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I 南洋之姬神 第三章 弓與箭與神獸到來
1

泡完溫泉後,護堂他們回到旅館.

一個小時之後,晚飯開始了.因為晚飯可以帶到房間去,所以大家全部集中在護堂和甘粕的男性房間.

由于旅館是日式客房,所以全員換上了住宿的浴衣.

長桌上擺放著的各種晚餐,果然海產類比較多.

刺身拼盤,鹽燒青花魚,金眼鯛的菜肴——魚料理使食桌色彩斑斕,旁邊放著盛飯用的飯桶已經裝滿了煮熟的飯.

但是作為最占空間的主菜則是另一個.

用大土鍋在瓦斯爐上咕嚕咕嚕地煮著.那是甘粕預約的鮟鱇火鍋.作為出產這種魚的茨城大洗漁場相當有名.銚子似乎也能捕捉到鮟鱇.

"說到冬天的火鍋的話一般是河豚或者是鱈魚,我也喜歡那個."

甘粕如此說道.

"差不多好了呢."

看到已經煮的差不多了,祐理打開鍋蓋.可以聞到很香的味道.

大量的湯氣嫋嫋升起,飄蕩著刺激食欲的味噌味道.祐理和惠那以及護堂這日本三人組自然而然地笑了起來.

果然大家圍在一起吃火鍋會有獨特的樂趣.

另一邊的海外兩人組則是表情各異.莉莉婭娜就像是面臨生命的試煉般左思右想.

說到艾麗卡,雖然似乎保持著貴婦人般的高貴模樣,但是卻無法完全抑制期待.她的眼睛閃閃發亮.

"自從早上看到實物之後,好奇心一直受到刺激,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那種樣子的魚會有怎樣驚人的味道,怎麼可以不確認一下呢……"她胡亂地嘟嚷著.

講究吃,並且在平常的飲食中諸多要求.艾麗卡對非日常的食物,是個比起美味更注重印象的女人.

但是,'名產’能成為滿足赤之惡魔這一方面要求的料理嗎?

雖然護堂包抱有疑問,卻沒有說出口.

畢竟吃了就會明白.相反看著莉莉婭娜.這種時候負責按順序放食物進鍋的她,如今卻一直看著鍋.

"還有其他食物在,就算不勉強自己吃……"

祐理為了緩和氣氛這麼說道.莉莉婭娜以凜然的聲音回答.

"不,不.沒有吃過就避開食物的行為,果然與騎士不符.萬里谷祐理,適當地盛一點給我."

不自己來而是拜托祐理,有點不干脆.

但是莉莉婭娜毅然地接受了勤快的媛巫女盛的料理.以覺悟的表情看著碗里面搖晃著的膠狀物質,最後用筷子夾到嘴里——

"什,什麼嘛,味道不是不錯嘛."

莉莉婭娜輕松的說道,之後嘴一張一合地開始像平常一樣吃起來.

"對了,雖然肝很受歡迎,但是惠那喜歡吃臉頰的肉.這種時期真想試一試吃著燙熱的東西喝一杯呢."

"事先聲明,清秋院,只有甘粕先生能夠說出在這種場合里喝酒不錯哦……"

對于坦然說出這種不規矩愛好的惠那,為了以防萬一護堂封住了這個可能性.

在這兩人面前的祐理從鍋里舀出火鍋裝到碗里.把被稱為七器官的部位——肝,身肉,胃袋,皮,卵巢,魚鰓,魚鰭這些盡可能均等地分給全員的這種關懷,光是看著就能感受到.

很有祐理風格的,自然而然的關心.

另一方面,甘粕則按照自己的速度把膠狀物質送到口中.從瓶裝啤酒已經空掉的晚酌(晚飯時喝酒)狀態來看,看來他今晚是沒有工作的打算了.然後,還有一位.

艾麗卡一臉複雜的表情品嘗著從銚子深海抓來的美味料理.

"相當和我口味呢.但是和我期待的有點不同."

對美味的料理評價不高,某種程度上來說像是食家的發言.

之後晚飯繼續進行著,中途重振精神的莉莉婭娜放下碗筷和祐理一起加配料食材.然後裝給大家品嘗——

晚飯差不多告一段落時護堂說道.

"說起來甘粕先生,剛才的對話."

"啊,是關于百合若和奧德修斯的各種事情啊."

喝著千葉土產酒的特務人員,自酌著滿杯的酒嘟嚷道.喝酒的時候,說話的聲音和表情都一如往常.

"歸根到底,和奧德修斯的冒險故事類似的故事在大陸里是有的喔."

也和往常一樣以知識淵博的語調說話.

看來一瓶瓶裝啤酒喝兩樽日本酒完全無法讓他喝醉.

"雖然知道歐洲各地有和奧德修斯的敘事詩相類似的故事……難道說亞洲也一樣?"

艾麗卡詢問道.對此甘粕"啊啊"地回答.

"日本的百合若大臣,中國的薛平貴(注1),佛教故事里也有類似境遇的王子.然後韓國啊,東南亞,印度都有相似的英雄."

甘粕一邊慢慢地往酒杯倒酒,一般說著規模很大的話.

"奧德修斯——作為他原型的英雄故事,恐怕隨著民族移動以及文化交流在大陸各地廣泛傳播.可以說,形成了泛歐亞大陸的神話."

對于這個解說艾麗卡皺起眉頭.

"也就是說,是橫跨東西大陸的英雄吧."

"這是黑王子殿下所說的'最後之王’的特征呢.啊啊,對于祐理的天啟我也想到了那個.也許真的是他呢."

殲滅魔王的英雄終于要再臨了嗎?

雖然甘粕說著讓人感到不安的可能性,但是緊接著縮了縮肩膀苦笑著.

"話雖如此,不管怎麼說都只是猜測,杞人憂天的可能性很高.現在這個節點到處煩惱也于事無補.光從敘事詩看,奧德修斯不怎麼具備《鋼》的特征呢."

"的確,現在還不是談論'最後之王’的階段吧……"

莉莉婭娜挽著雙手嘟嚷道.

"啊啊,總之今晚悠閑地度過明天開始認真的調查吧."

"那麼甘粕先生,雖然有點唐突,能和你說些事嗎?"

艾麗卡可疑地微笑著.

"例如就像是在晚上是否可以從房間里消失之類的關照什麼的."

這個對話讓護堂心頭一緊,甘粕則"嚯"地嘟嚷道.

"也就是說是那個,休學旅行時房間分配對男女朋友有利的感覺."

"你能明白真是太好了."

