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ione I 神不值得信奉 第六章  風在深夜席卷
祐理和甘粕在黑暗的世界中跋涉了數十分鍾.

能在截毫無覺察到正在迫近中的異常的出租車也算是很好運吧,總而言之可以趕快就回到芝公園的七雄神社了.

在這個神社的房地里,一家有平房造型的事務所.

總之這個和室就是祐理所知道的擺放戈爾貢之石的地方.是倍受期待的她個人專用的單獨房間,所以可以自由使用.

讓甘粕在院子等候著,祐理進去了事務所.

當拿回戈爾貢之石的時候,甘粕拿著手機說著一些類似報告現狀的談話.對方很有可能是同一個委員會的成員吧.

「這就是有問題的神具嗎.蛇神的再生能力,又是麻煩的東西啊」

過了三分鍾之後,掛斷了電話的甘粕說道.

甘粕把與草薙護堂的面談,自稱為其愛人的意大利人的少女的出現,降臨的女神雅典娜——之前的那一幕,都報告了回去.

連對著這種程度的非常事態,甘粕冬馬都可以做到這樣自我主義(mypace).

不過,這樣的男人都可以成為這是編纂委員會的代理人啊.

有某種程度的咒術修為,身懷某種武術,通曉古今的神秘事物和神話的人才貌似是這樣吧.應該.

「這個被稱作戈爾貢之石的神具,我認為是在非洲一帶出土的東西吧.變成跟希臘女神有關的東西真奇怪啊沒錯呢,果然」

帶著不怎麼期待的心情祐理提出了疑問.

大概,可能回得到一些回答吧.帶著這種程度的心情.

「啊啊,不對.這個並不奇怪.柏拉圖說過,希臘的女神雅典娜和利比亞的女神納特是同一個神明,就是這樣了」

「柏拉圖?」

祐理不由自主地看著給出了簡單回答的甘粕回應道.

果然是正式編纂委員.跟自己比起來,擁有著遙不可及的豐富的知識.

「沒錯,的確是『蒂邁歐篇』呢.古代希臘里是比較出名的話吧.希羅多德也正在寫累死的東西哦.『幾乎所有的希臘的神都是從外國找來的』貌似是這樣的」

祐理對于這個解說深感贊賞.

身為巫女的她接受過英才教育,比起同年的少女更加博識,不過還沒有涉及到希臘古代的內容.

「本來希臘神話里的神斗士從古代世界的這個那個地方引入的為多.如果沿著出生地來找的話,埃及,利比亞,巴比倫,敘利亞各種各樣的地方呢.從各種地方和民族把神話引進來給自己用的結果了」

「是這樣啊.還真不知道」

「沒什麼,知識日本人的壞習慣而已.一直在島國封閉著自己的原因,自身的文化因為別的民族的影響而發生變質使到感覺疏遠了呢沒錯沒錯,以草薙護堂氏打倒了韋勒斯拉納神為例,追溯到起源的話連聖經也會被涉及到哦」

「誒!?真的嗎?」

擁有十個化身的古代波斯的戰神.

為什麼亞洲中央的神會在世界最暢銷的書中出現?

「嚴謹地說,應該是那位神大人的遠古的祖先才對呢.之前也說過的,韋勒斯拉納是結合著海格力斯(大力士)的勝利之神.然後海格力斯是統治著各地的英雄神的神.這個最古老的原型的其中一個,是被稱作古代迦南的神王風暴之神巴爾.這個神在聖經舊約中被記述成異教的邪神巴爾.西卜(風暴與雨之神),之後再聖經新約中以大惡魔別西卜(小T:蒼蠅王=.=)之名出現」

「也就是說,非洲的女神納特改變了名字後成為了雅典娜嗎.是這個意思嗎?」

對于這個問題,甘粕給出了曖昧的微笑.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對于這個,我這個非專業的人的輕率發言還是不要過于依賴哦實際上,那里是雅典娜的麻煩地方.這個女神並不是納特,而是跟美杜莎的關系更加深刻似的」

「的確打倒了美杜莎的珀爾修斯(小T:宙斯之子)是得到了雅典娜的庇護的英雄呢」

祐理想起了希臘神話中有名的一段.

頭發是無數的蛇形成的,只要看一眼就會把人類變成石頭的妖女美杜莎.珀爾修斯將她的頭砍下來後獻給了雅典娜(小T:雅典娜的盾牌上有美杜莎的頭).

「因為這個神話的原因,暗示了美杜莎和雅典娜之間的羈絆.獻上了美杜莎的首級之後,美杜莎就始終只能陪在雅典娜的身旁了.你知道嗎?自古以來,女神雅典娜的神像所持有的盾牌上,都必定會把美杜莎的擬姿雕刻上去」

這樣做的話,美杜莎就會一直留在雅典娜的身旁了.

比起朋友關系,她們是由更加強烈的緣分把兩者連接在一起的.

「順便一提,尋找最開始時候的美杜莎的話,會發現她是北非誕生的大地女神.沒錯,並不是魔物呢」

為了貶低異族的神明而把他們列為邪惡的魔物在神話中登場.不用說,在故事的最後都會遭到被討伐打倒的命運.

這樣的人為的怪物退治故事在古今的神話中隨處可見.

「而且啊,除了美杜莎以外還有很多女神是跟雅典娜有關聯的.總而言之,與之相似的家伙可是多著呢」

「與之相似是什麼意思?」

祐理向著好像感到麻煩似的甘粕繼續發問.

和核心沒有關系的廢話.

雖然跟這個沒有關系,不過總覺得這個話題有著很高的重要性.並不是好奇心的驅使,而是巫女的靈感告訴她的.

