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神山飛鳳 第二章 蠢蠢欲動的妖女們
1

巴丹群島位于菲律賓群島的最北部.

位于太平洋與南海的地域,其實比起菲律賓本土,那里更接近台灣.以農業和漁業的出口作為主要收入源的小小的群島.

其中,最北端的雅米島是一個沒人定居的小島.

但是現在,在它的海灘上佇立著一個孩子.

明顯不是在東洋所生,是一個白人的美少女.年齡大約十二三歲.

黃金色的卷發描繪著優雅的曲線,映襯著極為端正的美貌.

稀世的人偶師賭上整個生涯而創造的古典娃娃.

只有這樣描繪才行的,完成的幼年期之美.身穿的黑色禮服的妖豔,也跟她一樣.

「歡迎您的到來,教主.格尼維亞,真心拜見您.」

美少女突然在海灘跪下,伏在地上.

她垂下的頭前,一個人都沒有.只有與太平洋相連的廣闊海洋.

可是,卻傳來了應答的聲音.

「禮數就不用了,神祖.省去無聊的招呼,進入主題吧.」

讓人聯想到月琴音色的美麗聲音.這聲音是波浪間溢出來的.

那附近的海水慢慢聚集,變成了一個女人的身姿.

「你傳到廬山之庵的報告,是足夠刺激我好奇心的內容.因此我命令你.如果要把將死的『不從之蛇』交給我的話就快點.然後再談其他的事情.」

獅子的呻吟,猛虎的咆哮.這個美聲,具備與百獸之王匹敵的威力.

海水現在已成為一名絕世的佳人.

端正如玉的臉頰,猶如含羞草一般地站姿.媲美絲綢的黑色秀發編成三編豎了起來.看起來大概在十七八歲左右.

纏繞在身上的,是女性的白色漢服.這就是平然站在波浪間的少女身姿.

「明白了,教主——過來,安謝拉.」

名為格尼維亞的少女輕輕地,向著海邊呼喚道.

被她稱為『教主』的少女身後的海中.沙……沙……波濤來回起伏.等了數分鍾後,終于第三個女人出現了.

波浪搬運著她的身體,將她抬到了雅米島的沙灘上.

她正是在洛杉磯被稱為是神祖安謝拉的魔女.

正是滿身瘡痍.幼小的肢體布滿著無數赤黑的傷痕.

安謝拉現在只能接受著浪花的擊打,仰天喘息.

壞事做盡的魔女的凶相,現已完全不見了.浮現在被海水的冰冷消亡殆盡的她的臉上,現在只有死相.

「……原來如此,這確實是神祖的血脈.而且,她身上所漂浮的神氣……龍蛇的封印被打破了.」

「對.為了與教主的同輩——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大人戰斗不得不這樣做.」

對著俯視瀕死魔女的佳人,格尼維亞恭敬地說道.

「跟我同格的『王』中有這個名字的嗎?」

「是新大陸出現的『王』,羅濠教主.」

姓羅,名翠蓮,字濠.人稱羅濠教主.這正是佳人的名字.

對于格尼維亞的說明,羅濠只是點了點頭.

從她篡奪神的權能至今已經二百年.她沒調查過在這期間誕生的同輩們,也沒興趣這樣做.報過名字就記住.只是這種程度.

羅翠蓮才是天上天下唯一人,到達不敗而求敗之境地的武之至極.

完全沒有必要向他人展示自己的威嚴.那種小事,完全不放在心上.

「看到像被煉獄之焰灼燒過.那個叫約翰的,沒有殺死她這點真的太愚蠢了.這個女孩,還真能活到現在.是你干的嗎?」

仔細看著安謝拉的身體,羅濠詢問道.

被灼燒的是妖蛇之體.現在,刻在魔女身體上的是赤黑化膿,詳細不明的傷痕.但從這個就能看出戰斗的痕跡——真是異樣的眼力.

「正是.本來她已經成為尸體回到大海母親的懷抱,在新的輪回中旅行的命運……但我把生命稍微分給了她一點.」

格尼維亞伏地說道.

一次都沒跟羅濠的眼神相對.正是接待至高女王時的禮儀.

「只要有安謝拉的話,作為禦身的宿敵的那位英雄肯定會蘇醒的吧.」

「你要把這個同胞獻給我?那麼,說出你的願望吧.」

威嚴美麗的眼神射向了美少女.

「我,羅濠,可不是忘記廉恥之心的愚蠢之徒.不會憐惜立功獻財者的犒賞.你想要什麼獎勵?」

沒有想過獻寶後隱藏的詭計.沒有懷疑是不是有野心.沒有警戒是否有什麼企圖.因為這全部都不是王者的作為.

有陷阱的話用拳粉碎.用陰謀的話一劍斷裁.謀反的話以王威壓倒.

這才是武之至極王者的作為.正是有這樣的自負才有如此詔敕.

「——沒有.我什麼都不想要.」

對于格尼維亞的回答,羅濠皺了下眉頭.

但是,在聽了之後的回答,東洋的魔王的嘴角稍微有一點彎了.

「那位《鋼》之英雄複活的話,那位大人肯定會與教主進行決戰吧.英雄殿下勝利的話,就能發生我格尼維亞所想要實現的新事件了.」

看著少女說話的絕世美女歪著嘴.那是她的微笑.

