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I 南洋之姬神 序章
網譯版 翻譯 奏者@

時份剛進入十二月沒多久的時候.

亞曆山大·加斯科因受到了意料之外的來客拜訪.

此時他正身處西班牙數一數二的大都市,加泰羅尼亞州的州都,巴塞羅那.這是個以藝術·觀光·足球等等東西而聞名于世的都市,並且還是個港口都市.

阿雷克正坐在距離海港不遠處的酒吧深處的坐席上,獨自一人開始吃起晚飯.

酒吧.以意大利風格來說的話就是bar.

總之就是一種混合了咖啡·料理店·酒店幾種要素那樣的飲食店.

以干炸的魚和蝦,以及西紅柿和橄欖油色拉作伴吃,阿雷克悠閑自在地喝著葡萄酒.

看到舊相識的兩名女性向自己走近,他皺起了眉.

"還真是相當新奇的組合……應該這麼說呢.姑且不論這邊這位公主,居然連你也特意過來找我."

"呵呵.就算是我,偶然也是會從那個島上出來的喔."

帶著微笑如此回答道的人是露庫拉齊亞·佐拉.

居住在意大利撒丁島上的魔女.她的年齡按理說應該是老年,可是其容貌卻維持著如妙齡般的美麗及妖豔.

對于阿雷克來說她是個'兩,三年才會見一次面’的談話對象.並且,還有另一個人.

"我可不是會做出那種像是到處追著你跑那樣沒禮貌行為的人喔?你還是老樣子總是帶著偏見的有色眼鏡看人呢."

泰然地說著的人是公主·愛麗絲.

身為自己十幾年以來的仇敵並帶著孽緣的英國美女.她那頭波浪卷的白金色頭發整潔而美麗,散發著如脫離塵世的聖女般的氣質,比起露庫拉齊亞還要更為引人注目.

然而,她的本質卻沒有如她外貌那樣純潔.

阿雷克哼笑一聲,將這番話當做耳邊風.這位有著公爵家千金頭銜的公主,經常細心留意地調查阿雷克的動向.目的是為了比任何人都早一步得知這位居住在英國的Campione接下來會如何給世間帶來騷亂.

"你會那麼做的理由並不是為了什麼公共利益,而是為了滿足你自己愛湊熱鬧的天性這點實在是件可悲的事呐."

"亞曆山大,你對淑女的失禮完全表現在你的嘴巴上了喔."

"既然自稱為淑女,我就希望你可以做出和這個稱呼相符合的行為.反正這次你又是派下屬來找出我的所在地的吧?"

亞曆山大·加斯科因是個神出鬼沒的Campione.

不過,他在沒有意思要完全斷絕自己消息的時候,對于在自己身邊周圍徘徊的家伙也不會特別去在意.反正自己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甩開他們.


"那麼是有什麼事呢?既然看你們都特意結伴一起過來,很明顯就不是什麼正經事吧."

"哪里.我聽說王子殿下和我們共同認識的那位日本人發生了爭執呢.就想著久違了過來談一談嘛."

還沒得到對方應許露庫拉齊亞就落座在阿雷克的對面,愛麗絲也在旁邊的座位坐下.

"就當做是對與我們三人都姻緣匪淺的格尼維亞公主的默哀,要先來干一杯麼."

服務員將盛裝著生個利亞酒的玻璃杯上桌.

露庫拉齊亞輕輕地舉起酒杯,細飲了一口.愛麗絲面前並沒有飲料.公主的身體是以幽體分離的靈氣所制造出來的非實體之物.所以是無法飲食的.

"並且,也為了那公主不惜以永生所追尋的那個充滿謎題的'最後之王’.那麼王子殿下,實際上是怎樣的?"

"什麼怎樣?"

"自從草薙大人和蘭斯洛特卿的決斗之後我就開始在意了…….亞曆山大,你是否對于'最後之王’所隱藏著的真名有什麼線索呢?"

"甚至還不知在什麼時候將那把救世之神刀——那個的遺骸弄到手了呢."