「跟雅典娜有著相似的名字的女神的意思.以南歐和北非,土耳其和敘利亞為代表的地中海沿岸部分,有異常多名字與雅典娜相似的女神.有雅典娜,雅塔娜,雅忒娜,雅娜塔雅謝拉忒,雅瑟忒,雅特.安娜之類的神.順帶一提,剛才說過的巴爾神的妹妹是叫做雅娜忒的女戰神.這也是相似的名字」

「女戰神妹妹」

在祐理的腦海里,聯想著各種情況.

王者主神的妹妹,女兒,妻子.女戰神,蛇之女神,生命女神.

「語言的相似,比如說名字在發音上的相似並不能說是愚蠢的.本來同樣的名字在廣泛傳播的時候就會在各地獲得有本地特色的相似的名字這樣想的話並不會不自然」

說到這,甘粕歇了一口氣.

浮現出小小的苦笑.也許廢話說太多了,他想.

「嘛啊,只要認為雅典娜是貓頭鷹的化身就行了.這樣的話就能解釋黑暗擴散的理由和著周圍發生的事情了吧.沒錯沒錯,剛才的電話中聽說了一下實地調查報告」

「實地——黑暗領域里面嗎?」

「沒錯.雅典娜正在從千葉方向向市中心高速移動中.目標當然就是那個戈爾貢之石吧.在移動的時候擴張黑暗領域,順便就招來貓頭鷹群總覺得想台風一樣呢,那個」

在甘粕開完愚蠢的玩笑之後.

七雄神社的院內已經完全被黑暗封閉起來了.

都市中心周圍綠化很多.成群聳立的建築物散發著往常一樣的讓人郁悶的亮光.

如果街燈亮著的話,大型商店的霓虹燈也會顯得更加炫目.

即使夜晚到來了,在這周圍也應該是十分明亮的.可是現在,夜晚的黑暗變得更深,哪里都是黑暗一片.

只剩下在空中閃耀著的半月,稍稍照耀著大地

「唉,真受不了,已經進入了女神的影響范圍內了嗎這真是,真不希望最後是以魔王大人的出場來作收場啊」

在被黑暗吞噬了的甘粕,虛弱地說道.

3

「這個氣息是黑暗之神的.還有,蛇之封印的戈爾貢之石.那個是與大地相關的神具.與大地和黑暗兩樣都有關系的女神」

眺望著院子上的天空,祐理低聲說道.

為了呼喚著射干玉般的夜晚的漆黑在眼前擴大了.

「雅典娜的使者貓頭鷹,被認為是在夜晚出現的話就代表著不吉與凶兆的鳥.那是被作為智慧的象征的相反方來崇拜的聖鳥.自古以來,都會有代表神聖與凶惡符號.蛇與貓頭鷹結合起來的話——到底是怎樣的答案呢?」

甘粕這樣抱怨著.

雖然開不見身影,不過氣息和聲音都接近著.

其他好像察覺出了有異狀的神職人員也走出了院內.

似乎並不是可以依賴的人,不過這沒有辦法.能對抗『不從之神』的人才,在這個國家能找到多少個呢.

附近的這些人就連發生了什麼都模糊不清.

祐理不由得地打了個寒顫.

原本,黑夜就是人類所感到害怕的對象.把這點忘記了的原因是因為電燈把黑暗驅逐了.對于夜晚的恐懼感,是人類原初的的本能.

剛才也是,在暗之領域中脫離的時候也費了好大一番功夫.

手扶著牆壁和護欄之類的,靠著僅有的月光來行走.並沒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在什麼地方都應該有的道路,卻讓人十分費神.

似乎十分糾纏人的夜晚,是不會給人類留情的.

「請看一下這個.火光的話能勉勉強強地使用喔」

冷不防的,出現了溫暖的橙色的光.

甘粕拿出了火機點起了火.可是,它的火也很快就燃盡了.

「發出光芒的東西——也就是說,照明和火失去了力量的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是令人害怕的強大的暗之屬性這不愧是『不從之神』」

不管時代和國家,賦予神名字與神話的基本上都是人類.

威脅人類,有時候又給予人類恩惠的強大的神.

在原始的時代,他們是沒有名字的.

人類知識漠然地在廣大的天空和大地下找到了神的姿態,害怕著神的憤怒所帶來的暴風雨洪水,把危險地強大的野獸當作是神的化身一般來崇拜.

可是,在漫長的歲月流逝中,人類給予了神名字,編出了神話給祂們.

比如說,大地的創造神伊露維塔.戰場之神赫拉克勒斯.豐饒之女神阿爾忒彌斯.

比如說,斗爭與鍛冶之神奧貢(Ogoun).同時身為粗暴的戰士之神與破壞之神泰茲卡特里波卡.

比如說,追逐著高天原(日本八百萬神明居住的地方)的流浪者スサノオウ.擁有十二化身的毗濕奴.

有著像星星一樣多的神.

全部都是誕生于人類之手的.

這些可以說是,卑小的人類為了防止神的神威過于強大而產生的儀式.

得到名字和神話的神,就不會做出超越這兩樣東西的事情.給予人類恩惠的時候,受到回報的時候,都會根據自己的職責來行動.

所以,人才可以對神的威脅或者祝福作出准備.

不過,如果有神作出超越祂所得到的名字與神話所代表的意義的話.

如果有神回到了有著更少神話制約的原始時期的話.

這樣的神被稱作『不從之神』.

他們與人類所編織出的神話背道而馳,在地上彷徨.在給予自己名字的人民的國家里彷徨的時候,就像沒有綠色的土地上的水在流逝一樣.

