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神山飛鳳 第4章 神君所坐之宮
1

萬里谷祐理和光姐妹.以及他們的看護者草薙護堂.

不知何為而跟隨著的艾麗卡?布朗特里和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理由貌似很簡單,十月上旬的三連休,這五人到日光去小旅行.比起做列車,使用汽車過去更加經濟.

作為某參加者女仆的女性想要做司機.但被護堂禮貌地回絕了.即使自己的人生已經遇到很多危險,但也沒有必要自己再給自己帶來麻煩.

那麼,旅行要怎麼辦呢.給想到的某個人物撥通了電話.

『可以的話,我來幫你們吧.車也由這邊准備好,不不,不用感謝我.我也正好想調查一下九法塚的內情.』

接受這個幫助,三連休第一天的午前在草薙家的附近集合.

大家向著日光前進的當日——

「喂,甘粕先生.」

旅行剛開始一小時左右,護堂對自己輕率的選擇感到了後悔.

向助手席旁的司機詢問道.

「從東京前往日光,我覺得應該使用東北自動車道吧.這樣能快點到達.為什麼走一般車道呢?」

「旅行這東西,最重要的是到達目的地的過程哦.」

握住方向盤的甘粕冬馬,認真地說道.

「聽好了.這個日光街道是從日本橋到日光東照宮去祭拜德川家康公的自古就有的古道.沿道有二十個宿場,我們已經路過了千住宿,草加宿,越谷宿.從前的人們可是徒步走在這道路上的.」

東海道,中山道,甲州街道,日光街道,然後是奧州街道.

過去五道中的一道,前往已成為國道和縣道的舊日光街道的途中.七名成員嚴肅地坐在車中,聽著甘粕的講解.

「更為便利,時間更短是現代人的陋習.喂,草薙先生,你不認為我們也該學習古人的旅程,體會一下古人的辛勞嗎?」

「不!我只是希望,能夠快點結束這個在地獄受罪的時間!」

兩個男人在孤單的談論著,後面位置上的女性們卻非常熱鬧.

這倒沒有問題.問題是她們討論的話題.

「那,那麼艾麗卡姐姐是哥哥的正室嗎?」

「嗯嗯,就是這樣.小光接下來也會在他身邊服侍,所以要好好聽我的話哦,順便輔佐一下姐姐祐理.」

「也就是說,團隊合作是最重要的吧……!?」

「稍微有點不同.如果大家只是關系很好,就不會產生競爭心而爭搶的結果,關鍵時刻也不會好好行動.重要的是順列.不明確緊急時應該聽誰的命令,會發生很嚴重的問題.」

「哇……真是學到不少.艾麗卡姐姐正如惠那姐講的那樣,是個很厲害的人.」

「惠那,怎麼說我的?」

「非常強大,跟馨一樣聰明的頭腦,很自大.」

「真是光榮.但最後那句是多余的.我這不是自大,應該說我很偉大.小光遇到惠那的話,也讓她訂正一下.」

「我知道了,姐姐!」

「艾麗卡,別利用對方的純真而向她說胡話.你是草薙護堂正室這個妄言,太過僭越了!」

「啊啦,誰都知道這是總有一天會到來的結果吧?」

「至少,我是不知道.在我看來,我可以認為你是使我主的將來一片黑暗的奸婦佞臣……萬里谷光,把艾麗卡的發言全部忘了為好.然後要記住的是,真正的騎士不能被自己的立場和責任所束縛.」

「這,這是什麼意思,莉莉婭娜姐姐!?」

「確實序列是重要的,但這不是一切.無論自己的立場為何,只要默默為主盡忠才是最重要的.這才是真正的騎士道.正室啊,第一夫人什麼的,被這種事困擾的人說明她的覺悟有問題.」

「不要被序列束縛,為哥哥盡心盡力……啊,就是這個意思吧.」

「哦哦,這個精神的最重要的.我可看好你哦.」

「好.也就是我們都是哥哥的『便利的女人』就行了吧.」

「便,便利——小孩子可不能說這種話!」

「小光!你從哪里聽來的!?」

「惠那姐告訴我的.清秋院先代的當家到處都有『便利的女人』,把她們都作為自己的愛人.但至少生活方面還是照顧著,盡了最低限度的義理……姐姐,哥哥也會一直照顧著我嗎?」

「這,這個……那個,我們和護堂同學可不是那麼槽糕的關系……」

「但惠那姐是這樣說的.草薙的哥哥有男人味且非常豪氣,周圍的女人都能被迷住.跟姐姐兩個人而不能獨自這點非常不服氣,但那個人是王,所以酒池肉林也是沒辦法的……」

「這種話可不能大聲說出來.太不知羞了!」

「誒,是這樣的嗎?順便問一下,酒池肉林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嘛,小光真是熱心學習.好吧,就讓我來告訴你.這是我在香港時聽到的真實的故事——」

「艾,艾麗卡同學!拜托你了,說明還是不用了吧.」

小光跟除了實姐以外的人也都很親近了.不知什麼時候都稱為了『姐姐』.

