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英雄們的鼓動 第四話 被囚禁的Campione
草薙護堂。

國籍是日本,年齡十六歲,性別男性。

在私立城楠學院上學的他,自認為自己的存在感相當稀薄。

是個性格非常溫厚的人。

是個不在班級的中心,也沒有很好或者很壞名聲的學生。待人接物也不是非常不擅長,非常離群的人。

容姿也非常的平凡。

按照啰嗦的妹妹所說「如果好好努力的話應該能夠更好,但是由于怠惰所以完全不受歡迎」。按照已經跟自己有孽緣的“伙伴”艾麗卡·布朗特里所說,就是“雖然樣子是不錯,但是缺少高貴和威嚴的氣質”。

成績算得上是中上游。文科非常擅長但是理科就不行了。

對體力非常有自信。但不是那種有天才才能的運動員類型。

事實上,他卻有著反轉天地,無法跟常人解釋的能力,但可以斷言,他在這個學校只是一個極為平庸的學生而已。

所以“中庸”、“平凡”……這樣的表達到底合適嗎?

——喂,草薙。你自己認為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呢?

某天的休息時間,一年五班的教室。

面對同級生的質問,護堂沒有回答。

正在跟自己說話的是高木、名波,還有反町。

三個人都是跟自己一樣的一年五班的男生。並且三人一起,奇妙地盯著護堂的臉。

……怎麼回事,這種異樣的眼神。

那是受重稅和暴政而痛苦的人民,對著暴君所有擁有的憤怒的眼神。敵意藏在心底,忍耐著怒火的眼光。猶如鈍的刃物一樣,尖銳的眼神——

就像是這樣的表現。

「……喂,聽到了嗎?」

「……啊啊,應該聽到了吧。這家伙,完全沒有理解自己的狀況。這個混蛋大王。」

「……果然有必要實行那個計劃吧。」

然後,好像在偷偷地討論著什麼事。

「喂,偷偷地在說什麼啊?還有,剛剛的問題,有什麼意義嗎?」

「別注意這種無聊的事情、草薙。這個怨恨一定會報的!」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剛剛那句話的請忘了、草薙。別以為晚上都有月亮哦!」

「喂喂,真話露出來了。稍微再忍忍吧。因果報應,邪魔外道必須死!」

「……沒關系吧、大家?你們的樣子非常奇怪哦。」

護堂擔心地詢問著。

但他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帶著陰暗的表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就在發生這一幕的放學後。

草薙護堂,突然被綁架監禁起來了。

「——就是這樣,第一回,草薙護堂是占領了學園兩大美少女的混蛋審議會開始了。眾人,准備好了嗎?」

「沒有問題!請給于不受歡迎者的敵人——草薙護堂正義的制裁!」

「同意!我等以戀愛共產主義的平等思想為基礎,堅決批斗獨占不當財富的資本主義者。」

這天,正好是護堂值日。

護堂剛把今天發下來的問卷收集好,放在職員室的班主任的桌子上,完成任務的歸途。從職員室到一年五班教室的移動途中。

綁架劇就這樣發生了。

從沒人的地方走過的護堂,被一個巨大的麻袋套住了頭。

即使手腳使勁抵抗,也完全沒用。被幾個人抬起,就這樣帶走了。而且手腳被膠帶綁著,無法動彈。

然後現在,在拿走麻袋的護堂的眼前的是——

窗戶被黑色的窗簾遮住,遮斷了眼光,某處的一個教室。燈也沒有打開,非常的暗。

唯一的照明,就是某人手上的手電筒。

只有這點很難判斷周圍的情況。

但是護堂有著跟貓頭鷹差不多的夜目,仔細地看著四周。大概,是平時不太會使用的一個空教室。

從沒有排著桌椅這點,可以推測出來。

接著,是眼前的三個站立的人影——

頭上套著紙袋,藏住了臉。在眼睛的位置開了兩個洞。

這樣的話臉和正體都不明。到底是誰?抓住自己,監禁自己的人。雖然心里沒數,但是自己還是意識到的。終于連學校都潛進來魔術結社的人了嗎?

但草薙護堂再怎麼說也是個‘王’。

對手竟然采取這麼大膽的行動,難道說是個非常有實力的?