"但是,這次草薙先生特地拜托我和他一起同房.這是天下無雙的魔王直接的要求,要取消需要相當大的膽量呢."

"那個你想想,可以用日本傳統的答謝喔,我記得是叫年終禮品?"

"喔喔,那還真是."

"如果願意的話可以招待你到歐洲一星期怎麼樣?"

"剛好積攢了有薪假期呢."

艾麗卡和甘粕就如同母狐狸和老狐狸一樣.

正當兩人談得起興的時候出現了另一位摻進對話里的人.

"啊,那麼.甘粕先生是喜歡山還是大海?那樣的話,惠那也可以給一種喔.我看到了很多從本家送來的年末禮品."

"喔喔,清秋院本家的東西嗎,看來相當值得期待呢."

竟然連惠那也這樣,這種情勢流向有點糟糕啊…….

當護堂慌張的想開口打斷時,莉莉婭娜先一步給出忠告.

"甘粕冬馬,別得意忘形了.這兩個人的話,不會真的給你好處的喔."

"不,那還真是歡迎呢."

甘粕苦笑著把目光轉向還沒發言的女孩.

"再不適可而止的話,會被祐理小姐斥責呢.……咦,怎麼了,祐理小姐?"

仔細一看,祐理出神地望著窗戶那邊,護堂叫道.

"萬里谷?"

"……啊,對不起,在說什麼呢?"

突然回神的祐理道歉道,然後惠那詢問.

"難道,看到什麼了?"

"是,是的.就在剛才,從海的那邊感覺到不詳的感覺."

護堂也看向窗戶,因為暖氣設備和火鍋而變得溫暖的室內與寒冬的外邊的溫度差使窗戶玻璃的水滴結露.

這個旅館和剛才的溫泉設施一樣是面向大海.能從房間內看到太平洋的房間似乎都賣完了.房間的窗外緊鄰著海洋.

"不詳……具體是看到了什麼?"

"說的是呢……總覺得能感覺到有非常危險的存在正乘著南方的海流來到這里——"

對于以越來越認真的表情進行確認的甘粕,祐理沒有自信地回答道.

但是護堂感到身體緊繃,這里的成員中沒有會無視祐理'總覺得’的感覺的人.

注1:薛平貴,民間傳說中唐朝時期人物,出身貧寒,宰相王允的三女兒王寶釧拋繡球選其為婿,其後,薛平貴從軍遠赴西涼征戰,輾轉成為西涼國王,回到中原與王寶釧相聚.薛平貴是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將軍之一.

2

"為了以防萬一,再回到之前的現場會比較好呢……"

對于祐理那碰巧而至的天啟,甘粕一臉思索地嘟嚷道.

"那樣能更快得到情報.那麼護堂先生,因為我覺得應該會很晚才能回來,就請您別客氣早點睡吧."

對于唐突的情報,護堂"哎?"地大吃一驚.

"很,很晚,大概多晚?"

"嘛,可能要到天亮的時候,實在沒辦法的話直接在現場睡."

那樣的話和男性同房的計劃就要泡湯了.對于剛才的發言艾麗卡優雅地微笑起來.

裝傻的特務人員像要給護堂勇氣似的微笑道.

"不用想得那麼複雜,比起思考來說生孩子更容易."

"這,這是什麼意思?"

"或許在今晚會因這樣或那樣的契機而將有小孩誕生,而且是四個人一起——總之,我們委員會會全力支援照顧孩子的,請不用在意盡情做吧."

"說什麼傻話,我也要一起去啊!"

于是,一個小時後.

換好衣服的護堂一行人再次來到君之濱沙灘.

這次甘粕也在一起.順帶一提,由于唯一有駕照的人喝了酒,所以委員會派人過來迎接.

時間是晚上九點過,已經完全入夜了.

進入被封鎖的海岸後甘粕馬上往委員會關系者同僚集合的地方走去.另一方面,護堂身旁的祐理"啊——"地嘟噥出聲.

"感覺比白天更強了…….嗯,不會有錯的."

如此斷言的媛巫女跑了起來.

護堂看了看伙伴們,與艾麗卡,惠那,莉莉婭娜一起追上去.祐理的目的地是之前插著鐵弓的地方.

——沙灘上豎立著鋼制的鐵弓.

四人追上已經氣喘籲籲的祐理,認真地看著這把鐵弓.

"神的氣息變強了……?"

莉莉婭娜如此細聲說著的瞬間,護堂感受到了討厭的感覺.被人看著?

這麼說來,早上也有相同的感覺.

比之前更明確的視線——不對,那是可以確信為是'敵人’的存在.由于Campione有著像動物一樣敏銳的危險察知能力,護堂從又長又大的鐵弓那里發現了什麼.不會有錯,弓的里面有"什麼東西存在".

"帶著這把弓的是背負著流浪命運的英雄……"

祐理突然嘟嚷道,她也看出了'敵人’.

"射出弓箭是為了向世人顯示其臂力和英勇——護堂同學!"

緊接著,弓的後面忽然有人形的影子顯現.沒有明確的輪廓,模模糊糊的青色人影——.身高五米左右,不輸于鐵弓的大小.顯然不止一個人.

但是身心並沒有轉換到Campione的戰斗狀態,就算這是神使用的弓箭以及使用者,但似乎並不是'不從之神’.

人影以類似左手的部位簡單地抓住鐵弓.

讓後右手出現了一支箭,長約兩米.和在東京塔發現的一樣,像槍一樣的又長又大的鐵箭.

人影慢慢地把鐵箭放到鐵弓上,拉起弓,朝向草薙護堂.

距離連十米也沒有,如果是連在一百公里外狙擊都能成功的射手的話,毫無疑問會必中且必殺吧.

這一瞬間莉莉婭娜行動了起來.

"祐理,請你退下!"

"草薙護堂,你也要小心."

艾麗卡召喚出獅子的魔劍如此對祐理發出指示.莉莉婭娜也呼喚出IL·Maestro.

對于叫聲點頭的護堂開始跑了起來.

謎之人影激烈地,如同無視警告一樣行動著,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能把東京塔上部消滅的鐵箭,其威力或許會把伙伴們卷進來.那樣的話就應該遠離她們.

事實上護堂一個人的話就算被箭射擊也能用'鳳’應對——.

人影的箭弦終于拉到極限.如同槍頭一樣的箭頭瞄准了護堂的額頭.

"天叢云,王就拜托你了!"

這時,背後的惠那叫道.

緊接著,護堂右手的神刀·天叢云突然顯現.大概是因為惠那的呼叫而緊急出動.

與此同時人影射出手指上的箭.