跟怕生人無緣的性格.這點不錯,能不能對她那天然的性格想點辦法……但是,輕易注意後部坐席的話,會有打草驚蛇的結果.所以護堂向司機問話.

「喂,甘粕先生,等一會兒能不能把清秋院的聯絡方式告訴我?」

「哦呀.准備在電話里談情說愛嗎?」

「不,絕對不是.等一會兒發給她抱怨的短信.還有,能不能在哪個車站讓我下去嗎?我一個人去做電車.」

「嘛嘛,旅行需要伙伴.就一起在這道中欣賞吧.順便一提,馬上就要通過的粕壁宿是松尾芭蕉(注①)在『奧之細道』中第一個住宿的宿場.」

護堂瞪著笑嘻嘻的甘粕.

「後面在說著這種話題,怎麼可能高興的起來!如坐針氈的感覺,至少高速駛往日光吧!」

「哈哈哈,嘛嘛,好不容易出來兜風.還是高興點吧.」

土氣容姿的正史編纂委員朗朗地笑著.大概是為了拖延時間而故意選擇這條路線的吧.

說上司喜歡惡作劇,他也一樣.

拋開痛苦的護堂,其他人都享受著到日光的旅途.

經過熱鬧的旅程,護堂他們在午後一點左右到達了目的地.

途中,雖然有些地方非常堵,但是運氣很好沒有被卷進去.

坐擁東照宮,二荒山神社,輪王寺的日光山.

離紅葉的時期還早,但果然是連休日的觀光地.還是有為數不少的參拜客.人山人海……也沒到這種程度.男女老少,有個人旅行也有家族出游,情侶,外國人,總之是什麼人都有.

甘粕將迷你面包車停放在停車場,其他人都先下來了.

就這樣來到了表參道.

被左右杉樹包圍的東照宮的門前.前方能看到一之鳥居.就這樣走進去的話就是東照宮.往右走是日光山輪王寺.左邊深處是二荒山神社.

「這麼說來,莉莉婭娜,今晚的住宿怎麼樣?」

「嗯.在附近已經預約了一個房間.為了不讓這麼多人去而打擾他們,所以按照你的指示找了一間費用比較便宜的地方.」

護堂的詢問,莉莉婭娜能干地回答道.

本來就喜歡注意細節的個性,對于這種事務特別的適合.關于這點,她跟艾麗卡是完全相反.

「喂,莉莉.我想去能穿著浴衣進入的露天浴場那樣的野外溫泉.在夜晚把護堂叫出來,在星空下一起高興地洗浴.」

飄蕩著色香的微笑,艾麗卡訴說著.

這個金發少女在政治,戰略,交涉方面特別有本事,也能放大視野理解經濟.但沒有善于庶務,雜事,料理這種纖細工作以及那樣的經濟觀念.做大概也能做到,但估計絕對不會做.

「今晚住宿的地方能夠包下露天浴場,是預約制的.只要草薙護堂希望的話,我會去准備的……」

「哦?就是這樣,護堂,我們兩個一定要高興高興哦!」

「誰要這樣的高興啊!」

護堂怒吼著拒絕了.

這里不自己准備,艾麗卡也有艾麗卡的原因.這樣看上去,她們的敵對關系以艾麗卡的優勢保持著微妙的平衡.

順便一提,說到一起的萬里谷姐妹.

「那麼,護堂同學,差不多要走了.」

「終于要到西天宮的神社了,哥哥.稍微有點緊張呢!」

無視騎士們的談話,她們倆這樣說道.

認真的祐理已經習慣了艾麗卡她們的破天荒.也不想對她們說啥了.小光應該說也太習慣了.怎麼能在這種地方浪費適應性.護堂越來越這樣想了.

「那麼,我們就采取別的行動吧.行吧,莉莉.」

「沒辦法.跟著你們說不定會妨礙到你們.」

就這樣,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離開了.因為要去神君的祠廟,部外者隨行還是盡量避免.

「這麼說來,萬里谷是不是已經來過這個什麼宮殿了?」

「嗯,在成為媛巫女前來過一次.只進入了本殿,沒有進入祠廟.」

祐理毫不猶豫地指著東照宮的鳥居.

在她的後面是護堂和小光.

日光東照宮,是祭祀神格化的德川家康——東照大權現而建造的靈廟.經常有人來修學旅行,非常豪華絢爛的神社.看著五重塔,登著石階,越過鳥居.就這樣通過有名的陽明門進入拜殿,本殿,然後進入奧社是正規路線.

但是,祐理在途中走向了一個不起眼的建築.

說到東照宮,那應該是以現代的金額相當于數百億元建造的豪華空間.給人精美的金雕,細致的物品的印象.

但那里是一間很小的,沒有裝飾的小屋.跟至今看到過的五重塔和表門大為不同,但有觀光客在,意外的是個人氣景點.

「總覺得,只有這個地方和其他地方不同.別的地方都用盡錢財.」

「這里是神廄舍……東照宮與神君最有緣的建築物.」

祐理回答了護堂真實的感想.神廄舍?護堂注意到在柵欄里面,有兩匹馬在.這麼說來,廄舍就是指馬屋吧.

