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物語的開始 第四章 普羅米修斯秘笈
1

在辭別了露庫拉齊亞之後,一直到走出門外,兩個人都沒說一句話.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正當護堂輕輕歎氣的時候,艾麗卡的手機發出了輕快的鈴聲.她立刻就從口袋里拿出了紅色的手機,用意大利語回答著.

護堂在一旁看著整個過程.

艾麗卡的表情和聲音看上去非常沉重.難道發生了突發失態?

過了五分鍾左右電話掛了,她突然瞪著護堂.

「護堂.你,今天早上對我說過的吧?今天早上的狼藉就算是切腹也要向我賠罪.這句話不是謊話吧?」

「大謊話啊.誰要切自己的腹啊!」

「哼,這是文學上的修辭——行了.那麼,你就跟我來.」

「哈?為什麼?」

對著想當然命令自己的艾麗卡,護堂詢問道.突然,就像看著笨蛋一樣侮蔑的視線對准了護堂.

「雖然是本身是什麼用都沒有,但是那本魔導書——『普羅米修斯秘笈』卻不一樣.雖然露庫拉齊亞沒有把效能告訴我們,但是帶著也沒什麼壞處.」

是這樣啊.這本魔導書的力量,看來到最後還是沒有告訴我們.

當詢問原來的持有者時,「item中隱藏著的力量應該要自己找出來吧?就跟看著攻略本玩RPG的話一樣無聊的行為啊,這個.」

想到露庫拉齊亞的不謹慎,護堂有一股憂郁的感覺.

或者還是說,有很深的想法但是卻不能用言行表達呢?

「就是這樣,你就暫時幫我拿著行李.用你的侍奉來表達你的誠意,然後贖罪.明白了嗎?」

「……難道不會用劍威脅,然後搶過去嗎?」

「我作為《赤銅黑十字》的大騎士,發誓過不會做這種狼藉的事情!這個誓言被打破了,可不是什麼好笑的事!」

艾麗卡激昂地說著.那個時候的誓約,竟然有這麼重要的意義.

那麼,草薙護堂應該怎麼做呢?乖乖地跟著艾麗卡的後面.或者是逃跑.干脆把那個什麼秘笈硬塞給她然後回日本去.

護堂選擇的,是第四個選項.

「我,再去找一下露庫拉齊亞小姐.你稍微等我一下啊!」

不等艾麗卡的回應,馬上又回到了魔女之家.

這次是用自己的手將門打開的,然後進入了露庫拉齊亞的房間.

「真是失望啊,少年.進入女人寢室時的行為,完全不合格哦.快點把門關上,冷靜下來.」

露庫拉齊亞佐拉橫躺在床上,用快睡著一樣的眼睛盯著護堂說道.

在被子里面,這次不像剛才那樣起身說話.

果然非常疲勞吧.在神對戰的附近觀看著,然後生還——大概是護堂想象以上的困難吧.

「明明才在十分鍾前告別,這麼快就回來了.難道是因為心被我的美貌奪取,來進行愛的告白嗎?嘛,這也不能怪你.思春期的少年遇到我這樣的美女的話,會出現這樣的激情也是沒辦法的.」

「不,這種事情完全沒發生過.」

根據護堂的回答,會話的主導權應該還沒有被奪去.

因為有交友極廣的祖父和母親的關系,與這種奇人交往已經習慣了.

「明明長得跟你祖父特別像,但是看不出有討女性歡心的口才嘛.但是,對你我也很有興趣.你是來跟我說什麼的?」

終于露庫拉齊亞睜開了眼睛.

就像是檢查著護堂的臉一樣,直直地盯著看.

「剛才露庫拉齊亞小姐所說的話,不覺得太奇怪了嗎?就像艾麗卡所說的,將石板交給她絕對比現在這樣好.」

「呵呵呵,剛才我不是說了嘛.我選擇的是比較有趣的選項.」

「這句話100%不是謊言這點我是承認的,但是不全都是本心——我是這樣想的.否則,我也不會湧現出陪你玩的心情.」

「喲.你是不是認為我還有別的想法啊,少年.」

聽到護堂的話,露庫拉齊亞嘻嘻地微笑著.

「誒誒.在我厭倦了,把這塊石板扔到垃圾桶里之前能告訴我的話真是幫大忙了.」

「而且,別反過來威脅我!這樣才好,這樣才是一朗的孫子.雖然是個跟他不一樣的頑固家伙,但是不也是個歪曲的家伙嘛.嗯,不這樣的話就沒交給你的意義了.」

露庫拉齊亞看上去很愉快,在床上哈哈地笑著.

「嘛,我就明說了吧,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我是想讓你做為那個大小姐的腳鏈,讓她的氣勢降下來一點而已.如果就那樣將『普羅米修斯秘笈』交給她的話,她肯定立馬就去與神對決吧!那個天才!」

「……那家伙,是那麼厲害的人嗎?」

「啊啊.艾麗卡布朗特里是被稱為《赤銅黑十字》之至寶的神童.但是,這點並不危險.危險的是那個女孩完全沒有理解『不從之神』的恐怖……其實,將那個秘笈收回,藏起來這點我也考慮過.」

「那為什麼不那樣做啊?」

「肯定會起到作用的,那個東西.所以,想把它交給某個魔術師.然後等薩魯巴托雷卿到達之後,將這個交給他讓他有效利用——我是這樣想的.」

「薩魯巴托雷卿?」

又是以「卿」這個敬稱的人物.護堂歪著頭.

