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魔王們的斷章 第1話 媛巫女們與第七位Campione
“所謂的Campione嘛,就是相當于英語‘chanpion’的詞語。”

黑色長發少女——清秋院惠那說道。

那輕松的語氣如實地表露出她的開朗個性。

“就想成是王者或是戰士之類的意思就好了。那是為了將他們與普通的人類和魔術師,靈力者區別開來,意大利人所起的名稱。”

“確實聽起來像是那邊的語言呢。”

萬里谷光點了點頭,附和地說道。

身為解說者的惠那年方十六,作為聽眾的小光是十二歲的小學六年生。年齡稍有差距的兩人,是前輩和後輩的關系。

她們都是被稱作‘媛巫女’的,日本古老的特殊靈力者。

小光的姐姐也是媛巫女,與惠那的關系相當親密。因此被稱作‘太刀之媛巫女’的惠那才會輕松隨意地拜訪萬里谷家。

今晚她也是突然跑來,“讓我借宿一晚喔。”如此笑著說道。

在雙親偶爾晚歸的日子,小光的姐姐准備做晚飯之前。

姐姐以溫柔的笑容迎接突然而來的客人,並對妹妹如此吩咐道。

“在晚飯准備好之前,小光就陪一下惠那同學吧。”

姐姐——萬里谷佑理是個心地善良,舉止優雅的大小姐。在氣質這點上遠超于生長于相同家庭的妹妹。

(不過,並不僅是溫柔的大小姐,身為妹妹的我也相當清楚)

這樣的姐姐和活潑開朗的惠那。兩人的關系好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小光也很喜歡這樣的兩位姐姐。因此,她相當樂意陪惠那姐姐說話。

在閑聊著的期間,小光突然這麼問道。

所謂的Campione到底是怎樣的人呢。這數個月以來,在萬里谷家附近——具體來說是在姐姐身邊引發動亂的究竟是怎樣的人。

“可是惠那姐姐。Campione——弑神者大人並非只存在于意大利的吧?”

身為見習媛巫女的小光,會對Campione使用敬語。

她從小就被教育為他們是霸者,王者,魔王。

所謂Campione就是弑殺‘神明’,篡奪其神聖權能的超人們。是能與神明相抗衡的力量持有者。他們是跳脫人類范疇的王者。

“嗯。雖然若從遠古數起,曆代不知有幾十人,不過他們都誕生于各地的國家和各處的文明中。既有數百年都沒一個誕生的時期,也有像當代這樣,好幾名王者爭霸的時期。”

惠那滔滔不絕地說道。

“當然並不只是西洋,在東洋也有誕生。似乎也曾經在美國和太平洋的小浮島上誕生過呢。”

其實清秋院惠那在大小姐這點上凌駕于萬里谷家的姐妹。

甚至先祖還出生于戰國大名的名家。雖然從她那直率的言行難以想象,不過她其實是個通曉諸多技藝,十分有教養的少女。

“最近好像日本也誕生了弑神者。不過也許只是沒有記載,其實在曆史上有過日本出身的弑神者也並不奇怪呢。實際上也有留下跨越海洋的魔王記錄嘛。”

包含日本在內的漢字文化圈,自古以來就把Campione記載成‘羅刹王’‘魔王’等等。當然那是部分知識者們之間暗中使用的名稱。

“大概兩百年之前吧。意大利的魔術師首次編寫出關于‘Campione’的書籍。”

“書嗎!?”

“嗯。于是便決定將他們稱作Campione。他們就是如此可怕的人物,所以是絕對不能違抗的喔——大概吧。”

惠那邊說著邊露出痛徹地回憶故人的表情。

“怎麼說呢。在Campione身邊侍奉了幾十年,在這期間,受到被主君死命地奴役的操勞。于是就趁著主君在某處戰死的機會,將自己的所知編成書籍什麼的。目的是為了向世界鳴響警鍾。”

“被、被奴役是嗎?”

“因為Campione是荒唐無稽的人嘛。雖然惠那反而覺得很有趣,不過普通人還是避之不及的吧。”

小光感到不安。


可謂是破天荒的頂尖媛巫女清秋院惠那。被她說成是荒唐無稽的人物,Campione。甚至能弑殺神明的超常之人。

果然,待在這樣的人身邊肯定不是普通的辛苦。

據說現在世上共有七名Campione。小光想起他們的名字。

呼喚暴風雨的巴爾干半島的狼王,德揚斯達爾·沃班侯爵。

中國最強的武俠王,精通方術的最強道士,羅濠教主。

妖魔洞穴的女王,愛莎夫人。

擅長謀略與探索的神速貴公子,黑王子阿雷克。

能變化成五種姿態的假面英雄,約翰·普路托·史密斯。

擁有斬斷世間一切的利劍與鋼之肉體的劍之王,薩爾瓦托雷·東尼。

以及,最年輕的第七人。初次在日本國誕生的弑神者,草剃護堂!