總有一天,『不從之神』會給日後的人間帶來災害.

如果太陽之神降臨了的話,那整個世界就會變得灼熱無比.

如果海之神降臨了的話,那整個世界就會被浪濤吞噬沉沒在海底.

如果冥府之神降臨了的話,那疫病就會蔓延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讓世界變成死之城.

如果裁決之神降臨了的話,那住在這里的人就會受到各種不同的罪罰.

只要超過了一些,就會給世界帶來這樣的影響,按照自己的喜好來創造自己的姿態的災禍之神——這就是『不從之神』.

「不過,剛才連光都沒有的黑暗中連車都停止了,這到底是什麼回事?不過還好多虧他們都停下來了,所以才沒有發生事故」

祐理確認了剛才的疑點.

高速移動中的汽車和摩托車的燈光都消失了的話,本來應該會發生很多事故才對的.

如果雅典娜通過的區域都發生這樣的悲劇的話——想到都覺得可怕.

「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啊.黑暗領域中無效化的是光和火.跟這兩個有關的東西都停止了工作.不僅是燈,雅典娜的力量連車輛的引擎也停止了運作.汽車追尾事故不停地發生,至今卻沒有釀成悲劇」

在這黑暗中,能長時間發出光與火的道具——照明機器以外的例如使用天然氣和汽油或者油燈之類的器具都不能用,甘粕說道.

拜這所賜,電話和無線電還有冷氣設備之類的都能像通常一樣使用.

江戶川,江東和中央區的三分之一都被黑暗吞噬了,現在連港區都已經開始侵蝕了.

因為這個原因,東京東部的運作中的電車路線都陷入了停止運作的狀態.

「理由正確的話就是正確,而廢話再怎說都是廢話呢」

「雅典娜並不是人類所仇恨的邪神呢.盡管她擾亂了四周的正常狀況,不過卻沒有造成大事故的理由吧.如果是她的力量的話,想造成更大的破壞程度和被害數並不困難嘛,不過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這也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甘粕更加擔心了.

這真是麻煩啊,早點把它退治了為好.

不過,在祐理心理某種擔心逐漸擴大著.

數小時前,草薙護堂為了去見女神而出去了.可是他至今一直沒回來.作為代替,卻是雅典娜來到東京了.

而且,並沒有刻意隱藏所在地點.

這個不會太不警覺了嗎.有如果是有仇敵的勝利之神來到了附近的話,不應該變得更加慎重才對嗎.

「難道說草薙同學和雅典娜的戰斗打輸了?」

祐理擔心著這種可能性,變得更加不安了.

明明得到了魔王的權能,卻不怎麼可靠——怎麼看都不覺得偉大,同齡的少年.

兩人見面前因為感到緊張和恐怖而想逃走.

不過實際會面的時候,比起緊張卻是更多地感覺到微妙的安心,不知不覺就慌張起來了,一不注意就說了言辭不當的話了.

對著異性,不對,即使是對著同性也沒試過說過這麼冒失的話.

心情不可思議地放松了,應該是擔心的心情變淡了的結果.——難道,說不准那個草薙護堂和自己相性很好呢.

對于祐理來說,第一次見面的人相性怎麼樣還是有點了解的.

想到著,她嗚嗚地搖了搖頭.

被那麼下流的愛人侍候著,別以為我會跟這種人親近.沒錯,就算天地反了我都不會,絕對!

「——跟,跟那個人先取得聯絡吧.甘粕先生,請把電話借給我」

「請便,不用客氣.如果可以的話,就請他去把雅典娜擊退了吧.除了這個方法以外應該已經沒有別的了吧」

不等對方回答,長方形的手機就放到了祐理的手中了.

由于雅典娜的神力的影響,手機的液晶操作板的放出的光比平常更暗.不過,甘粕說通話的機能還是跟平常一樣能運作.

護堂的手機號碼在臨走的時候寫在筆記上了.

把已經熟記的數字打入了手機經過數聲等待聲,應答出現了.

『喂?』

「我是萬里谷.草薙同學嗎?你現在在哪里!?」

聽到了記憶中的聲音,祐理叫了起來.

『呃在荒川附近,葛西的一帶,汽車和電車都停止了正進退兩難.對了,先作個報告吧.雅典娜應該是以戈爾貢之石為目標來移動的.她所經過的地方都變得不能使用光與火.小心點』

「這種事情已經知道了.你到現在為止到底在坐什麼啊?雅典娜已經到達了港區了啊!?」

『……真丟臉啊.實際上被雅典娜搶先了.剛才差點死掉了』

「死掉!?身體沒什麼事吧?如果身體不能動的話,我馬上去接你——」

對于攸關生死的重大發言,祐理更加忍不住心中的不安了.

並不是開玩笑,直覺告訴她.草薙護堂並不是會在這種時候開玩笑的人.不知道為什麼,祐理就是這麼確信.

『啊啊,沒問題,不用擔心.你知道的吧?我的身體十分令人難以置信.一般來說是死不掉的,就連拿去騙人也可以』

「騙人什麼的——請你不要說這種傻話了.在做完這麼勉強的事情以後還能這麼快就可以活動起來已經是非常識了.就算草薙同學再怎麼不普通也不能」

不由自主地就擔心起來了,說起了說教般的話.

感覺如果對對方放著不管的話絕對不行.不出所料,對方做出了對于這份不安的回答.

