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 頃刻的聖誕夜 第六章 複蘇的薩圖爾努斯
1

從歌舞伎町的事務所里出來之後,護堂坐車前往葛西一帶.

是拜托了陸家的舍弟們給予幫忙的.嘛,因為好像被他們認定自己就是教主的同類,所以感覺只要一個眼色他們就能體察到自己的意思.

但,畢竟那對作為人來說是該避而遠之的,因而這是自己好好地低頭請求了對方而得到的結果.盡管如此對方還是害怕得驚魂不定的.

總之過了數十分鍾之後.香港陸家公司車輛的面包車沿著海岸線行駛在海岸道路上,將護堂送到了目的地.可是,真正的目的地則是在東京灣上.

護堂打算在到達了葛西之後再借助正史編篡委員會的力量.

"嗚哇!?那是啥啊!"

坐在駕駛席上的男公關模樣的舍弟叫道.

他的視線轉向海的方向.雖然他因而駕駛變得分神,不過會這樣也不是沒有道理.夜晚的東京灣被照射得光輝燦爛.

幾百,幾千個小小的青白色火焰——.

火焰浮游在東京灣的上空,不斷地晃動著.

雖然這是條以夜景為賣點的海灣道路,不過畢竟也應該不會設置那樣的燈光才對.

"簡直可叫做鬼火,或是叫漁火吧……"

從面包車車內往海面眺望,護堂如此嘀咕說道.

還是感應不到神的氣息.也沒有湧現出為戰斗而來的力量.但是卻可以確信.

恐怕那灰色者和神之芽正往陸地接近著吧.

看向車內的時鍾,現在是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時二十分.

很難想象這些神明的關系者在凌晨零時日期變換的時候會采取什麼行動,不過沒有猶豫的余地這種想法是無可非議的吧.

"可以讓我在這里下車嗎?之後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護堂向駕駛席上的舍弟請求道.

以無數的鬼火和大海為目標,護堂獨自一人奔走在葛西臨海公園里.

既然事情變成這樣,不但寬廣而且深夜人靜的地點是最好不過的了.可以毫無顧忌地大鬧一番——不行不行.

"又不是肯定會變成這樣啊……"

護堂如同要戒律自己一樣嘟噥道.

但,即使如此,護堂卻也自覺到自己的心情很不安定.總覺得自己明白得到理由為何.自己自從成為了Campione以來,就一直是和哪個誰一起共同戰斗的.

但是在今晚護堂首次獨自一人戰斗.

嘛——.無論是面臨怎樣的戰斗都好還所該依靠的都是自己.相信同伴也可以成為依靠.但是,無法孤身一人戰斗的人類應該也無法拾獲艱險萬分的勝利.

所以,對于要獨立戰斗這點是完全不介意的.

往常的朋友在今天卻一個都不在.自己也不會否定因這個事實而造成的空虛感.而且,應該也無法否定自己對造成這個狀況的罪魁禍首所感到的焦躁情緒…….

護堂邊做著因沒有鏡子對比而無法確認得到的自問,邊朝著鬼火的方向奔跑.

護堂無視那輛被稱之為日本最大的觀覽車跑過了散步道,踏入到寬廣的草坪上.以慢跑程度左右的速度移動,還並沒有盡全力奔馳.

然後,就在被無數的鬼火照耀的人工海岸進入了視野里的時候.

'看來是終于醒來了呐,年輕的弑神者,草薙護堂喲!’

有個人影正從海的方向走來.

作為神具'薩特納利亞之冠’的意志或是守護靈的灰色者.

"已經不再作沉默或是自殺了嗎?"

再次聽到灰色者聲音的護堂如此細聲說道.

那是比起自己想象中更為生氣些的聲音.

'在如今你充滿了作為弑神者斗志的狀況下,已經再也爭取不到時間了吧.然而,距離冬至之日到來還有數小時……無論如何都堅持到那個時候給你看.’

從灰色帆布里泄露出來的聲音充滿了挑戰者的意氣.

'余乃為天下萬民,讓豐收之神于冬至之日誕醒的再生之器.只有成就此誕醒的力量與理由,才為余所殘留之神性及一切.’

接著,灰色者的身體上開始釋放出強大的咒力.

要是和護堂或者不從之神相比,那當然是弱的不行.可是,卻確實是稍微超越神獸們的力量.

'這個神聖之日——隨著冬至之日臨近,余之神力亦相對高漲,並且,再加上于這個都市上所聚集的民眾之精氣及活氣!’

漂浮在東京灣上空之上的眾多青白色鬼火.這些火焰突然開始活動,加速,急速下降.接著就這樣碰撞上灰色者的背部上,被吸收進去.

照耀葛西海岸的魔性之光消失得無影無蹤,向此相對的是灰色者的咒力增強了.

