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劍之巫女 第四章   約會的進程
1

正史編纂委員會,東京赤坂分室.

晚上11點過後.

甘粕冬馬一個人留在了辦公室里.

不過,看來這個辦公室以及這個國家直屬的情報機構的職員應該不多.

占據了商住兩用大樓的整整一層,里面排列著好幾張寫字台.

堆積在桌子上面的是各類PC和文件的小山,各類的書籍(包含了漫畫)和各類點心零食,穴位按摩杆之類的健康商品,以及面向幼兒以及大孩子的玩具等等.

如果是游戲和動畫等等行業的制作人,或者是從事出版業的人士,恐怕會認為這是同行的辦公室.

在這樣的空間中,某張專用寫字台上,甘粕冬馬面對著筆記本電腦.不是致力于什麼事務性的工作,而是在瀏覽喜愛的網站,順便閱覽匿名的掲示板.不過也不是完全在偷懶.

他的耳朵和嘴巴都忙著應付手機,正在和上司進行著業務聯絡.

「那個提議已經處理好了,不需要擔心,請更加對我有信心哦.」

『我也很想可以這麼做.』

沙耶宮馨美妙的聲音隔著手機傳了過來.

如果是年輕的少女們,聽到這個聲音後恐怕會『討厭呀,超帥的!』這樣開始騷亂起來.

『被喜歡在工作時間里,用電腦登錄偶像啦廣播劇演員啦之類人的博客和著名新聞站點的人,請求要對他有信心…….』

「那是認真地在收集信息,對于我們的工作來說也很重要的哦.」

甘粕一邊找著借口一邊繼續注視著網上的拍賣頁面.

『此外,對于禦老公的想法是什麼有搞清楚嗎?』

「不,特別是這個.好像是最近才對草薙先生特別有興趣.」

正史編纂委員會東京分室.這兒就只有甘粕才能迎得沙耶宮馨的喜好從而成為了她的心腹.

「說起近來的事,應該是那個拿波里的事件嗎?與柏修斯的一戰.」

『啊嗯,甘粕先生是把他稱作鋼之英雄的吧?』

「嗯,柏修斯是具有『劍』之特征的鋼之英雄的代表.被草薙護堂無意之間打倒的韋勒斯拉納也是屬于那個類別的.」

『作為韋勒斯拉納祖先的密特拉也有『從石頭里而生』的錯誤傳承.』

「也有被稱作是韋勒斯拉納兄弟的亞美尼亞的戰神瓦漢,是自深紅之海中誕生的,擁有燃燒著火焰的頭發與胡須的英雄神.」

石頭,也就是鐵之本源的礦石,溶化礦石的火.起火,並增強火勢的風,還有使灼熱的火焰冷卻的水等等的共生關系,是諸多的劍神們所擁有的要素.

(注:瓦漢本來是一個國王的第三子,被人民崇拜.然後就被糅合上了海格力斯和韋勒斯拉納的特點,代表武勇,太陽,另外傳說他是一個屠龍者,提到他誕生的一首歌里面說,他出生時就渾身帶火,頭發有火焰,胡子有火焰,眼睛是太陽有的研究表明,其實瓦漢就是海格力斯在那改了名字被崇拜,而伊朗神話中的韋勒斯拉納(Verethragna)十分近似于亞美尼亞英雄瓦漢(Vahagn),Vahagn顯然是帕提亞語(Parthian)中的Verethragna在亞美尼亞語中的寫法)

『就像是阿瑟王和圓桌騎士那樣?』

「正是如此.在他們以Excalibur為開端的傳說中,本質上來源于鋼之神話的東西如山一般多,所以結論並不是單純的「圓桌騎士們的原型是凱爾特神話」這麼簡單.」

『這個相當深奧呢.』

「不過當然也不能無視了凱爾特神話的要素,不過為了解讀那個傳說,英格蘭和羅馬帝國形成了多民族國家的一部分曆史經過也必須要考慮進去,這里本來應該是馨小姐來解說的嘛.」

博物學者兼正史編纂委員會的始創人沙耶宮惟道,相當于其曾孫女的男裝少女,故意似地對甘粕苦笑了一聲.

『哈哈哈,抱歉抱歉,呐,我由于學校啦媛巫女啦之類的工作忙這個忙那個的,也沒有什麼學習的時間了.』

現在,應該要注意作為老人們的尖兵的清秋院惠那的動向.

得出了這個結論之後,通話也結束了.

甘粕決定就這樣直接回家去,于是鎖上了門之後,就離開了大樓.

因為還打算去什麼地方吃個飯,就稍微走到了溜池山王附近的某間拉面店前停下了腳步.

這里不僅僅是店內,店外也排列著桌椅以供客人使用.

剛在外面的一個座位上坐下,店員就過來了.

有個美女往這邊走近,要說是妙齡美女還太年輕,應該稱為美少女嗎.

看到她的臉之後,甘粕嚇得縮了縮肩膀,逃跑也應該沒有用吧,反正無論走到哪里也會被再次捉住,所以還是像平時那樣去打招呼吧.

「好久不見了,艾麗卡小姐,還是那麼美麗啊,見到你實在太高興了.」

「也沒多久不見吧,甘粕先生,坐在這里你不介意吧?」

甘粕以滑稽的動作點了點頭.

艾麗卡在甘粕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二十多歲的土氣青年,正史編纂委員會的特務人員.

魔術結社《赤銅黑十字》的組織能力,在這個東京里構成的人際關系,以及自己的才智.為了進行信息收集,艾麗卡所選擇的行動,就是跟這個男人接觸.