咻地飛出的鐵箭把護堂——不對,右手的天叢云擅自動起來,砍了下去.

'鏘’地響起尖銳的金屬聲.這是對劍術一無所知的護堂原本無法做到的防禦.

但是惠那遠程操作天叢云劍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由于伙伴的幫助而撿回一條命的護堂放松了右手的力量,然後"拜托了"這麼說了聲向天叢云傳達攻擊的意思.

于是"搭檔"從護堂的手中飛出,飛向持弓的人影.

以牙還牙,神刀向'箭’反擊.讓人感覺意外簡單地就這樣決出了勝負.天叢云劍的的刀尖漂亮地貫穿了人影的胸部.

因為這一刀,沒有明確輪廓的人影消失了.

就像早上沐浴著陽光的霧一樣一下子云散霧消,發出咚咔的聲音.因為使用者消失了,巨大的鐵弓落到了沙子上.

"什麼啊,那是……"

看著簡單倒下的鐵弓,護堂嘟噥道.

說道強度,感覺和神獸差不多,但是,相當不耐打啊…….護堂望向祐理.

"剛才的並不是神,我覺得是神之影——之類的存在.是偉大神格的一部分在地上顯現那樣……"

或許正因為這樣所以無法靈視出神明,祐理如此總結道.

"突然發生了難以理解的事情呢,該怎麼理解才好呢?"

就在艾麗卡皺著眉頭如此嘟噥的時候.

手拿著手提電話的甘粕往這邊走近.

"果然Campione親自出馬的話,事情就能一口氣得到進展呢…….大家,沒事比什麼都好.雖然這種時候知道了可怕的事情——"

他似乎是發覺到剛才那一幕而在靜觀著.

"其實現在,巨大的未知生命體沿著本州朝著太平洋北上中."

"……哈?"

護堂忽然聽到了唐突的報告.

"因為有祐理小姐的告知,為了以防萬一確認了一下.海上保安廳似乎因為怪獸電影般的場面而陷入了大騷亂…….由我們的關系者出去偵查後,得到了'似乎不是神獸’的情報."

"…………"

"很快就會到達銚子沖,果然目的地是這里呢."

"這,這種時候請不要說'果然’啊."

雖然自己也有相同的預測,但是護堂依然反駁道.

緊接著背部激震起來.身體湧現出戰斗的力量,內心充滿了斗志.顯現了,作為Campione宿敵存在的不從之神!

護堂看向周圍,發現到了.

明明剛才為止都是冬天的晴朗夜空,不知何時開始出現了烏云.從漆黑的云內響起了轟隆轟隆的雷鳴之兆.

然後大海——太平洋上有相當不得了的東西出現!

那是'女性’的身影.婀娜的,好像穿著衣服的女性身影.頭發相當長.她的頭穿過云層,那是一個相相當巨大的人影.

'找到了,我新的勇士殿下……’

從天上傳來了女性的呢喃聲.

雖然是可愛的美聲,但護堂卻保持著警戒.對手的目的是什麼!?

'呼呼呼,請不要那麼緊張.今宵是我們相會的紀念之夜呢.’

天上再次傳來了呢喃的笑聲.

感覺起來就像是在宮殿養育花和蝴蝶的公主那樣高貴.光是美聲就和女神的溫文爾雅相稱.

"神明大人特意到來有什麼事?事先說明,我不打算與你戰斗喔."

護堂首先就拒絕了.

大部分的神和Campione都會互相抱有敵意.如他們所願把事情惡化對于和平主義者的護堂來說可不想奉陪.

而另一邊,如同公主一樣的女神充滿余裕地說道.

'嘛,您真不像是弑神者呢.呼呼,因為覺得一定會找到有名的勇士,真是何等奇妙的緣分!’

"……竟然說是找到?"

'啊啊,我從之前開始就很喜歡這個島.因為僅僅幾個月就有不少的斗爭之卦顯現.英雄的氣息變得狂暴.’

這個島,恐怕是指日本列島吧.

然後各種斗爭——是指雅典娜,齊天大聖,蘭斯洛特的連戰麼.自己知道了吸引女神到這里來的一個原因了.護堂稍微冷靜下來.

話說回來現在這種說法,難道她是從日本國外來的女神嗎……?

"為了試一試而把'弓之禦靈’送了過去.果然,終于找到了連它都認可的勇士,我很高興."

如同公主一樣的女神告知道,並且進一步訴說.

"勇者殿下.首先請接受我的心意,積累的話之後再說吧!"

緊接著,女神的身影忽然消失了.

而且,剛才倒在沙灘的鐵弓也一起消失了.但是空中的烏云依然還在那里.

護堂也沒有解除戰斗態勢,這就是女神還在這附近的證明.

"甘粕先生,請留下我們,讓其他人都去緊急避難.這里很快就會降臨神獸和'不從之神’了!"

直接發出指示的果然是艾麗卡.

她似乎理會了"費盡心思"的意思.護堂也有同感.現在的狀況很難考慮其他的可能性.

甘粕則是"祝各位武運昌隆"這麼說了聲然後馬上就離開了.

很快,君之濱沙灘附近只剩護堂他們幾個人.

這里是不用擔心有人受害的寬廣戰場.得到理想狀況的護堂用眼神看向伙伴們.

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惠那,大家馬上理解了.

五人看著很快就會有'敵人’出現的太平洋.禁止游泳的君之濱沙灘,海浪果然很凶猛.

"的確有什麼靠近陸地呢,像珊瑚礁似的……?"

"惠那覺得像是縮著手腳的特大龜殼喔?"

視力好的莉莉婭娜和惠那盯著水平線說道.

看來無法確認敵人的樣子.以護堂的眼睛來說連判斷位置都做不到.

"無論如何,肯定是神獸呢."

惠那斷然說道.她已經把搭檔·天叢云拔出來了.

莉莉婭娜也披上了青色配黑色豎條紋的披肩.艾麗卡也武裝好了赤與黑的披肩以及魔劍Cuore di Leone.

但是,有著比起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敏銳靈感的祐理發出了警告.

"各位,上面!請看天空!"

看向天空的護堂吃了一驚.

和之前的女神一起出現的烏云內照射出了新月的光芒.

滑翔的巨鳥影子遮住了那個光輝.翼長十五米左右,尺寸和樣子酷似大鷺 .

侍奉神的神聖巨鳥——神獸神雕出現了.

嘰呀呀呀呀呀呀呀!

神雕的啼叫響徹夜空.

而且從大海來的不明生命體也以相當快的速度到達了君之濱沙灘.護堂終于能用眼睛認清了它的形狀.

的確像珊瑚礁或者龜殼.