這相比起作為Campione的護堂來說還是遠遠不及的.

可是,比起之前來說確實是增強了一倍左右.

'要聚集起這些每次都要在城市里引起些無聊的騷動,陷入被你糾纏而來的困境…….嘛,這可說是有其價值的.’

聖誕老人的灰色化麼.思及至此,護堂皺起眉頭.

"那個麼.神明們貌似都會在無意間引起超常現象.你也能在無意識間讓世界變得亂糟糟麼.還真是亂來啊!"

'你的從者也說過了吧.就算是余,于昔日也為神之者.’

灰色者咯咯地笑起來,看上去非常愉快般呼喊道.說起來,祐理起初是將'他’成為'神靈’的.或許是因為失去了肉體,只成為了靈魂的神的悲慘下場麼.

'若是那種程度的怪異現場,是可以再次引發——否,是已經引起了.就讓你見識一下余以此落魄之神能引發出的最大奇跡!’

緊接著,在他所站立的場所上空突然顯現出彷如'鳥’形的紋章.

那當然就是'薩特納利亞之冠’了.紋章接著就那樣在空中往上升.

"海之後就到空中去了啊!"

就在護堂仰視著突然急速上升的紋章邊喊叫出來的瞬間.

在公園的草坪上顯現出一株類似寄生植物的巨樹.是和以前一樣以同樣的異常速度急速生長起來,樹齡有1000年級別的神樹化身.

仍然和以往一樣巨大且莊嚴.

"這家伙會就這樣成為'不從之神’嗎!?"

'誠言.待此夜結束,大祭之幕將揭開.到了那時候吾之新芽即會完成轉化為真正之薩圖爾努斯的最終生長!好好見識一下吧!’

護堂發覺到了.神樹上寄宿的咒力正在逐漸增大!

待這些咒力到達最高點的時候就會成為'不從之神’吧.看來,和平地商量這種路線多半是行不通了吧.

照例感覺很不爽的護堂便想著是否叫'豬’出來應戰.

但是,之前已經試過這招了.那樣的話只會讓其再度再生吧.怎樣做才好?用什麼方法,怎樣的化身去對付他才好呢?

在護堂自問著的時候,神樹的樹枝上生出了無數的花蕾.

生長在巨大的千年樹上的無數枝葉.在這些樹枝上的各處不斷地有無數的花蕾萌芽.而且,這些花蕾全部都一起綻放出白色的花朵.

非但如此還在轉瞬之間枯萎,結出了黑色的果實.

就這樣,神樹的樹枝上產生出了數萬個黑色果實.

而且,這些果實的形狀異常可怕.在直徑大概有一米左右的球體中間裂開了一個開口,變得簡直如同是生物的口一樣.

沙沙…………沙沙…………沙沙………….

沙沙…………沙沙…………沙沙………….

被夜晚的海風吹拂的神樹樹枝搖晃起來,葉子和葉子相互摩擦.驚人的的巨大神樹所奏響的音色異常喧鬧,刺耳.

完全就如同是野獸般猙獰的吠叫聲.是在宣揚著對于草薙護堂的斗爭心吧.

——這個果實大概是種非常危險的東西.Campione的直覺如此警告著自己.但是該怎樣防禦呢.在韋勒斯拉納的化身里有能夠對付這種東西的化身嗎!?

就在自然而然地搖起了頭來的時候.

"不要緊的喔,王.既然這樣,惠那會想辦法解決的!"

護堂突然之間聽到了熟悉的活潑聲音傳來.回過頭去.正往這邊接近的是穿著往常那套制服的太刀之媛巫女——清秋院惠那本人.

2

"來了嗎,清秋院!"

"嗯.拜請人火急地把惠那從秩父送來東京所賜喔."

與其別名相反地今天並沒有持刀的惠那大膽無畏地笑起來.

"惠那想著只要到了東京,直接前往發生奇怪事情的現場的話,就絕對能遇上王的.嘿嘿,今天惠那最有勁頭的事就是來協助王呢!"

"說最起勁什麼的,其他的同伴那樣子你也……"

知道的吧,省略了這麼一句說道,護堂邊困惑起來邊望著惠那.

這次的敵人是個會擾亂人際關系的對手.老實說她能來幫助實在是讓人感激.

但是如果對方使用出之前的那個詛咒,就連惠那也會變得奇怪的.

太刀的媛巫女應該不會不明白這點才對.然而,為什麼呢?護堂目光里帶著這種疑問,惠那以一如既往的明朗樣子重重地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就在護堂驚覺到惠那的意圖的時候.

'又是從者啊.草薙護堂喲,你的陣營里真可謂是人才濟濟呐.若是如此,余就以身作司掌薩圖爾努斯之器作出款待.’