「如果是教主勝利的話,就能證明那位英雄並不是格尼維亞所希望的人.不管怎樣,對格尼維亞都沒有壞處.」

「我和那位的比賽正是自己的獎勵——是這個意思吧.」

浮現著美麗的微笑,羅濠教主說道.

「好吧.沒有向我請求獎賞,而是利用我得到自己的好處……有這種意氣很好.我羅翠蓮就喜歡這種回答.」

「太過誇獎了,教主.」

恭敬地平伏著,但一點都沒表現出卑屈.看著這樣的格尼維亞,羅濠用尖銳的語氣說道.

「神祖格尼維亞啊.那麼,就把這個安謝拉送往日本吧.我也會派部下過去.讓他們在我到達之前做好所有的准備.」

「禦身的部下……也就是說,聖教的某位將跟著安謝拉咯?」

以羅濠為教主而崇拜的《五獄聖教》.歐洲的魔術師稱其為魔教.學習過中華技藝的武俠,方術師中的三成都歸依于此.宣誓絕對服從于教主.

「誒誒.還有就是這個女孩能不能派上用處……這是個問題.」

「已經打破了龍蛇的封印,所以無法保持很久.但,現在——還有大約一個月的時間……行嗎,安謝拉?」

安謝拉聽著呼應,慢慢地起身.

緩慢地移動著上身,高興地笑著.那個邪惡的笑容,與洛杉磯時浮現的凶相有著同樣的感覺.

「那麼,就先一步將這個神祖送往日本.把她作為祭品,絕對要讓我的宿敵複活.」

將安謝拉從洛杉磯運過來的是加利福尼亞海流.進入南海離開這個海流,再乘著黑潮(注①),就能到達日本的房總半島.

當格尼維亞接受王命之後,羅濠的姿態一下子失蹤在了海水里.

美麗的魔教教主的住所,在中國江西省的廬山.

在深山中的一間小小的庵.沒有什麼重大的事情,她是不會離開住所的.至今與魔女的對話,全都是從當地飛來的羅濠的分身.

可以稱她是善用方術的道士,也可是說是女的道士,也就是道姑.

天下無雙的武俠,也是道姑的羅翠蓮.她是七人的弑神者中,與東歐的沃班侯爵相比的最凶的妖人.

這一幕,正是偉大的魔教教主與草薙護堂邂逅的開端.

注:①黑潮是太平洋洋流的一環,為全球第二大洋流,只居于墨西哥灣暖流之後.

2

賢人議會的起源,硬要說的話應該是好事者的圈子.

魔術師,陰秘學者,妖精博士之類,與魔術關系頗深的人.

又或者,與專家有一線之隔的,一般的學者,市井的研究者,神父,牧師,僧侶,神官,藝術家,資產家,貴族,王族,皇族之類的——

志向與探求心,以及擁有財富的有志者聚集,交換情報而建立的圈子.這個議會漸漸儲存了睿智,影響力也在逐漸增加,然後在倫敦的格林尼治建立了大本營.

這就是今日的賢人議會.

為了推進,援助神秘學與魔術研究的頭腦集團.

還有就是積累著神明與弑神者的情報,能夠更快對應他們所降臨的災難所建立的組織.

倫敦屈指的高級住宅街,漢普斯特德.

在它的一角,類似古城外觀的宅邸.廣闊的庭院,四樓的建築物,而且還有四座塔……就是這麼的豪華.

這附近豪壯設計的集合住宅也有很多,所以這幢建築也沒十分突出.但是,宅邸的主人只有一名女性,其他的住人都是她的仆人……這點十分異樣.

高德丁公爵千金,愛麗絲·路易斯·歐芙·納法爾.

通稱愛麗絲公主.格林尼治賢人議會的原議長,現特別顧問.

這就是宅邸主人的頭銜.現在她正在太陽下的庭院中高興地欣賞著風景.肩上披著披肩,坐在躺椅上.

二十四歲的公爵千金,具有好幾個長處.

從外表來看,美麗的金發,從幼時就受到贊賞的美貌,拔群的身材等.但現在她正在使用內面的特長.

集中精神,展開感應的觸手.

一開始是從身邊開始.就這樣制霸了整個房子,然後向外拓展——

果然跟昨夜的預知夢異樣.愛麗絲對旁邊的女仆說道.

「能不能泡一些茶?我的份就不需要了,不久客人就要來了,這是為他泡的.」

「……知,知道了,公主殿下.」

愛麗絲公主很少在外飲食.還不知道這個習慣與理由的新進女仆,只能按照這奇妙的指示,疑惑地取出茶具.

但還沒有准備好,客人就出現了.

「好久不見呢,亞曆山大.現正在為你泡茶呢.稍微等一會兒啊.」

到來的客人是十年來的知己.

對著在庭院小路漫步的青年,愛麗絲惡作劇般地叫著他.

「不,不用了.我現在一點都不口渴.你這家伙應該也不需要的.沒必要這麼麻煩.」

走近的青年冷冷地說道.

板著優美的臉,缺少親切感.但也不是心情不好.他就是這樣的表情.看上去愛理不理,但寄宿著知性和意志力.

黑發與白皙的肌膚.身長很高,身體非常結實.身穿深灰色的夾克,非常適合貴公子這個稱號.

不能讓別人聽到跟他的談話.愛麗絲讓女仆全都退下.

