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魔王們的斷章 第3話 Campione與學習會
草薙護堂,是弑殺神明的魔王。

亦被魔術師們尊稱為Campione,被許許多多的人們所懼怕並帶來爭端。

可是,草薙護堂在成為Campione前是一名高中生。

雖說在如今的生活里經常都會被卷入神明和魔王們的爭斗,但是他仍覺得需要盡好作為學生的本分。

學生的本分,即為學習。

“因為加斯科因和蘭斯洛特引發的騷動,考試複習完全沒有進展啊。”

在十一月最後的一天,護堂以愁眉苦臉的表情如此嘟噥道。

第二學期也已經臨近末尾。在城楠學園高中部里,是預定于十二月的第一周舉行期末考試的。然而,最近的護堂卻忙得不可開交。

首先是學園祭。緊接著是雅典娜的再次襲來和神祖格尼維亞的暗中活動。

之後還有亞曆山大·加斯科因的天之逆鉾被奪事件。

在追蹤著亞曆山大·加斯科因而遠渡至英國後,沒想到這回卻是在東京灣浮島發生的騷動。最後,是與槍之軍神蘭斯洛特的死斗……

一系列事件所造成的結果,自然就是學業變得松散了。

面對期末考試所作的准備,他處于無論如何也說不上充分的境地。

“即便是現在開始也好,必須得鼓足干勁去學習才行了啊。”

充滿干勁的護堂像是起誓般說道。但身旁的艾麗卡像是要對這種決心潑冷水一樣笑起來。

由于正好是個天氣晴朗的午休,護堂、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都‘一如既往’地在中庭集合,吃著午餐。

“事到如今也不是非要努力不可吧?以護堂的情況來看,學業成績也不會對將來的生涯有什麼影響。”

“我說你啊……我可不想在高中里有留級啦不及格啦之類的經驗啊。”

更進一步來說,也沒有在志願欄里寫上‘魔王’的預定。

但是,艾麗卡對此依然愉快地笑著。

“沒問題的喔。如果護堂覺得在日本的學校里難以畢業的話就來歐洲留學吧,接著就那樣向著大學前進。那邊有好幾所和我們《赤銅黑十字》合作的學校。隨時都可以幫你安排的喔。”

“就算是現在我也沒有想過要移居去外國。”

“那,要幫你施加‘教授’的術麼?這樣做的話教科書的內容大體上都可以輕易地全部背下來了吧?”

“又不是要去和神戰斗,可以做出這種作弊行為嗎!”

拒絕了惡魔的建議之後,護堂試著向同伴們詢問。

“大家的成績都很好啊。這次的考試看來也不成問題吧?”

“屬于基礎教育和文科的學習科目沒什麼問題……”

莉莉婭娜看上去一臉憂郁地回答道。

“我對于數學,所謂的物理之類的理科科目實在是很不擅長。雖然有抽空稍微進行過複習,不過完全說不上有什麼進展……”

原來如此,莉莉婭娜完全是個屬于文科系的人麼。護堂點了點頭。

在某種意義上,護堂也認為這是對于生活于魔幻世界的‘魔女’所相稱的傾向。

“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都對曆史之類的知識知道得格外詳細啊。”

別說是曆史和考古學了,就連比較文化的古學之類的都所知甚詳的,奇異的十多歲少女。

更進一步來說,像是國語的現代文、古文、漢文也像是理所當然一樣取得好成績。就像是要讓日本語作為母語的同班同學完全沒有立足之地一樣。

“不過,艾麗卡你也是不擅長那一類科目的吧?你有做好准備嗎?”

