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劍之巫女 序章
艾麗卡布朗特里是個出眾引人注目的少女.

像皇冠般輝煌的金發,耀眼的美貌.誘惑性的聲音和還在成長期的肢體保持藝術性的均衡美,這些都能隨意地聚集眾人的目光.

而且,她是『外國人』.

在這個封閉性的島國里,只是那些便成為了吸引眾人目光的理由.

夜晚十點過後,在青山通沿路的一間咖啡店的坐位上.

穿著黑色車縫皮革西褲的艾麗卡,在那里等待著約好的人.

九月才剛剛開始,現在還處在可以在早上戴太陽眼鏡的時候.

除了160公分左右的身高之外無論怎樣的模特兒也比不上的姿容.艾麗卡正度過著無聊的等待時間.

「十分抱歉,艾麗卡大人,讓你久等了.」

「真遲啊,卡蓮,你好像不會這樣笨拙的吧.」

對于等待的人的遲到,艾麗卡優雅地回答了.

卡蓮揚庫洛夫斯基.

艾麗卡的競爭對手,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的專屬女仆.

但是,她現在並不是穿著女仆服而是吊帶衫和對襟毛衣.就像夜晚出去游玩途中的風情的服裝.

「因為在出來的途中被莉莉婭娜大人抓住了,被質問要去什麼地方.」

「有好好地蒙混過去了吧?」

「那個完全沒有大意.對方是莉莉婭娜大人,要欺瞞過去也只是小兒科的事情啦.」

與女主人的舊友兼競爭對手的少女,互相露出惡意的微笑.

歐洲出身的她們,卻再現了對多數的日本人來說印象深刻的場面,總之,就像是越後屋和惡代官的密談.

「你真是個壞女人啊,卡蓮,真可靠.」

「不不,還比不上艾麗卡大人.呃,這個是約定的東西.」

桌邊的卡蓮,遞出了一疊紙.

擁有『赤之惡魔』這別名的少女以優雅的手勢收了下來,確認了內容.

莉莉婭娜在幾年前就就一直在寫的創作筆記的最新號.

內容是戀愛小說,詩文,以及隨想等等.艾麗卡秘密地以高價在卡蓮處購入,在這里是一年的定期性交易.

「哎呀,莉莉這次完全變成抒情的少女啊.」

「那是人生首次戀愛出現的時期的產物啊,沒辦法.哎呀,這個話題對于艾麗卡大人來說可能有點不愉快吧?非常抱歉.」

對于扯開了話題的卡蓮,艾麗卡對她聳了聳肩膀.

並不是愉快的話題,不過她並沒有對這種程度的錯誤坦率地表現在臉上,只是在表面上彬彬有禮地表現出來就算了的程度.

「你們在拿波里做的事情就算了.只要我不在給你們露出空隙就行.……而且卡蓮.像你這麼聰明的人,會認為莉莉在以我為對手的情況下有勝機嗎?這又不是劍的勝負.」

這個的確是個懸案,不過,嘛,我也同意這麼做.

半途認可了艾麗卡的指摘,卡蓮這麼說道.

「莉莉婭娜小姐不足的地方是對周圍的事情愛理不理基本上,這個問題的關鍵只是對艾麗卡小姐感到卑怯之心而已.作為女孩子的魅力再加上魔力和政治影響力,甚至智力都不及艾麗卡小姐.這麼多不利條件您覺得夠了嗎?」

「沒辦法,因為那些全部都是艾麗卡布朗特里的東西.」

對于相方的贊揚和怨言,艾麗卡悠然地微笑了.

「是草薙護堂大人麼.那一位大人或許是討厭被女人纏著麼?」

「也不會是討厭,不過,怎麼了?」

「不,雖然已經為莉莉婭娜小姐那麼盡力了,不過卻感覺不到絲毫有被感情束縛著的氣氛.可能是因為比起積極的女生,更喜歡任意妄為自我中心的女生吧,我想.年紀那麼輕就達到了這種境界,將來可是會變成更加好色的呢.」

卡蓮一邊沉思一邊說道.正想著莉莉婭娜最近的行動吧.

艾麗卡撲哧地顯示出勝利者的微笑.

「即使在怎麼盡力地為他去做事,只要說一句『作為一個騎士』,那個木頭人就會理所當然地接受的了喔.雖然也承認莉莉的積極救市了.祐理反而更多的是自己單獨行動呢.把他們兩個加在一起除個2就剛剛好了吧.」

「啊,是那個日本的巫女嗎?對對,那個巫女.」

卡蓮突然改變了話題.

「所謂的媛巫女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好像是什麼委員會或組織一樣,不過,日本的魔術師社會非常獨特呢.」

如果作為歐洲的魔術師來說,這也是可以理解的感想,她們分別從屬于《赤銅黑十字》和《青銅黑十字》.

將意大利米蘭作為據點的結社,在全世界來說也是名門.

主要城市,曆史上的古都都存在過四個以上的魔術師社會,與普通的社會不同的魔術師的世界.

然而,日本的魔術師社會卻很少.

那些基本把佛教作為基本的宗教團體,城市里基本沒有他們的集團.

住在城市的咒術師們並沒有形成突出的組織,被『正史編纂委員會』統一成國家直屬的小組管理.但是,問題是媛巫女.