「已經沒別人在了吧?用你那偷窺的能力來調查一下.」

「真是缺少優雅的表達.請按照我們的禮儀,稱它為精神感應.雖然對你說美麗語言的重要性完全是對牛彈琴.」

排除雜念,集中精神,他人的氣息和感情,甚至連心里都能漠然感知.繼而對精神的淵源——靈體,魂魄進行干涉,靈巧地操縱.這就是精神感應.


這就是在這個圈子里人盡皆知的愛麗絲公主的特技.

極少一部分的巫女或者魔女才能使用的,極為特異的靈力.但是,對魔術以及靈力有著絕對耐性的他的心完全讀不出.能感到恐怖的妖人氣息已經費很大勁了.

「哼.你這家伙縱使藏起來做壞事,但對外面也太關心了吧.這個母狐狸.」

「你才是,真不愧為不法侵入的常犯.對淑女還用這麼粗魯的話語.王子的名稱在哭呢.」

初次見面時再十二年前.愛麗絲十二歲,他十六歲的時候.

從那時經過幾次見面,兩人就開始這樣吵架了.

雖然都已經是大人了,但亞曆山大的古板臉跟那時完全沒變.完全不顧別人闖進女孩家的習慣也沒變.

「那麼,你這家伙能不能也別用這種替身了?」

突然被瞪住的愛麗絲,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被稱為公主的人怎麼能給臣子偽像?不管對方是朋友還是臣子,給盡忠心的人看到真實才是王侯,貴族的氣量.」

吧唧吧唧,亞曆山大的周圍蹦出了青白的火花.

就這樣變成閃電,進入以無人能及的神速世界就是他的權能.被愛麗絲她們的賢人議會稱為『電光石火』的迅星魔力.

亞曆山大從他說的替身眼前消失了.

使用這個權能後,即使是超常視力的愛麗絲公主也很難特定他的方位.

亞曆山大·加斯科因,比起本名,稱號更有名.

戰勝掌管幻視與雷的墮天使雷米爾,篡奪了神速之權能的黑之貴公子.

在本國英國為據點的格林尼治賢人議會,警戒自己,以此恐懼為自己樂趣的男人.是引起被隱藏在黑暗中的大英圖書館襲擊事件,以及就是年代歐洲魔術界最大爭亂的魔導杯搶奪,以及其他事件的男人.

其名為黑王子亞雷克.

賢人議會所敬慕的『白之巫女姬』愛麗絲公主的宿敵.

「你身上依舊這樣的穿著呢.」

宅邸的四樓寢室.除了特別允許的仆人之外不得進入.豪奢的床上,女式晨衣姿態的愛麗絲公主正橫躺著.

在這個聖域里,黑王子悠悠地從大門走進來.

「你才是,粗口的惡習依舊不變呢.要不要我幫你上一堂社交辭令的課呢?」

愛麗絲用優雅的口氣應答著.只不過是使用了在枕邊招來的靈體的嘴.穿著女式晨衣的本體依舊躺著.

「請不要輕易就進入淑女的寢室行嗎?」

「討厭的話就讓警備嚴謹的守著.管我什麼事.」

對于批評,亞雷克無趣地回答道.

其實,愛麗絲也沒真的想要阻止他進來.如果真想這麼做,她早就准備相應的手段了.黑王子亞雷克,怎麼說都是賢人議會的政敵.

作為campione的亞雷克,一個人毀滅賢人議會也是可能的.

用力量與他對抗,不管過程如何,最終一定是敗北.

所以他要與誰結黨就讓他去.不會干擾他.這是政治和行動,智略和交涉,武力和經濟交織的多面性抗爭.在長期斗爭中愛麗絲得到的智慧.

「算了.今天就歡迎你吧,亞曆山大.」

愛麗絲將與自己相似的靈體消去.

現在只有睡在床上愛麗絲公主.閉住的眼睛睜開,慢慢地起身.但是虛弱的肉體,沒有靈體那麼容易操控.

僅僅把羽毛被拿開就十分辛苦.亞雷特突然靠近她.

支撐著她的肩膀,在她的背後墊了一個墊子.

「謝謝了.十年有一次,確認都黑王子也有紳士的靈魂寄宿著,我特別感動.」

「哼.這是對偶爾才用真身說話的你,起碼的敬意吧.」

板著臉回答,然後馬上就離開了床邊.

真是兩面的男人.既不是善人,也不是完全冷酷無比.即使一直策劃計策,但也不是非常無情.即使比誰都要追求勝利,卻絕對不會拋棄拖後腿的.

然後,愛麗絲公主卻是個騙子.

以肉身降生于世,擁有至上靈力的巫女姬.

不僅僅有精神感應和念力,還有靈視與預知的素養.有時甚至能與神交談.但是,這個能力侵蝕著身體,使得自己十分脆弱.只要稍微出去一會兒就會精疲力盡,身體不適.

所以出現在人前時,愛麗絲都會用靈體制造分身.

通過控制分身,就能像健康的人一樣與周圍交流.通常,靈體是碰不到東西的.但是愛麗絲將其與念力並用,看上去就跟真人的行動一樣.但再怎麼做,飲食還是不可能的.

知道這個秘密的外部人員很少.最大的敵人亞雷克自己.或者是在十二年前的爭亂中成為自己盟友的《赤銅黑十字》的保羅·布蘭特里.

——兩面的惡漢和一直在欺騙他人的女人.

不管怎樣,這說不定也是個很適合的組合.愛麗絲苦笑著.