灰色者開始詠唱歌謠.神樹那邊也沙……地晃動起枝葉.

'果實之祭祀讓民眾狂亂,使其沉醉之物.寬慰之物.言祝之物.奴隸得到瞬間的榮光啊.王舍棄玉座而得鎖.此乃,身作春之先驅之神所賜予的一睡之夢……’

曾經聽過的言靈.在八天之前也曾在東京灣上使用過的詛咒.

但是,護堂已經不再擔心了.惠那也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

灰色者詠唱出的歌謠以及神木所奏響的音色.就算從這兩方處正迸發出強烈的咒術波動,也無需要有任何的懼怕了.

"弓矢應存之加護,給予吾武士之榮譽吧.’

聽到太刀之媛巫女細聲道出的言靈,護堂放松了右腕的力道.

相反地惠那則伸出右腕.以她的手尋求鋼之神氣.那是對她來說相當于自己'搭檔’的存在之氣.護堂點了點頭,將鋼的使用權托付給媛巫女.

握住.惠那的手將無形無色的神氣牽拉過來,將其緊握住了.

"天從云之禦刃啊!為討伐不從之夷狹,自君之背之禦手到來吾之處!"

惠那帶著完成的言靈一起將搭檔撥了出來.

從護堂右腕上的這個刀鞘里,將'搭檔’——天從云劍撥出.

'唔!?竟然可使用神刀麼,姑娘喲!’

看到回應惠那的呼喚而顯現的天從云劍,灰色者大感驚愕.

刀刃長度為三尺三寸五分的豪刀.其刀身為漆黑的暗色,呈緩緩的彎曲狀.而且,漆黑的神刀上寄宿有破魔的效能!

以此所斬裂的,當然就是灰色者所釋放出的詛咒!

能以人類之身揮舞起天從云劍乃只屬于太刀媛巫女的特權.這就是惠那完全沒有害怕那個詛咒的理由了.

"清秋院,對方也開始有所行動了哦!"

另一方面,護堂也已經將注意力從詛咒轉移到神樹上.並沒有見到像是上次那樣的奇妙景象.也許是因為斗志被點燃,護堂的咒力大大地高漲起來.正如身處這個狀態下的Campione所理解到的,這個詛咒已經不具有威力.

既然這樣,眼下最大的威脅就是急速生長了起來的神樹那邊.

沙沙…………沙沙…………沙沙………….

沙沙…………沙沙…………沙沙………….


護堂和惠那一同仰視起神樹的威容.

無數的樹枝搖曳,樹葉搖晃,巨大的樹干晃動,在海邊的公園里奏響著不可思議的音色.就下一瞬間.

樹齡有1000年級別的大樹速成栽培出來的數萬個黑色果實.

這些果實一下子掉離樹枝.所有果實被一起散布到空中,公園的上空被宛如彌漫起黑色霧氣般完全遮蓋住了.

數萬個果實就這樣漂浮在空中,成了一個當場作出的天蓋.已經看不到冬天的星座了.

然後,果實的一部分啪啦啪啦地掉落了下來.

猛烈地撞擊到地面上之後即場爆發.位處那里的泥土,柏油,草木,花壇,圍牆以及柵欄都被卷入了爆發里.葛西臨海公園的各處地方都接連不斷地被炸飛.

看到其中的一個果實即將要在附近爆炸,護堂苦悶地說道:

"這樣下去連我們都會被炸飛啊!"

"所以都說不要緊了啦.盡管交給惠那吧,王!"

面對無差別的爆炸開始也毫不驚慌,惠那以左手撫摸起天從云劍.然後詠唱道.

"須佐之男命于此處起兵取國,率領一千惡亂之神."

那是護堂也使用過的,為駕馭天叢云而詠唱的言靈.

神刀的氣息充滿了媛巫女的體內.招來神的禦靈,使其得到能夠得到匹敵于神獸和半神的力量的王牌,神靈附體.

"千劍立于大地,以其為城郭而守敵."

神靈附體的惠那手持的神刀·天從云劍.其漆黑的刀身,仿照日本刀的刀柄,都在一瞬間破碎散落.

的的確確是變得粉碎.化作碎屑.而且,化作無數碎片的天叢云劍構成要素漂浮在惠那身邊周圍,如同城郭一樣將她包圍了起來.

"一千之劍,即失而成小蛇.然而命,自大蛇之尾而得一劍.是所謂,天從云劍也.即成破千刃之鋼!

傳說昔日須佐之男紮下千柄劍刃,以此代替作為城郭.

在失去這些所有的劍刃的最後獲得了一把天從云劍.超越千柄利刃的破千刃之神刀.惠那正打算要以這個言靈,呈現出其破千刃的偉業!

