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神山飛鳳 第一章 再見了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
1

洛杉磯,上午九時.

杰克·米爾本的頭上,是萬里無云的碧藍天空.

放眼望去,是加利福尼亞蔚藍的海洋.夏天威尼斯地區的沙灘因為海水浴而熱鬧非凡,完全無法平靜下來.

但是,杰克的表情卻十分的陰郁.

SorcerousSacrilegeInvestigation——SSI洛杉磯分部.對關于魔術,超自然現象事件的調查,關聯情報的隱藏而設立的政府機關.這就是杰克的職場.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在此地死去,已經是一周前的事了.在杰克和數百名市民的目送下,他離去了.

『弑神者——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啊!確實你非常強.這個世界所有的魔術師全都集合在一起可能也未必有勝機……但,已經太遲了.太遲了啊!』

那個時候,安謝拉以驚人的氣勢笑著.

控制邪術師結社的魔女,神祖安謝拉.她傲然地以勝利自誇.

『我們《蠅之王》即使數次敗給你,仍然努力儲存著的,水與大地的精氣!哈哈哈哈哈,看到我體內猛烈發狂的神力了嗎?妾身現在已經跟你同等.變為跟弑神者同等的——不從之蛇!刮目相看了吧!』

跟凶惡的本性相反,安謝拉的身姿顯得非常可憐.

她正在消失.原本華奢的美少女的肉體,一邊膨脹一邊改變形狀.

兩臂收縮,兩腿合二為一,身體伸長,脖子伸長.光滑的肌膚附上了一層鱗片,美麗的臉頰變為了爬蟲類的臉.

僅僅數十秒,魔女安謝拉就成為了巨大的蛇形怪物.

席卷著威尼斯海邊的,體長超過五十米的妖蛇.從頭到尾伸直的話,可以跟二十層的高層大廈相比.披著銀白色的鱗片,猶如神一般的美麗.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就是在挑戰這樣的怪物.

他那十年不到的戰曆十分驚異.強大的邪術師,能自由操控自然的精靈,龐大身軀能夠毀滅城市的魔獸……跟這所有的都進行過戰斗,並且全部勝利.

都進行過如此多的戰斗了,怎麼可能會輸給一條大蛇呢——

『不行!史密斯別去!』

不知為何被杰克叫住了.被SSI選拔出來的理由,可能就是那魔術的才能能夠對于敵人的強大作出警告吧.但是,那個男人是這樣說的.

『能不能稍微等我一下?受到女士的邀請跳舞,拒絕可非我的流儀……而且,就算說不要也沒法視而不見吧.』

與平時一樣自信的話語.還是以往黑色假面和披肩的裝束.

戴著皮手套的手上握著鋼色的魔槍,甩著長長的披肩向敵人走去.跟他交往已經有一年多.已經好幾次目送給他的背影.

『等一會兒送就去你家吧.為了祝賀我們這小小的勝利……今晚能夠清晰的看見星星.看著同樣的夜空,一起喝干酒杯吧!』

無論遇到何種困境都不忘從容.貴族趣味十足的男人.即使是一起度過死線也不露臉的男人.避開一起喝酒的秘密主義的男人.

……跟預感一樣,那個男人沒有回來.

跟神明死斗的結果,占有優勢的假面的英雄.

白銀的大蛇選擇的對策是,自爆——

爆發自己體內蘊藏著的『水和大地的靈氣』,將威尼斯地區以及自己和英雄都炸飛.突然約翰·普魯托·史密斯抱住大蛇,飛往海上,盡力遠離陸地,與宿敵一起爆炸了.

就這樣,英雄死了.

但《蠅之王》卻沒有被毀滅.杰克拿出了手機.

撥通電話上登錄的某個電話號碼.

……接通了.她和自己最後好像還是擦身而過的命運.只留下了留言電話的消息.

「好久不見,艾莉森.我是杰克……雖然想直接見面來傳達給你,但已經沒有時間了.對不起只能用這種形式——」

說完分別的話語,掛了電話.再見了,我愛的人.再見了,約翰·普魯托·史密斯.杰克逐一跟自己重要的人告別.

2

洛杉磯.人種的大熔爐,經濟和產業的一大據點.

犯罪漩渦之魔都.墮落和繁榮共存的大都會.在這個混沌之都,隱居著偏離世界之理的人們.

將倫理和良心賣給惡魔,得到超常魔力的異能者們——

也就是邪術師.

他們以洛杉磯為基地,是因為追求數百年前在此地埋葬的『天使之骸』.這是一個能給予繼承者絕大魔力的聖遺物.

真偽不知.但是,邪術師比其他都市多確是事實.

他們的天敵登場是在九十年代後半.

擁有任何邪術師都不能比擬的魔力.異形的肉體變身,在黑暗中奔跑,操縱著咒術,變成無敵的巨人.魔彈的射手.常勝的男人.

初期的他,當問到姓名會回答『約翰·史密斯』『約翰·杜』.

即使是身份不明的尸體都能使用的那種程度的假名.但知道他的傳說,目擊到他影子的市民,贈與他冥王之名.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就這樣誕生了.

所有的邪術師都害怕他.民眾都敬畏他,同時崇拜他.

下午三點,菲利茲地區.

基本沒有下過雨的加利福尼亞,今天也是大晴天.

但是,杰克卻沒有在這青空下開車兜風的心情.將愛車SUV停在薩曼莎大學的停車場後,向著人文學部的所在地走去.目標是外國語文學科.

進入了某個研究樓.

——沒有一個人.

平時都能見到的學生和教職員都不在,現在一個人都沒有.大概接下去要拜訪的人物張開了『結界』吧.杰克走向他的研究者.敲了下門.