「艾麗卡小姐也會來這樣的店真是意外啊.」

甘粕悠閑地說道,好像對于對方突然的來訪並不感到慌張.

艾麗卡一邊微笑著一邊附和著說道.

「哎呀,我在香港的時候也經常逛逛貨攤之類的哦.」

「嗯,這麼說來,是在那邊逗留了一年左右吧.」

「已經調查過了啊,不愧是甘粕先生呢,就是被稱為日本忍者那樣的呢.」

對于難得的贊賞,甘粕露出了無法形容的微妙表情.

「最近也已經請求過某個人不要再用這種稱呼方式了.什麼密探啊,忍者啊之類的.……以後在這種場合里的稱呼是多余的.」

「是這樣嗎?嘛,我尊重你的個人意見好了.」

「不好意思.」

因為這個時候店員來取點菜單,艾麗卡毫不遲疑地就對店員說道.

「有云吞面嗎?不過當然有鮮蝦云吞就最好不過了.」

「日本的普通拉面店沒有那樣的菜單哦,想吃的話應該要去中華料理店.……呃,這邊這位女士和我要同樣的東西吧.」

接受了甘粕的點菜的店員退了下去,艾麗卡皺了一下眉.

「這里可以說是面食的專門店吧,卻沒有云吞面.」

「有分別的吧,我說艾麗卡小姐,不知道日本的拉面店和香港的面食專門店是有分別的嗎,你來這邊已經有三個月了吧.」

因為甘粕說得好像很吃驚的樣子,艾麗卡稍微有點火了.不知為何總覺得和護堂所說的『成長的差距』時候的表情很相似.

「並不是假裝的.我今天是第一次來這種店.」

「看起來好像很懂得世故,本質其實是大小姐性質啊,和惠那小姐正相反呢.」

往嘴里灌了一口啤酒的甘粕,以若無其事的態度說道.

艾麗卡微笑著.這個被自己稱為忍者的人,好像觀察力還不錯.

「清秋院惠那.那個女孩不是大小姐?」

「是在出生後就接受了完美的教育的小姐,是究極的大和撫子哦.盡管如此,那樣的孩子是在自然界的環境下成長的,不過,艾麗卡小姐應該不是為了問這樣的事而來的吧?」

「嗯,我想知道的,是關于她作為媛巫女的事.」

「來找我問這些嗎?我就簡單地回答一下吧.」

「是這樣嗎.敵人的敵人是自己人,這個說法也適合現在我們的關系哦.」

這個時候正好點的東西送了過來.

兩個盛了面食料理的大碗.從湯的味道和顏色可以知道是一般的醬油拉面,還有一罐啤酒.艾麗卡毫無猶豫地首先動了手,打開了易拉罐.

「在日本是禁止未成年人喝酒的哦.」

「是啊,還不是因為你幫我叫了和自己同樣的東西,而且我在意大利是可以喝酒的年齡,不需要介意啦.」

「入鄉隨俗怎麼樣,嘛,敵人的敵人是自己人嗎.」

甘粕用白色的湯匙喝了一小口拉面的湯.

艾麗卡也試著嘗了一口,是有點意外的複雜味道,不過味道也不壞.

「聽說近來,你的關系也相當廣了,這樣的話,從委員會背後保持著距離的同伴中也能獲得令人滿意的消息吧……我們日本陣營里的內情,你也能掌握得到嗎?「

「這相當麻煩,除了正史編纂委員會之外嗎,還聽說過以前服侍過帝王的四個氏族在咒術界的勢力爭奪的事.」

不是結社,而是氏族的主導權的爭奪.

這是魔術界里面常有的事情,那個不是自己應該感到吃驚的消息,只不過聽說是作為勝利者的氏族是正史編纂委員會的運營者這一點感到意外.

「這個也有你們那邊的責任哦,即使知道日本的內情也什麼也不做.」

「大約是150年前左右,作為你們正史編纂委員會的擁有者的氏族成為了政治斗爭的勝利者,不過並非是那麼絕對的勝利者哦.」

作為四家的第一家族,勢力應該並不是與第二家差太遠.

「嗯嗯,的確清秋院家族對于我們來說是個有點麻煩的存在,嘛,因為這邊有最終的主導權,也並不是那麼嚴重的問題.」

「但是,和這個比較起來,今次清秋院惠那不是很為所欲為嗎?」

「聽說我們這邊也有不少麻煩,的確不能事事如意呢.」

甘粕一邊吃著醬油湯面一邊談話.

艾麗卡在面對不合自己口味的食物的時候,有著能無視那個食物味道的能力.

不過今次幸好不需要這麼做,這是與鮮蝦云吞面同樣能夠達到她滿意水平的味道.

湯面吃了有三分之二後,甘粕慢慢地說道.

「我就提供幾個信息吧.請不要認為是被敵人的敵人說了幾句不安的話的緣故,而是被同坐在一起的美麗女性欺騙了.」

「呵,這是我的光榮.」

甘粕和艾麗卡互相浮現出有點惡意的笑容.說不定現在這兩個人,就像是狐狸和狐狸之間做著隱密的交易一樣.

「清秋院惠那是被稱為古老的一人——禦老公的得意弟子,作為這個老人的同伴的想法,我們委員會也不能無視.」

「就像政府和各界元老那種關系麼.」

「形容得正恰當,而且,禦老公將神刀授予了惠那小姐.」

「神刀——難道就是天叢云劍?」

「廣為人知的是別名,草薙劍.」

「哎呀,是和護堂同樣的名字呢.」

「只是普通的偶然啦,草薙這個姓一般是秋田和贊岐附近比較多見的姓名,我想他的祖先也是在那一帶出生的.」

原來是這樣嗎.艾麗卡點了點頭.

