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女神之子 終章
護堂等人的決戰結束,世界再次迎來了平穩——是不可能的。

五世紀初頭的歐洲本來就是戰亂的時代。騷亂和戰爭的火種會在各處被點燃。又或是已經以猛烈的勢頭燃燒了起來。

現代的Campione若是繼續逗留在這個時代明顯會很危險。

“他們都是能以一人就毀滅一支軍隊,獨自建立起一個國家的人呢。”

“而且護堂,薩爾瓦托雷卿,愛莎夫人——這三個人一起去隱居之類的,是絕對做不到的吧。”

“果然還是有必要盡早離去呢。”

“那、那個,大家。那麼大聲地說這種話好像有些……”

決戰之後,惠那,艾麗卡,莉莉婭娜都相互點著頭。再者,盡管祐理謹慎地對她們提出了意見,不過也並非特意去為誰作辯護。

雖說如此,但也不可能馬上就回去現代。

愛莎夫人的‘通廊’只有在滿月之夜才會打開。而且,‘最後之王’消失了那天夜晚是新月。必須得等待半個月時間才能成為滿月。

聽聞了情況之後,某個男人輕浮地笑了起來。

“用來到這里的時候同樣的方法也可以的喔。只要我讓那個通廊暴走起來,入口就會自動地打開,然後就會把我們吸收進去了吧?”

“很難說會不會變成和那個時候同樣的發展,所以絕對不要!”

“哎呀,不過嘛。等待半個月時間也太無聊耶。”

“這是就算無聊也要堅決地實行的情況!”

護堂理所當然馬上駁回了他的意見,選擇了老實‘等待’的路線。

不過,在這期間也有需要處理的事情。那就是回去科洛尼亞·阿格里皮娜,將東尼和愛莎夫人擔任大族長的法蘭克族聯合軍解體。

這件事意外地相當難搞。

護堂本來還以為只要利用愛莎夫人的魅惑權能,就能輕松地收拾事態的。

“我、我雖然已經一度表示要引退了,但是受到各位的熱情所推動,結果又回去了!”

如此地說出複歸宣言的女性以及打算讓她作為‘薩爾瓦托雷·東尼二世’複職大族長的某些人士就是元凶了。

在忙于收拾這些事態的期間,將草薙護堂作為市內實力者來崇拜的人又增加了。

他們都將護堂看作科洛尼亞·阿格里皮娜市的實質統治者,而在護堂宅邸里工作的傭人(女性)數量不知為何竟然倍增了。

近鄰地區的權力人士都會帶著美麗的女性一起頻繁地前來宅邸‘問候’,變成了如此奇妙的事態。

在這期間,雖然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惠那四人之間有稍微發生過些許爭執,不過還算是平穩地度過了這段日子——。

不知不覺間已經快要迎來滿月之夜了。

通廊所在的地方是讓人懷念的烏爾丁森林。

當天夜晚,護堂等人將‘出發’的事情傳達給了匈人族的弑神者。

只要有莉莉婭娜在,要去到那邊並不需要化多少時間。當天的白晝時分,從現代到來的旅行者們全都去造訪了烏爾丁的城寨,而豪快的烏爾丁則預先准備好了宴席等待著眾人的到來。

“嘛,各處地方都散發著戰爭的火藥味吶。如今我正考慮著該怎麼處理那些下游的城市。”

烏爾丁邊與飲著清水的護堂相互碰杯邊這麼說道。

匈人族魔王作為據點的森林也位于萊茵河河畔,而奧古斯塔·勞里卡以及科洛尼亞·阿格里皮娜等等多數羅馬殖民市都位在這條河的下游位置。

烏爾丁可謂是名副其實的萊茵河流域范圍內最強的實力者。

“既然兄弟要離開這個地方也沒辦法了。不如干脆就讓同族之人到各地游曆,以此尋找適合成為我代理的男人也不錯吶。說不定養育一個有前途的孩子也不壞。”

該不會是——邊聽著烏爾丁說話的護堂邊想象了起來。

被如此養育的人物說不定終有一天會成為‘匈人族的大王阿提拉’,並在魔王烏爾丁的庇護之下,在曆史上留下名字。

“對了。我看到了拿著奇妙刀劍的軍神和兄弟的戰斗了噢。”

“果然是這樣嗎。”

