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魔王們的斷章 第6話 某日的男子(?)會
自從日本的Campione前往南洋渡過年關歸來以後,已經過去了近半個月的時間.

在時間即將來到一月中旬的時候,沙耶宮馨造訪了女仆咖啡店‘國士無雙’。而且,她剛落座就開口邀請同席的兩位男士。

“要是方便的話,下個月的情人節要不要陪我一起過呢?”

““…………””

陸鷹化和甘粕冬馬同時以沉默回應這個突如其來的邀約。

這里是店內深處的VIP房間,是個甚至還搬入了飛鏢游戲和台球桌以及紙牌游戲用桌的特別房間,豪華到與秋葉原的女仆咖啡店完全不符。

稍過一會之後,甘粕開口說道。

“我就懷著確信以及期待提問一下好了,這應該不會是以送巧克力給我們作為目的的吧?要是萬一真是如此的話,請容我就算排除萬難也要作出推辭。”

“啊啊,和沙耶宮小哥在一起可是會讓人抓狂的呐。”

“你們兩個可真是都漂亮地無視了我的性別呢。”

由于看到連陸鷹化都皺起了眉頭,馨中性的美貌上浮現出苦笑。

那張俊美的臉容看起來既不像男人也不像女人。

昔日的少女漫畫里面登場的中性美少年容姿可謂是最為接近的形容。不過,馨的性別確實是‘♀’,而且還是個媛巫女。

順帶一說,今天她的衣著是男裝的短外套搭配西褲的裝扮。

“正如你們所推測的那樣,我希望你們務必要收下巧克力呢。這該說是我的心意,還是說是來自大多女孩子們的心意呢。”

“不覺間把某些可疑的事情說漏嘴了呢……”

甘粕如此喃喃說完之後,馨愉快地一笑,繼續告知道。

“正如你們所知道的,我也是個即將畢業進入大學的高中三年生了。而且還是個受到全校女學生甚至包括學生會長所傾慕著的人。”

“小哥你還是有好好地去高中讀書的啊。”

“意外地也是有去上學的喔。而且還是某所名門女子學園。穿著特別定制的學校制服度過了三年的高中生活,而且還成為了全校女學生以及女性教員們的偶像。”

經鷹化這麼一說,甘粕也帶著吃驚的口氣作出說明。

話題很快就聊到了這些方面。馨婉然一笑,開始談及要點。

“嗯。那麼,會向即將于今年離開的沙耶宮馨贈送巧克力女學生·大姐姐們的數量,推測會比起上一年多三倍,現在都已經收到了好幾個提前送來的禮物了。所以我想要以比起往年更為萬全的體制迎接這大量送來的巧克力。”

“總之就是,想要讓我們也來幫忙?”

“回答得好,甘粕先生。陸君,我在二月十四日需要使用這間店喔。我會從收到的義理巧克力里拿出幾成出來,用此加工成蛋糕之後贈與大家的。”

“這個嘛,如果不會對情人節里舉辦的展銷活動造成妨礙的話,那就沒什麼所謂就是了。”

“沒拿出來的部分打算要怎麼處置?”

“把那些捐獻到孩子們多的地方去,本命的就由我個人收下來,有各種各樣的處置方式呢。這方面的事前工作也正在進行中喔。”

“依舊還是不把才能用在工作上啊……”

對于自己上司這種毫不疏忽的手段,甘粕歎了口氣。

馨向唯命是從的部下使了個眼色,並接著說道。

“再說,這個集會的參加資格是‘男生’。女生禁止參加。我打算也向正史編篡委員會,還有相識的單身人士們也提出邀請喔。”

“那,也有邀請叔父上嗎?”

