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I 南洋之姬神 第一章 媛巫女們的儀式
1

在聖誕前夜舉行了一場簡單的聖誕派對之後.

翌日,也就是聖誕節的當天,草薙護堂的伙伴們再次聚集在草薙家里.目的是為了清理乾淨在昨晚派對里搞得雜亂不堪的家.因為派對一直玩到很晚才結束,所以昨晚才會決定清掃大概在明天——現在這時候進行.

掃除工作進行途中,萬里谷祐理不經意間嘟噥了起來.

"說起來,昨天的靜花妹妹看上去好像在煩惱的樣子."

大和撫子邊恬靜地歪著頭邊將這個疑問說了出口.

身為話題人物的兄長,護堂對此則是"確實是啊"聳著肩膀這麼回答道.

"鷹化他……因為鷹化就是那性子所以才一副冷淡的樣子,不過小光倒是就一如往常地開朗的,靜花多半是為此而掛心吧."

"話說回來,就連王的那位青梅竹馬的表情也常常變得很奇怪喔."

護堂的青梅竹馬——指的是在中途參加的德永明日香吧.

"樣子奇怪?"

"嗯,'我以後該怎麼辦才好呢’像是這麼思考著的感覺."

"或許是有什麼煩惱吧.這次要不我就婉轉地問她一下吧."

"草薙護堂.我不是要說什麼壞話,不過我勸你還是別那麼做才是上策哦."

嚴肅地提出進言的是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該說是不要觸碰為好麼.至少可以說要是你介入那個問題里,結果只會火上澆油罷了."

"這,這樣啊."

護堂邊疑惑著邊點了下頭.

順帶一提,在清掃工作中發揮帶頭作用,並且靈活地指揮大家清掃的人,就是現在提出勸告的這位銀發的女騎士.

展示出不輸給她的熟絡本領之人還是祐理.

雖然她不像是莉莉婭娜那麼突出地作出指揮,但卻以她那表里如一的性格般的努力,將草薙家整理得比起原來還要整潔乾淨.

而且就連惠那也以令人感到意外的熟練手法進行著清理.

這或許就是'生來就接受千錘百煉的教育’的大和撫子那活靈活現的一面吧.

因為想著不能盡是讓她們進行勞動,所以護堂也發揮其自己那認真的秉性,埋頭在掃除的工作里.拜此所賜,清掃工作得以很快就告一段落.

另一方,要說在這種場合里表現出大小姐的一面的是這個人.

"嘛,明日香小姐的事情遲點再管也行.不就是選擇遠離護堂,又或是相反麼嘛.總之,這是護堂就算介意也幫不了忙的事情喔."

艾麗卡·布朗特里邊這麼說著邊用濕布擦拭著桌子.

她的手勢雖然富有節奏感,但卻並不利索.反而該說充滿了落落大方的優雅感.

但這對清掃工作來說卻缺乏效率性,看來打掃實在是與艾麗卡不相稱的工作.

再說,妹妹靜花今天和朋友們邀約外出,早上就已經出門了.現在這個家里面就只有護堂,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以及惠那這五個人.只有護堂的伙伴們在.

清理工作告一段落之後,眾人一起聚集在起居室里.圍著放置著人數數量相當的綠茶的木桌邊落座後,艾麗卡不緊不慢地開口道.

"那麼,各位.前段時間以來的懸案該得出結論了吧."

"懸案是指?"

護堂感到疑惑.有那麼一回事麼?

"嗯,之前不是說過了麼?我呢,寒假打算去瑞士旅行.而且又可以去滑雪,保羅叔父應該也會來的."

"不行不行.這里可是日本.日式風的溫泉才是首選喔."

惠那立刻插口說道.

"喏,清秋院本家所擁有的山頭中有著貨真價實的秘湯溫泉喔.大家一起走入深山之處,沖洗一年以來積累的疲勞吧.一定會很愉快的喔?"

"…………"

被艾麗卡和惠那兩個你一句我一句的,護堂不由得閉起了眼睛.

然後睜開眼,向祐理和莉莉婭娜兩個望去.穩重的媛巫女露出像是感到為難般的微笑,向護堂回點了下頭.銀發的女騎士則像是想'真是有夠無聊的話題’這麼說出口地搖了搖頭.

看來除艾麗卡,惠那之外的兩人都持護堂相同的意見.這樣一來就能以三對一對一的多數決成立了.

"關于這件事,我想還能繼續活下去的話還是老實說出自己的想法為好……嘛,就讓我認真地回答吧,艾麗卡."

"什麼?"

"歸根究底.以一介高中生身份在寒假里去歐洲雪山……實在是太揮霍了,和身份不適合也要有個限度啊.這是不符合自己身份的奢侈."

"這又有什麼所謂呢?你可是弑殺了神明的魔王喔."

"這樣可以說得過去嗎.就算是退一步來說好了.在薩圖爾努斯的事件里都忙得團團轉了,連飛機票都沒有拿到.乘新干線可到不了歐洲吧?"

"沒問題的喔.只要稍微下點功夫,讓飛機的預約100%成功也是有可能的嘛."

"就算有可能也不行.那可是確確實實的犯罪行為!"

在聽到艾麗卡具體性的計劃之前,護堂就先駁回了.

然後,接下來就轉向惠那.

"然後清秋院,那個什麼秘湯溫泉是在奧秩父的深山里頭的吧?能讓我看看為登上那座山而擬的登山計劃書嗎?"

"呃,什麼?"

果然如此麼,太刀的媛巫女一下子愣住了.

"難道你不知道嗎?為防遇上遇難之類的萬一事態,在登山之前交付給警察和家人的那個東西啊."

基本上來說雖然那是隨自己所意而提交的書物,不過那是惠那將其稱為秘湯的地方,肯定是位處在深山的.假如這樣的話,預先想好會發生不測事態這點可是理所當然會有的考慮.可是……"

"不要緊喔.惠那都從來沒有寫過那種東西."

對于滿不在乎地如此說著的惠那,護堂發起了牢騷.