“這可是個愚蠢的問題喔,莉莉。”

艾麗對莉莉婭娜向自己確認的問題露出惡作劇的微笑。

“我艾麗卡·布朗特里呢。雖說如果研究自己覺得有趣的事情,花費多少時間也無所謂……但我可沒打算要花費閑暇時間去找出那些無機質的符號和羅列的數學公式所具有的積極意義。”

“啊……總之就是,你什麼都沒有做吧。”

“嗯。考試考出什麼分數也好,應該也不會讓我這個人有什麼變化。管它怎樣都好不就行了麼。”

艾麗卡對于護堂的嘀咕輕描淡寫地作出評論。

這種有著毫不動搖的自我意識的人之強大,可說是闊達,倒不如該說是讓人佩服的自我主義做事方式。

“啊,說起來。萬里谷為了調查蘭斯洛特花費了不少時間啊。雖然事到如今才問好像很抱歉。對于考試複習的方面不是會有影響嗎?”

想起了這件事,護堂立刻作出道歉。

為了探索迷之軍神的出身,祐理和公主·愛麗絲一起在歐洲之地度過了好些天的時間。

但是,媛巫女寬容地接納了這個道歉。

“請不要在意。因為我平時都沒有做過為准備考試的特別複習。不要緊的喔。”

“唉,是這樣的嗎?”

“是的。”

祐理從剛才為止都嫻靜地傾聽著護堂他們談論關于考試的話題。

看著這個溫柔的大和撫子不帶氣勢和逞強的微笑,護堂的心里浮現出一些疑惑。

“難道說,萬里谷的成績不僅是沒問題,而且還是非常好的嗎?”

“——!我、我認為也不算差。”

被敷衍帶過了。

一般來說,這是成績差的人才會用回答方式。但是考慮到祐理那認真·優等生氣質與謹慎的方面,實際情況很可能是相反的。

是想到的同樣的事情吧。艾麗卡也加入了對話。

“雖然這是淑女所不應有的八卦性格……但我對此也很好奇呢。”

“確實。要是成績普通的話,萬里谷祐理反而是會平淡地回答。”

被紅與青的兩位騎士這麼一說,護堂詢問道。

“你期中考試的分數是多少呢?不,如果你不想說的話不說出來也沒關系的。”

三人一起看向媛巫女。于是祐理因而一臉害羞地垂下頭,以細微的聲音“……多少嗎”如此低聲說著。

與她那害羞的語氣截然相反,她說出來的分數是接近全科目滿分的數字。

“那算是在全年級也是能進入前五的分數啊……”

“祐理要是認真起來,每次考試看來都能取得這樣的分數呢……”

一旁的莉莉婭娜和艾麗卡在感佩著,護堂也不由得嘟噥道。

“好厲害啊。是和反町差不多的成績吶。”

“啊……是這樣的嗎。”

“對啊。那家伙,別看他那樣成績卻非常好啊。”

““誒?!””

祐理隨身附和的地回答,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都驚呆了。

“等一下,護堂。剛才你說的那個名字——是和我們是同一年級的那個?”

“總是吵著說妹妹和女仆咖啡廳的那個嗎?”

“當然啊。反町那家伙,考試的分數好到可以幾乎位列學級第一的哦。……不過我也可以理解你們為什麼會感到意外就是了。

“你說的他,記得他們好像是有個綽號叫……”

“三笨蛋,貌似是被這麼認為的……”

“嘛,行動和性格確實是個笨蛋沒錯啦……”

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都露出一副像是面對著世間的不合理事情的臉色。

說不定還是第一次在學校里看到她們兩個困惑到這種程度。邊對這個意外的事態感到有種奇妙的感覺,護堂邊繼續說下去。

“順帶一說,我覺得名波的頭腦也比我要好吶。高木貌似是和我差不多的成績麼?”

護堂邊列舉出被稱為三笨蛋的同學的名字邊忽然之間想到。

“以後在考試前去跟那種頭腦好的人學習也不錯呢。差不多我也該要跟戰斗之類的事斷絕關系,集中精力在學習上,像個高中生一樣。”

“就不說以後了,這次的考試不也可以這麼做嘛。”

被艾麗卡這麼一說,護堂苦笑起來。

“到期末考試已經沒有多少天了。如果被人突然之間拜托這種事的話可是會為難的吧。對方也是自己在進行著複習的吧……”

護堂說完之後發覺到了。說起來,明確地表示自己‘不會做什麼特別的考試准備’的優秀人士不就在旁邊嗎。

話說提出建議的艾麗卡已經在望著她了。

發覺到這個視線所代表的意義的莉莉婭娜,還有護堂都一起望向她那邊。承受著來自三個人的視線所注視,謙虛的大小姐很不好意思地扭動起身體。

“所以啦祐理。你作為身處這條道路前方的先達,希望你可以為我們作出指導,如何呢?”