但是,不對,那是'盤繞的大蛇’.像陀螺一樣回轉,在海面滑動似的沖過來.

"那種事,我不覺得蛇可以做到喔……"

"真不愧是侍奉神的眷屬呢……"

兩位媛巫女嘟噥說道.但是與發牢騷的惠那相反,會真心感到佩服這點還真像有大小姐風格的祐理.

這條大蛇解除盤繞狀態,還有一會兒就登陸了.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體長五十米的巨大海蛇咆哮起來.

像陀螺一樣回轉,在海面滑動似咬住這個海岸.

空中的神雕,海里的的大海蛇——.

再加上不知道藏在哪里的不從之神.與年末相當不相稱的激戰開始了.

3

本來就難對付的神獸不但出現了兩只,其中一只還在天空上自在地飛翔著.這可沒法以正面攻擊的方式去應戰的余裕了.護堂馬上呼喊道.

"在海里的那只我想辦法解決掉,大家設法去壓制住天上的那只!"

艾麗卡·惠那·莉莉婭娜對這番話各自點了點頭之後就散開了.

向祐理以眼神示意讓她退後之後,護堂靜靜地詠唱出言靈.

"主之所言.向罪人降下裁決."

包裹著火焰的黑影突然在眼前顯現.

"敏銳至難以接近之人啊,給予打破契約之罪人以懲罰之錘!"

火焰與黑影相應護堂所念的言靈,變化成了體長20米的神獸.

韋勒斯拉納第五化身'豬’顯現而出.這次的破壞目標就是大海蛇和神雕兩方.就以怪獸的力量去擊碎怪獸好了.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耳熟的咆哮聲轟鳴.有著漆黑的皮毛,怪獸般強壯身體的豬以它那粗短的四肢猛踏地面,邊瞪著海的方向邊兩腳使勁站立起來.

在它那視線的前方的是朝著犬吠埼陸地方向突進著的大海蛇.

緊接著,大海蛇以其下巴和獠牙如箭一般從海上猛烈地沖出,與'豬’的鼻頭發生激烈撞擊.

嘶嘶嘶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大海蛇嘶喊出痛苦的叫聲.從正前方擊中'豬’鼻頭的大海蛇只是單方面地受到傷害.

韋勒斯拉納的漆黑聖獸卻幾乎紋風不動.若以人類干架來說的話,這應該如同毆打別人的一方拳頭會痛那樣吧.

接著'豬’以其尖銳的長牙挖入大海蛇的身體里,將鱗片撕裂開來.

想要從漆黑的殺戮者手上逃跑的大海蛇翻卷起彎彎曲曲的身體,爬行到沙灘上.但'豬’卻以其前肢猛踩蛇的細長胴體,將其壓住了.

動作與其魁偉的容貌不相符地靈活.然後'豬’再度以其獠牙猛刺過去.

嘶嘶嘶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大海蛇再度發出咆哮,激烈地抖動翻滾著巨大的身體.果然神獸之流的存在和Campione的權能有著根本性的差異.

因為這邊看來不成問題了,因而護堂將視線轉向神雕和朋友的方向.神雕正緩緩地在君浜的上空盤旋著.

超常的猛禽類邊飛翔著邊俯視著地面.

緊接著,護堂的背部感到毛骨悚然.此時正有猛烈的殺氣轉向自己.神雕以敏銳的鳥類之眼將眼下的Campione認准為獵物.

"呃,雖然是鳥但卻有夜視能力啊."

在對對方的反常性口吐抱怨的瞬間,神雕開始急速下降.

位處其前進方向前方的當然就是草薙護堂了.但是護堂並沒打算要避開,既然都來不及了,那就依靠救援了——!

"聆聽大衛的哀悼吧,民眾們!那樣的勇士會被打倒嗎?那樣的兵器會粉碎嗎!"

正如期望那般,詠唱出王牌的聲音響起.

"喬納森之弓啊,如鷲迅速強如獅子的勇者武器啊.現在到來我手!"

剛才散開了的莉莉婭娜呼喚出了喬納森之弓.就算是神也能夠貫穿,射擊而出的青光之箭.以前曾精確命中過英雄柏修斯的飛行道具.莉莉婭娜以此狙擊向著護堂急速下降的神雕.

青光之箭一直線地飛向朝地面急速襲來的猛禽.

莉莉婭娜的箭術和喬納森之弓以風一般的快速和完美的精度將致死的弓箭射入神雕的頸部——理應如此才對.

可是,在即將命中之前,神雕瞬間急速上升.千鈞一發地避開了必殺的箭矢.

這應該值得稱贊一番吧.那只神雕異常地擅長于飛行.看著剛剛以急速上升的動作在天空上描繪出'U’字軌跡的神雕,護堂咂了咂舌.

對于Campione來說,本來就是神明們下仆的神獸的確是個弱敵.

但是對于莉莉婭娜她們來說卻是竭盡全力戰斗才能勉強戰勝的強敵.果然普通的方法是行不通的.而且這次的敵人又能夠在天空上自在地飛翔.

應該不可能就這種程度的攻擊才對.正如所料,惠那喊叫起來.

"神風啊,驅散吧,猛烈吹刮吧!"

這是為了操縱風而詠唱的言靈.而且,甚至連神之力也加諸上去了.

守護著惠那的'爺爺’速須佐之男命,呼喚同時也是身為暴風雨之神的他的禦靈,太刀的媛巫女使用出了仿照風神的力量.

首先她以從橫測突然刮起的疾風擊中飛翔著的神雕.

真不愧是乘風飛翔的猛禽,光這樣是不夠的.惠那進一步地在空中制造出風的旋渦,將神雕吞沒進去.

被旋渦吞沒進去,類似于虎頭海雕的神雕那巨大軀體不停扭動著.可是.

嘰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神雕發出尖銳的啼叫.從其體內釋放出強大的咒力隨著暴風散發而出,將惠那制造出的旋渦消除了.這神雕也擁有著司掌風的神力.

嘰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再次發出啼叫聲.暴風因神雕的力量而增加了勢頭,使天空狂暴洶湧.

宛如台風登陸般,海上也一下子變得狂暴起來.身為須佐之男珍愛之女的媛巫女在風的對比上也敵不過神雕嗎——.

盡管如此惠那還是竭盡所有力量,打算操縱起風和大氣.

但是,就在差不多到達極限的時候,有所行動的人不用說當然就是金發的赤色騎士了.

"Eli Eli Lema Sabachthani!主啊,您為何舍我而去!"

詠唱對神的絕望與贊詞的'各各他之言靈’.這是艾麗卡的王牌之一.