如果他是繼承了魔道之血的人,應該會稍微有點魔術的感覺.

「那個刀,難道真的是本物嗎?」

這個名字,是日文著名的英雄神的愛刀.

將偽物以傳說中神具的威名來繼承,這種事也不新奇了,認為清秋院惠那的佩刀是原品的話也感覺有些奇怪.


可是,從那個神刀上的確感覺到了神聖的氣息,

果然甘粕露出了一副為難的表情.

「關于正牌的定義呢,那把劍作為三種神器的其中一個被擁有高貴血統的人繼承了,在考古學上來講應該就是偽物了.不過,那個嘛……」

「那麼?」

「應該說是和真物一樣相同的寶物.這個以上就是企業秘密了.」

「明白了,托你的福,預先了解到了日本出品的底細.」

媛巫女和正史編纂委員會好像還有很多棘手的迷,艾麗卡有些許著急了起來.

戈爾貢之石和普羅米修斯秘笈.如果甘粕所說正確的話,天叢云劍應該隱藏了不輸給那樣的神具的潛在能力.

可是,這麼說來,眾神不就是為自己打造道具麼.

不是人類能夠處理的,即使能使用也會死,就像草薙護堂使用普羅米修斯秘笈成為campione時差點丟了性命的情況一樣.

「對于惠那小姐的秘密越來越在意了,可以順便在這里問點詳細的東西嗎?」

甘粕只是縮了縮肩膀沉默了起來,好像不想要談這個話題的樣子.沒辦法,艾麗卡只好改變話題.

「順便問一句,你和惠那小姐是同門嗎?」

「能力方面自然是那邊比較強,我對于武術戰斗方面不擅長啊.」

「我聽說過甘粕先生對于武藝策略方面比較擅長,難道不是這樣嗎?」

很早以前就對這個男人隱藏著的實力很感興趣.

「你太過于高估我了,我說到底只不過是個跑腿,並不需要有那麼了不起的能力,就是這樣了.」

對于甘粕的裝傻,艾麗卡適當地點了點頭.

今晚說不定是個機會,把從這個青年處得到的信息作為線索,這邊也繼續調查.

將錢放在桌子上起來的艾麗卡,露出像是貴婦人般的微笑.

「真是愉快的談話,有機會的話以後再見吧.」

「對于我來說,並不是很想個人面談呢.啊啊,還有就是惠那小姐好像在學校著手做著些什麼似的.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如果是持有神刀的媛巫女的話——那就不能松懈了.請多加注意.」

甘粕對艾麗卡使了個眼色,最後告知了重要信息.

2

迎來了放學時間的城楠學院.作為茶道部活動場所的茶室——.

「能悠閑自在地喝茶真好呢,如果在山上,只是燒個開水也很麻煩.」

「呵……」,一邊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清秋院惠那一邊嘟噥地說道.

在她的手上拿著親自沖泡的粉茶的茶杯.陪伴著她一起的是茶道部的部長花房同學和萬里谷祐理.

「不過,作為部外人士的惠那同學堂而皇之地出入茶室好像有點……」

惠那是比得上貓和猴子一樣身體輕巧的人.

使用這個拿手的技術進行非法入侵的她的身姿,祐理清楚地在腦海中想象了出來.

「外部人士很厲害啊,部長同學開始要對各位部員好好地解釋吧,今天只是順便拿一堆貢品過來,至少要像對待一般的客人一樣喲.」

「貢,貢品嗎?」

吃了一驚的祐理,將視線轉向了花房同學.

于是心地善良的茶道部部長一邊害羞一邊坦白地說道.

「是,是這樣的~.剛才從清秋院同學那里收下了各種各樣的東西,這個是粉茶,這個是點心,而後這個是茶具.」

「或許,拿到這里的東西是清秋院家的…….」

祐理重新看著現在正在使用的茶具.

都是些之前沒見過的東西,其實有點在意.在部門活動里使用這些茶具顯得很不相稱,種類各式各樣.

「啊,不用介意.因為只是送來我家里的還沒使用得到的東西.工具還是不使用不行呢.」

「雖然的確是這樣.不過,這里應該不怎麼適合放置這麼好的東西.」

「萬,萬里谷同學,難,難道說,這些東西都非常貴重?」

「嗯,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吧?誰能出錢都能買到同樣的東西,因為最高的也就一百萬,二百萬左右……部長同學你就好好的……」

花房同學這時候正好是拿著那些茶具的其中一人,祐理和惠那照顧著陷入了恐慌狀態的她.

之後,稍微冷靜了下來的花房同學走了出去.

寬廣的茶室里面只剩下兩個媛巫女.

今天是星期五,因為並非茶道部的活動日,所以並沒有其他的成員在.

祐理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被惠那的電話給叫了出來.而花房同學會在這里,是因為作為部長的她每天來這里進行掃除是她的慣例功課.

「對了,惠那同學怎麼又來我們的學校里了?」

祐理不知不覺像責難一樣地問道.

「最近由于我的緣故,使惠那同學和護堂同學發生了那樣的事——.」

「不過,因為如此祐理和王的關系稍微有點進展了,很好啊.」

「才,才不好呢!」

不過確實因為那個鬧劇,使得她和護堂之間不融洽的氛圍消失了.

