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物語的開始 終章
七月下旬.正是盛夏之時.

南意大利在五月的時候就已經是能穿短袖的溫暖季節了.

所以當盛夏的時候,太陽的熱度可是非常猛烈的.所以,相對的海邊度假村是非常受歡迎的.

「少年喲,在你成為了Campione後我也忠告過你——」

萬里無云的薩丁島的青空.

美麗的沙灘和紺碧的大海在眼前展開.

這里不是春天時跟艾麗卡到處跑的地方.島的西北部,靠近廢棄銀山的海灘.

雖然是靠近機場所在的阿爾蓋羅市,但是旅游手冊上卻沒有.

現在這里有草薙護堂和萬里谷祐理,招待兩人的露庫拉齊亞佐拉,還有艾麗卡布朗特里和助手兼女仆的艾麗安娜聚集在此.

「你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懷疑朋友.作為一個少年這一點確實是非常可愛,但你可是真真正正的魔王大人啊.作為王以及戰士的存在,怎麼能這麼不小心啊.所以,才會遭遇到這種事.」

在這樣講解的是露庫拉齊亞.

懷念的薩丁島魔女.導致護堂成為Campione的罪魁的老婦人,但是看上去卻是個妙齡的美女.

她現在正躺在沙灘上的墊子上,優雅地塗著防曬油.

塗的人是草薙護堂,就是這個人.

順便一提,兩個人都是泳裝.只是,露庫拉齊亞的比基尼的上部解開,也就是半裸的姿態躺著.

在她背上塗著防曬油的護堂呆滯著,而且無語著.

「被追到絕境時你所發揮的判斷力,決斷力是非常棒的,但是也該深謀遠慮一些.」

順便一提,露庫拉齊亞的肢體非常有肉感.

壓倒性威壓感的胸部,雖然生活很墮落但是纖細的腰部,全身凹凸的線條,都凌駕于艾麗卡之上.

再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艾麗卡,在意大利算是小個的.

以日本的基准來說可以匹敵泳裝偶像的身材,但是在本國只能在華奢的方便引人注意.但是,露庫拉齊亞卻不是這樣.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爆發性曲線的肉體美.

那種性感的彈性,跟歐美的電視中出現的showgirl,或者是性感女星差不多.

「首先應該懷疑的是那個艾麗卡小姐故意刺激你警戒心的提案.從那個時候就應該考慮這是不是陰謀的開始吧?……喂,手不要停.給我好好塗.」

「吶,露庫拉齊亞,差不多能把護堂還給我了吧.」

艾麗卡用愉快的聲音向訓斥中的半裸美女搭話道.

穿著黑底上畫著紅色模樣,便于活動的比基尼,勻稱的肢體和水靈靈的肌膚毫不憐惜地裸露出來.

「因為你幫了個忙我才把護堂借給你,這次旅行的主旨在于促進我跟護堂的關系發展哦?差不多可以了吧.」

……草薙護堂和萬里谷祐理剛到達阿爾蓋羅的機場.

迎接兩人的是露庫拉齊亞和艾麗卡,以及作為她們的女仆而跟著後面的艾麗安娜三人.

對.所有都在艾麗卡的手掌中進行著.

以最初的旅行計劃,煽動護堂的警戒心.然後讓窮途末路的護堂,向已經串通好的共同的熟人求救.

就這樣,護堂沖向了盛夏的度假島,這樣一個開放的場所.

露庫拉齊亞和秘密結盟的艾麗卡所制定的計劃,完美地成功了.

「……護堂同學.你不是說這是招待你的恩人嗎?你要更加懇切地,充滿誠意地侍奉她吧?」

侍奉著躺在旁邊的露庫拉齊亞的護堂,祐理用冷冷地聲音告誡他.

她的泳裝是青色的連體式,下面是短裙一樣的形狀.但即使這樣,露出來的那白色的肩膀,清楚地飄蕩著色香.

雖然遮蔽著的地方很多,但是果然還是泳裝.

祐理的好身材,一下子就體現了出來.雖然曲線差艾麗卡和露庫拉齊亞一步兩步之遠,但是反過來說也非常的養眼,擁有她們之中所沒有的美點.