"吾宣告主之禦名,于世界的中心贊美禦身,皈依與奉獻!"

將神也能斬裂的力量托付于Cuore di Leone上.

其形態為一把細身的長劍.這把長劍在艾麗卡的手中變化成了投擊用的短槍.主人在它身上施加了變形的魔術.槍柄長度大概一米左右.

艾麗卡迅速地將這柄短槍交渡給自己旁邊的人.接下短槍的是手持青色喬納森之弓的莉莉婭娜.

她代替弓箭將短槍形態的Cuore di Leone持在右手,搭上青光之弦上,朝著神雕擊出.

在喬納森之弓上疊加上各各他言靈的射擊——.

箭矢如彗星般驅馳于夜空之上,最終射入了神雕那寬大的左翼里.

嘰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神雕發出啼叫.這是無比痛苦的叫聲.

被射傷了一邊翅膀的神雕在空中發出'咕呀’的一聲體勢大大地崩壞.但是神雕勉強地支撐住了.而且又再次發出尖銳的啼叫.

嘰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似乎操縱了風,突然之間產生出的上升氣流從下方支撐起了神雕的巨大身軀.

超自然的猛禽接著就從容不迫地提升高度.艾麗卡和莉莉婭娜的組合技能也沒能廢掉它的翅膀.

"被它逃到空中的話,就難以作出有效的追擊呢……"

艾麗卡的眉間皺了起來.就連她在現在也難以再繼續保持優雅吧.

畢竟是以神獸為對手的戰斗.而且因為敵人還有翅膀的緣故,以三對一的優勢也難以獲勝.護堂目光尖銳地瞪著大海蛇的方向.

現在大海蛇正在岸邊與'野獸’交戰著.

韋勒斯拉納第五化身以其獠牙突刺大海蛇,偶爾又以體撞攻擊,以粗短的四肢猛踩,狠狠地蹂躪著對方.

盡量快點將這邊解決掉,再來協助艾麗卡她們好了.能行嗎!?

——但是,護堂的干勁突然被絆了一腳.

女神的身影再度在太平洋上顯現.而且還看到她做出了像是揮手般的動作.接著,火花從天而降,落在大海蛇的胴體上.

在這緊接之後.大海蛇全身閃耀著白色的光輝,忽然一下子卷曲了身體.

咔!如同鞭子般的活動起來.受這條蛇體之鞭猛烈地鞭打的'豬’大大地被擊飛.

對方看來是得到女神所分與的力量而提高力量了.而且甚至還有意料之外的追擊正等候著.大海蛇的身體突然之間伸長.

蛇的軀干上覆蓋著無數的鱗片.剛才為止體長還是大約50米左右,但卻突然如橡膠般伸長了數倍的長度.

大海蛇的蛇體變得更為柔軟,而且彈力也增加了.

而且這大海蛇還確實正如橡膠制的繩子一樣以它那長得異常的胴體將'豬’的巨大身軀卷了起來.

'豬’那正如文字所言的豬頭,粗大胴體,四肢之類的各個部位都被拘束住了.

而且這條蛇形的橡膠居然還放出了電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噢噢噢!!

這次輪到'豬’這邊發出痛苦的咆哮聲.它拼命地搖晃著身體想要剝離大海蛇的身體.但是卻沒用.連松緩一點都沒做到.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噢噢噢!!

'豬’再度發出咆哮.這次是憤怒的喊叫.

但是橡膠化的大海蛇的肉體依然緊貼著.與此相對地大海蛇又再一次發出了電擊.'豬’痛苦地翻滾起來.完全成了一幅被無力化了的樣子.

"還有那個家伙破壞不了的東西嗎……"

'呵呵呵.戰斗得相當出色,弑神者殿下!’

女神的聲音自愕然著的護堂頭頂上方傳來.

依然是一副充滿余裕的公主大人口吻.在女主人出現的同時,空中的神雕也往海的方向飛去.顯現在海上的女神之黑影開始滑翔起來.但看上去卻不像有一耀而起將護堂他們都打倒的意思.

'與火之女神以及其下仆為對手,著實是威風凜然.果然擁有著能讓我看得起的才能呢!’

可愛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小孩子一樣.護堂注視著女神的身影.

那是一個顯現在夜間的太平洋之上的巨大人影.

位處關東最東端的犬吠埼貌似是一個相當有人氣的觀看元旦日出的地方.可是如今卻不是太陽,而是女神的身影顯現在那里.

不過這個尺寸當然不可能是她原本的大小吧…….

"你的名字是什麼?"

'現今尚不能明言喔.就叫我火之女神吧.呵呵,就把這當作是我的名字吧.’

護堂的詢問得到對方裝傻的回答.

看來對方名字和真姿都不打算展露.雖然至今為止所遇到過的神明們大多都有很強烈的自我主張而且喜歡張揚——.

同伴們集合到皺起了眉頭的護堂身邊.

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惠那.對她們點了點頭之後,護堂向祐理遞了個眼色.媛巫女對此一臉哀愁地搖了搖頭.

看來祐理沒能看出這位'火之女神’的真正身份.沒辦法了.

這樣一來就沒辦法用'劍’斬裂神格了!

'久違地再次發現的勇士乃弑神之人,這也是行星的引導…….呵呵,我感覺與您的相逢乃命運之意.勇士喲,請把您的禦名告訴我吧.’

"叫蟲子就好了.我不想把名字告訴自己也不報上名字的家伙."

被這位奇妙的大小姐說'命運’什麼的,讓護堂稍微有些煩躁.

這就像是陷入戀愛里的少女般的說法.雖然因為覺得要應付的話也很麻煩,所以就推開了.

'嘛,真是位冷淡的大人呢.不過也無妨.如果我有那個意思的話,馬上就可以看出來.——對,是叫草薙護堂大人呢.’

什麼!?護堂驚訝不已.沒想到自己的名字被這麼隨意地讀取了出來!

'呵呵.存在于天與地的狹間的一切存在與生命……得知這些名字乃女性的得意技嘛.還請大人您別小看我了.’

"是,是這樣的嗎?"

"你傻啊護堂.那種荒唐的事,做得到的就不是女人而是女神了啊!"

"嗯.我們魔女和巫女也擁有靈視的能力.她是擁有著遠比這還要強大得多的眼睛吧!"

艾麗卡和莉莉婭娜兩人分別對震驚著的護堂這麼說道.

這何等荒唐啊.驚訝完過後,祐理嚴肅地宣言道.

"那位女神是魔術之神…….以各色色樣的術引發奇跡和神秘,並且是位變幻自在的神明.請小心,這位女神和齊天大聖大人是相似的!"