「看.那里有猴子哦,哥哥!」

小光精神地指著.那里是建築物的正面側壁.

就是普通家里門欄的地方.那里從一頭到另一頭都刻著猴子.猴的親子.閉著眼睛的猴子,閉著嘴的猴子,遮住耳朵的猴子.坐著的猴子.看著天空的猴子,趴著的猴子,合計雕著十幾只.

「啊啊,看著聽著說著都是猴子的地方.」

三只猴子,各自閉著眼口耳.

這是有名的雕刻,看著這里護堂終于想了起來.

「對.自古以來,就有傳聞說猴子能治好馬的病.所以,這間馬屋全都是猴子!」

「嘿,不知道呢.但是,為什麼德川家康和猴子有關系呢?」

護堂對小光的解說十分迷惑,祐理吃驚地說道.

「不知道嗎?神君可不是東照大權現哦!」

這次換護堂吃驚了.但是,在日光東照宮所祭祀的神君,不是德川家康公是誰?

看到這邊的先入為主,祐理抱歉的說道.

「真是對不起.因為聽說你已經從馨那里聽到了一些,所以以為你已經詳細了解了.西天宮只是日光東照宮的一部分而已,是獨立參拜異種祭神的聖域.」

「西天宮所祭拜的神君,是叫猿猴神君!猴子的化身也是龍的庇護者.其實,我也只知道這些.」

嘿嘿嘿害羞地笑著,小光說道.

為什麼猴子要庇護龍?護堂歪著頭.怎麼想都覺得比起猴子,龍比較強.又是與神話有關,有複雜的原因吧.

「那麼,我們前往西天宮吧.請跟著我的後面.」

祐理取出長方形的紙——咒符.問她原因,原來是西天宮里有著驅人的結界.

祐理拿著咒符,進入了神廄舍後面的廣闊樹林.護堂和祐理跟隨著.

這里是通往二荒山神社和東照宮境內的中間地帶.不引人注意,所以數十名觀光客都沒有注意到.

跟在祐理背後,進入樹林後十幾分鍾.方向已經不明了.

三人終于來到了一個古神社前面.

「歡迎,等候大家多時了.」

出迎的是九法塚青年.現在是神職的穿著.

背後是剛剛分別的甘粕.大概是先來到的吧.大概是要裝傻,只是行了一個注目禮.

「我等九法塚神社對『王』的駕到感到非常光榮.不久祠廟的門就會打開,准備讓神君和你們見面.再稍微等一會兒.」

九法塚青年恭謹地說道,護堂歪著頭.

「剛剛你是不是說跟神君會面?」

「對.如果要到西天宮來見習,這樣是最好的.因為可能跟將要侍奉的神格面對面談話.只要有小光小姐的禍祓在,祠廟就有可能打開.所以才選擇這樣的方法.」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雖然有一定的危險.

「不,但是跟『不從之神』見面沒有危險嗎?」

「您的話很正確.那麼這樣做吧.禦身也與小光小姐一起進入祠廟,一起面對神君.」

護堂想了想九法塚青年的意見.

自己和『不從之神』見面,難道不會有麻煩嗎?這可是從DNA上就有敵對意識的.如果因為某些事而在東照宮這個舞台進行大決戰,那就麻煩了……

但讓小光單獨去見也太危險了.而且,本來就是因為辦不到而拜托自己.這里作為保護者就應該去吧.

護堂只能點了點頭.

護堂,甘粕以及擁有靈眼的祐理都沒注意到.

今天的西天宮,有著非人的訪問者存在.小小的一只蜥蜴,從境內的一角看著這些人.

因為在地面,長身的人類很難看到.

它的眼睛里寄宿著傲然的王者氣概.跟著九法塚青年所帶領的巫女們,蜥蜴也在慢慢移動著.

就像是這里的支配者,悠然地行動著.

注:①松尾芭蕉(生於寬永21年(1644年),卒於元祿7年10月12日(1694年11月28日)),是日本江戶時代前期的一位俳諧師的署名.他公認的功績是把俳句形式推向頂峰,但是在他生活的時代,芭蕉以作為俳諧連歌(由一組詩人創作的半喜劇鏈接詩)詩人而著稱.

2

為了跟神君見面做准備,小光穿上了巫女裝束.

在九法塚青年的指引下來到了社務所.姐姐祐理也跟在旁邊.

雖然說要為自己准備等待室,但護堂拒絕了.為了自己一個人,沒必要這麼麻煩.所以跟甘粕兩個人在社務所附近等著.

「……九法塚家意外地人很少呢.」

護堂指出了自己注意到的地方.除了九法塚青年,誰都沒有看到.

在境內的也只有護堂和甘粕兩個人.

「因為是猿猴神君的祠廟打開之日,所以除了少主以外的所有人都退下了.嘛,百年都關閉著神明的結界突然打開,這是妥當的注意.」

「這先不說,為什麼這里祭祀著猴子的神呢?」

更有用處的神也有吧.

