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魔王來臨 第五章   狩獵之時
1

不知不覺太陽已經西下,到了晚上的時間了.

天還在連續地下著小雨.

護堂扶著祐理和艾麗卡一起離開了圖書館,和停車場里的甘粕會合.

「果然變成這種狀況……,總之暫且先離開這里吧,邊走邊思考對策,就這樣什麼也不做事情也得不到解決.」

被告知了事情經過的甘粕,這樣催促著護堂他們.

事情逐漸趨向緊急事態,這樣的行為究竟是大膽還是看得長遠呢.

還沒考慮好當前應該怎麼做的護堂決定遵從他的意見.

「總覺得事態變得越來越麻煩了…….」

國產轎車漫無目的地跑在往港區方向的首都高速公路上.

護堂坐在助手席上發著牢騷.

不用說坐在駕駛座上的當然是甘粕,艾麗卡和祐理坐在車的後座上.

先跟你說明白,我只是想快點把話總結一下,才不是想令護堂陷入困境什麼的啊.這個事情原本是為了與沃班侯爵的對決而且處理的才是啊.」

艾麗卡這樣沉著地說道.

她是因為護堂不坐在自已的隔壁而鑽進助手席上,稍微心情有點不好.

「這我知道,不過有稍微穩妥點的對抗方法的吧!」

護堂邊說著邊轉換了一下心情,後悔已經結束了的事也沒有辦法.

盡可能想點使周圍不會被波及的有建設性的方法吧.

「唉,這樣發牢騷也沒有意義,考慮一下今後的方針吧.——那個老爺爺,所擁有的權能一共有多少?」

「……是七個,還是八個呢?」

「也有九個,或者十個以上的說法.」

因為甘粕和艾麗卡的回答相當之曖昧,因此護堂皺了一下眉.

「能有清楚點的回答嗎?不是有些魔術師組織調查我們的能力制作報告的嗎?那個名字好像是……」

「是格林尼治賢人議會.」

握著方向盤的甘粕回答道.

「不過,那一伙的活動是從19世紀的後半才開始的.所以沒有什麼像沃班侯爵一樣在很久之前就是Campione的人的情報,所以關于薩爾瓦托雷·東尼和黑王子阿雷克這些二十世紀之後的『王』的情報知道得比較詳細.」

「提別是沃班侯爵的情報,就連他最初所打倒的神也不明.有說是與狼有所關系的神——大概是擁有大地屬性的神.」

「由于艾麗卡的補充說明,護堂想起來之前通過電話被告知的信息.

「這麼說來的話,東尼那家伙也是有著各種各樣的權能,完全沒有脈絡,感覺力量完全沒有統一性.」

護堂坦率地說出了感想.

正在說明的兩人半途之中沉默了下來,以像是有什麼話想說的眼神轉向了護堂.

「怎,怎麼了?」

「不……既然你這麼說的話,那就沒什麼了.」

「我認為韋勒斯拉納的化身也是些凌亂的能力喲.」

的確,這是沒什麼好比較的東西,因此護堂並不發表過多的評論.

「那,那麼,就回到剛才的話題,決定一下今後的行動方針吧.如果無法避免跟那個老爺爺的對抗的話,我想至少要去到被害較少的地方吧.」

「這樣啊.如果幫助祐理同學是大前提的話,那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吧」

甘粕一邊看著前進的方向一邊說道.

打在車窗上的雨點氣勢加大了,雨勢已經變得相當大.

「只是,把祐理同學作為犧牲品交出去也是可供選擇的方案,以個人來說我認為是個悲傷的選擇,不過如果以公共利益為優先的話這是最好的選擇.」

「請不要在本人面前說這種蠢話,不可能會選擇這種方法的.」

對于說著不著邊際的話的甘粕,護堂立即回答道.

這個青年雖然一臉輕浮卻意外地說出些殘忍的事.

「不過如果這樣做的話沃班侯爵就會得到滿足,馬上離開東京的吧,也用不著出現多余的受害者,非常適當啊.」

「我明白你的理由.不過,我反對!」

對著沒力氣爭論的護堂提出反對意見的,並不是提案者.

「草薙同學,甘粕先生所說的意見沒有錯.」

到現在為止一直沉默著的佑理發言了.

一直陰沉地低下頭,不過,突然提起頭插入了話題.

「如果不把我交出去,草薙同學和侯爵的戰斗——會令東京遭受嚴重的慘劇.你知道嗎?由于那位侯爵召來的大暴風雨而毀滅了的城市,還有解放出來的狼群蹂躪村莊的傳說.」

注入了決心,祐理以凜凜的聲音說道.

她已經不再害怕,只是以悲愴的神情安靜地說著.

「侯爵所執著的只是我一個人.幸好,侯爵好像只是想要我幫助他完成儀式,應該不會做什麼為難我的事的,一定不要緊的.」

祐理像是要令其他人放心似地微笑著.

看起來堅強,卻是虛幻的笑容,護堂輕輕地歎了口氣.對于體育和機械是苦手的她,好不容易才能做出那樣的演技.

