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英雄們的鼓動 第五話 緋聞的Campione
德永明日香是高中一年生。

居住在東京都文京區的根津三丁目。

這里是殘留有很濃厚的商業手工業者居住區色彩的熱鬧商店街。殘留于這個地方的昭和時期的氣味,會喚醒人不可思議的一種懷舊之情。

德永明日香打工的地方,是稍微離這個商店街有點距離的家庭餐廳。

沒有任何新奇之處的連鎖店。

可是沿著大街一帶相當昌盛。在這個打工的地方見到熟悉的身影時,是在十月上旬時候的事情。

三連休的第一天,早上八點。

明日香一大早就來到了家庭餐廳,現在正在店面接待客人。

熟悉的人不是作為客人來到店里的。

他在店門口抱著稍微有點大的包在消磨時間,好像是在等人中。

草薙護堂。

是個筆畫數很多的漢字名,不過那個是熟悉的名字。

身高很高,面在適當程度上可說是很端正。

但是,某些方面有著木訥話少的氛圍,很少有被別人正面叫「帥氣’的情況。

明日香是從幼兒園開始就和他有所交道了。

他在這樣的地方等候著,是准備要坐車出去什麼地方吧。

雖然護堂外表看起來很普通,但奇怪的是相識的人卻非常多。偶然會聽說他幫相識的朋友打工幫忙的事情,今天一定也是因為那樣的事吧……

這麼想著之後,明日香繼續進行工作。

偶然間注意到還有有女孩子圍繞著在護堂四周。

而且還是四個人。

全都都很可愛或是美人。再加上還有金發和銀發的美少女兩人參和在其中!

「那家伙……最近的女性關系變得豔麗起來了。之前也沒那麼嚴重 難以置信。遲點要好好教訓他一下!」

明日香堅決地認為有著不安的情況。

在忙這忙那著的時候,有輛小型貨車停到了護堂他們前面。

青梅竹馬+四個少女們乘坐了進去,從家庭餐廳前面離去了。

「……剛才那個是草薙君吧?」

「萬里谷同學和艾麗卡同學還有莉莉婭娜同學也在一起。在假期連休的第一天一大早就集合坐車出去……到底是要去什麼地方呢?」

小聲的話語傳入了耳朵里。

望過去看到兩個一起打工的朋友——宮間同學和澤同學在相互低聲私語。

聽說是和明日香一樣的高中一年級生。

她們的視線不知不覺之間從護堂他們身上轉移到家庭餐廳外面。

聽說這兩個人同樣是附近的城楠學院的學生。

「澤同學,宮間同學。你們兩個是不是知道關于草薙護堂的事?」

明日香突然唐突地發問。

家庭餐廳早晨的輪班結束——一小時過後的更衣室里面。

澤同學和宮間同學對于突然的問題都眨了眨眼。

「的確是知道……不過……」

澤同學看起來詫異地點了點頭。

是個戴著小框架的眼鏡的確是那種頭腦很聰明的女生吧。

「倒是明日香同學你怎麼問起草薙草薙君了?你讀的學校不是城楠吧?」

被宮間同學反問了。

這短小的身材不管怎麼樣看起來都很可愛。

而且還是有著可能會被誤認為是小學生的娃娃臉。

「我和那家伙一樣是住在這個商店街附近的,到初中為止都是讀一樣的學校。」

「那麼,就是青梅竹馬了啦?」

「和那個草薙君?」

像是探尋著什麼的澤同學,宮間同學露出吃驚的臉色的說道。

「嗯,雖然沒到一生的失敗這種地步,但也是很遺憾的事情了。我和那個笨蛋從小時候就認識了。——對了,宮間同學說的「那個」是什麼意思?」

宮間同學冷笑了一下。

進入高中頂多只有半年時間。

在那樣短時間之內,那個舊識成為了能夠加上定冠詞的人了嗎。

「說那家伙是‘那個’的原因可以告訴我一下嗎?」

作為他的舊識,早就知道那家伙會做出些非常識的事情的人。根據場合的不同決定應不應該教訓他一下……!

