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受難的魔王們 附錄篇 邯鄲之夢.或者是Maid in Heaven
夜晚,醒來的護堂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是在教室里.

床墊和被子是以紙箱做的,並且和報紙疊在一起,看來是充當臨時寢具.

護堂拿起枕邊的手機,時間稍微過了凌晨三點.

在他感到喉嚨口渴的同時,睡眼惺忪地環視四周.

雖然沒有花到多少錢,卻布置得很漂亮的教室內,有三個男學生和自己一樣都睡在紙箱充當的寢具上,附近的桌子上有個陶瓷瓶.

瓶子里到底是裝著什麼呢?記得應該是飲料.

半睡半醒的護堂邊喝完了瓶里的內容物,就這樣再次入眠了.

啾啾,啾啾.聽到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聲.

柔軟的床單,柔和的早晨陽光從窗口里射入,處于快要完全醒過來的狀態中,打著昏沉的瞌睡……

護堂享受著這股舒適感時,聽見了那個聲音.

就是那種有複數小車輪的推車,在轉動摩擦地板時發出來的嘰哩嘰哩聲.

「早安呀,護堂先生,今天早上起得真晚.」

是和清爽的早晨非常相適,如同小鳥般輕柔的聲音,掀開床單的護堂撐起身體,叫自己起床的聲音主人——與身穿女仆服的亞莉安娜面對面.

「連衣服都還沒有換……明明平常都是那麼早起.」

護堂身上穿的是代替睡衣的無袖內衣.

這麼念他的亞莉安娜,一邊推著手推車一邊進來房間里面.

這是現烤的牛角面包散發出來的特有香味,冒著咖啡的芳香和熱氣的是盛著意式咖啡的茶杯.

這些東西都裝在小型手推車上面,那似乎是兩人分量的早餐.

護堂馬上慌張起來,為什麼身為艾莉卡女仆的她會在自己的床邊?話說回來這里又是什麼地方?自己至今為止都做了什麼?

亞莉安娜像是沒有在意護堂的疑問一樣,就將手推車推到床邊留下.

接著行了一禮,安靜離開房間.

如果不要給她握住方向盤與接觸廚房里的鍋子,她就會是個兼具優雅和才干的最優良女仆典范.

「嗚……嗯……」

聽到一道會令人小鹿亂撞的聲音,是從自己身旁的被子傳出來的.

原來身旁有個卷著被子睡著的少女,透著紅色光澤的金發,會使人聯想到大朵山茶花的美豔相貌,這位衣冠不整的美少女當然就是艾莉卡·布蘭德里了.

咦?護堂不禁充滿疑問.

艾莉卡平時在睡覺的時候,不喜歡穿那種布料多的衣服.

絕對不會穿睡衣,她只會穿著無袖內衣搭內褲,有時候還會直接在床上裸睡(!)可是今天早上她好像是穿著睡衣入睡的.

從掀開的棉被里,能夠看到她穿著的黑白衣裝.

……比起這個,現在首先應該追究其他的問題.

「艾艾艾艾艾艾艾莉卡,你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呃……我想更大的問題是,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里!?」

「哎呀……護堂,你還是那麼早起……」

她用睡糊塗的聲音說道.

說到艾莉卡,她擁有氣勢和銳氣,以及華麗這些元素于一身.

不過這些元素在早上就會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能刺激起別人保護欲的可愛和天真.真是的,這家伙是怎麼一回事.

「呵呵,既然你已經醒過來的話,那就早點叫我起床也不錯……雖然我非常討厭一大早就起床,不過心愛的你在我枕邊說些甜言蜜語的話就沒關系……」

面對和平常截然不同魅力的艾莉卡,護堂困擾無比.

老實說,看到她這種柔弱的樣貌真想投降,本來她就充滿讓人難以抗拒的魅力了,還更加強的話簡直就是犯規,會讓人想要舉起白旗.

「對了,護堂……我可以有個請求嗎?」

艾莉卡直接讓被子卷在身上,並且將身體靠了過來.

「請求!?」

「是呀,因為很久沒有和你一起迎接早晨的陽光了,那麼我認為得要先進行該做的儀式之後,才能開始接下來的行動,那是對親昵的愛人們來說,絕對不能缺少的早晨儀式.」

像是蜜糖般甜膩的甜言蜜語,就就是閨房私話一樣.

「就,就算你這麼講……我連發生什麼事都還沒搞清楚……」

「呵呵,你還是這麼遲鈍的人,我不特地說清楚的話,你就不知道嗎?」

旁邊艾莉卡的臉馬上泛起了溫柔的微笑,不是捉弄別人的惡魔笑容,也不是整天都要狩獵和斗爭的雌獅子面孔,是極富女性的包容力,使人感受到一絲母性的感覺,這是護堂第一次看到的表情.