就像聽到護堂內心一樣,甘粕微微苦笑著,抬起了頭.

「說到猴子,那可是神獸哦.很意外吧.」

「治馬的病庇護著龍……這個,剛才聽說了.」

「哦,已經知道這個了啊.還有其它重要屬性的話,那就應該是除魔了.京都有猿猴遷居的地方.這里是京都禦所之艮——也就是東北的位置.東北對陰陽道來說是鬼門.也就是說,惡鬼邪靈侵入的方向.」

你看,東北——艮的相對位置西南是申的方位.所以猴子被用來除魔,甘粕是這樣說的.

「猴子作為鬼門守護而布陣,是天台系咒法僧最得意的咒術.」

「天台系……?那個比睿山延曆寺的天台宗嗎?」

「對,順便一提,設計日光東照宮的天海僧正,是天台宗出身的學僧.」

比睿山在京都的東北——鬼門的位置.甘粕補充道.

天海僧正.護堂聽說過的名字.確實是被稱為德川家康的頭腦的僧侶.一直伺候到三代目的將軍?家光的人.

「日光東照宮是德川家康公作為護國之神的化身而建造的類似宗教裝置的東西.在這里偷偷建造的西天宮,是祭祀除魔的屠龍者?猿猴神君的神社.」

「為什麼會選這樣一個地方呢……?」

「這里,以日本之靈的中心來看正好是鬼門.所以祭祀著護國的守護神家康公,還有將除魔的猿神布陣其中.」

護堂覺得真奇妙.靈的中心是什麼東西?

「看了地圖就能明白了哦.日本的象征,最高的能量點的聖地——靈峰?富士山來看,日光在東北邊.對了對了,根據記錄,猿猴神君曾經幾次到西天宮的外面去哦.」

「『不從之神』到外面?不危險嗎?」

「就是說.在100年前,最後一次神君解放之後,西天宮的關系者全都被吹飛.這個神社,也是之後才重新建造的.」

原來還有這種事情.

護堂漸漸不安起來.小光真的沒問題嗎?

「讓好不容易封印的『不從之神』出來?而且,放生的神明還真會自己回來?」

「說起這個,就會講到護堂先生最討厭的神的故事咯.」

這麼說來雖然對宗教和咒術進行了解說,但關于神沒說多少.是在注意自己嗎?相對的甘粕只隨便回答道.

「回來的理由,之前不是說過畢生的大咒術嘛.從日本各地的聖域聚集的咒力成為了東照大權現的神力,束縛著猿猴神君.就算出去暴動,最後也會回到這里接受封印.」

「……這種事情可能嗎?」

護堂驚訝了.即使聚集人類的魔法師也敵不過的強力的『不從之神』.這應該是這世界之理吧.

「應該是做不到的,但不知為何做到了.我和馨非常確信.這個機關,是集合了古老們的智慧而成.」

古老——也就是幽世住人們的現世繼承者吧.

說著說著,祐理回來了.小光和九法塚青年都不在.還有她穿著巫女的裝束.

「這個穿著,怎麼了萬里谷?妹妹沒跟你在一起嗎?」

「小光現在正跟干彥先生談話.護堂同學.能不能請你也帶我去猿猴神君大人那里.」

向護堂搭話後,祐理用決然的表情說道.

「萬里谷也去?不,不行吧.要跟神明見面.太危險了.」

「就是因為危險.萬一有意外發生,護堂同學肯定會保護小光的吧?那麼,我也一起去.」

覺察到護堂的意圖.祐理能通過靈視看到神的知識.如果有神明戰斗的事態發生,她在不在現在有著天壤的區別.

「為了自己的妹妹而讓護堂同學冒著危險,自己卻在安全的地方躲著是不行的.拜托了.」

祐理真摯地訴說著.她的照顧說實話非常感謝.但如果讓美麗的媛巫女傳授神的知識,必定要經過那個行為——

看著祐理可憐的嘴唇,護堂突然意識到.

大概是考慮到同樣的事吧,祐理也扭扭捏捏非常害羞.

「……如,如果……發生了那種事,我,我也完全沒有關系的……」

而且用極小的聲音嘀咕著.麻痹腦髓的沖擊感,護堂無語了.麻煩了,沒想到她竟然會這樣說.

「——確實伴隨著很大危險,那麼帶著祐理小姐不是正好嗎?從目的來考慮,你們兩個也沒必要分開行動吧.」

冷靜的聲音,攪亂了兩人世界.護堂望天.大概祐理也是這樣吧.對了,現在他也在這里啊!

兩人同時回頭,土氣容姿的青年嘻嘻地笑著.

「忘記我的存在這點稍微有點悲傷,但兩人和睦相處非常不錯.比起這個,護堂先生覺得怎樣?我的進言,能不能接受呢?」

「就,就這麼做吧!請多關照,萬里谷!」

「嗯,嗯.這邊才是.小女不才,請多多關照.」

因為太過緊張,兩個人的對話有點奇怪了.

「大家久等了!……啊咧?發生什麼事了嗎?」

拯救這尷尬氣氛的是終于回來的小光和九法塚青年.