「我想要說起來的話要從五月左右開始。」

澤同學開始安靜地說了起來。

根津三丁目——場所轉移到護堂和明日香居住的本地的和風咖啡店。

「到那個時候為止的草薙君,還是不太顯眼的人哦。」

「大致上可說是端正的臉,挺高大的身材,說不定是會令女孩子稍微有些在意,不過還不是一個太突出的人。但是自從艾麗卡同學來了之後,全部都變了。」

澤同學的說話方式理智又明晰。

和眼鏡相配的才女,不僅僅只是外觀看起來如此。

「為了追著草薙君而從意大利來到這里,成績出眾,體育萬能,再加上日語流利的犯規級美少女到來之後,他就完全變了——不,很有可能是有隱蔽能力的異常性,只能在光亮的地方出現也說不准。」

「艾麗卡同學之後,就連我們班的萬里谷同學與草薙君也……」

宮間同學也開始含糊地訴說起來。

與澤同學不一樣,是種沉重的語氣。

那些關于草薙護堂行為的都是些脫離常識的事吧。

「萬里谷同學是個非常溫文爾雅的大小姐,不過不知什麼時候變得會緊緊地沾著草薙君那種戀愛中的少女那樣,過幾天私奔也能去輕易做出來的感覺……但是,草薙君只是有了她們兩個還不滿足……!」

「就連莉莉婭娜同學這個女孩子也以草薙君為目標而從東歐來到了日本哦。」

這個帶有妖精般感覺的銀發美少女聽說的確是東歐出身的。

明日香點了點頭。

「除了這些人之外,好像也有看到有其他學校學校里的女孩子潛入學校和草薙君見面哦,與並不是穿著學校里面的制服的女孩子,經常在學校看到他們在一起。」

「由于如此草薙君被至少有四人,或許是四個以上的美少女包圍,以後宮之王君臨著。現在也有被說成是城楠學院開學以來的怪物。可是奇怪的人那樣並不會被女孩子所討厭耶。」

「那個人,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很像是人畜無害的,而且很多時候對人都很親切……是因為這些原因嗎?」

「由于在日常生活中存在感薄弱的緣故,反而並沒有受到什麼排斥。不過有一部分的男生好像非常的嫉妒。」

原來如此,情況是這樣嗎。

明日香再次點了點頭,稍微露出些許笑容。

「這樣啊……。那家伙上高中之後就從數量向‘質量’方面轉移了啊。」

「數、數量向質量……?」

明日香嘟噥地說著,宮間同學提問道。

「十四個人。」

「誒?」

「初中的時候,喜歡那個木頭人的女孩子的數目。如果把我沒有把握到得的女孩子包含進去的話可不止這個數目。……如果加上中意那家伙的男孩子的話,數目就更進一步增加了。啊,預先說好了,那並不是指BL,只是男人之間的友誼的意思。啊啊,以前和他一起打棒球的瑠偉和那家伙也相當微妙啊……」

「誒誒?」

對于明日香的嘀咕,宮間同學的身子向後仰起來,澤同學看起來也是充滿興趣的樣子。

「這、這些話想要詳細地聽一下,是怎麼樣的事?」

「實在上是這樣的。就像說的那樣,那家伙從很早以前就很會誘騙一部分女生和一部分男生。要說起來有一匹布那麼長,詳細的話以後再找機會再說吧。」

明日香好像很不快似的,皺起了眉頭。

「草薙那家伙,感覺上並不是學級和學校里面的人氣者,不過大多數人都能與那家伙有著深入的交往,而且那家伙還從來不會發覺自己被女孩子愛慕著的事,只會‘你是我重要的朋友’這麼說的哦。」

簡直難以置信!

禁不住火大了起來,拍打了下桌子。

「這、這還真厲害……對了,明日香同學,或許你對草薙君也……」

「也、喜、喜歡著他……嗎?」

「!?胡、胡說些什麼!?誰會喜歡上那個笨蛋啊!我只是對那個擾亂學校和商店街和平的家伙,作為青梅竹馬來說無法允許罷了,可不要誤會了啊!」

「哇啊,是這樣嗎。那個草薙護堂……」

「嗯,非常容易理解,那種典型性的感覺嗎……」

不知不覺之間就變得激昂了起來,不過途中宮間同學和澤同學就變得好像裝作什麼都懂了的樣子。

兩個人一起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明日香。

一邊想著雙馬尾是不是有些孩子氣,但又自負的認為很適合自己。

再加上讓人稍微有些自卑的吊腳眼。

稍微有些著緊的臉

澤同學她們注視著這些之後不久,相互地點了點頭。

「吶,明日香同學,你在喜歡的人面前不知不覺就擺起臭架子這麼做不後悔?」

「那、那樣的事絕對沒有!別說些奇怪的話!」

「但是作為根本性問題的是,草薙君怎麼會這麼受歡迎?」

「也不是非常帥的帥哥,又不是很會說話。」

興奮著的明日香安靜下來的時候,宮間同學和澤同學這麼說道。

「啊……那家伙是看著相當花心的一個大蘿蔔的背影長大的,是因為這個原因吧?我認為是多虧有著最好的老師在身邊,那家伙這與生俱來的才能以及永遠的都那麼受歡迎的命運才會覺醒。」

