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劍之巫女 終章
人們無法在此居住的,生與不死的境界,比起肉體來說靈魂更重要的世界.

在那里的三個老人聚集了起來.

他們所在的場所,是建在美麗的庭院里的亭子.

不會有任何一個仆從存在,這里卻被精心收拾得很好.

但是,並非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構成生與不死的境界的,是重疊起來的多重空間.

這個廣闊的空間,會依著支配著的喜好而變化.

須佐這個老神將吹拂著暴風的深山作為居所,僅僅是他個人的喜好.

「那麼,你是要來評定那個羅刹之君嗎?那個人是個會對那些女孩們做出怎樣的事的男人……為了看清楚那個,特意引起了這次騷動.」

首先開口的是黑衣的大法師.

即身成佛,是在承受苦難的盡頭擺脫了肉體的束縛,接近了不死的人.

「被我認為是好男人的人一般都會成為很好的王者,沉睡著的孩子總有一天會蘇醒,必定會成為地上的守護者.」

說出這個看法的是玻璃之公主.

擁有玻璃色的瞳孔和傾城美貌的美麗公主,實際上她的年齡遠遠超于大法師.

順便一說,這個雅致的庭院是她所支配的空間.

「公主,我認為這反駁也不太妥當.並且也認為那個人有點魯莽.這次也是,更好的解決辦法要多少有多少不是麼.」

「那樣的瑣事,被解決掉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吧.」

公主正面否定了大法師的反駁.

「你是不是忘了啊,大法師.究竟是個折磨那個孩子,還是救助女人的人,從草薙大人對那女孩們所做的事,看得出是有足夠的氣量的證據.」

「哼,如果以禦老公來看是怎麼樣呢?」

「巧妙地將我的劍奪走,的確是那家伙的疏忽大意啊.」

最年老的老神像是說著別人的事般說道.

「巫女雖說要幫忙,但沒有說會到動刀動槍的地步.雖然魯莽並不是不對,但還是不要大意為好.雖說如此,也沒有馬上就做決定的必要.」」

「你是這麼認為的嗎?」

對于公主的提問,速須佐之男大方地點了點頭.

「噢噢.那個麻煩的小鬼會不會覺醒還不知道.這個叫什麼草薙的家伙的才干,今後就細細體味吧.」

「結果最後天叢云劍的所有權成為了草薙先生的所有物……這樣好嗎?」

千代田區三番町的沙耶宮家.

坐在書房扶手椅上搖晃著的沙耶宮馨嘟噥道.

「惠那小姐是這麼主張的,不過,是真是假還不清楚.在那個騷動之後發現的天叢云劍,依然潛藏著強大的神力.可是,接收使用過這把劍的惠那小姐已經無法再使用了,也無法回到本來的持有者禦老公的手上,現狀就是這樣.」

回答的人是甘粕冬馬.

主從望著的,是放在馨的寫字台上面收納在刀鞘里的太刀.

天叢云劍.雖然這把刀里面有著作為征服神的神格,但是也有須佐之男命的從屬神的神格存在.

「可以說是由于惠那的神靈附體的暴走作為契機,天叢云劍成為了獨立的神的狀態.將其打倒的草薙先生,奪取了神的權能……應該可以這麼說吧.」

一邊凝視著曾經一度被打碎的神刀,馨一邊開口說道.

「說不定是成為了第二權能了哦.『成為了我強大的伙伴』這樣的少年漫畫般的展開.」

「外面是修複了,不過里面被破壞了的地方還能夠修複嗎?」


「是被一口氣破壞的啊,如果有可能修複的話,那需要非常高超的技術啊.」

無論如何,在這里探討下去也是無法明白真相.

馨對還不能斷言是有才干和忠誠的親信以輕松的口吻說道.

「嘛,這是個危險的東西,交到惠那手上就是個榜樣了,就決定保管在里面的倉庫里吧,啊啊,將它交給暫定的擁有者也是個可選擇的方案吧?」

「去試探地問過一次了,不過事先聲明了自己並不想要違反刀槍管制法.」

「……草薙先生,真是個奇怪的人呢.」

「對方大概不想要被馨小姐你這麼說吧.」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感到有個小疑問.

在她的面前,草薙護堂和萬里谷祐理正在悠閑地享受著午餐,但是,感到兩人好像比以前更加親密了……是錯覺嗎.

由于清秋院惠那和天叢云劍所引起的騷動已經是幾日之前的事了.時間已經是下一周,也已經開始再次上學.現在就是這樣的某日的午休.

和平常一樣的在屋頂上的午餐.

莉莉婭娜還是像平時那樣為草薙護堂准備了午餐.