「是的.像祐理這樣的人曾經去過幾次歐洲,並且知道那邊的組織的存在…….不過,她所屬的被稱為『媛巫女」的組織的事情卻不太清楚,媛巫女好像是受雇于『正史編纂委員會』的親密的一族,被實施了英才教育的女性靈力者.」

關于媛巫女的情報非常的少,恐怕是由于『正史編纂委員會』的統制.

她們究竟有些什麼人,各自擁有些什麼樣的神奇力量,就算動用了《赤銅黒十字》的組織力量調查,至今仍然不清楚詳細.

「我想,大概媛巫女出生的秘密在于血脈上,委員會把握了容易出生特殊靈力者的血脈的家系,為了不讓那個血脈斷絕而進行一定程度的監視和保護,將出生的靈力者提拔成為媛巫女……應該是這樣的吧.」

靈視那樣的特殊靈力資質,女人比男人更容易發現.

就像歐洲的『魔女』一樣,有關咒術與魔術,女性擁有較高的資質的可能性比較高.

「像萬里谷祐理那樣的特殊能力者,其他地方到處都有的嗎?」

「並不是到處都有的,好像只是有幾人,根據我所掌握到的情報,祐理在媛巫女當中好像是相當上位的.」

這三個月,艾麗卡並不是來日本玩的.

因為護堂會很羅嗦所以沒有偷懶不上學,作為侍奉Campione的騎士有著各種各樣的工作,調查的時候也要跟著去.

「那麼,在這里謝謝你像以往一樣預先將錢彙入到戶口上.」

照慣例地將複印的紙張放入了包里後,艾麗卡站了起來.

卡蓮以澄清的臉孔,禮貌地說著恭敬的話.

「一直以來謝謝了,能有個爽快的交易對象,真是太好了.」

「給好的商品支付相應的代價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如果是《青銅黑十字》的重要情報的話,也能心情愉快地完成交易呢.」

「就這樣就好了,因為我還不想被作為背叛者而被肅清.」

以危險在最小限度的笑話范圍內,卡蓮那樣說道.

對于這個妥當的回答,艾麗卡露出貴婦人般的微笑.

不知道在適當的時機就撤退的人就會滅亡.

關于這點,卡蓮正是適當的作為共犯的人才,就讓她接連地提供自已女主人的個人信息吧.

「知道了.那麼,如果再有莉莉的有趣情報的話,我會以比這個不同的高價購買的.」

「明白了.那個時候一定會聯絡的你的,晚安.」

卡蓮說了些送別的寒暄話之後,艾麗卡離開了座位.

漫漫長夜,還有很多其他必須要做的事.

結果,艾麗卡回到自已家附近的時候已經接近深夜三點.

東京里並不存在什麼強大的魔術結社,但是盡管如此,還是有不少咒術師存在.

與卡蓮分別了之後,艾麗卡來到了某個賓館,在那里的參加了他們所召開的拍賣會,是販賣咒具,魔導書之類的密會.

如果被『正史編纂委員會』發現的話,大概就會被立刻沒收的物品.

艾麗卡之所以參加這個拍賣會,是因為抱著或許可以得到稀少的咒具的期待.

除了要等著購入上等貨色以外,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目的.

今晚還要盡情地出賣名字和面子.

來日本已經有三個月.從意大利而來的天才魔術師,魔王Campione的愛人.現在,在東京知道她的存在的『業界人』並不多.

——從出租車上下來的艾麗卡,開始走在往高級公寓的短途上.

也已經晚了,基本上沒什麼人了.

盡管如此,感到有點不對勁的艾麗卡停下了腳步.

不是直覺……是夜晚的空氣中混雜著的氣味的緣故.

微弱地刺激到鼻腔的鐵鏽氣味,感到了這個之後,襲擊馬上就來了.

切裂空氣飛來的鐵塊,是刀.

緩緩彎曲的刀身,像是古式品格高尚的日本刀之類,但是並沒有刀柄.

有四把,在刀身的根部的地方被焊接了起來.

刀尖的部分強烈地彎曲,完全就是個『卍』型文字.這把奇怪的刀在沒有操縱者在場的情況下在空中飛舞,往這邊突進,高速地回旋著.

艾麗卡邊往後退邊以魔術呼喚出了愛劍.

萊因哈特.

優美細長的刀身,散發著清冽的銀色光輝的獅子魔劍.

艾麗卡打算就這樣打落在空中飛舞的刀.可是,卻被『卍』型刀迎擊.像風扇一樣旋轉的刀身,將萊因哈特從其主人的手上彈飛了.

『卍』刀再次襲擊而來.

可是,艾麗卡嘴角露出華麗的微笑,念出了口訣.

「阿爾格斯,史特羅佩斯,布隆特斯.給吾之劍授予雷霆的加護!」

(注:希臘神話中居住在西西里島上的三位風暴之神——布隆特斯(雷神),史特羅佩斯(電神)和阿爾格斯(霹靂神))

這個瞬間,在空中飛舞著的萊因哈特散發出紫色的火花.

從天而降的一閃.

擁有獅子之名的魔劍像閃電般地急速下降,從上方將『卍』貫穿.

今次並沒被彈飛,漂亮地貫穿了四把刀組合的中央部,『卍』型的刀劍破碎地散落了在地上.

「魔像,石像鬼之類的構造也太過于單純……這個還是madeinJapan?」

將破碎散落一地的碎片的一分部包起來回收後,感覺到了有新的危機在迫近自已——.

被刺激起冒險之心的艾麗卡,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在回去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