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被囚禁的campione
草薙護堂.

國籍是日本,年齡十六歲,性別男性.

在私立城楠學院上學的他,自認為自己的存在感相當稀薄.

是個性格非常溫厚的人.

是個不在班級的中心,也沒有很好或者很壞名聲的學生.待人接物也不是非常不擅長,非常離群的人.

容姿也非常的平凡.

按照啰嗦的妹妹所說"如果好好努力的話應該能夠更好,但是由于怠惰所以完全不受歡迎".按照已經跟自己有孽緣的"伙伴"艾麗卡·布朗特里所說,就是"雖然樣子是不錯,但是缺少高貴和威嚴的氣質".

成績算得上是中上游.文科非常擅長但是理科就不行了.

對體力非常有自信.但不是那種有天才才能的運動員類型.

事實上,他卻有著反轉天地,無法跟常人解釋的能力,但可以斷言,他在這個學校只是一個極為平庸的學生而已.

所以'中庸’'平凡’……這樣的表達到底合適嗎?

——喂,草薙.你自己認為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呢?

某天的休息時間,一年五班的教室.

面對同級生的質問,護堂沒有回答.

正在跟自己說話的是高木,名波,還有反町.

三個人都是跟自己一樣的一年五班的男生.並且三人一起,奇妙地盯著護堂的臉.

……怎麼回事,這種異樣的眼神.

那是受重稅和暴政而痛苦的人民,對著暴君所有擁有的憤怒的眼神.敵意藏在心底,忍耐著怒火的眼光.猶如鈍的刃物一樣,尖銳的眼神——

就像是這樣的表現.

"……喂,聽到了嗎?"

"……啊啊,應該聽到了吧.這家伙,完全沒有理解自己的狀況.這個混蛋大王."

"……果然有必要實行那個計劃吧."

然後,好像在偷偷地討論著什麼事.

"喂,偷偷地在說什麼啊?還有,剛剛的問題,有什麼意義嗎?"

"別注意這種無聊的事情,草薙.這個怨恨一定會報的!"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剛剛那句話的請忘了,草薙.別以為晚上都有月亮哦!"

"喂喂,真話露出來了.稍微再忍忍吧.因果報應,邪魔外道必須死!"

"……沒關系吧,大家?你們的樣子非常奇怪哦."

護堂擔心地詢問著.

但他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帶著陰暗的表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就在發生這一幕的放學後.

草薙護堂,突然被綁架監禁起來了.

■■■


"——就是這樣,第一回,草薙護堂是占領了學園兩大美少女的混蛋審議會開始了.眾人,准備好了嗎?"

"沒有問題!請給于不受歡迎者的敵人——草薙護堂正義的制裁!"

"同意!我等以戀愛共產主義的平等思想為基礎,堅決批斗獨占不當財富的資本主義者."

這天,正好是護堂值日.

護堂剛把今天發下來的問卷收集好,放在職員室的班主任的桌子上,完成任務的歸途.從職員室到一年五班教室的移動途中.

綁架劇就這樣發生了.

從沒人的地方走過的護堂,被一個巨大的麻袋套住了頭.

即使手腳使勁抵抗,也完全沒用.被幾個人抬起,就這樣帶走了.而且手腳被膠帶綁著,無法動彈.

然後現在,在拿走麻袋的護堂的眼前的是——

窗戶被黑色的窗簾遮住,遮斷了眼光,某處的一個教室.燈也沒有打開,非常的暗.

唯一的照明,就是某人手上的手電筒.

只有這點很難判斷周圍的情況.

但是護堂有著跟貓頭鷹差不多的夜目,仔細地看著四周.大概,是平時不太會使用的一個空教室.

從沒有排著桌椅這點,可以推測出來.

接著,是眼前的三個站立的人影——

頭上套著紙袋,藏住了臉.在眼睛的位置開了兩個洞.

這樣的話臉和正體都不明.到底是誰?抓住自己,監禁自己的人.雖然心里沒數,但是自己還是意識到的.終于連學校都潛進來魔術結社的人了嗎?

但草薙護堂再怎麼說也是個'王’.

對手竟然采取這麼大膽的行動,難道說是個非常有實力的?

用意周到的他們,穿著高等部的制服.然後頭上套著紙袋.只有眼睛和嘴巴的部分開了孔.這樣應該無法知道他們的正體的——吧.

護堂想起來剛剛的聲音,突然醒悟到了一樣說道.

"你在做什麼啊,高木.在那里的是名波和反町嗎?"

"愚,愚蠢之人!我等不是這種名字!"

"嗯,嗯.絕對跟你不是同級生!"

"對,我們是擔憂國家,關愛人民的正義之徒!別有什麼奇怪的誤解!"

三人明顯慌張地說道.

"怎麼說呢……我沒想過你們竟然會做這種蠢事.現在的話罪過還很輕.乖乖地把我放了."

包含著厭倦和同情,護堂勸告到.

說起來,自己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呢?

"切!這家伙,完全就是一種自己無罪而被囚禁的眼神嘛."

三笨蛋中的一個人用手電筒照著護堂的臉,髒口說道.

這個聲音果然是高木的.

"嘛,冷靜一點.時間有的事.我們慢慢地告訴這個混蛋他的罪孽的沉重!"


完全就是時代劇里登場的惡人A的聲音.這個是名波.

"啊啊,讓他好好瞧瞧.代替神,我們來制裁這家伙."

這次是特攝英雄的台詞.反町的聲音吧.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你們的決心我還是明白的.首先先把膠帶解開,然後冷靜地談談,怎麼樣?"

"kukuku.你這家伙,還不明白自己的立場嗎?"

大概是反町的三笨蛋中的一個宣告說.

"我們所求的,不是跟你好好談話!這是斷罪!"

"……斷,斷罪?"

"草薙護堂!你這家伙是肆意玩弄學院兩大美少女的心靈和身體,運營後宮的暴君!這個罪,應該萬死!"

"…………你說什麼?"

對于反町的彈劾,護堂感到了頭暈.

兩大美少女.後宮.這家伙到底在說什麼啊?

"同志T!誦讀草薙護堂的罪名之一!"

"喔!……一,被告和金發超絕體型,去除傲只有嬌的美少女不管所處的場合——在教,教室,校庭,路邊,公眾的面前!黏在一起,確認者愛意,而且還主張自己跟艾麗卡小姐完全不是戀人的關系!"

"呃!這個罪,完全無法容忍!"

"沒有異議!草薙護堂值得萬死!"

……護堂驚呆了.

至今已經非常吃驚了,但是這句話是決定性的.怎麼說了,太傻了.痛感這群家伙是笨蛋.

沒有必要陪他們玩這種傻瓜劇.

挺胸,毅然地無視這些話吧.

草薙護堂對于這件事,完全沒有記憶……是騙人的,只是逞強而已.

■■■

"呐,護堂……"

穿過窗戶而來的夕暮的陽光,被染成橙色的放學後的教室.

這時候留在教室里的只有兩個人.也就是說,草薙護堂和艾麗卡·布朗特里.

"現在,在這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呢……呵呵,不覺得很棒嗎?平時有很多人的地方,現在是我們兩個的東西哦?你不認為這很奢侈嗎?"

身穿紅色的金發美少女,濕潤的眼神盯著護堂的臉上邊看邊說.

對,美少女.

艾麗卡·布朗特里是100人中有100人會認同的,超級頂尖的美少女.

但是,她不僅僅是五官端正而已.

聰明,強大,自信家,而且是策士.加上自己的美貌,對自己的能力擁有絕對自信的她,比護堂認識的任何美少女都要有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