"如果和過著山中修行者那般生活的清秋院相比,我們這些人就都如同是生活在都市里面的嫩芽而已.同樣的條件下不可能在冬季登上那種山吧……"

偷偷看著祐理的這三個人,都是有著平均水准以上的體力.但盡管如此,想跟有著野山猿猴般的蹦來蹦去的惠那的雙腳一樣也不太可能辦得到.

正因此,護堂就作為仲裁人適當地駁回X2個提議.

"結果,年末年初是安穩地休息呢."

莉莉婭娜邊嗯嗯地點著頭邊這麼說道.

"是啊…….以我們家的情況來看,姑且不論年末,年初可是相當的鬧騰就是了呐."

"也會舉行新年的聚會嗎?"

祐理向嘟噥著的護堂這麼問道.

"啊啊.我們家的親戚朋友們會從日本各地聚集到東京都內舉行新年會.不但喝酒喝得很凶甚至還有那個麻煩的二次會,今年我是決不會再參加了!"

"那事情不就簡單了嘛."

艾麗卡隨即就邊微笑著邊發話道.

"若是要等新年期間結束,那就來我的房間里就好了嘛.住一段時間,我們兩個就慢慢地享受兩人世界,仔細地相互確認對方的愛意.呵呵,作為新年的開幕來說,可是求之不得的活動不是麼?"

"別,別胡說八道!"

護堂馬上就駁回了惡魔的提議.

"要是男人的話還好說,根本就不可以住在女生的房間里吧.再說,安娜小姐現在還在休假中,這不就真成了和艾麗卡獨處了嗎!?"

"所以沒關系嘛.護堂,就讓我們一起度過甜甜蜜蜜的假期吧?"

"艾,艾麗卡同學!"

"等一下.既然這樣的話,來我的家里應該也行啊!"

"連莉莉婭娜同學都!?"

"王逗留在身為第一騎士兼侍從長的我的家里,應當是理所當然的發展."

對于紅與青的兩位騎士所提出的內容,祐理表示出遺憾的表情.

但是,就在這時候連另外一個媛巫女也說出了胡話.

"說些什麼啊.既然如此,王也可以來清秋院的本家喔.家里面空房間多得很,大大歡迎喔."

"惠那同學.請不要說出那種不體面的話!"

"祐理也一起來嘛.奶奶也好久沒見祐理了,這樣就正好了喔.不然的話從明天起到寒假結束為止,大家都一起住在里面也不錯呢.在這時期也能招待艾麗卡小姐和莉莉婭娜小姐一起來喔."

以那天性開朗的性情,太刀的媛巫女提出了新的建議.

對此艾麗卡和莉莉婭娜的表情為之一變.簡直就是一副'比起讓那個誰獨自采取行動,不如大家就站在同一線……’算計著諸如此類般的表情.

面對著這麼一股不穩定的形勢,祐理獨自一人提出了異議.

"說到底這也太沒常識了…….這麼一大伙人突然間一下子都湧過去."

"沒問題啦.就算是已經去世的爺爺留下的私生子,在奶奶找到他之後,還不是隔天就馬上把他接進家里來住了嘛."

"說,說起來確實有這麼回事呢……"

護堂被突然談及這番別人家庭內部情況的話嚇了一跳.

而另一方,貌似已經隱約同意了的祐理則是沉默了下來.

她時而不斷地看向其他人的臉,好像思考著什麼事情一樣.那麼說來,她可是個會因為自己坦率和不懂世事的相乘效果所致,讓人感到意外地會變得滿臉通紅的大小姐.

不妙.如果阻止這股勢頭,事情不是又會變得不妙起來了嗎!?

就在護堂驚慌地想要提出發言之前,祐理就"啊"地低聲說了一句.

"不行啊,惠那同學.我們在後天有大祓禊的儀式要參加."

"誒?"

"而且我從除夕起到新年以來的三日間,每日都要前往七雄神社.就算惠那同學也必須得去哪里的村落里,在那邊的神社里做事才行喔."

護堂因祐理的申告而察覺到了.試著想想,她們兩個都是巫女啊.

年末年初對于她們來說應該是一年中最為繁忙的時期了.可是,媛巫女筆頭的少女一臉愕然,抱住了頭.

"誒,惠那也必須得那麼做嗎?"

"這畢竟是我們媛巫女們的責任和義務……"

"討厭.往年每當這個時期都在山里修行,完全將這事給忘掉了!"

惠那仰天呼叫道.然後莉莉婭娜提問道.

"萬里谷祐理.大祓禊的儀式是指?"

"那是我們這些所屬于'東’的媛巫女于年終的時期聚集起來所舉行的淨化祭祀.不過老實說的話,要是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參加.至少只是今年也……"

祐理看上去一臉憂郁地歎了口氣.

就在護堂對這位認真守禮的大小姐態度這麼消極而感到吃驚的時候,突然響起了輕快的來電鈴聲.聲音是從祐理的包包里傳出來的.

"失禮了"這麼說了一聲之後,祐理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始講起電話.

談話時間大概幾分鍾.通話結束之後她將手機收了起來.

然後,祐理緩緩地對護堂開口說道.

"電話是馨小姐打過來的.好像是說關于剛才提到的大祓禊儀式,是否能邀請護堂同學也一同前往."

"我嗎?去媛巫女們的聚會?"


祐理向一時之間愣住了的護堂說明了情況.

原來如此,既然是這樣的話——聽聞了理由之後,護堂立刻點了點頭.

2

聖誕日過後的早晨,護堂突然之間向妹妹通告道.

"對了,我明天有事要出去.大概要晚一點才能回來哦."

這是只有兄妹兩人的早飯之席.'哈’,靜花對此擔憂地歎了口氣.

"難道說,是和艾麗卡小姐她們在一起?"

"…………"

"果然是麼.哥哥在這半年里還真是成功實現了差勁的成長呢.謠言已經在附近一帶傳遍了喔."

"又是說我和爺爺很像的話嗎……"

"已經不是這種程度了喔.'十幾歲就已經這個樣子了,說不准20歲以後就可以超越祖父了呢!’工商會的大叔逗趣地這麼說.並不是對本地的女性出手這點和爺爺不一樣,大家反而都大咧咧地談論起來了."