這時甘粕給了個注目禮,無言地離去.雖說是正史編纂委員,但他也是西天宮的部外者.要注意場合.

追加同行者九法塚少年非常意外地輕易就同意了.

就這樣,護堂和小光,已經祐理都被帶到了西天宮境內的深處.

「——啊咧?這把刀是怎麼回事?」

小光抱著一把小太刀.劍鞘和劍柄都是白木,看上去曆史悠久.

「啊,這個名叫斬龍刀.如果要和神君大人見面這個是必須帶著的.」

「跟神君一樣,是守護西天宮的寶刀.」

這是九法塚少年的補充.

「這麼說來,刀作為禦神體的神社也是有的呢.」

那麼就不奇怪了.覺得自己明白後,護堂向境內走去.被帶到的是一個古老的祠廟,既不是很大也不是很華麗.

就像鄉下路邊的,非常土氣的祠廟.

周圍生長著低低的樹木.這應該是桃樹吧.

祠廟和桃木周圍四方,張開著注連繩.放出強烈的咒力.這根繩子大概就是結界吧.

「這里就是猿猴神君的祠廟.那麼小光小姐,就按照我直接所教的.」

九法塚青年往後一退.在眼前的只有那注連繩.

護堂偷偷地窺視著祠廟內.什麼都看不到.雖然只有破破爛爛的格子窗擋著,但內部是完全的黑暗.

「祠,祠廟必須有媛巫女才能使『弼馬溫』的封印削弱,然後打開.」

小光顫抖地說道.

膽大的見習媛巫女也在緊張著.接下來就要跟『不從之神』見面了,說當然也確實是當然的.這麼說來,『弼馬溫』是什麼?

護堂和姐姐看守著,小光將手放在了注連繩上.

草搓成的粗繩落到了地上.四處漫布的咒力消失了.

「真厲害.這樣祠廟就開放了嗎?」

「這大概是不行的吧.這是封住神明的結界.不可能完全消去.時效過了會自然恢複的.」

祐理說明著.只能一時性地削弱強大的咒力.對campione和神明的權能效果很淺的道理一樣.

「那,那麼,打開了……!」

小光顫抖地宣言道.祠廟的格子門被打開了.

內部依然很暗.雖然這樣說,但都已經到了這里,只能進去了.

「我先進去,萬里谷和小光跟著我——九法塚先生,麻煩你了.聽了我許多任性的提議.」

「不,能幫助您我很光榮.請慢走.」

非常沒有抑揚的聲音,九法塚青年回應道.

之後一言不發.身體不適嗎?就像沒電的時鍾一樣的氣氛.青年的樣子十分的奇怪.護堂走進了祠堂,萬里谷姐妹在後.

在黑暗中行走了一會兒.腳下的感觸像混凝土一樣堅硬.意外地非常好走但視線極差.前後左右,什麼都看不到.完全的黑暗.

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在後面的姐妹兩人的氣息.

「大家,為了不要掉隊牽著手吧.抓住我的手.」

「好,好的.知道了!」

護堂的呼喚祐理回應道.

將手往後一伸,握住了柔軟的手.

「小光握住我的手.嗯嗯,這樣就行了.沒關系.」

指示妹妹的姐姐的柔和之聲.

也就是說,護堂抓住的是祐理的手.不知為何臉十分的熱,而且不可思議地心髒激烈跳動.說不定,祐理也有同樣想法吧.

每當意識到那嬌小的手,護堂就毫無理由地這樣想著.

就這樣走了數分鍾.也許是數十分鍾.時間的感覺消失了.

「護堂同學……注意到了嗎?」

突然,祐理認真的說道.

護堂伸直腰板.就像要發布什麼重大報告一樣.

「我們現在,已經來到了幽世.之前進入過的那個世界……西天宮祠廟里的道路,大概就是現世和幽世的回廊吧!」

「姐姐.幽世,難道說是那個幽世?」

「嗯嗯.生與不死的境界,人之世和神界之間虛無的國土.被稱為黃泉比良坡的縫隙中的世界.」

聽到姐妹們的問答,護堂向天望去.

「封印神明的結界……仔細想想的話這也是可能的.但是,萬里谷你們看上去沒什麼事.不覺得難過吧?」

想到艾麗卡的痛苦,護堂說道.

先不提campione的自己,一般的人類應該不適應幽世的吧?

「我想這個回廊有著一般人都能適應幽世的力量.拜這所賜吧.我是這麼覺得的.」

動用靈視之力,祐理確信的說道.

看來,在黑暗中慢慢行走也是有意義的.

「……等一下.好不容易來到了幽界,上次的那個轉移能使用嗎?」

回想起上次使用了好幾次的移動法.

先不說護堂,擅長靈視的祐理應該可以做到.

……嘛,在跟猿猴神君見面的時候估計移動法也是沒用的.但祐理的回答時否定的.

「不.看來是不行的.想要想起之前看到的幽世風景……但總是做不好.看來是沒法轉移到別處去了.」

「怎麼回事?」

「幽世和其他的地方隔離了吧.這里是關住神君的籠子.」

再一次確信的祐理的報告.這也是靈視接受到的啟示.