“侍、侍奉著那樣的人,果然姐姐也是很辛苦的嗎!?”

姐姐·萬里谷佑理在數月前擔任了草剃護堂的協助者。

不過,具體來說是做些怎樣的工作呢?

因為姐姐從不主動談及,所以小光到現在都毫不知情。

而且,還有各種傳言傳到了身為見習媛巫女的她耳中。那些真偽不明的情報更加煽動起她的不安。

“這個嘛,草剃王雖然是個不錯的人,不過畢竟還是Campione。”

“草、草剃大人還是高中生對吧?”

“嗯,是呀。他與佑理和惠那同歲。是高中一年生喔。”

“除了姐姐之外,還有從意大利來的侍從對吧?”

“對。像惠那一樣通曉劍術和魔術的兩名魔術師,平時都侍奉在他的身邊。喏,就是叫聖殿騎士的。”

惠那清楚地回答小光的問題。

聖殿騎士。那是身為騎士兼魔術師的中世紀歐洲的異能者們。據聞其後裔如今也在歐洲成立魔術結社,仍然進行著活動。

想起這些知識,小光用力點了點頭。

“一個是艾麗卡小姐。不僅實力強大,還是個很有頭腦的人喔。另一個是莉莉婭娜小姐,不單是騎士還是個魔女,單論魔術的話比艾麗卡小姐稍強吧。”

“……那、那麼這件事是真的嗎!?”

打算問起早就有的疑惑,小光探出了身體。

“那兩位和姐姐——三個人都是草剃大人的‘愛人’嗎!?”

這是個讓人難以置信的傳聞。

不,對方可是魔王Campione。普通倫理觀對他們根本不值一提,做得出這種程度的事也並不可笑。

不過,姐姐佑理竟然是‘魔王的愛人’……。

這對于妹妹來說,是完全無法相信的事情。

姐姐因為被作為深閨大小姐培育,所以完全沒有和男子親近的經驗。雖然媛巫女的工作上有和年長男性接觸的機會,不過完全只是工作性質而已。

認真且高尚,如同將大和撫子生動描繪出來的姐姐居然——。

不過,這數個月之內。曾經聽到好幾次姐姐·萬里谷佑理成為Campione·草剃護堂愛人的傳聞。當試著直接詢問姐姐,

“我、我和護堂同學只是普通朋友。”

都是被她垂著頭作出否定。

可是,她那時的表情。姐姐那張邊否定邊變紅的臉。


那可不是憤怒,明顯是因為害羞而臉紅。而且,姐姐會直呼男性的名字也很讓人驚訝。當她說出那個名字的時候,看起來稍有點高興——看起來真是最明顯不過了。

“不對不對。才不是三個愛人啦。”

“是、是嗎。果然這種事是不可能的呢。”

聽到惠那簡單地否定,小光放心了下來。可是,後續的一句話卻全盤顛覆。

“惠那呢,最近也成為王的女人了。所以是四個人才對喔。”

“欸欸欸欸欸欸欸————————————!?”

無比驚愕的新情報。小光禁不住大叫出聲。

“惠惠惠、惠那姐姐也加入進去了嗎!?”

“事情說來話長,就是這麼回事。啊,不過放心吧。惠那有拜托過王,生小孩之類的,作為女人的工作是以佑理為優先的。”

“小小、小孩!?”

“因為,這種事也必須得考慮才行吧。”

“可可、可是。姐姐還只是高一而已!”

“對。已經十六歲了所以可以結婚啦。不過,王還未滿十八歲,無法馬上就結婚吧。啊,不過,法律對于Campione是不通用的,所以也不用在意了吧。”

古時十五歲左右就已經是成年了呀,惠那逗趣地說道。

從她說話的口氣,小光已經可以理解那並非玩笑。清秋院惠那和姐姐佑理都和名叫草剃護堂的Campione成為非比尋常的關系!

“那、那麼草剃大人以後有可能會成為我的哥哥大人呢……”

“不是‘可能’。是絕對會這樣。雖然還不清楚誰能成為正式的夫人就是啦。畢竟王是不會不負責任地拋棄佑理和惠那的嘛。”

暗自懷著自信,惠那斷言道。

“他肯定是這樣的。無法坦率接受與自己心意相通的人,過于正直而且愛找麻煩的人。該怎麼說呢,大概是個雖有缺陷卻氣量很大的人,草剃王就是這樣的。”

惠那微妙地邊作批評邊心懷愛意地談論草剃護堂的為人。

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惠那,小光打從心底感到驚訝。

太刀之媛巫女,清秋院惠那。她能操縱‘神靈附體’這種特異的靈力,是世上絕無僅有的人才。為了磨練這種能力,惠那經常會進入深山,在大自然中洗滌身心。

正因如此,她的個性相當野性。

比起理性更以感性,比起理論更以直覺作為判斷的基准。

不過反過來說,正因如此才能以嗅覺摸清相識不久之人的本質。

因為對于惠那這樣的地方十分清楚,所以小光深深地點頭。

“因為是弑殺神明的魔王大人,還以為是更加可怕的人……”

“呵呵。要是遇到什麼困難,不妨找王來商量一下喔。他肯定會認真地為你想辦法的。”

“真、真的嗎!?”