難道說是英國那邊授予騎士稱號的名士?

「嗯,啊啊.是個可能將這次的事件一刀兩斷的人物啊.是我這種無所屬的魔術師所無法接近的大人物,所以將這個交給名門的艾麗卡小姐是最好的判斷.現在能認同了嗎?」

「誒誒,嘛……也就是說,把我當做艾麗卡的絆腳石吧.」

「回答正確!那麼少年,你到底准備怎麼做呢?」

覺察到了高齡魔女的提問,護堂考慮著.

知道了露庫拉齊亞的意圖,難道還是不准備沿著這個意向行動嗎?

怎麼做?確實對魔女的意圖非常不爽,但是在這個島上發生的超越人智的事態,人們平穩的生活都被打亂了.

不覺得自己能解決這件事.但是,也無法坐視不理.

護堂歎了一口氣.如果不好好看完事件的結局,自己是沒法老老實實回到日本的.

「我知道了.只要是沒有生命危險的話我會跟著那個家伙的.」

「嗯,能這樣做的話真是幫大忙了.對于你的勇氣和多管閑事,以後我再來敬你一杯.」

「不要說我多管閑事!說不定會有生命危險啊!」

在卡利亞里目擊到的神之力.

看到那種光景還能盲目相信自己的安全,護堂沒有那麼天真.在那種威脅之前,人類就像是一粒沙子一樣.

「呵呵呵,不要生氣不要生氣.在語言不通的國家能到達這里,說明你的運氣不錯.真到了那種時候,我不會抱怨的,你就快點逃吧.祈禱幸運與你同在.」

最後,露庫拉齊亞用安穩的微笑看著護堂的臉.

就像是與孫子對面的老婦人,就像是為弟弟成長祝福的姐姐,多麼曖昧的表情.

2

「什麼啊,護堂.已經跟那個女人密談完了?……真是下流.」

看到再一次從露庫拉齊亞的家里出來的護堂,艾麗卡說道.

「什麼東西下流啊!我只有有些事情要跟那個人確認而已.」

「背著我悄悄地進去這件事下流.如果不是羞恥的事情,你堂堂地行動不就行了?嘛,行了.快點出發吧.下一個目的地是多爾加利.」

「為什麼要去那里啊?難道說抓住那家伙的消息了嗎?」

艾麗卡正在說明從這里坐車要一小時才能到達的小鎮的時候,護堂問道.

在卡利亞里分別的少年,如果平安無事就好了.

「不.但是,再一次出現的可能性很高……我們《赤銅黑十字》的靈視術師察覺到在多爾加利附近有咒力聚集.」

「咒力?」

「誒誒.而且是非常強力的家伙.我去卡利亞里的原因,也是因為靈視到同樣的咒力集中在那里.接著,那個男孩和『豬』就出現了.」

這麼說來,露庫拉齊亞也提到了靈視.

靈視術師好像就是預見者之類的人才.剛才的電話,好像就是從他們那里得到的報告.

「連這種事情都能預知到,真是好厲害啊.什麼都能看穿吧.」

「也不是這樣啦.他們所靈視到的內容是非常限定的.就像現在,我們對于顯現在這座島上的神明的素性還是不知道——嘛,如果最高等級的靈視術師在的話又是另外一種情況了,但是擁有這種才能的人卻非常稀少,所以沒辦法.」

靈視術師的能力大都是依存天生的素質.

仔細想想的話,擁有千里眼的人很多很多也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認同這件事的護堂振作了精神.聽到那個少年說不定也會出現,突然開始著急起來.得盡快確認他是否安好.

「我們應該怎麼去那里呢?電車和公車,哪個?」

「哪個都不行.到哪里去找車和司機吧!」

雖然這樣說,但是在這種鄉下地方怎麼可能這麼巧就准備好taxi呢——

結果,與其給努奧羅的taxi公司打電話還是做公共汽車快.得到這個結論後,護堂與不開心的艾麗卡一起坐上了公車.

多爾加利是一個沿海的小鎮.

有靠近海的山間部,近鄰也有險峻的溪谷地帶,艾麗卡是這樣說的.多爾加利的周邊自然資源豐富,也有被指定的國立自然公園.

在充滿起伏的山道上,公車輕快地奔跑著.

「——嗯?下雨了嗎?」

向窗外眺望的護堂,突然注意到了天空陰沉下來.

不一會兒灰色的云出現了,就像沉重的窗簾一樣遮蓋了天空.

「下雨了?不,不是的.」

聽到護堂那日語的嘀咕,在一個座位前的艾麗卡突然回過了頭(順便一提,護堂旁邊的座位是空的,她無視這個位子直接選擇了前面的).

「在薩丁島,雨基本上是不會下的哦.你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嗎?」

是地中海氣候啊.溫暖,干燥,很少有降雨.在地中海中間的這座島,當然也在這個區域內.

「那麼,那個難道說是……」

「正如你想象的那樣.大概,某種怪異現象正在發生——不是有很大幾率會有神顯現嗎.」

就在聽到艾麗卡這樣的預言的幾分鍾後,短途公車的旅行結束了.