「……露庫拉齊亞小姐.這個,差不多可以停止了吧?」

祐理所放出的侮蔑的視線,護堂感到十分的刺痛.

在機場被她們抓住,然後綁架到了這個沙灘.而且「特意邀請你,你得用身體補償」,被要求了強制勞動.

拒絕的時候,露庫拉齊亞故意從遠處看著他.

『……這樣啊.嘛,你也是個男人.是不會服務像我這樣的老女人的.貪圖艾麗卡小姐還有帶來的少女那樣的年輕肉體也是有道理的.呵呵呵,真是個重色輕友的家伙,一個不知報恩的家伙,你這個色魔……順便一提,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要求,從今開始我就一直稱你為色魔.』

由于這樣迂回的恐嚇,只能同意這種侍奉活動了.

「護堂先生.如果可以的話,我來代替你吧?」

在旁說話的是艾麗安娜羽山阿莉阿魯迪.名字超長的她,雖說艾麗卡助手,但其實是她的女仆.

順便一提她現在是泳裝上圍著圍裙,從某種意味來說有些倒錯的樣子.

護堂以「為什麼是圍裙」詢問道,她立即回到道「因為工作的時候是必要的嘛」.只要不讓她開車或者煮東西,是個天然的治愈系女性.

「請幫我一下,安娜小姐!」

「等一會兒,少年,這樣不行!艾麗安娜你也別沖動.」

「啊啦,露庫拉齊亞小姐,這樣又是為什麼呢?」

「讓討厭做這事的少年侍奉著我,感覺非常好.所以少年,更充滿愛意地干活.而且你感覺也不錯吧?能夠公然合法地觸摸我這樣的美女的肌膚哦.」

「……說自己老的不是露庫拉齊亞小姐自己嘛!」

護堂大聲地反駁著.

「已經差不多可以了吧.下一個輪到我了.」同時也想從躺在旁邊的艾麗卡那里逃出來.最主要的是放出伶俐的夜叉女的視線,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的祐理非常恐怖.

「對于跟我爺爺同年代的婆婆,我怎麼可能有壞想法!不要說那種奇怪的話.」

「呵呵,嘴里在逞強但是身體是很老實的.我的背上能感覺到你的手指在顫抖哦.再大膽一點也行哦?啊……就是這樣,還蠻上手的嘛.已經看出我的弱點在肩上了.對,就那樣溫柔地慢慢地不要著急——啊……」

怪異的氣氛,微妙的聲音,從露庫拉齊亞的嘴里故意漏了出來.

受不了的護堂只能投降了.

「拜托了,你還是饒了我吧.」

總而言之是盛夏的大海.

護堂精神非常勞累,但在玩的時候自然地充滿熱情.

從露庫拉齊亞那里聽說當地人正在聚集進行了沙灘足球大賽,然後突然就去參加了.

「也沒什麼關系.請去吧.」

「這樣啊.那麼,你們也一起過來.」

對著想當然命令自己的露庫拉齊亞,護堂搖了搖頭反駁道.

「為什麼,我們也必須得去參加呢?」

「優勝隊伍能得到豪華獎品全自動洗衣機的大賽哦.如果不是自家人組隊時沒有意義的.為了充實我家的家電,你們也要幫忙!」

「有不好的預感所以我先拒絕了.而且這些人是參加運動大會是不可能贏得吧.」

護堂,艾麗卡,祐理,艾麗安娜,露庫拉齊亞五人.

太不平衡了.這樣的隊伍怎麼可能正常運作.護堂確信到.

「你一直聽從愛人的撒嬌,而把現地妻放在一邊!?」

「……誰,誰是現地妻啊?」

「我,露庫拉齊亞佐拉是你,草薙護堂的現地妻.不知道嗎?」

薩丁島的魔女平然地主張著.