"此正為神刀之威光,一太刀疾馳!"

在下一瞬間,由神刀而成的千塊碎片分散而開.飛向被黑色果實如同霧氣彌漫般覆蓋著的天空.而且,接連不斷沖擊向那些麻煩的爆炸黑果實,碎片以自身插入,將其貫通,就那樣使其爆發.

回過神來時,天空中已經綻放出無數的爆發之花,爆炸音轟鳴.

然後,黑色的天蓋消失了.

展現出武勇的神刀碎片返回到惠那的手上,再次成為天叢云劍的姿態顯現.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神樹發出比至今為止要激烈得多的聲響,或許是以此表露出憤怒的意思.

而且,連灰色者也呼喊道.

'具現不從之鋼之理的神器嗎!乃展現可怕禦業之物喲!’

"奇怪的人,真討厭."

惠那隨心地嘀咕了一句,向著灰色者奔去.

剛剛恢複的神刀輕而易舉地將刺入了目標的胸口.對于這一擊連避都不避,灰色者被貫穿.他的肉體如同之前自刎的時候那樣崩塌了.

但是,但卻天空上降下聲音.

'咯咯咯.即使將身體斬殺也毫無意義,神刀之娘喲.只要還有這個冠存在,余與薩圖爾努斯之芽都會不斷誕生!’

這個聲音是從漂浮在神樹上空的紋章里發出來的.似曾相識的'鳥’之意匠.應該紮根于東京灣之上的神具'薩特納利亞之冠’.

"果然,問題是在那邊嗎……"

"那,惠那就去討伐樹木那邊喔.要是那個奇怪家伙出來礙事的話,那邊可以交給王來對付嗎?"

護堂當然可以這麼說著點了點頭,惠那帶著神刀一起疾馳而出.

她如同飛翔般往神樹的根部奔去.于是,像是要將其阻擋下來般從地下爬出了巨大的綠色蔓藤.

蔓藤簡直如同大蛇般揚起鐮刀狀的脖子,化作如同鞭子一般的形狀.

那根蔓藤的前端想要擊打惠那那彷如鮎果子般的身體.太刀的媛巫女對此以讓人聯想到猴子般的動作輕松地避過,更進一步接近神樹的根部.

接著,第二根蔓藤從地下蹦出,再次攔截了惠那的去路.

不但如此,第三根第四根也相繼出現,最後形成數十根蔓藤如同蛇群一樣不斷地襲向惠那.

"總覺得這像是八歧大蛇一樣呢!"

貌似想起了須佐之男與八歧大蛇故事的惠那也不甘示弱地揮舞起神刀.

被切斷的蔓藤飛散出紫色的液體.

而且,惠那也以宛如源義經般的身體動作輕盈地四處跳躍,避開了那如同鞭子般的擊打.姑且算是勝算蠻大的戰斗.

可是,敵人是可以匹敵于神獸的強敵.差不多該以'雄牛’進行掩護了吧.

就在護堂開始這麼想著的時候,詠唱開始了.

"聆聽大衛的哀悼吧,民眾們!那樣的勇士會被打倒嗎?那樣的兵器會粉碎嗎!"

"誒!?"

悲壯地回響的言靈.這毫無疑問是作為她王牌的秘術.

"不茹敵之血,喬納森之弓絕不退縮!不啃噬勇士之肉,索爾之劍則絕不歸鞘!"

護堂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果然是她.

右手拿著銀色的長弓,左手搭著青光之箭站立著的姿態.搖晃著銀色馬尾的她披著青黑色的披肩,整備好了一身戰斗的裝束.

"喬納森之弓啊,如鷲強如獅子的勇者武器啊.成就天翔之功勳!"

然後,青光之箭終于被放出.化作連神都能殺傷的殺戮武器從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手上射出.

被釋放出來的青光之箭在中途分離成六支,全部都招呼進神樹的粗大樹干上.

因為操縱著十幾根巨大藤蔓將將集中力放在惠那身上的緣故吧.

沐浴在若命中致命部位就連神都能打倒的'大衛言靈’的直擊之下,巨大的神樹以驚人的速度枯萎了.

眼見著神樹的濕氣和水分一口氣丟失,變得干巴巴的.

然後,巨樹的形態發出響音開始崩潰起來,崩落的木片接著就變得粉碎,乘著海風飄散而去.

另一方,在神樹的崩壞進行著的同時,護堂對莉莉婭娜的參戰感到吃驚.

"你怎麼會來這里!?"

"不來才奇怪吧.這是在最近以我們身邊的懸案發生為開端才會發展成這種事態的."

莉莉婭娜以不滿的語氣說道.

"反而我才想問你,我為什麼就不能來呢?"

"那,那是,你看,那個灰色的家伙搞出了很多麻煩啊."