“那,那個,指導什麼的,這樣可說是自大了些吧……”

“不是可以開學習會麼?老實說,我完全不想要花費時間在准備定期考試上。但是,偶爾為了這種目的而團結合作,我覺得對于我們來說也是種有趣的刺激喔。”

聽到這種很有艾麗卡風格的話,護堂苦笑起來。

不過,至今為止貌似確實沒有在學習活動上進行過合作——或許是祐理也想到了這回事。

撲哧地微微一笑之後,祐理以溫柔的聲音開口說道。

“雖然不知道我能不能幫得上大家的忙……不過和大家一起努力學習貌似看來也挺愉快的呢。”

放學後。四人准備召開緊急的學習會,一起離開了學校。

“要去哪里呢。還是去我家,或者是去艾麗卡的公寓也挺不錯的嘛?”

“在這種時候,日本的學生大多都會聚集在學校附近的飲食店吧?”

莉莉婭娜對出了校門之後護堂所說了的話確認道。

“啊啊。家庭餐廳啦快餐店啦之類的。”

“不管如何,我們就嘗試一下模仿這種習俗吧?所謂入鄉隨俗嘛。就如同在羅馬的話就應該采用羅馬的方式最好一樣。”

好像是被學習會這個計劃刺激到玩心,莉莉婭娜提出了如此建議。

“那麼說來,我也偶然會和茶道部的各位一起去那種店。”

“要是品味食物的話就要考慮回避那種沒個性的場所,但沿襲這種樣式美也不壞呢。那就贊成莉莉的提議吧。”

祐理的目光稍微閃耀出些光彩,艾麗卡也大方地點頭同意了。

護堂對于這次聚集的核心從‘學習’變成了‘會’露出苦笑,但也沒提出異議。對在面臨考試之前所舉行的學習會重視實際效益的話就庸俗了點吧。

真正重要的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學習’這個事實。

盡管如此——

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她們三個好像都過著和快餐店之類的店鋪沒什麼交集的生活。

從這一連串的發言里面可以推察到她們三個的私人生活情況。

大家果然還是和‘普通’稍微有些不同,護堂點了點頭。

因而從小時候開始便學習魔術啦靈力啦之類的公主、大小姐、騎士是一個集團。今天自己必須要作為普通人代表之一的高中生幫助她們才行——

這是護堂暗自下好的決心。

閑話少說,四人在學校周邊的家庭餐廳,快餐店轉了一遍。

不過,結果卻並不如意。

不管哪個店鋪里都擠滿了城楠學園的學生們,護堂他們四個完全沒有介入進去的余地。考慮到現今正面臨于考試之前,計劃並實行‘聚集起朋友舉行學習會’的小組應該會有很多。

“沒辦法吶。還是去我家吧。”

從學校前往草薙家,是徒步需要行走十五分鍾的距離。

雖然估計這是個合理的代替方案,但艾麗卡卻決然地搖了搖頭。

“不。既然如此還是貫徹初衷吧。若乘坐電車到某處適當了地區,不是也能找得到空閑的店鋪嘛?”