不妙.內心有股小鹿亂撞感.

想要永遠和艾莉卡一起享受這段相處的時間.

護堂因強烈的沖動動搖著,而且他還發現一個令他愕然的事實.

自己和她之間的距離怎麼回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和艾莉卡緊緊貼在一起,只能用豐滿這詞形容她充滿質感的柔軟胸部,而那個觸感正壓在自己的手臂上!就連手也壓了過來,聽著她在自己耳邊的低聲私語!

以往只要艾莉卡有什麼越矩的接觸,護堂都會多少存著警戒心.

可是現在他卻毫無警戒地和她的身體緊貼,一定是因為從艾莉卡身上完全沒有散發出殺氣的關系,恐怕是完全沒想過會被護堂躲開而將身體靠過來的,正因這樣才自然而然接受……

「我認為這樣的補償是理所當然的喔?不管怎麼說,畢竟我昨晚聽你的命令,連那種的衣服都穿上了……對了,說起來我還穿著睡著了……呵呵,你還想再看一次嗎?」


艾莉卡將蓋在身上的棉被翻開,看到穿在她身上黑白服裝之後,護堂嚇壞了,這個不就是圍裙服,也就是亞莉安娜常穿的女仆制服嗎!

「你呀,有時候真的會發揮出令人難以抗拒的威嚴和橫蠻,我昨天晚上也是被你馴服了……如果下命令的人不是你草薙護堂的話,一定會讓對方成為我的刀下亡魂.」

艾莉卡用睡眼惺忪的神情對自己撒嬌.

圍裙裝的胸口部分有很大分叉,可以窺見到她豐滿的雙峰與山谷,護堂連忙移開視線.

「真是的……你這次打算怎麼玩弄我呢?我的王真是個很過分的人.」

艾莉卡一邊說出甜言蜜語,一邊吻了過來.

護堂對這些快感不寒而栗.

一開始就猶如是適合這個清爽早晨的安靜接觸,很快地唾液就沾濕了嘴唇,黏膜與黏膜緊緊貼在一起,艾莉卡嘖嘖地蠕動自己的嘴唇,溫柔地將護堂的嘴唇吞噬進去,緊接而來的當然就是她的舌頭!

不行!護堂連忙將艾莉卡的身體推開.

再這樣下去他會忍不住.如果任憑她央求下去的話,會沖到什麼地步連自己都不清楚.這時只能逃跑了!

護堂從床上跳了下來奔向門口.

一來到寢室外面之後,意識就變得模糊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啾啾,啾啾.聽到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聲.

柔軟的床單,柔和的早晨陽光從窗口里射入,處于快要完全醒過來的狀態中,打著昏沉的瞌睡……

護堂享受著這股舒適感時,聽見了那個聲音.

「早飯已經准備好了,請快點起床吧.」

這是琍琍亞娜·葛蘭尼查爾的聲音.

剛才是艾莉卡,這次是琍琍亞娜……護堂雖然充滿不安,但還是起來了.

西式的寢室,他人在床上,稍微前方的桌子上有咖啡和柳丁汁,洋蔥沙拉和培根蛋,還有一片剛烤好的土司,像是美式的早點.

這些都還好,問題是站在床邊的女騎士.

將美麗的銀發綁成馬尾的琍琍亞娜,不知為何身穿女仆服,黑與白的圍裙服裝點綴那像妖精般纖細的肢體.

如果要問是否合適的話,肯定是非常合適.

這套衣服真的很好看,不過她為什麼要穿成這樣子?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這個角色扮演有什麼意義嗎?」

「角色扮演?你這個說法真令我遺憾.」

聽見護堂的詢問,威風凜冽的女騎士(現在是女仆嗎?)皺起眉頭.

「追根究底,看到尺寸錯誤的卡蓮專用制服時,向我建議要不要試穿一下的人就是草薙護堂……你自己呀,而且你還說前陣子心血來潮叫艾莉卡地穿上後,覺得十分有情趣……等等理由,真是卑鄙的詭辯.」

等一下.那些輕浮的想法究竟是怎麼回事——?

面對生氣抱怨的琍琍亞娜,護堂卻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如果被別人知道我穿過這種衣服的話,肯定會丟光騎士的面子.對我而言,這是個難以接受的命令,不過身為王的第一騎士和王的管家,我不能輸給艾莉卡,只好勉為其難穿上去……」

因為羞恥的關系,她像雪一樣白的肌膚連脖子都紅透了.

