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英雄之名 第二章 諸神再臨
1

原本帕拉斯·雅典娜打算直接前往東方的盡頭。

大陸的東端。那是以多個細長的島嶼組成龍蛇形狀的土地,人類似乎稱之為日本列島。從大陸遷渡而來的文化與人種的雲集之處。

不過,在登陸前打算對即將到來的戰鬥作出整備——懷有這樣的想法。‘風之王’以及三英雄都是相當可靠的鬥士。

然而,面臨重要的局面時卻難以依賴。而且也有‘獅子身上的蟲子’。

于是就將神祖的靈感提升至最大限度,幸運地在發現了漂浮在南方之海上的神力殘渣。

神名為喀耳刻。數個月前在這個地方斃命的魔女神。靈視到如此的帕拉斯·雅典娜展露英勇的微笑。

在漂浮于廣闊的南海一偶的神秘之島上,與神獸們一起隱居的女神。若是能收集到那些神聖神力的殘留的話——

于是,帕拉斯·雅典娜登上漂浮在南海上的小孤島。

以神祖的魔術花費了數日·數晚進行儀式,如從海水中抽出鹽分般將神力的殘留聚合起來,再往裏面灌入臨時的形態與生命。

誕生的神獸有七個。全都是巨大的海蛇形態。

“雖然無法長存……不過也無妨。”

帕拉斯·雅典娜非女神之身也,昔日的神力都已經喪失了。

然而與魔導聖杯一心同體的她比曆代的任何神祖都要強大,但即使如此也遠未達到神明的領域。

盡管制造出了神獸,但頂多只能維持兩三天時間。

不過,這樣便足矣。足夠用在帕拉斯·雅典娜要辦的事情上。

感到滿意的她化作貓頭鷹,從南海朝著日本列島出發。朝陽照耀著青色的海洋。

如今的姿態無需言及便知是夜行性的猛禽,卻並非海鳥。

不過,這是以神祖的秘術化身而成的魔鳥。

即便是從漂浮在汪洋大海上的小島嶼前往相隔數萬裏的日本列島,也只需數小時便能飛達。

以和南風同樣的速度,帕拉斯·雅典娜貼近海面低空飛翔起來。

七條大蛇也以相同的速度在下方的海面上遊動,跟隨而上。目標是東北的方向。‘最後之王’沈眠的約束之地。

這下子就准備萬全了。

感到滿意的帕拉斯·雅典娜忽然感應到‘風之王’的氣息。

以纏繞著全身的布條和面具隱藏住身份的軍神,只見對方正化作氣流在身旁飛翔著。

貓頭鷹姿態的雅典娜發出凶猛的笑聲。

“放心吧。妾身不會忘記身為神祖該當完成的使命。世間最後顯現的王——必定會讓其再度降臨于世。”

並且,同時還強烈地宣誓道。

為了成就帕拉斯·雅典娜的悲願,就有必定要完成的事情。

接到帕拉斯·雅典娜襲來的報告,護堂和同伴們很快就集合起來。

護堂、艾麗卡、佑理、莉莉婭娜、惠那,以及甘粕。

順帶一說惠那還是穿著平時那套制服,不過其他女孩子在來這裏之前就已經換過了衣服。佑理是巫女服,艾麗卡是輕便的黑色夾克和同色的褲子。莉莉婭娜則是黑色的罩衫配緊身的棉布褲子。

不過,兩位騎士也沒有忘記披上愛用的披肩。

披肩上帶有象征各自所屬結社的‘紅與黑’‘青與黑’的豎條紋樣式。

衆人相互之間都已經相當熟絡了。大家的性格相互都很清楚,配合和任務分擔方面完全沒問題。

如平時那般駕車前來的甘粕,將護堂等人帶到了意外的地方。

城楠學園附近的大學醫院——

當被帶到樓頂上的時候,終于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我想應該要以最短的時間到達,所以就安排了這玩意!”

為了不被螺旋槳的回旋聲掩蓋,甘粕大聲叫喊道。

陸上自衛隊所屬的運輸物資用直升機停在醫院樓頂的停機坪上。坐進機內後,艾麗卡馬上就念叨道。

“總之,就先往東京灣飛去就行了吧?”

“不……”

莉莉婭娜搖了搖頭。

“我感覺可以感應到帕拉斯·雅典娜會從哪裏到來。甘粕冬馬,可以飛去我指示的方向嗎?”

“當然可以。是獲得了靈視的啓示嗎?”

銀發的女騎士用力地點了點頭。

果然,莉莉婭娜的靈視力比起以往更敏銳了吧。而且試著想想,那不勒斯事件的時候莉莉婭娜也曾經和雅典娜近距離接觸過。也許是受到那段經曆的影響也說不定。

于是直升機飛在東京的天空上。太陽已經開始西落。

“對了,佑理小姐。”

甘粕突然對媛巫女搭話。

“說起靈視的天啓,通過借助您的力量,能否窺視到我昔日曾經看過的文獻呢?”

佑理因這番相當不合理的請求而愣住。

“難道是關于我之前靈視到的詩句的文獻嗎?”

“對對。就是那個東西。哎呀,歸國之後我就重看了以往在圖書館和家中看過的古文書和研究書。可是哪本書上都找不到。”

【昔日,海有邪龍——】這一節內容的出處,結果還是不明白的樣子。

“應該無法做到如此方便的事情。我們的靈視力都是很不安定的,甘粕先生應該也很清楚的吧?”

“沒有沒有,不行的話就算了。”

“喔,不過。”

代替作出賠笑表情的忍者後裔,另一位媛巫女也露出笑容。

“雖然甘粕先生的心情可以理解。盡管佑理總是說‘辦不到’,不過佑理很多時候都能靈視到各種東西呀。抱著一線希望試試怎樣呢?”

“連惠那同學都說這種話……”

坐在直升機簡易座位上的佑理覺得害羞地縮了縮身子。而另一邊,惠那則是以欣慰的表情望著這樣的朋友,然後以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話說回來呀。惠那可是依稀地知道莉莉婭娜小姐要去的地方喔。雖說並不是得到了啓示啦。”

“誒,真的嗎?”

護堂感到驚訝。沒想到不具有靈視力的惠那會作出這種宣言。然而,竟然連和這種能力無緣的艾麗卡都點了點頭。

“我也大概估計得到喔。護堂還不明白嗎?”

