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魔王來臨 第六章 汝誕生于黑暗的光芒中
1

艾麗卡.布朗特里的經驗教訓在魔術里面,有『跳躍』這種法術存在.

是讓人擁有違背人類的跳躍力和輕盈的身軀的法術.使用這個的話,她就有可能能做出喜歡的香港制武俠電影里的用吊索做出來的厲害的動作.

助跑跳的話還能跳到比自己還高的東西上.

還能垂直在牆壁上向上跑,或者做出即使是超一流的雜技員也模仿不到的輕盈的雜技之類的.

——現在的她能靈活地使用這個法術來逃跑.

暴露在風雨中的夜里的都市中心.

並排站立的建築物和房屋的房頂和房頂之間飛跳行走著,到處亂竄地就連貓呀猴子之類的都追不上.

這個法術是艾麗卡的得意法術,認真起來的她幾乎沒什麼人比得上.

不過,在死亡騎士里面有三人,是這個法術的使用高手.同樣是使用『跳躍』的法術,不過就想事被死神的影子緊追不舍一樣.

「果然十分難對付——」

艾麗卡口中喃喃說道.

強烈的風搖晃著身體,雨中視界十分不好,而且還是晚上.全部地方都是濕的,一個不小心的話就很容易滑到.

不把這樣的惡劣條件當做一回事,艾麗卡四處逃竄.

不過,實際也差不多到了吧.完全逃脫的話應該是不可能的.那樣的話,就在這附近進行回轉逆襲也不錯.

追過來的騎士是三人.

不僅在數量上處于劣勢,而且最初的一擊的確是想排除一個以上的人.

一邊使用著右手的魔劍的『變形』魔術,一邊回頭觀察.細身的常見萊恩哈特一瞬間變成了投槍的姿態.

短卻重的投擲用的槍.

扭轉,銳角投出.投槍離開艾麗卡的手的同時,兩把有著同樣姿態同樣質量的分身,就像影子一樣出現了.

總共三把投槍,向著三位死亡騎士的方向,直直地飛去.

槍刃干脆利落地貫穿了他們的胸部,刺穿挖出被鎖帷子隱藏著的心髒.

生存著的亡靈化作塵土崩壞了.

恐怕死亡騎士的判斷力——思考的能力比起生前較為低下.現在行動的切換比較慢.

所以才會這樣吧.長距離的持續逃走之後迅速的反擊,恰好完美地配合上了.

——不過,最後的演出還沒開始.

萊恩哈特從槍的形態變回了劍,艾麗卡向著剩余的敵人做好准備.

現在開始時關鍵時刻了.劍術,魔力,戰術,理智.這些都與自己不相伯仲的敵人,很快就來到了這里.

「居然逃跑到這種地步,跟喜歡華麗地戰斗的你不想啊」

聲音在雨夜中響起.

是優美且可愛的,蘊藏著柔軟的強大的少女的聲音.

「老鼠一樣地到處逃竄也來結束了吧,艾麗卡.布朗特里」

「這麼說的話,你的確是說過想像燕子一樣地飛來飛去呢,莉莉.不行啊,你實在是缺乏詩詞的表現力呢」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狂風當中,對著全身濕透的身穿青色和黑色的斗篷的有著妖精般的美貌的少女,艾麗卡嘲諷死的說道.她在這種地方出現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個女人是正統魔女的末裔.遠遠地凌駕于艾麗卡,是使用飛翔法術的好手.

「就說不要用莉莉來稱呼我.——如果沒有做那種力量弱小的王的部下的話,就可以不用這樣滿足于模仿的東西了.也不像雌狐那樣了,行動真是欠缺思量啊」

「比起打什麼重要的算盤我這可是愛喔.你也不像自己啊,說話這麼缺乏感情」

兩位女騎士在激烈的風雨中演說的同時,一邊走向對方.

互相的實力都非常清楚.無論是獲得勝利還是敗退,都不可能毫無損傷地結束.

「吾之羽翼,形成幻影之刃的鋼鐵啊.——ILMaestro,給予我力量吧!」

莉莉婭娜手指向天空,響亮地呼喚著愛劍.