對于祐理來說還沒有因為這樣就能坦率地感到高興的,同時又擔心起艾麗卡和惠那之間的事情.

「你真的和艾麗卡同學之間沒什麼事?」

「沒有沒有.那個時候兩人只是稍微聊上了兩句,然後馬上就走了.」

「那麼為什麼那時候我感到到了天叢云劍的動靜?」

「只是稍微展示一下而已.就只是這樣,祐理還真是愛操心.」

祐理眼神尖銳地盯著輕松回答的惠那.

「艾麗卡同學雖然有不少打擾到別人的地方,不過她是為了護堂同學……為了『王』而盡心盡力的女性.如果你這樣對她莫名其妙地出手,一定會惹怒了她,請不要忘了這些,這是我衷心的請求.」

「知道了知道了,聽你的話好了.」

真的是明白了,還是當做耳邊風呢.

還無法判明現在的惠那的想法,祐理歎了一口氣.

這種像威嚇一樣的警告,本來應該是正史編纂委員會所要做的工作,今次是對于她的行動遲鈍地感覺不出嗎.

「祐理好像是在煩惱著一些奇怪的事,不過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重,重要的事?」

因為惠那突然這麼說,令祐理驚慌失措了起來.

「是和草薙先生發展關系的事情,兩個人的出嫁宣言也完成了,接下來應該是……對了,果然還是約會嗎?」

「約會!?是指的是我,我,我和護堂同學兩個嗎?」

「嗯,就是這樣,大概那也叫做幽會吧?」

「不行!還沒結婚的男女是不能做這樣的事的!」

「在結婚前做這種事也是很普通的,沒問題啦.一起去邀請他吧,右邊是祐理,左邊是惠那,如果能雙手將花獻上的話,草薙先生也肯定會高興的.」

惠那展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站了起來,然後強行拉起了祐理的手.

接著兩個媛巫女在學校內尋找著草薙護堂的身影.

另一方面,那個時候的草薙護堂正在——.

「正因如此,所以第二屆獨占學院兩大美女+新人的混蛋草薙護堂的審判會議現在開始.各位旁聽,准備好了嗎?」

「沒有問題.讓我們給予非常敵人草薙護堂以正義的審判裁決吧!」

「當然.基于我們戀愛共產主義的平等思想,讓我們給資產階級最大的譴責!」

被口吐狂言的男子三人組團團圍住了.

他在放學之後被麻袋套住了頭然後被押送到這個空教室里.護堂的手腳被透明膠布卷了好幾層,然後坐在床上.包圍著他瞎起哄的三人頭上都蒙上了紙袋藏起了臉.不過,早就知道他們是誰的護堂冷冷地發言道.

「名波,反町,高木……雖然早就知道你們是笨蛋了,現在我再次體會到了.總之,現在你們的罪狀還很輕.乖乖地放了我吧」

三個笨蛋的視線穿過了紙袋上面開著的兩孔,俯視著護堂.

「笨蛋,我們不是那個名字.」

「胡說八道,不要斷定我們是你的同班同學.」

「我們是擔憂國家,熱愛人民的正義之人,你小子不要有奇怪的誤解好嗎.」

護堂確信了,如果世界上有究極的笨蛋,那麼就是眼前的這三個人.

「呃,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你們也有各種各樣的主張吧.肯定也有我想不到的地方吧,所以有什麼話要說的話就全部說出來,我會好好聽的.」

想被他們盡早解放.

抱著這種想法的護堂提出了和平性的提議,但是三個笨蛋卻發出『切!』的罵聲,囂張的態度還是沒變.

「你這可是旁門左道,仍然還是個只會說些漂亮話的家伙……如果這樣的話,你能坦白說出在這個暑假里所犯下的罪孽嗎?」

暑假?對于反町的追究,護堂一邊感到焦躁一邊假裝平靜.

如果那時候在薩丁島上的合宿生活被知道了的話,一定會受到很嚴重的誤解吧,這里不慎重地回答可不行.

「我在暑假里只是老實地過著普通的生活啊,沒什麼值得介意的奇怪事情哦.」

對于這個作為掩飾逃避的借口,名波嘟噥地『哦』了一聲.

「同志S,調查報告結果.」

「草薙護堂所居住的三丁目商店街中,從暑假的前半部分七月上旬至八月上旬,沒有目擊過這個家伙的身影.」

「嗯,這是疑問的其中一個,那麼同志T,你那邊怎麼樣?」

「在同樣的時間段里,連之前可以在本鄉通附近頻繁目擊到的艾麗卡的行蹤也斷絕了,而且就連萬里谷同學在同一時間段里,連茶道部的部門活動也沒有參加.依我個人的見解,這個時刻草薙護堂正無限地接近犯罪的深淵.」

「至于疑問2和3……」

名波囂張地說著,同時窺探著護堂的表情.

「喂草薙,你不會是與艾麗卡同學和祐理同學一起旅行開心地度過了這個暑假吧,啊哈,那個不就是一直處于Galgame狀態麼?」

「不可能有那種事吧!就算是笨蛋也應該要好好思考了才說話的!」

特意地去調查了自己在暑假時候的足跡,這些家伙難道真是閑得蛋疼嗎.護堂一邊感到驚訝一邊否定,在這種情況下,說謊也是一種權宜之計吧.可是.

「同志S,測謊儀有什麼反應了嗎?」

「是大謊話,我的心之測謊儀發出嗶嗶的反應,對于草薙這個家伙,必須要天誅!」

「切,旁門左道就應該死!給這個色情狂降下正義的鐵錘!」

對于三個笨蛋的結論,護堂大聲呼叫了起來.