琍琍亞娜的姿態異常可愛,而且給人一股敬佩感.

「能夠欣賞到我這種姿態,是只有草薙護堂你一個人才有的特權……我也不想受到這樣的恥辱,希望早點結束這樣的折磨!但你卻以『不是很適合嗎?』這種置身事外的表情評論……!」

就像是在譴責暴君惡行時的口氣.不過就算如此,琍琍亞娜也只是繼續紅著臉,眼睛有點濕潤地等待護堂的回應.

現在不是威風凜凜的女騎士面孔,而是像個『女人』一樣可愛無比.

「你,你都這麼說了,所以我也只能一直穿著,草薙護堂……你有時真的會變身成一個狡猾和冷酷無情到令人驚訝的人!」

……自己又被責備一些完全沒印象的事.

護堂真想抱住頭大叫.我真的說過那種話嗎?

「總,總之請快趁熱先吃早餐吧,我就在這期間說明一下今天行程……首先是今天中午,預定了前往杜林的飯店里聚餐.」

女騎士兼管家,現在還身兼女仆的少女.

護堂疑惑著她突然轉變話題所提出的報告.在飯店里的聚餐?

「我是要和誰聚餐啊?太誇張了.」

「身為弑神者的草薙護堂和聖平托瑞丘的會面,當然需要准備相對應的場所了.」

「聖平托瑞丘?」

「他是薩爾巴特雷卿的師父,聖拉菲爾的正式弟子,同時也是杜林的結社《老貴婦人》的新統帥.比起我和艾莉卡大上一輩……在年輕的騎士里,是能和羅馬的佛朗基斯科卿並駕齊驅的實力派.」

琍琍亞娜鄭重認真介紹,可是她又再一次皺起眉頭.

「昨天晚上也跟你說過了,你已經忘了嗎?……難不成你……」

被對方無奈的表情深深注視,護堂慌張起來,也許是因為那套很少見服裝的關系,讓她的美貌散發出和平常不同的魅力而令人困擾不已.

「你又想要像昨晚一樣的惡作劇嗎?在談正經事的時候,就突然對我下達過分的命令.」

雖然完全沒有記憶,不過自己居然會做出這種事啊.

護堂想要對幾小時之前的自己抱怨了.琍琍亞娜應該也想……咦?

「你這個人真的是有著無可救藥的一面,不過,草薙護堂你是個弑神的魔王——這麼想的話,這樣反而十分正常……也許身為家臣的人,就應該直接接受才對.」


琍琍亞娜的雙眼充滿熱情,緩緩將身體靠了過來.

這種發展不是很奇怪嗎?她剛才那麼嚴格地對自己說教的場景上哪去了?

「而且既然都已經是你的女人了……你這些任性的地方讓我覺得你很可愛,是呀,只要是你期望的話,就算下次要再穿上什麼其他衣服似乎也很不錯……」

琍琍亞娜將嘴唇靠了過來.

略為保守的接吻……正這麼想的同時,她卻突然將舌頭糾纏上來.

就像是一口氣將壓抑到現在的感情完全解放般的激動!

這,這樣會引起很大的問題吧!

護堂驚慌地推開琍琍亞娜.像是要從床上飛到門口般地奔跑.要快點逃跑才行!在離開外面的瞬間,意識又再次蒙朧起來——

啾啾,啾啾.聽到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聲.

護堂拉起棉被將頭蒙住,提高自己的警戒心,又是和之前同樣的模式嗎?

總之首先確認狀況……從棉被的縫隙里觀察外頭的情況,可以看到鋪著榻榻米,好像是間和室.這個棉被也不是放在床上,而是直接在榻榻米上面.

「……看來你睡醒了,王.」

來了!清秋院惠那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

「其實,惠那特別做了最近王迷上的衣服,所以想要給王看一下……就跑過來了.」

衣服.是個會刺激警戒心的名詞.

而且是『過來了』?就是說沒有先聯絡就過來嗎?

「真是的……我已經清楚聽見你的呼吸聲了,惠那知道王已經醒過來了.王,好好看著惠那!」

棉被突然被拉開了,犯人不用說當然就是惠那了.

這里是附有庭院的一棟房屋——而且自己好像是身處純和風建築里的一間和室.

令人回想起住在鄉下的親戚,和住在溫泉旅館的時候,可是有一個地方與室內非常不相稱的地方,眼前是一位容姿秀麗的女仆.

配上蕾絲花邊,還有做得非常可愛的圍裙服.

身穿這套服裝的人,就是黑發的媛巫女——清秋院惠那.