銀色的長身的軍刀出現的瞬間,莉莉婭娜從地上挑起.

閃電般地接近了過來.

艾麗卡也用與媲美的速度向旁邊移動.說是劍術,倒不如說是舞蹈——踏著弗拉門哥(吉卜賽的舞蹈和歌曲的稱呼)似的躍動的步伐,閃避著仇敵接近而來的攻擊.

追上艾麗卡的速度的莉莉婭娜的步伐猶如滑動般的悄悄移動.

在冰上用溜冰似地滑動跑步,追趕上艾麗卡輕盈的腳步.

「不要以為憑你那種速度就能從我這逃走啊!」

「的確是這樣呢.那樣的話就用力量把你打敗!」

艾麗卡直直地刺出萊恩哈特,瞄准著莉莉安娜的心髒.

不是單發.一次吐息之間放出了三次突刺,必殺的三段突刺.

ILMaestro發出樂器音調般美麗的金屬音的同時調律般地把艾麗卡的攻擊擊落.

莉莉婭娜的劍法十分美麗而且精巧絕妙.

熟練地操控著沉重的武器,進行厚重的攻擊的同時,艾麗卡操縱著精美的魔劍輕輕避開或者用劍卸開攻擊.

所以並沒有勉強地去攻擊艾麗卡.

不是用劍,而是出腳.對准莉莉婭娜的腳背.就這樣用後腳跟把那踩碎,艾麗卡狠狠地往對方的腳踩下!

「等,還是跟以前一樣腳上功夫真惡劣啊!」

「莉莉.你啊,一興奮就喜歡說髒話的習慣還沒改過來喔.作為騎士,應該戰斗地更加精彩啊!」

對著為了閃避腳後跟的攻擊而稍稍後退的莉莉婭娜,艾麗卡優雅地露出微笑.

繼續不停地斬擊打擊對方的話,互相的間隔就會變得越來越小.這樣的話就會變成相互打成一團,從腳開始使用時劍術的正常做法.

保持原位,艾麗卡直截了當地砍了下去.

獅子的魔劍被ILMaestro擋下.緊逼到劍鍔的地方.緊接著艾麗卡在用沖撞的要領向前踏進,用馬建把輕盈的莉莉婭娜吹飛出去.

「這個怪力女!什麼精彩的戰斗啊,簡直就是拉馬車的馬一樣的力氣!」

「這麼說的話,用獅子般的雄壯這樣的表現不才是正好嗎!」

對著口吐髒話的對手,艾麗卡頂著微笑回答道.

莉莉婭娜馬上用鼻子吐出笑聲大步挑起.這是在使用得意的飛翔術前的與被動過.為了像小鳥一樣在高空飛舞,需要取得足夠的距離.

「那樣的話,我就像隼(音sǔn,一種鳥,飛行能力極強,實例最好的動物之一)一樣高高飛起.做好覺悟吧哼,已經追上了嗎」

不經意之間莉莉婭娜輕輕地咂舌了.

理由艾麗卡也知道.嘎啦嘎啦地響的連環甲,也許是鋼鐵的武器的響聲,看來有好幾個騎士已經用『跳躍』來到了.

是受到沃班的命令而來追趕艾麗卡的死亡騎士.

數量是四騎.——他們各站一個地方,把兩位少女置于交錯的建築物當中包圍她們.

在周圍的雜居和建築物的屋頂上散開,形成了包圍網.

「看來怎麼都要過來打擾我們呢.那我要退出了哦.如果你能在這里殺出去的話,就改天再決一勝負吧」

放下ILMaestro的莉莉婭娜說道.

在單挑的時候被阻撓了之後興趣全沒了吧.並不是為了互相殘殺或者斗智斗勇才戰斗的.騎士是為了表現自己的驍勇善戰才會出戰的.

果然是我的好對手啊.能好好區分戰斗和決斗

不過.

這里艾麗卡想出了一個突破的方法.

