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神山飛鳳 第7章 GIANT KILLING
1

利維坦的巨體緩緩地墜向地面.

光點般的粒子向空中飄去,像失去承重的羽毛一樣以不自然的軌道墜落.

白銀的蛇身也漸漸消失.離地面還有數十米的時候變為了安謝拉那白皙的肉體.而且在喉嚨處有兩處刃物刺中的大傷口.

就這樣,安謝拉的身體終于落在了東照宮的最上部?奧社.

「已經保持不了蛇形了,這樣下去解除『弼馬溫』咒縛的鑰匙就……」

羅濠教主嘟囔著走近她.

扶起痙攣著,從口中吐出血泡的少女的手.為她診脈.教主點點頭,馬上站了起來.

「鷹兒!在我為這魔女治療的時候,你幫我攔住騎士們.」

命令著兩百米下方的弟子.

充滿著因為內功而練出來的氣的美聲,即使這麼遠的距離也能達到.

「那個凶暴女,即使這樣還活著啊.不,成為蛇的時候就是與『不從之神』同等的存在,也不是不可思議呢……?」

聽到指示,在東照宮拜殿屋頂的陸鷹化睜大眼睛.

另一方,射穿蛇神之喉的兩名大騎士笑眯眯地對看著.

「排除利維坦的最好方法就是我剛說的那樣.」

在突入東照宮之前,愛麗絲公主從幽界傳來思念波之後.

配合那邊的對策,艾麗卡說道.

「我和莉莉的直接攻擊.大衛的言靈對神也能發揮殺傷力,目標可是飛在空中露出死穴的哦?肯定能成功.」

「嘛.蛇神的生命本來就快完了.絕對想不到這種荒唐無稽的方法.」

莉莉婭娜也冷靜地點點頭.

先不提私生活(特別是戀愛面),在戰斗中她十分冷靜沉著.

「當然,慢慢打的話可能會受到教主和陸鷹化的干擾,第一擊就瞄准利維坦的話,我想成功率會很高.」

陸鷹化在氣功方面造詣頗深,但關于魔術?方術卻不是很了解.

對于戰斗魔術的奧義?英雄大衛留下的言靈,精通的可能性很低.問題是他的師父,回想起在那祠廟的遭遇——

「羅濠教主應該不會將我和莉莉作為敵人而警戒.所以,最初的攻擊目標就定為利維坦,肯定能行.但是……」

「就是之後的問題.我們要跟動真格的教主對決.」

在地上能跟campione同等對決的存在只有campione.所以才讓愛麗絲公主去迎接護堂.

「結果,排除了利維坦之後還是需要campione的力量.但如果那個儀式繼續進行《鋼》就會蘇醒……進了死胡同了呢.」

「嗯嗯.所以我把一切賭在這上面了.」

對著煩惱地搖頭的莉莉婭娜,艾麗卡繼續說明.

「草薙護堂所擁有的韋勒斯拉納的權能.你也知道吧,那個軍神在古代波斯的大地上飛舞,是拯救民眾的守護者.所以——」

艾麗卡的提案莉莉點點頭.

幽界傳來思念波的公主也贊同.

兩名騎士就這樣勇敢前行,成功擊落了利維坦.

現在.羅濠教主向弟子發出了指令,准備對付艾麗卡和莉莉婭娜.

詳細不明,但那蛇神也許有回複的可能.

「這樣還能分心,你們真有余裕!」

與聲音一起少年飛降下來.

就跟之前一樣,一點聲音都沒有.可以稱得上靈妙的體術.自己的體重,筋力,運動能量完全掌握財可能達到的技藝.艾麗卡和莉莉婭娜在這方面也很非凡,但完全沒有到達這個境界.

銀發的騎士立刻伸出手,拔起插在地上的愛劍.

看到這個的陸鷹化,立刻用神速沖了過去.

手伸出去就能到達的距離.右拳擊出.目標是握著魔劍的右手!莉莉婭娜用滑動一樣的步伐躲開了.

「你才是有余裕嘛!故意攻擊手上有武器的一方.」

「哈哈!與沒有劍在手的劍士為對手,就算給我錢我都拒絕呢!」

由于艾麗卡將愛劍投向了利維坦,所以現在是空手.

但依然嘲笑著選擇有武器的人而攻擊的少年,莉莉婭娜拿起魔劍.對准沖過來的那只右手.如果切到動脈或者肌腱,勝負就決定了.

但年輕的武俠收回了手,避開了魔劍.

而且收回的手像鞭子一樣朝對手的臉面打去.攻擊與防禦已渾然一體.莉莉婭娜立刻舉起左手抵擋.

「嘿.不慢也不遲鈍.嘛嘛,有點本事……」

陸鷹化悠閑地評論著.

與武裝的敵人對決可完全看不出恐懼.他還沒動真格吧.

莉莉婭娜將ILMaestro擺在中段.

其形狀慢慢地劃出一條曲線,成為了單手用的軍刀.過去在佛羅倫薩的地下墓地里發現的,與CuorediLeone成對的魔劍.

「艾麗卡,看來他希望跟我談談呢.你快點前往教主那兒.」

舊友少見的玩笑,艾麗卡華美地微笑著.

「行嗎,莉莉?如果你要那個角色,我是可就變成主角了哦?」

「真要說的話不行,但沒辦法吧?都已經擺出架勢了,而且對方還沒有動真格哦?不這樣不行吧!」

莉莉婭娜叫喊道.對峙的少年,呵呵地表示出了余裕.

「你快走吧,變成這樣也沒辦法.就由我來解決他.之前我也說過,像你這麼醒目已經到了無法理解的地步!」

「這樣,那我就不客氣,先走了~」

艾麗卡使用《跳躍》,跳上了東照宮拜殿的屋頂,她的背後,陸鷹化像猛禽一樣凝視著.

「我不是說以你們兩個為對手了嘛!」

叫喊著沖了過去,又一次飛向了拜殿的屋頂.

不好.這樣下去,他將會跟名字一樣開始獵鷹的狩獵.莉莉婭娜也立刻跳上屋頂,擋在了陸鷹化前面.

然後解除了魔劍ILMaestro的封印.

隱藏愛劍真正價值的不僅僅只有艾麗卡.匠之鋼開始變換形狀.描繪著弧形的刀身依舊不變,但是柄的部分向前伸長了一米多.日本的薙刀,形狀像長矛一樣.

輕輕地揮動,發出叮地玄妙之聲.

仿佛彈奏鐵琴,符合演奏者(Maestro)之名的聲響.

「幻想的精髓啊,演奏出美妙旋律的鋼啊!請賜給我看不見的翅膀吧!」

絕招——『魔曲』解放的口訣.

變成薙刀的ILMaestro輕輕揮舞.響起叮叮聲.

再揮一次.呤呤響起.叮叮呤呤有韻律地奏響.