多爾加利是山腳下一個很小的小鎮.

在只有警局和幾間小店所在的大道上的停留所下了車,護堂和艾麗卡首先看的是空中的那團烏云.比車里注意到的時候,明顯云的量增多了.

就像是在一個小時前,爽快的萬里無云的天空是假的一樣.護堂對于來到薩丁島後首次看到的陰天,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來了哦.」

突然艾麗卡說道.

接著,馬上雨滴就打在了護堂的臉上.終于開始下雨了.

就像是陣雨一樣強的雨.但是,艾麗卡說來的大概不是這個.

正如護堂所感到的那樣,突然黃金的光閃現出來.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雷鳴震動,閃電劈下.風開始急速地增強.

——暴風雨.

什麼征兆都沒有,暴風雨就這樣襲來了.然後護堂注意到了.

在暴風雨中悠悠地飛翔著的四足的巨獸——『山羊』存在于上空.

就像是中國的龍在盤旋在空中一樣,沒有羽毛也沒有翅膀的巨大的『山羊』,帶領著風與云與雨,還有雷霆在空中飛舞.

由于是從遠處開的,所以具體的尺寸不知道.

即使這樣,也不比卡利亞里所目擊到的『豬』要小.毛皮是白色,從頭上的兩只角,長長地伸展著.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山羊』用高亢的聲音咆哮著,突然暴風降臨.

再啼一聲,這次是雷電降臨了大地.

這個小鎮好像都不是木制建築,而且又在下雨.不用擔心著火這點是不幸中的萬幸.

即使這樣,災害這件事還是毋庸置疑的.護堂呆滯地看著『山羊』的偉容.

「那也是劍之神所生出來的分身啊?」

「應該是這樣吧.可以的話真想用『普羅米修斯秘笈』的能力去嘗試接觸一下,但是沒辦法啊.」

艾麗卡的氛圍改變了這點,護堂非常吃驚.

如同火焰與黃金一樣華麗的樣子.非常勇猛,強烈的意志寄宿在它的美貌和雙眼中.

猶如比賽前的頂級選手,無法輕易搭話的嚴峻的身姿.

「來吧,我的劍,CuorediLeone.守護獅子之玉座的刃啊!紅與黑的修道者在這里情願.請賜予守護我的身體,守護我的騎士道吧!」

然後艾麗卡有開始詠唱一下咒文一樣的文句.

接著,熟悉的細劍和第一次看到的紅色的披肩從虛空中閃現.她右手拿著劍,左手將披肩華麗地圍在了身上.

紅色的底色和幾條黑色條紋的勇壯地設計的披肩,特別適合艾麗卡那美貌和金發.僅僅一瞬間護堂被吸引住了.

「我去接近那只『山羊』,查看一下情況.護堂你找個地方躲起來吧.等一會我們在合流.」

「你,難道說要跟那種東西戰斗嗎!?」

「怎麼會!只是去偵察而已.不管你在那里我都能用探索的魔法找到的,不用客氣隨便找個地方躲好吧!」

留下這句話,艾麗卡沖了出去.

就像在雨中的街道上飛一樣,向箭一樣奔跑著.完全不認為這是人類的腳力.

難道說,那個也是魔術嗎?驚愕的同時護堂目送著她走了.

「……現在不是那麼悠閑的場合.我也得快點去找地方躲一下.」

確認街道情況的時候,護堂的眼神凝固了.

突然出現的暴風雨和雷鳴.

然後,在空中飛舞的巨大的怪獸.

發生了這麼大的異變,多爾加利終于開始騷動起來.

想知道暴風雨的情況打開窗戶,然後被空中的景象驚呆的人們.

恐怖的悲鳴,驚愕的絕叫,狂亂的騷動,阿鼻叫喚的人們.

暴風將木材和布之類輕的物品卷起來,運到了天上.閃電在黑暗的陰暗天空時不時短暫地閃現.從天而降的雷擊將地面燒盡,將建築擊毀.

明明是人口數千規模的小鎮,也變成了這麼有模有樣的動亂.

「——如何隨便逃的話不是更糟糕了嘛.該怎麼辦呢?」

以邪惡的意義站著觀察著街上的人們.

由于知道了一些情況,又加上了眼中那些騷動的人,反過來是護堂更加冷靜了.

——所以,他注意到了.

在這個慌亂的人群中,有一個跟自己一樣冷冷地看著人們的少年.見到過一次之後,絕對不會忘記的美貌的持有者.

與他四目相對.

對面懷念地笑了笑,這邊卻是很困惑.

一直想見他.一直想確定是否平安.

但是,突然看到他的臉,自己微妙的有種感覺.神的分身所顯現的場所,也能見到那個少年的身影.這不就跟艾麗卡說的一樣了嗎?

3

奔跑著.

艾麗卡布朗特里正運用著《跳躍》之術使身體變輕盈,全力地奔跑著.

向著無數建築被閃電擊中,各種各樣的東西被暴風刮走,經曆著極少遇到豪雨侵蝕的滿身創傷的小鎮跑去.

實際上,艾麗卡已經差不多像在飛一樣了.