聽她這麼說,護堂往直升機外面眺望。

如同描繪出連接東京都和房總半島的海上道路線一樣,直升機橫越東京灣。

在前方可以看到被夕陽染成橘色的海灘。

說起東京灣跨海公路房總半島側的區域,記得應該是木更津。

“原來這樣,是那裏啊。”

雖然遲了點,護堂也總算理解了。

到達木更津後,莉莉婭娜命令直升機在海灘上著陸。

護堂特意獨自下了直升機。

直升機搭乘著其他人員,再次往天空飛去。她們打算在拉開充分距離的地方待機,在適當的時機對護堂給予支援。

要是和那時候同樣落下救世之雷的話,又會在海灘上制造出被灼燒的原野了。

這是理所應當要提防的事。護堂再次環視木更津的海灘。

在數個月前,見證了女神雅典娜臨終的戰場。那時候被蘭斯洛特的救世神刀破壞的海灘就在幾公裏的前方。

接著,到達之後過了幾十分鍾。

護堂在即將從黃昏轉換為黑夜的昏暗夜色中,終于看到了敵人的身影。

彷如海鳥般從太平洋的彼方飛來的貓頭鷹——帕拉斯·雅典娜邊化為銀發少女邊降落在海灘上。

帕拉斯·雅典娜在護堂眼前不遠處著地。

而且巨大的蛇——七條全長將近二十米的大蛇從海中爬出,包圍在護堂和帕拉斯·雅典娜的四周。

嘶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七條大蛇都發出尖銳的咆哮聲,同時擡起鐮刀狀的脖子。

只不過,這個險峻的包圍網絕不是在護堂與帕拉斯·雅典娜極近的位置。而是以兩人為中心拉開了大約五十米的距離。

“依稀的預感讓妾身得知。”

帕拉斯·雅典娜展露出英勇的——與雅典娜一模一樣的英勇笑容。

“妾身的逆緣對手,草剃護堂。只要來到這裏,便能與你再會。”

“能讓你增添期待就最好不過了。不過,這裏確實是因緣際會的地方。”

難道是銘刻于靈魂深處的某樣東西告知了她嗎,縱然是喪失了記憶。

護堂不再深究下去,定眼凝望著帕拉斯·雅典娜。既然在這個地方以這種形式再會,那種事情也不過是些瑣事罷了。

“我對于生前的你欠下了人情。不過老實說我並沒有馬上作出償還的打算。不過——”

護堂念叨道。

“要是你想要讓‘最後之王’那種危險的家夥蘇醒的話,我也會暫時將和平主義擱置起來,竭盡全力去阻止你的。”

“若是如此,便能馬上回答。”

雅典娜也傲然地仰凝視著草剃護堂,低聲開口說道。

明明身形嬌小,卻有種被對方從天上俯視一樣的感覺。

“讓那位勇者殿再臨大地,乃妾身作為神祖的使命。草剃護堂,你就試著能否以弑神的權能擊斃妾身吧。還有——”

帕拉斯·雅典娜的右手中突然顯現出一個圓盤。

那是鐵與黃金構成的神具——《鏃之圓盤》。護堂擺出了架勢。對方終于要召喚出三英雄,發動總力戰了。可是。

“‘風之王’啊。您帶上這個,按預定計劃去做吧。”

帕拉斯·雅典娜往自己的身後將圓盤投出。

接住圓盤的是伴隨著旋風顯現的‘風之王’。仍然是全身纏繞著布條,以面具隱藏著臉容。

接著‘風之王’就手持著圓盤,飛翔于天空之上。

瞬間急速上升,朝著比漂浮于黃昏之空上的白雲更高的高度飛翔而去。

到底打算讓那個謎樣的神明幹些什麼呢?

護堂邊感疑惑邊提問道。

“這樣好嗎,要是那塊圓盤和那家夥不在的話——說句不好聽的,你獨自一人可是無法戰勝我的吧?”

神祖並非女神。帕拉斯·雅典娜非雅典娜也。

即便是率領著神獸群,也不可能戰勝身為弑神者的草剃護堂。

然而,雅典娜卻因這番指摘而哼笑出聲。

“那是你的誤解。吾等神祖還有這樣的手法……”

緊接著,護堂感到愕然。這完全出乎他的意表。

帕拉斯·雅典娜再次發生變化。並非貓頭鷹,而是變為成熟的肉體。從剛才看來只有十二、三歲的樣子變化為十七、八歲左右的少女。

如月光般閃耀的銀發也變長,延伸到腰際的位置。

而且,銀發變成了蛇。帕拉斯·雅典娜變化為頭部生長著無數小蛇的女妖——美杜莎。

而且帕拉斯·雅典娜的下半身變成了粗大的大蛇酮體在沙灘上卷伏。

甚至連身高都變大了三倍,成了真正物理性地仰視護堂的狀態。

化身為巨大蛇怪的神祖迸發出神聖的力量波動。這份莊嚴感無疑正是女神的氣息。

Campione的直覺告知了他。神明就在自己眼前。

護堂的身心充滿了力量。為了與‘不從之神’戰鬥的力量。

“解除了龍蛇封印嗎……!”

昔日的魔女王格尼維亞,還有在日光出現的安謝拉使用過的王牌。

以舍棄不老不死的生命作為代價,便能讓神祖取回前世——身為女神之時的神性。然而,一旦使用就會喪失生命。

面對這個局面的帕拉斯·雅典娜毫無猶豫地使用了王牌。

面對敵人過于出乎預想的行動,護堂感到戰栗不已。

而且不論這是否帕拉斯·雅典娜的真正意願,都是絕無後路的危機。不單是化作妖蛇的女神,如今自己還被受其指揮的七條大蛇型神獸包圍。

護堂的嘴角自然地浮露出如野獸般猙獰的微笑。

2

成為女神的帕拉斯·雅典娜化身為蛇妖美杜莎。

身形變成比美麗的少女姿態之時更大三倍的程度。

成為身高大約五米左右的巨大軀體。不過下本身也變化為長長的蛇形,所以全長恐怕達到十二、三米左右吧。

猶如神獸般巨大。而且其右手上顯現出一把長柄的鐮刀。

乃是死亡與大地之神收割生命的大鐮。是她身為雅典娜的時候最愛使用的武器。

“在女神的光輝瞳孔中屈服吧,草剃護堂。妾身要讓弑神之人的生命于此損落!”

帕拉斯·雅典娜邊傲然地說著邊往後退。

不過,取而代之地則是包圍護堂的七條大蛇開始往前邁進。

包圍圈自然就縮小了。這樣下去護堂就會遭到圍攻並被虐殺吧。而且,帕拉斯·雅典娜的言靈還將大量的神力分給了麾下的大蛇們。正是所謂的必殺架勢。

然後,七條大蛇突然急劇加速。

盡管全長二十米,卻有著難以置信的迅雷之勢與敏捷的行動。

這當然不能靠普通的手段撐過去的。不過,身陷包圍網的護堂卻紋絲不動,眼看就要被大蛇撲中——

“上吧!吹飛它們!”

他簡潔地下令。就在下一瞬間。

護堂腳下産生了一道突如其來的強風。

這是一道伴隨著沖擊波的超常暴風,身高僅僅一米八的護堂,將試圖壓死他的大蛇們利索地彈飛了。

將總重量恐怕數百噸的大蛇輕而易舉地——

護堂反擊的沖擊波威力極為迅猛,大蛇型神獸們承受了這一擊,所受到的傷害直達體內深處,骨骼都被徹底粉碎。

接著,地底傳來了一陣轟鳴。

吼噢噢噢噢噢噢噢——————!