"大,大家都在說些什麼啊!?這毫無事實根據可言!"

"既然這樣,忽然之間把不知哪里的女孩子帶來家里這點,還請稍微適可而止吧.在平安夜那晚居然還將萬里谷前輩的妹妹——小學生都叫過來了.而且還說要和那個看上去很受歡迎的帥哥一起遠征進行獵豔旅行."

看來靜花她將沙耶宮馨的性別想成是'♂’了.

如果將事實說明清楚的話搞不好會變得越發複雜.護堂決定將這件事忽略掉.硬是把話題扯到另一個人物上.

"我不是還有叫其他的男生來嗎.喏,就是那個眼神稍微有些凶惡,將來或許會長得很帥氣的那家伙."

"啊.你說那個一臉自大的男生啊.他啊……嗯……"

談及到陸鷹化之後,靜花不知為何沉思起來.

"怎麼了嗎?"

"其實呢,我是稍微有點在意啦.他看上去感覺比起那張臉還要低微呢.該說是有一股小弟的氣質吧.看起來很習慣低頭哈腰的樣子麼……"

護堂對靜花這嘟噥地說出的評論大吃一驚.

自己這個妹妹說不定是個很不得了的人物.居然初次見面就已經察覺到自己這位外甥的黑暗面(?)…….護堂暗自為鷹化祈禱著,希望他今後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和靜花再見面也別讓她看到自己被勞役的一面.

就在兄妹兩人邊交談著邊到了差不多吃完飯的時候.

靜花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貌似是收到了信息.

"啊,是爸爸發來的.嘿……哥哥,你來看看."

查看了信息的妹妹將手機遞了過來,護堂也讀了上面的內容.

'女兒啊,前些天真的很抱歉啊.對了,爸爸現在打算要暫時呆在加勒比海盡情享受陽光和帆船.放寒假的時候你要不要也過來?’

靜花的生日是在十二月的初頭.那時候父親本來是說要回家一趟的但最後卻沒來.

看來是打算要作出補償.這對那位不良的中年父親來說也是值得嘉獎的用心.而且還有發給護堂看的再啟.

'再啟.兒子啊,雖然你想來的話我也不會拒絕的,不過你就期待一下面對所謂親密無間的父女團聚的憂郁吧.’

與其說這確實像是父親會說的話,到不如說護堂反而因此感到佩服.

畢竟他是會'我不是那種能把沒用兒子和可愛女兒平等對待的人!’這種話公然說出來的糟糕人類.還真是老樣子一點長進都沒有.

"說是加勒比海呢.哥哥也要去嗎?"

並且,還有眼前這個坦然地無視父親主張的妹妹.確實是個完全不會被這種程度的事情影響的了不起人物.

可是,想到要是和自己這個別扭的父親在一起的話會相當麻煩,所以護堂立刻說道.

"就你一個去吧.我在新年要留宿在朋友家."

"為什麼?如果是住在日本的話,根本就沒必要離家留宿吧?"

"要是新年時候留在家里的話可是會被那些親戚叔叔們綁起來,然後被強硬地帶去參加那個宴會的.我下定決心要在今年和那些賭博的事情斷絕緣分!"

草薙一族從本家乃至分家都一起在都內某地聚集起來舉辦的新年會.

在那年會里二度舉行的是一個瘋狂的賭博大會.護堂在這好幾年以來都一直作為衛冕冠軍而被強制參加.要斬斷這個惡習就只有離開家里這個辦法可行了.

但是,倒黴的是今年祖父並不在家里.

要是新年期間離開家里的話,在那期間靜花就會獨自一人了——.

(母親雖說會來,但卻不清楚她會在年末年初的什麼時候來.正因母親是個超級喜好宴會的人,所以在這個時期會去各種宴會里悠轉.相對來說在一族的新年會里就會有種交給母親一個人應對也沒問題的安心感.)

不過,既然有父親發來的邀請,就再也沒必要為妹妹而擔心了.

靜花將疑惑的目光轉向已經下決定闊然地踏出旅途的哥哥.

"說來哥哥要留宿的地方,應該不會是艾麗卡小姐她們的家吧……?"

"別亂說!我才和爺爺不一樣.絕對不會做出那種事來的!"

其實是想起了昨天艾麗卡提到的說要'住在朋友家里’的主意.

不過自己絲毫也沒打算要住在女生家里.護堂強烈地宣誓道.

然後,時間到了即將舉行媛巫女們年末集會的當天.

護堂早上八點就從家里面出發,與莉莉婭娜會和.兩人一起邁步前往艾麗卡的公寓,好不容易才叫醒了早上弱氣的金發少女.

然後三人一起從艾麗卡的公寓里出來,坐上了地下鐵——.

從車站出來徒步走10分鍾左右距離的地方有棟二十層的居住型公寓.三人拜訪的就是這里面的其中一個房間.這里就是今天的集合場所.

"歡迎各位光臨!"

在玄關處迎接眾人的是這個房間的住人之一,萬里谷光.

這個地方是萬里谷家的另一個住處.聽說她們的本家在琦玉縣,那邊住著兩姐妹們的祖父母.不過,為了使兩姐妹和父母雙親的上學上班能夠更方便一點而搬來都內生活.

"清秋院已經來了嗎?"

"是的.正確來說,應該是惠那姐姐這幾天一直都留宿在姐姐的房間里."

小光對護堂的確認提問作出回答.

因為惠那從秩父來到這邊的平安夜那天起,就已經有三日甚至長期逗留的打算了.

"難道說,清秋院家和萬里谷家關系是相當密切的麼?"

莉莉婭娜突然間提問道.

"哪里說得上.我們家和清秋院家的門第差別很大.甚至可說是不適合家族間往來的.不過惠那姐姐就是那種人啦,她和姐姐從小孩子的時候就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如同回來自己的家里一樣自然進入青梅竹馬的家里,因此和萬里谷家的雙親以及祖父母都混熟了,經常一聲不吭就突然前來卻還可以確保自己食客的地位.

