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魔王們的斷章 第5話 草薙家的打工
1

“這次真是有種被哥哥‘擺了一道’的感覺……”

草薙靜花很不愉快地皺起眉頭。

雖然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但擺出這種表情卻有著不可思議的魄力。也許是因為身上散發出的女強人氛圍吧。

“口口聲聲說要從賭博中抽身,居然又偷偷地帶著大群女孩子到南海旅行……”

“我先說好了啊,靜花。”

身在草薙家起居室,如此反駁的人當然就是靜花的哥哥護堂。

寒假只剩下一天。新年期間,草薙家的兄妹兩人都在不同的地方進行長途旅行。

“我才沒有‘偷偷地’去旅行啊。事前我已經跟你說過要離家,而且也跟媽媽‘暫時外宿一陣子’這樣知會過了。”

“目、目的地和有誰同行明明都瞞著我!”

“有什麼關系,沒必要連這種事都向妹妹報告啊。我們都已經不是什麼三歲小孩了吧?”

“哼。就哥哥來看偶爾還是有這種必要的。”

護堂平穩地面對怒發沖冠的靜花。

畢竟他是沒有丁點妹控情結的男人,所以是真心這麼認為的。身為兄妹兩人的青梅竹馬,德永明日香很清楚這方面的事情。

“總有一天哥哥會變成和爺爺不相上下的花花公子的。”

“所以說,別再把我和爺爺混為一談了。”

兄妹兩人的祖父·草薙一郎是當地·根津三丁目中最受歡迎的人物。這位老人年輕的時候,似乎和護堂非常相似。

話雖如此,那指的是面容相似。性格是大不相同的。

與開朗而且灑脫的的一郎不同,孫子的性格相當木訥。盡管如此卻能展現出不亞于祖父的‘技巧’正是其可怕之處。

“對了,靜花。”

明日香慢慢開口說道。

“新年期間一直都在加勒比海那邊,弦蔵叔叔依然還是那麼有個性呢。”

草薙兄妹的父親·弦蔵。

與兒子同樣,名字的筆畫數非常多。記得姓氏也與‘草薙’不相上下,也差不多有三十劃。草薙兄妹的母親·真世嫁入弦蔵家之後,在護堂懂事的時候就離婚了。回到娘家之後,便再次恢複草薙這個姓氏。

兄妹兩人也是從那時候起與明日香來往的。

然後,靜花以輕松的語氣談論起這個姓氏不同的父親。

“是呀,好像是去年吧,說過又撈了一筆之類的話。”

“老爸那家伙,還是那樣子嗎。咱家的父親是個投資家,母親則是女王大人啊……”

對于妹妹的報告,護堂感慨地嘀咕道。

聽到兄妹兩人的說法,明日香不禁插嘴道。

“護堂。那應該說是創業家或是實業家經營者之類才對吧?”

“是嗎?那個老爸,有時候是掛著‘制片人’之類的頭銜,有時候又會突然變成其他頭銜。實在非常可疑。”

“媽媽的話……果然是個女王大人呢。”

“那廣闊的人脈簡直非同尋常啊。”

“草薙家的家庭情況,依然是那麼複雜耶。”

明日香與兄妹兩人就是能這樣在草薙家的起居室和他們相互閑聊的關系。

正因如此,她相當清楚這個家庭和普通家庭之間的‘差異’。

“不愧是護堂和靜花的父母呀。”

“等下,明日香。”

“嗯。姑且不論哥哥,剛才那番話應該不適用于我身上。”

“……先說好了,比起我來說,靜花更可能會成為不得了的人。”

“說、說什麼!我可是這個盡是怪人的家庭里唯一的普通人。別把我和哥哥他們混為一談!”

“唔……就我這個鄰居來看,大概是不相上下吧。”


明日香低聲地說道。

草薙兄妹無論容貌和性格都沒有特別相似的地方。不過,倒是有著‘相互的言行與自我主張不符’這個共通點。

靜花像是感到遺憾地對剛才的評論提出反駁。

“真是的……。話說在前頭,我可是有常識的人。這點和哥哥是完全不同的吧,明日香。”

“慢著靜花,我也是個具有普通常識的人啊。”

“哼。這種話由泡了四五個女孩子,讓她們總是在身邊侍奉的人說出來,丁點兒說服力都沒有喔。”

就在妹妹對哥哥‘做鬼臉’的時候。

靜花放在桌面上的手機響起收到信件的鈴聲。

“好像有郵件。是什麼呢?……啊,果然不行嗎。”

“怎麼了?”

護堂問道,望著手機畫面的妹妹歎了口氣。

“我的朋友小唯,還記得嗎?身形很嬌小,和我同班的。”

“……有點印象。”

“本來預定要和她一起去畢業旅行的,可是現在不行了。”

靜花現在是城楠學院初中部三年生。再過兩個月的話,就會迎接畢業以及升上高中部。

“其實是她的爸爸最近被裁員了。”

“那真是遺憾啊……”

“難道在旅費上會對父母造成負擔嗎?”