「喂等一下,心之測謊儀是什麼東西!不就完全是胡猜嗎!」

「失敬,這是身心長年都無法得到清純女生的男生才能夠使用的,可以說像是魔法一樣的東西.像你這樣肮髒的家伙,是永遠都無法達到這個境界的.」

反町一直在說些意義不明的話.

護堂邊驚訝邊為了提出意見而開口.

「胡鬧就到此為止了.你們這群家伙.為所欲為了好長時間啊.」

這時候教室的門打開了,傳來了少女威風凜凜的聲音.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繼承了東歐人之血的銀發騎士迅速地登場了.

「草薙護堂,請放心,我馬上收拾這群家伙.」

「抱歉了莉莉婭娜,我要欠你一份人情了.」

對于可以信賴的騎士的出現,護堂表達出了感謝之情.

于是莉莉婭娜感到害羞地轉過了臉,開口說道.

「這也是我的任務之一,不需要什麼禮儀了.因為看不到你的身影,為了慎重起見試著去找找你.……如果對此吸取了教訓的話,以後就盡量不要離開我身邊,這麼一來,不增加我多余的工作就算是幫了大忙了.」

護堂一邊苦笑著一邊點了點頭,三個笨蛋這時候緊張了起來.

「好像相當有自信啊,不過只是多了一個人又能怎麼樣!?我們這邊有三個人,人多勢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算有三百個你們這樣的人我也能輕松地打垮,真沒意思.」

受到不值一提的反派角色的威脅,莉莉婭娜好像輕視一樣地回嘴.

對于表示著休息時間結束的回答,三個笨蛋明顯地慌張了起來.

他們好像還不知道她的實力的吧,不過他們好像已經被青騎士的氣勢壓倒了.

「等,等等,莉莉婭娜同學,我們只是彈劾草薙護堂所犯下的罪.」

「愚蠢!草薙護堂是有著正確的志向,走向王道的人,與其受到你們這樣的人的彈劾,倒不如是你們應該知道羞恥.」

高木的辯解也沒有得到莉莉婭娜的寬恕,于是反町被迫下了決議.

「有,有異議!對于說草薙有著正直的心這個主張很有異議!這個男人是以旁門左道欺騙以及玩弄女人的人,這不就是色魔,女性的公敵嗎!?」

「你們就打算用這種程度的毀謗,來令我改變主意嗎?真是些可悲的家伙…….」

看到莉莉婭娜一臉失望的樣子,不知為何護堂感到了不安,感覺從她的口中將要說些反駁之類的話.

「確實他是稀世的好色之人,是憑著一時高興就會玩弄女人,采摘眾多名花的後宮之人也是無法否定的事實.」

不是事實啊,首先設定上就已經搞錯了.

在護堂說不之前,莉莉婭娜悲哀地低語著.

「就算是我也忠告過他玩女人也要保持適當的程度.我發誓永遠和他保持羈絆的關系,想要讓一個願意把自己的全部奉獻給他的女人成為他的伴侶.但是這些奔放的性癖也是作為他這個人的一部分,沒有辦法也只好認可了.」

莉莉婭娜看起來有點苦惱地一邊轉過了臉一邊說道.

呃,如果是那樣的廢材男人最好是趕快將他棄之不理吧.護堂不由得這麼想到.

「可惜的是,雖然因為女人而使他滅亡的危險性非常的高,我在無論什麼時候都會支持著他,發誓必定會救助他的,只要有這種感情存在,我的心都不會被卑鄙的誹謗話語而動搖.」

莉莉婭娜的話語強而有力,洋溢著打動人心的真摯感情.

但是卻像是被情夫或者結婚騙子欺騙了的女性才會說的話.

三個笨蛋也對此有同感,很大聲地反駁了.

「被欺騙了的女人都會說『他沒有對不起我』這種話!」

「醒一醒!莉莉婭娜同學!」

「這個世界上比他好的男人還有很多……」

「希望你們不要先入為主,我和草薙護堂不是那樣的男女關系,我只是作為他的騎士,並且和他約定了永遠陪伴在他身邊的同伴,是發誓了始終在一起,無論陷入怎樣的窮困狀況都會兩人一起面對的,那樣的關系.」

莉莉婭娜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像是做夢一樣的自言自語狀態.

「他這樣玩女人,我一定會很辛苦的吧……但是,我會和他增強兩個人之間的羈絆,只有我會成為他特別的存在,而且,無論他去和怎樣的女人玩,最後一定也會回到我的懷抱里的……」

她口中所說的男人,是幾個世紀之前在伊斯蘭圈占領了蘇丹的人或者其他什麼的吧.

她說的應該是別人而不是草薙護堂這個人,護堂一邊逃避現實一邊被三個笨蛋注視著.他們正在哭泣著.

「畜生!這是公認的後宮啊!天啊,你為何能容許這樣的不平等!」

「調教嗎?這是對未滿十八歲,不能容許的性調教的成果嗎!?」

「我,現在在哭嗎……?這個眼淚?該死,絕望了!」

三個人被完美地打敗了,這個時候,教室的門又打開了.

「啊啊,在這里在這里,找到了哦,草薙先生.」

「那,那個,打擾了.」

新的兩個女生出現了,是清秋院惠那和萬里谷祐理這個組合.

「誒啊,正在忙著啊,要過一會才說嗎?」

「只是幾句簡單的話,馬上就能說完了.是來邀請明天我們三個人的約會的,是草薙先生,祐理,還有惠那三個人一起.」

「約會!?」

不禁啞然起來的護堂的視線首先看著連脖子都變得通紅的祐理.