「有什麼古怪.不,你這家伙的腦袋和性格古怪我早就知道了.」

「你才是,人物鑒定的眼力真是奇怪……比起這個,進入主題吧.亞曆山大,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

這個身體沒法長時間對話,所以愛麗絲單刀直入地問道.

「那個神祖離開布列塔尼,消息已經被證實了.」

知道對方的情況,亞雷克也馬上說出了重要事項.跟這個男人進行過幾次戰斗,比過策略,會談過,也同盟過.比起自己人,更知道他的想法.

「格尼維亞?到底是為什麼?」

「誰知道呢.但最近好像跟中國的怪力女取得過聯系.或者說,要跟那個腕力之上主義者,一起發動什麼事件.」

「格尼維亞接近羅濠教主……」

首先,愛麗絲回想了一下那個非紳士的人物描寫.

仁義禮智信兼備,具有王者威風的人.這個世上最偉大的是自己的武勇,比起六十億人類,更重視地球,仿佛就像是中學生的妄念.

明明沒有惡意卻一直給周圍帶來麻煩的怪物,只有她了.

而且,對于格尼維亞.蛇神的末裔,超越人智的魔女.亞雷克率領的結社《王立工廠》與賢人議會,共同的敵人.

「無論發生什麼災難都不會覺得奇怪,絕對是最壞的組合.」

「就是說嘛.只要聽到名字就會引導世界走上終焉的怪物,毒蛇還故意去靠近她……我仿佛看到這樣的光景.」

「那麼,亞曆山大,你為什麼要把這個情報告訴我?」

能不能告訴我呢.雖然愛麗絲已經知道了他的想法,但依舊惡作劇般地詢問他.

黑王子呵呵一笑,省去了回答時間.大家心里都明白嘛.

斷絕消息的神祖.最凶的campione的魔教教主.要追尋兩個人的行蹤,最適合的人才肯定是你.能自由地使用賢人議會的情報網,在歐洲擁有最高靈視力和精神感應力的愛麗絲公主.

「這次,我跟你的利害一致呢.」

「嗯嗯.能夠共有情報的話,說不定不會變成很麻煩的結果.」

完全稱不上善良的笑容,同時浮現在兩人的臉上.

跟神祖魔女共謀的campione的暴走.這是賢人議會所不同忽視的緊急事態.當然,他們還是無法阻止的.

只是頭腦集團的賢人議會,就是這樣沒有行動力.

請別的campione來援助嗎?在歐洲的魔王,有沃班公爵和劍之王薩魯巴托雷·東尼.不知道他們會做什麼,猶如炸彈的兩個人.

所以,愛麗絲選擇了再條件允許下的第三個選項.

如果是利害一致,黑王子亞雷克是最值得信賴的魔王.

「話就講到這里.打擾你了.」

「請允許我不能送您,黑王子.」

確認了對方的想法,已經沒有必要再繼續討論了.亞雷克變成了火花,進入了神速的世界.

在黑王子消失後,用真身說話而疲勞的愛麗絲歎了一口氣.

3

高中生的手機用途之一,應該是用短信和友人進行聯絡.

但是,護堂跟親近的人交流卻很少使用這個機能.

比如艾麗卡·布朗特里,比起郵件跟喜歡直接打電話聊天.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喜歡寫信.到來的當天「之後會每天三次,不,六次左右的定時報告會寄到你家來行嗎……?」這樣的提案,被慎重地拒絕了.

萬里谷祐理,大概還不知道短信的使用方法吧.

她買來手機以後,使用方法已經簡單地教過她了,但以她為名義的郵件一個都沒有.應該是這樣的,但這是什麼?

標題是『明天,能不能跟我見面?』.發送者是『萬里谷祐理』.

已經是深秋的十月上旬,星期六的晚上.

在家里休息的護堂的手機上收到了這樣一條短信.

『如果沒有事的話,明天見一下面行嗎?可以的話,請來明天十二點在我們學校的校門前.』

文本就是這樣的.護堂歪著頭.

為什麼祐理會發這樣的短信?想直接訊問的護堂,撥通了她的電話.

……不接.沒辦法只能發一條短信表示知道了.

十幾分鍾後,『謝謝.那麼明天見』這樣一條簡潔的回答.

「萬里谷那家伙,到底想干嘛呢?」

完全沒有頭緒.說起來,星期天跟女孩子碰頭,就像是約會——不,不.正當這樣想時,護堂拼命搖頭強迫自己忘記它.

第二天,星期天.上午十一點,護堂離開了家.

到城楠學院走路只要十五分鍾.這麼早出發,只是因為自己沒事做.在附近散散步然後再去碰面的地方.

但是,這個方針帶來了預想外的遭遇.

「啊啦,護堂,正准備出門嗎?」

剛走出門,就因為被叫到了名字而嚇一跳.

非常悠閑的美聲.明顯就是艾麗卡·布朗特里.向發出聲音的地方一看,騎著紅色火焰般自行車的艾麗卡就在那里.

「你怎麼了……?竟然這麼早!?」

按照護堂的感覺現在已經不早了,但艾麗卡不一樣.

只要一到休息日,睡到正午過後才好不容易從床上爬起來才是她的生活習慣.但現在在護堂眼前的正是這位從米蘭來的少女.

「公寓的隔壁正在進行防音改建.太吵了完全沒法睡,所以就決定出來了.」

對于艾麗卡的說明,護堂點了點頭.如果要打亂『紅色惡魔』的節奏,不這樣做是不行的.