在嘀咕著的護堂身旁,明日香擔心地問道。

談論著的女孩子曾經見過幾次。記得的確是城楠學院初中部的。

那孩子現在大概面臨著困難的事情——。

明日香也對此感到可憐。

“也對,現在首要的是父親的再就業問題呢。”

“啊,這方面沒問題。已經介紹給媽媽了。”

“介紹給真世阿姨嗎!?”

“嗯。說是無論怎樣的工作都肯去做,馬上就找到新職位了。唯有這種時候會覺得媽媽真是個厲害的人呢。”

“可是靜花,那應該是正經的工作吧?”

“這點不用擔心……我想。而且。”

這時候靜花聳了聳肩,作出很有草薙護堂妹妹風格的發言。

“只要不是犯罪的話,即使有些風險的工作還是去做為好吧。”

“哎,這麼說也沒錯。”

“我說啊。在這種事上能清濁並容的高中生和中學生,絕對說不上普通耶。”

“不過明日香,最重要的是能找到工作啊。”

將常識性的意見完全無視,靜花說道。

“總之,她爸爸的工作單位已經找到,小唯的上學問題就不用擔心了。可是那孩子因為顧慮家庭情況,打算要放棄畢業旅行。”

“畢竟是中學生呢。又不能為了賺取旅費而打工啊。”

這次說出了很有常識的發言,護堂對此點了點頭。靜花也跟著大力地點起頭來。

“是啊。畢竟沒有地方會雇傭中三的學生嘛。”

“呃……”

明日香嘀咕著。這對兄妹其實有著‘忽視自身情況的名人’這個共通點。

明日香緩緩地對沒發現這個事實的護堂和靜花開口說道。

“我要對充滿常識的草薙兄妹提問……兩位從很早以前就很闊綽呢?護堂每逢正月都在可疑的賭博大會上賺大錢,靜花平時也總是有使不完的零花錢。”

“我、我可不只是從賭博上賺錢的啊。”


每年慣例的草薙家族聚會,正月的賭博大會。連續幾年以冠軍君臨的高校一年生慌張地作出否定。

“我也有正經地打工的。”

“嗯,我知道。你本質上是個勤勞的人,對于賺取不義之財會感到于心不安,這種地方倒是很正經的嘛。”

作為很清楚草薙護堂為人的青梅竹馬,明日香點了點頭。

另一邊,靜花也像是很‘意外’地開口說道。

“我、我得到的零花錢也不是很多喔。應該說,我們的媽媽可是那種會說‘想要零花錢就自己去賺’的人。”

“就是就是。偶然又會有心血來潮地肯給的時候。”

“就算這樣,從小時候起就很辛苦啊。明日香也知道的吧?”

“嗯,我知道。不如把這方面的經驗教給那位朋友怎樣?”

““…………””

聽到這個建議,兄妹兩人都暫時沉思起來。接著,兄妹兩嘰嘰咕咕地商量起來。

“距離畢業還有兩個月,應該有充足的時間打一份工吧……?”

“那孩子在升學方面沒問題嗎?”

“嗯。和我同樣,早就決定從初中部升到高中部了。”

“嘛,成為高中生就能去打工了,在初三的最後時期稍為亂來——也不要緊吧?”

“要不試著去拜托會雇用中學生的地方看看?”

“要是找咱家親戚的話,大概就沒問題吧。不過,時薪可能不太多。是要賺旅行資金吧?”

“既然這樣,由我們自己去干可能更有效率……”

邊聽著哥哥的意見,妹妹邊緩緩開口問道。

“那麼。哥哥有沒有出資的意願?”

2

一月中旬的三連休,其中一天。

中午時分,草薙護堂來到崎玉縣某市的市民廣場。這里是從文京區的根津三丁目坐電車不用一小時就能到達的地方。

沿河而設的廣場離車站也很近,廣場的面積廣大到甚至可以同時進行三場棒球比賽。

今天這個地方是B級食物攤聚集的會場。

而且,護堂也有同行的人。當聽說有便宜食物齊聚的活動時,

“日本的鄉土食物豐富多彩,到實地勘察也許挺不錯呢。”

如此自大地發言的就是艾麗卡·布朗特里。

排列著數量眾多的攤子,人流聚集的熱鬧活動會場。帶著即使在人山人海中也格外顯眼的金發少女,護堂來到目標的攤子附近。

凝望著那個攤子一陣子後,艾麗卡慢慢地開口說道。

“你的家庭還真是獨特呀,護堂。”

“欸,是嗎?要是和你家比起來的話,我們家完全是普通的庶民啊。是沒什麼特別的普通家庭而已。”

艾麗卡突然的發言讓護堂眨巴著眼。

沒想到居然會被布朗特里家的千金說這樣的話。

先祖中曾經有過魔王Campione同時也是魔術的名門,每代都有擔任意大利首屈一指的魔術結社《赤銅黑十字》的干部。再加上昔日還是米蘭公國的貴族,是個相當富豪的家門。這就是艾麗卡的出身。

“不過,我倒覺得在普通家庭長大的日本中學生,可不會在這種地方擺攤營業的吧?靜花妹妹看起來相當活躍呢。”