用意周到的他們,穿著高等部的制服。然後頭上套著紙袋。只有眼睛和嘴巴的部分開了孔。這樣應該無法知道他們的正體的——吧。

護堂想起來剛剛的聲音,突然醒悟到了一樣說道。

「你在做什麼啊、高木。在那里的是名波和反町嗎?」

「愚、愚蠢之人!我等不是這種名字!」

「嗯、嗯。絕對跟你不是同級生!」

「對,我們是擔憂國家,關愛人民的正義之徒!別有什麼奇怪的誤解!」

三人明顯慌張地說道。

「怎麼說呢……我沒想過你們竟然會做這種蠢事。現在的話罪過還很輕。乖乖地把我放了。」

包含著厭倦和同情,護堂勸告到。

說起來,自己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呢?

「切!這家伙,完全就是一種自己無罪而被囚禁的眼神嘛。」

三笨蛋中的一個人用手電筒照著護堂的臉,髒口說道。

這個聲音果然是高木的。

「嘛,冷靜一點。時間有的事。我們慢慢地告訴這個混蛋他的罪孽的沉重!」


完全就是時代劇里登場的惡人A的聲音。這個是名波。

「啊啊,讓他好好瞧瞧。代替神,我們來制裁這家伙。」

這次是特攝英雄的台詞。反町的聲音吧。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你們的決心我還是明白的。首先先把膠帶解開,然後冷靜地談談,怎麼樣?」

「kukuku。你這家伙,還不明白自己的立場嗎?」

大概是反町的三笨蛋中的一個宣告說。

「我們所求的,不是跟你好好談話!這是斷罪!」

「……斷、斷罪?」

「草薙護堂!你這家伙是肆意玩弄學院兩大美少女的心靈和身體,運營後宮的暴君!這個罪,應該萬死!」

「…………你說什麼?」

對于反町的彈劾,護堂感到了頭暈。

兩大美少女。後宮。這家伙到底在說什麼啊?

「同志T!誦讀草薙護堂的罪名之一!」

「喔!……一、被告和金發超絕體型,去除傲只有嬌的美少女不管所處的場合——在教、教室,校庭,路邊,公眾的面前!黏在一起,確認者愛意,而且還主張自己跟艾麗卡小姐完全不是戀人的關系!」

「呃!這個罪,完全無法容忍!」

「沒有異議!草薙護堂值得萬死!」

……護堂驚呆了。

至今已經非常吃驚了,但是這句話是決定性的。怎麼說了、太傻了。痛感這群家伙是笨蛋。

沒有必要陪他們玩這種傻瓜劇。

挺胸,毅然地無視這些話吧。

草薙護堂對于這件事,完全沒有記憶……是騙人的,只是逞強而已。

■ ■ ■

「呐、護堂……」

穿過窗戶而來的夕暮的陽光,被染成橙色的放學後的教室。

這時候留在教室里的只有兩個人。也就是說,草薙護堂和艾麗卡·布朗特里。

「現在,在這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呢……呵呵,不覺得很棒嗎?平時有很多人的地方,現在是我們兩個的東西哦?你不認為這很奢侈嗎?」

身穿紅色的金發美少女,濕潤的眼神盯著護堂的臉上邊看邊說。

對,美少女。

艾麗卡·布朗特里是100人中有100人會認同的,超級頂尖的美少女。

但是,她不僅僅是五官端正而已。

聰明、強大、自信家、而且是策士。加上自己的美貌,對自己的能力擁有絕對自信的她,比護堂認識的任何美少女都要有存在感。

「那麼,我現在問你。共有這麼美麗的時間和場所的我們,接下來應該干什麼呢?」

「乖、乖乖地回家吧。」

「當然是駁回……真是的。明明是那麼心跳的場面,竟然說這種傻話。如果不是護堂的話,肯定馬上撕開他的嘴讓他再也不能說話。」

在護堂的膝蓋上,艾麗卡輕輕地說道。

這句話雖然非常凶惡,但是聲色去非常的甜。

而且,她現在坐著的不是椅子。

在草薙護堂的膝蓋上,軟軟地坐著。而且,華奢的兩腕繞著護堂的脖子,撒嬌著。

……事先聲明,這個姿勢護堂是非常不情願的。

但是,有不得不忍受的理由。

首先是腳。艾麗卡那纖細的雙腳纏住了護堂膝蓋。纏得非常緊。仿佛是門閂一樣。

然後是脖子。跟白蛇一般的她的纖手,只要她有意的話,一瞬就能把護堂脖子上的骨頭折斷。即使沒有斷,也能確實低勒緊頸動脈——使自己意識不明。

在采取攻擊態勢的艾麗卡前意識不明。

就像是在裸體挑戰登山那樣的愚行。不管發生什麼都無法抱怨。

艾麗卡·布朗特里、意大利人、年齡十六歲。容姿端麗、頭腦明晰、體育萬能的超人。但是家務一點都不懂。然後擁有著‘魔女’和‘騎士’這樣玩笑般的稱號。

……這樣的她的那濕潤的嘴唇,正在慢慢地接近護堂的嘴唇。

怎麼做?會怎樣?怎麼辦?護堂的內心很混亂。在無法躲避的威脅之前,只能選擇逃避現實嗎?