「喲,杰克.可惜的是,狀況依舊不樂觀.」

「那也就是說,安謝拉複活的儀式就在今晚進行?」

為了表示確定,喬·本斯特點了點頭.

在幻想文學的世界中著名的研究者.年老的黑人.而且是貴重的善之魔術師,約翰·普魯托·史密斯的協助者.

輔佐英雄十年的老人的右膝一直往下,都包覆著石膏.

「啊.今晚月亮和星辰的位置,靈脈的流動……全部都是最好的時機.《蠅之王》是不會錯失這個機會的吧.」

伴隨著深深的歎息,本斯特教授說道.

像他這樣的善之魔術師,在北美是非常少數派的.

這背景好像與英國殖民時期極為猖獗的獵殺魔女,從歐洲移居過來的基督新教系聖職者的鎮壓,土著精靈信仰的抗爭和講和……之類,被曆史的黑暗所掩埋的各種事件有關.

「在那之後,《蠅之王》的動作沒有遲緩下來,這點非常讓人覺得奇怪,沒想到在那種地方有據點.真是的,怎麼會這樣!」

這一周內,《蠅之王》在不斷有機地進行著活動.

明明是被歪曲的信仰所支配,失去理性的邪教集團.強力的領袖不在的話,組織就算空中瓦解也不會覺得奇怪.

所以現在,洛杉磯市警,SSI還有上層就像被洗腦一樣都對邪術師持著懷柔政策.由于天敵已死,至今為止的那些大膽的作戰都不用進行了.只有像杰克這樣的末端,才與他們孤軍奮戰.

「……但是教授.安謝拉是怎麼從哪個爆炸中活下來的呢?明明同歸于盡的史密斯死了,自爆的那方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這一周內,拼死地尋找著《蠅之王》健在的理由.

做過市警刑事的杰克,非常熟悉這一類的調查.然後,終于查明了.

自爆的神祖安謝拉還活著.以滿身瘡痍的姿態被發現的她,雖然至今沒有恢複意識,但保住了一命,被《蠅之王》的干部們保護著.近來將會為了總帥的複活而進行魔術.

「……不從之利維坦.她是不死之蛇.死後亦能蘇醒者.你不覺得不可思議嗎?任何敵人都能戰勝的史密斯,為什麼這次會跟對手同歸于盡?」

本斯特教授煩惱的口氣,杰克想起了那個晚上所感受到的神聖氣息.

「那條蛇的名字是利維坦.世界各地傳承的恐怖的海怪,擁有者蛇的姿態,繼承著災厄之名的……『神』.而且,蛇之女神擁有不死神性的例子很多.與史密斯同歸于盡而依然活著,大概就是受到這個恩惠吧.」

「不死的女神?怎麼這樣啊!」

對于反射性地回答,教授用疲勞的笑臉平靜地問道.

「你知不知道史密斯被稱為『弑神者』的理由?」

「我認為對于那家伙非常識的修飾,只是過剩的比喻表現而已.」

「不對.那正如話中所說的意義.他曾經殺死過神,是篡奪了那強大權能的戰士……對,正是弑神的戰士.」

Champion.被選中的戰士.王者.杰克回想著這些雄偉的稱號.

確實,這是表現假面英雄最適合的話語.

「能與弑神者同等戰斗的只有同樣是弑神者,或者是神明.這是絕對的法則.那個神祖安謝拉,從邪教的妖人變為了蛇神利維坦.正是如此.」

「但是,人是不可能變成神的!」

「凡人的話是這樣.但是,她並不是凡人……被稱為《神祖》的她可不是一般人,唉,怎麼會這樣!真是悲劇!」

本斯特教授知性的臉上,浮出了沉痛的表情.對魔術並非了解的杰克,發出了困擾的歎息.不過這絕望的狀況還是能體認的.

「總而言之,今晚安謝拉複活的話,這邊的敗北是肯定的了.我不認為那魔女會放過教授和我.」

「是吧.但說實話,對于你的提案我可不是很贊同.」

「可不得不這樣做吧.如果要阻止安謝拉複活,只有今晚潛入儀式的現場.幸好,由于跟史密斯的決戰,《蠅之王》的戰力也很大程度的削弱了!」

對于杰克和本斯特這樣一直與邪術師戰斗的人來說,安謝拉複活是將一絲希望都摘走的最壞的要因.

「別沖動,杰克.還沒確定史密斯已經死了.敵人不死的話,他也是不死鳥一樣的人物.活著的可能性很高!」

「從那至今已經過了一周.如果活著的話,為什麼不聯絡我們?」

把老人的話,悲傷地否定了.

無論怎樣的超人,在那個爆炸中式不可能生還的.

「因為史密斯不在,你失去冷靜了.稍微冷卻一下腦袋!」

「那家伙的死確實是影響我行動的原因.但是,我現在十分冷靜.冷靜思考的結果,我想要守住一切的話這樣做是最適合的吧.」

「守住?」

「對.為了守住這個城市,像你這樣的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各種東西.」

「真是自大的發言.就憑你到底能守住什麼!」

「我也有自覺.但是,守護我們的那個男人已經不在了.但是……不,正是因為這個,我要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即使我只有微弱的力量,但我不想逃避知道現在的危險狀況所帶來的責任.」

對于杰克的話,本斯特教授只能搖搖頭.

「真是的……真是個沒藥救的頑固.跟史密斯意氣相投的男人為什麼都這麼奇怪啊!至少,如果這條腿正常的話,我還能夠跟過去!」

「這可不行.我可不要絆腳石.」

包覆著石膏的老人的右腿.到完全治愈還需要一段時間.

「我知道了啦,你這個大笨蛋!……說實話,其實我也明白.只是總得有人去做.」

杰克用自己的拳頭敲了一下老教授伸出的右拳.

