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英雄與王 第三章英雄造訪
1

在夜晚的海上行進了兩小時有余.時間已經悄悄走過了零點.

現在能看到遠方的陸地和城市的亮光,草薙護堂打從心底松了一口氣.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的海上旅行,看來終于要平安無事地到達終點了.

雅典娜操縱的游艇速度明顯十分異常.

如果在陸地上用這種速度暴走的話,實在不能想象會發生什麼樣的慘事.護堂一路上只顧著祈禱別在航道上出現障礙物.

現在可能是靠近了陸地的原因,速度緩慢下來了,讓護堂由衷地感到感謝.

港口的旁邊聳立著一座巨大的城堡.

肯定是很有特點的景觀.不知道有沒有出了意大利國界,完全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方.不過,粗略地看一看也能推測出這個都市有著相當的規模.

「……我說,那里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是什麼樣子的?」

「呼嗯?那麼,到底在哪呢?不知道呢.」

面對理所當然的提問,得到的卻是毫無責任感的回答.

「不要問妾身,草薙護堂啊.妾身只不過是遵循風的向導來駕駛船只而已.原本旅行不就是這樣的嗎?把身體托付于吹拂之風,朝腳步前進的方向前進,遵從名為隨心所向這一天啟而行動.就像天空中漂浮的云朵一樣啊……」

在擅自借用的游艇上,女神雅典娜超然地低聲說道.

這是對于毫無時間的現代人而言很有警示意味的說法,不過護堂卻沒什麼特別感受.不如說是,就像在聽荷馬在吟誦她的即興詩是的狀況一樣.

就在這時,狀況突變了.

從港口的一隅突然向天上放出了綠色的光芒.

「什麼東西,那個?」

「呵哦.看來是有人在不經意之間刺激了大地的靈脈.」

護堂和雅典娜從游艇上看著那邊的狀況——

綠色的閃光逐漸變化成護堂認識的姿態……是龍.天空中,展開數十米的巨翼飛翔著的,祖母綠的鱗片的巨龍.

「果然,那也是什麼神吧?」

「不,應該神獸之類的吧.雖然跟神聖者有一些淵源……」

習慣這種東西還真可怕.既然不是神的話那就好辦了,護堂想到.

在神和魔王觀看的時候,龍悠然地降落到地上.

隨後,不知道從哪兒來的閃電一樣的光落到城市里.閃電急速劈在龍降落的附近,那軌道就像是緊咬著巨獸一樣.

「……我,有種十分十分不好的預感啊.」

「看來妾身的直覺沒有問題啊.有點麻煩的神就在剛剛降臨了.呼呼,不是越來越有趣了嗎?」

被雅典娜用神力操縱著的游艇漸漸接近著陸地.

就這樣,草薙護堂和不從女神登陸在了現在意大利最危險的都市上了.

柏修斯.

打倒了希臘神話中的蛇妖美杜莎,也曾與要求埃塞俄比亞的王女安德羅墨達作為活祭品的怪物們在海邊戰斗,最終取得勝利救出美麗公主的勇者.

作為屠殺蛇,甚至屠龍英雄的典范,廣為人知的神格.

『柏修斯安德羅墨達型』所指的就是這類神話.

赫拉石柱——大地的封印的暴走,引來了作為仇敵的他.注意到了有這種可能性的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悄悄地咋舌.

「既不是在希臘也不是在伊拉克卻是剛好在意大利這里,怎麼又這麼突然……」

低語在口中傳了出來.知道『不從之神』會在與源神話中毫無關系的土地上出沒,所以並不像發牢騷.

「那麼,報上名來吧,美麗的少女啊.向屠殺蛇的戰士之名表示敬意,迅速離開你那里.通報姓名之後就是向我展示你的武勇吧.」

柏修斯露出耀眼的笑容和潔白的牙齒說道.

他絕對並只是一個美男子而已,笑容中表現出目中無人和獨有的魅力兩者並存.就像對他的笑容表示威嚇一樣,莉莉婭娜背後的龍咆哮著.

嘎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怕的巨響.

莉莉婭娜纖細的身體被震得搖搖晃晃,咆哮聲把耳膜刺激的快要破裂.恐怕不只是桑塔露琪亞港口,就連城市那邊都有被影響到吧.

回應那個吼叫聲,柏修斯的手上忽然出現了一把刀.

刃長超過超過一米的彎刀.而且,刀刃就像劈刀一樣厚.是與英雄的武器相稱的豪爽的刀.

——不行.

為了阻止戰斗的開始,莉莉婭娜對美麗的英雄開口呼喚道.

「柏修斯神啊,請您住手吧!這里的龍是由那不勒斯的——這個土地的精氣形成的神獸.若是不留意討伐了它的話,恐怕這塊土地的靈氣將會死絕.懇請您,在此把刀歸還入鞘吧!」

「這可不行呢,少女啊.」

柏修斯輕輕地微笑著回答道.

「屠龍,殺蛇乃是吾前世的報應今世的義務.這才是我作為英雄所應該完成的偉業,所應該做出的行動.不去完成自己應盡的義務,是不會得到任何人的原諒的喔!」

「就因為這樣就可以置此地不顧也可以嗎!?」

「這也是為了成就吾的偉業,沒辦法的事情.」

太陽一般閃耀的英雄爽快地說到.

這是拯救人們,守護少女的勇士所不該說的誇口.在這口中說出這種話的閃光美男子,不知道打哪露出了優雅的——卻又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斗志.

「你最好自制一些.少女的任務就是待在一邊等著被就出來,還有把愛奉獻給勝利的武士.再繼續阻撓的話就未免太放肆了!」

被這平靜的責罵打住,莉莉婭娜的身體仿佛被凍住了一樣.

就算用上全部力量,也要阻止柏修斯.雖然腦袋里是這麼想著,不過身體卻回應不了行動.手腳完全移動不了.不對,是不能移動.

這應該是言靈的力量.

柏修斯——殺蛇英雄有著一定的支配力,而這卻被莉莉婭娜吃個正著.

她並不知道作為敵人的少女,以前是否也遭到過被戰神韋勒斯拉納被相似的眼神瞪著.不過,在神的權威下屈服的事實讓自己倍感心痛.

「哈哈哈,真是聽話的孩子.可以的話,在我打倒龍以後,就作為吾的侍女投入吾的懷抱吧.效法以前吾的妻子安德羅墨達的故事吧!」

柏修斯高聲吼叫之後,祖母綠色的龍展開翅膀,飛了起來.估計是想從空中擊殺地上的英雄.

空中,龍張開不祥的大顎,露出銳利的牙齒和紅蓮般的舌頭.

——是攻擊姿態.

從凶暴的神獸的表情上,莉莉婭娜瞬間了解到了.

從龍的口腔中噴射出了烈焰.就像要把地面吹翻一樣,神聖的火焰把柏修斯立足的地方灼燒乾淨.

不過在這瞬間,美麗的英雄或作白色的流星.

用連莉莉婭娜的動態視力也追不上的速度向後跳去了.那個動作就如流星一樣——恐怖的速度.而且同時,柏修斯把刀向空中投擲出去.

回轉的同時上升著的豪刀漂亮滴把祖母綠色的龍翼砍裂了.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獸的咆哮聲響徹天空.很明顯是痛苦的喊聲.

——向著港口碼頭下落的龍即使變成這樣也還抬起頭做出戰斗的姿勢.不過,柏修斯的速度並不允許它這麼做.

在空中接住了像飛鏢一樣飛回來的刀後,馬上從地上跳起.