這是護堂想到‘本末倒置’的瞬間。

接著四十分鍾之後,護堂感概地嘀咕道。

“也會有這種日子啊……”

四人從位處根津的城楠學院來到了上野。

然而,車站附近一帶的快餐店和家庭餐廳不管哪家都感覺非常混雜。

某家店鋪里面擠滿了老爺爺,老奶奶。每個人都是一副旅游行裝的。多半坐完了巴士還是什麼的,貌似都正在休息中。

某家店里卻反過來都是二十到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們在熱鬧著。

不意之間聽到了他們熱烈交談著的話題,貌似他們都是一個小劇團里的成員們。因公演結束之後前往居酒屋之前所開始進行的前戲。

還有,其他的店呢。

則是一群十個左右的年輕男女們在店里面的桌子上展開大量的稿紙,正在以訂書機將其裝訂成本中。在稍遠處稍微瞄了一眼,可以看到在紙張上滿滿描繪著貌似是漫畫和插圖和分隔線。

這貌似是所謂的同人志——複印本的裝訂工作。

看來在店里面不管做些什麼都相當的自由,一副繁華街的快餐店景象。那麼說來,上野是位處同人志發祥地的秋葉原的隔壁。

“雖然看來應該可以找得到容納我們四個人的店鋪,但為此而花費時間也太無謂了些吶。”

干脆放棄,去我家開始進行學習會吧。

艾麗卡率先發言阻止了護堂想要接著說出的話。

“那,干脆就找間旅館的房間吧。”

這就像是昔日前的小說家或漫畫家去前往進行原稿執筆一樣的主意。

護堂打算要提出異議,不過卻沒有這個必要了。

“誒,艾麗卡同學,畢竟這是學生的學習會,去那種地方的話……”

“費用對比起效果可太差了。這明顯就是很浪費。”

祐理慎重地表示出意見,莉莉婭娜也一臉不高興地提出忠告。

這樣啊。護堂發現到了。

祐理和莉莉婭娜兩個都會在超市買東西,自己親自做料理。因這個關系,比起身為大小姐成長的艾麗卡來說對于金錢的感覺更為偏向于普通人吧。對比起自己煮食經驗為零的一般女高中生,說不定對于這方面會較為堅持。

沒有理會對此點頭同意的護堂,艾麗卡婉然一笑。

“不過試著想想。以這個支出,我們可不單只能避免時間上的浪費喔。大家聚集于一起努力學習,可以做到我們至今為止沒有嘗試過團結合作做到的事。如果考慮到這點,我覺得也並沒有買貴了吧?”

不對,這很明顯就是分量不相稱的用錢方式好嗎。

當場想要對此追究的護堂驚訝了。艾麗卡的花言巧語竟然起到效果,

“或許確實是如此……”

如此說完的祐理垂下頭思考了起來。而且就連莉莉婭娜都,

“嘛,我承認這個主意有一成的理由……”

如此,一臉苦澀的神情嘀咕說著。這樣啊,護堂再次發覺到了。

就算她們對金錢的感覺偏向于普通人,畢竟還是不一樣的。她們因艾麗卡剛才所說的話而心意產生了動搖。而且,還有一點。

她們好像都在盡力地想將‘學習會’搞成非日常的活動。

同時還發現了一件事。這些總是與日常事交集甚少的女孩子們,都不打算要將久違的和平時間浪費在學校活動上。這或許讓人有些莫名的欣慰,護堂在這種狀況下也想要奉陪一下了。

雖說如此,但使用上旅館可就太過了。

“等一下,附近我有認識的人開的店,我去試著拜托對方借用一下場地。這樣就應該不需要浪費無謂的金錢了吶……”

護堂拿出了手機。

雖說這是個稍微有些問題的代替方案,但不能顧此而失彼。

為了能夠突破當前事態,護堂決定借助相識的力量。而且還想著這樣一來就都能讓大家開心——

數小時之後,學習會平安無事地結束了。

這天所借用的是碰巧是休息日的熟人所開的‘店’,以祐理為中心進行的考試複習。對不明白的地方就請教對方,或是反過來被對方請教。抄寫借來的筆記,偶然扯談些沒啥營養的話題而發笑。

嘛,就靠這幾小時的時間雖然不知是否能夠提升什麼分數,不過艾麗卡和祐理以及莉莉婭娜,還有護堂自己都度過了一段充實的時光。

“那,作為今天的謝禮就讓我代為進行掃除吧。大家就先回去好了。”

護堂邊對同伴們如此說著邊從櫥櫃里取出掃除用具。

實際上這個店是護堂打工的地方,所以物品擺放在哪里他都非常熟悉。

因為曾從店長兼店鋪所有者處拿過複制的鑰匙,所以今天才能夠進入停止營業的店里面(當然事先就以電話取得了對方許可)。

“護堂同學,我們也想要幫忙掃除……”

“再這之前請讓我先確認幾點。可以嗎?”