“有什麼事嗎?那麼,惠那也可以和你商量喔。說說看吧。”

“啊,好的。既然這樣,那就吃完晚飯之後。不過聽了這些話後,又有其他事情感到擔心。”

“欸,什麼事?”

“我家的姐姐,是侍奉草剃大人的愛人對吧。可是姐姐是個不善和男子來往的人,想說要不要緊……”

聽到小光說出擔心的事情,惠那噗嗤地笑起來。

“啊……這個嘛。如果和艾麗卡小姐相比的話,確實形勢不太有利,不過佑理可是做到很好的喔。”

“欸,說的是姐姐嗎!?”

“嗯。盡管惠那也是不太擅長和男生來往的人,不過在那種事情上會被佑理超越真的很讓人驚訝呢。”

“那、那種事情!?”


小光邊心跳加速邊思考起來。

那個認真的姐姐,在與草剃護堂這名異性的相處上,似乎比起大膽無畏的惠那領先一步。那麼,‘那種事情’具體來說究竟是什麼呢?

無論如何都必須打聽出來才行!

“惠、惠那同學。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呀!?請別對小光灌輸奇怪的事情!”

被突然出現的姐姐·萬里谷佑理發現了。

大概是因為小光和惠那說話太大聲而從廚房過來看看的吧。

對于平常總是舉止輕柔的姐姐來說是少見的大聲發話。

她害羞地滿臉通紅,樣子慌慌張張的。

果然對姐姐來說,這是一生的大事。小光邊點著頭邊畏縮地進行反駁。

“不、不過啊。既然對方不是普通人,還是讓整家人都清楚情況,做好精神准備為好喔。喏,要是姐姐正式出嫁之後,家庭關系上也許會有各種問題。”

萬里谷家的長女成為魔王Campione的正室。又或是懷上對方的孩子。

萬里谷家的‘資格’無法在變成這種事態的時候,成為足以庇護佑理的後盾。不過。

“這方面不用擔心。若是這樣的話,使用清秋院的名字就行了。”

惠那立刻說道。

“要是家族內的人說些什麼的話,咱家會想辦法解決的。也有讓佑理成為清秋院家養女的方法。這方面的事沙耶宮的馨小姐也很上手,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吧。”

與清秋院家並列的咒術名家,沙耶宮家。小光杏眼圓睜。

有這兩個家族作為後盾,姐姐佑理就能與弑神的魔王構築親密關系!

“那麼,我果然也能有個‘哥哥大人’了……”

“是吧,佑理?王和佑理已經不是普通的朋友了吧?”

小光嘀咕起來,惠那這麼問道。

看到妹妹和朋友的反應,媛巫女·萬里谷佑理則是——

“那、那麼說雖然確實是這樣!總而言之,這還太早了。我和護堂同學還是高中生,而且都還未成年,我、我要回去做飯了!”

慌張,低頭,像是避免正視這邊那樣逃了出去。相對于想出言責備的心情,羞恥心更勝一籌吧。

“稍微有點說過頭了啊……”

大概是難為情吧,惠那少見地露出乖巧的表情站起身。

接著她追在佑理身後,出到走廊上。另一方面,小光得知了未曾謀面的‘哥哥大人’的存在,下定了某個決心。

“姐姐和惠那姐姐的丈夫……絕對要見個面!”

這個決心將會成為將Campione·草剃護堂卷入騷動的契機,不過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順帶一提。

如果得知這時惠那所說的話,當事人草剃護堂肯定會當場大喊吧。

“別把我說成那種像見到女人就喜歡的家伙!艾麗卡萬里谷莉莉婭娜都不是我的愛人。再說清秋院,我一丁點都不記得你有成為我的愛人了!”

諸如此類。

客觀上來看,雙方所說的話都接近事實。而且,假如和他親近的女孩子們聽到這番話的話。

艾麗卡·布朗特里“事到如今還說這種話,可謂是他那異常性的體現呢。”會語帶諷刺地嘀咕,而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則會“果然關于女性的問題上,他完全沒有自覺呢。”嚴肅地如此評論吧。

還有,萬里谷佑理姑且不會反駁護堂的話,不過也許會低下視線在內心整理自己的感情。

要是護堂看到她這樣的反應,也許就會“不、不是,確實是和普通的朋友不太一樣……”如此慌張地說漏嘴吧。

以上這些都是假定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