少于十分之一秒的時間.

僅僅只是過了那一點點時間,柏修斯就跳到了巨龍的身旁.豪刀一閃.巨龍粗大的脖子被切斷了,噴射出綠色的血液.

巨龍再次咆哮出來,不,是慘叫.

雖然沒有被完全分離,不過有一半以上的被厚厚的刀刃切斷了.

——如果是我們自己魔術師跟龍戰斗的話.

帶然地看著眼前的慘狀,莉莉婭娜這樣想到.集結最高位的魔術師們,練習必勝的戰術,從上面包圍它.即使這樣被反擊的可能性還是非常高.

所謂龍就是這樣的神獸了,對于魔術師來說.

不過——眼前的類似人類的存在卻輕易地就把龍追得走投無路,打算取走這個強韌無比的生命.

這就是『不從之神』.是多麼的恐怖.

在英勇雄壯地戰斗著的美麗的英雄的姿態中完全看不見不吉的象征.身體不能動彈的莉莉婭娜感到恐怖的同時,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

充滿了沉著的威嚴——不過,卻明顯是少女的聲音.

「先暫時等一下比較好,那里的戰神啊.你應該與之戰斗的對象可是在這里喔.作為一個神居然在得意洋洋地欺負一頭神獸,還真是可歎的話題啊.」

「呼呼嗯,龍之類的是貴體的眷屬啊.用得意洋洋來形容吾不覺得出言不遜嗎?」

柏修斯回應著聲音向後跳開,和龍取得一定距離.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失去力量的龍悲鳴著.

丟掉性命的瞬間前神獸得到了英雄的庇護,十來歲前半和未經世故的少女靠近過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它已經掉進了港口碼頭里,身旁出現了不合時宜的女孩——才怪.

莉莉婭娜確信她也是『不從之神』.

沐浴在月亮的點滴下閃耀著銀色光輝的發絲,還有那比夜晚還要黑暗的漆黑之瞳.從中能感覺到強大的大地和黑暗的神性.大地母神,而且是相當有名的神.

沉浸在女神放出來的神力下,莉莉婭娜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熱.

就猶如受到了滿月加護的『魔女之夜』一樣.遙遠的太古主人——遇到了擁有魔女與蛇的守護者的神格,莉莉婭娜的呪力最大限度地提高了.

多虧這個,她從柏修斯的呪縛中解放出來.

身體能能動了.變回自由身了.解除了硬直狀態的莉莉婭娜觀察了一下周圍,發現了女神的背後就像開玩笑一樣出現了認識的人.

「草薙護堂?你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你是艾麗卡的朋友——叫莉莉婭娜吧?」

居然和從遙遠的東方而來的Campione互打招呼了.

英雄,女神和魔王齊聚一堂,這是稀有的瞬間.在這遇見了這種事情的莉莉婭娜感到了波瀾暗湧的預兆.

2

看來,今晚真是適合跟認識的人相遇呢.

在就連是哪里的都不知道的港口與見過面的人再會的護堂歎了一口氣.

「草薙護堂,雖然現在很想把你當做一個王來對待,不過——」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從龍的身旁離開,快步走了過來.

東歐系的妖精一般漂亮的少女.

「那個女神,該不會是你引到那不勒斯來的吧?」

「是相反啊.是那家伙——雅典娜把我帶過來的.」

這里是那不勒斯嗎?

得到了最想知道的情報的護堂下意識地說出了這個固有名詞.

像是莉莉婭娜這種程度的騎士的話,那應該就能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就可以深刻地理解到事態的吧.感到吃驚的她輕輕地瞪了他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雅典娜.確實是你在這個春天與之戰斗過的女神吧.」

她並不知道更多關于這些的情報,于是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對峙著的兩位神.果然她的性格是非常認真並且理性呢.在這種非常時刻肯定很值得信賴吧.

「那麼,我就簡單地報告一下情況吧.那個『不從之神』是英雄柏修斯.對于龍和身為地母神的雅典娜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仇敵的神格.請留心.」

「這麼說來雅典娜那家伙,好像是跟美杜莎一心同體的神來著.」

對于雅典娜的警告,護堂點頭道.

這是已經想不起來了的模糊的有關雅典娜的知識告訴他的.不過,大體上還是有記憶的.

會話期間,男女的一對神熱情的相互看著對方.原因並不是因為戀愛感情,而是讓人感到頭痛的強烈的敵意.

「對面的,龍的確是妾身的眷屬.是作為賢蛇們的末裔,吾之愛子……若是有粗暴的家伙以刃相向,作為守護者,吾必給予守護.」

「在下柏修斯,雖然沒有跟女流之輩斗爭的趣味,不過——」

兩位神相互扔出危險的對話……

雖然語調十分平和,不過眼神卻是十分銳利凶猛.

「若對手是偉大的雅典娜神的話,那就要先向您告知吾的非禮行為了.」

「你是柏修斯,是吧?」

「對于過去被稱作美杜莎的您來說,是極力想要忘記的名字吧.在神代敗北後在這里一雪前恥也能算是一種樂趣吧,不是嗎?」

「……哼,輕浮的家伙.故意把那個名字拿出來,還真是個喜歡開無聊玩笑的男人啊.」

厭惡地吐出話的雅典娜的嘴角歪向了一邊.

「很好,何不接受你的邀請——受傷了的吾之子啊,回到妾身的的懷抱中稍作休息吧.」

帶著勇敢斗士的微笑,女神呼喚身旁的龍.

一大半的脖子被砍斷了的瀕死的神獸回應她的話,解除了祖母綠色的巨大身體後被吸進了地母神小小的身體內.

把快死掉的眷屬吸收了之後的雅典娜接下來單手高舉向天.

這時海灣的海面忽然隆起來了.

海中的沙石形成了鐮刀一樣的形狀,然後再變化成大蛇的形態.

這可以說是沙子做成的大蛇.

並不只有一頭.隨著海面的不斷隆起,共計八條大沙蛇並排出現在海面上,睥睨著下面的柏修斯.這讓護堂想起了東京一戰.

那時候的雅典娜也做出了相同的大蛇,以誇示她身為地母神的地量.

而且,還在她周圍展開了黑暗領域.

濃密漆黑的空氣.被這充滿的空間會失去一切光芒.使東京陷入大恐慌的,正是她作為黑暗女神的力量.所幸,這次她所作出的領域知識很小的一個范圍而已——

「暗與大地的蛇.這個稍稍有點麻煩呢.」

柏修斯說道.

不過,表情卻跟言語不一.嘴角浮現出尤有余裕的笑容.

「不過幸好吾對這方面還是稍有心得……古時候的戰斗經驗使我取得了戈爾貢的首腦.換句話說,蛇在吾面前是毫無還手之力的.」

作出此宣言的同時,雅典娜剛制造出來的八條大蛇化作了塵埃.

順便還和藹地一並把湧出來的黑暗也收束起來.

「殺蛇的言靈嗎?看來是打倒了跟妾身同等的女神後得到的力量啊.」

「可以的話,就讓我們來起個誓約讓我永遠用不了吧.您覺得如何呢?」

回應女神危險的眼神,英雄恭敬地垂下了頭.

「哼,不需要你來擔心,就讓你後悔你的大言不慚吧……那個言靈,把你的神格驅散了.接受了宙斯意志的希臘大地雖然庇護著你,不過這也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做好覺悟吧!」

雅典娜抑制著憤怒說出這種話後,護堂稍感可疑.


剛剛的言靈,難道是跟『劍』是一樣的?