並不是奇襲,但是要跟四騎死亡騎士正面對決的話果然還是太難了.不過,如果有跟自己同等級以上的搭檔的話,就另當別論了.幸運地,這里剛好有張王牌.

「喂,莉莉,我剛好有話要對你說」

用著平時不用的柔媚般的聲音,艾麗卡說道.

「不行.我討厭跟你說話,而且總是沒好事的.比起這個還是好好看著眼前的危機不是更好嗎?」

莉莉婭娜的回答十分冷淡.

不過,這種程度是預想之中的.艾麗卡浮現出了貴婦人似的充滿了包容了的微笑.

「不要說得這麼冷淡嘛.對你來說並不是沒好處喔.——莉莉,你難道就想這樣一直聽從沃班侯爵的命令,來滿足他嗎?」

「怎麼可能.我只是向『王』履行作為其實的義務而已」

毫不猶豫,規規矩矩地回答了.

就因為如此,才有作弄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的價值.

擦覺到死亡騎士的動向的艾麗卡,加重了語氣.等待時機的他們並沒有馬上沖過來.那樣的話,現在就趕緊把她拉攏過來!

「這樣啊.那樣的話,再向一個王履行義務了那不就好了嗎?如果服從侯爵的理由只是那種程度的話,那就沒問題了吧?」

「你是想說讓我投靠到草薙護堂那邊去的意思嗎?」

向著眉毛稍蹙的莉莉婭娜,艾麗卡用姐姐或者長輩般的語氣說道.

「沒錯.他的話肯定能給到你令人舒暢的戰斗喔.——莉莉,你是真的打從心底遵從侯爵的意願來到東京的嗎?我對莉莉的事可是很了解的喔.所以覺得不可思議.居然會對侯爵的蠻橫唯唯諾諾地遵從,根本不像是你」

「這也是那也是,都是你的錯啊.艾麗卡.布朗特里!」

完全不知道突然生氣的理由,艾麗卡稍稍驚訝了.

「呃,是這樣嗎?到底為什麼?」

「都是你算計草薙護堂,收下了他的愛人的座位的錯啊!所以我家的爺爺的對抗心理才會受到了刺激啊!」

察覺到這個說明另含內情的艾麗卡偷偷把事情記了下來.

隱居了的艾麗卡的祖父是德揚斯達爾.沃班的信奉者里面的有名的人.

聽說了仇敵布朗特里加的大小姐成為了新生的Campione的愛人,肯定覺得日子過得辛苦了吧.所以才會讓舊識的老王召喚自己的孫女去使喚吧.

「難道說,想讓自己的孫女也去當『王』的愛人然後把莉莉送到侯爵那邊去了嗎.這還真是角色分配不當嘛?」

不過對于這個忠厚的少女,她並不期待能用到色誘術.

對著面露怒容的莉莉安娜,艾麗卡深表同情.

「真是的.到底把自己的孫女當成什麼了」

「那樣的話,就別再做了吧?莉莉扭曲了自己的主張,委屈配合侯爵的放肆.是時候到了讓你回到原來的自己的時候了吧?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驅使一個少女貫徹自己的蠻橫的暴君,和一個會為了這個少女而給予強大的幫助的年輕的王——你想到底哪邊才是正確的?」

即將襲擊過來的死亡騎士.連是否安全都不知道的護堂和祐理.

不確定要素有很多,不得不解決的東西有山一樣多.不過不能焦躁,艾麗卡以便展現出余裕的態度一邊說道.

「既然沒有對侯爵發過效忠的誓言的話,那到底選哪邊的王最終還是由你決定喔不過跟時代脫節的老人家想要說什麼的話,那就是身為我們米蘭的其實的盟主薩爾瓦托雷•東尼的事情了.草薙護堂是那位大人的盟友,而且這次是為了弱者而戰斗的.——我想莉莉很快就會失去為侯爵戰斗的理由了」

「哼.聽起來盡是在說好話,該不會是還在耍我吧?」

帶著好不在意的眼神,莉莉婭娜稍稍看了看周圍的情況.