“不,這個嘛。任何家庭都是不勞者不得食的啊。”

目光跟著艾麗卡的視線望去,護堂這麼說道。

由于只是個附近的住民來找點東西吃,為了享受祭典氣氛而來的活動,因此來場者大概是四位數吧。規模與一天聚集數萬人的當地美食活動是完全無法相比的。

話雖如此,會場各處的攤子都熱鬧非凡。艾麗卡和護堂的視線所及之處,靜花的攤子也在那里——。

盡管現在還是冬天卻只是穿著長袖T恤和圍裙這些單薄服裝的草薙家長女正面對著鐵板。她現在正料理著大量的炒面。炒著面的同時也不忘對身邊的人下達指示,做事乾淨利落。

三名員工正在這個攤子上拼命地勞動著。身為妹妹朋友的嬌小女孩子,好像以前有見過的樣子,大概是以前來過草薙家玩吧。

第二個是明日香。她以時薪800日元的條件答應了幫忙。


並且,最後的是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那頭染發——應該說,是因自己染發失敗而呈現橘色的頭發,實在相當顯眼。

“明明是最年長的卻被靜花頤指氣使的那個人是誰?”

“是靜花從我們家遠房親戚開的公司里借來的人。這樣的攤子需要有成年人作為衛生責任人。”

“說的公司,是怎樣的?”

“這個嘛,是以飲食業為主的公司……現在是這樣。”

“是嗎。以我來看,他像是黑道組織里的小弟就是了。”

“…………”

順帶一說,這間公司在十幾年前,還沒法人化時是所謂的‘走鬼檔’,而且前身還是當地的小型黑道團體。

如今的職員和臨時工里面也有很多‘頑劣的小伙子’。

進一步來說,那還是以前教會護堂賭博的遠房親戚留下來的公司。

草薙兄妹從小時候起就經常到那里幫忙,從而得到了可觀的‘小費’。拜此所賜現在兄妹兩人也相當有面子。

靜花因為與生俱來就是大姐頭的性格,所以受到舊社員·現任社長的賞識,甚至被授予在‘現場’統率年輕小伙們的權限。不,該說是不覺間便已將這種權限歸為己有。

“不管怎樣,熱鬧起來就好了。”

護堂念叨道。

雖然午飯時間已經過去,會場內依然還有很多人。靜花的攤子前也有很多人在排隊。妹妹為了在地區活動中大撈一筆而選擇的是重視性價比的料理,炒面。

加入牛肉,甜味噌醬料的調味似乎是取勝的手段。

實際上,往這邊飄來的味噌和燒炒的氣味相當香郁,確實能勾起人們的食欲。

“不過護堂。要在這種活動里開店,是那麼容易的嗎?”

艾麗卡邊往四周環視邊這麼說道。恐怕她是在尋找自己喜歡的‘稀奇食物’吧。

“我覺得會有參加資格啦,各種麻煩的手續什麼的。”

“真敏銳啊。這個嘛,例如只准市內的住民才能開店什麼的,有各種各樣的條件啦。這次只是運氣好吧。”

“運氣?”

“啊啊。某個預定要參加的團體突然取消了。而且我家母親在這個市的工商振興會里有不少熟人,市議會議員還是母親的酒友。”

“…………”

“所以,只要把一瓶葡萄酒交給我媽,一個小時就能把事情搞定了。”

“那麼,要在這里開店的話,資金是護堂提供的吧?”

“不只是我,老爸也有。雖然是個不良中年,不過很疼女兒。還有就是靜花本人,以及朋友們的積蓄。她們都是會把壓歲錢存起來的好孩子啊。之後就會按照出資份額來分配利潤。”

“那,這些工作准備從規劃起到實行只花了一周時間就完成了呢……”

大致知曉了情況,艾麗卡稍有些吃驚地說道。

“總而言之,唯有這點是毫無疑問的。護堂的家族和親戚,即便以我們布朗特里家的基准來看,顯然也是很不普通的喔。”

“喂喂……”

沒想到居然會被以騎士魔術神明之類的作為日常的家庭說這樣的話。

由于母親·父親·家族中其他的人有各種複雜的情況,會被明日香評為‘並不普通’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不過,他還是不想被艾麗卡這樣的人說這種話。不知是否清楚護堂這樣的心情,意大利少女繼續感言道。

“如果想要有效率地獲得高額利潤,並非受雇于人,而是自己親手創業這點我是充分同意。不過,我不覺得這會是日本的普通學生會有的想法呢。”

這時艾麗卡聳了聳肩。

“從沒聽班上有人說過要投資創業什麼的,充其量只是會說到什麼店里打短工之類的吧?”

“居、居然會聽到艾麗卡說起學生的‘普通’啊……”

總是我行我素,自由奔放的少女所說的常識論。

護堂對此而感到驚訝,艾麗卡也皺起眉頭。

“雖然我沒資格這麼說,不過也沒辦法吧。都是護堂的錯喔?因為你總是會在我們面前作出違背常識的言行嘛。”

“…………”

看到艾麗卡那副憤然的表情,護堂不由得將反駁的話吞回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