柏修斯引起的現象跟那個武器的效果有些相似.恐怕是把跟蛇有關的神力全部消除封印掉的能力吧.

好像是要跟他對抗一樣,雅典娜爆發般地膨脹了神力.

這已經不是想試一試對方實力的程度了.跟之前在東京看到過的等級一樣……也有可能比那次的更加厲害——這下糟糕了.

想到他們全力戰斗的結果的護堂開始感到焦急.得趕緊阻止他們!

「等,等一下!不要在這種地方干起來啊!」

「呵喔.剛才就有點在意了,你是何人?不是普通人……曾經看到過一個殺死當代神的人,不過你又是如何?」

注視著突然沖到他們中間的護堂,柏修斯詢問道.

回答他的是雅典娜一方.

「正如你所想.他叫草薙護堂,雖然不成熟不過倒是個挺厲害的小鬼呢……先跟你說,那家伙已經是妾身的獵物了.牢牢地給妾身記住!」

「呵喔.就連您這種程度的大神都這麼說,真是難得……」

被眯著眼睛的柏修斯突如其來地盯著,護堂感到不好的氣氛.

估計正在被他評價著吧.

這家伙,難道覺得跟雅典娜戰斗還不夠,還想跟我打嗎!?

「就說等一下啊.雖然是你們自己隨便說要開戰的,不過不要在人類的城市里這麼做啊.會給住著的人們帶來很多麻煩的啊!」

「在這之前,你還用盡全力在自己的國家跟妾身戰斗,還真能說呢.」

「那次是順勢發展的,沒辦法的吧!總之要打的話去別的地方打!」

「年輕的弑神者啊,那只是你的淺見而已.肯定沒錯吧!」

柏修斯傲然地說出了神的裁決.

這家伙肯定會說出一些什麼毫無價值的發言的.有這種預感的護堂皺著眉頭.

「聽好了,人民會期待英雄的活躍,喜歡聽到吾的戰斗事跡.吾會為了崇拜吾的人民戰斗,為他們展示吾的武勇.這才是身為英雄的武士的義務吧!」

「不要隨便就說什麼『崇拜我的人民』啦.你臉皮很厚喔.」

柏修斯說出了如同預想一樣的只為自己利益著想的理由.

照著這種氣氛下去的話他肯定會說出跟弑神者——草薙護堂決斗的話了.

「事先說明好了,你也是吾其中一個敵人啊,年輕的弑神者.」

注視著想要逃避事實的護堂,柏修斯微笑道.

堂堂一個英雄,卻有著強烈和扭曲的斗爭心.這情景之情看到過.沒錯,幾個月前——不從之神韋勒斯拉納也抱有同樣的扭曲心態.

「惡魔,羅刹,墮天使,弑神者……有著應該令人忌諱稱號的戰士啊.你們與吾這鋼之英雄,神與魔王的關系就是會產生激烈戰斗的宿敵.身為神的吾在地上誕生,與身為人類卻與神是同等存在的你們,接觸的機會十分頻繁——吾輩們的逆緣,在數千年前開始就變得不可磨滅了!」

鋼之英雄.這麼一說的時候,護堂的背後稍稍一震.

就像是刻在身體里的Campione的本能開始了警告——然後,他感覺到,猶如與超越仇敵的存在的好對手再會時的武者震一樣的東西.

「這麼一說,還真有這麼一回事呢.」

雅典娜下意識地低聲說道.

「弑神的魔王們和英雄的軍隊自古以來就是水火不容的……哼.如果這種因緣也有關系的話,那麼你們的相遇也應該是必然的呢,的確是.」

不管是必然還是什麼,眼前的所有事情都是因為這位女神大人的關系就是了……沒有注意到說不出話來的護堂,神繼續了他的宣告.

「那好.那麼這次就稍作讓步怎麼樣,鋼之勇士啊.剛想起來,妾身是打算來鍛煉鍛煉這個少年的.」

跟想象一樣的不吉利的發言.

對著抱著頭的護堂,雅典娜以女王的威嚴發出了命令.

「草薙護堂啊,如果不想連累到人類的都市的話,就自己來戰斗吧.作為王來戰斗,去守護自己的朋友吧.這是給予不成熟的你的試煉.」

「呼呼.弑神者與蛇之女王,能夠跟兩人戰斗.看來變得越來越愉快了呢.」

「喂,喂!別給我隨便決定啊……」

神為什麼都是一幫自把自為的家伙呢?

護堂一邊詛咒著自己的不幸,一邊若無其事地檢查了一下周圍.

雅典娜像是挑撥一樣發出嗤聲,柏修斯則是臉上充滿斗志,還有無言地觀察著發展動向的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擔心地看著他們.

以神話中的英雄作為對手倒地該怎麼戰斗才好呢?事情來得太突然一時還想不出來.

另外,還有這個場所的問題.

在向海的方向伸展出去的地形上建造了城堡和海港.還有,城市街道離這里也很近!

現在,從護堂他們立足的碼頭上不行十米左右就能馬上到達街道上了.而且,貌似還是十分繁華的街道.

無論怎麼戰斗,都會給周邊地域帶來相當大的被害數.這里很糟糕.

「跟你們一起起哄不是不行,不過我也有要求.決斗前想先改變一下場所.在這種地方哪可能戰斗起來啊!」

護堂像是放棄了一樣說道.

不能被他們的步調牽著走.與其說不能這樣,不如說先要拿回自己的主張.

「呵喔,你對把這里作為決斗場所感到不滿?」

「那是當然的吧.」

「……呼嘸.對我來說不是特別大的問題呢.」

對堅決的台詞,柏修斯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周圍.

「在如此有風情的古城膝下,被月亮和女神注視的同時戰斗.這舞台沒什麼不好!」

「很不好吧.基本上,決斗前一般都會准備很多東西的吧!突然就給我說什麼決斗的,哪可能這麼快就有准備啊!」

韋勒斯拉納有十個化身.在這之中哪些是有效的還不知道.

在這種狀況下戰斗只有挨打的份.所以,首先要贏得時間.再在這期間趕緊擬定對策.

迅速堅定了決心的護堂馬上小聲地跟女騎士說起話來.

「……不要意思,既然這麼說了我就會離開這里的.我不在的話你就應該安全了,所以到時候趕緊逃吧.」

本來想這麼說完之後就馬上離開的,不過莉莉婭娜也小聲回應道.

「……那就是說,暫且離開這個地方,調整迎擊的戰略和陣型?」

「嗯,就是這樣.那家伙的腳程好像十分快,所以在速度上應該沒什麼勝算了,不過先試試看吧.」

「那樣的話,請教給我吧.」

莉莉婭娜突然緊緊地抱著護堂不放.

她纖細的身體緊密地貼緊著護堂,抱緊他,讓他不知所措.掉進了海里面了嗎,莉莉婭娜的衣服沒有干透,傳來了潮水的味道.

然後,他同時感覺到如同妖精一樣的美少女的提問和柔軟的觸感——

感受到那讓人心情舒爽感覺的瞬間,引發的魔女叫道.

「阿泰米斯之翼啊,穿越夜晚,請授予吾在天之道飛翔的特權!」

這個咒文——是操縱呪力的口訣嗎?

察覺到的瞬間,護堂的身體和莉莉婭娜一起向高空上升.

「欸?」

眼下的光景變得廣闊了.

那不勒斯的內灣.向外伸展的港口.在那旁邊建造起來的巨大的石城堡.還有很多很多明亮的街道燈光——

護堂從空中向剛才立足的地方看去.

要是能就這樣放著柏修斯和雅典娜離去就好了.