如同享受解謎樂趣的老魔女的視線,還有少見地認真起來的公主的視線.

暴露在這兩者的目光之下,阿雷克聳了聳肩.

"會那麼簡單就能搞清楚嗎.這可是那個神祖縱然花了一千年也沒能解開的謎題哦.只是以幾年程度的調查又能查得出什麼來呢?"

"那,我們這位王子是這麼說的呢.你怎麼想呢,公主."

"不過是性格別扭的人討厭服輸,過于神氣的發言而已.腦袋里肯定是已經有了好幾個假設,不過因為還沒充分驗證清楚而沒有說出來吧.反正一旦他有充分的自信的時候,就會擺出一張討厭的嘴臉發表演說的.婆婆."

"…………"

老幼兩名魔女在眼前相互低聲私語著.

阿雷克決定要始終保持沉默.這個女人還是老樣子擺出一副看透別人性格一樣的樣子大言不慚——.邊在皺起的眉間表現出了她覺得遺憾的意思.

不,有關于那個問題英雄這點自己有著數個原型的假設想法確實是事實.

就在阿雷克沉默地將玻璃杯里的白葡萄酒一飲而盡的時候.

露庫拉齊亞突然之間嘀咕地說出了'那個名字’.阿雷克對此而在一瞬之間目瞪口呆.

"呵呵.所謂就算沒正中但也八九不離十了呢.王子殿下,你認為這位英雄身為'最後之王’的可能性有多少呢?"

"35%……可以這麼說."

真不愧是露庫拉齊亞·佐拉.


恐怕這是她憑著自己在昔日前往亞洲之地進行現場探查而得到的成果,並且再加上于近幾年來出現的關于'最後之王’的新情報,從而得到了那個和阿雷克想法相似的假設之一.

公主一臉驚訝的表情看著衷心表現出贊賞而坦率地回答了出來的阿雷克.

"顯然不是呢…….若果只是發現到那個可能性,那個數字從15%以下甚至到85%以上都進行調查,徹底想清楚才是亞曆山大的做法才對吧?"

這個女人又一副像是說著自己的事情一樣談起亞曆山大·加斯科因的性格.

壓抑住想要咂舌的想法,阿雷克靜靜地開口道.

"我也是很忙的.總不能都把時間花在感興趣的研究上."

接著他將數張歐元紙幣放在桌子上,離開了座位.

"有關于這個問題,再這麼說下去也是沒用的.日後再有什麼新事實搞清楚了的時候才再來討論吧."

簡短地留下這番話,阿雷克就快步地從酒吧里離去了.

另一方面,被留下來的兩位魔女隨即相互點了點頭.

"女人麼."

"肯定是因為女性關系還是什麼,而在探索上碰壁了吧."

"是個有女難之相,而且還女運惡劣的人呢."

看他剛才那中冷淡的談吐和態度,肯定沒錯了.雖然自命不凡的本人極力否定,不過亞曆山大·加斯科因正是和他那貴公子的容貌正相反,是個很不擅長于應付女性的青年.

"就是說,'最後之王’的真正身份至今還是一團迷霧呢."

公主·愛麗絲歎了口氣.

貌似正沉眠于日本東京灣之處的迷之軍神.據聞其為魔王之殲滅者,並會給地上帶來數不盡的危險.說不定在不久的將來,或是近未來爆發出災難的火種.

必須要盡可能地收集更多的信息,為萬一到來的事態做好准備——.

"不過,說起這回事.如果是居住在那邊的那位女性緣好得不得了的那位大人,或許能夠解明出些什麼呢."

"不,那倒不如該說是女人緣夠強吧."

愛麗絲所言的人物,對露庫拉齊亞來說也是個舊識.她馬上回答道.

"應該說他是個雖說有著女難之相,但不可思議地女人緣卻好得不行的男人才對.嘛,那名少年和那些少女也越來越有進步了,或許確實是可以對他們有份期待感呢."

這就是兩位魔女討論著遙遠東方之地的諸多問題的一幕.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