是猛獸的咆哮聲。一頭巨大的——全長二十米的野豬從護堂背後升起。是在被大蛇擊中前一刻召喚的吧。


對!是韋勒斯拉納的第五化身‘豬’。

“……我不打算在怪獸們的大亂鬥摔角會場呆太久呢。就讓我一口氣搞定吧。”

護堂對著留在後方的帕拉斯·雅典娜的巨型軀體吼道。

他並沒有讓‘豬’馬上實體化,而是先讓它只發射出擅長的沖擊波,再召喚到地上來。他已經進一步掌握了能操控十個化身的韋勒斯拉納的權能,並且運用到了如此程度。

另一方面,獲得解放的‘豬’開始拖長聲音吼叫。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然後開始向著以美杜莎之名巨大化的帕拉斯·雅典娜狂奔。

“哼。我的仆人們啊,獲得新的生命吧。”

蛇女神平靜地詠唱著言靈。

“化身為神之盾‘埃癸斯’吧!”

七頭淒慘地躺在沙灘上,等待著死亡的大蛇型神獸。

它們忽然化為了發光的粒子,這些粒子只是維持了蛇的外形短短一瞬間,便飛向帕拉斯·雅典娜面前,結合成了新的形態——青銅制的盾牌。那是一塊長方形的巨盾。

即使不去支撐,它也自主地飄浮在空中。尺寸正好能擋住美杜莎的巨大軀體。

‘豬’朝著巨盾沖刺。大蛇化身的盾牌成為一道臨時的城牆,抵擋住了韋勒斯拉納之下仆的沖刺。

轟——————!

猛烈的撞擊聲。‘豬’被青銅盾牌重重地彈了回來。

不過它漂亮地四腳著地,並未失去平衡。它沙沙地用後腿刨著地,決定准備第二次的撞擊。

“化為魔性之蛇的女性啊,解放你的雙瞳吧。”

聽見帕拉斯·雅典娜的指示後,護堂倒抽了一口氣。

長方形的盾牌,表面上描繪著蛇妖美杜莎的外形——她的雙眼發光了!

“她想將你變成石頭!要撐住!”

護堂連忙將咒力注入野豬漆黑的巨大軀體。

噢噢噢噢噢噢噢!‘豬’將咒力提升到最大限度,與美杜莎之盾放出的妖力相抗衡。

——能將所看見的一切都石化的,魔性的瞳力。

未能完全防禦住。‘豬’的右前腿和左後腿都化為了石頭。

不過,余下的軀體還能活動。‘豬’毫不猶豫地向帕拉斯·雅典娜進行第二次撞擊。想用尖銳的巨牙刺穿和撞飛她。

擋在‘豬’面前的,還是飄浮在女神面前的美杜莎之盾。

又一道撞擊聲。而且這次,帕拉斯·雅典娜並不是只用盾牌防禦。她從盾牌後防伸出一柄巨鐮,劈向‘豬’的身體!

噢噢噢噢噢噢噢!?

‘豬’口中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然而韋勒斯拉納的第五化身仍然不屈不撓地一次又一次發出沖擊波的咆哮,一次又一次進行突進與撞擊,嘗試將獵物擊潰。‘豬’一對二地承受著帕拉斯·雅典雅和美杜莎之盾的攻擊,要是一有破綻就會被鐮刀和石化的魔力所討伐吧。

……而旁觀著這輪攻防的護堂,右手召喚出了天叢雲劍。

他有某種預感。對手是雅典娜的話,是不會這樣將我丟在一旁的——正因為是共有著逆緣的宿敵,才會産生這種預感。

結果他猜對了。

不知不覺太陽已經徹底下山,夜幕已經降臨。

潛伏于這片黑暗中的敵人到來了。這並不是比喻。對擁有黑暗女神之神格的帕拉斯·雅典娜而言,與黑暗化為一體就如何呼吸一樣輕而易舉。

一個黑影悄悄潛行到護堂的身後,揮下了死神的鐮刀。

憑借空氣些微的變動,以及弑神者對生命危機的敏銳直覺,護堂察覺到了這道攻擊,轉身雙手揮動天叢雲劍。

從黑暗中揮出的鐮刀,與古代日本的神刀猛烈相擊——

“果然來了嗎!”

“哼哼哼哼!如果不跟前世至今的仇敵直接打打招呼,可是有失戰爭女神的體面的。久等了,草剃護堂!”

神聖的鐮刀與神刀激烈交鋒之際,兩人輕聲對答。

出現在護堂背後的是幼女形態的帕拉斯·雅典娜。與本來雅典娜別無二致的容顏和身體,雙手揮舞著比自己還要高的長鐮刀。

這是自撒丁島的再會以來,護堂與她最為接近的對峙。

他注視著神祖那再次化身為女神的美貌說。

“突然就使出舍身的殺手锏,你這是想幹什麼?有什麼打算?”

“很簡單。因為沒有其他辦法了。”

就在他們對話同時,交鋒仍在持續。

帕拉斯·雅典雅一邊喃喃低語,一邊雙手使勁舉起鐮刀。

“由妾身親手擊敗你,再弑殺‘最後之王’。”

“弑殺‘最後之王’——你說什麼?”

對手意想不到的發言使護堂皺起眉頭。

神祖對著護堂的臉揮下了冥府神的鐮刀,這是幼女纖細的手腕所不可能産生的剛力——是足以單手甩飛一輛自行車的力量。

這份膂力,是通過神的力量引發出來的吧。

不過,護堂輕松地將鐮刀擋了回去。

他使用了韋勒斯拉納的第二化身‘雄牛’。只有面對擁有遠超人類的剛力的對手才能使用的怪力。他同時還維持著‘豬’,並行運用著兩個化身。

這份負擔使他産生了劇烈的頭痛。

護堂一邊和帕拉斯·雅典娜刀刃相交,一邊暗暗咬緊牙關。

“你說你打算跟‘最後之王’戰鬥!?”

“妾身確實擁有侍奉于那個男人的命運……但是好好想想。之前你也說過吧。神祖是被救世之神刀吸取了生命力的女神而轉生的。”

與雅典娜一模一樣的少女,眼中平靜地燃起了憤怒的火焰,她低聲說。

“那麼——那個男人就可以說是妾身的仇敵吧?”

“!”

“使命歸使命,但是也該要一命償一命吧。”

聽到這裏,護堂已經察覺到她的意圖而大喊。

“你想將我和‘最後之王’一起打倒嗎!”

“真聰明,草剃護堂。只要化為龍蛇,妾身就能取回女神的力量。而且也能動搖那個男人——擁有弑龍之因果的‘最後之王’的靈魂。真是一石二鳥。他的沈睡也會變淺吧。”

雅典娜曾經是草剃護堂的好對手,是比任何人都要高傲的戰士。

了解這一點的護堂之前曾這樣想過。雖說成為了神祖,她卻侍奉著相當于自己仇敵的‘最後之王’……這有點‘不像她的風格呢’。

竟然會誤會她的想法,我真是個笨蛋呢——護堂笑了起來。

輕易就舍棄自己的性命化為武器。一切都是為了貫徹自己的高傲。看見這一實在跟雅典娜如出一轍的行動,可謂淋漓痛快。

“那剛才讓風的神明離開——”

“當然是為了讓‘最後之王’再臨了。你就好好看著吧,草剃護堂。妾身會讓你舉手投降,然後再將被選中的勇者一起擊倒!”