「如果那樣的話會有危險嗎?」

「四年前,參加侯爵所主辦的『不從之神』召來儀式的巫女大約有三十名.儀式過後,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受到了重大的精神障礙哦,大部分的巫女因此而發狂無法保持精神清醒.」

聽到艾麗卡流暢地回答的瞬間,護堂下定了決心.

——好吧,就這麼做.

「在與雅典娜的一戰里,祐理不顧自身的危險以自已的力量給與幫助,擔任了為從東京擊退那個女神,別人所不能擔任的危險角色.

草薙護堂,欠了萬里谷祐理很大的人情.

「那個儀式非常有名哦,以那種程度的犧牲就能招來『不從之神』.老實說,當聽到祐理參加過那個儀式時感到很驚訝,我認為是因為在大量的巫女中資質優越所以才能平安,不過呢,下次都能那樣可就不太樂觀了.」

「那麼不行,不可以.萬里谷的建議不能夠接受.」

感覺激起了斗志之火的護堂安靜地說道.

Campione——就因為是『王』就可以為所欲為嗎,別開玩笑了,對于沃班橫暴的行為,漸漸有了反抗之心.

因為那個老人個人的原因,而讓這個少女遇到那麼危險的事,絕對無法允許.

「那麼,萬里谷,你是認真考慮過才決定跟隨著那個老爺爺嗎?真的認真的從內心深處考慮過?」

「……認真考慮過了.」

祐理簡短地回答了,不過還是低著頭.

護堂向後面回過頭,從正面看著她的臉.

「你在說謊哦,這個是,萬里谷善意的謊言.」

「沒有這樣的事,我是有好好考慮過了——.」

「反正就是像是雅典娜那時一樣,認為只要自已成為犧牲品就行了吧?我是在那個時候決定了的,如果再有發生那樣的事,萬里谷一定會把自已作為犧牲——那樣的事我絕對不要.」

身體變得熱起來.

Campione的肉體,在遇到危險地時候身體輕易地就能進入最佳狀態,這個力量,是護堂戰斗的動力.

「如果你和侯爵爭斗,就會再次出現殘酷的災難,請你冷靜點!」

「我很冷靜,不要緊.就算那邊是個可怕的Campione,但也不是神,無法像雅典娜那樣做出黑暗的世界,應該能想辦法對付的.」

「可是,那樣的話草薙同學就會……請更為自已考慮一下.」

垂下肩膀,祐理無力地嘟嘟說道.

「如果,如果你萬一發生什麼事的話——不,與侯爵戰斗的話,肯定會發生.如果草薙同學因為我而被殺死,我…….」

已經是聲音不成聲音,話語不成話語了.

祐理完全低下了頭,肩膀在顫抖,淚水順著她的臉龐落下,沾濕了她的和服裙.

——這個堅強的少女在哭.

不顧自身,獨自一人面對雅典娜的祐理現在,正在明顯地哭起來.恐怕,是因為護堂打算為了自已而冒危險.

要是只是自已一個人的事,祐理一定會忍耐著淚水的吧.

由于這個緣故反而讓護堂下定了決心.自已要保護萬里谷祐理這個女孩,那個糟老頭的任性所為,無論如何都要去阻止!

「祐理你就死心了吧,這個可是『王』的裁定喲.你再說什麼也聽不進去的了.不要忘記了,這個人可是『王』哦,是非常任性,橫暴的人.」

[img]http://image215.poco.cn/mypoco/myphoto/20091021/20/53592096200910212032105138258504063.016.640.jpg[/img]

與放聲哭起來的媛巫女成鮮明對比,旁邊的艾麗卡非常靜沉著.

一邊帶著從容的笑容一邊問道.

「當然,你自身的請求的侯爵也是王,選擇哪一邊也是你的自由.怎麼做?侯爵與護堂,你選擇哪一邊?」

「可是,草薙同學是沒可能戰勝侯爵的,雖然說同樣都是Campione,可是權能的強度和數量,全部都是侯爵比較有利.草薙同學太過樂觀了!」

祐理抬起由于淚水而沾濕了的臉責備道.

但是護堂的決心還是沒變,艾麗卡也只是聳了聳肩.

「怎麼辦呢,吾之主?」

「如果說能否戰勝的話,本來我韋勒斯拉納的權能應該也無法戰勝雅典娜的,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了.」

護堂轉過身來面向坐在駕駛席上的甘粕

「就是這樣,萬里谷本人由我來處理,我絕對不會把她交給那個老爺爺的,然後,就這樣請向人少的的地方去吧.比起讓這邊上演武打戲,又會增加麻煩的吧」

「知道了.連續被兩位Campione綁架走,祐理同學還真是大人物呢」

「啊,甘粕先生你說些什麼啊!」

祐理責備著幸災樂禍的甘粕.

但是,不正經的代理人不以為意地繼續操控著方向盤.

但是很遺憾,我是正史編纂委員會的一員.作為這個業界的有關人員,不能違逆魔王大人的意向喲.……就像是用偷出來的自行車逃走一樣,帶著罪惡感一樣的刺激呢」

「你這個人,老是這樣輕率不謹慎!」

祐理終于生氣了起來,到剛才為止的悲傷,眼淚,全都甩在了一邊了.