兩個人露出了苦笑.不僅僅只有約翰·普魯托·史密斯.這個老人也是難得的同伴,戰友的一人.這正是確認的瞬間.

「但你要記住忠告.只要妨礙儀式的進行就夠了.為此的手段我也能提供給你.絕對不要逞強.我正在考慮招聘與史密斯同格的戰士.雖然很沒責任,但也有把一切都交給這個人物的選擇.」

「匹敵那個男人的存在?這種超人,在這個世界上怎麼——」

「有哦.但請過來需要一下稍微有些不公平的交涉.」

杰克的片言,立刻就被否定了.

「即使同意招聘了,但也不一定能按照我們的要求行動.說不定還會出現新的爭斗.說不定作為打倒敵人的代價,洛杉磯整個崩壞也是可能的——如果史密斯歸還的話,我們也不會使用這種雙刃劍了.」

「……這是什麼,那些像墮天使,魔王一樣的家伙.」

對于這個感謝,本斯特教授輕輕地微笑了一下.

「你現在說的話可真對.嗯,確實,他們正是魔王.……好,差不多應該給你王牌了.杰克,賜予你幸運的加護.」

幸運的加護.應該是邪術師最厭惡的力量.

長年累月積攢下來的,幸運的力量.妖精和精靈的祝福.那力量能夠消除惡意的魔術,詛咒,淨化它們.

像他那樣的魔術師所儲存的幸運,確實幫助很大.

「在儀式進行到佳境時使用它.有沒有什麼合適的容器呢?」

教授看向自己愛用的桌子.文具和書,筆記,散亂地擺放著.

「容器……用來放入加護的?」

「嗯嗯.什麼都可以哦.常年愛用的物品,名匠做出來的逸品,藏有魔力的咒具……不是這樣的東西,幸運的力量沒法放進去.」

對于這句話,杰克突然想到.

「說不定,這家伙就可以吧?」

打開手上提著的商用包.取出來的是,鋼色的槍——

看到這個,本斯特教授吞了一口氣.

「這把槍……我還以為與史密斯一起消失了.」

「跟安謝拉戰斗時那家伙遺留下來的,被我回收了.」

六連發大口徑的手槍.沉穩的鋼色,重厚且剛毅的外觀.

這不是某個制造商生產的.是為了約翰·普魯托·史密斯所鍛造的,世上唯一的魔槍.

「如果我也能使用這家伙就好了.」

「不可能.這把槍是住在幽界的暗精靈鍛造師,收集稀少的奧克鋼,為史密斯特制的.除了他以外沒人能夠使用.但是,作為加護的容器正好.」

本斯特教授用尊敬的手勢取出了魔槍.緩緩地撫摸著槍身,吟唱著祈禱.

「祈禱幸運伴隨你,杰克.現在你需要的東西,正是比誰都要棒的運氣!」

離開研究室回到停車場的途中,杰克和她相遇了.

「好久不見,杰克.有什麼煩惱嗎?那麼可怕的表情.」

一個理性的聲音向這邊搭話,杰克停下來腳步,雖然沒法悠閑地談話,但也不能無視.

「呀,安妮.這麼說來,最近都沒見面呢.」

「那是因為我去旅行了.正好昨天回來.」

安妮·查爾頓與平時一樣表情不變.

作為本斯特教授的研究助手,白人大學院生.如燃燒般的紅發剪得有些短,讓人印象深刻.穿著黑色的女式西裝.

「旅行啊……真好呢.開心嗎?」

「一般般.有好事,也有壞事.總的來說,正負相抵吧.所以,也不是特別的開心.」

對著隨便聊聊的杰克,安妮的話語十分古板.

與冰雕像相似的冰系美人.兼具理性,冷靜,沉著.觀察力豐富,知性和教養並持.如果她擁有溫柔的女性魅力,就能說是完美了.但可惜的是,神並沒有准備這樣的禮物給她.

即使被評為美麗,可靠,但與可愛無關的女性.

「對不起,我差不多該走了.預定的工作都排滿了.」

「這樣啊?對不起,打擾你了.」

接下來就要開始忙了.聽完杰克的話,安妮輕輕地聳了聳肩,眉頭未動地說道.然後,又加上了一句.

「總有一天兩個人都會有空.那時請空出來.」

「知道了.那時我們再慢慢聊.」

杰克苦笑著回答道.不擅與人交流的她稍微有點古怪.

沒有美國人的那種友好的感覺,但安妮·查爾頓絕對不是一個缺少感情的人.只是不擅長表現感情而已.

與偶遇的助手告別,杰克走向了自己的愛車.

這麼說來,安妮的職場正張開著『結界』.雖然想警告她一下可還是算了.說明太花時間了.

坐上車的杰克,在腦內消除了她的事情.

3

但結果,王牌沒有派上用處.

失意的杰克一直呆然地看著儀式的進行.

夕陽西下,夜幕已悄然降臨.鎮座在空中的滿月,位于中天偏西一點.

停泊在長灘港的豪華客船的甲板上,讓人懷疑是不是威尼斯的嘉年華,奇裝的男女老少大概50人左右正在聚集.

——不,是已經集中了.

他們穿著各色的禮服,披風,帽子或者是圍巾,總而言之是時代錯誤的衣裝.

還有假面.只有眼睛的部位有個洞,各種各樣精致的假面.

這不是舉辦化裝舞會,悠閑的紳士淑女的貴族集團.他們全部都是《蠅之王》的邪術師,為了神祖安謝拉複活而聚集起來的妖人.

但是,基本每個人都全身是血,身受重傷,快要斷氣了.

……回溯到一小時前.