對著皺眉的護堂,祐理「果然是這樣!?虧我還那麼相信你」這樣說著並給出了難看的臉色.真的饒了我吧.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自己去決定吧.」

「不,我也想感受一下最近成為Campione的愛人而贏得了『赤色惡魔』寶座的艾麗卡小姐的感覺.正好又有這樣一個友人,所以就想好好撒嬌一番.」

「不要想這樣,都那麼大歲數了還想這個有什麼用?」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非常執著的哦.如果認為是謊話,去問一下你的祖父就行了.」

「不要說那麼生動的話!」

結果輸給了露庫拉齊亞氣勢,只能參戰了.

如果是正常的足球比賽,五人是絕對不夠了.為了彌補參賽者不足,突然變成了五人足球大賽.

由于意大利的豪爽,比賽開始了——

護堂的危懼變成了現實.

運動白癡的祐理和艾麗安娜,有運動能力但是怠惰的露庫拉齊亞.

這三個人是戰力外.只能由剩下的兩人戰斗.

為了作為王牌的沖進敵人門前,單獨奪分的艾麗卡,護堂到處奔跑搶球,傳球,完全就是個體力勞動者.

這種狀態怎麼可能勝利,第三戰就從大賽上退場了.

大會終了後,護堂一個人走向沙灘.

找了棵椰子樹,靠著上面,來消除五人足球所帶來的疲勞.望天空看去,太陽光讓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仔細想想的話,狀況已近跟初次來地中海時大不一樣了.

得到了弑神者這樣非常識的體質,還有就是——

「你在這種地方啊,護堂?我正在找你呢.」

一邊說著,一邊立刻坐在旁邊的艾麗卡這個存在.

跟這個女孩第一次坐在同一張椅子的時候,還是那麼遠的距離,但是現在——不要說距離了,完全是密著狀態.

慘了,大意了——!護堂注意到了自己的失誤.

以怪力取勝的艾麗卡占到了有利位置,已經逃不掉了.

而且本來就是個魅惑的美少女,現在又穿成這樣……

「艾,艾麗卡……這個姿勢肯定麻煩了.絕對是不對的,還是稍微離開點吧.」

「為什麼?好不容易只有兩個人了,機會得有效地利用……而且平時不也這樣貼在一起的嗎?」

不只是密著在一起.艾麗卡與那冷靜的聲音一起,用力靠緊著護堂.

兩腳繞著護堂,盤坐在他的腿上,豐滿的乳房靠在他身上.用圍繞在護堂的脖子上,臉頰與臉頰慢慢靠近.輕輕地在耳邊親了一下.

「雖然是這樣,但是現在的樣子……」

「啊,怎樣,這件泳裝?護堂真是的,總是從我身上把視線移開.不喜歡這件嗎……是不會有這種事吧?應該說是相反吧?」

就像艾麗卡所說的.

草薙護堂可沒有指點這個美少女穿華麗衣服的能耐.由于她露出的面積太大了,護堂都沒法正眼看她.

「求你別這樣了!拜托了!」

感歎自己詞彙的貧乏,所以只能簡單地懇求.

當然效果是沒有的,反而被推倒了.

她那鮮紅濕潤的嘴唇,將護堂的嘴唇溫柔地包住.從旁人來看,明顯就是一對在調情的大膽情侶.

「……我們倆,差不多應該繼續西西里之夜該發生的事了吧.喂,護堂,我在那個時候,已經將純潔獻給你了——」

足足吮吸了護堂的嘴唇近一分鍾,艾麗卡用濕潤的聲音輕輕說道.

「不,我說了,只是睡著同一張床上跟純潔完全沒有關系……」

「啊啦,那個時候可不止這樣哦?呵呵,我和護堂穿的與其說是比現在少,還不如說什麼都沒穿.絕對不是誇大的表現哦?」

「……那個,嘛……說的也對.」

回想起那時所發生的時,護堂依然還是受不了.

「但是,那個啦!現在的我們不正是團體行動的途中嘛.」

「現在改成個人行動就行了.我跟護堂,就我們兩個人.」

一瞬間,沒有了力氣,心想只能放棄了.

但是護堂突然想到,不行!不能這樣做.

現在,如果一點都不抵抗的話,接下來會越來越過分!必須得昂揚斗志,不斷地戰斗下去!