護堂看著那樣的她點了點頭.

等到所有事情都結束了之後,大概又會像上次雅典娜事件那樣,被說教一番了吧.不過沒關系,比起這個女孩被帶去自已看不到的遙遠地方好上一萬倍了.

偶然間,和艾麗卡的視線相交了.


同伴沉默著使了個顏色,像是在說自已完全沒有異議.

「搞不好,又要給你添麻煩了.」

「不用在意,我之前不是也說過了嗎?既然已經向你獻上了『劍』,就已經有遇到這種時候的覺悟了.而且那個年老的『王』的時代的事不是你自已一個人可以理解的,之後我再告訴你吧.」

艾麗卡輕松地說完之後,將嘲諷的視線轉向了前方——駕駛席上的青年.

「嘛,我覺得

「別說得我好像有所企圖的樣子嘛.」

正當繼續說著的時候,響起了隆隆的雷聲.

落雷的位置好像相當近.看向窗外,夜空被厚厚的烏云彌漫著,而且雨勢也漸漸變大起來.

「……這麼說來,已經過了三十分鍾了.」

甘粕看了一眼手表之後,灰色的影子馬上就出現了.

2

奔跑

在強烈的雷雨之中,成群的灰色影子在奔跑.

影子——不,如果仔細地看,就能看出那個是狼的身姿,數量,大概有三,四十頭.

帶有深色的老鼠體毛顏色的狼群.

但是,狼的大小是一般規格外的,是會讓人錯看成馬的魁梧身軀.

一群巨大的灰色狼群以可怕的速度在首都高速公路上疾馳,從後方追趕護堂他們所乘坐的車.

……出乎意料的是,兩者的差距正在漸漸縮小.

現在還有三十米左右的差距,但應該不久後就會被追上了.

「這是那個老爺爺所叫出來的『狼』嗎?完全就是怪物啊.」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侯爵能夠叫出幾百匹那樣的『狼』喲,一,二十個村莊和城鎮都能夠簡單地毀滅哦.」

從車的後窗看到群狼的狂態的護堂和艾麗卡,互相說出了感想.

就像終于發現了獵物,極為饑餓的野獸一樣.

這樣說明應該馬上能夠理解吧.一群眼球充滿血色目露凶光的狼群一邊流著口水一邊猛烈地追趕.

「這麼說來,好像沒有什麼從前面開來的車啊.那個原因究竟…….」

護堂嘟嘟地說著自已的疏忽大意.

今天的交通量雖然並不怎麼大,但是,跑首都高速公路的汽車數量不可能是零,事實上應該會有跑在前面的車和從後面超車的車.

但是在五分鍾之前開始跑在周圍的車的數量就變得極少.

這也不奇怪,如果是那樣的怪物在路面上暴走,只要是正常的司機都會啞然地讓路,這不難想象得到.

「那些狼,要是沒做什麼嚴重的事情就好了啊……」

護堂想向天祈禱了.

灰色狼群的目標只是護堂和祐理,其他的車完全不會去追趕,因此,那個擔心也不會出現萬一的情況.

……與汽車發生正面沖撞,那個狼反過來把對方撞飛也有可能.

「甘粕先生,停車吧!不該把沒有關系的各位卷進來!」

「我反對停車,不過確實在這樣的地方追趕應該要避免.」

被祐理說過之後,甘粕扭過了方向盤.

首都高速公路3號線的谷町交叉點.

甘粕將車往設置在那里的普通道出口方向駛去.

「你打算駛出街道上嗎?這樣很危險啊!」

「如果以這個速度邊跑邊被那樣的怪物襲擊,會發生大慘劇啊!反正快要被追上了,不如上到地面之後逃跑比較好一點.」

當然,這也有一番道理,對于甘粕的建議,護堂立即回答了.

「那麼請在適當的地方放下我們,之後再試著想辦法解決!」

——十分鍾之後.甘粕駕駛的轎車出了普通道在六本木界的附近跑著.

有高層大樓和高級賓館,電視台,稍微離遠點的神社和寺院,大使館等建築物的市中心.

「……可以請你在那邊停車嗎?」

因為強烈的雨勢打著車窗上,很難才能看清外面,盡管如此護堂還是發現了一個好地方,向甘粕打了聲招呼.

交叉路口轉角的一間小學前面.

市中心小學,占地面積和操場都不太寬廣.雖然這樣,不過讓自已在這里大鬧一番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因為已經是夜晚了,也不會有孩子在這里.」

護堂讓甘粕在路邊停了車,下來到道路上.

風雨很強烈.

從側面而來暴雨打在身體上,吸入了雨水之後,衣服馬上就沾濕了.鞋里也滲入了雨水.

這個情況下撐傘的話應該會被馬上吹飛吧.

「萬里谷也一起來吧,天氣雖然有點壞,不過忍耐一下吧.」

護堂打開了後座的門,催促著祐理下來.