「惠那同學!我和草薙同學約會什麼的……還沒有做好心理准備啊!」

「沒准備好的話就在這里做好准備吧.好不容易我們兩個成為了草薙先生的『女人』了,要更加積極地行動啊.」

聽到這些對話之後,反町的肩膀震了一下.

「我,我的耳朵好像有點問題了.接收不了這些火星語,哈哈哈哈,怎麼可能有這種兩人同時攻略的路線…….」

對于盟友感歎的話,這次是名波空虛地嘀咕道.

「要,要保持清醒.那個女孩肯定是妖精什麼的幻覺之類的,肯定是幻想來的.想想看,在冷清的男子高中里出現了婚約者或者戀人志願的美少女什麼的,只有童話小說里面才會出現的吧.我們現在,正在收割著宏大的夢想啊……」

兩個人一起逃避著現實.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嗎?就在護堂這麼想著的時候.

「嗚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高木突然發出了咆哮聲.

像哼哈二將般的185公分的巨大身體震動了起來.

「我是不會認可的,這樣悲哀的世界,這樣毫無道理的結果,我是絕對不會認可的!」

一邊呼叫著一邊將被拘束著的護堂扛了起來.

「草薙,我現在要和你同歸于盡!」

「等,等一下,怎麼變成這樣了?」

「你的存在破壞了世界的秩序,你是作為世界的破壞者而生的存在,你就和我一起安眠吧!」

胡亂地下了悲壯決心的高木,以肩膀扛著護堂開始了暴走.

從教室里出來之後穿過了走廊,跑上了樓梯.

雖然他是擁有在劍道部鍛煉出來的肌肉的男人,不過這個暴走也明顯非比尋常.

「冷靜一點,高木!你想去哪里啊!?」

「你還不明白嗎!這個星球上全部的悲哀男人的愛你知道嗎!被二次元以外的女生隔離著的男人們悲傷和憤怒,將力量借給我!」

高木扛著護堂一口氣跑上了樓梯.

莉莉婭娜呆然地眼看著高木那樣的快速和氣勢.那是超越常人的領域,打算要挑戰人類的極限的男人的身姿.

3

之後在屋頂上——.

暴走的高木扛著護堂來到了學校的最頂部.

「來到這里應該足夠了吧…….」

高木來到了屋頂的邊緣為了安全而設置的柵欄旁邊嘟噥地說道.

不安的護堂心驚膽戰地望著下方不遠處的運動場.

「足夠?什麼東西足夠了!?」

「不用說,如果以這個高度跳下去,足夠摔死我和草薙的意思.」

「如果做了這種同歸于盡的事,你的家人也會悲傷的!所以這里就和平地解決——.」

「呵……我家的妹妹,和你們家的靜花很不同,每天都只會說『哥哥超級大白癡,去死吧!』,我對人生的依戀已經完全失去了.」

這個時候,從高木和護堂背後偷偷地靠近的人物連續發出幾下手刀.辟啪,高木痛苦地倒了下來.

「嗚哇!?」

「沒事吧,護堂,終于趕上了.」

令高木睡著,在空中接住了快要被拋出屋頂的護堂的人,是艾麗卡布朗特里.

「看到了你被綁架到了這里所以來救你了,不過會不會是多管閑事了呢?」

「不,不會.得救了,基于禮貌上說一句,謝謝了.」

一邊被金發美少女妥當地放下撕下了捆住手腳的膠布,護堂一邊說著禮儀性的話.

「感謝就要以行動來表示啊,護堂.」

「如果是我辦得到的事的話,一般的事都可以做的……不過是要做什麼事呢.」

沒有多加考慮就作出的回答,中途艾麗卡露出了苦笑.

「我覺得你的這種雖然重情義卻冒失的地方非常可愛,但稍微有些不警覺.好好考慮下時機跟場合,更注意點比較好.」

對于艾麗卡深情的忠告,護堂感到有點不安.

姑且是被救了一命,因而說出了感謝了心情是太愚蠢了嗎?

艾麗卡溫柔的朝這邊微笑.只是,如果這個微笑里所藏的邪惡增加3成的話,便成了因玩弄別人而獲得愉悅感的「惡魔的微笑」.

護堂注視著美麗的救星愉快地將要開口說話的時候.

「草薙先生,沒事了嗎?本來想要來幫你的,來遲一步了嗎.」

屋頂上傳來陽性的聲音,這個清晰地傳遞過來的女高音,是清秋院惠那的聲音.

「不愧是艾麗卡小姐,不會放過好機會啊.」

「謝謝你的稱贊,不好意思了.倒是惠那小姐才是,行動相當快啊.」

跑上了屋頂卻呼吸一點不會急促的惠那,一邊撥撥弄著金發一邊對她裝腔作勢的艾麗卡.

與夾雜著友好的對話比較起來,微妙地有些話中帶刺的感覺.

護堂感到疑惑不解,現在這兩個人到底是建立了怎麼樣的關系?


「嘛,先了結一件事好嗎?那麼請護堂先生對剛才的事給與答複,惠那和祐理還有草薙先生三個人一起去約會的話,大家都可以加深和睦的關系喲.」

惠那毫不在意地說道.

約會.這麼說來,草薙護堂到現在都從沒體驗過這樣的事.

只有與艾麗卡兩個人在各地奔波的經驗,不過平時並不是那種約會的氣氛.雖然如此,這次是女生邀請的初次約會,而且,兩個人都是擁有超出平均水准的容姿和魅力的人.——不,堅決不能同意.