「嘛,拜這所賜所以來見護堂了,結果還是不錯的.如果有空的話……不,即使今天沒空也得陪著我.這是,艾麗卡·布朗特里的搭檔所應盡的義務.」

突然艾麗卡這樣說道.

現在的她,紅色的毛衣加黑色的牛仔褲,非常自由地穿著.即使這樣依然有一種大小姐的感覺.艾麗卡穿上牛仔褲,就會讓人覺得她的腿很長.就這點已經跟日本女性大不同了.

「別說這種不可能的話.就跟你說那樣,我正准備出去.」

偶爾早起還這樣……雖然說這也是她的本領,但是沒法答應.

就在准備適當的應付她時.

「早上好,草薙護堂.跟你在這里會面真是太幸運了……嘛,雖然有一個多余的人在有點可惜.早上好,艾麗卡.」

耳邊又傳來一個聲音.


前半的招呼是威風凜凜的女騎士表情,但後半的招呼,就像是遇到討厭的舊友一樣.聲音的主人是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銀色的馬尾,妖精般的少女.

「其實昨天做的蛋糕多做了一些,正准備拿到你家去.」

莉莉婭娜將籃子拿給護堂看.她身穿長袖的黑色襯衫,外面還有青色的外套,短短的裙子加上長襪這樣的穿著.

順便一提,艾麗卡是紅和黑,莉莉婭娜是青和黑,她們穿這種顏色,全因為這顏色代表了這兩位所屬的魔術結社的象征的配色.

「蛋糕,你也真認真呢……真佩服你,莉莉.」

艾麗卡偷偷看了一下青黑女騎士所拿的籃子.

比起沖進草薙家做料理的時候,莉莉婭娜已經沉著多了.已經不會做那種突然的事情了.

但,依然像這樣,頻繁地往護堂那兒送.

「在假日的午後做奶油蛋糕,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難道說,艾麗卡想現在偷吃掉!?」

「我也不是說現在,天氣也很好,在公園里吃這個也不錯吧.」

對護著手上東西的莉莉婭娜,被稱為惡魔的少女呵呵地笑著.

「如果這是你供奉給我們的食物的話,我就允許你給我一起吃哦.」

「為什麼是你在上?你的地位跟我可沒差多少呢.」

「啊啦.明明可以稱你妨礙我們,因為認同莉莉的料理手藝我才讓步的哦?難道你不想一起去嗎?跟護堂一起.」

「呃……這個……」

青色騎士無法還擊紅色騎士.

護堂一邊看著這與平時一樣的光景,一邊拒絕道.

「啊,抱歉,我正准備出去.」

從紅青兩位那兒傳來了注視的眼光.

「你帶來的蛋糕我之後再吃……什,什麼啊,兩個人那奇怪的眼神.」

紅色騎士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東西時的視線.青色騎士在思考著什麼的視線.看著這兩個眼神,護堂慌張了.

「哼……把我和莉莉放在一邊,你准備去哪兒呢,護堂?」

艾麗卡妖豔地微笑著.這是以人的不幸為娛樂的魔女的表情.

「這次外出是與女性同伴有關系的.我沒猜錯吧?」

如妖精般的莉莉婭娜的面容,突然露出了一絲陰影.疑惑,憂慮,不安,渾然一體的,複雜的表情.這麼說來,最近經常看到這樣她這樣的表情呢.

「你竟然有種自己在休息日安排約會,真是意外.你想要發揮的話對我來不就行了.」

「只有在這種狀況下才用意周到……干得不錯呢.」

就這樣被少女職責.這只是沒有根據的瞎猜啊.

明明是這樣,但這次猜的十分准確.

護堂詛咒自己的噩運,又重新思考了一下.不不.確實是跟祐理約好了,這有什麼要隱藏的呢.堂堂地說出來不就行了.

「你們啊,可別說什麼奇怪的話.雖然跟女生見面這點沒有錯,但並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差不多可以別說我是個花花公子了吧.」

挺胸告知.告訴自己老實是最好的.

「我接下去准備去和萬里谷見面.看吧,沒什麼奇怪的吧.」

「對對,一點都不奇怪.那麼,最初提出見面的是你還是祐理?」

說明的中途艾麗卡問道.

眼睛在笑.是追逐獵物時愉快的笑容.

「哼,看來是祐理吧.那個女孩自己是不會有這種提案……應該是被誰灌輸了什麼智慧吧.」

一瞬無語了,怎麼能這樣說.自己雖然想反駁一下,但覺得這樣會有不必要的麻煩.護堂馬上說道.

「那,那麼我還有約定,就先走了.」

「很有趣呢,我也跟過去.沒關系吧,護堂?我和莉莉也跟祐理一樣,只是你親密的朋友吧.」

捉弄般艾麗卡這樣說,莉莉婭娜好像也想到了什麼.

「……那麼我也作為騎士與你同行,這是為了確認你和萬里谷祐理間沒有不正常的交往.沒關系吧?」

她也趁機這樣做了.護堂不可思議地歎著氣.

來時暴走行動極多的莉莉婭娜,從那時也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剛才也感覺到,她的樣子與之前有所變化.

有問題的行動也大大減少了.從別人來看也覺得她沉著多了.

但相反的,異常地安靜.安靜地,冷靜地在思考著什麼.

集中各種情報,分析.就是這樣的印象.