艾麗卡也一樣.一邊優雅地交談一邊看著周圍的情況,從剛才開始就沒有放松警戒過.什麼時候都可以開始迎戰.

「啊拉,我有開過莉莉你的玩笑嗎?」

「別給我裝傻了.兩年前,我們發瘋似地想要去看電影的時候,用花言巧語騙我去跟你看有激烈床戲的戀愛電影的時候你不是很開心嗎!?」

「我也不知道那是那種電影的啊.而且莉莉才是,看到一半居然暈倒了做夢去了不是嗎」

「才,才不是.去年,在米蘭的服裝店里選衣服的時候也是這樣上了你的當.盡是選一些胸口跟背部打開的十分厲害的,能看得到肚臍的厚顏無恥的衣服,還買了跟山一樣多——!」

「莉莉的身材很好嘛,所以很多衣服都很合適.你應該對自己更有自信喔」

「啰,啰嗦!還有,半年前偶然在威尼斯相遇的時候也是——.你總是,總是這樣說點好話隨便敷衍我,把我當做玩具一樣戲弄我!」

「啊拉,這次也想這麼說嗎?我難得為了莉莉而給出了忠告的說」

在這瞬間,死亡騎士終于有了動靜了.

趁著莉莉婭娜因為感覺遲鈍而完全察覺不到氣息的瞬間,首先是四騎中的兩騎的劍刃揮向了艾麗卡,一頭斬下去!

不僅在數量上處于劣勢,而且在這個地方在戰斗的過程中完全不能停下腳步.

停下的話就會在那個地方那個被包圍了,以一對多的話肯定就會被虐殺掉了.不過艾麗卡勉強動了起來,迎戰襲擊而來的兩騎死亡騎士.

用萊恩哈特揮出牽制著其中一人的斬擊的同時,用劍帶動著腰部.

第二人的揮過來的劍只用稍稍扭轉上體就華麗地躲開了.

然後只在這一瞬,看向了莉莉婭娜.

視線交換了.娃娃臉一樣的美貌稍稍皺眉.再次揮動著ILMaestro.青與黑的斗篷隨風飄動,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終于開始行動了.

「總有一天你一定會得到惡報的!給我做好覺悟了!」

發出短短的怨言的同時,莉莉婭娜迫近了.

艾麗卡以自己作為誘餌招來兩騎死亡騎士,然後莉莉婭娜用ILMaestro進行猛烈的連續攻擊.

一閃,二閃.

莉莉婭娜把完全沒有對她做出警戒的其實簡單地制伏了.

剩下的騎士有兩騎.之後只要一對一就行了.剩下來的死亡騎士們也跳到了根艾麗卡她們所在的屋頂上了.

首先動手的是莉莉婭娜.

她如同小鳥一般跳入了風雨交加的高空.隨風而起的青與黑的斗篷跟隨者她像猛禽一樣飛舞著急速下降.

在這正下方由其中一位死亡騎士等著.

尸體用手中握著的長劍向著沒有地方逃走的空中的少女突刺出去!

——太天真了.

這麼說著的同時,艾麗卡嘴上浮現出無謂的微笑.

她所使用的『跳躍』跟艾麗卡的大相徑庭.速度更快,飛得更高,跳的更遠,就連慣性法則都能半無視.

突然把下降的姿勢停止了.

莉莉婭娜在自由下落過程中的急停就像是在飛翔中制動一樣,死亡騎士的劍落空了.

緊接著,再次下落的莉莉婭娜首次把佩劍揮下.

死亡騎士受到了帶著全體重和跳躍的姿勢所帶來的動能的劍的攻擊,從右肩到左腰被深深地砍中,切開了身體.

然後著地.馬上彎下膝蓋向前飛出.這次要從正下方開始粉碎.

用不了多長時間,死亡騎士就化作塵土崩壞了.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的跳躍術已經是達到了飛翔的領域了.如果不了解的人跟她戰斗的話,即使是高手也很難打贏.

「果然厲害啊,莉莉.從前你就很對飛來飛去這種事很在行了呢啊」

艾麗卡表示贊賞.