“別開玩笑了!我會在你成功之前就阻止你的!”

已經沒有繼續交鋒和角力的意義了。兩人同時往後跳開。

離這裏十多米遠的沙灘上,‘豬’正跟美杜莎化的帕拉斯·雅典娜和她的盾牌奮戰。勝負還沒分曉——

在幼女形態的帕拉斯·雅典娜面前,護堂再次握好了天叢雲劍。

“‘風之王’往哪裏去了?”

莉莉婭娜睜開緊閉的雙眼小聲說。

這裏是離帕拉斯·雅典娜與草剃護堂交戰的沙灘有一定距離的碼頭。

除了她還有艾麗卡、佑理和甘粕在。他們在距離神與魔王的決戰稍遠處觀看著戰況。在‘風之王’突然出現又飛上天空後,莉莉婭娜立刻使用了得意的‘魔女之眼’。

她本想用能將視覺投射到遠處的魔女術,追蹤翺翔天際的軍神的行蹤——

“他飛到了無法追及的高處。這份速度和高度連‘魔女之眼’也跟不上……”

“雖然不太可能,不過他不會是打算飛到宇宙空間去吧?”

就在艾麗卡感到不解的下一瞬間,佑理突然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啊——浮島……神聖的太刀所沈眠之地……啊啊!”

仰望天空,用雙眼追蹤著‘風之王’的媛巫女。

她一邊喃喃說著夢話般的內容,一邊為此而動搖。似乎是獲得了靈視的啓示,並發自心底對其出乎意料的內容表示吃驚。

“竟然會在那種地方有一座浮島……”

“浮島?難道佑理是在說那個傳承嗎?”

另一位媛巫女,天叢雲劍的所有者·惠那問道。

“提及救世之神刀和‘最後之王’沈眠之地的傳說。沒記錯是‘後弟橘比賣,懷抱太刀而入海。其太刀流往非存海與陸地處,與浮島與共。’對吧。”

“嗯,是的……”

佑理顫抖著指向天空。

晴朗的夜空只有少許雲朵飄浮。半月正緩緩升上半空。冬夜的繁星明亮地閃爍著。

惠那先是“嗯……?”地沈思了片刻,然後恍然大悟。

“浮島……漂浮的島嶼。非存海與陸地處,那就是!?”

“天空。浮在天空某處的島嶼。果然變成這種情況了呢。”

艾麗卡也想到了這點,歎了口氣。

“格尼維亞大人和蘭斯洛特卿就算在海洋和陸地上怎麼找都找不到的吧。完全是搞錯方向了呢。”

“天空之島……哎呀,真是名作動畫和格列佛遊記的節奏了。”

甘粕也苦惱地念叨著搖搖頭。

這時,佑理為了將重要的情報傳達給夥伴們,而從動搖中振作起來,慌慌張張地說。

“我、我去確認一下浮島上發生了什麼。護堂同學就拜托大家了!”

穿著巫女服的佑理身上,散發出了白色的光芒。

這是她繼天生的靈視力之後所獲得的靈力——精神感應發動時的光輝。

3

比雲層更高之處。大氣圈以上的位置。

這裏是人們稱為衛星軌道的超高高度的天空。是越過大氣圈,抵達宇宙領域的區域。

俯瞰眼下,彷如一幅從日本列島中心部向四周延伸開的地圖。

即使是天賜之子的‘風之王’也極少來到這麼高的地方。

這裏根據太陽光的照射狀況,既能化為極寒之地,也能化為灼熱之巷。是一個環境極為殘酷的世界。不過他憑借神的權能保護著自身,飄然地飛翔著。

視線前方飄浮著一小片陸地。

跟飄浮在太平洋上的小島差不多,既有丘陵也有平地。但是,島上並沒有植被之類的生命存在。是只有土和岩石構成的島。

而島中心插著一柄鐵劍。

這柄剛劍,刃長大約有一百公分。劍為兩刃,刀身厚若柴刀。不過整柄鐵劍殘破不堪,長滿鐵鏽。

救世之神刀。這就是殲滅魔王的英雄的佩刀,也是最強之鋼。

然後,‘風之王’將神力注入圓盤。這是能夠使役三柱與劍有關的英雄的神具,《鏃之圓盤》。

圓盤馬上發出了光芒。【這裏都用了“圓盤”代替】

在熊熊燃燒的白色烈焰中現身的,是擁有男性美貌的帕修斯。

而且還跨坐在有翼天馬的背上,一副耀眼的美男子造型。

接著噴薄而出的是紅蓮的火柱。然後化為齊天大聖·孫悟空。天下無雙的猿猴王乘在小片的黃金雲彩上。

最後迸射出的雷光,變化為蘭斯洛特·杜·拉克的身影。

這位同時也是亞馬遜女王的女騎士,手持長槍,騎在翺翔天空的白馬上。

加上‘風之王’,浮島上的救世之神刀前方,集結了四柱擁有劍之屬性的神明。

“呐,諸位。”

齊天大聖最先開口。

“在開始我等使命之前,俺有一個提議。能夠聚集四位威風堂堂的英雄也是一件幸事。不過就這樣領頭的人未免太多,為免事態一發不可收拾……”

就像是要在衛星軌道的超高高度上閑聊一樣。

不愧是自在飛翔的猴王。不過話題內容實在太令人遺憾了。

“不如且將俺孫大聖奉為大將軍·大元帥,由俺作為汝等的長兄,汝等全力全面地支持俺。如何?”

“雖然我不介意討論推選一個領袖的話題,”

天馬馬鞍上的帕修斯皺起了眉頭。

“但我認為沒必要將這個地位交給你。倒不如說,擁有王者實績與輝煌的諸多神話的人,比如帕修斯啊密特拉啊更為適合吧。雖然兩個都是我就是了……”

“以王為傲的話,希望不要忘記花果山水簾洞的美猴王呐。而且,”

齊天大聖自豪地哼了哼氣,

“俺還被譽為‘與天齊名的聖者’。要是按照人德按照實績來決定的話,還是天上天下的老孫最合適吧……”

“傳聞中,美猴王也好齊天也好,都是你的自稱而已吧。”

“嗯,是自稱。不過現在全世界的人民都普遍認同了。”

“真是可疑。至少就我所知的古希臘羅馬時代,從沒聽過這種說法。”

“不不不不。說到這個份上,為了俺的名譽,必須予以反駁。”

“齊天閣下,帕修斯閣下。”

插話的是美貌因憂心而蒙上陰霾的蘭斯洛特。

“這種毫無結果的討論只是浪費時間而已。這裏就由吾——亞馬遜女王也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蘭斯洛特·杜拉克就任領袖之位,諸位則以輔佐女王的騎士身份鞠躬盡瘁,這樣好嗎?”

“才不好……不如說,明明一副可愛長相,你這女人還挺厚臉皮呐。”

“雖然我不討厭這種烈馬,不過我還是覺得我才應該擔任王者喔?”