「了解……嘛,確實這也不是個特別想待很久的地方.」

歎氣的瞬間,終于看到了出口.十幾米(護堂的眼睛能看見的)前方有個四角的洞.光從那里泄露出來.

三人牽著手,快步向那里走去.

平安地到達.跨過四角的洞.那里是個破舊的小屋.沒有人居住.大概是馬屋.就像剛剛在東照宮看到的廄舍一樣.

外面太陽在照耀著.非常舒爽的青空.

遠處能看到非常壯觀的建築物.大大的房子……不,城或者可以叫宮殿.順便一提,看上去不像是和式的建築.類似紫禁城一樣的中華式宮殿.這里是在那領地里的廄舍.

看著外面的風景,突然護堂感受到手中那華奢的觸感.

依然牽著媛巫女的手.萬里谷姐妹明明早就松開了手.跟祐理四目相合.同時紅臉,背對著,立刻放開了.

「……啊.有只猴子在那里.」

沒注意姐姐和護堂行動的小光,手指著廄舍的角落.

干草上,躺著一只猴子.

不像是日本猴.臉不是紅的,毛色很亮.近似橙色的金色體毛.身長80厘米左右.看到猴子的身姿,護堂確信了.

這家伙是『不從之神』.進入戰斗態勢的身心就是最好的證明.

「還真來到我的宮殿了.好久沒有的客人咯.而且里面還混有弑神者.」

不起身,用明亮聲音回複的猴子.動作應該說與人類相近.輕巧的孩子從睡床上跳起來一樣.

猴子能說話這點護堂已經不會吃驚了.冷靜地問道.

「那個,你就是猿猴神君?」

「把我關在這里的家伙是這樣叫我的.應該有更好的名字,但已經被封住了.」

跟護堂相遇過的神明,一,二,立即就開始了戰斗.不.想這樣的神相遇的記憶應該沒有,但總覺得有一個人.誰呢?開始頭痛了,還是不想了.

「其實是那個小女孩,正在煩惱是不是應該做你的巫女.所以今天過來看看.」

「啊啊,這麼說來.最近巫女都沒來玩呢.」

「來玩?」

「對啊.跟我一起玩的巫女.有時聊聊天,有時捉迷藏或者玩雙六.我很喜歡熱鬧哦,如果會唱歌跳舞評價會提升哦.」

西天宮媛巫女好像牧羊人歌詞一樣.但養的不是羊,是猴子.

不,應該說被猴子弄著玩吧.

「那個,難道說只是跟神君大人玩耍嗎?我還以為是非常重要的認為必須得我去做.所以非常迷茫……」

竟然,小光直接對話了.

沒有怕生的樣子.嘛,對手也沒有神的威嚴.

「只是玩也太失禮了.還有整理毛哦……嘛,我所要求的也只有這些.相反,你們那邊才是一直拜托我幫忙吧.」

「我們……媛巫女嗎?」

「嗯.讓我去追那條蛇,去退治那條龍.有時還哭著求我哦?所以每次我都會從這里出去,取回原本的力量在外面暴動.」

「龍的退治?你,不是庇護龍的嗎?」

突然護堂沒收住口,把之前三猴子的時候說了出來.

「也庇護的.但是在揍完它,然後成為我的小弟以後.別看我這樣,我也是《鋼》的一份子,對付龍蛇之類可是家常便飯……至今一,二,三次暴動吧.最後一次,是跟你爭吵的時候.」

問了猿猴神君以後,護堂歪著頭.

我什麼時候跟你發生爭吵過了.它在說什麼啊?

「在某個都城里干掉了暴動的地龍,然後跟你發生爭執.但還沒決出勝負,就已經到了回到這里的時刻.你在那時候,不是准備破壞祠廟的門嗎?」

「嗯嗯.我以為這麼做的話,你就回不了這里了.」

這次,護堂驚訝了.

突然想起的女人聲.寄宿著音樂的美,涼爽的美聲.

「結果,把祠廟和周圍的神社也一直炸飛了,但沒有沖進回廊……以我們的曆法來說應該已經是百年前的事了.但是,你的手法——制住了在東京弄的一片狼藉的龍神神技,我可是記憶猶新.」

護堂注視著猿神的視線前方.

馬屋里,不知何時混進了一只蜥蜴.

明明是只蜥蜴,卻有著堂堂的身姿.充滿著威嚴.僅僅看著,就會漏出贊歎之聲.怎麼回事,這只爬蟲類?

正在跟猿猴神君說話的,難道是這只東西?

「你,你難道說是——!?怎麼會,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突然,祐理捂住嘴喘息道.

完美培育的大和撫子,竟然如此激動.

「怎麼了,萬里谷!?」

臉色蒼白,嘴唇顫抖,祐理看透蜥蜴了?

不停地顫抖.大概是因為恐懼.護堂走近媛巫女,想要安慰她.