那麼說來,那只猴子也曾靈活地運用出各種各樣的術.

護堂再次仰望女神的身影.她若是和亦是身為《鋼》的齊天大聖相比起來,武勇方面看來是劣等不少.但是仍不能樂觀.

還不清楚她還隱藏有怎樣的技藝,比起任何東西來說蘭斯洛特就是最好不過的例子了.

即使擁有的權能再怎麼少,將其鍛煉到爐火純青的話卻能凌駕于100個權能——.

世界上也有這樣的強者存在.護堂提起了到目前為止最大的警戒心.

'呵呵呵.還請安心.我並沒有要傷害草薙大人的意思.只不過是想要發出邀請,和草薙大人愉快地交談一番.’

"不單只是招待還派怪物襲擊過來了吧."

'因為草薙大人是位可被稱為無雙勇士之人.要是邀請被拒絕了可就麻煩了嘛.如果不預先扭斷一兩只手腳的話,可不能安心呢!’

這算是什麼理由.護堂啞口無言.她是自己至今為止從沒遇過的類型的神明大人.

貌似是談得上話,但卻微妙地有些雞同鴨講.實在是不好應付.

"要是扭斷手腳的話,可就是施加充分的傷害了呢……?"

"還是說就不死的神明大人看來,那種程度的傷害還不算是傷……?"

也難怪惠那和艾麗卡會遮著臉相互交頭接耳.

但是,'火之女神’對下等人類的低聲私語毫不在意,響亮地詠唱道.

'愉悅火焰之者啊,賜予此等享樂吧.’

火花再次從天而降.

這次接收下來的是悠然地在海上飛舞著的神雕.然後,那翼長十五米的巨大軀體突然被火焰包裹了起來.

雄壯而強而有力地振翅.而且一直線地向著這邊飛來.朝著護堂他們所在的陸地方向.

這簡直就是'火焰之鳥’的飛翔.莉莉婭娜對此迅速地射出喬納森之弓.

"咕———!"

青光之箭邊朝著火焰之鳥飛去邊分成了五枝.

神聖之箭在天空之上描繪出的五條彈道雖然吸入了燃燒著的神雕身軀上——.

但所有箭都被火焰灼燒,被消滅掉了.對方似乎有著火焰的防護.

燃燒的神雕接著就這樣繼續朝著護堂他們所身處的沙灘飛去.要是就這麼受到火焰的灼燒,就只能白白地被神雕的嘴和爪撕裂.

在處于'豬’被封鎖著的如今,草薙護堂並沒有能夠作出迎擊的辦法!

發覺到已經走投無路的瞬間,惠那突然行動起來.她高舉起天叢云劍,呼喊出言靈.

"悠久的歲月里守護著日本的神刀啊!于此時暫離我手,寄宿異邦之咒言于此刃之上.賜予我等以加護吧.——艾麗卡小姐,用這個!"

接著她在身前的沙灘上將神刀插入.

這實在是番萬分火急的許可話語.但是這位比起誰都富有才氣的赤色騎士,其美貌之上卻漸露理解的神色.她立刻點了點頭.

"對交由給我這點表示感謝.——元老院最高律令!"

艾麗卡開始編織構築最堅牢防禦的魔術.

在她隔壁的莉莉婭娜也迅速地開口.

"艾麗卡,我也來幫忙!為維持羅馬之秩序,元老院律令剝奪全軍之指揮權!"

青騎士所念的咒文是是為了輔助赤色舊友所使用的術.

兩位騎士的言靈和咒力注入了惠那讓其作為'觸媒’而放手的天叢云劍里面.

雖說曾經只有幾分鍾,但卻是抵擋過天空神梅爾卡的神使襲擊的防禦魔術.

漆黑的神刀那冰冷的刀刃上寄宿上了那種守護之力.

黑光的障壁從天叢云劍上放出,像是個天蓋一樣覆蓋在護堂他們頭頂上方.在千鈞一發的關頭擋住了飛翔而來的火焰之鳥的突襲!

唧唧咦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神雕發出了懊惱的啼叫聲.

熊熊燃燒著的巨鳥伸展出雄壯的雙翼,在空中將嘴巴突刺過來,想要把黑色天蓋擊破.但是,'元老院最高律令’所構築的防禦壁總算還是將其擋了回去.

被女神之術強化過的火焰之鳥.那力量是普通的神獸遠遠比不上的.

天叢云劍的神威,莉莉婭娜的輔助,艾麗卡自身的成長.

還有那只要再遲個兩秒就趕不及的臨機配合.這些結合起來所收到的成果就是這個結界.

能夠做到這樣,果然是多虧于她們作為隊伍的合作性加深了吧.

可是——.

'呵呵呵.那孩子的火種可還沒燃盡喔.如今請再一次燃燒起來吧!’

女神的言靈和火花又再一次落到神雕的背上.

正如文字所言那般點燃起了'火’.巨鳥的雙翼里迅猛地釋放出了爆炎.熊熊燃燒的火焰擴展在黑色天蓋上,將其盤卷了起來.

守護著護堂他們的天蓋內部溫度一口氣上升.

明明是寒冬時分的海邊,卻是如同桑拿浴那般的暑熱氣溫.神聖之焰的熱氣終于入侵到結界的內部!

"須佐之禦神啊,請賜予狂暴之風吧!"

"對仇視羅馬的叛逆之徒給予嚴正的法律裁決!"

惠那以神靈附體的力量呼喚出旋風,想要將頭頂上方的神雕吹飛.莉莉婭娜則為了強化結界而更進一步地注入咒力.明明都已經這樣了.

卻僅僅只是稍微搖晃神雕巨體的程度.溫度還在逐步上升著.

"咕………!護堂,已經快堅持不住了!"

在這樣下去就會被熱氣蒸發掉了.

被汗水沾濕了臉龐的艾麗卡呼喊道.現在承受最大負擔的就是編織出這個結界的她了.但是盡管如此她還是如薔薇般不失華麗.

面對于艾麗卡·布朗特里這種可謂是其真正價值的美好性質,護堂緊咬牙關.

自從同伴們制造出結界之後就已經開始著手准備'某件事’了.為此而把咒力提升到最大限度,竭盡了全力.

但是卻還是不夠——.

明明只要再差一點就能讓那家伙興奮到最大的極限了!

要就這樣被蒸發了嗎,還是會連同黑色天蓋一起被燃燒的神雕壓垮了呢——.就在這兩個壞透的未來選擇即將在眼前具現化的時候.

祐理走到了艾麗卡的身旁.