「欸欸!?」

接著,就像被巨大的磁石吸引著的鐵片一樣,莉莉婭娜和護堂在空中咻地飛翔著.遙遠的下方的那不勒斯的街道緊緊相連.

要是有人從下面看上來,兩人的姿態應該會被人當做是流星吧.當然,在這麼低空飛翔的掃把星應該是不存在的.

飛行的時間持續了三十秒左右.

緩緩地描繪著弧形,他們慢慢落下,漸漸接近某個酒館.正面突然就啪嚓地把別人房頂撞毀掉的情況,護堂覺得只不過是杞人憂天.

以飛翔的姿態,護堂和莉莉婭娜的腳碰到了屋頂.

然後就這樣像飛機的車輪一樣向前滑行.不久刹住了向前的姿勢,安全無事地成功著陸.

飛行了的距離大概有兩,三公里.

眺望著遠處的海邊城堡,護堂呼地吐出一口氣.

3

護堂和莉莉婭娜一起從屋頂回到地面上.

歐洲的城市一般來說高樓很少,不過那不勒斯這種大都市當然是例外.高層建築在這里算是比較多了.

眼前廣闊的夜城,顯得十分繁榮.

明明已經很晚了卻還是有很多商店還在營業.餐廳和酒館,酒吧有很多,就連時裝店和雜貨店也還沒打烊.

往來的人們有很多,年輕男女一起顯得特別引人注目呢……

「難道這一帶,是夜晚的約會聖地嗎?」

「沒錯.因為桑塔露琪亞地區即使是晚上,也算是在那不勒斯比較安全的地方.」

對于莉莉婭娜的回答,護堂表示同意.

剛從撒丁島那種鄉下地方出來的他感到這里的景色稍稍有點耀眼.

「……話說,真沒想到莉莉婭娜小姐能夠在天上飛呢.」

回想起剛才的逃走劇場,護堂深感體會地說到.

以前曾經問過艾麗卡是否能用魔術來飛行,她用稍感遺憾地說『我的話就不行了』.

那個天才都做不到的技能莉莉婭娜卻可以——護堂有點意外.

「能為你工作十分榮幸.飛翔術是我們魔女的秘術.難道沒聽說過嗎,乘坐掃把在天空飛翔的魔女,那些老故事.」

莉莉婭娜稍帶一點得意地說道,不過護堂卻注意到了矛盾.

「咦?不過艾麗卡那家伙也是魔女吧,她說她不能飛呀?」

「她的話,嚴格來講並不算是魔女.只是女魔術師而已.所謂魔女就是擁有巫女的資質,能傳授別人魔女法術之人……嘛,的確以那女的能力來講的話,『魔女』這個稱呼也算是很合適吧.」

這麼說來,在六月那場騷動的時候,莉莉婭娜是以有著巫女資質的魔女的身份來介紹的.

原來如此,那個還有這樣的含義嗎?

總之,多虧了莉莉婭娜才能從那種絕地中逃出來.護堂回過身,向她地下了頭.

「總而言之謝謝了.多虧你的幫助……要不真不知道會成什麼樣子呢.」

「給予王幫助時身為騎士的義務,我並沒有做出什麼能讓你授予贊賞的功績出來……不過,為什麼不能在那個地方戰斗呢?」

對于不清楚情況的女騎士,護堂想發點牢騷.

看來,還是要對她說明一下韋勒斯拉納的權能抱有的問題才行了.

方法很簡單.正這麼下定決心的時候.

「莉莉婭娜小姐,能過來一下嗎!果然發生了異變了.」

人群中,有一個身材矮小的少女跑了過來.

估計跟靜花的歲數差不多吧.半袖的女仆裝十分合適她.好像是莉莉婭娜認識的人呢,偶爾還向護堂投向可疑的目光.

「啊啊,不好意思.讓你好找了呢.」

對于突然登場的女仆少女,莉莉婭娜冷靜地接受了.

護堂想起了有專門找人的魔術.好像是只要有想找到的人的持有物,比如說頭發之類的東西,只要是在同一座城市里這種程度還是能大概推斷出在什麼位置的.

艾麗卡有時候會使用這個.那個少女估計也是使用同樣的魔術吧.

「卡蓮,你也應該知道他的名字的吧.日本的Campione,草薙護堂大人.不要失禮了.草薙護堂,這位是我的從者,卡蓮揚科洛夫斯基.」

莉莉婭娜做出介紹.

從對日本人來說是有點麻煩的姓來看,這個叫做卡蓮的女孩應該是東歐系的吧.

「……草薙護堂大人?莉莉婭娜小姐,剛剛不還是還跟薩爾瓦托雷卿在一起的嗎,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嗯——很多很多.發生了很多很多讓人頭痛的事情啊!」

「你說薩爾瓦托雷卿,是東尼嗎?欸,那家伙也來了那不勒斯嗎!?」

看來事情比想象之中還要錯綜複雜呢.

總之,正在向《青銅黑十字》支部前進的護堂,一邊走著一邊聽她們說明在那不勒斯發生了的事情.

……果然,薩爾瓦托雷東尼這家伙是專門給別人麻煩的笨蛋啊.

從頭到尾聽完了的護堂在夜晚的街道上做出了結論.同時,他注意到了一直控制自己走在他們後方的女仆裝的卡蓮露出了笑容.

「嘛,變成了這種緊急事態了呢……不過莉莉婭娜小姐的生活也變得意想不到了呢.薩爾瓦托雷卿行蹤不明隨後又馬上帶來了別的『王』——不,是接觸到了.是想趁艾麗卡小姐不在的時候插一腳嗎?」

「卡,卡蓮!不要隨便說些什麼奇怪的猜測啊!」

啊啊,這個女孩也是個惡魔啊.護堂開始同情起莉莉婭娜.

在稱作卡蓮的女仆的笑容中看到了強大的邪惡.明明那麼可愛,卻沒辦法直白地稱贊她的可愛.這跟艾麗卡的惡魔性格的方向性完全不同.

「總,總之,要盡早擬定迎擊柏修斯神的對策才行.草薙護堂,你的權能是有使用條件的吧,『劍』的言靈——在東京對沃班侯爵使用的那個力量的條件是什麼?」

莉莉婭娜強行改變了話題.

「想要使用那個的話,如果不知道對手神的詳細知識的話事不行的.十分可惜,我對神話知識可是一無所知呢.」

當然,一般教養程度的柏修斯神話還是知道一些就是了.

護堂看向了自己的右手.不行啊.取得『劍』的感覺沒有湧現出來.這種程度遠遠不足.

「不過,你至今應該使用過了好幾次了吧.那個時候是如何滿足條件的?」

「艾麗卡用魔術傳授了很多知識給我.就是那個『教授』魔術啊.」

「那就簡單了.那個魔術我也知道怎麼使用.就讓我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代替艾麗卡來完成任務吧!」

「那個,應該不行吧……你想,魔法對我們Campione不管用吧.」

糟糕了.護堂開始感到焦慮.

這樣下去就要展開所謂的5W1H中的How了,這個怎麼說明都不行的吧!

「……草薙大人所說的有矛盾.魔術對Campione沒用這點我們也是知道的,那到底如何對您使用『教授』之術呢?」

不出所料,卡蓮插嘴進來了.

莉莉婭娜也深感興趣地等待著護堂的答案.真的得用自己嘴來對這些女孩子們說明嗎?這是懲罰游戲啊!