回到這邪術師聚集在夜會,將沉睡著神祖的棺材放在中心,滿天升到中天並同時開始儀式的時候.

今天,在這船上的並不是普通人.船員和工作人員,全部都是《蠅之王》的成員.

只有一個人,故意喬裝潛入的杰克·米爾本除外.他的衣裝是黑色的披風和燕尾服,以及假面.

「「「「「「「庇護我們的神明啊,請賜予我們女王恩惠吧!」」」」」」」

「「「「「「「庇護我們的神明啊,請賜予我們女王恩惠吧!」」」」」」」

人人都在吟唱著奇怪的咒文,圍成一個圓,沉浸在邪術的儀式中.

在那里不爽地呆著,應和著他們的杰克.

通過訓練才積累到魔術才能的他,只能感覺到咒力在不斷增長.時候差不多了,藏著魔槍但並不困擾時由于這件厚厚的披風.

身體檢查都沒那麼緊張,但反過來自己卻非常興奮.

在披風里摸著魔槍,念到『以此幸運,請賜予我祝福』.立刻就出現發揮出效果了.周圍的咒力全都消失,儀式以失敗告終.

但是,邪術師們這樣說道.

——失敗了啊.

——這樣下去沒臉見神祖.應該怎麼辦呢.

——不能等啊.等待下次滿月,再進行再生的儀式.蘇醒的神祖不會放過我們的失態吧?

——那是當然的.恩.那麼,答案已經出來了.

——嗯,干吧.月亮只偏了這麼一點,用我們的身體還是足夠的.

「「「「「「「庇護我們的神明啊,請賜予我們女王恩惠吧!」」」」」」」

邪術師們的儀式又開始了.

他們准備干什麼?非邪術師的杰克所抱有的疑問,馬上就解決了.

某個信徒的頭爆炸了.唐突地爆裂了.

血,肉,皮膚,腦漿,骨頭,體液四處飛散,弄髒了周圍的信徒和甲板.

「「「「「「庇護我們的神明啊,請賜予我們女王恩惠吧!」」」」」」

但是齊唱聲沒有停止.又一次爆炸.

某個信徒的兩手,另一個信徒的腹部,在他旁邊的信徒的脖子.身體的一部分爆裂的信徒們,就這樣倒下了.

毋庸置疑已經死了.根本不用確認,杰克是這樣認為的.

「「「「「庇護我們的神明啊,請賜予我們女王恩惠吧!」」」」」

又死了.身體都不成樣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杰克又感覺到咒力的增強.也不能怪本斯特教授沒有想到這種可能性.這種想法,正常人是絕對不會有的!

這時,咔地一聲棺材打開了.好像是從內部打開的.

「吾即是天.汝,向吾顫抖吧!吾即是地,向吾詛咒吧!」

棺材內,亞麻色頭發的少女站了起來.

年齡在十歲左右.有著天使一樣可憐的面容.

「吾之頭乃恩利爾(注①),吾之顏乃真晝之光!」

少女朗朗地歌謠著聖句.

「無與倫比的女神烏拉什(注②)乃吾之守護者!吾之頸有著女神奈莉(注③)的項鏈!」

幼美的化身,卻有著恐怖的眼神.

正可謂凶相.看到她的所有東西都將被撕裂的視線和表情.

「吾之雙手乃西天閃耀的月之銳鐮!吾之十指乃敬畏的神明之骨而成的柳枝.」

少女將身穿的紅色寬袍脫下.

一絲不掛的肌膚暴露在外.華奢的肢體沒有多余的贅肉,起伏也非常有秩.但是,因此而更加美麗——如未成熟的果實般青澀,是成熟女性絕對不會擁有的.

但是,奪走杰克目光的,是少女身上刻著的傷痕.

白色肌膚的背部,胸部,腹部,腰部,腿部,脖子上.

猶如燒傷一樣,硬是將皮膚扯開一樣,紅黑色的傷痕布滿全身.

血不斷地滲出,化膿,光是見到就覺得疼痛.

少女脫掉的寬袍上那紅色,是不是也混雜著她的血呢?

「庇護吾的神靈們,請驅逐我身上那魔性的詛咒!伊甸納王(注④)啊,拉塔拉克(注⑤)啊,禦身乃吾之胸與膝!角宿啊,賜予我健壯的雙足!」

恐怖且可憐美少女的聲音,響徹了夜空.

她正是儀式之主.她正是支配者.她正是率領《蠅之王》的神祖安謝拉!

「「「「庇護我們的神明啊,請賜予我們女王恩惠吧!」」」」

配合著安謝拉的聖句,包圍她的人們低聲吟唱著.

祈禱的齊唱.聚集在這里的人們,他們的信仰,虔誠,純粹沒有一點瑕疵.

但是,他們所信仰的對象是災難的魔女,奉獻的教義是淒慘的邪教,作為自己信心的證據可以說是反社會的行動.

一個又一個倒下,一個又一個死亡.

「「「庇護我們的神明啊,請賜予我們女王恩惠吧!」」」

齊唱沒有中斷.又一次爆炸,又一次死亡.

每到一個信徒破裂,站在中央的安謝拉身上的上就治愈了一個.

赤黑色的傷痕漸漸變小,化膿的肌膚被覆蓋,出血停止.不知何時魔女的傷痕,除去背後的已經消失了大半.美麗的白色肌膚彈走了銀色的月光.平安無事的信徒,還剩下三,四人.

杰克下定決心.這樣的話只能用自己的手將安謝拉打倒,然後從這里離開.

拔出了藏著的自動手槍.

與安謝拉的距離大約10米.瞄准腹部一發.接下去是右腳.左腳.子彈全部命中.但是,一個傷口都沒有增加!

這個魔女,手槍程度的攻擊完全無效嗎!