陸鷹化的瞳孔漸漸失去銳利.看著眼前的莉莉婭娜,捕捉著前方跳躍的艾麗卡的鷹之眼,一瞬茫然了.

——中招了!

以確信一起,ILMaestro向著陸鷹化的胸口刺去.

真不愧是武俠,在劍達到之前恢複了意識,向後大大一躍.

「……那個武器,有個奇怪的效果呢.」

「那叫魔曲.魔劍ILMaestro是能夠演奏美妙樂曲的匠之鋼.像我這樣精通武藝與音曲雙方的人,能彈奏出各種魔曲作為第二武器.」

這次輪到莉莉婭娜俯視了.

對于在東照宮拜殿的屋頂站在的她,陸鷹化在地上.剛才的一跳從拜殿上飛了下來.

莉莉婭娜像披露自己的武術之型一樣揮舞著ILMaestro.

接著,流出了金屬質的玄妙旋律,是剛才使用的,擾亂聽者之心的魔曲.在真劍勝負時聽到後會攪亂集中力,從而露出破綻.

其他還有衰減咒力的魔曲,奪去體力的魔曲,曲目十分多.

「切——還真是不起眼的咒術!」

陸鷹化怒吼,然後提高了體內的咒力.

跟退卻大衛的詛咒時一樣的魔術防禦法.但這也被看穿了.

「賜予生命,奪去生命的母親啊!給予我黑暗土地的道標!」

吟唱新的言靈,莉莉婭娜使用了魔術.操縱大地的魔女術.

陸鷹化站著的地面開始軟化.失去硬度,變成泥,無底的沼澤.就這樣將目標沉到大地深處的陰慘咒術.

如果是卓越的魔術師可能使用對抗魔術或者是幸運加護之術來打消,超越.

像草薙護堂那樣的campione的話,提高體內咒力,術的效果自然就消失了.他們對魔術的耐性,即使是廣域魔術也能自動無效化.不過對于陸鷹化,雖說是氣功的天才,但也只能跟人類一樣.

不久,陸鷹化就被無底的沼澤吞掉了腳部.膝蓋下面已經都沉下去了.

「……對既能用劍又能用魔術的對手,不得不好好制定戰術呢.」

可他依然十分冷靜.就跟平時一樣的冷靜.

沒有踏足余地的黏黏沼澤.

向著周圍沒有受到魔術影響的地面,輕輕一跳.

只有身輕是逃脫不了的.就想踏著浮在水面的木板一樣,在水面行走著.沒想到體術竟然達到這種程度——

「艾麗卡姐姐也已經逃走了,可別希望我會放水哦.」

陸鷹化張開雙掌,莉莉婭娜睜大眼睛.

輕功卓越,掌力絕大.前者已經看到過好幾次了,後者還沒看過.他至今一次掌——最強力的武器一次都沒有披露過!

「姐姐,我差不多准備使用得意技了哦!」

2

在自己身上盡可能地釋放防護魔術,艾麗卡在石階上奔跑著.

到達了東照宮最高的場所,奧社.

當然,羅濠教主就在那里.蹲著,背朝著這里.魔教教主前面的是安謝拉.喉嚨上的傷口有兩個.從那里不斷有血流出,生命正在不斷流失.

在魔女旁邊的地面上,畫著幾何學的圖形和漢字.

大概是方術用的魔方陣.乾,兌,離,震,巽,坎,艮,坤這八字尤其大.大概就是這個正聯系著安謝拉的生命吧.

「又見面了,黃金發的騎士.」

教主不回頭地說著.

「看破儀式的關鍵是蛇,首先排除的想法十分不錯.但不會再讓你妨礙了.」

讓人吃驚的是,她的口氣沒有絲毫的憤怒.

伶俐平靜地話語.

說不定這就是貴人的器量.艾麗卡贊歎到.沒把自己作為對等的存在,大概認為只是小貓在胡鬧的程度吧.

「對不起,教主,您的話我無法順從.」

「這樣啊.大騎士啊,因為你的才氣而覺得可惜,所以特地警告你……可惜了.給我退下.」

最後一句話響起的瞬間,艾麗卡覺得全身像碾碎了一樣.

注意到時自己已倒在地面.

可以想到的是承受了那個沖擊波.但什麼時候釋放的完全沒有感覺到.就像突然被大型車輛碾壓的感覺.

「……哦呀,還活著啊.啊啊,使用了守護之術護身了吧.真的是准備妥當的女孩.鷹兒也像這樣周到,謹慎的話我也會承認他是長大了……」

仰天倒下的艾麗卡的視界,映著被夕陽染紅的日光的天空.

教主的表情如何無法知道.大概依然是背對著自己吧.不管是大騎士還是大魔術師,對她來說都只是路邊的雜草.人類根本就沒有價值能讓她認同.

沒有理由的確信.艾麗卡爬了起來.

首先起身,站不起來也沒關系.至少上身坐起來,誇耀自己依然健在.這是至少的矜持.然後呼喚他的名字.

「……教主.我有義務向禦身傳達一些事情!」

喊破喉嚨,必死地叫喊.

與聲音一同鮮血漏了出來.大概是內髒受傷了吧?

「大騎士站在禦前乃是僭越.所以,我將呼喚吾主.」

「嚯.你的主人是——草薙王?」

「對.他是王中的王.總有一天會超越先達的campione,作為最強的魔王君臨地上.必定會向禦身的狼藉舉起反抗之刃.」

艾麗卡的臉頰感受到秋風的寒冷,然後吸了一口氣.

沒有肯定能來的確證.可能做得到也可能是自己的失策.即使這樣也必須去做.失敗的話將成為家族之恥.

不過也可以這麼說.

想讓眼前的這個人,或者是像是人的少女,見識見識萬事不能光看表面這個道理.

如果是她所愛的少年,是不會放下這種場面的.如果不管,一生都會作為背後靈附在他的後面,叫喊著他的愚蠢.

「來吧,草薙護堂!你的女人在就快在這里死了,你能讓她這樣嗎!?馬上飛過來,幫我報仇!」

風吹了起來.一開始是秋天的微風.

但立刻就變強了.疾風變成了旋風.然後成為了冰冷刺骨的強風.終于變成了暴風雨前的烈風.

「你是我的女人……這里有異論,但之後再說.我絕對會幫你報仇的,你先休息吧.還有,謝謝你能想起這個力量.」


幾小時不見的少年的聲音.

在漩渦之風的中心實體化的他的身姿.背後是萬里谷祐理和小光,公主也在.艾麗卡知道自己賭贏了.

名為韋勒斯拉納的古代波斯的軍神.擁有十個化身的勝利之神,在時代變遷中變為了民眾的守護神.象征這個屬性就是『風』.變成吹拂的風在歐亞的大地上守護著遍地的人民.

作為草薙護堂的權能,是非常受限定的移動手段.

只有在親近者迫近危機,才能超越空間地飛來.