「呃,那個,就是說……從外面施加的魔術沒有效果,不過,如果從內側施加的話就另當別論,就這樣.」


「從身體內側?就是說經由口來攝取的意思嗎,攝取魔術?」

「經由口……從內側……啊啊,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嗎?」

莉莉婭娜把頭歪向一邊,而卡蓮則是暗自竊笑.

果然,這個女孩是惡魔啊.不僅看透了全部事情,還把那些事情當做是自己愉快的源泉.

不管護堂的苦惱,女主人轉向了女仆.

「那是什麼回事,卡蓮?我猜不出來啊.」

「呼呼.不愧是莉莉婭娜大人,是初學者呢……不是已經跟您說了嘛,經由口來攝取.也就是說mouthtomouth.嘴對嘴口傳.男女之間的熱吻.您忘了嗎,那位奉獻了自己的身體給魔王Campione然後施加了封印魔術的少女的傳說.」

「…………嘴對嘴口傳?熱吻?」

莉莉婭娜小聲地說完後,臉馬上就變得通紅.

「沒,沒錯!東京的時候就在我面前和艾麗卡——那,那時的行為原來隱藏著這樣的意義嗎!?」

「啊,那個,什麼?……嗯,嘛,那個啊!」

實際上,那個只是艾麗卡的惡作劇和報複而已,不過還是別說為好.

因為不好意思說出來,所以護堂曖昧地點了點頭.對于這個回答,莉莉婭娜好像受到了強烈的沖擊一樣身體晃了一下.

「那個時候——你無視在現場的我們,被沖動和愛欲催促著讓你只能感受到自己和愛人兩個,就像奏響了中提琴的一個音符一樣激烈地纏綿在一起,那個時候就是那個吧!」

請不要用這種表現手法吧.雖然是強烈的希望著,不過還是忍耐著不說出來.

「那,那個時候就這麼覺得了,現在再說一次!你實在是太無恥了!居然在我的眼前做那種事情給我看,那種熱情的接吻戲……!」

護堂胸中充滿了抱歉的情緒.看來那時是誤會她了,以為她是在很熱情地看著他們的行為的.

「不,不好意思……嘛,因為要做那種事情所以這次就不要了.明白了吧?」

「是,是的.了解了.的確艾麗卡現在不在,又不可能對你施加術式呢!」

「為什麼不行呢?我是覺得解決這個的辦法很簡單呢!」

做出指摘的當然就是卡蓮了.

她一語道破王和女主人極力想要避開的方法.

「莉莉婭娜大人和草薙大人只要用口傳的方式施加術式,那不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嗎?」

「不,很有問題!我和莉莉婭娜小姐要是做那個的話會很糟糕的吧!」

「沒,沒錯.我作為一個貞淑的少女,怎麼能隨便做那種事情!」

護堂和莉莉婭娜異口同聲地反對道.

不過卡蓮就像沒聽懂的小孩子一樣繼續逗他們,冷靜地說道.

「現在是『不從之神』降臨的非常時期.身為Campione與大騎士的兩位,請不要不分事情的輕重.的確踐踏少女的純潔這種行為十分惡劣,不過置神之災厄于不顧的做法更加不能讓人接受——那趕快吧,我都這麼說了所以,就請莉莉婭娜小姐噗啾~地去做吧!」

這個女孩,果然很享受現在這個狀況!

護堂確信了.卡蓮表面上是披著認真嚴肅的表情給予建議,實際上多數是故意的.肚子里肯定是看著困惑的主人不停的在偷笑的吧,肯定沒錯.

不過,這個小惡魔女仆的進言看來是正確的——

護堂略微看了一下莉莉婭娜的臉.

狼狽,困惑,稍稍有點發怒,不過這位銀發少女也肯定知道從者的意見是正確的吧.想要就這樣放棄還是否認嗎?明顯,她感到很迷惑,露出了欠缺霸氣的軟弱表情.

——就在這時,護堂的身體突然變得充滿力量.

這是『不從之神』正在靠近的證據.他慌慌張張地周圍看著,馬上就察覺到了.

從海的方向飛來了純白的駿馬.背部展開著巨大的翅膀,英俊魁梧的英雄正乘坐在上面.

「……這麼說來,柏修斯也能在天上飛呢.」

天馬柏伽索斯.

傳說由美杜莎的血液中誕生的能空中飛翔的靈獸.然後,的確也有說什麼有可疑在空中飛翔的靴子之類的呢……護堂想起了以前聽說過的希臘神話.

不過話說回來,這還真是華麗的景色啊.已經可以說是輝煌了.

現在護堂他們所在的地方,是稍微有點開闊的廣場.

販賣飲料還有小吃的攤子集中在這一帶,有很多男女,十分繁榮.

被繁華明亮的街道照亮著的上空,輕盈地奔馳著純白色的天馬.

拿著缰繩的美男子把刀收于腰間,手持看上去用堅硬的木制弓,背著箭筒,身披白色斗篷.十分引人注目的裝扮.

「哈哈哈!在這里嗎,弑神者啊,讓吾好找喔!」

馬上傳來了柏修斯的呼聲.

抬頭看見在天上飛著的人和馬,街上的人們驚叫著,引起了騷動.

看著在混亂,騷亂,錯亂之中飛來的英雄的姿態,護堂感到了焦急.

「莉莉婭娜小姐,你覺得能不能用剛才來逃離天馬柏伽索斯!?」

「……直說,我想很難.如果期待神話中的靈獸慢到會被我們的術式甩開的話,那實在是理想化了.」

不出所料的回答.

護堂下定決心了.這麼四處逃竄下去也是有極限的.

如果哪里都沒有退路的話,那就只剩下——不得不前進一道了.

「看來,這麼下去不得不決戰了……我要走了喔.要是有什麼萬一的話,之後就拜托了.東尼那混蛋反正肯定沒事的,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找到他後一起去和柏修斯戰斗了!」

給莉莉婭娜和卡蓮留下這些話,護堂向柏修斯的方向踏出腳步.

4

異樣的顯眼美男子.

還有那像是CG電影世界里面那樣的不存在的翼馬.

這些出現在那不勒斯的市民和觀光客之類的普通人面前,造成了很大的騷動.

有些人看到之後想要逃跑,有些人以為是不知道哪里的表演而喧鬧起來,還有人不理解狀況而狼狽不堪——總的來說,就是很混亂的狀況.

不過亂吵亂嚷地看熱鬧的人占了多數.

他們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就先看看再說——

從天馬柏伽索斯上下來走在地上的美青年,還有在人群中走出來的東洋少年.人們把在黑夜的廣場中對峙的兩人從遠處包圍住,熱情地看著事情的發展.

自從成為Campione以來,還是第一次負擔著這麼多的觀眾來戰斗的.

想要把城市的被害量減少到最少的護堂,不帶任何期待地問道.

「我說,可以的話能不能改變一下場所,行不?」

「不要.在這種時候說要改變地方還真沒趣啊!」

開口就拒絕的柏修斯愉快地眯起雙眼.

「很久沒試過在下界得到了肉體了,不過人間還真變得十分繁榮了呢.對我來說,更想在這個地方戰斗呢.神話的世界中怎麼都不可能在這麼華麗的地方戰斗啊!」

一邊聽著英雄說的話,護堂一邊開始分析.

無需多言他肯定是個自戀狂.不過不僅如此.有著這個美型青年姿態的神,並不是單純地想要引人注目而已.

只有經曆過以生命作為賭注的修羅場,才會有這種顯眼誇張的嗜好的膽色.

強烈的『個體』存在感.舉手投足之間都能引來別人的目光.