『嗯,因為不是普通人類所以不用擔心,應該吧.對了萬里谷,我有個請求.如果不願意的話拒絕也沒關系,不過請聽我說』

「是什麼?是我力所能及的事嗎?」

『做得到.倒不如說,除了萬里谷以外在這里已經沒有人可以依靠了.不過,因為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千萬不要勉強.——如果可以的話,請移動到可以伏擊雅典娜的地方』

「伏擊!?」

雅典娜——伏擊強大的『不從之神』.

可以稱作是自殺的行為.草薙護堂到底想讓我做什麼.

『雅典娜來到附近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呼喚我的名字.這樣做的話,我就能飛到萬里谷的身邊了——應該吧』

「飛?這麼說的話,這也是草薙同學的權能嗎?」

『嘛啊,算是吧.要是有知道我和我的樣子的人呼喚我的名字的話,那我應該就能飛到那人的身旁了——應該是這樣的能力吧』

「剛才開始就用『應該』和『我想』之類的不確定的詞語,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

因為趕到了微妙的含義,祐理提出了疑問.

『啊啊,實際上並沒有確實過.還在確認使用條件的階段中,不一定總是成功的.很可能,對方是認識我見過我的人,對方陷入了危機之類的,雙方都要在風吹得到的地方——這些條件滿足了的話,我想就能使用這個力量了』

「確定嗎?」

『應該是沒有錯才對的不確定的是,對方陷入危機的程度要到達什麼程度.不愧是神大人,要遇到這種狀況才會出現啊』

「說出這麼不確定的危險的話,應該不會有人去幫忙的吧!」

『果然,是呢.不要意思,說了過分的話.再不趕快去趕上雅典娜的話就來不及了你那邊也很危險吧?把戈爾貢之石放著,然後趕緊逃到什麼地方去吧.收拾雅典娜就交給我門來做吧』

正當祐理激動著的時候,護堂用直接了當的聲音說道.

這應該並不是我所希望的吧.

不過的確,如果不使用這種輕微犯規的方法的話,草薙護堂要追上雅典娜應該是很難的吧.祐理注意到了這個事實.

如果只有自己能做的話——.

那不就只能自告奮勇了嗎.

「我知道了.我會和戈爾貢之石一起等待雅典娜的我肯定會叫你的,所以,請絕對一定要來.我才不想在這種地方死掉」

死亡,這樣說並不是誇張.

遭遇到強大的『不從之神』的話,會發生什麼根本不能想象.不小心的話,只是對上眼睛就有可能讓祐理發狂了.

所以,神與人類是分別遙遠的存在.

『真的可以嗎,萬里谷?雖然是我提出的,不過不要太快決定了』

「沒有其他能幫忙的人了吧?有的話,草薙同學也不會說的這麼急吧.沒錯,你真是讓人感到麻煩的人,不過,這並不是你的錯」

『呃,呃,雖然這麼說我是很高興,不過我們今天才見第一次面吧.不應該這麼信任我吧?』

「別看我這樣子,我也算是武藏野的媛巫女.你這麼說的話,我可是明白的.——這次就幫你一次吧,所以請你趕快趕來喔」

不等對方回答,祐理就把電話切斷了.

如果還聽到制止的話語的話,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又會變得猶豫起來.

果然,草薙護堂會遵守剛才的約定的吧?祐理的靈感並沒有告訴她.

祐理突然抬起臉.

注意到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甘粕和神職人員都到了她身旁.

「祐理同學,什麼時候跟草薙護堂變得那麼親近了?」

「不要說傻話了甘粕先生.為什麼聽到剛才的談話會覺得『親近』了.比起這個,我要拿著戈爾貢之石到神社外面」

對著感到驚訝的甘粕,祐理淡淡地說道.

「草薙護堂要使用她的權能回到這里.我來作他的引導.不過,不能把雅典娜叫到在這個地方來,所以要移動到人更少的地方——大家,之後的事情就拜托了」

媛巫女用帶著威嚴的聲音命令道.

雖然帶著溫和的語氣,不過這確實命令.而且,語氣中帶著不能拒絕的意思.

「太危險了.我來把雅典娜引出來吧」

甘粕說出了這句話.

受到了祐理強力的視線的神職人員都只是沉默著,只有這個男人不一樣.

「不行.因為甘粕先生好像不能呼喚那個人的原因.不是我就不行.所以,我自己去就行了」

對手是雅典娜的話,就算是多少人都一樣.單獨行動的話就不會出現多余的犧牲了.

祐理為了使對方安心下來,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沒關系.草薙同學絕對回來的,他說過的.那個人的話多半,這樣說的話就肯定會遵守約定的.不用這麼在意」

3

在被黑暗封閉這的街道上,祐理快速前進著.

能依賴的只有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和總算習慣了黑暗的雙眼.

平常的夜晚總是明亮的.

總是有明亮的光線從辦公街的建築物里放出,大量的燈光照亮著夜晚的街道.

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了人造的光了.

真正的黑暗,支配著這一帶.

凝視著手腕上的手表確認著時間.夜晚的時間已經——接近了.

四周連一個行人都沒有.

原本是深夜的辦公街,夜間的行人要比早上的少很多.不過,這附近卻是住著人家,也有從夜班中解放回家的人.

這個樣子,不可能沒有人的吧.

大家都呆在家里或者工作單位里,等待著早上的到來.

即使到外妙趣,等待他們的也是剛才所看到的黑暗的深淵.

明白連手電筒都不能用的情況下在黑夜中徘徊的恐怖的人,應該不止祐理一個人.

明明是很熟悉的街道.

平常的話根本不會擔心迷路.不過,今晚是特別的.

用手扶著建築物和護欄確認前面的狀況走著路,在連前面數米都不清楚是什麼狀態的情況下前進著.

對土地的熟悉程度對現在來說根本沒用.