是個擁有大和撫子以及自然兒等複雜形象的人,現在還多加上女仆.

「你……怎麼會穿成這個模樣?」

「討厭啦,王,你最近不是很迷戀這個嗎?在去歐洲期間的時候,偶爾會聽見王在享受這些事情的情報喔.」

惠那一下子就臉紅起來.

「因為惠那也不想要輸給大家,所以就特意准備了……要穿上去完全沒有問題,可是要穿給王看卻覺得非常不好意思.」

「如,如果你會不好意思的話,就不用特意穿過來呀.」

「惠那更不想那樣呀!難得知道王喜歡什麼東西,怎麼能錯過呢……惠那也想要在各種方面來討王的歡心啊……請你不要那麼冷淡!」

惠那大膽地訴說,盡管是個我行我素的自由人,偶爾卻會溫婉可人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算了,也許只限定于男女交往的時候,才能看到平常幾乎不會有的另一面.

「——惠那同學!?為什麼惠那同學會出現在這里!?」

紙門突然被打開,一位熟悉的少女走了進來.

是萬里谷佑理,雖然有著一頭濃郁茶色的發色,卻是個比誰都能讓人感到『和風』的美少女,而且她還是個思想保守的大和撫子.

看到佑理的裝扮之後護堂稍微吃了一驚,不是平常的學校制服或巫女服,而是在簡樸的和服上面披上了烹飪圍裙.

對她這個有著居家味道的大小姐來說非常適合.

或許是因為和女仆裝的惠那站在一起的關系,總有種她是刻意換裝過的樣子……

「在我的認知里,這里原本應該是我和護堂同學獨處的地方才對,是你特地叫惠那同學過來的嗎?」

憐俐的媛巫女瞳孔里,因為悲傷而有著些許動搖.

護堂再次驚訝,從惠那的自白來看,她是自己擅自過來的,自己完全不知道這回事,沒有任何理虧的地方.

但是心里卻不可思議地浮出一股罪惡感.是因為佑理的美貌和可愛嗎……

自己也不能沉默以對.必須要主動聲明自己的清白才行!

「不,不是的.事情並非你所想像的,是清秋院這家伙自己擅自過來的.」

「是惠那同學特意過來的?那麼,她這一身打扮是怎麼一回事……?」

「對不起,因為惠那無論如何都想要給王看看新做的衣服,那個呀,王很喜歡這種衣服唷.」

有些抱歉的惠那若無其事地說出這些話.

面對護堂時的溫順態度,在媛巫女朋友上似乎不太管用,聽著這些說明的佑理錯愕不已,表情也因此凍結了.

「怎麼會……是那種女仆的衣服嗎!?」

「是呀,艾莉卡小姐和琍琍亞娜小姐在穿上之後,都讓王感到高興了,這是從歐洲那邊提供給清秋院家的情報,就是跟在琍琍亞娜小姐身旁的那個女仆小姐提供的喔.」

「這,這麼說來的話,這套服裝也是她提供的!?」

「不是,是惠那拜托陸家的公子准備的,他好像正在日本要開一家叫女仆禦殿的店,不過是由王主導的喔,去拜托公子時,他嘴角笑著說『叔父假裝毫無興趣,不過卻意外地非常喜歡.』這種話喔.」

聽到媛巫女之間的對話,護堂突然產生了一股絕望感,卡蓮居然暗中做著那種兼差(以她的角度來看,不會是免費服務才對),而且鷹化那家伙又說一些會讓人產生誤會的發言……

不知道護堂內心失意的佑理,正用著凜冽的態度怒視著他.


「護堂同學,你到底打算做什麼!?」

「你,你怎麼突然罵起我了?」

「被人尊稱為『王』的人,居然會讓女性穿上不同于平常的服裝用來玩樂……沉迷于那種不正常的樂趣里是不對的!會因此名譽受損,這可是您自身的威嚴和名聲喔?應該要更加地保持節制才對!」

很久沒有被她這麼訓斥了,這是她身為媛的高尚且正氣凜然的責備,護堂不禁退縮了.

「而,而且,如果您喜歡那種東西的話,應該要更早一點說出來才對呀.」

咦?責備的方向性突然就改變了.

在深感驚訝的護堂面前,佑理忸忸怩怩地害羞說道:

「如,如果能夠讓您高興的話,我也會努力去做的,雖然我覺得這是稍微有些不太正常,不能大聲向別人張揚的興趣,如果你覺得我沒有接受你這一面的度量……那我會很困擾.」

才沒這回事,會覺得為難的是我才對.護堂在內心里吐槽.

就在這時候,媛巫女們自顧自地推進事情的進展.