“草薙先生嗎。如果邀請他的話應該會輕松答應前來吧。”

“因為他可是個在只有男人的地方才能心情輕松的人嘛。要是護堂先生過來這邊的話,似乎各個方面就會出現抱怨呢。”

居住于日本的Campione·草薙護堂。

馨在說出這個名字的同時露出苦笑。

“那個時候就再另外考慮對策好了,因為邀請護堂先生過來應該會很有趣的嘛。”

“請別拿天下獨尊的大魔王來作幌子玩喔。那可是直至去年的春天為止,都前所未有的國寶級人物。”


甘粕虛脫地作出警告。

“Campione的足跡之類的,日本在一年前為止都從未在賢人議會的報告里出現過。”

“啊啊,那是每月都會從英國那邊送來的東西嗎?”

身為香港武俠的陸鷹化似乎對于這方面的事情不太熟悉,他對此感到疑問。

“嗯。在那里登記為會員的業界有關人士,要是希望的話是可以讓他們定期送來Campione的關聯報告書以及研究資料的。

“最近在網絡上閱讀這些東西也變得很方便了呢。”

馨如此說完之後,甘粕也拿出了書寫板終端。

“你看,上面記載著各種各樣類似的東西。”

“……什麼嘛,也沒有寫著什麼驚人的內容嘛。”

只有會員才能夠閱讀的英文網站。接下交付過來的書寫板簡單地閱讀了一遍上面的內容,陸鷹化聳了聳肩。甘粕和馨對此都同時露出苦笑。

“那個嘛,這些內容對于身為最凶的Campione弟子來說是只能招以嗤之以鼻的水平吧。”

“關于新世代的四人,還是有大致上的描寫喔。”

亞曆山大·加斯科因。

約翰·普魯托·史密斯。

薩爾瓦托雷·東尼。

以及草薙護堂。

這是在七位Campione里面,被認作新世代的四人。除了居住在洛杉磯那名年齡不詳的人物以外,全都是十幾歲到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內容特別詳細的是關于黑王子阿雷克的信息。

他所擁有的五個權能——神速·複仇·迷宮·重力球·不可視的仆從,以及關于他的特異性格,還有他不斷作出的各種大事和惡行。

記錄人的名稱大多都是公主·愛麗絲,身為黑王子宿敵的白之姬。

另一方面,也彙總了一些有關于約翰·普魯托·史密斯的變身體之類的目擊案例。

呈現魔神特斯卡特利波卡的‘黑曜石’巫師之相的巨人姿態、以及化身成為黑豹的‘豹貓’、‘太陽’的具現化象征的‘殲滅之焰’、司掌‘毀滅之風’的魔鳥、還有據聞通過奉獻祭品作為代價而出現的‘吐煙者’……

“薩爾瓦托雷卿和叔父上的情報,相對起來則是比較簡單呢。我倒是覺得現在已經能夠寫上各種各樣的東西上去了。”

“啊,這個大概是故意的吧。”

“這似乎是盡量以不會讓閱讀過的人們接收到‘Campione原來也有弱點’這種情報為方針進行書寫的呢。護堂先生的權能有著使用條件啦,薩爾瓦托雷卿那過于天真的人品之類的,或許都是有意地避免記述的呢。”

“該怎麼說呢,這個做法還真是……”

“這是為了避免Campione因為一時興起而引發出斗爭之類的事情吧。”

“就算是對這方面試圖作出隱瞞,絕對也是難以那麼順利的。”

“啊啊,確實如此。”

聽了甘粕的這番推測,鷹化臉上浮現不懷好意的笑容。

“世界上也確實是存在很多對這些情報領會錯誤的笨蛋呐。”

“順帶一問,陸君。你難道沒有過要趁護堂先生不備對其下手的想法麼?如果是對于他的事情相當了解的你,應該有著充分的可乘之機吧。”

“說什麼傻話啊?如果去攻這種可乘之機的話不就是死路一條嗎。”

即便馨噗哧地露出小惡魔般的微笑,武林的麒麟兒對此也處之泰然。

“那些可是就算有著破綻也好,有著可以瞄准弱點的可乘之機也好,都能夠靠著蠻勁闖過困境的人啊。別說是什麼殺雞焉用牛刀,我看就算用導彈也沒用。我可沒有抱著東京都一起自殺的覺悟呢。”

“嘛,確實就是這種下場呢。”

像是總結地如此說完之後,甘粕也看向書寫板上面的文章。

“雖說如此,年長組里面除了侯爵大人以外也沒寫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呢。”


“說起侯爵的資料,上面也記載著‘實際上是搞錯了的’芬里爾殺害一說。而且祐理之前也對巴羅爾殺害說提出過異議吧?”