對于自己正處在什麼地方根本不得而知.

比起辦公街,要去人更少的海邊——以東京灣為目的地,胡亂地走著.

祐理所拿著的包里面,裝著戈爾貢之石.

只要拿著這個的話,就不可能在黑暗中逃離雅典娜的手掌.

她想讓草薙護堂和女神的決戰可以在盡可能減少傷害的地方進行.為了這個,在黑暗中獨自行走著.

穿著巫女的裝束走在街上的話,在普通的夜晚里肯定會聚集一身感到好奇的視線.

不顧現在,並不會有誰看見.

帶著難以形容的孤獨感,祐理向旁邊的車道走了出去.

車道上已經到了把汽車直接放棄放在路上的程度了,所以沒有必要去在意交通法什麼的.

中途,從後方發出了聲音.

「——侍奉著未知神明的女巫啊.妾身希望汝能把所擁有的蛇之印交出來」

安靜的夜晚.

異常的,被寂靜與沉默包圍這的夜晚.

就像打亂這份妖異的寂靜一樣,傳來了涼爽的夜風的聲音.

「妾身名為雅典娜.宙斯之女兒,超過他的人.有人妖強奪汝手中的蛇.首先向得罪了異邦的神的使者而道歉吧」

神聖的存在的濃厚氣息,一步一步地接近中.

祐理回頭看了.

這是一眼就能確定正在慢慢接近少女的無疑就是雅典娜.

沐浴著月光的處女神的姿態,小小的身影卻充滿著異樣的力敢.

在夜風中吹拂著的雅典娜的頭發,不知道為什麼帶著不吉的氣息.

看著一根根閃閃的銀發,無論如何祐理都覺的跟蛇一樣.

「古代的蛇——終于找到了.這樣妾身就能回到以前的雅典娜,不從的雅典娜了.巫女啊,你就傳述給後代聽吧.這三位一體的女王甦生再臨的一幕」

雅典娜只是向前伸出了小小的手掌.

只是這樣而已,祐理包松開了,黑曜石的勳章——戈爾貢之石向著女神的手里飛去了.

「就是這樣,古代的蛇.終于妾身把過去都拿回來了」

雅典娜露出了微笑.

即使身處黑暗之中,祐理也能感覺到快樂的氣息.

接著,女神向著天空,高聲吟唱.

「妾身歌頌,作為三位一體的女神的歌.連接天空,大地與黑暗,輪迴與智慧.妾身歌頌,被貶低的女神之歌,作為被討伐了的禁忌之蛇與其討伐者女王的歎息.妾身歌頌,被撕裂了的女神之詩,與被至高的父親所凌辱了的慈母的屈辱.吾之名為雅典娜.宙斯的女兒,雅典的守護者,永遠的處女.雖然,妾身曾經身為養育生命的大地之母!曾經作為管理黑暗的冥府之主!曾經身為上天睿智的智慧女王!妾身起誓,雅典娜不再成為古代雅典娜!」

朗朗地編織出言靈.

猶如歌頌,猶如祈禱,亦如贊歎.

隨著詠唱的進行,雅典娜的身姿改變著.

從背部開始伸展,手腳也變長了,可愛的女孩的身材變成端麗的少女.

幼小的臉也逐漸消失了.

只看外表的話,怎麼看都是十七,八歲的的樣子.衣著也從現代的服裝變成了古風的白色袍子.

「不從的雅典娜——!」

在近距離直視著女神的姿態,祐理的靈感突然理解了她的本質.

在這里的存在是,大地之母的末裔.

在這里的存在是,率領著死與暗的暗黑支配者.

在這里的存在是,統治著天,地與黑暗的落魄的女王.

不過,不能不反抗她.這條街道並不是神的所有物,而是由人建造出來的,是人為的都市.

「請您不要再玩了,雅典娜啊!您還有需要戰斗的對手!」

無視著因為對神造反而發抖的身體,祐理竭盡全力叫了出來.

「呵喔.巫女啊,說了很有趣的話呢.把那個人的名字告訴我.也許,那個人的名字就是妾身現在所想到的那個人呢」

「弑神者的羅刹的化身,魔法師甚至連王都要崇拜的人——草薙護堂將會與您戰斗!在打贏他之前,請不要把這里弄得亂七八糟的!」

對著感到有趣的雅典娜,祐理強忍著恐怖感回答道.

接受過英才教育的她,比誰都要更加了解神的威脅.雖然這樣,可是她還是說了這樣的話.

——不對.

這份顫抖,並不是因為恐怖感.

祐理感覺到了體溫下降了.因為在取回了戈爾貢之石的雅典娜的附近.女神沐浴在從冥府放出的寒氣,她的體溫已經接近死者的了!

「呼呣不好意思啊.剛剛取回了古時候的力量,現在還不能熟練地駕馭啊」

雅典娜的聲音帶著笑意響起了.

她的話里所帶著的言靈,是跟在相遇前所不能比較的厚重感.

「不過,被死之吹息洗禮的人並不只有汝啊.剛才,草薙護堂也被同樣對待過.嘛啊,如果他有能力從死之深淵蘇醒,再出現在妾身面前的話,也許妾身能答應汝的願望——」

「那樣的話,決定了.那個人現在並沒有死.為了我——沒錯,為了守護我,他應該會馬上趕到這邊的!你看著吧!」

雙足的顫抖使到她連站立都覺得困難.

即使這樣,祐理還是撐著膝蓋不倒下去.

剛才連約定的回答都沒有聽,就把單方面的打來的報告電話給掛斷了.

連能不能使用都不知道的力量.