這點很難解釋.護堂感到為難.

因為受到之前那個詛咒,莉莉婭娜的記憶變得很奇怪.拜其所賜使得草薙護堂和她之間的關系產生微妙的失常,對于最初大家一起去見到'冠’的事情已經忘記了.

若是使用天叢云劍的話就能解除記憶的錯亂.

可是,在位于上空的灰色者其本體的'薩特納利亞之冠’依然健在的情況下,應該無論幾次都能將記憶打亂才對.只會變成來回兜圈.

不知道護堂的這種躊躇,莉莉婭娜進一步憤然地說道.

"草薙護堂.你只需要這麼說就行了.說'和我一起戰斗吧’,相信我.這或許是個稍微有些難搞的敵人,不過我可是你的第一騎士.隨時隨地都輔佐于草薙護堂,是隨從所應該擔當的任務."

"誒——?"

剛才莉莉婭娜所說出口的話.還有她那如同口頭禪般使用的詞語.

就在如此大感驚訝的瞬間,又再次從天空之上降下了聲音.

'唔.貌似你又再次將從者們聚集于身邊了呐.呼呼呼.既然如此,將你的這份艱辛回歸于無也不失為一件趣事——’

灰色者的聲音聽上去像是感到有趣一樣.這家伙又來勁了嗎!

在自覺到自己湧現出怒意的護堂身旁,莉莉婭娜以一臉懷疑的神色眺望著漂浮在上空的'薩特納利亞之冠’,而且惠那也單手拿著天叢云劍跑回這邊.

要拜托惠那和天叢云劍去迎擊那個詛咒嗎——.

護堂一瞬之間思考著的時候.

'不要緊的,護堂同學.那個力量已經無法再對我們起作用了.’

耳邊傳來細語的聲音.

果然是那個自己沒想過會在這里的少女的聲音.嚴守戒律般謹慎,而且給人柔和感覺的聲音,這毫無疑問就是以精神感應所傳達而來的聲音.

"——萬里谷!?"

剛才媛巫女所傳達的話語.這麼說的話,果然.

與莉莉婭娜視線相交.銀發的美少女對此只是說了聲'沒問題’然後深深地點了點頭,表現得泰然自若.惠那或許也察覺到了狀況,她帶著像是在說'嘿,真了不起’這種感覺咧嘴一笑.

在這緊接著之後,咒術波動從天空之上降下.

'奴隸得到瞬間的榮光啊.王舍棄玉座而得鎖.此乃,身作春之先驅之神所賜予的一睡之夢,瘋狂之宴……’

使王者失墜的言靈纏繞在護堂和莉莉婭娜以及惠那的身邊周圍.

但是,也有像是要與其對抗的詠唱聲.

"為維持羅馬之秩序,元老院律令剝奪全軍之指揮權.獅子之鋼啊,以此為基石!"

護堂當然是聽過這個言靈了.

這個是在想要構築出最堅固守備的時候,被稱為赤色惡魔所使用的秘術.

"元老院最高律令,發令!"

寄宿了守護的魔術,鐵鎖如同生物般在天空之中飛舞.

魔劍Cuore di Leone所變形而成的鎖鏈——這條鎖鏈在護堂他們頭頂上方描繪出所羅門王也使用的五芒星.據說這是為了從凶惡的魔術和惡魔手上守護身體的印記.

"淨凶,退災,消難.此即為,幸運者所得之靈驗!"

這是比平常以來一直在護堂身邊的女孩子們還要年幼的聲音.

只有她才能使用的名叫'禍祓’的靈力寄宿上Cuore di Leone之鎖里,抵擋住了從天空之上所降下的詛咒.

'唔——!?’

"嘛.是這麼一回事呢.盡管力量的本源是神的權能,卻只有著運用受到限制的靈力的神具之意志.

獅子之鋼的所持者邊華麗地因勝利而昂然自得邊往這邊走近.

"小光的禍祓能夠消除極小一部分的神的權能.我可是確信是完全能夠防禦得住的."

她的名字當然就是艾麗卡·布朗特里了.

她身披著紅與黑的大衣,戰斗狀態也已准備萬端.

巫女裝束的姐妹們也在她的旁邊.矜持地微笑著的祐理和她的妹妹,見習媛巫女·小光.

"要是那並非只是令我們和護堂之間的關系疏遠,而是使得我們憎惡護堂的呪縛的話,現在的狀況就會變得很不同了.這就連當魔王Campione的對手也沒資格呢.啊,還有莉莉."

以一副主角般的樣子在最後才到達貌似已經成了艾麗卡的拿手好戲了.

她邊充分地發揮著自己的這個技能邊向舊友兼對手說道.