"惠那姐姐就算姐姐不在家也會和我這個妹妹一起玩,而且又會向我們媽媽和奶奶撒嬌要點心,不知不覺間變得像是我們家人一樣呢."

"那種情景很容易很能想象得到呢……"

不知是不是想到了惠那的天真,艾麗卡點了點頭.

而且,反過來惠那也毫無拘泥地將祐理帶到自己的本家里去.自那以後,清秋院家也沒去在意她們同樣身為媛巫女之間存在的門第差別持續進行往來了…….

小光邊將護堂他們帶到客廳邊將這番話告知了他們.

"啊,不過作為清秋院家家主的蘭伯母好像也很喜歡姐姐喔.當被惠那姐姐問及是否可以將姐姐作為清秋院家的養女時,她馬上就'沒問題’這麼說了呢."

"……為什麼清秋院家要將萬里谷作為養女呢?"

護堂一邊對這番唐突的話感到不解一邊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坐下.

艾麗卡和莉莉婭娜也分別在右邊和左邊坐了下來.萬里谷家的客廳有十平方米以上的面積,日照相當充足,是個讓人感覺相當舒適的地方.

"那是因為自從姐姐追從了哥哥之後,擔心姐姐會受到委屈的緣故."

護堂"誒?"地驚訝起來.為啥自己會成為理由?

"清秋院,沙耶宮,九法塚以及連成——這四家和其分系的那些人里面,雖然是少部分的,但卻確實有會看不起下級家族,自大傲慢的人存在.特別是那些食古不化的老一輩……"

小光邊露出稍微有些為難的表情邊談著話.

"因為姐姐是個正式的媛巫女,理應必須要跳過那種門第的差別而被當作'媛’來對待才行……但卻也有些怎麼都不肯認同的人."

"原來如此.所以才收為'養女’麼."

小光大大地點了下頭.

"單以一種形式讓並非出自上流血統的女性作為名門血緣下嫁于王侯.這樣一來出身的門第就不成問題了."

"不過,祐理的後台里面應該有正史編篡委員會和馨小姐撐腰吧?"

艾麗卡像是完全理解了一樣插話道.

"那種措施也並非沒必要的不是麼?我覺得那些人用上那一手的話是不會失敗的."

"啊,是的.正如您所說的.真不愧是艾麗卡姐姐."

小光笑嘻嘻地微笑起來,以開朗的聲音回答道.

"我們一家人也非常驚訝,沒想到姐姐以'草薙護堂大人為對象’居然能得到公認了.這完全不是可以開玩笑的事."

"以,以我為對象什麼的……"

應該要為祐理感覺高興還是應該在意問題所在之處?聽到這個苦惱的問題,護堂的臉部抽搐起來.但是同時也有種過意不去的心情湧現出來.

"就是因為我的緣故事情才會變得這麼複雜的嗎.要是萬里谷她自己說出來就好了啊.就算是我,或許也已經稍微習慣了一點動用權力之類的."

"啊,沒關系的喔,哥哥."

小光滿不在乎地展露出笑容.

"姐姐除了說教以外就是個溫雅的人.因為門第之類各種各樣的事啦,和哥哥的關系而是否導致受人嫉妒啦之類的,姐姐都完全不會介意的.我覺得正因如此姐姐她從來也不會覺得辛苦."

"這才像祐理呢.不管是好是壞都還是個涉世不深的女孩子."

就在艾麗卡一臉理解的表情點著頭的時候.

祐理和惠那——話題人物的兩人關系和睦地從房間里面出來了.

順帶一說,祐理是身穿著白色的罩衫和櫻色的對襟毛衣以及長裙的私服打扮,但惠那卻還是那件學校制服打扮.

最近她來草薙家里的時候也都是同樣的衣著.看來要讓這位散漫又瀟灑的媛巫女去選擇其他的衣服會是件相當難搞的事.

"啊……本來還想著新年來到的時候大家一起去看日出,吃祐理親手做的食物,悠悠閑閑度過的.放放風箏什麼的啊."

"禦雜煮和年糕小豆粥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做的喔."

"真的?那新年的工作可以讓惠娜和祐理你們一起在七雄神社里做嗎.回去秩父那邊可麻煩死了."

祐理帶著苦笑安慰起情緒低落的惠那.

"嘛,不過啊.比起新年來說,首先得必須度過今天的大祓禊喔.就算祐理也討厭這個麻煩的工作吧?"

"麻,麻煩倒不是,不過要是可以的話確實是想缺席……"

對于惠那想要拉攏自己成為精神共犯而提的問題,祐理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

說不定這是自己第一次看的這位媛巫女這個樣子.在護堂正覺得有趣的時候,放在袋子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護堂將手機取出.

是正史編篡委員會的特務,甘粕冬馬所打來的電話.

看來他已經到來迎接了.

"哈哈哈哈,兩位頂尖的媛巫女居然是想要偷懶嗎."

聽說了事情之後發出輕浮笑聲的人,當然就是坐在駕駛席上的甘粕了.

他駕駛著面包車前來迎接要參加大祓禊儀式的萬里谷姐妹和惠那,以及一起同行的護堂和艾麗卡還有莉莉婭娜.

乘坐上大家的車子沿著首都高速環狀線向琦玉縣方向北上.


"兩位頂尖媛巫女?甘粕冬馬,我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

聽到剛才的發言後,莉莉婭娜如此說道.

"我記得頂尖媛巫女的稱號是屬于清秋院惠那一個人的才對."

"嗯.到不久前為止是這樣沒錯.只不過祐理小姐的力量在這半年來已經急速成長了,而且比起任何情況來說她還是和草薙先生最為親近的媛巫女之一.馨小姐故而'在這時候已經足以冠以任何頭銜了’這麼說了,以此為准則決定下來的."

"毫,毫不知情的期間已經變成這樣了啊……"

甘粕挑明出這個隱情之後,祐理害羞地低下了頭.

"這麼堂皇的稱呼,實在是配不上我這等身份的人……"

"有什麼所謂呢.這也是馨小姐的一種灑脫喔."

"再,再說,頂尖居然會有兩個,這在日語上來說也太奇怪了."

"哈哈哈,嘛嘛."