「我還以為哪個混賬東西混進來了,原來是你啊.確實是約翰·普魯托·史密斯養的一條狗吧.」

被凶相狠狠地盯著,杰克的假面碎了.寄宿在可憐聲音中的恐怖感,使肺腑都凍住了.

「下人們啊,向妾身獻上你們的生命!這是敕命!」

用對著卑賤的垃圾一般的眼神蔑視著杰克,安謝拉告知.

立刻,生還的信徒們,一起被彈飛.頭,身體,四肢,全都完美地炸掉了,到處充滿著血液和死亡的臭味.

——啊啊.魔女那纖細的身體已經不剩一個傷口.完全無傷.

就這樣安謝拉華麗地複活了.

傲然支配著到處是折斷,重疊的尸體,赤紅色的鮮血染色的空間的魔女.這正是死與暴虐的化身.在她的前面,杰克·米爾本只能是個卑微無力的雜魚.勝利的要因一個都沒有.

杰克把手槍扔在了甲板上.

但,即使這樣.

沒人會舍去唯一的希望.將手放入披風,從槍套上拿出另一把手槍.

鋼色的魔槍.黑衣的英雄用來發射魔彈的弓.將槍口對准了魔女.

「嚯,還准備掙紮?但是你又能做什麼呢?」

安謝拉的凶相歪曲嘲笑著.

完全不把對准自己的魔槍看作是威脅.

「我可是知道的哦.這塊鋼是約翰·普魯托·史密斯使用的玩具.不是你這種人能夠使用的.看清現實吧!」

死去英雄的遺物在自己面前,魔女在哈哈嗤笑著.

「這塊鋼射出的,不是鉛丸.那是放出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從月神阿爾忒彌斯(注⑥)篡奪來的魔矢而做的珍品.如果是跟他相等的『王』來使用還有可能……下人,就你這種垃圾連扣動扳機都做不到!」

安謝拉的嘲笑十分正確.

已經試過無數次了.不管杰克用多大的力氣,始終無法掰動擊鐵.但是,對于人外的魔女而期待有戰果的武器,只剩下這個了.

伴隨著祈禱掰動擊鐵,扣動扳機.

槍口噴射出來的不是火光,而是類似于蒼白色閃電般的閃光.

閃光變成了蒼色的光之龍,穿過神祖安謝拉的小小乳房偏下,並且從她的背後竄出到中天.

杰克呆然地看著眼前的光景.

完全不覺得會成功.只是單單地掙紮.絕望地射出去而已.就像安謝拉所說的,這把魔槍不是杰克所能使用的道具.

「——呃!不可能,為什麼……!?」

吐著鮮血的安謝拉苦叫著.對,為什麼?

喀噌.喀噌.熟悉的聲音.喀噌.喀噌.長靴的金屬幫敲擊地面,極富特征的腳步聲.向這邊靠近.

悠閑體味時間的男人.總是在事件進入佳境的時候,才終于出現.

然後每次,杰克都會聽到這個腳步聲.明明遲到卻不道歉,一點也不慌張,悠悠地走來的男人的腳步聲.

「不可能……!為什麼,你會在這里!?」

「真是無聊的問題.稱我為冥王的可是你們哦?」

一腳踢開安謝拉問題的美麗的聲調.

遮住他面容的是黑色裝甲制造的假名.外觀與保護賽車手頭部的頭盔一樣.在眼睛的部分,有著昆蟲的複眼一樣的眼罩.

「難道說,你在上次的對決中,認為已經把我打倒了?這樣的話你也太小看我了.對冥府之王來說,偶爾也是要回故鄉看看的吧?」

翻動如吸血鬼披風一樣的黑色披肩,他慢慢地走過來.

披肩的下面是近代歐洲宮廷那樣,青色基調的高格衣裝.

優美的身軀,讓人想到老練的舞台演員.身長就是如此的高.身體華奢的人物.

「即使死了去冥府旅行,總有一天會返回地上這是自然之理.這點程度的未來都預測不了真是愚蠢啊,神祖安謝拉.導致你敗北的原因,就是你的愚蠢.」

「呃——!可惡的約翰·普魯托·史密斯!你這個可憎的弑神者!」

被強大無比的魔女瞪著的假面貴公子.

他的名字除了約翰·普魯托·史密斯不會有別的.

「看到你有精神真是太好了,杰克.你也終于喜歡上我喜歡的這種衣服了嗎?我真是太高興了.」

約翰·普魯托的視線,捕捉到了杰克穿著的黑色披風和燕尾服.以這種服裝跟他站在一起,簡直就是化裝舞會.

「我可沒有costumeplay的興趣.不要認為我跟你一樣有著病態的化裝願望.這是為了潛入這里,不得已而為之.」

「那麼,今晚就應該作為這個興趣的第一步!」

堆積著死亡的豪華客船的甲板.在這之上他愉快地笑著.

沐浴著滿月之光,華麗英雄之姿向著四周誇耀.

現在的主演,除了他以外別無他人.即使放出那種驚人存在感的安謝拉,在約翰·普魯托·史密斯面前也會褪色.

「聽好了杰克.今晚勝利的我們,是穿著相似的我們兩個人的勝利.是我們倆並肩獲得的勝利!」

約翰·普魯托的勝利宣言讓約翰有些困惑.

「勝利?不要大意,史密斯.戰斗還沒有結束呢!」

「已經結束了哦……是吧,安謝拉?」

假面的眼罩對著稀世的魔女.

即使被魔槍放出的閃光射穿心髒,安謝拉仍然活著.

已經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了.膝蓋跪在甲板上,大量的血從胸部的大洞中流出,不斷咳著血,但還是活著.