"草薙護堂的第一騎士可是我艾麗卡·布朗特里的地位和稱號喔.就算你再怎樣我都不會讓給你的!"


紅與青的兩人爭當著第一騎士的.

這是已經屢見不鮮的,兩人一如往常的交談.

3

"你們到底是什麼時候解除了詛咒的啊?"

"在今天傍晚和護堂分別之後."

艾麗卡淡然地回答了護堂心里最大的疑問.

"那個奇怪的神靈或神具的意志所犯下的最大失誤呢,就是以那種淨是破綻的記憶操作打算爭取十日以上的時間這件事喔."

一瞬間仰視了一眼浮在空中的'冠’,艾麗卡帶著挑釁性的意思發言道.

"姑且不論一日兩日那種緊急狀況會如何.時間一旦拖長,則會出現許多不合理的疑點.我今天和護堂說起話來也怎麼都覺得奇怪.因此我懷疑是否被施加了某種精神攻擊,所以把小光叫出來了喔."

"突然接到艾麗卡姐姐的電話,嚇了我一跳啊."

小光活潑地笑起來,護堂對此點了點頭.

"試著消去了我身上的所有術之後,突然之間記憶就恢複過來了.之後我就和小光一起去找祐理和莉莉啦."

"好,好歹你也順帶給我打個電話啊!"

護堂向說出驚人話語的艾麗卡像是反駁一樣說道.

于是,如同描繪在畫像上那般才氣煥發的少女露出壞心眼的微笑.

"因為你貌似也很忙的樣子嘛,所以想著就免了.而且對于身為Campione的護堂來說,以你自身的力量就能破除詛咒了不是麼?"

讓人懷念的惡魔微笑.這是艾麗卡的專利.

再次見到這個笑容雖說讓人覺得高興,但總有些地方難以釋然.但是,嘛——.

"不管怎樣所有人能夠再次聚集了起來可算是是件好事了."

脫節的齒輪終于能夠順利地咬合起來了.

邊緊握著這份心情,護堂邊對聚集起來的所有人點了點頭.

艾麗卡以高傲,祐理以真摯,莉莉婭娜以凜然,惠那以得意的微笑,還有小光以那最年幼的活潑,大家一起帶著以上的表情向護堂回點了個頭.

可是,從天空之上降下的聲音對這久違的團結潑下來冷水——.

'不,不!姑娘啊,別把余說成失態那樣呐.就余來說對于此次的結果是感到滿足的喲.盡管是有著各種瑣碎的問題,但多虧了擾亂你們之間的關系才總算是到達于此——到達迎來大祭之日之時!’

"天空!各位請看一下天空!"

祐理忽然叫道,以手指向漂浮在天空中的'薩特納利亞之冠’.

"棺……棺被開啟……"

是降下了靈視了吧.她以顫抖的聲音細聲說著.

緊接著,空中的'薩特納利亞之冠’破碎散落了.碎片啪啦啪啦地掉落海里.相對地至今為止位處空中的紋章顯現出一個光輝的黃金色橢圓形.

就身處地上的護堂他們看來,那看上去就和月亮差不多大.

一顆流星從這個橢圓上落向葛西臨海公園.在猛烈地撞擊到地面上的瞬間,受撞擊的地方生長出一株巨大的神樹.——不對.

這次所生長出來的存在與至今為止出現過的神樹有著不同的姿態.

身長大概三十米左右吧.要說起直率的感想的話,那就像是笨拙的孩子有樣學樣所造出來的木造人偶.

最粗壯巨大的部分相當于其軀干,勉強看上去像是個人類的姿態.

雙腳又粗又短.雙臂卻反而纖細,其長度可抵達地面處.頭部很細小,孤零零地置放于胴體之上.而且,從全身上下的各處都生長出樹木的嫩芽和枝葉.

嫩芽和葉子的翠綠如點綴于樹木茶色上的斑點,組合成一種不可思議的顏色搭配.

"大家要小心.那家伙大概比起剛才還要強了喔!"

惠那帶著緊張的神色如此警告道.

身為神靈附體使用者的她是直覺到可以比及神的存在之力吧.護堂也感覺到了.他還不是'不從之神’.感受不到面對神的時候那種身體沸騰的感覺.

恐怕這神樹是處于神和非神中間程度的存在麼.這樣可說是半神半樹吧——.

'不久後大祭之日出……余不過是直至此日到來為止擔當祭司之役……若已到達此時,余之任務就只剩招來薩圖爾努斯之種,將其送往地上……該是……時候……默然下來……了吧……’

從天空之上降下來的聲音終于斷絕了.

對此決然作出反應的人是艾麗卡.她向自己的舊友兼對手遞了個眼色.

"莉莉.這時候還留一手可沒有意義,就一口氣上吧.惠那小姐也沒問題吧?"