「但是,韋勒斯拉納的權能能在幽世和地上之間移動嗎?」

擊退小猴子,跟現世取得聯絡的時候.

從公主那里聽說了艾麗卡的提案,護堂疑惑著.

「在波斯他是被作為引路者而被崇拜的神格.就像希臘的赫爾梅斯一樣,旅行之神能游遍世界,也能在地上和冥府之間來去.按照這個考慮,也不是不可能.但不知道草薙大人的權能是不是真能行……」

護堂對愛麗絲的話點點頭.結果,只能試試了.那麼現在該怎麼做呢?

——就這思考的時候,祐理毅然的表情進入自己眼簾.

「艾麗卡同學的想法估計能夠成功.護堂同學,請決斷.」

充滿確信的話語.自己立刻意識到其理由.

在幽世那個類似天啟的力量,也能進行某種程度的控制,之前已經聽說了.

「難道說是靈視嗎,萬里谷?」

「嗯.當然我的靈視也不是完全能夠中的.也有過猜錯的時候……但我想要相信.」

「相信?」

「護堂同學的話,是不會對地上的災厄無視的吧.大概也不會對命懸一線的艾麗卡同學見死不救的.所以,肯定能回到現世.」

充滿信賴,非常沉重的話語.

輕輕地歎了口氣,抬起頭.如果失敗的話,可能會再也抬不起頭.

但就是有這份沉重才更有責任.都被這樣信賴了,作為男人就應該要負責.而且,一直被祐理的靈視所幫助.完全沒有必要懷疑.

「……就是這樣,請向艾麗卡傳達.地上的事就交給你和莉莉婭娜.我一定會去的,一定要呼喊我的名字.」

這樣對愛麗絲說了以後,計劃終于開始了.

接下來只要待機就行了.

護堂在湖邊站著,靜靜地等待著艾麗卡的呼喚.要使用『風』的化身,必須在有風吹拂的地方才行.這里就沒問題了.

這時,注意到祐理有奇怪的舉動.

在稍微遠離一點的地方跟女性陣營對話,低頭.會話的內容沒有聽到,但小光和愛麗絲立刻離開了.

「怎麼了,萬里谷?要跟大家一起回去,還是讓她們在附近比較好吧.」

向臉頰微妙變紅,慢慢走近的媛巫女問道.『風』的化身可以把周圍的人也一起進行瞬間移動.

「我,我也知道.但是,我覺得還是讓她們離開一下比較好……」

「為什麼啊?如果艾麗卡就這樣呼叫我們的話,愛麗絲和小光都會被留在這里的哦?快點把她們叫回來.」

對護堂來說,這是當然的想法.但祐理用驚愕的表情,

「但,但是,我們接下來不是要做那個嗎……?」

「那,那個?那個是什麼?」

「說那個的話,就是那個咯.之前不是已經說過了嘛.即使這樣做也完全沒有關系……別,別讓我說第二遍.」

雖然害羞,但明顯下定決心了,祐理告知道.

都這樣說了當然不可能察覺不到.護堂的胸口怦怦亂跳.

「你不久就將與羅濠教主戰斗.為了讓那位的權能能被『劍』的言靈無力化,就應該在這里做好准備.我還以為你早就注意到了.」

大概是注意到自己那大膽的行為,祐理的臉已經通紅通紅.那身姿十分可憐.

「但,但是啊.萬里谷沒有看到我和教主戰斗的場景吧.所以,那個人擁有什麼權能,是不可能知道的吧?」

「不,不.其實我看到了.」

隨便想出的理由,但立刻無效了.

「在馬廄從猿猴神君那里逃出來的時候,用靈視看了護堂同學和教主的爭斗.那是那位使用的破壞歌謠……轉移逃走的時候,從仁王尊得到的大力也拜見到了.用靈視看了是哪個神而來的權能.所以……」

不知何時,祐理用淚汪汪的眼睛看著護堂.

「為了護堂同學的戰斗,我只能做到這種程度的事情.所以至少,讓我做我力所能及的事.這,這樣還是不行嗎……?」

央求著自己.櫻色的嘴唇微微地顫抖.

這樣的女孩都這樣說我,我真是笨蛋啊.無視周圍的一切,護堂做好了覺悟.將嘴唇靠近了她.

「——要做了,萬里谷.可以嗎?」

「嗯,好.按你想做的做吧.我一直都沒問題——嗯.」

唇與唇接觸.最初只是輕輕地啄食.

但第二次更強烈,更深,更濃厚.她也很好地回應著.一個勁兒地吮吸著護堂的嘴唇.舌與舌交纏,唾液不斷地混合著.

經口攝取了知識?印象.

對咒術有著鐵壁般耐性的campione,不這樣做無法使用咒術.知識的傳達開始了.祐理靈視到的情報不斷流進腦內.

關于『大力金剛神功』之源的仁王尊——金剛力士.

關于『龍吟虎嘯大法』之源的印度女神娑羅室伐底(注①)

「護堂同學……更多,讓我更有感覺.把我內部的知識更強,更多,全部吸收過去.在粗暴一點也沒關系,的……」

「萬里谷……!」

輕聲低吟,相互和睦的儀式.

護堂聽到那細小聲音,正是在這漩渦之中.

『哇……跟公主說的一樣.姐姐和哥哥,做著好厲害的事情!』

「對吧,還好來看看吧?你的姐姐,絕對隱藏著什麼秘密!……但我也沒想到竟然會做這麼驚人的事.」

想都不用想這是誰的聲音,少女與美女的談話.

『嗚,嗚哇,嗚哇!……看到沒有,剛剛舌,舌頭伸進去了!平時那麼認真的姐姐竟然這樣——那,那就是大人的KISS嗎?』

『兩,兩個人都好大膽.太陽還那麼高,還是在外面……』

聽到輕輕地,而且充滿興奮感的聲音,護堂有點不好意思了.

那兩個人,干嘛偷窺啊!

護堂看著已經合唇好幾次的少女臉色,祐理已經沉迷其中了.只是一個勁地,一心不亂地獻上那櫻花花瓣般的嘴唇.將火熱的身體押上來.太好了.還沒有注意到.

「萬里谷……你也是,更集中在我身上.不要思考多余的事,只要考慮將知識傳給我.知道了嗎?」

耳邊的低吟.順便輕咬祐理的耳朵,用舌頭舔著.媛巫女的身體顫抖著,將手臂圍著自己.

「好,好,護堂同學……我只會考慮你的事!」

圍在自己背後的祐理那華奢的手臂,用著非常大的力.

沉迷的雙眼看著護堂.那表情不僅僅是美麗,還有一種妖豔.不符合清純的大和撫子——不,正因為是,才更寄宿著一層色香.

這一瞬間,護堂也忘記了在某處偷窺自己的二人組.自己也抱住她,忘記力量地抱住她.

「啊——護,護堂同學,稍微有點痛……」

雖然這樣說,祐理依然眯著眼睛,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了護堂.放松力氣,把這身體交給著荒亂的擁抱.