以前讀過的恐怖小說里,在這種極限狀態會出現走馬燈。然後目擊到窗外的白色影子,看到窗外的黑色怪物。接著會出現bad end那樣曖昧的結果。

為了戰勝迫近的壓力,護堂看向了窗外。

啊啊、在窗外、在窗外——

……什麼都沒有,護堂只能就這樣被艾麗卡玩弄。舌頭和舌頭充分的交纏,嘗到了她使用的香草系口紅的味道。

僅僅是兩天前發生的事。

「報告!我看到了。前天的放學後,這家伙在沒人的教室里,和艾麗卡小姐接、接接接接接接接吻!超超超deep的!」

「你、你說什麼!」

聽到這個的護堂顯得十分焦急。

竟然存在看到那一幕的目擊者。

……但是,絕對沒有被推倒。只是嘴和嘴的親吻,比這更進一步的行動死守住了。

所有,虧心事……當然是做了,總而言之先恢複平靜。

但就在護堂平靜下來的瞬間,被問到了這樣的問題。

「草薙。你,難道說,跟艾麗卡小姐做了更進一步的事?」

比那更進一步。

真是曖昧的表現。那麼,做到哪步——不,他到底指的是什麼行為?

護堂煩惱著。

這三個月與艾麗卡進行的數次激斗,每次都必死地抵抗著艾麗卡的攻勢。這時,這些事情像走馬燈(並沒有受到瀕死的重傷)回想起來。

那種事情,這種事情,還有這種事情也發生過。


……嗯,嘛,總之還是守住了,沒有跨過那一線。硬是讓自己認同的護堂,終于回到道。

「……喂,別搞錯了。艾麗卡確實做了許多非常大膽的事情,但是我們之間真的沒有奇怪的關系。相信我。」

「同志N,這個回答的用時是多少?」

「用秒表測出的數值為8點3秒。從沉默一直到‘喂,別搞錯了’為止。」

「根據統計是個十分值得懷疑的時間……有古怪。」

「不,統計到底是什麼的統計!?並且,干嘛特意去測量這個時間啊!」

無視護堂的叫喊,三笨蛋將蔑視和嫉妒的眼神移向他。

已經懶得陪你們了。想辦法逃走吧。下定決心的護堂,但是手腳被綁住了,這點就沒辦法了。

對手的普通人。這樣的話超人的怪力和瞬間移動都沒法用。

擁有數個特殊能力的護堂,只有遇到偏離常軌的強敵才能發揮出能力。

「……這個案件的問題非常複雜,之後再來審議。那麼接下來,是針對草薙護堂的罪名之二!」

「啊!這條我來誦讀!」

馬上起反應的是反町的聲音。

「草薙啊,你除了背負獨占兩大美少女的罪名,還有另一條無法容忍的大罪。那就是對‘妹妹’的冷淡!我認為,不萌妹妹的家伙是極為愚蠢的!」

「…………妹妹?」

護堂呆住了。反町(推定)那家伙,為什麼要在這里提到妹妹。

「哦,這樣啊……」

「這不愧是同志S、在二次元擁有108個妹妹的男人……無論何時都不忘‘妹妹’的執念,真是強大……」

旁邊三笨蛋中的另兩個也在感動著。這些家伙的行動也無法理解。

「喂!草薙。你對于一直來教室里的靜花醬,用那種薄情態度不覺得自己可恥嗎?不認為自己罪孽深重嗎?」

「……我,也沒有薄情的對待她。只是普通而已。」

護堂的妹妹——草薙靜花是城楠學院中等部的三年級生。

這時不知為何出現在護堂所在的高等部的教室屋頂上,纏著他。

「……歐尼醬,最近非常不老實。」

然後突然,不高興地抱怨著。

順便一提,靜花是非常具有朝氣的可愛女孩子。

說不定將來,會成為草薙家的母親那樣非常顯眼的美女。就算是十四歲的現在,已經被四鄰街坊說跟母親很像了。

「為什麼啊?我,雖然不是非常老實,但是也沒必要被妹妹這樣說吧?」

「這句戲言,先看看周圍的情況再說!」

這麼說來,之前在屋頂吃飯時有過這樣的對話。

從六月左右開始,護堂的午休就在屋頂上度過了。

不是一個人。班級相同,座位也在自己旁邊的艾麗卡用理所當然的表情坐在自己身邊。還有另一個人——有些栗色的黑發女生,萬里谷祐理也在一起。

和兩個少女一起,在屋頂上吃飯。

這已經是護堂的日常了。而且還要加上妹妹靜花。

……這個場景哪里顯得不老實了?