聽說在那場戰斗進行期間,烏爾丁也來到科洛尼亞·阿格里皮娜附近。

既然如此,只要他派出那些翼龍,能夠偵察到要將法蘭克族和‘殲滅所有弑神者的英雄’也並不奇怪。護堂點了點頭。

“確實是不清楚對方會有多強吶。不過……相較于那個名號來說卻那麼簡單就退場倒是挺奇怪的。”

“那家伙即便化作為刀劍,看來也還會再次蘇醒過來啊。”

總有一天會與‘最後之王’戰斗的是這個時代的弑神者們。並非草薙護堂。

護堂將這番忠告代替作為對烏爾丁的餞別。

“所以說,你以後也有可能會遇上那家伙的。”

“明白了。到了那個時候我會萬分注意的。一起看到了那個軍神的露絲卡也說出了奇妙的天啟吶。”

烏爾丁的妻子露絲卡是個極為強大的靈視力者。她的忠告和祐理的預言同樣都是不能無視的。

“露絲卡是這麼說的。那位軍神會隨著不斷地流浪而變得更加強大。那是持續進行魔王殲滅之旅的英雄。”

為了打倒魔王而展開旅途,在流浪期間變得更加強大,最終完成使命。

這簡直就像是角色扮演游戲一樣,護堂這麼想到。然後重新再想想。這大概是相反的吧。成為這種‘傳說的勇者故事’原型的神話,才是‘最後之王’的故事吧——。

不意之間抬頭仰望天空。剛才為止都是一片紅色的晚霞之空。

不過如今太陽已經西落,天色變得昏暗下來了。

從東方的天空高掛而起是清澈明亮的白色滿月。出發的時刻即將到來了。話說如此,總是無法輕松地享受的旅游可謂是自己的煩惱之源。

“這次在這個地方都逗留了快兩個月時間啊。”

護堂感慨地嘀咕道。

這就像是先一步度過了長長的暑假一樣,讓人感覺相當不可思議。

然後,時間回到現代。

海拔為1912米的山頂上屹立著一名少女。她身處穿著一件會讓人聯想到古代希臘的白色衣裳。一頭垂落至肩膀位置的銀發,如同融進月亮的水滴那般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而讓她那盡管年幼卻美麗的容貌更增添一份姿色的是一雙暗色的瞳孔——。

現在山頂上的時分是夜晚。少女身上帶有與漆黑的暗夜非常相稱的靜謐之美。

不過,吹刮在山頂周邊的風卻相當喧囂。在南方地中海吹拂而過的強風正發出轟隆的鳳鳴聲。

這里是聳立于人類稱之為普羅旺斯之地上的孤峰,勃朗峰的山頂。

這片土地面對著地中海,正吹著寒冷的山風。而且現在的季節是冬天。山頂附近的地方會吹來寒冷無比的強風。

再者,勃朗峰的山名里面還帶有‘風’的意思……。

然而,縱然是寒冷刺骨的冷風也無法擾亂少女的靜謐。白色的衣裳以及銀色的頭發都隨風飄蕩起來,她正悠然地屹立在一片雪白的山頂上。

當然,少女並非普通的登山家,而是超自然的存在。

“來了嗎,風之王啊。”

少女愉快地一笑,開口低喃道。

在山頂的上空閃爍的星星之間吹來了一陣旋風。

從星之狹間吹來的風在她的面前變化了姿態。變成了全身纏繞著白布,以紅色面具隱藏著臉容的軍神。

“呵呵。既然前代的魔女王讓槍之軍神作為騎士,那麼妾身應當也需要同等的仆從吧。風之王啊,回應妾身的招聘吧。”

少女應當侍奉的英雄‘最後之王’。

風之王則應當稱之為身為他左右手的軍神。而並非從屬神之類的。與昔日之時的蘭斯洛特·杜·拉克同樣,也是作為一柱神明協助于他的戰友。其武勇程度與那位白之軍神不相上下。是最上級的戰士,並且也是英雄。

用了一個月時間完成了風之王招聘儀式的少女,臉上帶著女王的威嚴展露出微笑。

“既然如此,接下來應當追尋的是怠惰的英雄麼……”

少女邊凝視著東方的天空邊喃喃地說著。

“又或是,那個仍沒會面的逆縁對手嗎。呵呵呵,確實讓人苦惱呢。”

少女並不知道,三個小時之後即將會有三名弑神者從古代高盧歸來。而在三人之中有一名叫做草薙護堂的少年。

並且她也不知道銘刻于自己眼皮底下逆縁對手,與這名少年有著相同的臉容——。

即將到來的終末之起始。那個時刻已經慢慢地地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