先不管這個,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都采取了同樣的行動.護堂就這樣與兩人一起走向了城楠學院.不知為何有種被逼近死胡同的感覺,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走了大約十五分鍾,到達了私立城楠學院的正門前.

護堂偷偷地看著四周.沒有祐理的身姿.到約定的十二點還有五分鍾.嚴以律己的她,即使提前等著也不會覺得奇怪.

「初次見面,哥哥.我一直盼望著能夠見到你.」

被搭話了.但是,不是祐理一直稱呼自己的名字.

向那邊一看,端正的少女站在那里.黃色的上衣加深色的裙子,黑發剪到稍微比肩膀高一點.

護堂在大腦里反複回想,是不是在哪里見過這個女孩呢?

而且她剛剛說什麼?哥哥?

突然想到一點.——是哪邊的私生子?假定眼前的少女大約十二歲左右.十二~三年前,記憶中沒有大肚子母親的身影.即使天職·魔性的女人的她,懷孕和出產也是完全藏不住的.

那也就是說父親?那個不良中年!

在疑惑和懊惱的時候,銀發的少女問道.

「我只聽到過草薙護堂的妹妹只有靜花一個.剛剛的『哥哥』發言,是對比自己大的男性的稱呼呢?還是說,草薙家的私生子?」

「啊,哪個都不是.對不起,說了讓大家不明白的話.」

莉莉婭娜直接明了的提問,少女低下了頭.

那麼,這個女孩到底是誰?這時,艾麗卡點了點頭.

「啊啊,什麼啊.是這樣啊.怪不得覺得這麼像.」

「已經明白了嗎?啊,你就是艾麗卡小姐對吧?勝過惠那姐的那個.聽說是腦袋十分聰明的美人,真的跟評論一樣!」

正體不明的少女在稱贊著『紅色惡魔』.

她的眼中看得出她是真的在表揚.表情和動作都非常可愛.完全沒有那種嫵媚的下流的感覺.非常純真.

這個女孩,跟誰相似呢?而且還認識清秋院惠那?

「小光!你在那里想要做什麼!?」

這次,終于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萬里谷祐理向這邊走來.

不擅長體育的她,少見地跑了過來.

「姐,姐姐.果然第六感很好.我的計劃,馬上就被發現了.」

「姐姐……還有計劃?」

聽到護堂的疑惑,少女害羞得笑著.

「對.我就是萬里谷光——祐理的妹妹.其實,今天把哥哥叫出來的是我.對不起騙了你.」

少女認真地賠禮道歉.

這就是草薙護堂和媛巫女·萬里谷光的相遇.

4

有些人只要手機在身上就不會放下,但不是這樣的人也有.

萬里谷祐理就屬于後者.將手機放在自己的寢室里,只要鈴聲不響,是絕不會去碰它.外出時也經常會忘記帶上.

機械盲的祐理,在沒事的時候絕對不會去擺弄手機.

「昨天,我趁姐姐離開房間的時候,發了那條短信.」

萬里谷光坦白地交代著.

移動到學校附近的公園,圍著她所坐的椅子開始談起話來.護堂,艾麗卡,莉莉婭娜,祐理和小光姐妹,還真是個大部隊.

「因為從惠那姐那里聽到關于哥哥的事,所以一直都想見你.昨天,終于下定決心.很抱歉用了騙人的方法.」

「沒關系啦,能不能告訴我一點?」

對著明朗快活,天真爛漫的萬里谷光,護堂說道.

「你為什麼要叫我哥哥呢?」

「如果是你姐姐和惠那姐的『老公』,那對我來說就是『義兄』……還是說叫你王好呢?」

「不,叫我『草薙先生』就行了!」

果然,是這種意思.

對于護堂的提案,小光搖了搖頭.

「這不行.你可是姐姐們的老公哦?怎麼能用這麼見外的稱呼,真是太失禮了.請讓我叫你『哥哥』吧.」

破天荒的理由用無垢的笑容來說明.

聽到惠那的名字與王的稱呼,草薙護堂就知道她對自己的事情還是蠻了解的.

在這樣的妹妹旁邊,祐理膽怯地說.

「對不起,護堂同學……昨天的晚上就感到有股不穩定的氣息,沒想到竟然做出這樣沒常識的事情.是我的監督不力.」

就這樣,謝罪了好幾次.

祐理穿著櫻色的外套加長裙,小姐風的裝束.因為卓越的靈視力,所以注意到妹妹的行動了吧.

「小光膽子很大,善于講話,普通的詢問她,她什麼都沒回答.所以當她從家里出去時我就在後面跟著,正好發現她做惡作劇的現場……」

「嗯.如果姐姐真的生氣了,我可是完全沒法抵抗的……」

在難為情的姐姐旁邊,妹妹說著異論.

看著這樣的萬里谷姐妹,艾麗卡有感而發.

「眼睛周圍像極了,所以就猜是不是祐理的妹妹……但性格好像差很多呢.能讓人想起清秋院惠那.」

「啊,跟惠那姐關系也不錯哦!非常意氣相投!」

「難道說,小光也是媛巫女嗎?」

這是莉莉婭娜的發言.小光跟之前一樣朗朗地點了點頭.

「對,正是這樣……雖然是這樣,但現在只是個見習的.」

之後,在公園的自動售貨機買了咖啡和茶,在椅子上吃著莉莉婭娜自制的奶油蛋糕.

「真是抱歉.她其實是個非常乖巧的孩子,大概是認為不會發生什麼大事吧……竟然做這種事……」

握著綠茶的瓶子,祐理越縮越小.