名氣崇高的偉大英雄們進行著毫無結果的爭論。

此時‘鏘’地響起一道尖銳的金屬音。三英雄轉頭一看,是‘風之王’用手指彈在圓盤上發出的聲音。

“…………”

隱藏面目的軍神,透過面具發出的視線傳達著遺憾的心情。

被他這樣一看,齊天大聖·孫悟空聳了聳肩。

“沒必要掩藏聲音哦。俺已經看穿你的真身了。”


“嗬”

帕修斯笑了,直率地表示出他的佩服。

“這樣的話猿猴閣下。帕修斯也許真是看走眼你這位男人了。我現在還沒看穿那位風神閣下的真身。真是出衆的慧眼。”

“是味道啊,味道。俺一聞到他的味道,馬上就明白了。”

齊天大聖抽了抽猴鼻子。

在爭論當中被帕修斯稱贊,讓他有點喜形于色。

然後,三英雄的視線都集中到‘風之王’身上,等待他的發言。不過,謎一般的鐵風軍神只是伸出食指,指向插在浮島中心的神刀而已。

“哎,真是小氣鬼呐。”

雖然抱怨著,齊天大聖還是駕雲駛往浮島。

帕修斯聳了聳肩,蘭斯洛特則是滿不在乎地跟在猿猴王後面。‘風之王’也悠然地飛在最後。

浮島上一點綠意都沒有。跟只有土石的光禿禿的山丘一樣。

到達只有大約棒球場大小的地表後,除了‘風之王’以外,其他人都從愛馬和雲彩上著陸步行。這樣一來,四英雄都來到了鏽跡斑斑的神刀面前。

“那麼……開始吧。”

齊天大聖念叨道。

在即將到達日本時,帕拉斯·雅典雅召喚出三英雄,告訴了他們一些指示。讓他們時機一到就開始執行。

現在聚集在此的都是劍的神明——擁有‘弑殺龍蛇’特性的戰士。

所以大家都察覺到了。在距離此地遠至數百公裏的下方,帕拉斯·雅典娜在地面上解開了龍蛇的封印,瘋狂地發動攻勢。

曾是神明的女王,這些大地母神以魔物的形態顯現時的外表,就是龍與蛇。

對鋼之英雄而言,她們是神話時代以來的征服對象。感受到她的氣息,四英雄為了備戰,身心都開始湧現出了力量。

“呐,救世之神刀啊。”

齊天大聖對著鏽跡斑斑,失去昔日光輝的鐵劍開口。

他既是猴子也是英雄,而且還是神通廣大的仙術使——也是魔術之神。因此“複活的儀式”也由他來主持。

其他武者英雄退後一步,從猴王身後注視著事態。

“我等舊敵之蛇的氣息,汝這位貪睡鬼也該感覺到了吧?刻在汝之靈魂底部的英雄宿命,應該也使汝的身體熱血沸騰了吧?”

齊天大聖猶如在跟故友聊天似的。

沒有回應。不過,生鏽的神刀刀刃開始震動起來。

遙遠下界突然雷雲湧動,電閃雷鳴。從這裏衛星軌道看去,就連雲海都只是遙遠下界之物而已。

“不僅如此呐。當今世上誕生了好幾位可恨的弑神者。既有如同惡狼的老魔王,也有僭稱天下無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王。還有除了給世上帶來災厄之外一無所長的魔女。還有另外四個年輕人——共計七人的弑神者,謳歌當世乃他們的春天……”

輕聲細語之際,齊天大聖的頭上出現了一個光球。

光球和握緊的拳頭一樣大。出現後以高速上升,在大聖一行頭上像一個小型太陽一般開始閃耀。

“此等弑神者聚集的地上可謂是末世,現在可謂是世界終焉的時刻。”

急速上升的光球突然開始膨脹。

轉眼之間就變大到直徑一百米以上——和將神刀隱藏千年至今的浮島差不多大。而且這個巨大的光球忽然開始放電,到處都迸發出電光的火花。

“吾等為了切裂末世的黑暗,為了斬盡弑神的魔王們,于此祈願劍之新生。啊,最受尊崇的劍中之劍,刃中之刃啊。汝乃殲滅魔王之刃。汝乃白色的救世之光。汝乃為殺盡一切羅刹而生者!”

齊天大聖將毛茸茸的食指指向上空。

然後徐徐放下手指,直指救世之神刀。頃刻之後,頭上放電的光球接連不斷地釋放出道道雷電。

轟隆——————————————!

轟隆——————————————!

轟隆——————————————!

落雷和雷鳴重複了百次之上。閃光與能量都被救世之神刀吸收了。

不僅沒被沖擊震飛,而且還紋絲不動。

面對這柄悠然自得到有點惱人的神刀,齊天大聖進行了最後的呼喚。

“世間最後顯現的聖王啊,在此降臨吧!”

這既是祈禱,也是請求,還是寄宿著力量的言靈。

落雷和雷鳴終于告一段落——救世之神刀也恢複了光輝。

曆經千年以上,原本鏽跡斑斑破爛不堪的,刃長一百公分的刀身,寄宿上了炫目的白金色光芒,閃耀出神聖的燦爛光輝。

看見這道光芒時,終于有齊天大聖之外的人開口了。

“王啊——‘最後之王’啊。雖然吾不會這麼認為,”

是蘭斯洛特。蜂蜜色的頭發隨風飄動,亞馬遜的神明如是說。

“難道忘記了吾的容顏了嗎?”

“不會……”

一位勇者突然顯現在神刀旁邊。

發長而蒼白。是一位面容年輕清秀的美男子。

不過,像鐵鏽一般鐫刻在端正美貌上的,是曆戰的精悍和無法恢複的疲憊。裹在身上的是藍色的貫頭衣和修長的褲子,還有純白色的披風。

他緩慢地——像是觸摸著厭惡之物一般,握住神刀的刀柄。

“當然記得了,槍之騎士啊。竟然還有與你重逢之日……命運真是難以預見。”

“真是久違的叫法呢。現在吾名為蘭斯洛特·杜拉克了。”

“是嗎。你終于也獲得新的名字了。”

貴公子那疲憊的美貌上浮現出清爽的笑容。

這一刹那,鐵鏽般的表情收斂起來,換上的是天生的高貴之人才有的氣質與優美態度。這是他以自己方式展現對與蘭斯洛特之間奇緣的喜悅。

不過刹那的轉變很快就結束了,‘最後之王’收起了微笑。

“呐,救世的英雄閣下。”

齊天大聖笑嘻嘻地發言。

“據說人世間有赴宴來遲者罰酒三杯的慣例。汝也先以雷霆之勢降臨大地,跟該國的弑神者打個招呼,如何?”

