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 頃刻的聖誕夜 斷章
護堂認識到這是發生在夢里面的事情.

在和朋友們熱熱鬧鬧的度過聖誕節前夕之後,自己應該在床上香甜的熟睡著才對.但是現在,草薙護堂的意識正身處于不知是何處的原野上徘徊著.

仰望天空所看到的是一輪上弦月.

除此之外的則是一片毫無引人注意之物的不毛之地.

沒有鳥獸,也沒有建築.硬要說得話,海洋高聳的荒草蓬亂的生長著,隱約感覺到一種奇妙的漸有秋意的氣氛.

引起護堂注意的是響徹在荒涼原野上的琴音.

貌似不是日本的琴所演奏出來的音色.毫無疑問是十分美妙的,音中滿載異國風情的曲子.無論是在哪里都好都肯定是在距離日本非常遙遠的西方之地上所創作出來的吧.

在夢中漫無目的的護堂,不由得開始找尋起演奏者,在荒野中游蕩起來.

于廬山的一角聆聽羅翠蓮演奏的月琴,還沒有半個月的時間.也許是因為這個緣故,可以確信這曲子的演奏並非出于義姐之手.

說不定這就是,心中背負著無法消失的哀傷和悔恨之人在演奏吧?

這樣的想象從腦子的一角中浮現出來.嫋嫋之音中寄宿著的情感的波動,使得護堂不像自己一樣地多愁善感起來.

這時,從非常近的地方聽到了吟詩的聲音.

古時,海中有邪龍.王隨即拉弓射箭,恰好擊傷龍的胸部——.

在這聲音傳入耳朵的瞬間,護堂不禁打了個冷顫.

就好象,聽到了頌揚早晚要相遇的仇敵的歌一樣的感覺.灌入的是敵愾氣,斗爭心.

總之護堂加快了步伐,向著聲音的主人接近.

拔開高高的荒草,終于琴師兼歌者的身姿映入眼簾.

"是你啊!"

護堂吃了一驚.視線所指的另一端,是位曾經見過的人.

在茫茫荒原中端然而坐,將台形琴至于腿上輕撫的是身著豔麗的十二單的,有著秀美的亞麻色長發,水晶色的清澈眼瞳的媛女.

數次在幽世邂逅的玻璃之媛.

媛女注意到護堂的到來後便停下手中的琴,嘴角浮現出淡淡的微笑.

"靜候多時了,羅刹之君喲,對于今宵未經允許就現身于您的夢中這種非禮之舉,還請多多原諒."

"這完全沒什麼了,不過為什麼會在我的夢中!?"

面對護堂的疑惑,玻璃之媛的笑容漸漸地明快起來.

"實際上是從作為您義母的女神那里,受到了一定要傳話于你的托付,而在幽世獲贈了夢見之術."

"義母——這樣說,果然是潘多拉了?"


得意忘形自稱為義母,只有在夢中才遇到過,幽世的記憶也很快回憶起來.

對于護堂的確認,玻璃之媛回答道"正是如此".

"說起來,我不用'雄羊’什麼的話,就沒法輕松的的見到.不過,為什麼會托你來傳話呢?和潘多拉關系很好還是?"

"妾身的前身和那位女神的先祖……追溯二者的源頭的話可以說是同鄉,這就是我們的關系."

媛女簡單支吾過去,護堂也不再追尋下去.

因為是一言難盡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單刀切入的主題.

"那麼,傳的話是什麼?"

"是,前些日子,您回想起來的柏修斯王已經消亡,為作為'王之鏃’出陣之時作准備之故,還請多加小心."

"柏修斯死了!?"

"正是這樣.'鏃’乃為與救世神刀相媲美的禦子之刃.總有一日會成為將您斬裂,為地上招來毀滅之刃.為了不久將至的開戰之日,還請將其銘記在心中."

媛女深深的低下頭,護堂表示了諒解.

確實應該是'最後之王’,最強之《鋼》的警告.

"好吧,突然間要小心見都沒見過的家伙什麼的,會盡量記住的.不過,反正從夢中醒來就會忘記吧,像平時那樣?"

護堂這樣確認著,媛女突然間笑了起來,爽朗的說道.

"請安心吧.就算是忘記了話語,您凶猛的靈魂也不會忘記有關于對戰斗的戒備.——而且,比起妾身來說草薙大人的話語則更加了."

"這果然是警告嗎?"

"不,只是告知預感.但是,或許也會有意外之外的事情發生吧?"

玻璃之媛不知何時開始,用著溫柔的眼神看著護堂.

措辭也稍微出現變化,變得有些親切.

"與總有一日到來的'鏃’的邂逅毫無疑問會成為威脅.可是,不僅僅會給您帶來逆緣.雖然不是某位女神的盒子,但全部的災厄結束之時一定會遇見希望的."

"希望,嗎."

一邊望著自言自語的護堂的臉,媛女點了點頭.

"哼哼,您在曆代弑神者中,是對力量特別自由的一位.正是因為這樣的形式,才會得到力量也說不定呢.妾身——昔日被稱為……的女神之女,為了草薙大人的武運而祈福!"

玻璃之媛一邊微笑一邊訴說著這些話語.

遺憾的是,護堂沒有聽清,意識就急速的模糊起來.

從夢中漸漸的醒來,一定是聖誕節的清晨就快來臨了.起床後,這關于意想不到的禮物的記憶一定會消失吧.

不過,對于這些舊識的女性們所贈送的這份微薄的禮物,護堂打從心底感謝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