「怎麼了、靜花同學?確實護堂同學……不能說完美地品行端正,但我認為是非常老實的。不要這樣說你的哥哥哦。」

微笑著,祐理溫柔地說道。

有時威風凜凜,有時發出像夜叉般魄力的她,平時就像一個處在深閨中的大小姐一樣。而且,非常美麗。

萬里谷祐理、能與艾麗卡相比的美少女。

但是,祐理的身上看不到艾麗卡那種傲慢的感覺。但是,看著她就會被她慢慢地吸引住。

比喻的話,猶如人盡皆知的可憐的山櫻。

這就是叫做萬里谷祐理的少女。

「但是,對哦。就像靜花同學說的一樣,護堂同學再認真一點比較好……現在的你,我抱有很多擔心。交友關系,女性關系,平時的言行,護堂同學應該好好認識一下自我。」

「還是那麼嚴格啊,萬里谷……」

看著祐理,護堂呆住了。

她不是單單的大小姐。守護關東一方的靈的武藏野的媛巫女。連艾麗卡都矚目的,擁有與千里眼類似的力量的人。

而且,是知道護堂身上發生的麻煩事,並且願意支援自己的人。

從六月的事件以來,和祐理的關系非常順調。相遇時非常嚴格的她,竟然會說這種玩笑話。當視線相合時會給予微笑,就像心意相通一樣。

即使不用多話也能想通——就是建立里這麼溫馨的關系。

「歐、歐尼醬!還有萬里谷小姐也是,不要兩眼相對,建築兩個人的世界!這就是不老實,不謹慎!萬里谷小姐,不能被歐尼醬這樣的男生吸引住了!應該更有警戒心才行!」

「啊啦?靜花同學、有什麼不對嗎,應該警戒什麼呢?」

「對啊靜花,你說的東西我完全不明白。」

面對靜花的訴訟,祐理和護堂兩個人在抗辯著。

不是特意說好的,只是偶然而已。但是,這種時候她的行動跟自己不可思議的相合。

「……嘛,對于靜花同學來說這確實是非常不老實呢。我和祐理一起,兩手是花的現狀。」

嘻嘻地在一旁笑著的艾麗卡。

她從靜花開始抱怨的時候就一直在旁邊做著傍觀者。

「上高中之前一直獨占的木頭人哥哥,現在被這麼多女孩子纏著,所以想抱怨一下而已……嘛,我也知道你的感情。」

「艾、艾艾艾艾艾艾艾艾艾麗卡小姐,請不要亂想!」

好像有啥原因,奇妙地焦急起來的靜花的印象還是有的……

「普、普通?你這家伙,難道想說以妹妹為對象只能普通對待?」

「因為不正是這樣嘛。嘛,我也認為關系很好,即使變成了高中生和初中生依然黏在一起。」

雙親不在的小時候,無論去哪兒都會帶著妹妹。

護堂回想起從前,覺得非常懷念。

思春期以後兄妹兩個這樣做,會覺得非常難為情……難道說靜花最近這樣,是因為懷念起從前了?


「嗚哇!」

猶如被看不見的鈍器擊中頭部的反町,發出了悲鳴。

大概對于護堂的回答大受打擊吧。

「堅持住,同志S!」

「我、我的話沒關系。比起這個,必須讓草薙認識到自己的罪過。聽好了草薙,你說的普通,三次元的妹妹‘普通’、明明那麼可愛!你難道不明白嗎!」

「…………哈?」

仿佛是說出世界真理一樣的反町,護堂迷糊了。

「嗯,正如同志S所說!說壞話這點反過來說更加棒!」

「正是!靜花醬正是傲嬌妹妹的典范。歐尼醬是笨蛋,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我的事情嘛……但是最喜歡了……」

「同志們啊,太感謝你們了!對,這才是萌!妹妹萌!」

這些家伙,難道是喝醉了?

看著三人興奮的樣子,護堂懷疑他們是不是攝取酒精了。

「那麼,差不多是第三個罪名。萬里谷同學的案件。」

突然說出這句話的是名波。

「初中時代長久占據學院NO.1的美少女,升上高中部由于艾麗卡小姐的登場,成為了兩大美少女之一。發出耀眼光芒的萬里谷祐理同學的事——」

護堂混亂了。獨占她,到底在說什麼啊?