護堂全身感受到緊密貼著自己的媛巫女的觸感.

肌膚的溫度,即使有巫女裝束擋著也能感受得到的,肉體的質感.意外豐滿的乳房,纏著護堂柔軟大腿全都感受得到.

「我,我不會再猶豫了……一直待在你的身邊,就這樣為了你而盡全力.所以護堂同學,請絕對不要放開我……!」

「我知道,你永遠待在我的身邊,萬里谷.從現在開始一直——絕對哦.」

「嗯!約定——不,這是我們之間的契約.我將把一切都獻給你,這次請務必勝利……!我,等待著你的平安歸來!」

「啊啊,交給我吧.所以萬里谷,給我更多的力量——!」

說是珍珠般但稍微有點茶色的黑發.

華奢且十分有女人味,隱藏著豐滿的軀體.

聞著少女的芳香,護堂親吻了那薔薇色的臉頰,然後又回到了祐理的唇上.輕輕頂開她的牙齒,交纏著彼此的舌頭,吮吸著彼此的唾液,兩個人完全沉浸在淫亂的氣息中.

已經不考慮別的事情,只想著對方,傳授著知識與印象,兩顆心相連.不斷地接吻.熱烈地相擁.

『……………………好厲害啊,真的.』

『……………………嗯嗯.那兩個人,比看上去的要奔放的多……』

輕輕的聲音不知何時更小了.

就這樣妨礙的也沒了,護堂也得到了必要的知識.

自己心里也知道,已經沒有再進行下去的必要了.兩人嘴唇分開了,銀色的蜜汁懸在兩人的嘴唇之間,微微搖晃著,仿佛還不想分開.

四目相合,兩邊都害羞地臉通紅,但眼睛始終沒有移開.

結果,兩人微笑著.不僅僅是知識與身體,心也能確實感受到相連的瞬間.但是——

沙沙地聲音.小光從附近的樹叢里慢慢走出來.

就像發燒一樣,呆滯的表情.在她身後愛麗絲也出現了.這邊可是非常難為情,都不敢正視護堂和祐理.

「小,小光——!?我不是說讓你們離開了嘛,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祐理驚愕了.沒想到竟然會被看到.

在一旁的護堂無語了.完全忘記了非淑女二人組的存在.總而言之,還是別說出來自己在途中注意到過吧.

「對不起,姐姐……我看見了.」

「——————!?」

妹妹不好意思的告白,姐姐發出了無聲的悲鳴.能承受住大概是因為平時的教養吧.

「所,所以呢,有件事想問問看姐姐……果然KISS,很舒服吧?還是說心怦怦跳?姐姐和哥哥太沉迷了,所以想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

「對這,這,這,這種事抱有興趣還太早了!我是不會允許的!」

認真的祐理叫喊道.雖然這樣說,但自己也做了不符合品行方正的行為,完全沒有說服力.

聽著姐妹的談話,護堂和愛麗絲無言地看著.一瞬四目相合,但兩人立刻移開眼.非常不好意思.

『來吧,草薙護堂!你的女人在就快在這里死了,你能讓她這樣嗎!?馬上飛過來,幫我報仇!』

護堂聽到聲音正是在這個瞬間.

明明只分開了幾小時,但好懷念的少女之聲.她為了使『風』的條件滿足,冒著生命的危險.

「誰是我的女人啊.別隨便做這種設定……」

抱怨著.但有兩重意義的救命之手.

將至今的尷尬吹去,護堂向周圍的女性陣招著手.

大家集合等待著,准備乘風飛走了.

從幽世往地上,向著同伴等著的日本古之聖域!周圍的暴風消失的時候,護堂他們已經到達了東照宮最上部的奧社.

眼前是倒下的艾麗卡和躺著的裸體少女,還有魔教教主的背部.穿著旗袍的少女,背面的樣子也如此美麗.

但是,在護堂的鬧鍾,同樣是campione的斗志正在沸騰.

「艾麗卡,還能動嗎?」

「嗯嗯,還能行.但如果使用治愈的魔術,估計就要到界限了.沒有我的輔助,你能行嗎?」

向著強忍著傷痛的艾麗卡,祐理和小光姐妹走了過去.

「當然行.我怎麼你能讓重傷者來照顧我.」

護堂向愛麗絲的方向看去.

完全變為認真表情的公主點點頭,指示著祐理們退去.媛巫女姐妹抱著艾麗卡,慢慢地向石階的方向移動,這個奧社不久將成為戰場.離開才是最安全的.

姐妹和艾麗卡,已經斷尾的愛麗絲從奧社下去之後.

「——草薙王,你乘風越過了幽冥界河人界的狹縫啊.」

終于羅濠教主回過頭.

那個美麗的花一般可憐,依然笑眯眯.

注:①:伽耶特黎:印度神話中吠陀的母親,梵天的妻子.

3

羅濠教主的可愛,要凌駕于至今遇到的所有美少女.

但護堂的心沒有被她奪走.

「你不僅僅是武術和臂力,就連咒術懂呢.呵呵呵,沒想到倭國之王竟然是這麼有看頭的年輕人.我不知道現在有幾個『王』,但智勇雙全的只有我羅濠.可是,你說不定能成為我的後繼者哦.」

「要做你的後繼者,開什麼玩笑.誰要做這種東西.」

對于教主的話,護堂用力地否決了.

「我對傷害他人的武道完全沒有興趣,也絕對不學習這種奇怪魔術!」

「雖然你這樣說,但擁有著比地上誰都要強大的權能哦.」

看著可愛弟弟一樣的眼神,護堂直直地瞪著她.

「這也是王者的特權.比如說我的仇敵,東歐的狼王是個不懂武藝,無視魔術的魔王.但他依然擁有跟我同等的力量.」

難道在說沃班侯爵?護堂回想起那老人的異常.自己完全不想變身.還是更像人類一樣生活吧.

「總而言之!我不認同你想要做的事情.讓那個猴子神恢複原樣,別開玩笑.因為這個萬里谷和妹妹吃了大苦頭,而且還把我的同伴傷成那樣——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和平主義者呢.為了把那家伙報仇,我就跟你打一場吧.」

「跟我比賽武藝?呵呵,你認為可能贏嗎,草薙王?」


「贏不贏不是問題.是做不做的問題.而且我現在很有干勁!氣到這種程度真是好久沒有了!」

「這句話不錯.那麼就好好嘗嘗我羅翠蓮的權能與絕技!」

羅濠教主微微張開朱唇,輕輕地歌謠.

「死去憑誰報,歸來始自憐.」

轟!沖擊波向護堂襲來.

無色無形的攻擊.猶如突風.護堂提高體內咒力緊緊站在地面.好像快倒了,但總算抵擋下來了.沒有什麼傷害.