“…………”

猴王繼續熱情洋溢地對似乎毫無感觸的貴公子說。

“當然了,身為武人讓出先鋒之席,還是有些遺憾的。不過,汝對俺有再生之恩。俺老孫也會老老實實地忍耐一下——”

“不必了。”

‘最後之王’搖了搖頭,簡短回應了死而複生的英雄的滔滔發言。

“就我看來,剛剛回歸此世就作出這等舉動,有點思慮不周。”

“哈啊。”

“齊天大聖閣下的進言固然貴如黃金。不過……現在還是免了。”

“這樣啊。”

立刻否定的回答掃了齊天大聖的興,他希望得到別人的反應,就跟身旁的帕修斯說悄悄話。

“……沒想到一點都不血氣方剛呢。”

“……明明是傳聞中抹殺一切弑神者的男人呢。”

希臘羅馬的英雄興致勃勃地微笑打量著‘最後之王’。

“不過嘛,不顧一切直奔戰場,確實也有點不懂風情。我可以理解救世主閣下的想法。那麼,我們暫且休養一下如何?”

“嗯,拜托你們了。”

贊同帕修斯的提問後,‘最後之王’注視著站在最後面的某人。

是用布和面具隱藏著本性的‘風之王’。這位比古代高盧時期更早就侍奉著殲滅魔王之勇者的軍神,沈默地上前遞出了《鏃之圓盤》。

主人沈默地搖搖頭,以眼神示意。

就像是說‘你就這樣拿著吧’一樣。假面的隨從點頭示意,再次退下。

這是結下了深厚羈絆,不須開口就能互通想法的主從之間的交流。

之後,齊天大聖和帕修斯就化為光的粒子,被吸入了圓盤。

他們的複活源于‘最後之王’的權能。必須定期與《鏃之圓盤》同化進行休養,否則難以維持顯現。

‘風之王’也突然縱身跳開。

他就此化為陣風離開了自己的主人。留下的只有蘭斯洛特·杜·拉克——

“你果然還是厭倦戰鬥了啊。”

女騎士的低語蘊含著傷感,眼神裏寄宿著憐憫。

無言傾聽的‘最後之王’露出了疲憊的微笑,朝著時隔一千五百年再次重逢的盟友點了點頭。

之後蘭斯洛特也馬上化為了光芒,被吸入了《鏃之圓盤》之中。

變成一個人的‘最後之王’再次握起救世之神刀。他背上有一副容納這柄刃長一百公分的剛刀的刀鞘。

收起神刀後,殲滅魔王的勇者歎了口氣。

“怎麼了?”

突然浮島地面産生了強烈的震動。

不是一次的震動,是一直持續的搖晃。浮在衛星軌道上的小島不可能有地震。‘最後之王’馬上就察覺到了。

“在墜落……?”

有誰將浮島召喚到地上——讓浮島墜落了。這使整座島都在搖晃。

察覺到天空的異常,護堂皺起了眉頭。

“…………?”

現在天叢雲劍正與帕拉斯·雅典娜揮舞的長柄鐮刀交鋒,他也正朝‘豬’釋放咒力。

不知不覺冬季的夜空已經雷雲密布,雷鳴接連不斷。

突然有白色的——不,白金色的雷光閃耀著劈開黑暗。

“終于達成再臨了嗎。”

帕拉斯·雅典雅低聲說。

“這是在指‘最後之王’已經蘇醒了嗎!?”

護堂劈頭向感慨萬千的年幼神祖問道。

帕拉斯·雅典娜沒有回答,兩眼卻閃爍起妖異而不祥的光輝。她的雙眼發出了紅光。護堂全身感到一陣僵硬。是美杜莎之眼!

“咕……!”

為了抵禦石化的邪眼,護堂進一步提升溢滿全身的咒力。

不僅使用了天叢雲劍,還同時使用‘豬’和‘公牛’兩個化身,他還得拼命擠出更多的咒力,勉強趕上了防禦。

下半身只有一瞬間石化了,馬上回複了肉身。

“不愧是齊天大聖……比想象中更早完成了複活。這樣一來,和你的對決也要暫時擱置了。妾身必須著手下一步工作。”

幼小的帕拉斯·雅典雅暗暗一笑,然後仰天長嘯。

另一處與‘豬’進行著近戰攻防的巨大美杜莎的帕拉斯·雅典娜——背上長出了黑色的雙翼。雙翼使勁一揮,她便浮上了天空。

噢噢噢噢噢噢噢!?

沒有翅膀的‘豬’在突然飛上天空的敵人面前,不滿地咆哮著。不過,它的右前腿和左後腿都石化了,沒法跳起來追趕對手。

握著鐮刀的嬌小蛇女神也在背上長出了翅膀,飛上了天空。

大小兩個帕拉斯·雅典娜最終在天上並排。

““父神宙斯為首的天空諸神啊。妾身以地母神的權威,將一切之物牽引回母親大地之上。請勿妨礙妾身的意志!””

大小帕拉斯·雅典雅齊聲詠唱著言靈。

然後——一顆流星從被雷雲封鎖的昏暗天空上墜落。

不,這不是流星。一座‘小島’從東京灣上空,朝著包含這條木更津在內的南房總地區墜落了。

不見一點植被,只由岩石和土塊構成的光禿禿的島嶼。

“這就是浮島嗎……?”

護堂察覺到了。是帕拉斯·雅典娜的權能將這座島呼喚到地上來的!

“可以釋放那個嗎!?”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豬’回應了他慌忙發出的指示,朝著她們釋放出最大威力的超音波咆哮。

然而攻擊無法奏效。本該將上空並立的大小帕拉斯·雅典娜粉碎的超音波和沖擊波,卻被‘盾’所擋住了。

以神獸的身體為素材,刻著美杜莎的臉的盾牌——神之盾·埃癸斯。

它是一直飄浮在大帕拉斯·雅典娜身旁守護著她的防具。這次也成為了兩位女神的防禦障壁,代替主人化成了碎片。

““去吧,到‘最後之王’的身邊去!””

大小帕拉斯·雅典娜同時喊叫著,突然都消失了。

是追趕朝房總半島某處落下的浮島和‘最後之王’去了吧。不能這樣丟著她們不管。不過怎麼追!?

“草剃護堂!”

是莉莉婭娜的聲音。轉頭一看,銀發騎士和夥伴們——艾麗卡、惠那、佑理都趕來了。

“交給我吧。我會將你送去帕拉斯·雅典娜那裏去的。”

“是飛天的魔術嗎。不過,不知道目的地是無法使用的吧?”

護堂向著率先承擔傳送方法的莉莉婭娜問道。

只有魔女能使用的飛翔術非常便利,相反也有其限制。不過,

“沒、沒問題的。”

氣喘籲籲來遲半步的佑理說。

其他人應該保留體力了吧,還遊刃有余。不過對于缺乏體力的媛巫女而言,已經是相當劇烈的運動了。

“我已經用精神感應的靈力,捕捉到浮島墜落地的位置了。只要我將影像傳達給莉莉婭娜同學就應該就沒問題……”

雖然還沒緩過氣來,佑理也提出要幫忙。

大家都很可靠。護堂點頭後向‘豬’傳送了意念——這裏暫時不用你幫忙了。

‘豬’一邊拖著石化的前後腿,一邊盯著沙灘上方的虛空。

它身上一股未能擊破目標而憤懣不已的氣息。不過因為指示的獵物已經消失了,它也只好老實地消失。

護堂也將天叢雲劍收回右手內。‘雄牛’的怪力也解除了。


同時使用化身帶來的負擔也終于消失,身體輕松了不少。惠那和艾麗卡走到護堂身邊。

“呐,王。高盧‘最後之王’複活時的事情,還記得嗎?”