石造的街道正在不斷地崩壞.她就在那些屋簷,牆壁,街燈,建築物上各種能站腳的地方跳躍,基本上腳沒碰到地上.

歐洲,特別是意大利的街道很難建造高層大樓.

比如說比薩斜塔,古羅馬競技場,擁有這種象征性標志的都市很多,為了不破壞景觀,高層建築在條例上被禁止了.

對于這個事實,艾麗卡覺得十分可惜.

——如果有更高的建築的話,就能更接近那只『山羊』了.

多爾加利的建築物,最多也就五六層高.悠悠飛翔的『山羊』,還在數十米以上的空中.

雖然艾麗卡被稱為魔術的天才,但是她不懂飛翔之術.

她的專攻是《鐵》.將鋼鐵像手腳般操作,為攻防派上用處.飛翔術和靈視術,秘藥的調和是露庫拉齊亞佐拉那樣本職的魔女的領域.

終于,在某座塔的頂上,停止了腳步的艾麗卡歎了口氣.

即使目的是偵察,但是從這麼遠眺望是完全沒用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這里應該冒一次險吧.雖然沒有在實戰運用過,那個術——應該試試看向叔父報告時的那個奧義吧.

只經過了10秒的煩惱,她馬上就下定了決心.

首先要進入虎穴,接下來靠臨機應變決定是進是退吧.

「EliEliLemaSabachthani!主啊,你為何棄我而去!」

艾麗卡高聲地詠唱道.

各各他的言靈.呼喚憎惡與歎息,憤怒與祈禱的聖靈的咒文.

「主啊,白天我稱頌你時你不給于回應.夜晚時你也沉默.您可是神聖的存在,伊斯蘭諸多贊歌中所稱頌之人啊!」

右手的CuorediLeone向天直指.

這把劍與她的對手莉莉亞娜克蘭尼查爾的魔劍ILMAESTRO是成對的.

過去,為了擁有獅子王與妖精王之名的兩位偉大的騎士而鍛造的劍.她們是在佛羅倫薩的地下墓地找到這兩柄的,並且作為了自己的佩刀.

「我之骨無不腐朽崩壞,我之心化作蠟石,身軀溶于其中.請您拋棄我于死亡之塵中.狗將我包圍,我將受虐于作惡者!」

這是絕望的禍詩.是對瀕臨死亡而不給于救贖的主的憤怒.

「成為我力量的人啊,賜予我幫助吧,盡快賜予我吧!拯救我的靈魂于劍下.拯救我于獅子之牙下.拯救我于野牛之角前!」

這是祈禱的贊歌.是即使面臨死亡也欲歸依我主的絕對的意志.

「讓我告訴你主之名吧,在世界的中心贊美他,皈依與奉獻他!」

術的名稱為『主啊,你為何棄我而去』.

《赤銅黑十字》所傳承下來的技藝中,被認為最難的奧義之一.

——感覺的冰冷的寒氣,艾麗卡領悟到她成功了.

從她的嘴角露出了無敵的雌獅子般的微笑.

明明不是風雨的關系,但是周圍的氣溫正在逐漸下降.

艾麗卡招來的言靈,呼喚出了刺骨的寒冷.

各各他之丘.與神之子殞命之地一樣的空氣,一樣的寒氣,現在正充斥著艾麗卡的周圍.沐浴到這股寒氣,一般人僅僅是這樣就會心髒麻痹.

那麼神——或者是類似的神聖存在,當然也會有極為不爽的感覺.

結果『山羊』的視線突然轉到了下界.

向著艾麗卡所站的她,慢慢地降落.

好像挑撥成功了.艾麗卡邊笑著,邊跳到了鄰家的屋頂上.

同時開始觀察『山羊』.

非常聰明的眼.本來山羊就是非常聰明的動物.雖然外表看上去愚鈍的羊,但其實非常機敏聰明.所以說當然那也是當然的.

卡利亞里的『豬』的時候,在這麼接近之前『風』之神就顯現了.

雖然在遠處看到了黑豬和龍卷風戰斗的情景,但是無法接近去偵察.但是現在,完全看不出那只『山羊』有神獸般的知性.

只有動物的智慧吧.估計它們只有這點程度.

——試試看吧.

「CuorediLeone,賜予你神之子與聖靈之慟哭,成為朗基努斯之槍!」

愛劍賦予了《變形》的魔術,變成了一柄長槍.

在這上面擁有著絕望的言靈.這樣,CuorediLeone就擁有了與刺殺神之子的聖槍相同的魔力.就連神都能傷害,使之流血.魔性的武具就這樣誕生了.

「聖多瑪斯,禦身的殉死也分給其他的人吧!」

伴隨著新的言靈,艾麗卡將槍投了出去.

賜予了必中必殺的詛咒長槍投擲.即使是神,也難以逃脫.比神還要下位的存在——神獸,聖獸之類的就更不用說了.

長槍在『山羊』的下腹劃出一條深深的口子.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巨獸的絕叫在響徹云際.

艾麗卡用魔術將CuorediLeone呼喚回來,然後確信了.從『不從之神』誕生出的神獸——只有這種程度的話,光她的力量就足夠了!

但這不是什麼准備都沒有就能輕易戰勝的對手.

艾麗卡在一旁冷靜地分析著敵人的戰力,『山羊』在高聲咆哮著.