然後,她手持Cuore di Leone奔走起來.

莉莉婭娜和惠那也點了點頭,跟了上去.三人的目標是半神半木的巨人!

"七位祭司,各自吹響角笛,身穿鎧甲的戰士往前進軍!"

"他們奉主人摩西的命令攻擊米甸人!"

艾麗卡邊奔跑著邊念道,莉莉婭娜也詠唱起來.

這是給予她們神聖殲滅的特權,執行聖絕的言靈.

"約書亞宣告道,主將這個城鎮賞賜與汝等.活著的人,不分男女老幼皆全部宰殺,包括牛羊驢馬!"

赤色的光芒包裹住艾麗卡的身體.細長劍身的Cuore di Leone也變形為逆棘狀的長槍.

"米甸的男子被悉數殺掉,其余的五位王者,也將以劍將其了結——他們帶著生擒而來的人和掠奪而來的東西跪拜于摩西的腳下.于是米甸之殲滅,由此而成!"

莉莉婭娜也被青色的光芒包裹住了身體.作為佩刀的IL·Maestro刀柄也伸長了,變成了薙刀的形狀.

"丈夫之 弓上振起 射都流矢乎……後將見人者 語繼金."

而且,惠那也詠唱出言靈揮起天叢云劍——.

三位少女各自向剛剛誕生出來的半神半木的巨大叩下最強的一擊.

艾麗卡一直線地飛翔上天,以魔劍毫無留情地挖入巨人的側腹.

莉莉婭娜以燕子般輕盈的身體動作飛舞起來,橫砍向巨人的頸部.

巨人的脛腿被惠那如閃電般的一刀斬中而失足,一只腳被粉碎.

"竟然沒有防禦!?"

莉莉婭娜所感到的驚愕另外兩人應該也是同樣的.

承受了三記斬擊的半神半木巨人高聲哭泣起來.

ooooooooooaaaaaaaaAAAAAAAAAANNNNNNNnnnnnnnNNNnnnnnnn…….

然後巨人的身體就崩潰了.就和剛才那神樹的前身被喬納森之弓射穿的時候一樣.但是,過了數十秒之後——.

漂浮在夜空之上的黃金色橢圓又再次往地面吐出了流星.

就像是理所當然那般,又再一次誕生出了半神半木的巨人.

將這種聖誕的光景看在眼里,護堂的身體猛烈地一震.不是因為寒冷也不是因為恐怖.而是興奮得顫抖.弑神者稍微感應到了能夠與之戰斗的敵人氣息.

"比起剛才力量要增強了!?"

直覺到如此,護堂看向祐理.

"我也感覺得到.恐怕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拂曉的臨近,那神木就越來越接近于'不從之神’!"

"而且,無論幾次都會複活過來嗎……"

何等麻煩的對手.護堂不由得砸了砸嘴.

如果集合起這里所有成員的力量的話,就能夠粉碎這個半神半木的巨人.可是,這樣做無法解決根本性的問題.

"若祐理或者莉莉哪邊能夠以靈視看穿不可能是不死的神樹能夠永無止境地再生過來的理由就好了……"

艾麗卡發言道.莉莉婭娜也和惠那一起回到了護堂這里.是因為看出了就算攻擊半神半木的巨人也毫無意義吧.

而且,巨人那邊直到現在貌似都沒有和護堂和少女們戰斗的意思.與剛才那無比凶猛的神木有所不同,'他’很沉默——就如同真正的樹木一樣一直屹立著.

並且詠唱起來.從貌似是口的部位所裂開的裂縫里漏出了音色.

oooooooaaaaaaaaaaAAAAAAANNNNNNNnnnnnNNNNNNnnn…….

激震.護堂的身體又興奮地顫抖起來.'他’這樣子提升力量,就會慢慢地逐漸接近'不從之神’了吧.

"呐護堂.我有一個提議."

"什麼啊?"

"既然那顆樹木想要變成神的話,不妨就別打擾等待一下也好嘛?"

護堂因這番驚人的發言而大感驚訝,艾麗卡淡然地繼續說了下去.

"大概打倒那個巨人的最適合武器就是'言靈之劍’喔?將他再生過來的方法解明,將這個謎團斬裂.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步,敵人是神樹也好'不從之神’也都沒太大的差別嘛.既然如此,你不覺得和能夠有更多收獲的一方戰斗更好嗎?"

要是打倒了'不從之神’的話草薙護堂就能得到新的權能.她是盯上了這一點.

察覺到艾麗卡所說的話意思所指的地方,護堂對此立刻回答道.

"當然不可以吧.神明的力量對于我來說是沒必要的.想要的力量我都已經擁有了啊."

"想要的力量?你是指?"