魔女充血的雙眼,對黑色假面放出了恐怖的詛咒.

「這把槍是為了射出我的力量的道具.如果我不在的話,確實如同鐵屑.但是,只要我靠近並且使用權能,其他的射手也是能使用的.」

這樣啊.所以剛才,自己才射了出去.

聽到朋友的話,杰克明白了.

「因為我的不在而大意接受了阿爾忒彌斯之矢,即使是『不從之蛇』的你也無法挽回吧.我們的勝利啊.」

強大的魔槍也是有限制的.

每當月亮盈缺一次,便能發射一次,也就是說一個月只能發射六次.

但相對的威力十分巨大.從這把魔槍中放出的彈丸能變成蒼色閃光之龍飛向天際.穿透大樓,將厚實的岩石蒸發,即使是地形都能改變.

彈道會回應射手的意識而彎曲,無論哪里都會追著敵人.根據傳聞,如果彈丸六發的威力被聚集,能夠發揮出更加巨大的威力.

正如魔槍這個稱號,是惡魔的武器.

「……說實話,我在幾個小時前就已經回到了洛杉磯.杰克,我知道了你的計劃,雖然能在一旁阻止你,但為了期待這樣的展開而在旁邊靜觀.」

「你說什麼?史密斯,你這男人一直把人當做道具——」

「真是讓人傷心的評價.我是相信朋友,所以把希望托付給你……你應該這樣理解.」

說得真是氣人.結果alright就行的勝負師.

全都與平時一樣.代替抱怨,杰克哼地笑了一下.不這樣就不是假面的朋友!

「別得意,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妾身還沒結束!不要小看不死之蛇後裔的我!」

安謝拉呼喊著!可憐的容貌被鮮血染紅,鬼女般的形象在咆哮著.

沾滿血的肢體飛到空中,開始膨脹.變形.就是一周前的那樣,變身為大蛇.

「我當然記得.但是,品種明顯是手工的,一點都沒威脅.」

對峙的約翰·普魯托·史密斯也像那時一樣,翻動著披風.

「你先一步下船.今夜有種很想喝酒的感覺.你也陪我吧.為了慶祝把這魔女驅逐出洛杉磯!」

難以交往,秘密主義的男人.

跟一般朋友的交流也拒絕的,不露真面目的男人.

對于他的提案杰克嚇了一跳.就這樣,假面的英雄和變為蛇的魔女之間的決斗進入了最終局.

注:①恩利爾(Enlil),蘇美神話中的神祇,至高神,天神安和天後安圖姆的背後掌權者,被稱為彼勒(意為「主」).恩利爾是大地和空氣之神,尼普爾城邦的保護神.同時也是戰神和風神.洪水滅世就是恩利爾所造成.

②烏拉什:烏拉或是烏拉什,在蘇美爾神話中是大地的女神,也是天空神安的配偶之一.她是女神Nininsinna的母親,也是英雄吉爾伽美什的祖母.

③奈莉:Ninlil,Nin=小姐,Lil=空氣,南風女神,安努的女兒,恩尼爾的妻子.

④伊甸納:幼發拉底河西側荒漠地區,有一片可耕之地,名叫伊甸納(Edinna).

⑤拉塔拉克:伊南娜的侍從.

⑥阿爾忒彌斯:羅馬神話中的狄安娜.掌管月與狩獵,照顧婦女分娩,保護反抗和蔑視愛神的青年男女.曾與孿生兄弟阿波羅一起,殺死迫害其母的巨蟒皮同和羞辱其母的尼俄柏及其子女.

4

豪華客船,被白銀的大蛇纏繞著.

總重超過15噸.跟全長300米,全高60米的巨船相比,即使是大蛇那長大的印象也會被削弱吧.可那莊嚴的氣氛健在.

但是,美麗的蛇體上滿身瘡痍.被大量的出血染紅了.

這時,夜空被雷云遮蔽.閃電降臨地面.雷帝之槌擊打的不是白銀的大蛇,而是它纏住的巨船.

雷鳴與轟聲.閃光與火焰.

被閃電擊中的豪華客船,變成了異樣的篝火.

在火焰中站著一個巨人.

全高50米左右,勻稱的體格.但是,他有著奇異的相貌.全身漆黑.猶如暗夜異樣漆黑的膚色.臉上塗著黑與黃的橫條.

只有右腳不同.其素材大概是黑曜石.

反射著妖豔的月光.閃閃發亮的石頭制成.

覆蓋在巨體上的是紅色,黃色,黑色,各種顏色的布以及鳥的羽毛.仿佛是七面鳥(注①)般異樣的裝扮.背負著的木筒里收著幾把長槍.

與原始宗教的咒術師一樣的異相.

『大魔法師』.約翰·普魯托·史密斯所擁有的最強變身體.

異相的巨人與白銀的大蛇進行的格斗戰,將豪華客船的殘骸與碼頭完全毀滅.很明顯,巨人占優勢.果然受到魔彈直擊的時候,勝負就已經定下來了.

黑色魔術師的全身圍繞著電光.強烈無比的雷擊.

打擊到銀之鱗上,下面的肉也沐浴在灼熱的電光鞭撻,安謝拉所變的大蛇大大地翻轉.

《好了,你敗色已如此濃厚.如果還准備自爆的話,差不多也該開始了吧.》

從魔術師的口中,響起了約翰·普魯托·史密斯的聲音.

《你應該沒有這種余力的吧,安謝拉?之前的自爆,可是把你數年儲存的龍脈的精氣用完了吧.已經將軍了.》

《可惡,竟然妨礙偉大地母的再臨,魔王!你這個弑神者!》

白銀的大蛇發出了充滿怨念的安謝拉的聲音.但是約翰·普魯托的反應冷淡並且冷靜.

