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英雄與王 序章
【二十世紀初,在倫敦游學中的博物學者,沙耶宮惟道編寫的有關賢人會議苑的報告選粹】

龍有九像.

頭像駱駝,角像鹿,眼睛像鬼,耳朵像牛,脖子像蛇,腹部像蛤蟆,龍鱗像鯉魚,爪子像鷹,手掌像老虎.

這是在漢字中國書籍中所見到的有關『龍』的形容.

龍畢竟只是在文章中生動描寫出來的嵌合體之類的奇怪的合成生物吧.

不過同時,龍作為龍的最大性質是與『蛇』的外形十分相似.

不管是在東洋還是西洋,龍都是彙集了長長的蛇身的各個部分的靈獸.根據時代和地域的不同表現方法也的確有所差異,這個靈獸最大的不變的部分就是『蛇』的這個事實,無論在古今東西的任何地方都沒有改變.

【柏修斯.安德羅墨達型神話中相關的,魔女露庫拉齊亞佐拉的隨筆】

棲息在水邊的怪物(多數是大蛇,龍之類的)需要對其供奉少女作為活祭品.

剛好出現的英雄將怪物打倒了,救出少女並結為夫妻.

我們確認到了作為柏修斯.仙女座型的懂的語言的類型,也存在于遙遠的東邊的盡頭的日本.他所在的地方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有關八歧大蛇的傳說了.

成為了須佐之男的神打倒了八歧大蛇,並與奇稻田姬結成夫妻.

然後他用被殺掉的大蛇的尾巴鍛造出了天叢云劍.

在此,須佐之男從『蛇』之處得到了『劍』.

這跟我們歐洲的魔女所熟知的圖表有著簡直一樣的構造.

比如說殺死了魔龍王後成為不死身的西格弗里德.比如說受到湖之精靈的庇護和得到靈劍的蘭斯洛特.杜.拉克(LancelotDuLac,圓桌騎士之一).

——換句話說,這就是鋼之英雄們跟大地和水之神靈們還有龍們的隱遁的共生關系的構圖.

【正准備在假期趕赴去和『王』面談的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已經快要到下個月了的七月下旬.

盛夏的歐洲的這個時期是放長假的季節.

要是能取得長假去避暑地,或者是有海邊的地方就好了.借一座別墅悠游自在地過一下真不錯啊.在自己家里無聊地從早玩到晚還真不行.

所以,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在自己房間的鏡子前檢查著自己的泳裝,並沒有要向誰說明什麼.

沒有,本來應該是沒有的.

「果,果然不行.這種裝扮怎麼能在別人面前出現啊!」

為了今年的海邊長假的預定而試穿新泳裝,不過——.

纖細的腰部,十分柔軟的玻璃般的猶如精工打造出來的細長的雙腳,妖精一般的可愛,形成了危險的均衡感的少女.

對著自己那的身姿,莉莉婭娜感到絕望地凝視著.

——不行!這露出的太多了!太下流了!

莉莉婭娜通透白皙的肌膚面積,壓倒性地大于覆蓋在她身上的藍色橫條泳裝.

的確十分合適,不過果然很糟糕吧.

可能這正是穿這件衣服的時候.不過,不行的東西就是不行

盛夏的太陽.火辣辣灼熱的海灘

莉莉婭娜害羞地穿著泳裝地來回踱步.這里有一個因她穿著的姿態弄得不由得盯著她不動的紳士(果然有穿著泳裝曬黑了的風格嗎.肯定很帥!)

偶然對上眼的莉莉婭娜感到十分害羞.紳士對她送來一個高尚的微笑.本來以為這樣就能結束了,不過,沒過多久,兩人又偶然再會了.

「我,我到底在想什麼啊,真是的比起這個,卡蓮!」

「請問有何吩咐,莉莉婭娜小姐?那個泳裝,喜歡嗎?」

被莉莉婭娜叫到,站在身後待命的專屬女仆用沉著的聲音回答道.

卡蓮.揚科洛夫斯基.

身體包覆著女仆衣服,身材小小的十分可愛的少女.

年齡十四歲.本來硬挨是正值專門讀書的年齡.

不過,卡蓮現在是在克蘭尼查爾家所屬的魔術結社青銅黑十字中修業中的見習魔女.她在結社運營的私立學校中學習,不斷地跳級,現在已經結束了高等學校的課程了.

現在正在莉莉婭娜的身邊工作,接受作為魔女所需要的教育.

「難得過來買東西,不過總覺得這件泳衣跟我不是很合適呢.覺得有點過于花哨了.」

「沒有的事.十分合適您啊.」

「不!穿,穿那麼少不了的泳裝對淑女來說很是個問題吧!」

「您不是一直都對自己說的嗎.自己是騎士才不是什麼淑女之類的.」

「嗚咕!的確.那就作為少女吧!沒錯,作為一個清純的少女,是不可以穿這種不正經的衣服的!」

莉莉婭娜提高聲音作出宣言.

不過卡蓮稍稍小聲歎氣一聲,用溫和的眼神看著這個撒嬌的孩子.

「不覺得太偏激了嗎.嘛,既然莉莉婭娜小姐這麼說了的話,我也准備了另外一套泳裝不知道會不會太有個性了呢?」

對著主人,卡蓮暗自高興地說道.

卡蓮.揚科洛夫斯基既是優秀的見習魔女,也是很有能力的女仆,同時也有著一個對什麼都十分毒舌和表現出批判精神的主人在.