惠那突然說。

“當時女神阿爾提奧獻出自己的性命,將力量分給了‘最後之王’,對吧?剛才我和艾麗卡小姐討論過——”

“說不定帕拉斯·雅典娜也會有同樣的打算。”

“但是她可是宣言要打倒‘最後之王’喔?”

護堂撓了撓頭。不過,艾麗卡提出進一步的猜想。

“嗯。所以就借此理由靠近‘最後之王’,再進行偷襲——”

“……原來如此。”

作為鬥爭女神雅典娜的轉生,確實可能作出這種舉動。

然後護堂腦內浮現出另一個知己的臉。

在一千五百年前的高盧邂逅的貴公子。他的鬥爭心肯定說不上旺盛,也不喜歡多余的戰鬥,他最終會接受帕拉斯·雅典娜的挑戰嗎?

退治魔王的勇者,和弑殺神明的魔王。

那位英雄和自己,是總有一天要決一雌雄的對手。

護堂察覺到自己意外地對‘最後之王’抱有好感。不過,現在應該先追蹤帕拉斯·雅典娜。

4

雖說宛如流星墜落地面,但浮島當然不是隕石。

而且促使這次墜落的,是取回了大地母神神性的帕拉斯·雅典娜的權能。她擁有將萬物牽引回大地的力量——操縱重力,將‘最後之王’連同浮島整個引回房總半島。

位于南房總的一處深山。

一道只有稀疏樹木的山脊與浮島相撞了。

並沒有發生真正隕石墜落時的沖擊和爆炸。這是對大地抱有慈愛的女神以權能守護著衆山。

不過,這份庇護並沒有包括浮島。

浮島因墜落時的沖擊而粉碎,碎裂的岩石碎片和土沙四散滿地。

不過‘最後之王’並沒有迎來和浮島相同的命運。距離地面還有二三百米時,他從島的一角輕輕一躍,跳到了半空。

沒有翅膀,也沒有飛翔權能的‘最後之王’。

但卻擁有衆多突破困境時學會的護身辦法。

“飄浮于天地各處的諸位,請將力量借給我吧。”

他詠唱起言靈,祈求獲得精靈們的加護。

同時不忘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半空中描繪聖印。于是,寄宿在這片土地的山川草木中的精靈都借出了自己的力量。

它們比起不從之神而言,都是靈力微薄的雜靈。

也沒有足以稱為個性的人格與知性。

但是,將它們中的數百、數千個的意念和靈力收集起來,也能成為引發相應奇跡的原動力。精靈們的加護支撐住跳到半空的‘最後之王’,減緩了他下落的速度。

這使他從數百米高空落地也沒有一絲擦傷。

“感謝。多虧大家撿回了性命。”

雙腳落地後,‘最後之王’真摯地進行道謝。

然後打量起周圍來。這是一道樹木稀疏的山脊。因此視野很廣闊,也能馬上察覺到伴隨著殺氣靠近的蛇妖的身影。

“是你讓我再臨的嗎?名字是?”

“妾身名為帕拉斯·雅典娜。真是讓人感慨。竟然能與曆代神祖、魔女王們曆經千年都沒能找到的英雄閣下會面……”

“看來你解開了龍蛇的封印呢……”

分成兩個身體的帕拉斯·雅典娜再次合而為一。

是巨大的女神美杜莎形態。背上長出黑色的魔鳥翅膀,一路沿著山脊低空飛行來到這裏。

“為了將你——將在此世最後顯現的王擊斃,別無他法。妾身需要昔日的力量和權威。”

“將我擊斃……是嗎。”

聽了毫不隱藏殺氣的帕拉斯·雅典娜,‘最後之王’點了點頭。

他並沒有問理由。只是有一瞬間垂下了視線。

正因為他擁有使神祖們隸屬于自身的立場,才比任何人都更為理解。

要是身為女神時的高傲靈魂,在變為神祖時仍然得以相當程度的保留,性格上擁有非常旺盛的鬥爭心的話——有這種想法也不奇怪。

貴公子依然擡起頭,以凜然的眼神與帕拉斯·雅典娜對視。

“我理解到你將我視為仇敵了。你希望我與你決鬥嗎?”

“當然。”

“那我就不能拒絕了。”

他以正視自己罪孽的認真態度立刻回答。

‘最後之王’徐徐從背後拔出了神刀——不,他並沒有這樣做。而是將救世之神刀連同刀鞘脫下,遞向天空。

“本地的精靈們。能讓你們暫時保管一下嗎?”

他的請求得到了回應。神刀和刀鞘浮上了天空,一直上升到距離地面數十米的高空後,完全停止了。

看見‘最後之王’放開了武器,帕拉斯·雅典娜怒視著他。

“與妾身對決卻放開了神刀嗎?”

“對。只要我拿著神刀,就絕對算不上堂堂正正的對決。”

英雄的眼神中並沒有驕傲與憐憫。

其中寄宿著的,只有以真摯去回應賭上靈魂和尊嚴挑戰自己的對手的,這份清澄之心。

“自尊心強烈的帕拉斯·雅典娜,你看來是聖杯——女神グウェンフィファル所創造的神器中誕生的神祖。”

殲滅魔王的勇者直率地回望著女神的眼睛。

グウェンフィファル,和軍神蘭斯洛特一起侍奉‘最後之王’,是之後轉身為神祖格尼維亞的大地母神。

“既然如此,就算沒有救世之刃,我也能打敗你。”

“……嗬”

帕拉斯·雅典娜帶著烈焰般旺盛的憤怒凝視著仇敵的美貌。

但當聽完英雄的解釋後,她露出了一絲微笑。她認同了他的話語中蘊含的高潔。

也許通過智慧女神的靈感,領悟到對方說的應該是實話吧。

“賭上生死名譽的對決,可不能有一絲汙穢。舍棄使用神刀是我的尊嚴,決不是輕視你的力量。”

“妾身已經理解你的想法了。不過,這樣好嗎?”

帕拉斯·雅典娜一邊微笑一邊以妖異的視線俯視著‘最後之王’。

巨大美杜莎化的女神雙眼閃爍著紅光。是石化的邪眼。在這道視線之下,‘最後之王’腰部以下及左手已經全部變成了石頭。

“救世的英雄閣下以大地精氣為力量。但是你還沒吸收過一絲精氣。就憑這副身體與妾身對抗嗎?”

“我已經有覺悟了。希望在此與你決一高下,行嗎?”