在她的旁邊,小光拿著全是水果的蛋糕開心地吃著.萬里谷家的次女,現在十二歲,小學六年級.總而言之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


「嘛,雖然吃了一驚,但沒有特別生氣.萬里谷也不用介意啦.」

護堂也邊吃著蛋糕說道.

「說起來她也是個媛巫女吧,使用什麼有趣的能力呢?」

「確實,這也是我想問的問題.跟清秋院惠那和萬里谷祐理同樣是媛巫女的話,應該也是相當好的逸材吧?」

艾麗卡一詢問,莉莉婭娜也表現出了興趣.

護堂想起,被選為媛巫女的少女,都會操縱特殊的靈力.

「啊,對.我也稍微會使用點力量,但現在還在修行中——」

吃完蛋糕的小光說明的時候,聽到了一個輕快的音樂聲.

大概是手機鈴聲吧.小光打開小包,拿出手機.看著來電姓名,一副困擾的樣子.

「對,我是萬里谷……好,好久不見.誒,今天嗎?那個,是沒有什麼要事……」

膽怯地打著電話.這時和護堂的視線相合了.小光突然「對不起,等一會兒在與你聯系!」通話終了.

「那個,哥哥.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拜托我?什麼事呢?」

好像很猶豫的樣子,護堂看著她.

「哥哥,因為你是姐姐和惠那姐心愛的男人所以我才拜托你的!」

「等等,這個前綴明顯有問題!」

「我,有件非常困擾的事.以前,跟惠那姐商量,她說是不是能夠借助哥哥的力量……」

要求更改前綴,但是小光無視了魔王的發言.看來應該是非常困擾吧?祐理好像也察覺到什麼,有點驚訝的表情.

「小光!難道說你要把那件事跟護堂同學商量?」

「嗯,嗯.剛剛九法塚的少爺打來電話說『接下來能不能見面』.」

雖然看上去有點麻煩,但自己不是看到明朗快活的女子困惑而坐視不理的.

俠義心驅使著護堂立刻答應了.

「如果我能做到的話,我肯定會幫你的——但到底怎麼做呢?」

之後,小光做了幾分鍾的事情說明.

『誒?這就是我的角色?』大吃一驚的護堂,祐理拼命道歉.

「對,對不起.真的非常對不起.在回到自己家之前,在我家逗留的惠那跟小光在商量,但是——」

「向天下無敵的campione提出這種要求……不,這說不定是個提升威名的好機會……?」

「嘛,是個蠻有趣的提議嘛.我可是非常喜歡的.」

莉莉婭娜認真地嘀咕著,艾麗卡嘻嘻地笑了出來.

三十分鍾後,在公園之前,一輛黑色的高級車停了下來.

從助手席下來的,是二十五歲左右的青年.非常有男人味,看上去也非常結實.有種瀟灑的好青年的感覺.

「好,對方已經到達了.大家都准備好了嗎?」

不知何時,艾麗卡在做著現場指揮.

祐理的妹妹登場時稍微安靜了一會兒,但現在好像興致來了.

一方,護堂有些陰暗的感覺.有什麼必要演這種猴戲.但是,這也是為了幫助小光.只能放棄般坐在椅子上.

「不行哦,護堂.跟威風一樣.翹起二郎腿,背也挺直了.」

因為駝著背,所以艾麗卡進行了演技指導.

只能按照她所說了的.就在這樣的護堂右側,祐理搭在一旁.

「祐理的表情也太僵硬了.可以的話像包圍著黑手黨的BOSS的愛人那樣惡女一般,非常美豔,這種表情做的到嗎?」

「做,做,做不到!我肯定不行!」

又是艾麗卡的指導.急忙搖頭的祐理.即使這樣還是跟旁邊的護堂縮進距離,飄蕩出非常親密的氣氛.

「莉莉跟平時一樣就行了.指望你的演技是不可能的.但是,請露出點冰冷的保鏢兼愛人的氛圍.」

「我作為草薙護堂的護衛這是事實.根本不用演技!」

聽著艾麗卡銳利的指示,莉莉婭娜站到了椅子的右側.

兩腕抱著,視線非常凶險的樣子,正如護衛一樣.愛人先別去管他.

「小光也到護堂旁邊去.對呢,你靠著護堂的懷里,裝出撒嬌般的樣子……還有,稍微有點沉迷的樣子.」

「這,這樣嗎?謝謝了!」

小光老實地按照艾麗卡所說的做,並且表達了謝意.

現在,年幼的美少女緊緊地貼著護堂.感覺到她的體溫,護堂真想抱住自己的腦袋.嗚呼,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

最後,艾麗卡站到了椅子的後面,從背後抱住護堂.

她那纖細的兩臂繞著護堂的肩膀,頭上感到了極有彈性,極有質感的東西.護堂發誓絕對不去思考這是什麼東西.

「喂,護堂,抱著祐理表現出『這是我的女人』的感覺?還有,像可愛著小貓一樣溫柔撫摸著小光的頭.試試看.」

「誰會做這種事啊!」

越來越離譜的演技指導,被怒吼駁回了.

剛剛安排好,結實的少年就走近了.『我想見你一面,在一小時之內來這個公園』,小光這樣約定的對方.

姓為九法塚.後面的名字不知道.

護堂認識的沙耶宮家和清秋院家,以及那里的九法塚家和連城家合稱四家.