姑且不說善惡,他有著能自稱英雄所相對應的能力.這麼觀察著的同時,護堂暗暗地理解著他,而柏修斯也終于開始行動了.

他把拿在手上的弓放到背上,拔出了要見的刀——

一口氣就來到了護堂面前.

與仔細的戰略,假動作或者複雜的技術無緣的直線前進,然後直接地往下砍的簡單刀法.

不過,好快.總之很快.護堂瞬間向旁邊跳開逃離.

柏修斯緊緊地追了上去.然後又是一次快速的斬擊.

護堂用崩壞了姿勢總算避開了.

完全沒考慮反擊或者姿勢動作,拼命地躲閃著.武術外行的草薙護堂與無與倫比的戰士交鋒的話,這種程度的差別是無可厚非的.

不過,因為這種勉強的回避方式,使得護堂陷入了向地上摔去困境.

這時柏修斯凶猛地向護堂揮下刀.

猶如白豹一般的速度向護堂襲來.他在地上轉了一圈避開了這一擊.在堅固的石頭地面上做這個動作比想象中還要痛,不過比起被殺還是這個比較好.

「呼嗯,不行啊.雖然知道,對很多弑神者來說都有『不在乎儀表儀容』這種壞習慣,不過你並不是這些典型嗎?這樣的話就不行了.你也算是處在君臨人類之上的立場的話,那就應該帶著作為王的威嚴來戰斗.」

「要是有這種余裕的話我還真想做啊!」

柏修斯就像是在對弈過程中指點對手壞步那樣說道.護堂則是對著綽綽有余的敵人怒吼道,站了起來.

果然白刃戰對自己很不利.用『鳳』的化身來逃走也不容易.

而且還沒見到柏修斯使出屠龍時候的那個動作.比起白豹更像是白亮的流星一樣的速度.就連『鳳』的速度能不能比得上還是個問題.

其他逃走的方法……實際上是有.

想到那個方法的護堂猶豫了.要是使用了這個的話,最後給予那不勒斯的文化遺產極大破壞的可能性很高.果然很糟糕吧.

對著這麼想著的護堂,柏修斯再次以刃相向.

差不多是極限了嗎,還能堅持一下嗎?就像是要看透柏修斯的刀法一樣,護堂凝視著他,做好覺悟.就在這時——

銀色的頭發束成馬尾狀的少女闖了進來.

藍色底色的黑色條紋的斗篷——身穿藍與黑的戰斗裝束,佩戴著長刀身優美的佩劍.當然,她是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我來幫忙,草薙護堂!」

這麼說這,莉莉婭娜接下了柏修斯的豪刀.

不,是架開了.她用微妙的角度架起佩劍承受了英雄剛毅果斷的一擊.以豪刀的重量即使把細長的佩劍折斷也不會覺得不可思議.

不過,柏修斯的刀沿著莉莉婭娜作出的微妙角度滑開了——

漂亮地使他揮空,然後砍進了石頭的地面.

「拿著與婀娜少女的手不合適的武器啊,少女.你是為了那個弑神者,不惜與我交鋒嗎?」

「沒錯.自知大逆不道地向身為屠龍者的您作出挑戰!」

不慌不忙地浮現出笑容,柏修斯從地面上拔出愛刀.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帶著悲壯的決意繃緊潔白美麗的臉.

藍衣大騎士舉起佩劍向英雄的眉間舉起,像是要隨時突擊一樣站在守護護堂的位置上.

「趕快停下來,莉莉婭娜小姐!這家伙的對手是我,所以你趕緊退下!」

「恕難從命!我才不想像那個無恥的艾麗卡那樣做你的愛,愛人什麼的,一點都沒想過!不過,作為騎士我不可能比那個雌狐狸還差.就以吾之武勇,一雪剛才的失態吧!」

即使說是騎士,也沒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雖然想這麼說,不過護堂還是把話吞回肚子里.

忽然莞爾笑道的柏修斯,是因為莉莉婭娜劈頭就砍了過來.就像猛獸在跟同伴玩耍嬉戲一樣,充滿稚氣與危險的攻擊.

「說得好,少女啊.毫不畏懼地挑戰神明.騎士不錯!」

迅速果敢,豪放磊落.

柏修斯接連不斷地揮出的斬擊與這些表現方式十分相稱.

不管怎麼樣,莉莉婭娜都把這些快速,有分量且力度大的刀法以必死的決心架開.

雖說她是跟艾麗卡同等的騎士,不過果然與她戰斗的對手對她來說還是負擔太重了.因為柏修斯沒有認真想要打倒她,所以才能堅持到現在.

不過,這是當然的.與神戰斗的話就必須要有超越勢均力敵的戰力才行.

這種偉業也只有薩爾瓦托雷東尼——『劍之王』這種程度的才做得到,身為人外的特權.即使是多麼厲害的年輕天才,只身單人的騎士是沒可能達到他那種領域的.

她知道這種事情,卻還是站出來以身作盾.

在這瞬間,護堂拋開所有的迷惑.之後再考慮那些瑣屑的事情.現在不管什麼,先引開那個混蛋英雄的注意,讓莉莉婭娜遠離危險!

「神啟——賜予罪人裁決吧!」

護堂吟唱出久違了的斷罪言靈.

這是把漆黑的凶猛的,十化身中最為猙獰凶悍的『那家伙』召喚出來的言靈.

「擊碎背和骨頭,拔出毛發,挖出腦髓吧!腳踏混著血的泥土吧!敏捷的難以接近之人啊,打破契約給予罪人懲罰之錘!」

護堂所站立的地方——沒有任何與眾不同的石板地上,變成了黑色.

空間裂開了,打開了連接異界和現界的門扉.緊接著,黑色擴張到整個廣場.

「嗯?終于要認真起來了嗎,弑神者啊.這就是你的權能嗎!」

「草薙護堂,這個化身到底是——!?」

柏修斯高興起來了,而莉莉婭娜則是瞪大眼睛了.護堂解放了韋勒斯拉納第五化身.

「——來吧,『野豬』!現在在此聽我命令!」

黑色的地面正是現在此時此地成為了異界入口的證據.

緊接著,它來了.最凶猛的化身『野豬』從地面一躍而出.

首先是毛皮.

護堂和莉莉婭娜,然後伸展到柏修斯站立的地面,都變成了一片毛皮.

毛質意外的柔軟鮮豔,十分美麗.沒有所謂的野獸臭味或者異味的味道,所謂的超常神獸大概就是這樣的了吧.

神獸從鼻尖到臀部的提倡,大約有20米左右.

在上面站著的護堂他們看不見它的全貌.不過,若是看到這有著恐怖的巨大身體和凶猛的樣子的『野豬』——估計會因為它拔萃的魁梧面容嚇破肝膽.

觀看著決斗的觀眾們相比都在抬頭仰望著他們吧.

巨獸把站在它背上的護堂他們,就像是電梯一樣,把他們慢慢地上升.

從地上出現的『野豬』終于把全部身體展露出來.

就像在稍微高一些的房子的屋頂上眺望到街道上一樣,不過護堂他們眼下的景色更加廣闊.

那不勒斯灣的正前方是桑塔露琪亞地區.

然後就是廣為人知的被曆代國王所居住的王宮,觀光必去的景點.民謠『桑塔露琪亞』就是出自這片土地.

不過,這個時候的護堂和『野豬』的視線時向著海的方面.

那邊也就是剛才他們所在的桑塔露琪亞的碼頭.

在向海面伸張出去的土地上,建造著一座石頭城堡(也被稱作『卵城』).