自古以來,這就已經根植于東歐和南歐的魔女文化里了.

據說她們會調配秘藥,用魔術使森林里的野獸服從,自由地在天空中飛翔.是否能使用這些秘術都是在出生的時候看是否具備資質,並且後天也得努力習得這些技能.

艾麗卡在這方面的才能遠遠低于莉莉婭娜.

不過作為代價——

操縱鋼鐵,利用呪力來鍛造刀槍,用法術來制造破壞和抹殺的道具這類的能力,艾麗卡卻是遙遙領先!

「黑騎士所鍛造的劍萊恩哈特啊!至高之劍的末裔啊!回應吾之祈求吧,王者之鋼!」

這是最大限度地提高愛劍的斬擊效率的靈劍的秘法(注:這里所說的靈劍原文是指亞瑟王的Excalibur).

說出這個言靈的同時,艾麗卡用上段的姿勢一刀打了過去.死亡騎士用來防禦的長劍被萊恩哈特漂亮地一刀兩斷.

在青與赤的兩位騎士的攻擊下,最後的死亡騎士也化作塵土.

「你從以前開始就這樣擅長憑著力量去打倒別人啊.真不愧是最先沖到前面的突擊笨蛋啊」

「喂,莉莉,我明明都是直接地稱贊你的說,你怎麼總是這樣損人呢.說你不像淑女的原因就出在這里喔」

對于艾麗卡的批評大顯不快的莉莉婭娜臉色馬上變得不好了.

「啰嗦!比起這個還是趕緊跟你的主人會合吧.那位大人現在也應該還在為了幫助萬里谷祐理而繼續戰斗著吧?趕緊在為時已晚之前趕到吧」

高潔.而且富有俠義心的騎士.這就是被名為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的少女.

再次確認著這個事實,艾麗卡微笑道.

她並不想在侯爵的手下工作.在某種程度上來講,她必然會擁護草薙護堂的.

「的確是不過這真好,莉莉自願來幫助我.果然威脅什麼才是我的興趣吧」

「威脅?難道你以為要做到用劍來威脅我去投靠的程度嗎?」

被當做笨蛋刷著玩的莉莉說道.

不過,艾麗卡卻滿列笑容地搖頭表示否定.她才不會去做那種毫無風趣的模仿.

「為,你的寢室里的某個抽屜里——從上數起第二個的那個.里面的那個筆記本,還真是不錯呢?十分抒情,跟少女一樣呢」

「————!?」

莉莉婭娜目露凶光瞪著艾麗卡.

對此毫不在意的艾麗卡繼續說道.

「沒想到,你居然會對寫小說有興趣呢.『那種冷淡的人最討厭了.不過,胸中的激烈跳動到底是怎樣?難道說,這就是,這就是戀愛嗎?』這種感覺的戀愛小說,怎麼會在現在的娛樂節目中出現呢.我的話更喜歡多點死人啊,殺人啊,動作啊功夫啊之類的喔」

「什麼!為為為,為什麼你會知道『那個』的存在啊!?」

艾麗卡只是用鼻子稍稍『哼哼』地笑了笑.

實際上在克蘭尼查爾家中有一個作為秘密情報員的女仆存在,不過沒有必要特意去告訴她吧.

「呼呼哼.如果莉莉從今以後也跟我做個親密的好朋友的話,那麼我就會自動忘記那個筆記本的存在了喔?所以,明白了吧?」

「把,把你給殺了然後永遠地讓你閉嘴算了!」

對著認真生氣的莉莉婭娜,艾麗卡送出了華麗的微笑.

這就是被護堂所形容的惡魔般的微笑.

「可不能性急喔.如果我死了的話,啟封的遺囑里可是寫滿了關于那個小說的事喔.——本來就想著這肯定會在某一天用得著的,沒想到就是今天了」

「你你,你這惡魔!不是人!!」

一邊被熟悉的稱號罵著,艾麗卡開始想著今後的行動計劃.

既然得到了強力的伙伴,那就要盡早跟護堂會合了.伸出了援手的那個王,現在到底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