祐理對喜樂地笑個不停的甘粕道出苦言.坐在隔壁的艾麗卡開口提問道.

"祐理不想要參加儀式的理由,莫非就是因此?對新的頭銜覺得不好意思什麼的?"

"也有這一點在內."

對于頭垂得更低的祐理,護堂"也?"地說了這麼一聲感到疑問.

于是,作為司機的甘粕邊偷笑著邊:

"我想要是大概看過祭場之後,應該就能明白了.嘛,也不是不明白你的心情啦.老實說,要是我也站在祐理小姐你們相同的立場的話,就算是我也肯定會覺得非常為難呢!"

說出了這樣意味深長的話.

3

作為祭場的神社,位處琦玉縣市區綠化區域內.

這一帶也很接近市中心.但是,這片一千公頃以上的綠化地帶異常廣大,田地和雜木林,濕地帶里的草地,廣大沼澤里的渠道等等,殘留著讓人驚歎的豐富自然環境.

並且,還有這間佇立在這片自然景觀之中的武藏野的古老神社.

被森林所環繞的遺跡和公園之間比鄰相接.這是個有著眾多並不浮誇的綠意,讓人身心都能得到充分休息的地方.

這間神社所供奉的神是須佐之男的妻子櫛名田比賣(注1),甘粕如此告知到.

廣闊的神社境內聚集了五十個左右身穿巫女服的女子.看上去好像因什麼事而非常熱鬧,相互間你言我語地談得很興.

小光也混在這個團體里面,不過卻看不到祐理和惠那,還有沙耶宮馨的身影.

還有,媛巫女們的四周也站有大概十幾個的身穿西裝的男人.他們貌似都是甘粕的同僚,委員會的成員們.

護堂他們走到稍隔一段距離的地方觀看著狀況.

途中發現到小光望向這邊露出笑容,護堂點了點頭會意.

"這些女孩子是祐理和惠那的同伴……都是媛巫女吧?"

艾麗卡這麼問道.所問的人當然就是甘粕.

"嗯.不過,半數以上是和小光妹妹一樣是見習的媛巫女們.擁有足夠能力可稱為真正媛巫女的……大概也就二十位左右吧.她們各位都分別在日本各處的靈力要地作為巫女而奉職."

"說起來,萬里谷祐理說過這是'從屬東的巫女祭祀’呢."

甘粕對莉莉婭娜的呢喃點了點頭.

"正如您所說.'西’……來自靜岡的各位巫女們也會在那邊進行與此相似的祭祀.祐理小姐則是自德川家康公入府江戶以後的要地,武藏野的媛巫女.大致就是東京和琦玉,還有神奈川和千葉部分一帶."

這里說的武藏野指的就是那一帶,甘粕如此補充道.

"這可是若讓國木田獨步老師(注2)得知的話或許會氣炸了的地域劃分呢.正史編篡委員會在不覺之間就是這麼定義了的.除了見習那些巫女們之外,武藏野的媛巫女……大概有七,八個人左右吧."

剛才所指明道出的文豪老師肯定會怒斥著'武藏野只到多摩川,八王子才不屬于武藏野!’這麼主張吧.

護堂這麼想著的時候,莉莉婭娜邊望著媛巫女們邊開口說道.

"在歐洲那邊巫女的資質也等同于具有魔女的資質.那媛巫女也是同樣的吧?"

"嗯.好比如說祐理小姐和惠娜小姐如果認真地進行修行,順利地修煉出成果的話,說不定能夠成為像莉莉婭娜小姐你這樣的魔女呢.不過我們正史編篡委員會倒是並不希望媛巫女們提升那種能力."

"為什麼?"

"術業有專攻啊(注3).要學習魔女術的話,不前往作為發源地的東歐或南歐留學十年以上,是不會有什麼成就的.媛巫女們也有更多其它的資質呢.喏,比如祐理小姐的靈視啦惠那小姐的神靈附體之類的."

"起源于神祖之血的靈能力麼."

莉莉婭娜嘀咕地這麼說了之後,甘粕故意似的眨了下眼.

"啊咧,我以前有什麼說過麼?"

"沒說過.只是我擅自這麼推測罷了.自從和公主愛麗絲還有格尼維亞大人相遇過之後,才注意到她們與媛巫女們的力量相似而已."

"這樣說如何?昔日神祖在日本將其血脈遺留給後世了."

聽了莉莉婭娜的推測之後,艾麗卡也如此插口說道.

"當時的人們以某種形式而得知了這點,小心注意保護神祖之血,並且對媛的婚姻進行干渉,順利地將其血統維持到了現代.——所得到的成果就是媛巫女這種人吧?"

"既然已經遇上過那些神祖小姐,的確會在不意之間察覺到呢."

甘粕帶著苦笑表示同意.話說回來,護堂這時想起來了.

在幽世里的玻璃之媛的確也曾說過相似什麼的話…….

"嘛,像是那種稀少血統的後繼者就是媛巫女們了.我們委員會期望能夠最大限度地提高她們寄宿在血液里的靈力.關于這一點上,還是惠那小姐和祐理小姐最為稱得上是頂尖的兩位了喔.——噢,她們出來了."

昔日被稱為'武藏國一宮’(注4)的古老神社.

三位媛巫女從這神社的拜殿里頭走了出來.

祐理和惠那,還有沙耶宮馨.

三位巫女們的裝束和平常不一樣.在白衣和裙跨上還加披上薄薄的上衣——千早,頭上還戴著華麗的頭冠和發簪.

因為其他的媛巫女們都是身穿白衣和緋袴的打扮,所以讓她們顯得特別突出.

還有,男性的神職裝——嗯?護堂看傻了眼.

從拜殿里頭出來的是三位媛巫女.被授予頂尖稱號的惠那和祐理.而且應該還有身為正史編篡委員會下任總帥的沙耶宮馨.

最後的一個人卻不是穿著巫女裝束.馨穿著的是男性衣物,神主的衣裝.

"就連這種時候也是男性打扮嗎……"

"嘛,這也是她本人的要求,而且也沒有人希望看她穿女裝的樣子…….各位媛巫女都很高興呢."