「護堂同學,還有艾麗卡同學也是!太陽升得這麼高,而且在公眾的面前,你們到底在干什麼!?」

凜凜地,而且帶有一點害羞的喝斥插了進來.

因為羞恥而紅透了的祐理在叫喊著.好像是注意到兩人都不在,所以追過來了.

「這有什麼關系.在這個海邊,情侶們不都是這種感覺嗎?」

「一,一點都不好.太無恥了!」

「嗯……那麼輪番怎麼樣.一周內,作為正妻的我四天.愛人的祐理兩天.最後一天留給現地妻露庫拉齊亞也不錯.」

「你這是在說什麼!?」

「就是輪番啦.跟護堂度過甜蜜時刻的順序和天數.我可不是想一個人獨占弑神者的『王』,而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女人.當然說實話是想永遠只有我們兩個人,但是也不能管得太緊吧.」

「你啊,到底把我想成什麼了!」

這份激昂,被全部看透的魔女的微笑而彈走了.

護堂和祐理有意味地對看了一下,艾麗卡冷笑道.

「啊啦,我可是計算了護堂的性癖和性格才這樣提案的.護堂說的話很正直,但是一般都只是嘴上,做的事情都是不得了的.看吧,稍微把視線移開了就跟祐理越過了那一線吧?」

「這,這個啊……有不得已的理由……是沒辦法的啊.」

「誒,誒誒.不得已的理由……是不可抗力.」

「哼,雖然這樣說但是呼吸一致誒.難道說,暗地里都說好了?」

面對異口同聲的兩人,艾麗卡撫然地皺起了眉頭.而且——

「痛!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不要用你的怪力來扯!」

「艾,艾麗卡同學,請住手.在這樣下去的話護堂同學的耳朵就要掉下來了!」

三個人的打情罵俏結束後不久.

突然祐理詢問道.

「對了,從護堂同學的話里,梅爾卡這個神格也一起蘇醒了吧?這個神王到底怎樣了呢?」

……她問了.

護堂鼓足勇氣,准備就這樣轉移掉話題的時候.

「啊啦,說了韋勒斯拉納的故事,但是沒告訴她結局嗎?這個我和護堂身心結合的,美好的回憶啊.好吧,我來把全部的東西都告訴你.其實,在那之後,在西西里——」

「等,等一下,艾麗卡.拜托你不要用這種招來誤會的表現方法!」

「……護堂同學.是因為發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所以才故意不告訴我的?」

薩丁島的天空是無邊的藍.

夏天從現在開始才是本篇.

吵鬧的三人的故事,也從這里開始才是本篇.

乘著海浪傳來的熟悉的聲音.

「……哦?」

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試著用耳仔細聽.作為黑暗和大地的支配者的她,也與海有著很深的淵源.借著調皮的風與波浪的力量,說不定能夠聽清.

結果成功了.

「……什麼啊,是那家伙啊.特意跨越大海,是為何而來?」

就在數月前,給予她敗北的弑神者.

還是個年輕的,剛篡奪到不敗軍神權能的新手.但是,擁有不可預測的強大的少年.他的聲音很小,但確實能夠聽到.

她眺望著眼前的大海,微笑著.

光碰觸就會割裂皮膚的,尖銳的岩礁.當碰到它,波浪變成白色而粉碎了.海風在鳴叫,住在天上的云朵運動的極快.

在大海的對面——大概是近海的地方,他在那里.

「哼.妾身與那家伙相遇的時刻,意外地近嘛.」

輕輕地微笑著,她的嘴角放著光彩.

不從之地母神.掌管天與地與冥府,最強最古的女神的末裔.

擁有銀發和黑色的眼睛,幼稚少女身姿的她——不從之雅典娜,向著大海放言道.

「你就等待著這個時候吧,草薙護堂.雖然不知道是跟你戰斗還是講和.但是,妾身跟你相遇的場所,必定會發生新的騷亂——好好等著吧!」

從天與地與海中讀出的波亂的預兆,雅典娜的心情非常激動.

數月不見的戰神將自己的心點起了一把火,她猛烈地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