如果能使用,草薙護堂就會飛過來.如果他沒有來,自救就要在這里死掉.繼續這樣的話就沒救了.

會來,不會來.是相信好呢,還是不應該相信呢.

拋開所有的迷惘,祐理用最大的聲音叫出來了.

「草薙同學!草薙護堂!快點來吧!我和雅典娜在這里!快點——有需要用到你的力量的人.快點!」

風吹起來了.

最初是吹拂夜間的威風.很快,變成了疾風再化作渦卷的強風.

雅典娜驚歎地看著.

渦卷的強風中心出現了一個站立著的人.

——草薙護堂.

與風一起忽然出現的人,絕對不會有錯,是草薙護堂.

視線與他銳利的眼神重合了.

看到向她點頭的同齡的魔王,祐理雙膝彎曲,倒下來了.

不過,神奇地並沒有感到不安.

即使再怎麼不成熟,結合四再怎麼粗心大意,他一定都會把這里處理的妥妥帖帖的.

守護弱者,一定會把把朋友從危機中救出來.——如果沒有這種氣量的話,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是不可能得到戰士(Champion)的稱號的.

護堂應該會來的,而且,他也做到了.

祐理的的直覺告訴這樣告訴了她,帶著安心與信賴,向他點了點頭.

4

在這之前,護堂在西葛西的車站前.

雅典娜所要的是戈爾貢之石,所以她的應該是朝著祐理所在的七雄神社的方向前進著.所以,再次乘著安娜所駕駛的瘋狂的汽車回到東京,不過——.

到了葛西附近一帶的時候,很快就進入了雅典娜的影響范圍了.

「只不過是稍微睡了一下,就已經變成這樣了啊.真是麻煩的女神大人啊」

護堂抱怨著.

在被黑暗吞噬了的領域中,照明工具和汽車都不能使用.

到達了中葛西邊緣附近的時候,安娜用她那直通地域的操作技術緊急刹車了.雖然為了取回人身安全而感到僥幸,不過在這停步不前的話也是不行的.

周圍的情況也一樣,其他的汽車也變成了只有輪子的鐵箱一樣都不聊了.

「那啥,就是說貓頭鷹和雅典的關系的說.因為是智慧的象征的鳥,所以是智慧的女神的使者對吧?」

護堂向著窗外注視著,剛好有小小的影子飛過.

夜視能力很好的關系,所以知道那是貓頭鷹.

那種鳥大多數日本人也沒有在圖鑒或者電視上看過的吧.這就是那個銀發的女神所召喚出來的東西.

看來雅典娜互呼喚了她的別稱光輝女神啊.

意思是『雙眼閃耀著光芒的人』.

不過,護堂現在知道了.這個名字的原語,也即是本來的意思是『擁有貓頭鷹之眼的人』才對.

「只是那樣的話是不完全的.夜行性的貓頭鷹,在古代的時候被認為是在被黑暗閉鎖這的冥界和現世中來往的死神的化身.所以,說貓頭鷹是過去曾經身為黑暗的冥府神的雅典娜下仆是當然的」

艾麗卡流利地回答道

有這種說法嗎.這時護堂的心境就像是對著有一半不懂的試題的考生一樣.

「連這種程度都不明白的話,可是打不倒雅典娜的喔?趕緊繼續剛才的事情吧.畢竟,不能在半路就終止這個講授般的講授吧」

「不對.不對不對,那個就算了吧,真的很糟糕了啊!」

對著一邊鬧情緒一邊說著的艾麗卡,護堂慌忙地跟她保持著距離.

多虧搭檔的魔法,知道了很多關于雅典娜的知識.

用『教授』之術塞進腦中的知識總有一天會消失,不過只是一天的程度的話還是能確保的.而且,暫時應該是不會有事的.

至于問題就是,能不能把知識運用出來了.

姑且可以變成『戰士』的化身的程度,不過還是不完全.不能使用『劍』的最強狀態.

剛才坐車的時候因為動的很厲害,所以都沒有聽到艾麗卡的講授.

「總之,在不前進的話就什麼都說不了了.安娜小姐,我在這下車.非常感謝」

一邊說著道謝的話,護堂打開後座的門,走出車外.

從這里開始走去七雄神社吧.並不打算止步不前.

「是的,祝你武運昌隆.護堂同學,請務必平安歸來.如果能平安回來的話,我就做美味的料理給你吃喔!」

「那真是令人高興啊.必定,請拜托了」

以笑臉目送的安娜果然是侍奉騎士的女性呢.

在這種時候並沒有濕著眼睛用別的方法道別.若無其事地用開朗的語氣,說出了再會的約定.

「我還是拒絕吧,吃艾麗安娜做的料理的時候,就請你一個人去吧.我絕對不會陪你的」

帶著理所當然的表情一起下了車的艾麗卡,走到旁邊說道.

護堂不由自主地對那認真的口吻感到畏縮了.

「這麼說來,剛才說過她料理十分不幸吧.有這麼糟糕嗎?」

「並不是,艾麗安娜的料理手腕是一流的哦.不過用鍋燉菜的時候就很危險了.不會錯的,至今為止已經體驗過很多次被那個味道招待的威脅了.如果說要做祝賀凱旋的料理的話,那就肯定是鼓足勁頭的鍋煮菜!」

連神和惡魔都不怕的艾麗卡,居然會警戒安娜到到這種程度.

看來不是一般人.

雖然這樣說,比起關心未來餐桌上的東西,倒不如先解決現在就窘境會比較好吧.想著在這黑暗中苦思也不是辦法的護堂和艾麗卡,邁出了腳步.