但是,武藏野的媛巫女好像沒有打算跟著過來.只是一直注視著護堂,以真摯的眼光訴說著.

「草薙同學,你應該也看到了吧?那些『狼』以及『死之仆從』只不過是沃班侯爵力量的一部分,你是沒可能戰勝他的,而且如果你以全力作戰,必定也會對周圍造成損害的.」

因此,請把我交出去.對于這樣的訴說,護堂搖了搖頭.

「我頭腦不太好,不懂那樣做的理由哦.只是,你是幫助過我的朋友.如果將這樣的女孩子棄之不顧的話,我過後一定會後悔的.——剛才也說過了,這是我的任性.」

護堂在固執的媛巫女面前伸出了手.

希望能夠接受這對手.護堂從內心深處,那樣想到.

「我不想把你交給那樣的老爺爺,會這樣想的,不只是我.那個任性的曹老頭,讓有勇氣和同情心的女孩子遇到這樣殘酷的事,如果聽到這番話,大概十個人之中十個都會對我的說法贊成.」

自已口才還是非常差.

一邊咀咒著自己在這種時候竟然這麼沒用的護堂還是繼續說道.

「所以,先考慮一下……我想的確很多人會對跟那個爺爺對決的事情感到疑惑.不過,如果把事情說清楚了的話也給我稍微忍耐一下吧.對于我事後承諾這件事我深感抱歉,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

比誰都要認真的祐理,自已有沒有能夠說服她的話呢.

自己也覺得沒有其他應該說的話了.所以作為代替,希望她能平安無事的感情能傳達給她,護堂這樣盡力地祈禱著.

「我明白你在擔心各種各樣的事,不過,和我一起走好嗎,拜托了,萬里谷.」

「你的力量,你沒辦法戰勝侯爵的,你明白嗎?」

「我沒想過要勉強地取勝,總之只要不要輸就好了.我只要能夠保護到萬里谷的話就滿足了,就算對方很強大,如果只以打成平手為目標的話還是能打的.所以一定能做點什麼的.」

無憂無慮的,就像是薩爾瓦托雷·東尼一樣的樂觀主義的說話方式.

有一半是為了讓對方相信自己,護堂硬著頭皮說道.

十分愚蠢的理由,完全沒有信用可言的說話方式.聽完之後,終于祐理也吐出了歎息.

「真是的,夠了…….你真是讓人沒辦法啊.明明平常說話的時候就很正經的,在這種時候就全變得含含糊糊的……」

祐理抬起頭,一直凝視著護堂的眼睛.

「對這種人作為對手再怎麼有理,也辦不成什麼事情我還是知道的.所以夠了,你的勸說還真是像傻瓜一樣.」

與尖刻的口氣相反,凝視護堂的表情並不嚴厲.

祐理膽怯地伸出了手.

向護堂伸出的手,那只纖細的手慢慢地伸了過來.

「並不是相信了草薙同學的話什麼的,並不是讓你拼上性命什麼的,才不是這種意思啊.反正我也只是被你當做了是綁架的對象而已.反抗什麼的我想也是沒用的了.……實際上,也只是這種程度而已,不要誤會了啊.」

「嗯,我明白了,所以夠了,萬里谷.」

緊緊地,萬里谷用力握緊了護堂的手.

就像迷路的孩子摟住總算找到的父親一樣.

護堂感到高興地點了點頭.祐理臉頰染上了紅暈,害羞地垂下了頭.

祐理站起來,走出了車外,往雨中邁出了腳步.

白色的和服由于雨水馬上被沾濕,貼緊了纖細的充滿女性感覺的身體.

「我和草薙同學一起去侯爵那里.——所以,請多多關照.」

「要竭盡全力了.」

雖然好像是不太能得到對方的信任,不過護堂用笑臉來保證著.

祐理也害羞地,以像櫻花飄落般的微笑回應.

既然這麼決定了,那就要趕快做好場所的准備才行了.……萬里谷先越過了那扇門——」

對于用手指著小學校門的護堂,祐理歎了口氣.

「我大概是意料到了,果然是打算非法入侵啊,真是亂來啊……」

「那,那個就別再責備我了啊.我自己都覺得不好了.艾麗卡,拜托了.」

「知道了知道了.明明口頭上全都是反省的話,實際行動起來就完全不能依靠這方面就是護堂最過分的地方了呢.嘛,不過這里也只能依靠你就是了.」

艾麗卡一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一邊也從車上下來了.

她彎下腰,抓起了制服一邊的裙邊.

就那樣將它撕裂,另外一邊也是同樣,當場把制服裙的兩邊撕開兩道小縫,當然,是為了行動方便所做的措施.

「鋼之獅子,赤色惡魔之盾啊,吾之言靈響應吾之意志!」

艾麗卡毫不在意被雨淋濕,使用了召喚魔術.

獅子的魔劍萊因哈特在她右手出現.

整理好戰斗態勢的艾麗卡,以V字形揮動起愛用的魔劍,那個斬擊,小學的校門就像字面所說的那樣被切開了.