「既然是泳裝了,那麼布料比較少是理所當然的了.如果太過注意這些小細節的話,那選擇的范圍就太小了啊啊,十分對不起.一不小心就把腦中浮現出的話語說出口了,請原諒.」

聽著這完全感覺不到謝罪誠意的語調,莉莉婭娜稍稍皺眉.

不過,只是這種程度的諷刺並不足以改變她的看法.

「那麼,這件泳衣您覺得怎麼樣呢?以防萬一,還准備了另外一套備用的.是青色的連衣裙.完全不覺得可愛的衣服,沒有一點色調,俗氣可以說是唯一的特征,不怎麼樣的貨品就是了——.」

「不是有老實點的類型在嘛?開始的時候就該拿出這個了.」

卡蓮馬上看了一下從旁邊的桌子上拿上來的泳裝看了一下,莉莉婭娜做出了安心的表情.

不過溫順的無賴女仆卻故意做出一副擔憂的表情.

「沒錯,姑且算是准備了的.不過,我看見今年的艾麗卡.布朗德里小姐的泳裝是輕便的機動性很好的泳裝的同時,也是與之相符的強調著大膽性的比基尼.這樣的話就連決勝負都算不上了呢」

「什麼?」

本來想把她的話當做耳邊風的莉莉婭娜,卻被仇敵的名字給掉上鉤了.

「卡蓮艾麗卡今年的泳裝,你是怎麼知道的?」

「請問您知道嗎,艾麗安娜.阿莉阿魯迪?實際上我和作為艾麗卡小姐的女仆的她是深交.昨天,昨天在講電話的時候聊到的事情.」

「什,什麼時候和那個惡魔女的女仆有那種關系的!?」

「只是這種程度而已,請不要驚訝.這只是在為了把握莉莉婭娜小姐還有我們青銅黑十字的敵人,艾麗卡小姐的周圍的動向的布局而已.」

一邊向女主人裝模作樣地別開臉,嬌小的女仆一邊回答道.

「艾麗卡小姐和莉莉婭娜小姐有著不可思議的緣分,所以,說不准會在什麼地方的海灘上或者游泳池里遇到對方呢這樣的話,我十分擔心最終這種毫無趣味可言的泳裝到底能不能跟她決勝負呢.」

「這叫杞人憂天.那個下流的雌狐狸,現在應該為了欺騙那第七個Campione而在日本才對,這個夏天絕對沒可能和她碰著面的.」

想利用我對艾麗卡的敵對心理來讓我穿點奇怪的東西嗎?

「怎麼,難道您不知道嗎?艾麗卡小姐現在,已經和她的愛人草薙護堂大人一起來到了意大利了喔.」

得到了預想之外的情報.

艾麗卡陷入了無言的思緒中.從小時候就一直重複著這種與艾麗卡.布朗德里戰斗的日子.武藝上大家互不相讓,有輸有贏.魔術方面比不上那個女人專攻的鍛鐵術以外,總體還是自己厲害.

然後就是社交能力方面,艾麗卡有著要到性的優勢.

艾麗卡那看不順眼的,還有作為女人所有的魅力,存在感方面也常常是艾麗卡比較高.容貌姿態還有風格這兩方便並不覺得自己會輸,不過為什麼呢

不對,的確自己是粗魯了一些,也不怎麼會說話,不過

也不對,那個女人好像完全不懂做家事,特別是料理的手腕這邊自己是完勝.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也算是個家庭型的女生吧.

「那麼,現在穿著的泳裝就不要了,這樣可以嗎?」

正在想事情的時候,被唐突地問了問題.

莉莉婭娜想要點頭,卻有點猶豫.可以嗎,這樣,真的可以了嗎?

從道理上來說的話,跟沒有約好的艾麗卡,而且是在海灘上相遇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不過,考慮到自己和那個女人的爛緣分,別說零,連百分之十甚至二十都有可能——.

「不.再照照鏡子的話,也覺得看上去還行啊.真是不好意思,連第二套也幫我准備了,不過今年就用這個第一套吧,嗯.」

「是要冒險一下嗎?知道了.」

假裝平靜的莉莉婭娜,和鎮定地接受命令的女仆卡蓮

實際上作為克蘭尼查爾家的當家,莉莉婭娜的祖父也在為自己孫女而擔憂,說什麼『至少,給我選些更加好看的格調就好了啊.看來得想點辦法了』,『那麼當家大人,就請交給我吧』,『喔喔,這樣啊,成功的時候就給你一些特別的補貼吧——』,之類的,跟女仆作了這種口頭約定,不過現在的這個故事沒什麼關系.

不管怎麼說,女主人和專屬女仆終于得出了結果了,隨後.

莉莉婭娜的手機傳出了通知來電的音樂聲.

「你好,這里是克蘭尼查爾啊啊,久違了呢,狄安娜.對,薩爾瓦托雷卿?沒錯,雖然有可能取得聯絡有必要用到那位大人的力量的失態這種事,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少見的事情了?赫拉之柱?那個蛇與雌牛的封印嗎!?」

結束了電話會話的莉莉婭娜馬上打開了手機的地址欄.

意大利所自豪的劍之Campione,薩爾瓦托雷.東尼.

為了邀請他幫忙,想要取得聯絡才行.

同時,莉莉婭娜呼喚了在一旁站著待命的女仆.

「不好意思了卡蓮,今年的長假好像要終止了.現在先要找到薩爾瓦托雷卿,然後馬上向那不勒斯進發.旅行的准備就拜托你了.」

「了解了,莉莉婭娜小姐.」

這就是把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拉進了『不從之神』的戰斗中,展開新冒險的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