草薙護堂在想要破壞巨大物體的時候,就能召喚『野豬』的化身了.

這個時候也就是說,目標是那個海上城堡,這麼一回事.

再怎麼說那個也是合適不過了.那是一個顯眼的地標性建築物,無亂世在海上還是港口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印象十分深刻.

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破壞的化身『野豬』的咆哮聲響徹夜晚的那不勒斯.


「叫出了有趣的東西呢,弑神者!不過,你要怎麼辦?就憑這種東西可是打不倒我的!」

「就這麼辦!莉莉婭娜小姐,緊緊抓好不要掉下去了啊!」

護堂對站在毛皮上的英雄和女騎士大聲怒吼道.

在這瞬間,『野豬』向地上猛地踹了一腳.

向著城堡猛然跑起來——不,是跳起來.

大地被它的腳步搖晃著,每一步都使到它腳下的石頭路面碎裂.目標是海邊的城堡.要是在地上跑起來的話對周圍的損害會更加大.所以,就用跳的.

所幸的是,城堡的周圍是港口碼頭的原因,所以空間充足.

「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嗯,這是——!」

莉莉婭娜發出了意外地可愛的悲鳴聲,而柏修斯則是感到贊歎.

不過兩人都沒有被『野豬』甩落到地上去.

在本來就不平穩的巨獸背上站著,而且還是突然就跳起來.盡管在這麼惡劣的條件下,莉莉婭娜還是想都不想就緊抓著黑色的毛發不放以免摔倒.

要是艾麗卡,好歹也會想個法子熬過去.

所以如果是與那個搭檔同等級的騎士的話,也應該有辦法的吧.而她的反應與他的期待分毫不差.

另一方面,柏修斯用異常的平衡感在那站著不動.

雖然有所擺動,不過並沒有倒下.不愧是神明大人,是與人類不同的存在.作為對比,護堂五體投地(毛?),雙手緊抓著黑色的毛發.

「嘛,這樣就應該不會被甩下去了吧……」

低聲說著的護堂開始了下一個動作.

四肢伏地的同時,就像野獸一樣在『野豬』的背上疾馳起來.

在呼喚這個怪獸的期間,不知道為什麼護堂自身也會得到野豬一樣的突進能力.而且,『野豬』的這個跳躍動作,也是由護堂以心傳心地操縱著的結果(當然要是『野豬』反抗的話就不行了).

……要是這家伙是在游戲里面的『召喚獸』一樣的存在的話,那豈不是就成了我的分身之類的什麼了嗎?還真是危險的關系啊.有時候護堂的身心會和這家伙有過度的連系.這就像是把自己隱藏起來的具有破壞性的沖動和欲望巨大化了一樣的不吉祥的感覺.

暫且不管這個,護堂猶如野獸一樣四肢並用奔跑著.

目標當然是柏修斯.

立足點不好,跳躍的時候搖搖晃晃,比起任何烈馬都要更糟糕.

各種各樣的不利條件加在一起還能保持平衡的,還真值得贊賞.不過,既然來到這里了,還是要注重排場地用兩條腿站立的話,可是致命的錯誤.

與野豬一起突進的護堂,就像是要用雙手抱緊柏修斯的腳一樣向前撲去.

如果在陸地上的話,這招絕對能被防住.

不過,這里並不是在地上.在這不安定的狀況下,對于想要保住自己的威風而拒絕四肢著地行走英雄來說,也只能承受不拘小節的護堂的攻擊了.

柏修斯的雙腳很快就這樣被摁倒在野豬的背上.

雖然這種程度不能打倒他,不過在扭轉戰況這方面倒是挺有一手.

「咕……!」

英雄的身體在空中飛舞.

同時,在搖晃不定的漆黑背部上承受著可怕的沖擊.『野豬』著地了.

把它召喚出來時所在的廣場距離港口碼頭只有數百米的直線距離,而它只需要一次跳躍就達到了.明明身體那麼巨大,卻有著讓人驚訝的跳躍能力.

「等等!到此為止,不要再跳了啊!趕快回到原本的地方!」

護堂對著一個勁地想要開始向城堡暴走的『野豬』命令道.

暫且還是停了下來.

不過巨獸咕嚕咕嚕地低聲吼叫著,稍稍的後退幾步焦急地踢著地面,想要違抗護堂的停止命令一樣.在黑色的背上感到沙沙的波動——糟糕了.

這麼下去看來又要破壞貴重的曆史文物了啊.

護堂帶著必死的想法在心里說道『已經可以了所以趕緊消失吧!』,然後傳達給它.不過『野豬』還是沒有停止低聲的吼叫.

正在他感到絕望和無力的時候.

「——草薙護堂,請注意一下!柏修斯回來了!」

忽然莉莉婭娜的警告傳到了耳朵里.護堂抬起頭,尋找起敵人的身姿.

「姑且表揚一下你吧.雖然稱不上漂亮或者華麗,不過卻被你突擊成功.這點上我表示賞識.」

優雅地低聲說道的柏修斯再次坐上了那匹有翅膀的駿馬——柏伽索斯背上.看來是在他從『野豬』背上掉下去的時候被白馬給接住了吧.

然後現在,騎乘著柏伽索斯的他,背後閃耀著一個光輪(翻譯注:請想象如來佛祖的背光……).

就像太陽一樣,放出奇幻的黃金光暈.讓護堂覺得他現在是背對著陽光一樣.

護堂的直覺告訴他.

阻止了『野豬』的突進的,並不是自己的命令.而是從這個放出光之指環中釋放出的不可思議的神力的原因.這到底是什麼?是什麼樣的力量?

「你所篡奪的力量,是勝利之軍神的東西嗎?吾久遠的伙伴,從東方而來的一人呢……運氣真不好啊!」

柏修斯深感可憐地低語的同時,背後的光芒繼續增大了.

「吾之父輩,東方的光輝啊,給予我力量吧——在您名下創造奇跡.來吧,于此請允許賜予吾殺蛇戰士的誓言!」

回應這個言靈,背後的光芒再次加強了.

就像是照亮了天空和大地的太陽一樣的柔和的光芒.沐浴在這之中的『野豬』吼了起來.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真不像它啊,護堂初次聽到這樣的叫聲.巨大的『野豬』的姿態消失了.

「怎,怎麼了,這是?」

護堂呆然地嘟噥道.

支撐他的立足之地消失了,護堂開始了從空中向地上的自由落體.

自己勇猛的『野豬』的力量被漂亮消除掉了——護堂對這個事實感到心痛.

「魔女之翼啊,請助吾飛翔吧!」

瞬間吟唱出言靈的正是莉莉婭娜.

與護堂同時落下的她,馬上就使用這個咒語在空中飛翔.

猶如滑翔機在空中滑翔下降的時候突然改變了軌道,追上了下落中的護堂,抱住他的身體.然後就這樣慢慢地下降著.

不用一會就到達了地上了.

逃不掉沖擊而著地的兩人一起倒在了石頭上.

「痛痛痛痛死了……幫大忙了莉莉婭娜小姐,多虧你才沒被摔死呢.」

「草薙護堂,剛剛柏修斯使用的力量到底是……?」

「完全不知道.不過,的確是他漂亮地把我的權能封住了,這點沒錯.」

殺蛇的言靈把雅典娜的力量封住了.

這個可以理解.柏修斯把雅典娜一心同體的美杜莎打倒,並割下她的頭顱的勇者.封印蛇之女神的力量的由來,就是這個神話.

不過,封印韋勒斯拉納——古波斯的軍神的力量又是從何而來?

無論如何,先把體勢調整過來才行.