「果然已經習慣了戰斗呢.可以看到已經學習去掌握自己的強大力量了.嗯嗯,對我們『王』來說,最強的魔術師?道士操縱的咒術也完全沒有效果.即使是同樣的『王』,不用充滿渾身威力的權能也不會有很大效果.那麼——」

這麼荒唐的場面,為何是那樣的表情?

面對面,教主的笑容依然不變.但是,在她口中的是勝負的心得,作戰的方法.纖細的身體向護堂輕輕走去——

「所以,還是果敢的近身攻擊有效!」

從這里開始什麼都看不到了.什麼都不知道.看都看不清.

以近身戰的能力,護堂與羅濠教主有著一萬光年的差距.

所以,護堂沒有隨便地避開.

只要最初的一擊不死就行了.看到教主接近的瞬間身體已經動了.彎著背,兩臂放在身體前方+臉面藏著胸和腹部,腰往後縮.

總之不能讓她打到要害.只考慮這個,才有了這種丟臉的樣子.

——說不定會是中段踢.

類似堅硬的鐵鏈一樣的東西,打在了防禦的雙臂上.

就像嘗到了強烈的電流般,沖擊在身體內暴走.

兩臂被擊中的部位十分熱,其他什麼都感覺不到.總而言之全身疼.從頭到指尖,兩手兩腳,胸口腹部背部,身體所有的部分都被激痛所侵襲.血從口中沖了出來.五髒六腑都受到了嚴重打擊.有種僅僅一擊就將身體各處破壞了的感覺.

等一下哦,羅濠教主可是擁有能把一個高中生扔上天空的力氣呢.但是,受到謎之打擊的護堂卻沒有華麗地飛出去,而是在當場倒下.大概是她把大力全都轉變成了打擊的傷害了吧.真是厲害……

這樣的思考在腦中疾走.

但即使這樣還是活下來了,campione真是恐怖.

全身碎掉般的疼痛.只感到熱的兩臂.身體從芯都被破壞的實感.擁有這些感覺,護堂使用了『駱駝』的化身.

韋勒斯拉納第四的化身.只有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傷才能使用.這個能力,能使腿力和格斗能力得到飛躍性的上升.而且,異樣的防禦力.

——終于護堂的眼睛,能夠捕捉到羅濠教主的行動了.

果然剛剛是踢腿.放出踢腿的右腿剛剛回到了地面.

這次是瞄准護堂臉面的上段突擊.縱向擺著拳的就是功夫.在香港制的動作電影里經常能看到的動作.

當然,羅濠教主的動作要比那熟練千倍.

教主放出的沖拳,護堂倒地而避開了.然後,躺倒的姿勢下半身彈起.向教主苗條的身體踢去.

「喲……動作改變了.不是技藝.而是用斗志和精強使自己走向勝利,跟猛獸異樣——隨著敵人的力量和狀況改變自己.你從千變萬化的斗神那里篡奪了戰斗的權能呢.而且,在非常好的應用著!」

避開踢腿的教主,斜著眼說道.

定睛看著躺著的護堂.不是有余裕地看著這邊.這是為了看清自己的能力.

比起盛氣凌人的攻擊更加恐怖.

傳說中的力士在橫綱相撲時的心境,護堂慢慢地站起來.

這麼說來在剛成為campione不久的時候,讓艾麗卡調查過這個身體.跟一般人最大的差異在于骨頭的堅硬.好像說,比大多數的金屬都要硬.除了這個,還有異樣的自然治愈力.

正因為如此才能異常的耐打.所以護堂現在還活著.常人受到剛才一擊的話,說不定已經全身骨頭盡斷,髒器全部破裂了吧.

拜『駱駝』所賜,教主的厲害比之前更明確理解.

她的武術是在自己的想象以上的.

在釋放沖拳和踢腿的時候,攻擊的氣息完全感覺不到.無論是多麼有名的人為對手,一般那種程度的氣息就算外行人也能察覺.但羅濠教主就連這點也不許散發.

而且,所以的動作都十分迅速.手腳揮動的軌道很短,很小.

但其中也寄宿著絕大的威力.名拳擊手有10厘米的間隙才會發出強烈的攻擊,但對她來說有沒有間隙都行.

原來如此,所以攻擊無法躲避.

護堂越來越佩服了.多虧有『駱駝』的格斗感,現在能剛剛挺過來.教主手足活動的瞬間反射神經會自己工作.

她發出中段沖拳的瞬間,自己會向旁邊小碎步躲開.

她踏步重拳的話,自己會配合著膝頂作為反擊.

對于這個迎擊,教主又進行還擊的話,自己會蹲下攻擊她作為軸的腳.總算能進行不相上下的格斗戰.

兩臂依然很熱,沒有感覺.回複的話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其實自己也注意到是不是已經斷了,但campione的回複力異常.而且『駱駝』能使治愈力比平時還高.

……嘛,治愈的時候說不定又斷了.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了呢.那麼,就讓你看看我的一個絕技吧.」

花的美貌綻放.

從云間偷窺的太陽.在暗夜照耀的銀月之光明.蕩漾著這種風情的美與可憐.這個人為什麼不在平時讓別人看看呢,護堂想到.

「飛鳳十二神掌.這個掌法是我最得意的武藝,作為武林至寶的秘義.用心感受一下吧.」

這麼說來,好像聽到過她的弟子十分擅長用掌.而且是繼承師父的.

悲慘的一幕開始了.

跳起來一掌打在身上.兩手並掌打在腹部.肩膀的鎖骨附近被手刀砍.用那細長的手指穿過腿部.

在對方打了自己三發以後,終于用踢還擊了她一下.

而且,這個還被躲開了.

「飛鳳十二神掌是由鳳雛登門,鳳眼穿簾,鳳爪掏心,飛鳳墜落,丹鳳朝陽,金鳳亮翅,群風連環,雄鳳千斤,鳳翼天象,鳳龍陰陽,鳳凰雙飛,大鳳無天十二招組成的絕技.所有招式放出的時候,剛柔並濟,蘊含著陰陽相克之理.」

連給了親切的解說都有.

而且,加上大氣名字的掌法後,那個沖擊波也放了出來.在對對方的三發還擊了一招之後,又開始吟唱了之前那個歌謠.

「猶瞻太白雪,喜遇武功天.」

「影靜千官里,心蘇七校前.」

「今朝漢社稷,新數中興年.」

每唱一句,護堂有如受到了無形之牆般的沖擊,不斷向後退.

如果沒有格斗戰的能力,剛剛的攻擊肯定挺不住.反過來看教主,哼著歌朝護堂走去.越來越能看出與這美女之間的實力差.

吃了幾次沖擊波,他被大大地彈飛了.

為了登上東照宮奧社而建的石階.

飛到那里的護堂,像丸太一樣滾下去.普通的人類,肯定重傷.在石階途中的休息處,終于停止滾動了.

站起來,護堂將力量集中在膝蓋上.身體軟軟地,沒法好好站著.

石階上方的教主悠然地往下看.