沒有戰斗能力的她,在攻防的局面里總是一直靜待在後方的媛巫女.

"萬里谷!?"

在愕然的護堂想要叫住她的瞬間,祐理將雙手交叉在胸前,閉上了眼睛.

簡直就像是奉上祈禱般的動作.緊接之後,優雅的媛巫女全身上下滿溢出白色的光芒.

"向神產靈,高禦產靈,生產靈,足產靈,玉積產靈,大宮乃賣,大禦膳都神,事代主之神明們奉上祈禱.響應巫鎮之禦靈,顯現靜謐……!"

唧唧咦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沐浴在祐理所放出的白光中,火焰之鳥看上去很不快地啼叫起來.與此同時還感覺到像是一陣涼風吹過.雖然只有些許,不過還是鎮住了熱氣.

"護堂同學.就算只是一會也好,我會堅持住的!所以——!"

媛巫女帶著一臉拼命的表情訴說道.

看來那道白光是媛巫女所獲得的新靈力.沐浴在白光里的神雕看上去貌似稍微溫順了一點點.

這種壓抑住神之眷屬的恩寵,莫非也是精神感應的應用嗎?

總之現在可沒有探索這個的余力了.相對地護堂強烈地思念到.現在是要集中精神完成好'工作’的局面.

大家爭取而來的寶貴時間可不能就這麼白白浪費!

"你該不會甘願就這樣子結束了吧……"

從剛才起就不斷在內心里發出挑釁.

將其從口里說了出來.向如同憤怒得如同岩漿般翻滾般的'野獸’傳達過去.

"要是你真有這個想法,我以後再也不會把你呼喚出來了.在這里讓我看看你的意氣!"

雖說是番很沒品的話,但卻也是言靈.目的是為了將至今為止提升到極限的咒力注入黑色的野獸——'豬’里面.

被橡膠化的大海蛇拘束著,難看不堪地被封鎖了力量的韋勒斯拉納第五化身.這是為了讓那家伙更進一步地提升力量的起爆劑.

然後有了回應.

依舊被大海蛇擒獲著的'豬’從起喉嚨深處發出了聲音.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低沉的呻吟聲.並非它平常那種強而有力,讓力量爆發出來的咆哮聲.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又擠出了一點.向這呼聲里面灌入對束縛著自身的大海蛇的憤怒.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豬’終于停下了呻吟聲.這表示前奏已經結束了.這時候開始即將要一口氣到達最高點.黑色的神獸大大地張開了口.

"大家都趴下!把耳朵塞住!"

護堂立刻喊叫道.

莉莉婭娜,惠那,艾麗卡三人聞言迅速地照做.最後祐理也慌張地在沙灘上伏下身.確認了大家都用雙手塞住耳朵了之後,護堂馬上發出"上吧!"的指示.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猛烈的咆哮和沖擊被從'豬’的口中釋放出來.

本來連帶著叫聲放出沖擊波就是這家伙的技藝之一.這次因拜身體無法活動的惱怒狀況所賜,那個威力升華到了最大的限度.

最先是拘束著黑色巨體的大海蛇胴體被啪啦啪啦地撕裂開,然後一口氣被彈飛.

接著,如同怪獸口吐噴射火焰那般,'野獸’放出了以前威力從沒那麼大的超音波和沖擊波.

吃下這記直擊的火焰之鳥被刮飛到高空之上.

包裹著全身的火焰也消散了.看來這一擊讓它受到了相當程度的傷害,連戰意都喪失了.神雕如同即將墜落的噴射機一樣搖搖晃晃地往南邊的天空飛去.

而且'豬’還如同鬧別扭那般扭過身體,向著四面八方都釋放沖擊波.

被這股攻擊打中的女神身影也消失了.

意外(?)地還是身為聖獸的'豬’之聲.雖然不知道效果能夠到達哪種程度,但看來貌似是還寄宿有將神力吹散的效果.

'嘛.這是何等的凶猛!就是這樣才稱得上是我的草薙大人!’

雖然影子消失了,但女神的聲音還是發出了戲弄般的評語.

她多半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關于這方面,那'嗷嗷嗷嗷嗷嗷嗷!’的喊聲連滿布夜空的暗云都吹散了.

然後,待特大咆哮的余韻終于消散了的時候——.

君浜和犬吠埼總算是回歸平靜了.

'真是太漂亮了,草薙大人!禦身的力量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呵呵,您是弑殺輝的勝利英雄,將其權能篡奪過來的呢.既然如此,我這邊也有相應的對策.期待與草薙大人您的再會!’

可是吹拂海邊的潮風里也混有著這番細語.

實在是番麻煩的再會宣言.護堂交互地看了看各位同伴們的臉,歎了口氣.

4

自君之浜的遭遇戰以後過了一晚上,到了次日的早上八時.

在那次戰斗之後,護堂和幾位女孩子一起回到旅館,讓身體休息.眾人覺得女神應該不會馬上再次襲來.

當然,如果發生緊急事態的話就可以隨時准備前往現場.

所幸的是,一晚上都平安無事地睡到天亮.

現在護堂,莉莉婭娜,祐理三人正聚集在旅館的食堂里吃著早飯.

飯桌上排列著味海苔和納豆之類的食物,是一頓正宗日本旅館風味的早餐.此時並不在場的艾麗卡還是一如既往地睡著懶覺.而惠那不在場則是因為神靈附體所帶來的疲勞所致.

同室的祐理小心地注意不要吵醒自己熟睡著的幼馴染靜靜地從房間里出來了.

"對了,萬里谷祐理,你的身體沒關系嗎?"

"是,是的.雖然因為過多使用力量而疲勞,不過睡了一晚上之後總算是好多了."

祐理向如此確認的莉莉婭娜以沉穩的表情回答道.

昨晚這位媛巫女以白光的靈力爭取了寶貴的時間.戰斗結束後,她將那種叫'禦靈鎮’的力量告訴了眾人.

最大限度地提升自身的精神感應力,將媛巫女的和魂放射出去的術——.

她是如此解釋的.以和睦的心鎮定高昂的咒力,可以讓各種各樣的神秘和怪異沉靜下來.這力量對那只'火焰之鳥’也起到作用,可算是比得上莉莉婭娜她們那種聖絕的王牌吧.

可是消耗貌似相當大.戰斗之後祐理就一直無力地癱倒著.

今天早上看到她看來沒什麼事地起來了,護堂因而放下了心.莉莉婭娜應該也一樣吧.三人接著就悠閑地吃完了早飯.

"在尋找勇士……那女神是這麼說的呢."