「而且,雅典娜要想已經開始為所欲為了啊」

「曾經打贏過一次的關系呢.然後判斷已經沒有必要對護堂警戒了吧」

在被黑暗吞噬了的街道上,一步一步地走著.這可是相當無聊的旅程啊.

——不.

在艾麗卡靠近護堂的瞬間,他改變了注意.跟這家伙在一起的話,應該不會無聊吧.

「為了阻止雅典娜的蠻橫殘暴,需要做更多的『戰士』的准備啊.吶,趕緊繼續剛才的事情吧」

「不用!現在已經足夠了.可以嗎,我並不是去戰斗.而是去與雅典娜交涉,讓她離去的.只是用讓對方警戒的武器的程度就足夠了!」

「太天真了呢.你覺得雅典娜會警覺不能殺死她的武器嗎?」

「如果這樣想的話,就用言語去傳達給雅典娜吧!」

「不要,太麻煩了.來吧護堂,來說你想要我的嘴唇吧.熱情地,讓我的心蕩漾起來吧.好了,趕快」

「居然說出這麼害羞的話!如果在街上引起什麼麻煩的話我就只剩下『白馬』可以用了,你說該怎麼辦!」

稍前一段時間,護堂可以模模糊糊地感覺到『東』邊方位.

有點變成了類似候鳥的超感覺.

這是可以使用韋勒斯拉納的第三化身的前兆.可以使用的話,這個能力將會是輔助型的,有時候還能當做王牌使用.

所以,即使再怎麼危險也能沉著地拒絕艾麗卡.

不能帶過多的武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那種制備對于草薙護堂來說太過刺激了.有必要做好各種各樣的覺悟呢.

——一邊沒完沒了地爭論,兩人一邊走著.

到了西葛西車站前面的時候,騷動比剛才更加厲害了.

果然是比其他地方人更多啊.

好像是因為電車停止運行而引起的騷動.

由于發生了原因不明的停電,從東西線,總武線開始的各個路線暫時中止的運作,列車乘務員和警官們都在用麥克風說明情況中.

周圍正在回家途中的人都聚集在一起,聲音聽起來好像十分不安.

「居然說是停電,真是為難的解釋啊?」

「嘛也是啊.電話和收音機都能正常使用吧.不過話說如果是在意大利或者歐洲的話,這個情況會怎樣說明呢?」

一邊看著聚集起來的群眾們,艾麗卡和護堂在一邊耳語著.

顯現出本性的神所降臨的地域的一定范圍內,會發生一定程度上的不合理現象.對于並不是魔法師的普通人來說,無疑這肯定是災難吧.

「大體上,類似颶風來了或者發生地震,要不就是有害瓦斯泄漏的時候會控制外出.嘛,再怎麼說明,大家都是大人了,肯定會察覺到些什麼的」

「察覺什麼是什麼意思?」

「歐洲——特別是南歐和東歐,英格蘭這些地方都是魔法的主場,魔王的腳下.『不從之神』和勝利之神顯現的話馬上就會明白的.所以再怎麼想,也不會當做是普通的事情吧」

歐洲其實也是一樣,魔法師們不敢公然地張貼這種事情.

不過,艾麗卡所屬的秘密結社赤銅黑十字,據說存在于大多數的都市.與魔法相關的人有一大半都是這個結社的成員.

市鎮中有不少老人知道與結社接觸的方法.

艾麗卡說,他們知道與魔法師有關的人,神和勝利之神的畏怖,他們在都市中傳述著這些都市傳說.

「不過,東京也從現在開始會變得越來越像歐洲了不是嗎?再怎麼說,這個城市可是有護堂在啊.而且現在連『不從之神』也來了呢」

「我才不想在這種地方讓東京市民知道些到什麼喔」

護堂含糊地回答著的同時,也在想著回七雄神社的捷徑.

如果沒有其他可以移動的方法可以使用的話,果然只能借助韋勒斯拉納的權能了.

「果然最好還是使用『風』的力量嗎.那個還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所以還是不能太依賴這個才行啊」

韋勒斯拉納是被稱作勝利之神的,支配著王權的神.

不過,在帕提亞朝代,薩珊朝代等古代的波斯被廣泛地崇拜,結果成為了民眾的守護神.這個性質的最大顯著的代表化身就是『風』.

吹拂的風守護著各地的民眾——特別是旅行者.

古代波斯人唱出韋勒斯拉納的咒文來祈求旅行的安全,或者把這位神刻成小小的雕像放在大道上作為守護神.

「如果要使用『風』之化身的話,那應該由誰來呼喚?」

「只能想到萬里谷這個人了.雖然這麼麻煩那個女生是有點不好,不過該怎麼辦呢?」

一邊回答著艾麗卡的問題,一邊感到煩惱的時候,護堂的手機響起了鈴聲.

「——喂,你好?」

『我是萬里谷.草薙同學嗎?現在你在哪里!?』

話題的當事人在恰到好處的時機來電了.

把現狀報告之後,一定要想點辦法打聽一下能不能請求協助之類的.

事到如今既然他們已經委托我了,這樣就不能再失敗了.責任重大啊.

「剛才的電話,是剛剛的那個女的打來的?」

看著護堂繃緊的側臉,艾麗卡詢問道.

「不要說別人女人什麼的,是萬里谷祐理喔.好好地叫別人的名字」

「知道了知道了怎麼就不接受我的誘惑呢.真是意外的勇敢的女生呢」

「說她勇敢,倒不如是責任感呢敗給她了.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如果讓這樣的女孩白死了,我可是要一生都背著十字架的喔,真的」

多半,如果沒有自己以外的人接受麻煩的工作的話,萬里谷祐理會一邊歎著氣一邊站出來主動承擔吧.