「你這家伙,最近一直跟那女孩在一起吧?每當眼神相對遍馬上移開,有時候能看到臉紅地四目相合,制造兩個人的世界!」

「我、我也看到了。草薙和萬里谷同學一起走的時候偶然間手碰到手,兩個人非常難為情,然後停止向前!」

「可惡!充滿了酸酸甜甜味道的戀愛!」

護堂狼狽了。

自己和祐理竟然會形成這種氛圍嗎——好像是有。

記憶中也不是沒有。仔細想想,最近一直是這樣。難道說,這種事情被很多人看見了?

「呵,看到是心里有數呢。跟艾麗卡小姐公然地嬉戲,萬里谷同學也放進路線攻略是外道。怎麼能豎這麼多旗!」

「後宮路線進行中嗎,嗯?」

「怎麼能讓你這家伙得逞。用我們的手將這改成bad end!」

三笨蛋在一旁吼叫著。真是頭疼。

怎樣才能解決這些家伙。就在四面楚歌的狀況下,護堂絕望的時候——

教室的門突然打開了。光線從外面照了進來。然後,進來的是一名白色系的女生——萬里谷祐理。

「護堂同學,在這里干什麼?正在找你呢。」

溫柔地微笑著,祐理向這邊搭話了。但是,看到被綁住的護堂,她皺了皺眉頭。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被綁著?」

「……說來話長,在那里的高木、名波和反町在做傻事而已。」

護堂簡潔的回答。話說這時機正好。

剛剛說在尋找自己吧,那在這里出現就不是偶然。

萬里谷祐理是擁有‘靈視’咒力的媛巫女。憑感覺走著就能找到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所以一點都不奇怪。

祐理走到倒在地上的護堂身邊。

就像在保護無防備的護堂一樣,向著三笨蛋放出凜凜的話語。

「雖然你們把臉遮住了,但應該是護堂同學的同級生吧?這樣的狼藉,你們是准備干嘛?三個人襲擊一個男生,明擺著就是暴行。作為人要知道羞恥!」

一聲怒喝。

這個凜然的呵斥,即使是那三笨蛋也應該僵住了吧。

「呃,萬里谷同學竟然在這種時候亂入!」

「冷靜,主導權還在我們的手上!……對了,萬里谷同學,如果想要解放草薙的話,就答應我們的要求!首先是換衣服!請讓我們看看在神社打工的萬里谷同學的巫女裝!」

「嗯,還有就是用番茄醬在蛋包飯上畫畫,畫愛心!」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要挖耳朵!可以的話用膝枕!」

「呃。那麼我要貓耳。語尾請加上‘喵’!」

不斷從口中漏出奇怪的話。

「……護、護堂同學,那些人到底要我做什麼?覺得他們已經走錯路,已經到了非人的境界了。」

三笨蛋的狂態,使祐理膽怯了。

沒辦法,護堂也認同了。那只是妄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凌駕于世界數名的魔王的威猛。

「不用勉強了,萬里谷。這個很危險(?),把艾麗卡叫來。那家伙的話……我認為以那群家伙為對手也非常有余裕。大概……」

「怎麼能這樣!我怎麼能對護堂同學見死不救,一個人逃走呢!」

「好了快走吧!比起擔心我,還是你自己的安全優先。」

「不——那個時候,在雨中我不是說過嗎?無論到哪兒我都會跟著你。先不說我的力量完全沒有用的時候,但現在不是。我努力的話,肯定能成為護堂同學的力量。」

不知何時躺在地上的護堂和祐理眼神緊緊相對。

自己是笨蛋。看到她的熱意,護堂開始重新思考。

放棄還太早。我就相信這女孩的勇氣和力量吧。即使一個人非常困難,但是兩個人的話什麼都能跨越。

……就在這樣想的時候,將視線移向了三笨蛋。

彎著膝蓋,頭上套著的紙袋被眼淚弄濕了,他們在哭。

「畜生……包括各種方面的畜生!」

「明明在這種情況下,兩個人還制造自己的世界……」

「無視我們,在上演自己的愛情喜劇。太可悲了啊……」

就這樣,沒有動手,三笨蛋就無力化了。總之草薙護堂被解放了。

過著平穩和平凡的學院生活(自己是這樣認為的)的男學生的他,其實是弑神,然後奪走其權能者才被贈予的稱號的擁有者。

——其名為campione。

圍繞著世界上僅僅七人的弑神的魔王的物語,又是另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