就算含糊地回答了,那個老師的樣子也浮現在眼中。

明日香和澤同學以及宮間同學談話的地方是和風咖啡店。

窗外是根津三丁目商店街的風景。

從店對面走過來的是以端正的姿勢站著的老人。

穿著上品的麻紗短襯衣,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個相當的美男子的風貌。

只是稍微在大街上走了一會兒就被這個那個的人向其打招呼。

「難道說,是那個人將這樣那樣的事教導給草薙君的麼?」

發現到了明日香的視線,宮間同學體察地詢問道。

「對。一郎爺爺……是作為那個家伙祖父的人。」

「確實,是個非常受歡迎的人啊。但是,說他是個厲害的人,譬如是在什麼方面?」

「唔……這麼說可以嗎。」

對澤同學的問題感到煩惱的時候。

草薙家的一家之長——草薙一朗從和風咖啡廳的門前走了過去。他敏銳的注意到了在店內的明日香,于是便用眼睛向她送了個眼色。那是不符合這個年齡層日本男性的,如畫一般的瀟灑的問候。這是既不令人厭煩又不冷淡的絕妙平衡。

真不愧是他呢,正在明日香這麼感慨的時候,和風咖啡廳里的電話響了。前台的大嬸(這個人也是明日香與護堂從小就認識的)接起了電話。

就在如此煩惱的時候,大嬸靠了過來。

大嬸將栗子粥放在了明日香他們的桌子上。

「大嬸,我們可沒有點這個啊。」

「呵呵。收下吧,這是一郎先生剛才用電話點的。」

「一郎老爺爺點的?」

「嗯。說是因為看到你愁眉苦臉的樣子,就來慰問一下。是不是覺得孫子給你添麻煩了呢。」

那擦肩而過的一瞬間,竟然就能明白到這種地步。

被一個電話以賒賬的方式點了菜,大嬸卻沒有意思不快。不對,看這興致,倒不如說是在高興著。

而且,放到桌子上的栗子粥是3人份的。

連澤同學與宮間同學的份也點了……

「他真的能連那些都能簡單的察覺到麼、畢竟老爺爺可是個不得了得‘花心大蘿蔔’啊。」

「……稍微有點理解了呢」

「……是個那樣對待孫子的家伙呢」

「那個老爺爺,是從小照看護堂的人。因為帶著草薙君去過很多地方,與什麼樣的人會面時該有什麼舉止,都刻在了他的記憶力里的樣子。」

根據護堂自身的說法,好像有過很多不平凡的經曆。

比如說,老爺爺與「之前發生過很多事情」的老婦人相遇的時候。與曾經憧憬著老爺爺的中年婦女相遇的時候。與曾經「受過照顧」的明顯不正經的人把酒言歡的時候。又或者是老爺爺為了于危機之中拯救曾經的友人而深入南美的偏遠之地之類……

「看著這些不平凡的事情長大的護堂,已經被‘很受女性與一部分的男性歡迎’的一郎老爺爺的行動模式刻入了骨髓,所以那家伙才那麼不可思議的受歡迎……不過也會考慮些蠢事就是了……」

那些都不知道真偽,只不過是一時想出來的。

「然而,只有這個是不安的——而且,是將來有相當大的概率會實現的不安哦。」

明日香一邊用筷子挑著栗子粥一邊說道。

「那種笨蛋啊,從小時候就在近處看著老爺爺的花心大技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麼?……那家伙將來要是習慣了女孩子,然後自己想變得受歡迎的話——」

話語就這麼停了下來。對方察覺到了自己想說的話了麼。

「這、這樣啊……因為如此厲害的老爺爺的訣竅都印在了草薙君的體內,若能以自己的意識將其運用自如的話——」

宮間同學一邊感覺到無比的恐懼,一邊將剩下的話說完了。

看來,小巧的她的感覺很是不錯呢。

「現、現在都已經是魔王級的花心大蘿蔔了,還要再加上老爺爺的那些花招!?那不就是真正了怪物了麼、那麼……」

澤同學以緊迫的口吻說道。

「這不僅是我,也是那家伙的妹妹靜花、還有已經去世了的草薙的奶奶在很久以前就擔心的事情呢……」

德永明日香與草薙家的一部分女性,感覺到了那在不遠的將來就會降臨的恐怖。

然後澤同學與宮間同學也共有了這份感覺。

她們一邊想著在三連休不知去哪了的草薙護堂的前途,一邊大口的歎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