今天准備的午餐是巴倫西亞風的海鮮飯和幾種水果,干酪和咸菜等等.可是,今天隔壁端放著兩個塗了黑色的重疊式木盒.

一個是鲑魚飯,散落著的三片綠色的葉子顏色鮮明.

另外一個的飯盒里滿是菜.鮁魚的京都燒,胡麻豆腐,肉丸團子,牛蒡和魔芋煮的菜,還有好像是自制的各類醬菜…….

不過不僅僅是華麗,味道也非常好,就算光是看著那些菜也是一個享受.

莉莉婭娜把自己收起來的平凡午餐和那些菜色作比較,感到了不安.感覺味道上就已經輸了,但是,說不定那個比看起來的印象要差.

自備帶來這些重疊式木盒的人是媛巫女萬里谷祐理.

「萬里谷果然很會做料理啊.」

草薙護堂一邊品嘗著用紙碟分出來的飯菜一邊這麼說著.

「這個要是拿給爺爺吃的話一定能夠得到合格分,那個人很嘴挑,特別是對于日式料理,不過以這個的味道絕對沒有問題.」

「呃,謝謝.但是,對于爺爺來說是合格,那麼對于護堂同學來說的話……」

被稱贊了的祐理看起來擔心地詢問道.

大概是對于護堂的反應和感想非常在意吧,心里完全沒底的表情.

「那個,會不會不合你的口味嗎?」

「偷偷跟你說,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事,這個非常的好吃哦.」

「是這樣嗎?那我放心了……不過,如果有不合口味或者討厭吃的東西的話請說出來哦,我會先記住的.」

「不會有這樣的事哦,這樣的午餐,不管怎麼樣都是非常好吃的.」

放心地露出保守的微笑的祐理,毫不拘泥地應對的護堂.

莉莉婭娜確信了,這兩個人之前並沒有這麼多流暢的對話的,以往都是要彼此更加考慮過才說話的.那個隔膜已經被解除了……!

「護堂同學,如果有喜歡吃的東西我夾給你哦.」

「嗯,那麼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不用特意勞煩照顧了.」

「可是,我這邊比較近飯盒……夾菜比較方便.」

拿著公筷和紙碟的祐理問道,一度拒絕了的護堂說著「又是這樣了嗎.」這樣推絕了兩三次.

聽了這些話的莉莉婭娜的心,充滿了焦慮感.


自己也做過同樣的要求,最近他是「不用這樣也可以了!」強硬地拒絕了.

像往常一樣的提別照顧,感覺真想從周圍的人們注視著的視線里逃出去.

盡管如此,為什麼會是萬里谷祐理——!

「莉莉婭娜同學也有什麼想要吃的東西嗎,如果喜歡的話請拿哦.」

「啊,嗯,沒關系,我不用了.」

對于微笑著的祐理,莉莉婭娜驚慌地撒了謊.好像教養非常好的大小姐,充滿了善意的微笑.

現在的她有著以前所沒有的沉著,是因為有什麼原因而發生了這個變化吧.

「所說的北風和太陽的差別,是在這樣的地方嗎.」

坐在隔壁的艾麗卡布朗特里嘟噥地說道.

又是在午飯時候才出現的她,以很好的要領各吃著祐理和莉莉婭娜自備的便當.

「祐理的長處啊,就是和護堂的價值觀和韻律奇妙地相合的地方哦,如果越過了兩人關系的某一條線,預測到自然就會變成這樣子.嘛,雖然最近是有些別扭的地方,以前開始就有會變成現在這樣的感覺了.」

『赤色惡魔』裝著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樣子說道.

「怎,怎麼回事呢,艾麗卡?」

「就是眼前這樣啊,護堂的警戒心啊什麼的完全沒有,祐理進入他的懷里做著作為他的『女人』所做的事,這對于我和莉莉可是很苦惱的事呢.」

「是想要說我的主人總是警戒著我這樣的事嗎!?這是何等的侮辱!」

莉莉婭娜以只有艾麗卡能聽到的小聲說話.

但是返還的是看著自己可憐的冷笑,莉莉婭娜感到了不寒而栗.

「莉莉啊,僅僅是托付欲求和本能,對這個戰斗的勝利者可行不通哦,不過如果你只要做個『好使的女人』就滿足了的話就另外了.

「你,你說什麼!?」

我對于他的事情比你還要了解.

像是要這樣說的艾麗卡露出勝利的驕傲自滿的可憎表情.但是,確實心里感到了不妙,草薙護堂和萬里谷祐理的關系和睦是個問題.

作為守護著他的騎士,如果想要擠進他們兩個人之間該怎麼樣做才好呢?