從天上不斷有閃電落下.

當然目標是那個自大的使神獸受傷的家伙.在被雷擊成黑炭之前,艾麗卡憑感覺在飛奔著.

轟!

閃光,雷鳴.

兩秒之前她站的地方,被強烈的雷擊打中.

受到的沖擊與熱風,是肌膚顫抖著.差不多是撤退的時候了.

即使這樣持續戰斗下去的話,也只能維持現狀而已.決定撤退的艾麗卡再一次開始跳躍,移動到旁邊的樓上.然後就這樣一次次地重複跳躍.


如果呆著不動的話,馬上就會被『山羊』降下的閃電燒成灰燼.

艾麗卡往上空瞥了一眼.

在空中跑動的——不,在空中漂動的巨大『山羊』.

至今出現的神獸們,都被迷之龍卷打倒了.但是,這次的『山羊』會怎樣呢?跟它敵對的神明會顯現嗎?

一邊思考著這件事,艾麗卡一邊計算著逃跑的路徑.

就這樣降下去,混在混亂的人群之中逃跑.這是最安全的,但卻是會帶來大慘事的逃跑路徑.

艾麗卡笑了笑,把這個方案舍棄了.

高傲的騎士,怎麼可能會選這種退路.堅決否定.

那麼,自己所選的路只有一條.

在卡利亞里抬頭就能看到的,險峻的山的方向.

朝著那個方向,艾麗卡繼續跳躍著.這樣的話,至少能將『山羊』從街道上引開,給予人們避難的時間.她就是這樣判斷的.

「還活著嘛,小子.兩人命都很硬嘛.」

好不容易從逃跑的人流中走了出來——

兩個人再一次見面,少年就這樣說道.還是一樣那麼悠閑的口氣.

「就是說嘛.我先聲明,我可是很擔心你的哦——雖然到處跑來跑去,但是在心里一直擔心你哦.」

仔細觀察著少年的身姿,護堂回答道.

跟以前一樣,穿著破破爛爛的外套.臉非常的纖細,端正,神韻飄渺的美麗.與在卡利亞里見面時,一點都沒改變.

但是,還有有點違和感.

護堂覺得很奇怪.這家伙,與以前不一樣.外表看上去沒什麼變化,但是很明顯有地方不一樣.在哪里呢?

「呵呵,你,感覺不錯嘛.如果接受了相應的教育,說不定能成為一個厲害的大祭司哦.」

看著煩惱的護堂,少年說道.

完全一樣的少年的笑容.但是,比以前跟有大人的感覺.

——等一下.這家伙,剛才說什麼?

「呐.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奇怪的話.教育啊,祭司什麼的.」

「不要介意,只是自言自語而已.比起這個,我們應該感謝命運又一次讓我們相遇.我們之間的緣分還真深啊.」

不,這個絕對不是命運,只是人為的結果而已.

草薙護堂與艾麗卡布朗特里是期待著與這個少年見面才來到這里的.

但是,為什麼沒有把這件事說出來的勇氣呢?

稍微有點膽怯.與他跟少年相遇時的共感不同,有種別的感情湧現出來.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就在這時,轟音響起.

雷電在附近落下了?護堂和少年抬起頭,往四周望去.

「——艾麗卡!」

從天上降下的幾束雷,以及左右跳躍,閃避雷電的艾麗卡.

看到這個光景的護堂,不由自主地叫喊起來.

那樣下去的話不久不就會被雷劈死嗎?即使被這樣的恐怖襲擊,她逃跑的身姿依然這樣正氣.

那個巨大的『山羊』,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低空飛行了.

就像在建築物上空滑行著一樣,追著金發的美少女.而且,別追的艾麗卡所前進的是小鎮的外面——聳立在那里的山的方向.

在屋頂與屋頂之間飛奔,移動著,向箭一樣奔跑著.

大概是為了不讓多爾加利再有受害者產生才這樣做的吧.

但是,往那種連遮蔽物都沒有的空曠地方跑,真的沒有問題嗎?

至今為止的壞關系已經忘記,護堂現在正為艾麗卡的安全擔心.

「什麼啊,那個女孩也來啦.跟那家伙也很有緣嘛.」

明明在這種狀況下,少年依然還是那樣悠閑的語氣.

「嗯,啊啊.發生了很多事,現在我正跟她一起旅行.比起這個,這樣下去的話就慘了.我要去追那家伙!你准備怎麼做呢?」

「還是放棄吧.即使你過去,也派不上任何用處.」

什麼考慮都沒有,對著著急的護堂,少年冷靜地說道.

「但是也不能就這樣站著不動吧!」

確實艾麗卡是個令人火大的女人.

開口的話,會有無數令人不爽的抱怨.對于別的人熱情相待,但是對自己就像長刺一樣的毒.而且又任性,旁若無人.但是,即使這樣——

但是也不是能令人見死不救般討厭的家伙.

護堂朝著她跑去的方向,決心已定.

雖然是個很讓人生氣的女人,但是現在與神為對手在孤軍奮戰這是事實.就這樣看著,什麼都不做——怎麼可能做的到呢.

當然,這是一個笨蛋的沖動而已.雖然明白但是.