“按照祐理的說法來想象的話,感覺那會是古代羅馬的英雄,同時也是單眼之軍神的霍雷修斯·普維魯斯呢。”

沃班侯爵,羅濠教主,愛莎夫人這三人是Campione的舊時代組。

他們在格林尼治賢人議會積累起充分的勢力之前就已經進行活動,特別是兩位女性已經漸漸地不再于人前露面,所以情報也相對較少。

馨略帶苦笑地開口說道。

“賢人議會該不會是由于從Campione的‘威脅度’上受到啟蒙,因而才沒有傳達‘實情’的吧。”

“這可真是聰明之舉,不是挺好的嘛。假如讓我的師父知道自己的情報被寫在網絡上的話,大概會下達把地球上存在的所有PC破壞殆盡的命令吧。而且,甚至還會讓因特網線路成為舊時代的遺物,為此親自揮動起豪腕。”

“這番話聽起來完全不像是開玩笑呐。”

“並非玩笑話而是事實如此吧。”

把魔王Campione作為閑聊的話題。

或許果然由于以這三人的陣容在場的緣故吧,話題自然而然地偏向了業界方面。

“重新再看一次的話,愛莎夫人的報告比起教主大人的還要少得多呢。”

“那是除了提及正絕贊隱居中之外就是幾乎毫無信息的大人啊。”

“啊啊,那位大人嗎……”

“哎呀,莫非陸君你知道那位迷之女魔王的事情嗎?”

“說是知道也算是知道就是了。不過世界上還是有些不要知道為好的事情嘛。那也不是能夠開心談論的事。”

“原來如此。又是那種方面的人啊。”

“連這些東西都需要按遵從定路線,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下去還真是艱辛呢。”

無視了兩位正史編篡委員的嘟噥,陸鷹化操作著觸摸屏打開了顯示‘羅濠教主’的項目。

“年齡·性別·出生·容貌全都是‘NO DATA’嗎。嗯,這樣大概還算是能夠保障人生安全。……呃喂喂,寫成這樣腦袋有沒有毛病啊。”

“有什麼不妙嗎,陸君?”

“豈止是不妙,甚至還會遭到虐殺啊。你看,居然擅自給師父的權能按上名稱。”

陸鷹化以手指著一篇文章。

那是記錄著羅濠教主所使用的大力金剛神功的條目。上面分門別類地列出了賢人議會收集而來的資料,歸結出了概要。

文章最後以‘這種能力命名為The power’作結。

“關于各位Campione所擁有的權能,賢人議會那邊一般習慣會起個暫定的名稱……”

“那對于其他的魔王們是沒關系就是了。師父可是有好好地給自己的權能命名的喔。”

“那個什麼大法啦,還有那個什麼神功啦,都是她自己起的名字嗎!”

“師父應該是不會對此重新推敲名稱的。寫出這種東西的家伙人頭可是會不保的喔。”

“教主手下的人們,為什麼沒有報告上去呢?”

“這是肯定的吧。要是將這種消息報告上去的話,必定會首當其沖地承受師父的憤怒。這種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做的。不過,或許有什麼人會無意間說漏嘴呐……”

“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限時炸彈呢……”

“問題是這些信息會在什麼時候傳入教主的耳中呢……”

收到這個意料之外的凶報,馨和甘粕都同時喃喃說道。

“話說回來,陸君。相對于沃班侯爵的權能來說,教主大人的權能倒是讓人覺得少得多呢。那個難道是有什麼理由嗎?”

“那個嘛,只不過是錯覺啦。”

被馨這麼一問,鷹化看起來一臉無聊地回答道。

“由于師父之前在日本所使用過的權能很少,所以看起來會是那樣吧。師父可是有著和沃班侯爵不相上下的各種恐怖力量喔。”

“恐怖的力量嗎?”