「護,護堂同學.在那里的那位……那位是——」

靈視看到什麼了嗎?身體顫抖.說話結巴,恐懼著.為了讓她冷靜,護堂將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喲,看來是媛巫女嘛.原來如此,這不愧是神祖們的遠親.能看出我的素性,有雙不錯的眼睛.」

蜥蜴的身體冒出了白煙.

下一個瞬間,小小的爬蟲類變化為一個美少女.

絕世的美人,黑發的少女.包著身體的是古代中國的衣裝——漢服.衣擺很長,長袖加羽織狀的上衣,長裙狀飄逸的下衣.看上去與和服很像.

「你,叫什麼呢?我就問問你的名字吧,同鄉的弑神者.」

「沒想到我的名字竟然沒有刻在你的記憶里,真是可惜.那麼,我就再一次報上我的名字.然後,以死來懲罰你忘卻之罪.」

向著猿猴神君,美麗的嘴唇冷冷地宣誓道.

「我姓羅,名翠蓮,字濠.聖教的教主,君臨武之頂點者.」

恐怖的魔教教主,羅濠或者叫羅翠蓮.

接著薩魯巴托雷?東尼,德揚斯達爾?沃班的第三個campione.跟草薙護堂相遇的新campione,是烈火般壯絕的少女.

3

選擇另外行動的騎士們,來到了二荒山神社.被杉樹包圍,非常安靜的神社.跟熱鬧的東照宮相反,非常冷靜的聖域.可以稱得上是神韻飄渺的玄妙.非常不錯的地方.

但是,這里與艾麗卡?布朗特里的性格不符.

「雖然是不錯,但好土氣啊.下一個就去那里的熱鬧地方吧.」

「很像喜歡誇張的你.我還是喜歡這種安靜的地方.」

莉莉婭娜笑了笑.順便一提,『那里』當然是有金箔還有金色佛像裝飾的東照宮.

「嘛,我還是喜歡那里,莉莉的興趣可真奇怪.難道說今晚住宿的地方也是這種感覺?」

「又不是住在禪寺了,怎麼可能住在這樣的旅店!」

爭論和雜談的對話.

奔放的艾麗卡?布朗特里和過于認真的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雖然看上去性格不合,但一起行動的機會很多.雖然這麼說,但私生活的主導權是艾麗卡的.

明明是這樣,最近莉莉婭娜卻想要反轉這個序列.

到底她身上發生了什麼?輕輕地探試她,艾麗卡輕巧地說道.

「說起來,莉莉.成為護堂的第一騎士,進展順利嗎?」

「啊啊.雖然在個人看來有些事不想讓它發生,但事情正在朝我期待的方向進行.總有一天我會是名副其實的護堂的右腕.」

莉莉婭娜悲哀地回答著.完全沒有看到縫隙.

但艾麗卡也是知道的.這個青色騎士精神容易動搖.用各種手段,誘使她動搖.這是攻略銀發舊友的最短路線.

「我覺得你還是不適合這樣.莉莉在細小的地方非常注意,但經常是不看大局的.」

「不看大局?你這是侮辱我嗎?」

「不是侮辱,只是冷靜的批評.你看,不深入思考一頭沖過去,將一切交給自己的潛在能力,收拾掉所有障礙,總能度過難關,這次是莉莉的本性吧?所以,故意裝作十分賢惠不適合你的,肯定.」

開玩笑地說出了真相.

即使跟漸漸變瘦的人說『你是不是胖了?』也沒有傷害那樣.稍微跟有點改變的人這樣說,對手也不會受到沖擊的.

這句話使得莉莉婭娜稍微有點生氣了,正當她准備反駁的時候——

但下一個回答是艾麗卡的想法破滅了.

「……確實可能是這樣,至今.」

怎麼回事?莉莉婭娜非常超然的表情點點頭!平時的她『沒這種事!』反駁,而內心受到打擊的樣子.

「但是艾麗卡,我為了幫助草薙護堂——我獨一無二的主君,是不能不改變的.那麼,昔日所有不行的地方都會全力克服.」

而且還是非常爽朗的宣言著.

「……一點都不像你,莉莉.發生什麼了?卡蓮跟你說了什麼多余的東西,還是《青銅黑十字》的本部的奇怪指令?」

微笑著詢問莉莉婭娜.

看來有必要知道她和護堂之間的密約.艾麗卡偷偷地觀察舊友兼對手的表情.看不慣這份冷靜.絕對需要調查.

——人類,是沒有那麼容易改變自己的.

是由于什麼原因有了新的決意,或者新的志向.這也不是很少見.

但是,能夠堅持的人很少.煙鬼發誓『明天開始禁煙!』,一般保持不了一周.但如果這個人是莉莉婭娜?改變她的目的是為了草薙護堂呢?

那麼就危險了.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是一個有妄想氣質的少女.激烈的胡思亂想是天下第一.這樣的少女沉醉在『為了所愛之人』的故事里.

她的弱點是不安定的精神面.

在支持這個的地方,說不定精神的支柱正在產生.

本來就是心技體,以及智力兼備的逸材.又是能與艾麗卡相比武藝之才,擁有艾麗卡所沒有的魔女素養.非常細心,注意纖細的地方.