先等一下,這麼說來沙耶宮馨曾經討論和共同斗爭路線的話,莫非,是必須好好注意著這種狀況嗎…….

莉莉婭娜悶悶不樂地煩惱著,這時候傳來草薙靜花的呼喊聲.

「真是的!哥哥和萬里谷前輩從剛才開始就一副親熱的樣子!適當地注意點啊!看起來像個笨蛋一樣,不像話!」

然而護堂和祐理,卻呆然地看著作為妹妹和後輩的靜花.

「親熱什麼的……只不過是很普通地吃飯啊?」

「嗯,靜花同學,不要說些奇怪的事了,安靜下來吃午飯吧.」

好像被說了些教訓的話,靜花的肩膀哆嗦地震抖著.

「嗚嗚……那個意思一致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什麼啊,就像結婚了多年的夫婦一樣,真下流!」

「什麼夫婦啊笨蛋,別開奇怪的玩笑.」

「是這樣的.我們是夫婦之類的事……還是……」

邊反駁邊互望了對方一眼的兩個人,同時看起來害羞地垂下了頭.

莉莉婭娜接續接受了兩個打擊的時候,新的少女來到了屋頂上.

揮去了雜念,和艾麗卡交換了一下眼色.闖入者是清秋院惠那.


「惠那同學!你的身體已經好了嗎?」

「嗯,總算是,呃,各位,這次給大家添了麻煩了.」

邊回答祐理,大和撫子風的媛巫女一邊走近.

現在她的肩膀上並沒有天叢云劍,感覺稍微有些違和感的身姿.

據聽聞,最近頻繁出現的強烈風雨也是因為她的原因.據說是和幽界的須佐之男神相互通訊之後,以那個神力呼喚出的暴風雨.

無論如何,都是來這里搞麻煩的女人.莉莉婭娜以尖銳地盯視著惠那.

「我會反省自己今次的不規矩,暫且回去本家那邊謹慎地做事,所以想著在此之前來做個問候…….」

對于惠那所說的話,靜花「是怎麼回事?」地感到了疑惑.

不想要向妹妹作說明.護堂迅速地說了句「這個不用介意」.

「雖然出現了各種嚴重的事故,不過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嗯,該怎麼說呢,應該說對我們來說還沒什麼大不了的,我覺得下次見面時關系一定能變好的.」

途中所以重新說,是因為想起來千鳥之淵的慘狀的吧.

草薙護堂雖然是舉世無雙的Campione,但是卻在某些奇妙的地方很纖細.

「嗯,當然了,以後關系絕對能變好的,約定了!」

「啊,拜托了.艾麗卡可以了嗎?已經和解了吧.」

「沒辦法了,既然護堂都這麼說了,就特別對這個孩子的無禮莽為忘記了吧.」

對于王的指示,艾麗卡縮了縮肩膀.

這樣的話離別的問候就結束了吧,正這麼想的時候,惠那突然表情變得妖豔了起來.

「……以後,惠那作為草薙先生的『女人』的也可以了嗎?」

「我我,我的什麼!?」

「哥哥!這個人又說了些不得了的話了,不過這次又是怎麼回事!?」

靜花叫喊著,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各自懷著想法沉默地注視著,護堂困惑了起來.

「但是啊,惠那也本來就是為此而來.並因被那樣救了而對草薙先生產生了愛慕之情.而且,草薙先生也得到了天叢云劍了吧?那個家伙必須是惠那的伙伴,所以也一起歡迎惠那加入吧!」

「不,不一樣的,而且我不記得自己有拿到過那麼危險的東西了!」

「可是事實應該是變成這樣子了,……H,還是有點害怕,不過啾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要不要再來一次?啊?」

「啾,啾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哥哥!」

被惠那逼近,被靜花追問,草薙護堂像是要請求幫助一樣看著這邊.

好,這是贏得他的信賴的好機會.

莉莉婭娜干咳了一聲,開始冷靜地開口.

「草薙護堂.看來你好像並不想要憐憫那個想要入後宮的女孩.那就像平時一樣,以王的威嚴來應對就可以了,靜花妹妹的話,我過一會再跟她說說,請交給我吧!」

雖然並非本意.不過,打算顯示出萬分悲痛的寬容之心.

但是他的主人卻抱住了頭.

「不要像是煽動一樣說著那些讓別人誤解的話啊,莉莉婭娜!」

「護堂,那個女人可不行哦.拜她所賜所遭遇到的痛苦的仇恨可以忘掉,不過讓她來護堂的身邊是絕對無法允許的!」

「惠那同學請謹慎你的言行,別讓護堂同學感到為難了!」

真正的秋天就快要來臨了,不過草薙護堂周圍的吵鬧好像暫時還無法平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