“比如說將自己所身處的都市的運勢提高,使其迅猛發展起來,還有把全世界變成花田之類的。”

“花田?”

“第一個似乎會對經濟和政治產生不容忽視的影響就是了,不過第二個真的有那麼危險嗎?”

“按剛才的說明來看,似乎那是能讓枯木開花的權能呢。”

“可不是枯木那麼簡單啦,在石頭啦混凝土上啦都能夠開出花朵,將街道的各處都填埋殆盡。而且,那可不是普通的漂亮花朵。而是會產生出毒花和食人植物的地步。”

“嗚哇。那樣豈止是會導致交通癱瘓,甚至還會誕生出滿街死人的腐界啊。”

“就算沒有特意發出意識,師父偶爾都會無意間讓某處冒出小花朵。”

“那種危險得不行的花田,能夠在多大的范圍里制造出來呢?”

“如果師父認真起來多花點時間,就算是整個日本列島也能夠整個覆蓋起來吧?再說,各位魔王們都並不會把權能的多少放在心上。而且這也不是能夠決定勝負的東西。”

馨‘嘿’地說著將目光轉向正以一臉什麼都懂的表情如此說道的鷹化。

“不過,我覺得要是有著各種各樣的能力,那麼無論面對怎樣的敵人都能夠作出迎擊呢。應該說這麼一來就毫無破綻了。”

“與在能力的相性上惡劣的敵人苦戰可謂是戰斗的常規呢。”

這與其說是回答馨的疑問,倒不如說是享受智力游戲的達觀發言。

另一方面,甘粕以一如既往的毫無責任感的輕浮口吻插口說道。

並且要說陸鷹化的話則是:

“這個嘛,因為那些人可是不管身旁有什麼東西都能夠加以運用的人種嘛。正如他們無論所擁有的力量數量多少都能夠活用那樣,機會到來的時候還是會增加的吧。”

他帶著稍微有些暗淡的眼神談論著弑神的魔王們的事情。

“不過,會在意和敵人的相性是好還是壞,敵人是否比自己更強大的這種人類所會有的想法,那些人應該是沒有的吧。再說本來大多數神明就比起Campione要強。”

邊虛脫般如此說道,鷹化邊站起了身。

“雖然我的師父在人間界是天下無雙的,不過武藝在師父之上的軍神還多得是,魔術什麼的在神明的神通力面前也只是小把戲罷了……會小心眼地在意敵人強弱的人,是無法成為稱職的弑神者的喔。要是有機會的話也可以向叔父上問問。”

香港陸家的公子這麼說完之後就離開了店鋪。

相當忙碌的他在這之後似乎還有各種事情要做的樣子。

“護堂先生會在意敵人是強大還是弱小嗎?”

“當然會啊。既然反正都要戰斗了,弱的對手肯定是最好了。”

陸鷹化離去之後大約過了三十分鍾。

馨如同是替補換人一樣試著向來到店里的護堂如此問道。

在說出了和魔教弟子所道破的事情正相反的回答之後,第七位Campione發起了牢騷。

“只不過,很莫名其妙地我總是會遇上比我強大的敵人呐。”

“呐草薙先生。既然如此的話,不是也可以選擇不去和那樣的敵人戰斗嗎?”

插口說道的人是甘粕。

“這可不是宮本武藏的傳說,我倒是只想要和比自己弱的敵人戰斗呢。話雖然這麼說沒錯呢。不過,嘛,就算敵人比我更強大也好,也不是絕對無法取勝的,所以我覺得這點並不重要。”

““………………””

“咦?怎麼了嗎?”

看到相互使了個眼色的馨和甘粕,護堂感到不解。

“啊,不是。只是覺得原來如此,就是這麼回事而已。”

“就普通人來說這可是最重要的事項呢。對于這點能夠做出這種回答,可謂是不愧為大魔王的真面目。”

上司露出苦笑,部下也一臉裝傻的表情聳了聳肩。

而另一邊,不明白被如此問道的理由為何的護堂,則是一臉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