「你,意外地是個笨蛋嘛.說笨蛋的話,那個女孩也是.明明注意到了有更簡單的逃脫方法,卻還選擇這麼困難的道路.」

少年說道.

「對于站在一旁的我,也不是不能就這樣見死不救.還真是麻煩啊!」

說起來,這個少年不是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的家伙嗎?

護堂回想到了在卡利亞里分別時發生的事情.那個時候體驗到的,少年那不可思議的支配力——那個也是魔術嗎?還是說強力的催眠術呢?

如果被再一次使用那種力量就糟了.面對嘀咕的護堂,少年微笑著.

古拙的微笑.

稍微有點,神韻飄渺的霧一樣的微笑.

這時護堂注意到了.與他再會時所感到的違和感的正體,就是這個.

比以前還要生動.比起活著的人類,更像是與精致地制造的佛像對面時的感覺.無法形容的違和感.

「安心吧.雖然你們是笨蛋,但是笨孩子可是非常可愛的.我不會阻止你,還要把力量借給你——所以,你把你藏著的東西也拿出來吧.」

突然少年把手伸了出來.

「我,我藏著的東西?」

「不是有嗎?我在碼頭向你搭話,也是被那個味道所吸引.現在比那個時候更能感覺到那個東西的味道.快點,把那個包裹打開.」

「是那塊石板啊!」

少年的視線集中到了護堂所拿著的那個包上.護堂終于明白了.

他急急忙忙地把那個石板——『普羅米修斯秘笈』取了出來.

「嗯,果然啊.這里藏著古代的睿智——沒想到這樣的逸品竟然還埋藏在人世.只要有這個的話,現在的話也能有辦法解決問題.」

表面畫著被束縛的男人的幼稚的圖畫,古老的石板.

少年有趣地眯著眼睛,看著這個圖案.

「喲.受到懲戒的巨人……太陽……火焰……愚蠢的人民……救濟.原來如此,這里蘊藏著的是《盜竊》的力量!哈哈,『欺騙者』普羅米修斯!欺騙了神明,領導人類的偷盜的英雄——那個時候我在碼頭所感受到的就是你的氣息啊!」

聽到這麼愉快的笑聲,護堂注意到一點.

還沒有告訴過他『普羅米修斯秘笈』這個名字.那為什麼這個少年會叫出這個名字呢?果然他是超越人智的存在嗎?

「……你也是跟艾麗卡他們一樣是魔術師嗎?」

「不.我是別種的,不過有點半途而廢.只要我沒有想出我的名字,我依然是這樣半途而廢.嘛,最近覺得這其實也不錯.」

即使苦笑著,少年還是一直撫摸著『普羅米修斯秘笈』.

「誰啊,不是已經有人使用過這塊石板了嘛?這家伙的里面,現在已經偷走了某個神明的力量藏著里面.」

「偷來的?」

「嗯.我不是說有《偷盜》的力量嗎?這塊石頭擁有偷走神所擁有的權能,然後儲存在里面的性質……嘛,如果是與強大的神格作為對手,大概也只能偷到一部分的力量而已吧.應該能派上用處,很有趣吧.」

拿著石板,少年指著數百米遠的聳立著的山.

那個方向有著艾麗卡和追逐著她的『山羊』在.

「那麼我們就去退治怪物吧——小子,你也可以跟過來!」

4

已經離多爾加利的街道很遠了.

雨中,擁有綠色的森林與白色干枯石頭的山腳下.

附近雖然長著幾棵樹,但是基本上來說還是個空曠的岩場.

跑到這里,艾麗卡終于停止了逃跑.往街道的方向上看,那頭『山羊』看似悠閑,其實以十分快的速度沖來.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呢?艾麗卡開始想辦法了.

用幻惑之術隱藏起來,從神獸的眼皮底下躲過去是最好的方法.

但還是再爭取一點時間為好.如果在視線中的自己突然消失的話,那只『山羊』立刻回去破壞小鎮的可能性很高.

「……十五分鍾左右應該夠了吧?」

吐著慌亂的氣息,艾麗卡點了點頭.

被那只神獸追逐時消耗的體力與精神.根據自己所持有的戰力判斷,大概也只能拖延這點時間了.

在這點時間內人們能都去避難就好了.

比這更長的時間,艾麗卡——不,人類中無人能做到.接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

冷靜地計算終了的艾麗卡,用那飽含斗志的眼神看著上空的『山羊』.

這個瞬間,她看到了預想外的東西.

——黑色的雷.

從天而降的黑雷打在了『山羊』的巨體上.

吼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天空中充滿了苦悶的絕叫聲.操縱雷的神獸,被自己的武器——雷電擊中,在痛苦著?

這時,艾麗卡意識到降臨在『山羊』身上的黑雷是別種的存在.

那就像是詛咒的集團一樣的東西.大概與艾麗卡自己操縱的各各他的言靈有著極為相近的性質.

充滿著憎惡與悲歎意識的集團,成為黑色的詛咒給周圍帶來危害.

就連沒有靈視術師素質的艾麗卡也能輕易地認知到,可想而知黑雷的詛咒十分強烈.但是那樣的詛咒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呢?

——果然是第二個神顯現了嗎?

看著被黑雷擊中了無數次,終于從空中墜落的『山羊』,艾麗卡震驚了.