甘粕對護堂的嘟噥回答道.

馨果然是個很受歡迎的人.她一從里面出到境內,媛巫女們就都歡快地聚集在她面前.如同一群圍在偶像身邊的fans.

被年輕的女孩子們包圍著,對接連不斷的問候以爽朗的笑容應對的姿態非常矚目.讓人感覺她現在馬上就進入以J為開頭字母的藝人事務所也沒問題.

受歡迎的人並非只有馨一個.惠那也被那些媛巫女們包圍著.而且就連溫順的祐理都是同樣.

被吵鬧的女孩子們團團圍著,惠那少見地帶著'麻煩死了呀~’這種感覺回著話.不過以看的觀點不同也並非不能把她看成是個'舉止帥氣的黑發神秘美少女’就是了.

若說祐理那邊的話,一眼就能看出她還很不適應這種狀況.

每次被打招呼都鄭重地回禮,不斷地考慮該如何回應,應對不過來的時候就慌慌張張的,始終都在同一個地方站著…….

甘粕望著吵嚷著的媛巫女們開口說.

"黃薔薇大人,白薔薇大人,紅薔薇花蕾大人就是這樣的吧……"(奏:這里出自瑪莉亞的凝望,甘粕你……)

"這,這個咒文究竟是什麼?"

莉莉婭娜向口吐出可疑話語的委員會特務問道.

"而且萬里谷祐理這樣子太可憐了.沒人去幫一下她嗎——"

"我是幫不了了.而且我也馬上要奔三了.畢竟沒有能夠闖入十幾歲到二十幾歲的女孩子們里面的能耐.啊,順帶一說,各位媛巫女若到了一定年齡之後,就可以辭退巫女的職務了呢,那時候就可以作為委員會的咨詢人士而活躍了喔."

護堂對想要以展示出無用的豆知識來逃避問題的甘粕問道.

"萬里谷不想要來這里的理由就是因為這個嗎?"

"嗯,馨小姐因為就是那樣的人,不管是在女子學校還是什麼地方都大受歡迎.而惠那小姐也因被選為頂尖媛巫女的實力和清秋院家的名聲所起到的作用,很早以前在媛巫女之間就很有人氣了.要說起祐理小姐……應該說是因各種各樣的發展而得到的成果吧."

"這話什麼意思?"

"哎呀.居住在東京的媛巫女·萬里谷祐理以作為Campione的草薙護堂氏為對象,不斷地在各個方面周到地給予照顧這種事已經傳遍了喔.不清楚情況的人們通過接觸個別人士,被各種各樣的關系者宣揚開來了.

好像和自己也有所關系.護堂對此'誒’的一聲驚訝起來.

"而且草薙先生你在著幾個月以來還做出了遠超預想的大活躍.燒了東京塔,在日光開了個火山坑,粉碎了橫濱海灣大橋…….你可是我們業界今年以來的頭號名人,謠言傳遍了的人耶.祐理小姐就是以身為這位人士的'女人’而廣為所知的."

"就是說,那——"

"業界的關系人應該都把祐理小姐等同于大國的第一夫人喔來看待喔.'在東京有位不得了的公主’這種傳聞在媛巫女之間都傳遍了.回過頭來時就已經發現人氣已經變得這麼高了."

甘粕邊壞笑著邊談到.

"而且讓人意外地還不是呆在魔王大人的後腹,祐理小姐自己還是個能干的人.並且力量也增長到足以配得上頂尖稱號的程度了.就是因為受到這些各種各樣的因素所影響,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子的."

"就,就是說,因為我的緣故……"

"嗯.或許應該說是九成左右呢."

被對方滿臉笑容地追擊,護堂被打擊到了.

"嘛……預先學習到各種各樣的經驗雖然也不壞,不過那個可是和祐理很不相配的角色喔.作為舞會的女主人對來客賣弄笑容什麼的."

艾麗卡摻雜著苦笑這麼說道.

護堂也覺得的確是這樣沒錯.而且或許那也——.

說不定並不只有祐理一個.身旁的艾麗卡和莉莉婭娜,還有開朗的惠那難道不都是因為自己草薙護堂的緣故而被迫背負上不必要的艱苦嗎.

如此想過了之後,護堂的心情變得怎麼都無法釋懷.

不久後,大祓禊的儀式開始了.

作為祭場的古老神社周邊已經被正史編篡委員會的人封鎖,就只有在今天限制人們在此進出.

冬季的寒風,吹過被綠色的雜木林所包圍的寬廣神社境內.

如今是名符其實的十二月下旬.冷徹的寒風毫不留情地奪去肌膚的溫度.可是,盡管身上就只穿著單薄的巫女裝束,媛巫女們都沒有一個人因而改變臉色.

莊嚴地奏上祝詞,而且流麗地供奉神樂之舞.

看起頗有劍術心得的巫女們揮動起木刀演繹組太刀,另外的巫女們則是以弓射箭,展示出精湛的武藝.

在這個儀式里作為中心使其順利進行下去的還是那三個人.

沙耶宮馨.還有兩位頂尖媛巫女,祐理和惠那.

最先揮動起白木木刀演繹組太刀的人是惠那,而在巫女們的中心跳起神樂舞的是祐理.帶頭詠唱祝詞,擔任統領全體人員任務的人則是馨.

對于護堂來說深感意外的是馨所展露出的精湛箭術.她連接不斷地射中目標中心,展示出百發百中的絕技.

說起來,在以前曾聽聞過'馨是文武兩全的才人’這種話,護堂如今才回想起來.

而且,除這三人之外的媛巫女們也神情嚴肅且真摯地推動著大祓禊儀式的進行.

不久前的騷動像是假的一樣.真不愧是這些被挑選出來的媛,此道之上的第一人們的集會.

最後,曆時兩小時左右的大祓禊儀式平安無事地結束了.

"就是說,聚集起來舉行的並不是魔術的儀式,而純粹只是祭禮的儀式麼."

將儀式從頭看到尾的莉莉婭娜這麼說道,甘粕對此苦笑起來.