祐理和莉莉婭娜突然之間相互對望一眼之後,這麼向護堂詢問道。

“這家店是你打工的地方。而且,甚至被信任到可以從店主手上得到複制鑰匙的程度。這樣沒關系嗎?”

護堂對莉莉婭娜的提問點了點頭。

“嗯。柳先生也說過了。這里的店主先生目前正忙碌著。”

聽說柳先生的朋友在半個月後將會開一間葡萄酒和西餐的店鋪。

好像那是他昔日在一起進行吧台服務員修煉時的舊相識。為了幫助對方這場關乎于人生的決斗,所以決定出手幫忙籌備菜單麼。

所以在如今,柳先生經常都會往返于朋友的開店預定地。

而且也曾在那寄宿過,所以有時候會顧不上自己的店。在意到這點的柳先生則將複制的鑰匙交托給店里面唯一的一個打工男生。

‘我會來遲的時候,可以拜托你先進行開張的准備嗎?’

‘這樣是可以啦,不過將鑰匙交給打工的學生沒關系麼?也無法保證我會不會做什麼壞事吧。’

‘呵呵。護堂應該是不會做那種事的吧?’

再怎麼說也不至于要將自己對世界各地的名勝古跡所做出的惡行坦白出去吧。

對面帥氣的柳先生展露出的微笑,護堂感到非常惶恐不安。

‘而且嘛。偶爾不是會有邊上大學邊在打工的地方當店主的孩子麼?我也有過這種經驗。護堂君也適用于這種狀況。’

‘那個……我姑且還是個高中生。’

‘沒關系。咱店的履曆書已經變成“那樣子”了。’

柳先生邊爽朗地坦白自己偽造文書邊如此說了。

‘要不然在開店之前來玩也沒關系,關店後住下來也不要緊啊。這些都可以讓你隨意,那就拜托你在短暫的一段時間內當代理店長了喔。’

以上就是和上野的餐廳酒吧‘three backs’店主的交談。

雖然是雜談,不過在只有常客光顧的日子里柳先生就曾在營業中途離開店面而去了朋友的店里,護堂那時就真的擔任代理店長了。

雖說柳先生真是個很好的人,不過偶爾會做出些荒唐的行為,護堂如此回想著。

“確實我們或許並不太清楚日本高中生口中所說的‘一般’的基准。”

莉莉婭娜一臉憂郁地歎氣。在她旁邊的祐理也看上去一臉擔憂的樣子環視了店內,接話說道:

“即使如此,我並不認為在這樣的店里面打工是‘一般’的。”

祐理的視線轉向排列在收銀台對面的眾多酒架。那是柳先生在這十幾年內收集而來的,貴重的名酒也有不少。

“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特意選擇這里作為學習會的地方也太……”

“可不能說是一般呢……”

祐理這麼指摘,莉莉婭娜也點著頭。護堂慌張了起來。

“不,不是,那個嘛。因為大家好像都打算去誰的家里,想在外面學習啊。雖然確實我也覺得這樣有些不太好,不過這種情況下沒所謂吧。”

“用‘有些’來搪塞帶過,是護堂不愧是護堂的理由呢。”

艾麗卡考慮深遠地插口說道。

“本來,在可選擇性上存有這種地方本身就很奇怪了。雖然護堂的日常生活有八成左右是平凡無奇地過的,但余下的兩成則必定會讓人見識到異常的部分。真不愧是弑神的魔王呢。”

對于這番意外之言,祐理和莉莉婭娜兩人都深深地點頭。

這麼一來,護堂那標榜著‘普通人的代表·一介高中生’這個招牌添上了一個疑問符號,學習會就這樣結束了。

這是從明天開始日期就進入十二月的,隆冬里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