「啊,我難以應付這樣的事,所以就保持一定的距離支援你們,沒怎麼幫得上忙,十分抱歉,祝願各位的奮斗.」

甘粕說道.

他在這樣的緊要關頭看起來還是那麼悠閑地坐在駕駛席上.

「呼嗯.不熟悉戰斗呢——.不過倒不覺得十分不行就是了」

「是啊,艾麗卡小姐.如果與你戰斗的話,三十秒我就會慘敗了.」

「是這樣嗎?依我的判斷,應該可以堅持300秒吧,難得有機會,要試一試嗎?」

對于浮現出毒花般笑容的艾麗卡,甘粕露出裝傻般討好的笑容.


作完送別的寒暄之後,三人侵入了夜晚的學校.

時間是晚上的八點過後.或許會有職員在加班也說不定,護堂祈禱著要是那樣的話他們別從校舍里出來就好.

以預計會比較有利的操場為目標.

因為對于鼻子靈敏的『狼』來說就算隱藏起來似乎也沒什麼作用,所以選擇馬上就能看清對方身姿的地點比較好.

眾人在操場上等待了約五分鍾.

終于,巨大的灰狼群開始出現.和巨大的身驅毫不相配,狼群輕輕松松地跳過包圍小學的圍牆,進入了操場內.

慢慢接近的『狼』的數量,足有三,四十只.

「我來對付那些家伙,再怎麼說也不應該在這樣的地方使用『白馬』和『鳳』,韋勒斯拉納的化身,最好在與侯爵對決之前留存下來.」

「那就拜托你了.」

對于艾麗卡的建議,護堂大方地點了點頭.

從韋勒斯拉納身上奪來的10個化身能力之中,大多都沒有面向對『集團』的攻防能力.

能夠從天空中落下太陽的劫火的『白馬』是少數的例外,但是那不是能輕率就使用的能力,因為有過大的威力.

然而,『鳳』是相對來說稍微普通點的能力,不過使用過後會有點麻煩.

「──來吧,異邦的救世主啊.由處女生出的約束之主啊!」

艾麗卡低聲對著擁有銀色劍身的的愛劍詠唱言靈.

萊因哈特像是被一條看不見的線所牽引般,浮上了空中.

「以神聖之名,萬軍之天主啊.吾贊歎神!尊崇您的名字!」

一把,兩把,三把.萊因哈特正在增值,跟這把魔劍形狀很相似的劍,在艾麗卡眼前的空中不斷出現.

只用了10秒鍾,銀色魔劍的分身增加到了十三把.

「那麼,是決斗的時間了,萊因哈特!」

這個言靈成為了扳機信號.

十三把魔劍成為了十三支箭,以閃電般的速度的飛翔.

對著猛撲過來的『狼』群的眉間,全部刺了上去.

灰狼群發出了淒慘的叫聲.

可是,那個傷口上並沒有湧出鮮血,取而代之的,是從額頭上迸出的青黑色液體.巨狼的尸體融入了黑暗之中,就那樣消失了.

還是與那些死亡騎士一樣,好像並不是正常的生物.

一口氣將狼群的數量減少了十三只的萊因哈特,在空中飛回了艾麗卡的手中.

不知什麼時候,變回了原來的那一把.

「我的獵犬,對『赤色惡魔』好像沒什麼作用呢,可惜.」

有些耳熟的聲音回響著.

披著知性外衣的橫暴化身,老魔王吐出了低聲的話語.

「讓你久等了,小鬼,做好了被我打趴在地的覺悟了嗎?」

雷聲轟鳴,狂風呼嘯,雨水激烈地打著大地.沃班的聲音完全不受那些噪音影響傳達了過來.

悠然地走近操場中央的魔王,依然還是那麼傲慢.

3

「我喜歡暴風雨的夜晚,風和雨和閃電,這些全部都會讓我變得威猛,你也是一樣的吧,小子.雖然是還未成熟,但如果是我的同胞的話,一定應該是這樣.」

在西服上面披上了漆黑大衣的沃班,一邊承受著雨打一邊愉快地說道.

護堂頓時怒上心頭地皺了一下眉.

其實,從很久以前就有台風日心情會愉快的癖好,不過,現在懶得回嘴了.

「所以怎麼了?就是想說你喜歡暴風雨的夜晚嗎?」

「不,我一時高興呼喚了一下,自然就變成那樣了,因為應該也符合你的愛好,你不會介意吧?」

德揚斯達爾·沃班能夠呼喚暴風雨.

護堂只是見到那個異能的一分部,就覺得頭痛了.

「不要隨便就下決定,你有什麼根據那樣說?」

「說到底,如果不是喜歡祭祀的有著高資質的人的話,也不能跟神戰斗.成為Campione之類的人大都都有相同的傾向.」

旁邊的艾麗卡和祐理同時說著「啊啊,原來是這樣」,露出了了解的表情.兩人同時看向這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護堂感到渾身不自在.

「你真的是個荒唐的老爺爺,那麼,開始第一回合了吧?」

「你如果在這里倒下的話,就沒有第一和第二了.最多只能活蹦亂跳地來取悅我.」

沃班揮了一下手.

