!?」

「確實沒有深度的昏迷,但還是治療一下比較好吧?」

莉莉婭娜說道,陸鷹化聳聳肩.

「確實如此.但睡覺或者失去意識的時候,師父的身體會自動攻擊對手……睡著時將某人的脖子擰斷,十分輕松.還是小心點好.」

對于這話護堂戰栗了.

也就是說,攻擊昏迷的羅濠教主的話,反倒可能會死.雖然本來就不准備這樣做,但果然實力完全不同.

恐怖的可憐少女被弟子叫喚後,終于「嗯……嗯……」回應著.

然後突然睜開眼睛,抬起上身.咳咳,可愛滴咳著.

「……這,這里是?我到底——?」

「師父.兩位那勇猛的身姿,弟子陸鷹化,仿佛眼珠子掉下來一樣認真觀賞著.草薙護堂已經用盡力氣一步也動不了了.師父昏迷.也就是說,這里沒有勝者,而是平手,怎麼樣——」

完美地恭謹語氣,陸鷹化向師父稟告到.

羅濠教主無言了一會兒.但是,不久就回想起了事情的發展.

然後瞪著弟子,瞪著護堂,順便瞪著後方的兩名騎士.然後白皙的美貌通紅.就這樣臉朝下.

「鷹兒,你說的非常妥當!大家,快退下!」

突然抬起了頭.

就在這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涼爽的少女的聲音.


「哦呀.兩位弑神者,怎麼了?變得這麼破破爛爛的?哈哈哈,這樣啊.你們又在比試了啊.真是血氣方剛的家伙!」

萬里谷小光的聲音.但完全異樣存在的發聲.

看著天空,護堂驚歎了.

乘著金色的小云,小光浮在夜空中.

從空中俯視下界.她的眼睛十分奇怪.眼球是紅的.就像充血一樣.然後瞳孔是黃金色的.

這被稱為火眼金睛.護堂也知道一些.

『鳳』的副作用使心髒十分疼痛,身體也無法動彈.但十分興奮.就像遇到了長年的宿敵,斗志昂揚.

身邊羅濠教主的身體也喚醒了活力,忘記了戰斗的疲勞.

——萬里谷光成為了神.『不從之神』.

幼小巫女的臉上顯現了一個假面.猴子臉,白面.但眼睛周圍是紅色的.在京劇的照片中看到過.

這是演繹『美猴王』時使用的臉譜.

護堂知道他的名字.但由于疼痛說不出口.

「終于覺醒了呢,美猴王?」

代替他羅濠教主抬起頭,毅然問道.

「正是.好久不見,同鄉的弑神者!」

用小光的聲音『不從之神』回答著,然後指著天.

「我並非猿猴神君.我即是天,齊天的存在——」

那威嚴的並非明朗快活的巫女的東西,是滑稽的猴子的.

「我是石中誕生的猴王,神通無限,變化萬千.在天宮偷盜丹藥,貪酒,偷吃蟠桃.弄武,為凶,顯惡!」

小光手中顯現出鋼之棍.

「我姓孫,名悟空.自號齊天大聖!」

齊天大聖?孫悟空.

這就是握著如意金箍棒,強大的神的名稱.

同時,在日光山周邊——

被蛇神利維坦吸走精氣,倒在地上的人們.

他們開始發生變化.男女老少,發生了各種變化.各種各樣來到這片土地的人們.他們改變身姿,又開始活動起來.

不是人,而是猴子的樣子.

現在日光東照宮周邊,大量的猴子冒了出來.

又,在同時刻的成田機場——

一個人從美國來的女性走出了候機室,正在尋找著即將乘坐的特急列車的車站.仔細想想,真是好久沒海外旅行了.

這幾年,一直非常忙碌.不斷地獄壞魔法使,怪物,惡魔戰斗.

這次旅行對她來說哦,是為了忘記失態的貴重時間.

對啊.那種家伙忘了就行了.那種程度的男人,本來就不是最適合她的伙伴.肯定是哪里看錯了.

以後要注意選擇伙伴.下一個要更加頑強,帥氣,有禮儀,瀟灑的人做自己的伙伴.選擇那種男人作為人生伴侶的女性,這世界真是什麼人都有……

『安妮.欺瞞自己的人,幸福的青鳥是不會來的哦?』

『也就是說,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親密的老人們那批評的話語藏在了美國女性的心里.

她的名字是安妮?查爾頓,又名約翰?普魯托?史密斯.被洛杉磯的人名作為活著的傳說而贊頌的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