即使半身化為了石頭,‘最後之王’仍毅然開口。

就在剛才,草剃護堂緊急提升咒力,對抗了帕拉斯·雅典娜的邪眼。連這樣都沒做到,看來蒼白發貴公子還沒恢複狀態。

而且還親手封印了殺手锏的救世之神刀——

即使如此,‘最後之王’仍然正面面對帕拉斯·雅典娜。

帕拉斯·雅典娜也沒有手下留情。美杜莎的雙唇吐出了青白色的火焰,噴向半身石化的英雄。

“咕——啊啊啊啊!”

龍蛇化的帕拉斯·雅典娜的火焰,與龍吐出的烈焰擁有同等的火力。

被劫火所灼燒的‘最後之王’發出苦悶的聲音。不過,他的身體周圍忽然出現數十個白色的光球,拼命削弱著火焰的熱度。這跟自由落體時守護著他的力量一樣,是精靈們的加護。

在這場奇妙的死鬥之中,帕拉斯·雅典娜昂然大笑。

另一邊‘最後之王’也在承受著烈焰的雄威同時微微苦笑。這並非雙方放棄了戰鬥,而是某種心意相通的萌芽——就在這一瞬間。

(……啊……兄長——)

突然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

浮在數十米上空的神刀旁邊,突然顯然了一個搖曳不定的影子,並開始收縮旋轉,同時呼喚起‘最後之王’。

(兄長,您是此世最後顯現的救世之王者。是王中之王。是擁有最高貴命運的大英雄。是人中之虎。擁有無盡輝煌的燦爛功德。是至高的勇者。擁有萬千神明授予的最高祝福!)

聽見這華美得異常的贊語,‘最後之王’一陣愕然。

他在青色火焰中擡起頭,直盯著浮在上空的救世之神刀。同時,呼喚他為‘兄長’的空中的影子也漸漸改變了形態。

下半身仍然是漩渦般旋轉著的影子,只有上半身化為了蒼白發的貴公子——

容貌與‘最後之王’一模一樣。不過跟膚色白皙的哥哥不同,褐色的肌膚就像是太陽曬黑的一樣。

與影子同化的褐色半神貴公子長嘯道。

(區區大地女神,怎可容你繼續淩辱高貴的兄長。這裏容我僭越助兄長一臂之力!)

“住手!我這位兄長不會容許的。不要插手!”

但是被青焰灼燒的‘最後之王’的阻止並未奏效。

浮在空中的‘弟弟’朝救世之神刀伸出右手。就在他要握住刀柄時,帕拉斯·雅典娜阻止了他。

一邊從口中吐出烈焰,一邊從眼中放出紅光。

承受這道視線的同時,‘最後之王的弟弟’和兄長一樣都被火焰吞噬了。

“區區從屬神,竟然掃興妾身的戰鬥。何等愚昧之輩!”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青色神罰烈焰所灼燒的弟弟發出了慘叫。

帕拉斯·雅典娜瞥了他那苦痛的神情一眼,就面帶無聊地念叨了一句。

“哼。還以為是‘風之王’,完全是不值一提的小輩。身為智慧女神的妾身一看就知道。”

帕拉斯·雅典娜使用了對人界巫女而言相當于靈視的力量。

“你是一直在救世的勇者閣下身後護衛著他的從屬神——也是他的分身。雖然你忠實于自己的職責的這份心意很好……但太不解風情了。懂得分寸一點。”

憤怒的劫火將‘弟弟’一瞬間燒成了灰燼。

浮在半空的神刀附近連骨頭都沒有剩下,只剩燃盡的灰在飛散。不過——這道灰燼還在活動。

“什麼?”帕拉斯·雅典娜皺了皺眉。

(哼哼哼……區區的地母神還自作聰明……)

被憤怒的劫火燒出的灰燼,傳來了‘弟弟’低沈的笑聲。

(我是作為兄長的——最強之鋼的影子而誕生的。即使只有一小部分,我也擁有不死的強韌特性。好好看著吧!)

在聲音大吼的同時,灰燼化為了‘人類的手臂’。

並且握住了神刀的刀柄,一口氣從刀鞘中拔出。刹那之後,白金色的光徹底亮遍了周圍一帶。

“那道光是什麼?”

看見這道白金色光芒的出現,護堂十分驚訝。

他在一道青色光芒的包裹下在空中飛翔。為了追趕帕拉斯·雅典娜,他讓莉莉婭娜在自己身上使用了飛翔術。就在飛行途中發生了異變。

某座深山的山脊突然屹立起一道光柱,釋放出白金色的光輝。

這道光柱直抵上空的雷雲。雖然是夜晚,周邊的山林還是被照亮了一段時間。

僅僅數十秒之後,光柱就消失了。

“草剃護堂。我們的目的地就在光柱附近。”

“那就在附近降落吧。我一個人過去。莉莉婭娜就跟艾麗卡她們會合,一起等候下一步行動,拜托了。”

護堂對和他一起飛翔的銀發女騎士作出了指示。

帕拉斯·雅典娜或許正在跟‘最後之王’進行決戰。不能讓夥伴們平白冒險,于是他只跟莉莉婭娜兩人一起飛向目的地。

大概過了三分鍾,終于在山脊的一端著陸了。

莉莉婭娜向護堂點頭示意,用騎士的嚴肅表情說。

“祝你武運昌隆,還有——”

她像是要說悄悄話一樣壓低了聲線。

護堂為了聽清楚而湊近了她。然後莉莉婭娜若無其事地湊近,在護堂的唇上輕輕一吻。

“!?”

“這、這是對你的幸運的祈願。要是你能平安歸來……就、就跟平常一樣繼續吧。”

“就跟平常一樣!?”

“你、你不是平常都跟我們進行那麼熱烈的唇舌相交嗎。”

無法反駁的護堂目瞪口呆。

莉莉婭娜用愛憐的眼神凝視著護堂片刻,然後再次使用了飛翔術。她在青色光芒的包裹下飛走了。

變回獨自一人的護堂轉換好心情,沿著山坡跑下。

這道山脊只有一些稀疏的樹木。由于視野很廣闊,一下就找到了目的地。

護堂跑了兩分鍾來到了目的地。

變化為美杜莎並巨大化後的帕拉斯·雅典娜趴在地上。

她的身旁地面上插著一柄救世之神刀。上次看見它那輝煌的形態是在古代之旅了,現在依然光輝神聖。

帕拉斯·雅典娜出血很嚴重。

化為美杜莎的身體各處——大概有數百處以上的割傷。

每一個傷口都是赤黑色的,血流汩汩不已。她所趴著的地方染上了不祥的赤紅色。

‘最後之王’孤獨地站立在一旁。

他沈痛地注視著倒下的帕拉斯·雅典娜,又煩惱地搖了搖頭。

而女神卻一動不動。一邊大量流血一邊倒地不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護堂詫異之際,‘最後之王’回頭了。

他意外地看著護堂,但馬上就回過神來。

“沒記錯的話——我跟你見過面。對。大概不止一千五百年前。之後的戰鬥中我就沒有再見過你了,我還覺得很奇妙。”

‘最後之王’很清楚地記得草剃護堂。

在對這一事實産生奇妙感慨的同時,殲滅魔王的勇者終于正面與護堂對視。

這是跨越了一千五百年的時空的,神與魔王對峙的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