"還請不要將其和魔女們的集會混為一談喔.這個嘛,是各位聚集在一起將一年以來的汙穢驅除的例行公事.以後都是每年一次,各位媛巫女們聚集起來,志在加深各位之間的和睦也是用意之一吧.在這之後還有園游會呢."

"你說園游會,那個,是要在某處的宅邸里進行嗎?"

聽到意料之外的詞語,護堂大吃一驚.

"剛才我說真的喔,長話短說好了.有臨場感的雖然是那個,這個總之就是個忘年會的派對啦."

"不過,在這之前……我們應該還有其他事要做吧?"

艾麗卡對作出解說的甘粕說道.沒錯.

就是為此我們才特意來媛巫女們的集會里露面的.

在大祓禊之後,要和速須佐之男命——惠那的守護神,並且還是暗中操縱日本咒術界的禦老公見面.

護堂就是要作為見證人才會在今天被叫來這里的.

注1:櫛名田比賣(日語:クシナダヒメ)乃《古事記》之記述,《日本書紀》寫作奇稻田姬,祂是日本神話建速須佐之男命斬殺八岐大蛇故事里的女神,別名有奇稻田媛命((日文)クシナダヒメノミコト),稻田姬神((日文)イナダヒメノカミ),久志伊奈太等.

注2:國木田獨步(1871年8月30日-1908年6月23日),日本小說家與詩人,幼名龜吉,又名哲夫,本名國木田哲夫,出生于日本千葉縣.日本著名作家.

注3:這里原文為:餅は餅屋,這句是日本的諺語,大概就是術業有專攻的意思.

注4:武藏國,日本古代的令制國之一,屬東海道,又稱武州.武藏國的領域大約包含現在東京都(不含東京都的外島)及埼玉縣,神奈川縣的東北部.這國家由高麗若光建立.

4

"動員我們全體東之媛巫女們所舉行的祭神儀式,所收到的成果是能使這個神社周邊處于汙穢和邪氣比起平時驅散得更多的狀態.要是現在的話要從幽世讓禦靈降臨也是可能辦到的."

邊在前面帶領著眾人前行的馨邊對護堂如此說明.

"偶爾惠那會以手機和幽世那邊進行聯系.然而要是禦老公決心要無視的話也無計可施.因此只要從那邊將禦靈的一部分呼喚過來,就可以直接進行對話了."

"要是讓護堂來當交涉對象的話,對方也不能不屑一顧呢."

"嗯.就是這麼回事啦."

附和說道的艾麗卡和點著頭的馨都同時微微一笑.

見此情景,護堂滿是感慨地想著.她們這兩位有本事的人就只有在耍什麼陰謀詭計的時候才會露出這種表情…….

大祓禊之後,如今護堂一行人正前往鄰接祭場之地的神社的草地處.

以馨和護堂兩人為帶頭,艾麗卡,祐理,莉莉婭娜,惠那跟隨在後.而甘粕在剛才則是"我有園游會的准備工作要做"這麼說了離開了神社.

"這附近就可以了吧.那麼惠那,還有祐理也……開始吧."

一直走到開闊的地方之後,馨向自己的媛巫女同伴呼喊道.

兩人點了點頭,走上前去.然後,三位媛巫女開始進行上奏.

"于此誠恐向須佐大神上奏……"

"在此,于武藏之神社之齋庭拔契淨化,盛舉進奉……"

"對禦身之神德奉上無盡的景仰與贊頌……"

三人邊懇請須佐之男降臨邊提高自身的咒力.然後,在途中惠那向這邊遞了個眼色.發覺到她的意思,護堂將身體放松下來.寄宿于右腕里的天叢云劍——昔日作為須佐之男愛刀的鋼顯現在惠那的手上.

"天叢云之禦刃啊.懇請呼喚舊主須佐之禦老公,懇請其于此地顯現吧!"

拜借上神刀·天叢云劍的力量,惠那懇請守護神到來.

緊接之後,突然之間狂風四起.

草木搖晃,大氣轟隆隆地顫動起來.而且,狂亂吹刮的強風毫不容情地使護堂他們的身體冰冷起來,將其體溫奪去.

不久後,熟悉的老人聲音從強風之中傳出.

'一個勁地吵個不停啊,喂.’

是自己在吹刮著暴風雨的山里曾經幾度面對面的神,須佐之男的聲音.

同時護堂的身體里也滿溢出為戰斗而來的力量.由于神——其一部分降臨而來的緣故,Campione的身體整備到了戰斗的狀態.

'別吵個不停地叫喚已經隱居的老頭子,過來這邊也很不方便啊.’

護堂往前踏出一步,向著天空呼喊起來.

"不好意思呐.我們是有事要來問你的."

'我想也是呐.嘛,我在這邊從高處望著你們東跑西竄的還甚是有趣呐.現世的你們也辦不到吧.’

須佐之男的聲音突然之間變成內含著竊笑的抱怨聲.護堂皺了下眉.

"果然你是心里有數卻在裝傻啊."

自從雅典娜再次襲來之後,惠那曾好幾度嘗試聯絡她這位'爺爺’.為了詢問關于'最後之王’和天之逆鉾的事.

可是,卻全部都被其無視了.

'先別怒啊.關于那個小子,我也不能怎麼宣揚出去.盡管是隱居之神卻還是神呐.于生與不死的領域內向現世傳達知識乃不被允許之事.我等最理應注重的乃為此世與彼世之均衡.’

須佐之男所言的完全就是種曖昧的逃避借口.

生與不死的領域.至今為止曾聽過好幾次的話語.貌似是神話里的眾神們所居住的地方,護堂總覺得是能這麼理解的.

並且,普通的人類們所生活的地上正是所謂的生之領域…….

處于這雙方中間帶的世界就是'生與不死的領域’.人類的魔術師們將這個世界成為幽世或者精神界——.

"但是,在一千年前你們曾經把叫做'最後之王’的那家伙封印了吧?"

'並非封印.是那小子筋疲力盡後就跑去沉睡,我等將其沉眠之地改變罷了.不過嘛,或許也差不多該到那種小伎倆失效的時候了呐.’

須佐之男的聲音里,超然的神之氣息增加了.