莉莉婭娜邊將飲著飯後的綠茶邊這麼說道.

順帶一提她現在穿著的是浴衣.這身裝扮和這位東歐系的白人少女也意外地適合.

"既然如此的話,她將那支箭射入東京的理由就明白了.以誇示自己眷屬的弓技來向'有力量之人’挑釁,借此來將對方引過來吧."

"實際上護堂同學就是這麼來了呢."

同樣也是穿著浴衣,並在上身披著短上衣的祐理點了點頭.

她將熱水注入兩杯綠茶之中,把其中一杯遞給護堂.護堂懷著謝意將綠茶送入口里,口味相當不錯.

恐怕比起綠茶的味道來說更多虧于祐理的技巧和關懷才能如此美味吧.

"東京塔之所以會成為目標的理由看來也並沒什麼大不了的呢…….因為是高層建築,碰巧也較為顯眼吧?"

要是自己沒有過來這里的話,關東地區的高層建築就會被接連不斷地阻擊了吧?

新宿都廳,六本木和池袋,澀谷等地的超高層大樓…….護堂邊這麼想象著邊嘟噥道.

"真是的.又出來一個惹麻煩的神明大人啊."

"嗯,確實."

"相當嚴重的事呢……"

祐理和莉莉婭娜對護堂的感想無可非議地附和說道.可是她們卻以想要說些什麼的目光看向自己這邊.

"唔.怎麼了嗎,你們兩個?"

"不.關于這個,對于那位女神所遇到的'有力量之人’是你的這件事,我覺得存有偶然之外的要素.是因為能把那種事情'吸引’過來的能力夠強吧……"

"還真的是一次又一次地都那麼有緣呢……"

引來了什麼,和啥有緣呢.祐理和莉莉婭娜都沒有明說.

但是,兩人的目光里面卻暗藏著冰冷的批判精神.對此不知為啥感覺很不自在的護堂縮了縮身子.

這時候救星出現.是甘粕回來了.

並非身穿浴衣而是一身西裝的他昨晚並沒有回旅館而是去著手進行事後處理的工作.

"呀,各位早上好.昨晚真是累死了."

聽到這位自己幾個的勞動量遠遠比不上的人物這麼說,護堂覺得很過意不去.同時,祐理突然站起身,向甘粕深深地垂下了頭.

"昨晚真的非常抱歉.我們居然又做出了那種事…….我想一定為各位添了很大的麻煩,請多多見諒."

昨晚真是不謹慎.思及至此的護堂也垂下頭來.

那個時候讓'豬’發出的特大沖擊波.實際上其中的一部分像流彈一樣飛到岬角的方向去,犬吠埼的燈塔因而被粉碎了.

那里是全關東地區太陽最早升起,非常受歡迎的觀看元旦日出的景點.如今很快就要到除夕了…….

昨晚發覺到自己做出這種暴行的時候,護堂抓起了頭來.

艾麗卡對此是'嘛’的一聲地佩服起來,莉莉婭娜則默默地閉上眼.而祐理則是擔憂地"護堂同學……"這麼小聲說著,惠那卻是"噢噢——"地感歎起來——.

"不不,這也是我的分內工作."

另一方面,甘粕則是以輕浮的語氣向衷心地低頭致歉的媛巫女說道.

"就到目前為止來看,這種程度的損害就和書籍里面夾著的宣傳單沒兩樣.這可謂是雖然性能很高可是毫不恭維地說這是沿游在剛好符合產品規格的,還有機械上的缺陷的東西.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依靠著草薙先生的協助,請別在意了."

對護堂的行為開了個玩笑之後,甘粕略微一笑.

"不過剛才的謝罪,就像是花心的丈夫拼命地對自己的夫人謝罪一樣呢.不,狀況或許確實就是如此也說不定."

"對,對夫人——請別說些奇怪的話!"

"說的沒錯,甘粕冬馬.請,請注意你那種輕率的發言!"

祐理驚慌起來,莉莉婭娜也有了些怒意.

身為主犯的護堂為了消除這種尷尬氣氛而改變了話題.

"話,話說回來,那些怪物已經渡海了吧?"

"嗯.乘著黑潮遠去了."

這位特務人員應該從夜晚開始就收集了這一帶的情報.

他依靠自身那著實能干的才能馬上就回答了問題.

"因為是神獸們的大遠征嘛,我們委員會的相關人員,咒術方面的業界人士都能察覺得到.之後還以'迷之怪獸襲來!’這種說法傳達給海上自衛隊和海上保安廳之類的了.拜此所賜,神獸們的行進路線大概能夠掌握得到."

"昨天的女神,好像說過自己是從日本外面過來的."

"是位盯上了草薙先生,有跟蹤狂氣質的'不從之神’呢.嗯,關于這點上倒是非常符合.哎呀,那群家伙可是有大本營的喔."

聽到意料之外的話,護堂瞪大了眼.

祐理和莉莉婭娜也是同樣.大本營.這是一個很不適合不斷流浪的'不從之神’的詞語.

"蛇形的神獸乘著黑潮,鳥形的神獸在天空飛翔,應該就是這樣從那個大本營來到犬吠埼的.現在正在收集那一帶的情報."

"大本營麼……"

護堂思考起來.敵人的目標是自己.要是就這麼繼續在東京里生活下去,下次可就真的會變成再現怪獸電影的場面也說不定.

這時候是否應該要暫時拋棄和平主義者的想法去采取行動呢——

"草薙護堂.莫非你是打算要前往那邊嗎?"

莉莉婭娜問道.她貌似是察覺到了護堂的想法.

"要是讓那些家伙闖入東京里面的話,應該會出現非常嚴重的損害啊.所以我們也不能就這麼乖乖等著."

"確實如此,說不定就應該要這麼做……"

祐理也帶著一臉思考著的表情這麼低語道.

"感覺那位女神非常注意地不讓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出去.我認為沒能看出女神的禦名和來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應該不惜闖入敵陣去探尋線索吧……"

莉莉婭娜也點了點頭.看來這位女神和以鎧甲隱藏真正面貌的蘭斯洛特是相同的.

打定了主意的護堂單刀直入地提問道.

"甘粕先生,她們的大本營在什麼地方?"

"說的也是呢.就是所謂的南洋那邊吧."

護堂對甘粕所說的地名點了點頭.

祐理和莉莉婭娜雖然都瞪大了眼,不過也並沒有太大的驚訝.既然對方是神明,那就完全是預想中的范圍內.嘛,雖然這算不上是什麼大不了的預測就是了.

再睡個幾晚就要到年終的時期.不過,看來新年是必須得在國外度過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