日本咒術界從古至今享有名氣的四個氏族.他是統禦九法塚家的少爺,聽說總有一天會坐上當家的寶座.

「你就是勉強萬里谷光的那個少爺吧?」

護堂安靜的坐著,艾麗卡開始發問.雖然沒有決定過,但交涉的任務自然就歸她的.嘛,適才適用.

「你,你們是誰?我是過來和光小姐談話的……」

九法塚的青年慌了.

用這些人出來迎接,也不能怪他.那麼,主要的交涉任務交給了艾麗卡,自己該說什麼呢.護堂開始思考了.

「特別是你.在正中間的,那個.你也太不知羞恥了吧.讓女孩子這樣服侍你而高興著……作為日本男兒,不作為一個人也太丟人現眼了吧!作為男人我可真為你可悲!」

你說的還真過分啊!

……不,該抱怨的應該是我們吧.

他管轄的神社長時間沒有媛巫女在,想要把這個任務托付給萬里谷光.這種事情,護堂絕對完全無所謂.

但是,聽到他的神社所在,就會想到各種各樣的問題.

所以就這樣演一出猴戲.可對方的話也十分正確.這個,難道說非常老實的一個人?護堂正開始煩惱的時候.

「啊啦.這位少爺,意外地眼睛不好呢?」

艾麗卡故意嘲笑著.

果然,交涉應該交給她.護堂裝著冷靜,就這樣看著他.馬上效果就出來了.

「攻陷萬里谷家的媛巫女,又有金發和銀發的女性服侍……你,難道說是——」

九法塚青年的臉色一下子變青了,這人真的很老實.

大概注意到被少女們包圍的『王』的素性.

……看到那種反應,他到底認為我是什麼人,有點生氣,但還是忍住.

「這位是誰,終于注意到了吧?你稍微有點遲鈍哦?」

「對,對不起.在日光的西天宮守護神君的九法塚統領,名為干彥.能拜見草薙護堂的尊榮,非常光榮.」

對于艾麗卡的諷刺,九法塚的青年立刻用尊敬的口氣回答.

就像是舞台劇.雖然覺得有點麻煩,但護堂說道.

「我聽說你的神社想邀請這家伙?」

輕輕地將手發在小光的頭上.

用輕佻的稱呼,裝出與見習媛巫女親密的樣子.

九法塚從江戶時期就一直守護著的神社,在櫪木的日光.侍奉這個神社的媛巫女,已經長時間空缺了.聽說是因為要求特殊適性的位置.

但事實上,擁有這種適性的巫女還是有的.

正是這位萬里谷光.

「正如你所見,這家伙還只是個小學生.將巫女的工作交給她,而且讓她離開自己家里,到日光去,你不覺得太急了嗎?」

從一個月之前,九法塚的青年就頻繁打來邀請的電話.

而且還發短信,直接前來勸說.即使困惑的小光拒絕掉,沒過不久又會開始了勸誘活動.

但是,又不能斷絕與四家之一的九法塚少爺的聯絡.

正當十分困擾的時候,正好在萬里谷家留宿的媛巫女筆頭提案到.

『這種事,你只要拜托王馬上就能解決!我不允許你對我女人的妹妹下手.這樣的話,干彥絕對會放棄.』

以上就是護堂聽到的事情說明.

誰是我的女人啊?雖然很想對清秋院惠那抱怨,但對友人的妹妹不能見死不救.就這樣,才有了這樣一出猴戲——

「哈.禦身所說,非常正確.但是,這只是一般論.與四家緣深的媛巫女還有武家,術士的子弟,在小時候離開家人,進行修行也不少見啊——」

「我認為,即使這樣,第一尊重的應該是本人的意思.」

對于非常困惑的九法塚青年,還是盡量平穩地反駁.

「小光也說要稍微考慮一會兒.不能給點時間嗎?」

「……我明白了.如果是『王』所說,我是不會反對的.」

魔王campione的雷名起作用了.九法塚青年馬上就同意了.

——太好了.護堂松了一口氣.還好他非常有禮貌,還以為會被小看呢.這時,又想到.

就這樣安穩的與關系者接觸,說不定自己不好的流言會消失呢?

看到最初的反應,九法塚青年肯定認為『草薙護堂=恐怖的大魔王』.所以自己要一步一步地努力消除這種評論.

嗯,這個方法好.護堂偷偷地點了點頭,這時九法塚青年說道.

「……說起來,還真是厲害呢.」

有感而發.什麼很厲害?

「帶著這麼多美姬在身邊,還有著堂堂的動作.少壯的獅子就是百獸之王,梅花比雙葉還要香,我真是佩服.真不知道萬里谷家的妹妹也在您掌握中,我,干彥,非常慚愧.請原諒.」

誰在誰掌握中?

對于時代劇般九法塚少女的話,護堂無語了.

而且,小光由于安心了而滿面笑容地貼著自己.就像纏著哥哥的妹妹,對主人撒嬌的小貓一樣.

喂,別做這種招人誤會的行為啊……雖然想說但是說不出來.在一旁的祐理輕輕地「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一直在謝罪.莉莉婭娜「果然,這就是我的主人……」說著很有深意的話.『果然』這種話可別在這時候用啊.

說起艾麗卡,滿足地在一旁嘻嘻地笑著.

不是『事情解決』那樣愉快的微笑.而是以草薙護堂的膚淺為樂的惡魔般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