這時候,十幾只『狼』從黑暗之中像泡沫般湧了出來.

「如果只是那樣增產的話,只是會讓對手覺得煩悶,就只有數量多的敵人,真是感到討厭.」

「要比數量的話,那邊是完全獲勝了.——萬里谷退後一點.」

對于正在評論的同伴點了點頭後,護堂這樣說道.

這場亂戰開始之時.

艾麗卡向著遠處的高空拋出了萊因哈特.

「鋼之獅子啊,授予汝之使命,化作七把太刀,守護被囚禁之王,歌唱ブロンデル,回應獅子心王.」

銀色魔劍變成七塊碎片散落在地上,然後,碎片膨脹,變形,成為了鋼鐵的獅子.

以魔術灌入了生命的七尊獅子像.

他們不使人覺得有鋼鐵的拘束似的輕柔地行動,包圍了護堂和祐理的四周.

鋼之獅子們牽制著打算接近的『狼』群.看到了無限增值的沃班獵犬,艾麗卡造出了護衛.

噢噢噢嗚嗚嗚!!

『狼』群一齊跳躍了過來.

艾麗卡少見地並非使用萊因哈特,而是叫出了一把看起來非常沉重的劍,毫不畏懼地迎擊.

無拘無束,並且華麗地揮舞著劍.

艾麗卡不斷地切裂陸續湧出來的狼群.就像沃班所說的,擁有像馬一樣魁梧身材的獵犬們都不是她的對手.

獵犬們幾乎一刀或二刀就被她切成了圓片,或被刺穿.

不過,即使是艾麗卡,只有一個人也會有極限.

在數量上有絕對性的優勢,『狼』只需要反複進攻就可以了.不過,她的同伴沒有艾麗卡那樣難對付.

把祐理和護堂當作目標的『狼』.

迎擊那些『狼』群的,是由萊因哈特所產生出的獅子們.

以鋼鐵的身軀與獠牙,以及尖爪撕裂打垮灰狼群,鋼之獅子的戰斗力,凌駕于那些『狼』.

十拿九穩的勝利.

不過唯一拉開差距的是數量差.

為了迎擊越過了護衛的『狼』,護堂終于發動了韋勒斯拉納的權能.

護堂聯想到健壯的『雄牛』身姿,發出了言靈.

「吾乃最強,為抓住所有勝利之人.人和惡魔--全部的敵人,挫敗全部有敵意之人.因此吾,將打破所有阻塞于前面之敵!」

與凌駕于人類的力量的持有者戰斗的時候能夠得到無比的怪力的ウルスラグナ第二化身『雄牛』,沃班呼喚出的狼群,完全適合這個條件.

護堂朝以箭一樣的氣勢突進而來的『狼』的鼻頭以強力的蹴擊將其踢飛.

不下手進行格斗戰是因為不想要受到無畏的傷,如果被咬到的話,連骨頭都可能被咬斷.

盡量不要碰觸到它們,將它們擊飛到遠處.

護堂的前踢將『狼』像足球一樣踢上了高空,打算襲擊自已和祐理的東西,全部已經看清楚了.

但是,『雄牛』的化身能力絕對沒辦法進行多對一得混戰.

「這些東西不斷不斷地湧出來,真的是沒完沒了……!萬里谷,可以稍微問你點事嗎?」

將第六只『狼』送上高空之旅後,護堂詢問道.

護衛的獅子完全沒有停下來的趨勢,狼群不停地增加著.這樣下去就會被逼上絕路了.

「什,什麼事,草薙同學?」

「在上次,最後對雅典娜使用的那個,你認為對那個老爺爺也有作用嗎?」

離開在遠處斷斷續續地叫出『狼』的老魔王,只是在靜觀著戰況.

護堂試著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就這樣只會被沃班始終掌握著戰斗步調.如果不想辦法將攻防的主導權轉移過來的話就無法分出勝負.

「……大概不行,那個時候的火焰不認為能夠打倒侯爵,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這樣覺得.」

持有靈視力的巫女,看起來很不安地說道.

這句意見卻反過來讓護堂下了決心.——如果是這樣的話,要試試看嗎.

「知道了,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正好.」

「誒?草薙同學,你打算要做什麼?」

「萬里谷,絕對不要離開我身邊.」

就這樣也是毫無進展,護堂決定要一分勝負.

「為了勝利,快來到吾的跟前!不死的太陽啊,請賜予閃耀的駿馬.神行靈妙的駿馬啊,將汝的主人的光輪帶過來吧!」

韋勒斯拉納的第三化身,為了從空中召喚象征太陽的白馬所念的咒文.

護堂洪亮大聲地呼喊.

來到這里之後沃班第一次繃緊了臉.

終于感到了危險的征兆,他凝視著由暴風雨的黑夜轉變為了染上了拂曉的顏色的東方的天空.

「太陽——天之火焰?」

簡直就像是拂曉時候的曙光一樣,太陽正要從東方的天空上升起.