'既然事已至此,吾等定命之者也不該過多干涉地上諸事.還有各種各樣的緣由.因而才會無視惠那.’

"我想也是嘛.確實像是爺爺所會有的想法呢."

聽到守護神所說的話後,太刀之媛巫女聳了聳肩.

'啰嗦.所以啊,惠那.你以後再也別過問這件事了呐.吾等將其隱藏了,那個麻煩的——那小子就交給你們處理了.……嘛,由于上一回的騷亂所致,就連那小子都明確地表示出要貫徹'懶鬼’的意思了.’

須佐之男的聲音下達了莊嚴的命令之後,突然又變得輕松起來.

'從外頭進來的好事之徒非但沒喚醒那小子,還搞出一堆亂七八糟的事來嘛.盡管如此,今後像這種家伙還會層出不窮吧!"

從外頭進來——確實神祖們看來還有其他同伴存在.

思及至此,護堂歎了口氣.

'而且,應當已經沉睡了千年以上了呐.若果要蘇醒的話或許也會有蘇醒過來的時機.那就是叫做命運的東西呐.’

"喂喂……"

護堂對這番不負責任的話發起牢騷之後,突然間馨走上前來.

到剛才為止除了護堂和惠那之外的其他人都懼怕著神威,誰都沒打算要想須佐之男進言,但這時候她卻有所行動了.

在除須佐之男外的所有人的注視之下,馨以膝跪地,垂下了頭來.

"既然如此,禦老公.我有件事情想要詢問."

'喔.’

"既然禦老公抱持有此等想法,今後我等決定以草薙護堂作為我等庇護者的身份將他推崇為盟主,優先作為他旗下的歸屬者而行動——正是此等愚見.關于這點,禦老公認為如何?"

身為正史編篡委員會下任總帥,頭銜為東京分室的室長.

不過實際上可說是統轄關東一帶委員會干部的中性媛巫女丟出了到此以來的大炸彈.

艾麗卡和莉莉婭娜敏銳地相互遞了個眼色,祐理和惠那則啞言無語.

若說護堂則是直眨眼地感覺疑惑.馨究竟是想要干嘛?

然後,隨著狂風降臨的古老之神則是——

'沒所謂.’

簡短地回答道.

'我沒興趣知道地上的家伙們想要組成怎樣的黨羽,若是有那種意思的話我只會說隨你們的便.地上的你們是要服從我所說的話也好,還是要將其無視而成為弑神者之盾也好,這都是你們——和這里這個草薙護堂所決定的事情啊.’

雖說實在是草率,但卻是番認可馨所說之話的言語.

獲得了允許的馨依然跪在地上,並且頭低得更深以表示敬意.

然後,狂風急速減弱了.從護堂身體里面為戰斗而湧現出的力量也衰減下來.須佐之男的禦靈看來已經從這里離去了.

"哎呀,我說嘛.在這半年間護堂先生不早就是我們的王了麼."

須佐之男退去之後,惠那"剛才是怎麼回事?"如此問道.馨一臉若無其事地說:

"要是考慮到護堂先生的性情,今後這個狀況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吧.所以為了為止一旦到來的緊急事態,我認為就應該要讓某個誰坐上玉座的位置嘛."

"玉,玉座?"

馨向聽到這麼一個不得了的詞語而吃驚不已的護堂使了個眼色.

"其實就是指現今護堂先生所身處的地位喔.依照內心的想法去戰斗,救助朋友,有時候為這個世界和國家帶來災難,有時候卻又反過來進行守護——是只有王者才會被允許的地位."

"這豈不是說比起爺爺來,王還更要了不起啦?"

惠那帶著開心的笑容說道,馨也以壞笑回應.

"比起隱居在幽界里的神,地上的王坐擁權威是必然而且理所當然的吧?嘛,這是最好的決定了.為了以備今後之需呢."

"確實沒錯……"

莉莉婭娜也大大地點頭.

"如果那位救世的英雄在東京附近沉睡著的話,因此而成為誘因把'不從之神’和其他Campione引來也不奇怪呢."

"但是,馨小姐."

樣子看上去一臉擔心的祐理也訴說道.

"如果做出這種如同蔑視禦老公權威的行為,我們這些年代的人姑且不論了,年老的各位不會說些什麼嗎……"

"要說就讓他們說好了.反正也只是發發牢騷罷了."

"因為我們這邊有絕對的王牌,弑神的魔王在呢.凡人要對Campione舉反旗什麼的,這和自殺行為沒什麼兩樣嘛."

艾麗卡像是總結般如此說道.

"因為是馨小姐嘛,在看來會惹麻煩的方面積極得很呢."

"嘛,這個嘛.不過呢,干脆就以一鼓作氣開拓新事業的方式,把過去的阻礙完全拋掉也挺有意思的呢."

新事業.又出現這種讓人覺得不安的話了.

是因為困惑的情緒完全表現在臉上了吧.馨轉身面向茫然失措的護堂.

"哎呀.不久之後就要將東京一帶作為護堂先生的據點,參與構築草薙護堂王國的事業中了,我想會是相當有趣的工作喔.護堂先生,要是你有那種意思的話,是否可以讓我稱呼你為GM(General Manager)呢?"

很不錯的工作喔,馨如此說著微笑起來.

"王,王國是指……"

"聚集起護堂身邊周圍的人才所組成的新結社喔.我想我和莉莉應該可以順利進行移籍交涉的.正做著各種准備呢."

"我和祐理還有惠那……就算整個正史編篡委員會也好,感覺上都只是歸屬于沙耶宮家和清秋院家旗下而已.只要抑制住這兩家,之後就什麼都不成問題了."

馨像是在玩智力游戲一樣談論著令人不安的計劃.

莉莉婭娜對此露出一副"又耍這種陰險的事……"像是想要這麼說的表情.

而惠那卻如同聽到新的惡作劇計劃那般雙眼放光,祐理則一臉擔憂的表情.

然後要說護堂的話,他則對祐理和莉莉婭娜點了點頭,和這兩位常識派的人共同向其他幾個過激的朋友表示出遺憾的意思.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