剛從多爾加利的街道走出去,少年就立刻將『普羅米修斯秘笈』向天直指.

然後,從黑云中出現了幾束黑色的雷,擊中了『山羊』.每當被這雷光打到,在空中飛的怪獸就發出絕叫聲,被雷擊中,在痛苦著.


接著,沐浴了無數閃電的『山羊』就這樣落到了地上.

就那樣突然地沖進了街道外的岩場,巨體在那里抖動著,護堂瞪大眼睛看著這只怪獸意外的終結.

「什麼嘛.那怪獸本來就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強大.當然,對擁有死亡命運之人,那可是最大的威脅.反正只是從一個神格的權能中分裂出來的,不安定的東西——稍微使用一點神力動搖一下它,就變成那個樣子了.」

「雖,雖然不是很明白,也就是說身體大但其實很弱?」

「嗯,說得真妙.表揚你一下……嘛,這個武勳也多虧了這塊石頭.不知道是儲藏著哪個土地神的詛咒,不過正好派上了用處.」

悠悠地望著躺倒在地上的『山羊』的少年,與護堂悠閑地對話著.

護堂對于站在旁邊自誇的友人的素性,越來越不明白了.

從神格上分裂出來的這個發言與露庫拉齊亞佐拉的證言——『持有黃金之劍的神被分成了幾頭巨大的怪獸』完全一致.

這個少年明顯比艾麗卡更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比露庫拉齊亞稱為天才,神童的艾麗卡更清楚.到底是什麼人?

「護堂,你果然和這個人是一伙的!?」

突然冒出來美聲的怒喊.

當然是艾麗卡,但是在哪兒看到了『山羊』的墜落,然後趕過來了吧.

雖然被雨打濕了,全身也都是泥,但完全蓋不住她的華麗,還不如說正因為這極限的狀況,更能襯出她的美麗.

「不是這樣的.是在那個小鎮上偶然遇到的而已……你不是也說有可能會相遇嗎?」

當然,面對帶刺的艾麗卡的少年依然還是那樣悠閑——每當看到這個謎之少年,護堂會疑惑地歪著頭.

難道說,不,果然是這樣吧.

「……為,把那頭神獸打倒的是你吧?」

大概是護堂的話刺激起他的警戒心,艾麗卡用直直的眼神看著少年.

同時也注意到了少年手中的『普羅米修斯秘笈』.

「嗯,多虧借到了這塊《偷盜》的秘石才打倒了它.」

「把這本秘笈所擁有的力量解讀出來了——那就是說,你或許是靈視術師吧?沒有最高級的靈視力是做不到這點的.」

「呵呵,不要問我的素性.我之名現在正被封印著哦.」

面對艾麗卡的提問,少年的表情依然沒有改變.

「比這這點,有件事不得不警告你們,快點離開這里——馬上第二只就要來了.是個非常凶猛狂暴的家伙,還是不要靠近為好.」

「第三只?」

就在聽了這句不穩的話,護堂皺著眉頭的時候.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鳥的叫聲襲來.這聲音是什麼?護堂和艾麗卡同時朝空中看去.真不知道今天是第幾次感到戰栗了.

——這次是金色的『鳳』.

長長的巨翼在廣闊的暗天中滑行,擁有金色羽毛的猛禽.

這麼說來,露庫拉齊亞也說過,從劍之神中誕生出來鷲.但是,這大概不是鷲.護堂覺得這像是鷹之類的鳥種.

硬要說的話,果然應該是『鳳』.

從翅膀的一端到另一端測量的話,翼長有五六十米那麼長.

在多爾加利的上空強力地擺動翅膀,勇壯地盤旋了幾圈的巨大的猛禽,與鳳這個名字十分相符.

「——那個不危險嗎?」

空中的『鳳』每次揮翅,盤旋就會產生風的漩渦.

強風變成旋風,然後變成烈風,然後氣勢一增又變成了龍卷風——在極短的時間中,羽風不知不覺變成了龍卷風,在街道中狂吹.

大大小小各種各種的物體,都被風卷上了空中.

那麼強力的龍卷風在街道的正中間發生,將會產生多麼巨大的破壞.『山羊』的閃電完全不能與它相比.

絕望的護堂旁邊,艾麗卡正在向少年詢問著.

「……那只鳥也是你召喚過來的?」

「不對哦,少女.不是我召喚來的.為了探尋我,它們才來到這里的.」

浮現著完美無瑕的笑容,少年回答道.

即使對他在這種非常時期依然那麼不謹慎感到頭疼的護堂,也還是無法把目光從他的美貌上移開.不可思議地被吸引住了.不自主地聽從他所說的話.

……這樣件事是不對的.再這樣下去的不行的.

「原來是這樣……那麼你——你難道是……」

「呵呵,不要說出來.這個還是不說為好.那麼,小子,小姑娘,快點離去吧.雖然這樣說很可惜,但是那座小鎮已經不行了.只能等待著毀滅了.」

少年用食指頂著自己的嘴唇.

就像是希望艾麗卡能夠住嘴一樣.但是護堂卻不管這個,正面對著美貌的少年說道.