「請恕我拒絕!我沒有任何要和你們約會的理由!」

「要是說理由的話是有的哦.惠那和祐理兩個人都會一起成為草薙先生的女人.這次就一起照顧我們兩個,以後關系就會越來越好了.」

這個女人光明正大地在說些什麼啊.

聽了這個女人這些胡說八道的話之後,護堂自知自己已經臉紅了.

「就算是做假約會,和兩個人同時約會也是不行的!社會上無法允許!」

「和社會沒有關系哦,因為重要的是我們三個人的感情……啊,如果草薙先生最初想要和一個人約會的話也好.首先和祐理約會吧.」

即使說什麼都沒有用.護堂體驗到這樣的絕望感.

對于惠那來說沒有艾麗卡那樣的好口才和巧妙的談判策略.取而代之的是這個媛巫女卻有能將局面扭轉向自己這邊的秉性.

因為對峙的敵人不好應付而將要退縮的時候,拯救的援手伸了出來.

「真是可惜啊.護堂明天是要和我約會哦.」

不用說發言者當然就是艾麗卡,護堂心情變得憂郁了起來.

的確是拯救的援手,不過卻因為被抓到而將要被迫陷入新的困境.

「我從來沒有和男生約會過,所以我想最初的一次無論如何都要是和護堂一起.當然第二次之後你也沒有和我一樣得到同樣特權的機會.」

「不對,我和艾麗卡之間也不會需要做那種約會……」

「正是因為是你和我之間所以才需要約會.雖說我們兩個曾經一起去過不少地方,不過平時就只有些麻煩事,完全沒辦法享受樂趣,所以好嗎?」

艾麗卡少見地以哀求一樣的口氣撒嬌.

不過這個時候還是像女王一樣毅然的視線,果然不愧是她.

「草薙先生,這邊是兩個人哦,兩手都能棒著花喲.」

「護堂,比起數量還是質量好哦.能夠獨占我艾麗卡布朗特里的人,在世界上就只有你一個,別做出這種浪費的行為哦.」

對于惠那輕率的話,艾麗卡走近了護堂.

將嘴挨近了耳朵的甜言蜜語,不好,這樣下去不知什麼時候被她偷襲吻下去也不奇怪.護堂全身都僵硬了.

但是,這次偷襲的不是嘴唇,有不祥的預兆.

「……順便說一下,這也算是義務,不過啊,護堂有記著剛才的約定嗎?你說要是一般的回禮是沒問題的,啊,對了,還有幾日之前午飯的時候幫助了你的人情.我認為這個時候不守信用的男人是最差勁的了.」

護堂目不轉睛地重新凝視著眼前美貌的臉孔.現在已經是和惡魔不相上下的笑容了.『赤色惡魔』點了點頭.

「艾麗卡,你現在說這個不覺得稍微有點卑鄙嗎?」

「沒辦法,不這麼做的話,你肯定就會逃跑了.我偶然也需要認真一點的.」

裝著天真爛漫說話的艾麗卡,感覺討厭卻又可愛.

這麼說來,自從莉莉婭娜來了之後,被這個金發美少女沾著的次數明顯的減少了.應該是除了祐理之外會嘮叨的人增加了,所以自我收斂了吧.

或許她只是因為狀況的改變而改變風格,控制住玩笑的尺度,卻在等待著一擊必殺.並不因為麻煩而放棄,計算著必殺的時機切實的擊至要害.對,這正是將護堂逼得走頭無路的戰法.

「草薙護堂你沒事吧!遲來了十分抱歉.」

「護堂同學,身體不要緊嗎!?」

跑進來的是莉莉婭娜和祐理.

銀發的少女正扶著纖細的媛巫女的身體.

恐怕是因為兩個人跑在走廊和樓梯的途中祐理就精疲力竭了吧.她明顯比普通女生的體力還要少.

護堂這麼推測著,心情變得稍微有點悲傷.

全部人都完全沒有去擔心高木.

明明已經足夠軟心腸的仁慈的少女們,對待他卻是這個樣子.護堂稍微有點理解了正橫躺在屋頂水泥地上,高木同學的悲哀心情.

「既然全部人都來齊了,那就重新說一下.草薙先生,你明天想和哪一邊去約會?是與惠那和祐理三個人一起享受,還是和艾麗卡小姐過兩人世界?」

惠那提問道.對于這個發言的內容,莉莉婭娜對依偎在護堂身旁的艾麗卡露出險峻的目光,祐理則是悲哀地垂下了目光.

不知為何好像變得非常抱歉的感覺,不過卻無法回答.

「啊,這個,我不是說想和艾麗卡兩個在一起,不過,因為有這種那種的複雜情況,我明天就和這個家伙出去…….」

護堂用像是蚊子叫一般的聲音說著.

由于感到不好意思而想要垂下頭的護堂,被金發的美少女抱住了脖子.

她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不過對于護堂來說卻是真正的惡魔.

4

這天夜晚,艾麗卡邊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放松身體邊將手伸向手機.

首先聯絡的對象是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好啊,莉莉,可以談談明天的事麼?」

『你欺騙了我的主人,還打算為了明天而策劃一些淫亂的行為.……好,你是要打算怎麼解釋給我聽?』

莉莉婭娜很不高興地回答了.

艾麗卡邊微笑邊繼續著談話.多麼單純的孩子啊.