——只能對給予民眾苦難的大罪人使用的裁判的力量.不愧為有300歲年齡的大魔王,好像已經很充分地累積了這個條件所需要的惡行.

空中降下了白色的火焰.

連鋼鐵都能簡單溶解蒸發的超高溫火焰迫近地面.

這個瞬間,讓護堂和艾麗卡還有鋼之獅子苦惱的『狼』群全部消失了.


「誒?」

護堂吃了一驚.

沃班的身姿變化了.從人形變成了擁有銀色毛發直立步行的狼——人狼,並且完全是狼的姿態.

化身為銀狼姿態的沃班身體,一口氣膨脹變大.

身長30米左右,達到了不可能的尺寸的巨大身體停止了膨脹.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巨大的咆哮聲音,響徹在暴風雨之中.

對于凝縮了太陽的能量的巨大白色火焰,銀色的巨狼一躍而起,露出獠牙,以巨大的下顎將火焰一口咬住.

「……什麼啊,那個,不合常理也要有個限度啊.」

難以置信的景象令護堂驚呆了.

吞下了.

就如字面上所說的那樣,大巨狼將太陽的烈焰完全吞食掉了.

「將『白馬』的火焰吸收……不,吃了下去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怪物啊.」

來到護堂旁邊的艾麗卡也驚歎地說道.

沒有了戰斗對手的鋼之獅子們,萊因哈特已經再次結合,變回了她的愛劍.

「那是……怎麼回事?」

祐理呆然地嘟嘟說道.大概是眼前的景象相當難以置信吧.

「吞下了那個連雅典娜都難以抵擋的火焰,再毫無道理也要有個限度吧!」

「打到了大地與黑暗的神格,最高等級的女神雅典娜的攻擊沒有作用,到底是從什麼屬性的神那里奪來的權能啊,那個『狼』!?」

在不禁啞然的少女旁邊,護堂重新振奮了一下,改變戰局這樣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因此應該足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這個嗎,這就是與薩爾瓦托雷交鋒,戰勝了雅典娜的才能的其中之一嗎!十分滿足啊!真是讓我十分滿足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巨狼咆哮的同時響起了沃班的聲音,真是種不可思議的現象.

『對于難得的宴食我想要回禮一下.搞不好會的話,會將你這小子和巫女一起搗碎了.——來吧,聽使吾的差遣吧,吾的仆從們!」

擁有黑暗魔性的東西又湧了出來.

但是這次不是『狼』,是與在圖書館里遭遇到的死亡騎士——和他們的氛圍相似的死人,不斷從黑暗之中顯現.

他們的手上都拿著劍,長槍,斧頭之類的古典武器.

他們身穿的盔甲上有很多都刻有騎士團的紋章之類的裝飾品.

大概有40人左右吧.在那的所有人,不能不認為是從五六個世紀之前召喚出來的,都穿著時代錯亂的衣裝.

『吾的已死去的從者們啊,你們都是被特別挑選出來的勇士們.就讓你們像獵犬一樣狩獵吧!』

嗷嗷嗷嗷嗷嗷嗷!!

魔王的哄笑與凶猛的咆哮依然同時響起.

並且,湧現而來的死亡騎士集團一起邁出腳步,架起各自的武器,毅然地進行突擊.

這些僵尸們好像與『緩慢』這個詞無緣.

面露死相進行肉搏的他們聰敏而強有力,就像是凶猛而且身經百戰的騎士團本身.

「護堂,大家要小心.恐怕,他們生前也是大騎士——和我有同等地位的戰士.老實說,我沒有能像現在這樣保護護堂你們的自信.」

視線轉向死亡騎士們的艾麗卡的目光,與把雜魚作為對手的時候不同.

沒有玩耍的態度,相當的警戒.

「圖書館那個女孩子——是艾麗卡你的朋友嗎?她是怎麼說的呢,那個同伙到底是什麼啊?不就只是個僵尸而已嗎??」

「護堂同學,『死之仆從』是死在侯爵之手的人們的悲慘下場.」

回答了護堂的疑問的人是祐理.

「能夠將親手殺死的人成為對自已忠實不比任其使喚的下仆的力量.是侯爵從埃及之神奧西里斯身上奪來的權能,那些人們好像能夠記住自已生前的技能,是比狼群更難對付的敵人哦.」

「總之,說不定我們也會變成那樣哦,這些是要注意的哦!」

對于死亡騎士們難以想象的淒慘遭遇,護堂皺了一下眉.

「居然做出了那麼多的壞事,那個糟老頭,還是怎麼都看他不順眼.」

護堂仰視著成為了大巨狼的老魔王的威容.

變成這個身姿之後,強烈的暴風雨也毫不在乎,目中無人,而且還是十分厭惡的身姿.

——之後,死亡騎士們也蜂擁而至了.

艾麗卡揮起劍與其中一個人交戰.一劍,兩劍,三劍,四劍的激烈斬擊.果然,就算外行人看到那個伎倆,也看得出對方非常強大.

當然,死亡騎士們也來到了的護堂和祐理的面前.

(我們要輸了嗎?)