「站起來,草薙王.你也是魔王中的一個,不會因為這種程度的攻擊就倒下的吧.站起來,繼續跟我戰斗.」

教主任性地說著,月琴般美麗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江頭宮殿鎖千門,」

准備放出吹飛『豬』威力的沖擊波!護堂咽了口氣.

黑色神獸已不在.如果肉體受到那個的話,沒有能活下來的自信.可惡.竟然對人使用這種威力!

心中不斷罵倒,苦笑著.

仔細想想,自己也對其他的神或者campione做過同樣的事.

然後大部分的場合,中招的對手依然十分精神.那麼,自己也應該能夠挺過.實際上,自己也有為了抵抗這個的手段.

——羅濠教主的權能有兩個.

一直在煩惱該無力化哪個,但已經沒時間猶豫了.

接近戰和飛行道具的使用.兩個都是應該摧毀的力量.否則,就會配合著對方的速率進行戰斗.

「細柳新蒲為誰綠.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

教主的歌謠一下子更猛烈了.

念出的魔風,沖擊波向西面八方吹去.所有的東西都刮倒了.

已經這樣了,一般的方法是停止不了爆風的.護堂成為了『戰士』的化身,拔出了言靈之劍.

「羅濠教主!你的歌謠是打倒印度女神伽耶特黎而篡奪來的權能!五面十臂——擁有五張臉和十條手臂,作為聖歌女神而被崇拜的神格!」

護堂的周圍,光球像星星一樣出現.

一方,魔教教主周圍,沖擊波伴隨著魔風,到處破壞.

東照宮奧社的一切——收納德川家康遺骸的寶塔,門,神社,周圍的杉樹,全都被魔風卷起,變成碎片.

在石階上的護堂,看著這個光景,造出了『劍』之言靈.

像夜空的群星一樣閃耀的無數的光.

它們在自己周圍展開,從沖擊的魔風下保護自己.

「古代婆羅門教的聖典吠陀.伽耶特黎是吠陀的韻律之一,定型的某一真言.但作為神的伽耶特黎的創造神梵天的棋子,河的女神,文字和語言的女神.如果追溯到地母神的話應該與娑羅室伐底(注①)是同一體,非常高位的女神!」

現在教主所放的沖擊波已經到達最大限度的威力.

以奧社為中心,猶如被台風刮過,萬物傾倒.

有形之物全部崩壞.

除了台風之眼的教主,唯一幸免的就是用『劍』守護的護堂.但破壞的范圍正在逐漸擴大.不僅僅是奧社,日光東照宮全體,二荒山神社和輪王寺,以及更外面的日光街道都可能被吹飛.

僅僅守護自身是不行的.

應該斬斷破壞的根源,護堂將『劍』指向了教主.

不知為何右臂十分的熱,成為操縱言靈之刃的『戰士』化身之時,能確信力量提升的必定是這只手.大概正因為如此吧?

「娑羅室伐底是梵語和天城文字的創造者.掌管音樂和藝術的女神,在日本被稱為弁財天.作為伽耶特黎的她能夠操縱音之靈,是向神明奉獻贊歌的女神!這就是你權能的緣由.」

使『劍』加速,將羅濠教主體內寄宿的女神伽耶特黎的權能斬斷.

有反應.斬到了.

魔風突然停止,由于沖擊波的破壞擴散也停止了.

像火一樣熱的護堂的右手,也完全冷下來了.就好像冰芯進入手臂中一樣——不,現在不是介意這個的時候.

「斬神的言靈之劍,非常不錯!」

失去了歌的權能,但依然富有音樂性的美聲說道.

古色蒼然的木制建築,蒼郁茂盛的杉樹,就連制作石階的石材業被刮走,東照宮奧社的周圍一片光禿禿的樣子.

稍微前面一點的奧社入口附近,羅濠教主像仁王一樣站著.

「草薙王——不,草薙護堂.作為魔王我已經活了二百年有余!這期間,從沒遇到有人能把我逼到這種地步!呵呵呵,果然跟同格者比武十分高興.這次輪到我披露絕技了!」

對了.她還有仁王的權能.還有鍛煉出來的武術之技.

她傲然地俯視著草薙護堂.那景象猶如一幅畫.戰斗裝束下那柔軟的肢體充滿著斗氣,准備釋放出必殺致死的奧義.

——開什麼玩笑.護堂猙猛地歪著嘴唇.

好不容易將劣勢還給你了.怎麼能再讓你占優勢!

沒有自覺地微笑,將意識朝向東方.羅濠教主的暴橫,能夠解放對付民眾之敵的正義之焰.現在正是解放最大火力,燃起反擊狼煙的時候!

「為了勝利,快來到我的跟前!不死的太陽啊,請賜予閃耀的駿馬.神行靈妙的駿馬啊,將你主人的光輪帶過來吧!」

韋勒斯拉納第三的化身,象征太陽的『白馬』.

真正的太陽已經在西方沉下去了,日光的天空和風景全被夕陽染色.但與這不同的,另一個太陽出現了.在東方釋放出曉之曙光.

從曙光中放出了白色的光之槍.

作為惑星的太陽,在大氣中發生了爆炸.成為了喇叭形.

向著東天的魔教教主,白色燃燒的火焰不斷延伸.猶如白色的荷葉裙.

曉之曙光四處擴散,在焰之槍吞噬教主——就在這時.

「一力降十會,一力壓十技!一腿千鈞力,一足定乾坤!」

言靈又從教主口中傳出.

從她的肩上冒出了陽炎.在幽世看到的,黃金閃耀的仁王尊的形態.

金剛力士像!——而且,這次是兩個.

對啊.仁王本來就是阿吽一對,兩個人作為一個神格.東大寺南大門的金剛力士也是那羅延堅固王和密跡金剛力士(注②)一對,在門的左右守護著.

發揮超絕力量的權能,『大力金剛神功』.

即使是羅濠教主,自身的筋力也無法完全使用這股力量吧.所以,才顯現那種分身吧?為了引出絕對最強的剛力.

……如果只是她的興趣的也太惡心了,護堂是這樣推測的.

就這樣黃金的仁王尊×2,向著白焰雄雄站著.

——哼!!——哈!!

二重聲音使大地顫抖,大氣鳴動.

在羅濠教主左右顯現的兩個巨人,筆直地向前邁進.

上半身裸露著強壯的黃金軀體,他們筋骨隆隆,就像兩座牆,從『白馬』之焰下守護教主.

黃金的肌肉開始融化,慢慢地融解.


但是,兩個仁王用必死的形象忍耐著苦痛.從宇宙級的超高溫和破壞力下,守護著自己的造物主.

不久,曉之曙光消失,白焰之槍的攻擊也停止了.

阿吽的金剛力士像立刻跪著.神般強壯的身體已經半數融解了.剩下的一半,也消滅了.但他們是一副成就壯舉的男人般的表情.