正是因為有精神的弱點,至今一直能輕易壓制她.但是,這招無法使用的話……首先還是觀察吧.根據情況有必要用謀略阻止莉莉婭娜的變化.為了這個必須做准備.

艾麗卡注意到舊知人物,正是在這樣思考的途中.

正好跨過二荒山神社的鳥居,從小道走向東照宮的時候.這時,少年和少女的二人組向這邊走來.

「陸鷹化……真的來到日本了呢.」

馬上改變思緒.二人組的其中一人,是二年不見的香港陸家的少爺.

「……沒想到呢.」

他也立刻注意到了艾麗卡,非常吃驚.但是,馬上就微笑著.

「好久不見,艾麗卡姐姐.在這種地方相遇,真是巧呢.」

非常禮貌的口氣,但眼中沒有笑.

能看到內心的偏見,非常尖銳的眼神.

「好久不見,陸少俠.但是,這能說是奇遇嗎?香港陸家的少爺和《赤銅黑十字》的大騎士在日本的觀光地相遇哦?應該有偶然以外的理由吧.」

「是這樣嗎?我可想不到呢.」

艾麗卡的招呼,陸鷹化只是聳了聳肩.

「嘛,在香港也發生過一些爭執,在兩年前.大家就當那是流水,讓它過去吧.」

「這也不錯呢……說起來,你身邊的這位是?」

艾麗卡看向了少女說道.

「厭女的你竟然會帶著女朋友,真是意外.對了對了,我先介紹一下我帶著的這位.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青銅黑十字》的大騎士,我的老朋友.」

將自己作為朋友介紹,平時肯定全力否定.

但是,莉莉婭娜無言地看著事態發展.站著觀察陸鷹化的實力.力量緩緩地飄蕩著.為了應該各種突然事件,准備著准備著.

但是他身邊的凶暴眼神的美少女也不認輸.艾麗卡突然感受到她身上放出的咒力.說不定是非常厲害的魔術師.

上位魔術師,而且是女性的場合,目測的年齡是不准的.

咒力達到至純領域的魔術師,能在某種程度回複肉體的衰老.也就是說,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而且,這個回複力比起男性,女性比較強.

「這位是安謝拉.雖然帶著她,但不是女朋友.半個月前還在洛杉磯干了各種事.」

詳情不知,也沒補充,陸鷹化就這樣介紹了一下.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我是知道的.跟艾麗卡姐姐同等程度的騎士,並且侍奉著同一個『王』吧.」

不起眼地鄙視了一下艾麗卡和莉莉婭娜.依舊那麼嘴壞.

裝作沒有聽見,『紅色惡魔』點點頭.

「嗯嗯,是草薙護堂.這個名字知道吧?」

「當然.第七人的羅刹王,最年輕的極東魔王.總有一天想拜見一下……這個我是不會說的.可以的話,一生都不想見到.」

陸鷹化這麼說的時候,名叫安謝拉的嘀咕道.

「喂,陸鷹化.這里相遇也是因為逆緣的指引.這些女孩,礙事的話就收拾掉吧?」

邪惡地嘲笑的提案.但是,艾麗卡的表情依舊沒變.

旁邊的莉莉婭娜也一樣.本來這里就充斥著可疑的味道.

「……姐姐.你在洛杉磯失敗的原因,就是一上來就吵架,並且看不起對手的性格.稍微慎重一點,多使用社交辭令.」

「哼.反正不管怎樣,那個教主都會找到猿王那里.」

歎息的陸鷹化,安謝拉用陰暗的聲音回答著.

「這個國家的戰士,應該也不用怕吧.」

「——教主!?果然是羅濠教主!」

不能放過的稱呼,莉莉婭娜立即問道.

艾麗卡也歎了一口氣.

「本來以為是不現實的,沒想到卻是真的……不是宅在廬山的庵里,極度不喜歡出門的嗎?」

「我的師父確實不喜歡出門,但也是神足通的使用者.」

真是的,真是的,陸鷹化搖搖頭.

「只有她有意,世界中的任何地方都能一下子過去一下子回來.方術變成那麼誇張,我不可思議地完全不羨慕她.」

縮地神功?神足通.瞬間移動可能的方術,之前聽說過.

這個方術准備時需要用錢.現在這個時代,使用飛機和電車更加簡便.但就想陸鷹化所說,這種利用神通力的方術『啪』的使用著——

Campione,而且是無雙的方術使,鍛煉出這種弟子的武藝者.

看著傳說中的魔教教主的怪物事件,艾麗卡深吸一口氣.

「……嘛,硬是把她叫出來就三次失去意識,差點看到了在那個世界的父親.真是的,我可是成為了沙包哦……」

好像在抱怨著什麼,陸鷹化的眼光十分尖銳.

不敵的面容.比起笑容,更加生氣勃勃.

「還是先冷靜一下吧,姐姐們.我們還沒准備跟你們較量吧?只有在西天宮,那些王在進行著首腦會談.我們接著要做的,不就只是等待結果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