忍受著疼痛,護堂和莉莉婭娜站了起來.在港口碼頭上滾了好幾圈,全身都在隱隱作痛.沒有一個地方是沒被擦擦碰碰弄傷了的.

一箭.

猶如從天而降的閃光的一箭,刺入了護堂的腳下.

然後爆炸了.箭矢就像炸藥一樣炸裂,引起了強大的沖擊氣流,把護堂和莉莉婭娜吹飛到遠處.如果是真的炸彈的話,沒准現在就沒命了.

當護堂總算能站起來的時候,第二箭又來了.

這次並不是腳下,而是對准自己的頭.直覺感到了危險的護堂,反射性地使用了『鳳』的化身.除了這個已經沒別的辦法逃走了.

自己加速了,而周圍的世界減速了.

被高速攻擊的時候就能使用的『鳳』,會給予使用者超人的速度和輕快的身體.所以,能用比箭矢的速度還要快的動作避開死亡.

不過,正當柏修斯想放出第三箭的時候——

他背後的光輪再次放出光輝.在這瞬間『鳳』失去了速度了.

剩下平時那種程度的運動能力的草圖護堂,沒有能力躲開第三支箭.胸部的正中心心髒的周圍被漂亮地貫穿了.

——力量消失了.成為Campione以來,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發生.

漸漸變得稀薄的意識中,他懷著必死的決心使用了最後的化身.希望柏修斯不要注意到他的垂死掙紮.然後就是莉莉婭娜……有點擔心那個女孩的身體——

想到這里,護堂最後還是失去了意識.

5

沒有化身能用來對付柏修斯.

比如說,草薙護堂召喚出來的漆黑的『野豬』.

那是恐怖的召喚術.集結起上級魔術師來進行一百日連續不斷的召喚儀式,恐怕也召喚不出來吧.而他只用了數十秒就可以了.

這正是魔王Campione的權能.

不過柏修斯卻用迷之神力把那個神獸封印住了.

然後,射殺了草薙護堂.

——這是自己的錯.由始至終一直看著的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呆然地看著伏倒在地上的Campione的亡骸,同時責備著自己.

要是那個時候自己對他施放『教授』的法術的話——!

要是能使用能抑制沃班侯爵的權能的『劍』之言靈的話,戰況肯定能扭轉過來的.

因為自己的猶豫不決,讓他死了.而且,還是為了對抗神的人類的王牌——拯救世界和帶來騷亂的魔王中的一人.

魔術師們把Campione尊為『王』,是有他們的理由的.

因為他們是可怕的魔王.這是最重要的理由.不過,還有一點.在人類忍受著『不從之神』帶來的災厄和痛苦知識,他們才是唯一的救世主.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不過自己卻對他見死不救——!

「……嗯.有種奇怪的忐忑不安的感覺啊.」

對莉莉婭娜的懊惱事不關己似的,柏修斯露出了費解的表情.

「的確是打倒了這個年輕的弑神者沒錯.不過,為什麼卻高興不起來呢.這麼下去就要失態了啊——感覺好像有股不好的預感等著啊.為什麼呢?」

小聲嘟噥著的同時,他慢慢走向倒在地上的草薙護堂的尸體.

想要對他的骸骨加以羞辱嗎?這樣的英雄會做出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嗎——說不定會這樣做.把斬首這種古代習俗再現的英雄神話,意外地在很多地方都出現過.

至少,也想要守護住『王』的遺骸.

下定決心的莉莉婭娜架起ILMaestro.不過,柏修斯卻沒有在意她悲壯的決意,而是直接走向護堂.

——然後,冷不防的,柏修斯向前傾倒了.

莉莉婭娜見到了.

照亮了桑塔露琪亞港口街道的燈光下,產生了英雄的影子.

在那之間,一個少女的身姿在黑暗中出現了,她手上揮動著漆黑刀身的大鐮刀.這個黑暗的身影正是雅典娜.她手中的大鐮刀把英雄的背部砍裂了.

不過柏修斯的反應也十分完美.

即使是從背後過來的攻擊,也能馬上向前翻了一下躲開了致命傷.

不過也免不了受到重傷.鮮血直流的同時跳了起來的英雄,他的美貌因為痛苦而歪曲了.

「無論如何,身為雅典娜的您,這樣的行為也太卑鄙了吧!」

「就連英雄在殺了弑神者之後也會松懈啊——呼呼,的確是有點違反了決斗的作法,不過,機不可失.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只讓給你一會而已,那家伙是妾身的獵物……你做的太過頭了喔!」

雅典娜暗自竊笑地說道.

對于這番話柏修斯大大地點了一下頭.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這個少年還沒有被打倒……到底怎麼回事呢.而且,您從後面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攻擊還真是過分的玩笑啊!」

「你說什麼了啊?開玩笑開過頭的是你那邊才對吧?」

推卸責任,說人不是——使用人類的慣用語句的雅典娜,卻因為她的笑容而表現不出那種應有的感覺.

柏修斯苦笑著對她說道.

「喔喔,這還真敗給您了.那您現在消氣了嗎?」

「當然了.不過,若是就此退下的話妾身就不說什麼了.怎樣?」

對于女神的提案,英雄聳了聳肩.

「不能聽從您的要求呢.」

「那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只能把你打倒了吧!」

「貴體想要就這樣把有著殺蛇言靈的我柏修斯打倒嗎?哼哼,您想讓我退下的理由,大體上還是察覺到了啊.」

「你在說什麼,妾身完全不知道呢.」

「別那麼說嘛.考慮到托付給了時間的您的心靈,與吾受傷的身體.為了我們雙方,不如就這樣暫時休戰吧?」

「……呼嗯.嘛,也好.等你的傷勢好了之前就這樣吧.」

「不勝惶恐.那麼,待此弑神者恢複後,再次在戰場上見吧.」

聽到柏修斯的話,雅典娜眉頭緊蹙.

「你還打算跟這家伙戰斗嗎?」

「不可以嗎?能夠跟弑神者和蛇之女王同時戰斗的機會可是少之又少.雖然我稍微有點厚顏無恥,不過擺在眼前的好機會,我並不打算放過呢.」

對著雅典娜責難的眼神,他毫不客氣地微笑著回應道.

哼.帶著勉勉強強的臉色,雅典娜小小的點了點頭.

——怎麼回事?莉莉婭娜感到了困惑.

舉著漆黑之鐮的雅典娜,拿著無雙豪刀的柏修斯.草薙護堂陣亡了的現在,本來以為兩位相互瞪著的神要開始決戰了,誰知道卻展開了預想之外的事情.

難道是說這個少年王並沒有死嗎?

而且為什麼雅典娜馬上就不打算戰斗了呢?既然趁柏修斯沒注意的時候讓他身負重傷了的話,那就應該就這樣繼續戰斗下去才對吧——

「再戰之日隨後再決定把——那麼,再見了!」

跨上了用指笛呼喚過來的愛馬,柏修斯英姿颯爽地告別了.明明傷口還沒有完全愈合,可是卻已經沒有感覺到痛苦了.

柏伽索斯向著夜晚的大海疾馳——不,是飛翔而去.

「——那麼.女孩喲,那就靠你照顧草薙護堂了啊.他應該很快就自己醒來了吧.啊啊,之後要跟他說要准備好柏修斯再訪的准備……能打倒你的只有妾身.在此之前再失敗而死的話,妾身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留下這些話後,雅典娜就這麼里去了.

就像死掉一樣橫躺在地上的草薙護堂和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所要承受的苦難,現在還沒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