是個責任感強,認真的女孩.

雖然認識的時間很短,不過對于這種事卻是十分地明白.

「吶,護堂,剛好趁著這個機會說吧,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個寬宏大量的女生喔」

「什麼啊,突然之間?現在沒有說閑話的時間的余裕啊」

「就說我寬容啊,我作為你的第一愛人,再來個二號的話我也能寬容地接受的喔.你看護堂還是個年輕的男生,肯定也有注意其她女生的時候嘛」

艾麗卡說出了微妙的發言.

到底在說什麼啊?

「先不說那位二號小姐,我可是連大老婆都沒有的說可以的話就請你單刀直入吧」

「那就不用想了.二號的話就選那個叫萬里谷的女生吧.那女生可是十分貴重的人才哦.與護堂的權能和性格相合,也很勇敢.行為規矩衣著整齊還很聽話.很好吧?」

「哈?」

護堂呆愣地看著艾麗卡的臉.

「那種的等級的靈視術師已經不多了將來,如果當我跟來曆不明的神戰斗的時候,有那個女生的靈視的話就可以一定程度上解讀神的屬性了.她可是可以使你的『劍』更加銳利的適當人材,千萬不要讓她逃了喔」

「不要開奇怪的玩笑啦!萬里谷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吧!」

「我是認真的喔.才不會有人開這種讓人不愉快的玩笑吧?啊,不過要記得啊,再怎麼說也只承認她是二號而已啊.不管什麼時候,不管是誰,都不允許你忘記你的一號都是我——艾麗卡.布朗德里」

一邊嘀咕著,艾麗卡一邊握起護堂的手.

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的心情就像戴上了手銬一樣.

「如果忘記了的話我一定會把給護堂斬殺了的,所以一定不能忘記喔.雖然我是很寬容的,不過卻是不怎麼能忍耐的女人呢」

艾麗卡輕輕地笑著回答道.

平常的那天真可愛的惡魔般的笑容.

對于這個看上去很可愛的笑容,護堂卻是感到十分恐怖.沒有惡意這點,估計不是認真的殺人預告就是了.

「喂,等一下.在這之前,我想一下你都會想刺殺我吧!」

「那種事情,不就是玩玩而已嘛.並沒有真的恨你,所以絕對不會瞄准地方殺了你的.就像這樣,一邊抱著你不讓逃跑,然後一擊命中要害.很簡單吧?」

一邊說著,艾麗卡貼近過來.

護堂慌忙地把她趕走.比起道德心,首先有反應反而是恐怖的心理.

「別,別說傻話了,趕緊走開.現在開始要准備使用『風』的力量了.因為還不能熟練使用那個化身,需要很集中精神的啊!」

護堂手扶著把腰部靠在附近的護欄上.

閉著眼睛,集中精神.

必須要讓耳朵變得更加敏銳.絕對不能聽漏傳達到這里的聲音.

聽到了低聲不安地說話的人們.

聽到了向著手機憤怒地大聲投訴電車停止運作的中年男性的聲音.

聽到了小孩的哭聲.

聽到了四周祈禱著的人的聲音.

聽到了不停追問警官不合理的發言的人的聲音.

——護堂把這些聲音都無視掉.現在要聽到的聲音並不是這些.從遙遠的地方傳達過來的聲音.是應該守護的人的呼喚的聲音.

那種認真的人,怎麼可能見死不救呢.絕對,一定要聽到她的聲音.

必備的東西是集中力.不能放過任何一瞬間,最大限度的集中力.

一定會做好給你看的.

這就像是打棒球的時候,決勝負的一刻.

比起自己更加熟手的打者多的是.也有不少人能比自己打得遠跑得快.盡管如此,草薙護堂經常能比賽在四番打的時候決出勝負.

該擊球的時候就擊球.

使之變成可能的是,絕地中的不怯于集中的精神力——

「草薙同學!草薙護堂!趕快過來!我和雅典娜在這里!快點——這里有需要你的力量的人.趕快!」

在這傳達的一瞬間,被護堂抓住了.

從遙遠的遠方,傳來了呼喚的聲音.

馬上睜開眼睛,站了起來.全部條件都齊了.

韋勒斯拉納的第一化身『風』.

神話中所說的,那個戰神化作強風的姿態在聖者查拉圖士特拉(阿維斯陀語:Zaraθu?tra,即瑣羅亞斯德,瑣羅亞斯德教創始人,神秘曆史主義曆史的分歧的重點人物之一)前顯現,告訴他.吾最強的得到最多勝利的人啊,成為可以挫敗人類與惡魔的第一的人吧.

「走吧,艾麗卡!抓緊我!」

一邊跟伙伴說著,護堂化作『風』的化身.

從腳下湧起渦卷的旋風.

把飛起來的艾麗卡的手拉過來,護堂乘風而飛.

「——還活著啊,不,終于醒了啊.做的真好,草薙護堂!這樣才算得上我們的仇敵!擁有連魔王都忌諱的名字的人啊!」

隔了幾個小時後第一次聽到了,猶如慶祝再會般的雅典娜的聲音.

當霧氣被風吹散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站在了早就看慣了的車道上.前方數米的是憔悴的祐理,和有著輝煌銀發的少女

不從的雅典娜.

護堂只看一眼就理解了,那是取回了戈爾貢之石的雅典娜的姿態.

【風】在雙方都有風吹到的地方,如果有護堂熟識的人呼喚護堂的名字,就能夠瞬間移動到那個場所.

韋勒斯拉納使用這個權能引起了龍卷風發動條件是呼喚的一方遇到危機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