二個巨人守護的羅濠教主,完全無傷!連一點燒傷都沒有!

「竟,竟然有這種招數……」

吃驚和佩服,護堂嘀咕道.

完美地運用了轉機和權能,羅濠教主防住了這邊的最大火力.這也就是說,草薙護堂陷入了絕體絕命的困境中.

「呵呵呵,越來越讓人吃驚的少年……」

教主微笑著說道.她的唇邊有點血跡.

她的咒力——以東洋風來說就是氣,已經大量地減少了.失去了分身,已經削弱了很多.但依然沒有決定性的打擊.麻煩了.

「你讓我見到的毅力,我又想贊歎又覺得可惜.接著是我方的絕技.讓你知道羅翠蓮的拳腳與掌,能夠毀滅一百萬的軍隊!」

神聖的鳳凰從天而降.

柔軟的纖手變成了美麗的鳳爪,從空中向護堂揮下了手刀.如果這是在極近的距離,頭早就被切開了.猶如強弓放出的箭矢——不,說不定是匹敵子彈的速度.

與操縱飛鳳武技的美女戰斗,這邊也不得不用『鳳』.

但自己知道這樣肯定贏不了.該怎麼戰?踏進超高速的世界之後,護堂絕望地感到心在被腐蝕.

過去跟薩魯巴托雷?東尼戰斗的時候,那個天才看穿了『鳳』的速度.

那麼當然,羅濠教主也——

現在猶如進入了一個沒有出口的迷宮.

注:①:娑羅室伐底,又名辯才天女.婆羅門教和印度教的一個重要女神.傳統上她被認為是主神梵天的妻子.梵語被認為是她所創造.她更是文藝和科學的保護神.梵語中「語言」一詞本身就成了辯才天女的一個稱號.

②:又名哼哈二將.在佛教中,有兩位金剛力士,一位叫密跡金剛力士(吽形),是「二十諸天」之一,另一位叫那羅延堅固王(阿形).《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記載兩位護法有功,被封為仁王.因此兩位金剛力士,就守衛在在佛教寺院的山門內的左右,密跡金剛在左,那羅延金剛在右,而山門又被稱為仁王門,或仁王殿.

4

東照宮的杉樹林.

在比其中最高的樹還要高的地方,陸鷹化和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在那里飛舞著.俯瞰蔥郁的杉樹林,攻防開始了.

飛得更高的,果然是陸鷹化.在莉莉婭娜高一米左右的上空.

高度勝利才有優勢,這是空中戰之理.

陸鷹化輕巧地回轉一圈.前滾翻的動作.然後利用這氣勢,在空中使用了回轉踢.膝蓋從正上方降下來!莉莉婭娜收回軍刀,准備操縱ILMaestro,但已經來不及了.太快了!

慌張地將薙刀形狀的愛劍舉起,用柄的部分抵擋住膝擊.

兩個人就這樣向地上墜落.邊墜落陸鷹化邊進行猛攻.猶如錐般銳利,指尖瞄准莉莉婭娜的眼睛,手刀砍向她的喉嚨,掌底擊碎肩膀,放出了停止心髒跳動般強烈的一掌.

——飛鳳十二神掌.少年從師父那里學會的最強的武技.

銀發的青色騎士,用ILMaestro的刃和柄防住所有攻擊.全部都是在危險邊緣的防禦.如果再遲半瞬,妖精的肢體將被殘忍地砍傷,打碎.

但是,為了防禦而揮舞的魔劍編織著眩惑的魔曲,擾亂武俠的集中力.

陸鷹化咋舌提高自己的氣,保護自身.但是,為了這項作業他不得不停止攻擊.在這個空隙中莉莉婭娜放出了魔術產生的光之箭——

這些攻防,全部都在空中向地上落下途中進行.空中戰的熟練程度已經遠遠凌駕于世上的一般戰士.對他和她來說,有沒有地方落地根本不是問題.

但是戰斗語氣說是激烈,不如說是陷入了膠著狀態.

即使在武藝和身體能力上占優勢的武俠,但騎士用魔術和魔曲彌補了這個差距.

實力者的勝負是一瞬間結束還是膠著,兩種情況都很多.這次是後者.然後,從東天飛來了太陽之槍,然後黃金巨人×2承受著——看到了這麼誇張的光景.

「……那種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勝負,竟然就在自己附近展開呢.」

「……就是說嘛.這麼也能成為一場名勝負,但完全就褪色了.」

沒有興致了的陸鷹化和莉莉婭娜,同時收下了掌和ILMaestro.

「對我來說,只要做到能作為借口程度的工作就行了.你呢,姐姐?」

「我也是,我主?草薙護堂也不是嗜血的野獸.」

察覺到對方的提案,莉莉婭娜皺起了眉頭.

「如果你沒有戰斗的意向,能不能把矛收起來……行嗎?你們目的可是喚醒『鋼』之軍神.」

「不是我們.是師父的目的.」

陸鷹化聳聳肩.

「那個蛇女也快死了,她已經不行了,也沒有拼命的價值了吧.之後只要隨便跟師父說一下,就能回香港了.嘛,說不定這才會拼上命.」

Campione的直傳弟子,看來也有各種辛勞.總而言之,對手的敵意已經沒有了,也沒有必要胡亂進行戰斗.

「……啊啦.結果,這邊停戰了啊?」

從杉樹間,金發的少女走來.是艾麗卡.大概是用魔術找尋自己的地點吧.看上去受傷不輕,走路很沉重,動作也很遲鈍.

「啊啊.本來是非常白熱化的戰斗,但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莉莉婭娜也松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因為憎惡和複仇的戰斗,因為交涉和講和而戰斗中段的契機很多.現在只不過是提前進入這個階段而已.

「草薙護堂在戰斗的話,也就是說萬里谷姐妹和公主已經回來了?她們現在在干嘛?」

「在這個神殿周圍太危險了,讓她們回到山腳下去了.」

從艾麗卡的話來看,途中還是一起的.確實這樣比較安心.莉莉婭娜點點頭,開始考慮今後的方針.

「果然應該去看看草薙護堂和教主的對決吧.上去吧.」

部下之間的戰斗已經結束,但『王』之間還沒有.

換地方談談的話,也得等這場決戰結束.然後,哪方是勝者對內容有著非常大的不同.

「到底哪個王能占優勢呢?」

「嘿.你不說你師父肯定能贏嗎?」

聽到了陸鷹化的問題,艾麗卡不可思議地問道.莉莉婭娜也很介意.這種場合,一般都會期待跟自己緣分較深的人嘛.

「當然如果按照年幼排序或者身懷的武技來說,我的師父肯定能贏.」

年輕的武俠,認真的表情說道.

「如果按照這個定勝負的話,那本來跟神對決時他們就已經死了.期待魔王像人類這樣,我可沒那麼傻吧?」

『鳳』的化身,是韋勒斯拉納的權能中最快的.