《正是.我就是魔王,我就是弑神者……所以能夠從容地結果你.》

飽含著抹殺的意志,英雄·魔王宣言到.

《為了毀滅你,我就用大招來結果你吧——全能的我能夠活用人民,所以人民都是我的奴隸.我是夜晚的風.我是統治天與地,高貴的魔術師!》

這是言靈.

將自身與敵人一起毀滅的殲滅的言靈.行使彼我相殺的的變身秘術.

咒術師的身體,突然冒出了煙云.煙的周圍放射霹靂霹靂的電光.

《我呼喚終焉的夜之斧!創造世界,破壞之神!》

電光與煙現在已變成了蒼黑的的火焰.約翰·普魯托·史密斯的最終化身『殲滅之焰』.

蒼黑之焰包圍著白銀的大蛇,一口氣將其灼燒殆盡.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啊!》

《與我的身體一起燃盡吧,安謝拉!》

蒼黑之劫火灼燒著妖異之蛇,長灘的夜染成了奇怪的顏色.這既是《蠅之王》的終焉,也是神祖安謝拉敗北的情景.

按照指示,杰克迅速下了船.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開始戰斗的話,還是不要接近為好.

他使用魔力的時候,需要各種各樣的『祭品』.弄不好,說不定自己將會和那些供品一樣迎來悲慘的結果.

比如說『大魔法師』,需要人類建造的巨型建築物作為『祭品』.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變成那種姿態,首先就不得不破壞他保護的洛杉磯的一部分.

也有對市民生活造成障礙的『祭品』.也有與生祭一樣充滿血腥的『祭品』.洛杉磯的人們忍受著這種犧牲,來支援黑色英雄的戰斗.

就像是給作為『王』的庇護者的納稅.臣服于他的品德與異能,市民所應盡的賦稅義務.

杰克從始至終在碼頭看著戰斗的發展.

不知何時已經有近百人聚集在此.

附近的居民,遠方開車過來的人.他們的樣子不像是看熱鬧.他們虔誠地看著決斗的進行.也有握緊手,緊閉雙眼,祈禱的人.

大概,他們是為了來看洛杉磯守護者的歸來的吧.

終于勝負已定,人們都松了一口氣.這時,有一個聲音傳來.

「杰克.你沒事吧?」

回頭一看有個二十幾歲的白人女性.有印象——不,是非常熟知的一張臉.

「艾莉森?為什麼你會在這里?」

「還不是因為你打了那樣的電話!什麼啊,那個分別的話語!」

艾莉森生氣地抱了過來.

杰克沒有任何猶豫接受,用盡全身的力氣抱住了最愛的女性.

「這不是又發生緊急事態了嘛,我可擔心死了!不斷地檢查廣播和網上的新聞……所以才發現,那個人——我們的王已經一星期沒有回來了.聽到廣播,我立馬就過來了.」

這個城市,有直播約翰·普魯托·史密斯的出現情報的當地廣播存在.網上也有同樣的活動.

即使有人認為假面的守護者是非官方的英雄,但也有人認為他是蹂躪平穩都市生活的暴君而采取自衛行為.

一直有催促周圍地區人類避難的情報源.

但今天,報告守護者的歸還,這里的人已經完成了他們的任務.

然後,他們也幫助了戀人的再會.杰克和艾莉森相擁著,互相確定這彼此的存在.

這時,又聽到了那個腳步聲.喀噌喀噌的.長靴的金屬幫敲擊地面的聲音.

杰克抬起頭.艾莉森也跟著抬頭.

從黑暗的深處,約翰·普魯托·史密斯正向這邊走來.人們以信賴和畏懼的眼神歡迎著他.但是,誰都沒有輕易向他搭話.

大家都為他自行開路.圍著異相的男人觀看.

守護人們的英雄.但是,不止是這樣.

受人民仰慕,恐懼的『王』.他是君臨失去天使之都的黑暗王者.

「看來你平安逃走了呢.不過.不這樣的話,可不配做我的助手.」

「你能不能別把華生的角色壓給我,史密斯.我可不准備辭去現在的工作……嘛,也不保證今後會有更奇怪的工作.」

面對王者,杰克用厭煩地口氣回答道.

不知道是不是終于把宿敵解決了心情很好,約翰·普魯托愉快地笑著.

「如果你希望的話,給你迪克·格雷森(注②)也不錯啊!關于你現在工作的地方我也會幫你安排.近日就能解決——對了對了,剛剛在船上提案的,開個小小的慶祝會……這件……事……」

很稀奇,饒舌的約翰·普魯托無語了.

杰克注意到朋友的眼罩正對這身邊的女性.

「為你介紹,史密斯.她叫艾莉森.我——最重要的人.」

與懷中的原婚約者四目相對,互相微笑.

「這,這個名字確實是,你原來的搭檔……我記得你以前好像說過,但是在半年前分手了,我的記憶應該沒有錯吧……」

越來越覺得運氣不錯了,竟然看到了少見的反應.

雖然理由不明,但是約翰·普魯托·史密斯非常的狼狽.第一次看到朋友那慌張的樣子,杰克苦笑道.

「真虧你還記得.確實如你所說,但最後還是複合了……啊,關于慶祝會,可以的話能不能讓艾莉森也參加——」

「不,不!關于這個還是重新考慮一下.」

約翰·普魯托慌忙說道.

「果然這種行為不符合我的主義.我竟然在決斗前過于興奮了.說了這麼無聊的建議.你就忘掉吧.」

「嘛,我是沒什麼關系……明明是你邀請的,真是個自說自話的家伙.」

「正是.是我自說自話,我可是個任性的人類.所以之前的無禮,你就原諒我吧.抱歉了.」

終于恢複常態,假面的友人自傲地賠罪.