「等一下,還沒確定一定毀滅吧.」

「已經確定了.蓄存在普羅米修斯之石中的神力在剛剛已經用完了.所以已經沒有趕走它的辦法了.這點程度的道理還不明白的話只能說是愚蠢了哦?」

「道理我是明白的,但是無法認同啊!」

沖動地叫喊著的護堂.

剛剛要去追艾麗卡的時候也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用盡全力面對它,直面絕對無法完成的難事.

即使這樣,護堂依然不想逃跑,也不想背對著它.

這是孩子的淘氣,護堂腦中也理解.但是,想象到那個龍卷風所帶來的慘事,想象艾麗卡一個人與怪獸苦斗,自己就無法站著不動.所以至少讓自己任性一下——

「如果這是古代的話,我將會授予你加護,迎接你作為我之戰士,將你送去戰場——」

面對孩子的任性,能做到的話也會滿足.

就像是父親般的表情,少年點了點頭.

「這麼說來小子,你剛剛好像也說過同樣的抱怨嘛.明明就有向強者彎膝,恭順他的力量這種弱者的智慧.真是個沒藥救的家伙.」

哼.憂郁地輕輕地歎了口氣.

「這說不定是我最後一次因為你的愚蠢而幫你了哦?如果將那兩頭打倒的話,我也就不能這樣悠閑地玩耍了.真是的,為了這種小子讓我失去了休息的時間,真是可惜啊!」

「……?你在說什麼啊?」

因為少年所說的話完全不明白,所以護堂正在詢問.

這家伙,到底在說什麼?但是他沒有回答,只是把『普羅米修斯秘笈』扔了過來.

護堂只能慌慌張張地將它抱住.

「拿著它吧.說不定還有會需要這塊石頭的時候.」

「誒?」

「小子,跟我約定.在時機到來的時候,一定要為這個世界派上用處.」

留下了這句話,少年突然跑走了.

向著多爾加利的街道——『鳳』在盤旋,產生龍卷風的方向.

「這大概是今生的告別了.再見了!」

護堂也想追上他而跑了起來,但馬上就被拉開了距離.

宛如風一樣.少年用風一樣的速度跑著,立刻就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那家伙,明明自己說很危險,到底准備干嘛呢?」

一邊嘀咕著一邊奔跑的護堂四周,突然刮起了風.

這陣風越來越強,向著『鳳』飛翔的多爾加利上空吹去.

「護堂,小心點!馬上就要來了!」

「來了?什麼啊!?」

被追來的艾麗卡警告後,護堂用怒吼回應了.

「卡利亞里顯現的第二個神!將怪獸們打倒的風神,不,擁有風之化身的軍神!」

就在這時又有一陣風變成了旋渦,第二個龍卷風產生了.

多爾加利街道外的烈風變成了旋渦.

在這個光景的前面,『鳳』的盤旋停止了.突然街中的龍卷風也煙消云散了.

向著龍卷風,巨鳥馬上沖了過去.

向著將『豬』卷起,俘虜,在空中盤旋的龍卷風.

向著中心飛去的『鳳』依然健在.

不僅沒被卷起,還沿著龍卷回旋的逆方向飛行.不知道是因為以什麼原理為基礎的,由于『鳳』的超高速飛行,龍卷風的氣勢漸漸衰減下來.

這樣太荒唐了吧,護堂呆滯了,而且戰栗了.

一瞬間龍卷消失了.

相對的在『鳳』的旁邊顯現出的是——黃金之劍.

巨大的黃金色的鋼.不輸給『鳳』的翼長的長大的刀身,擁有雙刃的劍.

這把『劍』浮在空中,與『鳳』對峙.就如人眼看不到的巨人戰士擺著持劍的姿勢,非常異樣的光景.

「果然……那個神格會根據狀況,變換自己的姿態.擁有數多化身的軍神是……!」

不知何時艾麗卡來到了護堂身邊.

兩個人現在已不再跑動了.呆然地看著『鳳』與『劍』的戰斗.

以幾乎完全看不見的速度,在空中飛翔的『鳳』.

每當沖擊波一樣的風一來,地上就被吹得一塌糊塗.雖然說沒有達到音速,但也是非常快的速度.

但即使這樣,還是『劍』的一方占優勢.

面對超高速的對手,能說是優雅而且悠揚的在空中飛舞,擺出斬擊.

他的刀法,將盤旋的『鳳』巧妙地砍中.

每當成功的斬擊,黃金色的羽毛就在空中飛舞,鮮血將大地染成了紅色.

然後終于,勝負之時來到.

黃金的一刀深深地打在了『鳳』的巨體上將它一分為二.

然後,變成兩半的猛禽的肉體變成了沙一樣的微粒,崩壞了.這些微粒又被那把『劍』的刀身所吸收.

但是,這樣還沒結束.

最後,黃金之『劍』將墜落在地上的山羊刺穿.

最後的一刺——應該就是這樣的吧.將戰斗力全失,躺在地上的巨獸的頸部刺穿,毫不猶豫的一擊.

這樣,『山羊』的巨體也變成了光的微粒,被『劍』的刀身吸收了.

不知何時雨停了,風和雷也消失了.

當太陽光照到大地的時候,黃金之『劍』突然消失了.

留下來的只有被神的威猛摧毀的多爾加利,啞然的護堂,已經用很苦惱的表情看著天上的艾麗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