護堂沒有發出聲音地自言自語.是自已大天真了,與沃班侯爵這樣的大敵戰斗,所做的准備還是太少了.

敵人的作戰能力,性格,目的.這一切掌握不到的話,必敗.

這也是必然的結果.是自己太輕率,無力,導致了敗北,也沒有後悔的余地.

但是,即使如此——.

「草薙同學……」

「不要緊的,萬里谷,我一定會突破重圍給你看的,好好跟著我.」

在自已背後顫抖著的少女,絕對要守護給她看.

那是自已的責任.下了決心的護堂,深深地吸了口氣.

——與不遠處揮舞著劍的艾麗卡只是一瞬間的四目相交,彼此之間的意思就立即理解了.

一個短暫的目光接觸,期間有個死亡騎士沖了過來.

在護堂眼前揮起了巨大的斧頭.這樣還不足夠,要更快點!

護堂再一次深呼吸.

背後的祐理看起來擔心般問道.「草薙同學,覺得你稍微有點奇怪啊,怎麼了?」她的聲音感覺很遙遠,不,並不是遙遠,是慢了,是自已的感覺變得不普通的緣故.快,更快,在腦中想象,在誰也達不到的高度飛行的鳥,比誰都飛得更高,更快,更遙遠的猛禽的身姿.

呆立不動的護堂頭上,戰斧猛烈的一擊往下揮下.

佑理發出了哀鳴聲.

討厭的地方比較多的『鳳』之化身,不過,特別討厭這個瞬間.

如果不是被超出常軌的快速攻擊的話,就無法使用這個化身.譬如子彈啊,瘋狂的猛獸的突擊啊,武藝高手所發出的一擊啊.

一邊想著的同時,護堂低聲私語道.

「對羽翼者的恐懼,邪惡的人以及強大的人,都畏懼持有羽翼的吾,吾之翼,將給汝帶來詛咒與報應!」

加速,還有減速.

加速的是護堂自身,減速的是除自已以外的所有東西.

護堂充滿余裕地避開還有數毫米就要把自己從頭頂劈開兩半的戰斧.

太慢了.

艾麗卡對其有自身同等評介的死亡騎士們.

對現在的護堂來看,他們太慢了.劍,斧頭,長槍,劍,劍,幾乎同時被五個騎士的五件武器斬擊.

這個也太慢了.全部都能夠看見,全部都能夠避開.

終于,其中一位死亡騎士被撞飛了.外行人一樣的反擊,那個騎士被漂亮的撞到在地上.估計是因為護堂動作十分迅速而沒能避開.

護堂抓起了祐理的手.

一話不說就將祐理抱了起來.「啊!?草,草薙同學——!?」說些什麼聽不太清楚,以後再作說明吧.

護堂在大地上一蹬,抱著祐理跳躍了起來.

那個跳躍描畫出大大的弧線.

輕松地跳過了10米,越過了死亡騎士的包圍網.

——超加速,而且身體變得非常輕盈.

那個『鳳』是韋勒斯拉納的能力.如果是兩只手都拿著東西的話,只要抱起來使用這個能力也是十分方便的.

因為是自已也無法應付自如的快速,所以無法做出精確的運動.

只是想動20厘米而已,就會跑到一米之外遠的情況也是會發生的.不過,除了那個的確是非常可怕的能力.

但是,代價也很大.

忍耐著傳向心髒的疼痛,護堂再次跳躍了.

一轉眼就到達了操場的邊緣,目光望向已經遠離的戰場.

在這里能夠完全看清成為了怪獸一樣魁梧身材的沃班.不僅能夠呼喚狼,自已也能化身成為狼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怪物啊.

有大約三分之二的死亡騎士追趕著逃跑了的自已.

艾麗卡那邊自已一個人往相反的方向走.

孤軍奮斗.她揮舞著萊因哈特開始了獨力逃跑.

想去幫助.不過自已和祐理回去大概只會成為累贅,她自已一個人,大概也能夠盡情地發揮力量吧.

倒不如往自已這邊引來更多的死亡騎士.

……使用『鳳』之前的眼神交流,理解到了彼此的意圖,在這個地方是注定了要敗北,假如這樣的話,就要竭盡全力進行戰場的脫離.

護堂一邊祈禱同伴的平安,一邊再次跳躍.

學校四周的圍牆輕松地就跳了過去,一邊注意著追蹤者一邊逃走,想要提高速度甩掉跟蹤者.

當然,沃班也會再次放出那些『狼』.

但是,能夠逃出這個地方就能避免發生最壞的情況.

「啊……!果然很累人啊,這個……」

心髒的疼痛,漸漸變得強烈起來,

在皺起眉的護堂的手臂上,祐理看起來一臉擔心的臉色.

「沒事嗎?護堂同學?總覺得你的臉色看起來非常辛苦……」

「啊,沒什麼.不好,在這樣下去的話就甩不開那些家伙了,不找一個可以隱藏的地方不行——.」

暴風雨之夜,視野也不好,身體也冷起來了.

護堂與巫女裝束的祐理繼續往前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