杰克苦笑著.不這樣可不是約翰·普魯托·史密斯.他是連知心友人都保持秘密主義,見外的男人.

「我差不多該走了.再見了,杰克!」

假面友人剛一說,四周的光亮就消失了.

長灘港一帶,全部的照明都失去了機能.

路燈消失,車燈消失.一直到夜明,光都無法回來.即使拿出手電筒,也完全派不上用處.

然後,約翰·普魯托·史密斯的姿態改變了.

以周圍的光作為『祭品』,自己變成了『豹』的姿態.為了這個變身,曾經好萊塢全域都沉浸在黑暗之中.

在漆黑的黑暗之中,杰克和人們看到了.

閃亮的寶石般的雙眼——變成『豹』的英雄的雙眼.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在猛獸的咆哮撕裂暗夜之後,約翰·普魯托·史密斯的化身如疾風般消失了.

「啊啊,再見了,約翰·普魯托·史密斯.」

目送友人的退場,杰克點了點頭.但是,這不是永別.

黑色假面之『王』肯定會回來.當這個混沌的都市再次遇到新危機的時候.然後,友人們真正需要他力量的時候,肯定——

注:①七面鳥,又名火雞或吐綬雞.

②迪克·格雷森:蝙蝠俠的伙伴,第一代羅賓.

5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將神祖安謝拉埋葬的第二天午後.

菲利茲閑靜一角的某個屋子,喬·本斯特正准備拜訪.對只有主仆兩人而言過大的房子,但沒人對其抱怨.至少,在知道主人身份的人中.

「喲,迪尼斯,我們的QUEEN心情如何?」

「非常可惜,可以說是最糟糕的狀態.本斯特先生.」

詢問前來玄關出迎的老執事,得到了不想得到的回答.

然後他被帶到了客廳.本斯特感謝神,讓他去的地方不是寢室.通宵在床上喝酒喝到天亮……好像不是這個最糟糕的情況.

「今天天氣真好呢,QUEEN.不,安妮.明明這樣,你卻在這里喝悶酒.這可是對酒文化的極為不尊敬呢.」

「煩死了.這邊可是不喝不行呢!」

輕輕的打招呼,得到了醉鬼的發言.

安妮·查爾頓,將自己埋在了沙發里.

旁邊的圓桌上放滿了喝完的空瓶.空瓶到處散落,老實的老執事只能慢慢收拾.

「……能不能問一下不高興的理由.」

「嗚咕.杰克竟然有女人.那個混蛋,明明說自己是單身漢!」

由于醉了眼睛呆滯,安妮回答道.平時表情和口氣冰冷的她,現在完全不見了.酒醉能使人改變呢.

「有什麼關系呢,即使他有伴侶.」

「一點都不好.我呢,從一年前就盯住他了.」

雖說是教授和助手的關系,但他們已是老友了.

所以喬·本斯特知道安妮·查爾頓所隱藏的真實.

理性且冷靜沉著.知性和行動力兼備的『能干的女人』.認真古板的優等生氣質.

但是,在某些條件下,整個人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比如說,遇到不高興的事而將手伸向酒瓶.又或者說身穿某種衣裝的時候.以一般人的目光進行精神鑒定,肯定會說她平時壓力過大吧.

總之,本斯特還是先安慰她.

「說實話,其實還有別的男人.只要尋找新的戀愛就行了.」

「那個呢.我注意到男人,可是很稀有的哦!杰克呢,明明不是非常帥卻又紳士又瀟灑,熱血男兒但不覺的過熱,莽撞但是頭腦不壞,少有的優良物件哦!」

終于,安妮嗚咽地哭了起來.

「即使這樣,我還是努力地縮短兩個人的距離哦.悄悄地幫助他工作.適度地玩弄一下認真的他,加深自己的印象.努力找理由,每周見他一面!所以,最近他會找我討論個人的煩惱哦,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吶,安妮……那些全都是作為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做的吧.」

對著失戀(?)的醉鬼,本斯特說道.

安妮·查爾頓.今年二十七歲.

十幾歲時迂回曲折而打倒了阿茲特克的魔神泰茲卡特里波卡(注①),成為了弑神的戰士.又名約翰·普魯托·史密斯.

「別怪我這麼說,安妮自己跟杰克只是見過幾面而已的程度吧?」

「沒辦法啊~在晚上cosplay進行英雄活動已經十年了.一直忙忙碌碌完全沒有跟男生交往過,所以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交往啊~」

本斯特歎了一口氣.明明用這手上的腿來慶祝她歸來,完全被糟蹋了.

那天晚上,在海中安謝拉自爆的瞬間.

安妮變身為『殲滅之焰』,故意失去實體.

由于奏效而避開了致命的打擊.但是,昏迷地在海上漂浮.被巡航的快艇救起,一周後才恢複.之後立刻就趕去洛杉磯.

擁有驚異生命力的,戰士的故事.

老友和執事在一旁看著,安妮·查爾頓喝著酒逃避現實.

之後她說道.這次終于打倒了安謝拉.沒有獲得新的權能,是因為那條蛇神是神族變化的,並非真的『不從之神』……她是這樣想的.

發現這判斷為時過早,還是不久之後的事情.

注:①泰茲卡特里波卡(Tezcatlipoca,意為「煙霧鏡」.)是阿茲特克神話中,的最重要神祇之一,祂統轄阿茲特克傳說的第一太陽.祂是至上的神靈力,人類命運的操弄者.祂和中美洲其他神祇不一樣,不代表任何一種自然力,也不是某個部落的守護神.祂代表世間的無常,是「眼前,當下之主」,並像「夜晚之風」一樣無所不在,捉摸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