只有受到高速的攻擊時才能使用.異常的速度將會覺醒,身體也會變輕.然後問題點有兩個.使用後的副作用,以及速度過快無法進行細致的活動.

比如說瞄准敵人的臉面毆打.嘛,其實打的是五十厘米遠的空氣.自己都覺得這速度快過頭了,有時候會打偏.所以除非對手靜止或者相當遲鈍,攻擊是不會中的.

可在防禦方面超高速正是重寶.

如果敵人不是羅濠教主或者薩魯巴托雷?東尼這樣的怪物的話——

『……確實非常快.但是草薙王,只是速度快的話我馬上就能抓住你哦.』

用超高速躲過強力的一掌之後,這樣被叫到.不知道是不是進入了加速狀態,聲音聽起來有點累.就像從遠處呼喊自己一樣.

『看清這速度——只是用眼睛捕捉敵人的凡俗之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像我這樣聽力到達了極致,掌握了心眼法訣的名家的話!』

又一次遠處的聲音.

聽到的時候,柔軟的掌上那細長的手指擦過了自己的左肩.

激痛在身上暴走.說不定肩膀已經脫臼了.僅僅擦了一下竟然有如此威力.果然,羅濠教主能夠追上『鳳』的速度.

就是這樣,想到薩魯巴托雷?東尼也是用心眼之類的技能.

那個輕率的傻瓜,自滿說能夠講滴下來的雨滴切開.就是在說速度再快都能看到,讓人火大的宣告.

如果是在劍豪小說中出現,肯定會被人責罵.

而且,對方用最短的劍招捕捉,即使對方用再快的速度都能斬到的神速的劍法.加上心眼的指引,『鳳』的超速度馬上敗下陣來.

那個男人,說不定是能跟宮本武藏或者柳生十兵衛想拼的劍士.

然後,當然羅濠教主也是這樣.

在護堂的眼中,她的動作一閃一閃.就像在老式的PC上玩網絡游戲一樣卡.教主就是這樣出掌的.

『鳳』的速度,應該能輕松避開.但是,下一步,教主的掌就到達了護堂臉面的正前方.結果,還是用盡全力躲開了.

這樣的話肯定會被追上的.護堂決定要反擊.

拜使用了『駱駝』所賜,已經恢複了,兩臂的感覺回來了.試試用右手使出右直拳.不行,偏離羅濠教主美貌五十厘米左右.

『那種拳是捕捉不到我的影子的!你還太年輕,草薙王!』

教主一聲叱責.而且她將右手的食指到小指合並,刺向護堂的喉嚨.

反擊的一擊——危險!絕對要躲掉!

護堂在極限時使用了小碎步,從斬裂喉嚨的危險下逃脫了

但是,教主像陽炎一樣無聲地沖過來.然後進行著連續攻擊.

『寶劍出鞘,芝草成林!天地風云,獅王爭霸!不倦走在無盡的英傑之道,成為接近至尊的武之至極.』

歌謠一樣的吟唱,教主使出了各種進攻方式.

瞄准上段?中段的掌擊.她那柔軟的手掌,是能夠把肉和骨頭一起粉碎的鐵錘.

向著要害以最短距離刺去的貫手.細長的手指就像是災禍的長槍.

纖細的白皙手刀向頭頂和脖子,肩,猶如青龍刀一樣地斬下,押了過來.

襲來的肘擊就像銳利的快劍.抓住護堂手腳使用擒拿技,仿佛被龍咬住.而且,這些攻擊不斷且連綿,仿佛看到雄渾的大河——長江?黃河流動的情景.

護堂像敏捷的拳擊手一樣,躲過大河的攻擊.

但是,逃脫不了.跑出去的護堂的肉體,被教主的掌法逐漸破壞.差點腦門被切,背部的脊髓也全都碎掉了.

——果然,一味地逃是不行的.

使用『鳳』時能期待用命中率的攻擊法,只有一種.如果對手不是羅濠教主的話.但是,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起死回生的方法了.那麼,只能這麼干了——

不.當教主的手刀劃過側腹的時候,護堂消除了疑惑.

這樣的方法不能叫起死回生.只能算是碰運氣.光有速度對教主是不通用的,自己也已經很明白了.對,光有速度的話——

這個瞬間,靈感來了.

護堂為了改變攻擊,向後方大大一跳.

『喲……看來已經做好覺悟了,草薙王.眼神不錯哦.』

注意到這邊的變化,教主溫柔地微笑著.

就像等待著護堂的攻擊而站在那里.看上去完全沒有防備,但事實不是這樣.為了應付任何的攻擊,而擺出的悠然的自然體.

她的目標毫無疑問是反擊.

知道這點的護堂將『鳳』的速度全開,開始突進.

只是筆直地,用身體撞過去.這樣的話就不用纖細的瞄准.像暴走的火車一樣捕捉到目標,將她放倒.

但教主也擺出了架勢.

不准備合掌,而是將兩掌伸向胸前.

這樣的姿勢聯想到的少女接下來的動作.在沖撞到之前,護堂的頭被教主的兩掌左右夾擊.用怪力阻止突進.頭蓋骨粉碎.腦內像周打蛤湯一樣——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一般的人,是無法躲過用『鳳』的速度得到的沖撞.但敵人是羅濠教主的話,很用可能用還擊破解.敗北是絕對的.

已經只能賭在這招上了.拜托了,讓我成功——

護堂挑戰『鳳』的速度解除.

不是加速而是減速.

即使以速球自滿的投手,如果只是一味地用最速球也會立即被人攻略.重要的是緩急.混著慢球能讓眼睛無法適應速球.作為名捕手的人,不能不懂得投球緩急的控制.

嘗試成功了.

神速的世界歸還為普通速度的世界.

作為一般高中生的速度.超常的速度是無法達到的.然後,預想是超加速的羅濠教主失去了夾擊的目標.

在護堂突進之前,教主合掌.

「——去啊!」

猶如千手觀音,少女合掌的瞬間.

護堂啟動了『鳳』的加速.再一次用神速突進.

突然將右拳伸出,就像過去的仁俠電影里用匕首捅人一樣.就是學那個的.

這個拳加上身體沖擊的態勢,羅濠教主心窩被擊中了.

「……哇!」

第一次聽到的教主的呻吟.

寒蘭般美麗的肢體彎成了『へ』字,膝蓋跪在了地上.這就是草薙護堂給予最凶的campione一擊的瞬間.

然後,這個瞬間發生了預期中的現象.

轟!

風在悲鳴.護堂的拳和教主的心窩之間,風在悲鳴,加速.將地上的所有東西刮倒的震動波從名為翠蓮的少女那兒散發出來.

好像是教主自身產生的沖擊波的魔風.

但慢慢倒下來的也是羅濠教主.到底發生了什麼?

「啊!……也就是說師父輸了.」

嘲諷似的宣告就是在這之後.

不知何時,放入冰芯的那右手的感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