「其實惠那這里還有做幾件預備的唷,佑理也穿上去吧,讓王大飽眼福.」

「怎麼會!?請不要突然做這種事!我還沒有做好心理准備……」

「你在說什麼?剛才不是才說過會接受王的愛嗎?要是佑理一起來的話,也能讓惠那變得大膽一些.好啦,趕快脫掉.」

「請,請不要那麼粗魯地脫我衣服!?那,那個……我可以自己一個人脫……」

自然奔放的野生兒拉下文靜朋友身上的烹飪服,她正在解開和服的帶子,于是美麗的媛巫女拒絕朋友多管閑事的幫忙,用沮喪的神色松開自己和服的衣領,將手放在帶子上——發出衣服摩擦的聲音.

喂,喂,不要在我面前換衣服呀.抱怨將快要脫口而出,但是護堂還沒說出口,先咕嚕地倒吞了一口口水.

眼前的是佑理纖細,可是卻肥瘦適中的肢體,目擊到她象牙色的肌膚,嬌美豔麗的後背,心情不自覺地亢奮起來.

不行!要趕快從這里逃跑才行!

勉強聽從自己理智的警告,護堂用剛才的棉被蓋住頭.

將來自外界的視覺與聽覺的資訊全部檔住!正當下定決心要無視眼前的樂園時,意識又變得模糊起來.再也聽不到惠那和佑理的聲音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男人的背影.

在他原本秀麗的臉孔上,似乎有著久經沙場的精悍.

他一定已經對漫長的戰斗感到厭倦,而用盡了精力,不過如果讓他重回戰場的話,他一定會像鬼神一樣活躍.

這就是嚴峻而且悲哀的男人背影,還有側臉.

這正是對戰斗疲憊的英雄身姿——

「叔父……你還好吧?做惡夢了嗎?」

護堂因為陸鷹化的叫聲清醒過來.

好像還是早上,這個教室是名波,反町,高木的『學校泳衣+貓耳女仆咖啡店』改變成『女仆咖啡店中國風情館』的經營預定地(在陸家派遣而來的女仆部隊要求之下,貓耳和學校泳衣都被駁回了).

在校慶的前一天,三人組無視熱熱鬧鬧的前夜祭,致力于開店前的准備工作.

于是護堂也來幫他們的忙,四人果斷地決定在店里住下來,在將近浚晨一點時結束准備工作,草薙護堂+三笨蛋就直接在教室睡了——

轉眼一看,就能看到名波他們三個人在旁邊睡得正甜,應該還不會那麼快就起來.

「我為什麼會做那種夢……?」

意識清醒了的護堂,回想起剛才一連串的惡夢(?)

陸鷹化仿佛知道事情經過的表情,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小瓶,那是昨晚半睡半醒的時候喝下的東西.

「如果你夢到奇怪的夢,肯定是因為叔父喝下了邯鄲夢的靈藥,喝下那玩意的人,會夢到和自己將來有關的夢喔.」

「你說將來?」

「是呀,似乎會看到自己在數年後,或者是幾十年之後會做些什麼喔.」

「是這樣啊……難怪我會夢到那麼奇怪的夢.」

護堂點了點頭.魔術對于弑神者起不了作用,可是唯一的例外就是經由嘴巴攝取,以前喝下了琍琍亞娜做的麻藥,也是起了很強烈的藥效.

「聽到那三個人從我們的倉庫里拿出的物品中有混進這玩意,我就打算一大早過來回收,沒想到卻被叔父喝掉了.」

「抱歉.我還以為在桌子上的是酒,就在半睡半醒中迷迷糊糊喝掉了.」

回想起深夜里的那一幕,護堂向鷹化道歉.

「不過我放心了,會做那種蠢透的夢都是因為這種怪藥的關系.」

「嗯,會做怪夢的原因的確是因為這個藥……」

護堂得知會做那種夢的元凶不是自己的潛在願望後,就放下心中的巨石了.

這時陸鷹化以冷靜的口氣解釋:

「如果服用者有著優秀的靈視素質,那個藥就能有一定的概率顯示出『將要發生的未來』喔?身為弑神者的人在那方面也應該很出色吧?如果這麼簡單就認定只是一場夢,那就太早下結論了.叔父到底是夢到什麼?」

「不,沒事的,內容一點也不重要!你不要太介意!」

護堂驚慌地打馬虎眼.

要是有不確定性的話,那可信性應該很低,護堂勸著自己早點把夢忘掉.

于是護堂將他看到的夢,從自己的記憶里面抹消掉了.

這是發生在校慶開幕前幾小時的事.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