「不需要解釋什麼的,對于相愛的兩人來說,需要時間和不會受到別人阻礙的場所是必須的,所以我想要給你一個建議?」

『建議?』

「嗯嗯,反正你肯定會說要做護衛而偷偷跟來的,你就順便將不解風情過來阻礙的人收拾掉.就是這樣的請求.」

『那,那個是做不到的.為了保護草薙護堂的安全那是必要的措施.』

「你足以作為我們的護衛哦,如果你拒絕這個請求的話,那就可惜了.你的最新作就會在全世界的互聯網上公布,讓全世界的人都有機會知道莉莉的才能.」

『最新作?你怎麼知道有那個東西?』

「是怎樣的故事呢,那個小說,呃,從法國的偏僻鄉村出來旅行的女孩被西西里亞黑手黨的帥氣BOSS抓住了,成為了他的女仆和情人的故事,記得保留台詞應該是『要讓你今後沒有了我的身體就不能活下去……』.」

『嗚,別說!不要說了,拜托了!』

「莉莉真是大膽呢,我一邊讀一邊覺得害羞了.因為你的緣故,現在還沒看到最後呢,今晚大概差不多讀到最後部分吧.」

『不要讀了!我明天閉上嘴跟著就行了吧!』

莉莉婭娜差點哭了出來.

『你這個惡魔!你平時是怎樣知道我的秘密的!?」

「這個不能說,屬于商業秘密.」

艾麗卡一派輕松地回答道.據說莉莉婭娜現在也懷疑自己身邊有叛變者,在創作筆記的隱藏方法和地點上設法下功夫.不過現在的卡蓮很聰明,每次都會好好的複制一份送過來.

結束了這個通話之後,艾麗卡繼續打給了祐理的手機.

『是,我是萬里谷,怎麼了,艾麗卡同學?』

「現在有空嗎?是關于明天的事情,最後祐理和惠那有沒有考慮過明天要跟蹤我和護堂呢?」

人好的媛巫女不會說謊.

因為確信著,所以需要直接地詢問.不過祐理回答的聲音有些頭腦發熱的感覺.

『那,那麼卑鄙的行為當然不可能去做!』

「姑且不說祐理,不過是惠那小姐的話可能會去做.」

『不,惠那同學應該不會考慮到那麼細小的事情.』

「總之,就是不是因為智力而是受本能驅使而行動的類型.」

一般來說因為害怕敵人使用這種方法很不值得,可是,有些人是會讓人有野獸般感覺的稀少存在,他們是常識不通用的難敵.

不過可惜的是,清秋院惠那肯定就是那種稀少類型.

『那個,艾麗卡同學.』

「怎麼?放心吧.我知道祐理有很多很胡攪蠻纏的地方,但我還是認可你在護堂身邊的.不會因為那種女人出來就將你視為局外人的.跟護堂也是,等時候到了會好好安排的.」

受惠于自己所擁有的巫女資質,擁有令人驚異的靈視術能力的少女.

對于艾麗卡來說,祐理是在日本發現到的絕好的輔助人物.

之前的莉莉婭娜在戰斗局面上比較有作用.但是艾麗卡和祐理這個組合,在綜合能力上是比較優越的.

與相當于備用性質的青騎士對抗的情況也要避免.

這個巫女的有用之處是與那邊相比也不會輸的貴重能力.

「艾麗卡布朗特里對于照顧過的孩子棄之不顧的行為到現在為止都還從來沒做過,不過你能相信的話我會很高興.」

『我,我也有會讓艾麗卡同學感到為難的地方,不過我覺得艾麗卡同學還是屬于值得信賴的一方.』

祐理害羞地坦白的樣子非常可愛.

『只是,惠那也是我過去重要的朋友,我希望你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能夠變好.』

「我沒有使這件事情嚴重化的心情,不過這次牽涉到那邊了哦.」

『對不起……那個人從很久以前就喜歡做些半開玩笑的惡作劇.』

「嘛,如果惠那小姐能表示出友好的話,我也不想要和她發生沖突.」

『謝謝.那麼,因為有點晚了,我就快掛電話了.……啊,最後能再說一下嗎?』

「請說吧.」

『那個,雖然艾麗卡同學之前和護堂同學做過了那些不好的事,但我認為還不用太擔心.要是有我必須要想辦法解決的事情,我會自己好好地想辦法解決的.』

祐理這麼斷言道.恐怕在電話的對面因為羞恥心身體都震了起來.

想象到那個樣子,艾麗卡微微地笑了起來.這個巫女話少性格也很溫厚,十分謙虛謹慎,一起行動的時候,應該也會把主導權交給自己這邊.

而且非常喜歡愛慕著護堂,所以不可能會背叛他.

作為今後的盟友,應該是沒有什麼欠缺的性格吧.

不過作為競爭草薙護堂寵愛的對手也有不好的一面,不過那就只限于正面地決勝負的問題.還是接受這個二號的孩子比較好.

像是第一夫人和第二夫人那樣堅守在護堂身邊,不給其他的女人有機會介入的余地,花心這種程度還可以允許,但絕對不能讓他認真.

嘛啊,如果是像莉莉婭娜一樣非常能干的人才,也可以例外的考慮.

但是承認艾麗卡的優越地位是絕對性的條件.

「這樣啊.你這麼想就可以了,以後我會應援你的.」

艾麗卡這麼說完之後就掛了電話.

那麼,明天是和護堂的初次約會.為了試驗性的目的和一些細小的計劃而在他身邊做了一點小准備.不過,事情會變得如何呢?艾麗卡想象著其中的樂趣,少見地決定早早就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