"大家都已經這樣聚集起來了吧?有著能夠一起奮斗的同伴在,也會關心我.這樣就已經很足夠了啊."

語氣不由得變得感慨起來,是因為這次的事件嗎.

對于這番坦白的話語艾麗卡如同綻放般笑了,祐理也露出沉靜地微笑.莉莉婭娜則像是說正合我意那樣點了點頭,惠那也會心一笑.

"我也要陪伴在一起,哥哥."

"啊啊.在各種各樣的方面也受到小光的幫助呐."

最年幼的見習媛巫女臉上掛著笑容說道,護堂點了點頭.

但是她畢竟還是小學生.要是狀況變得比現在還要危險的話得讓她去避難才行.

若無其事地向艾麗卡遞了個眼色,對此她帶著已經明白了這種感覺改變了視線.她真不愧是懂得察言觀色.那麼說來——.

隱隱地感覺到的焦躁感不覺間已經平息了下來.

"而且,還有不想讓那家伙成為薩圖爾努斯神的理由呐."

想起來的護堂說出了這個神在150年前到來那時所產生的現象.

那是陸鷹化所傳達的情報.對此女孩子們的神色一下子繃緊了.

"撤回前言呢.說到底身為騎士是不能允許對東京變得那麼狼藉而置之不理的.趕快把那個巨人放倒吧."

就連艾麗卡也帶著認真的臉色開口說:

"既然這樣,果然得趕緊做好'劍’的准備才行了."

"掌管關鍵所在的可不是大的那方,而是那邊才對喔?"

惠那以手指指向在空中產生出的黃金色橢圓.

"祐理,你剛才說過棺木什麼的呢?"

"是,是的.像是有誰被埋葬在那里一樣.有這種感覺.所以不覺得脫口說出棺木這個詞.或許那就是那位灰色者的棺木."

"說起來,那家伙曾說過自己昔日是神呢."

護堂對于祐理的推測點了點頭.

"總之,更接近那個一些,只要能在地上的話,姑且不論我了,要是萬里谷祐理的話說不定能夠得到更詳細的靈視."

在近距離接觸到有關于神的來曆之物的時候,祐理所顯示出的靈視成功率就會驚人地高.


就是正因此吧.莉莉婭娜才會看上去一臉懊悔的表情這麼說道.于是,

"要只是接近的話,或許能想辦法辦到."

祐理決然地細聲說道.

"雖說去到那里也不知道能否得到靈視……但不管怎樣都要試一試!"

說完,媛巫女將手上交叉在胸前,閉起眼睛.

這是祈禱的姿勢.然後,祐理的身體上升起了淡淡的白光.接著這個光芒就這樣往天空上升.簡直如同純白的綢緞一樣飛舞上了天空.

"幽體分離!公主的力量嗎!?"

護堂因莉莉婭娜的話語讓想起來了.

被認為是歐洲最高級別的姬巫女公主·愛麗絲.她暗藏的特技就是運用精神感應的幽體分離.盡管其肉體在倫敦的館邸里沉睡,但卻能夠將幽體飛越到世界各地活動.祐理也做到了同樣的事——.

愛麗絲的幽體是和她自身如出一轍的,不過這對于祐理來說貌似還很困難.不過,白色的璀璨光芒確實飛翔于天空中,朝著黃金之棺為目標前進!

兩分鍾就這樣過去了.閉目的媛巫女忽然膝蓋彎曲了下來.

"姐姐!"

妹妹小光馬上扶起了姐姐,護堂他們也跑到她身旁幫忙.

祐理一副消耗殆盡的樣子癱軟地膝蓋頂在地上,哈,哈地喘著粗氣.她是因為使出了幽體分離而導致身心疲憊了吧.

眼神的焦點也沒有對上.但是,在喘著粗氣的間歇期間媛巫女如此細聲說道:

"總算是……看到了.護堂同學."

"怎樣,萬里谷?"

"'光’,'光’被隱藏于那個棺木的深處.那個'光’正是引發那個不可解的蘇醒的所有根源.若是能夠消除那個的話就……"

最後她總算是穩下了呼吸,但話卻還沒說完.

祐理閉起了雙眼,接著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那深處是指?"

護堂感到困惑,仰望向夜空.閃耀黃金色光芒讓人好骨悚然的橢圓形漂浮在那里.

說是在那深處的光芒,到底是要如何封印才行?畢竟護堂他們是身處地面上的,飛到那里的方法什麼的……是有的.

護堂檢討起那個方法,然後猶豫了起來.再重新檢討最後一次.

果然不這麼做不行啊.

"呐莉莉婭娜,最近你老是說我太見外呢?"

被突然拋來一個毫無關系的問題,女騎士'是,沒錯.’地如此回答道.

她貌似感到不解.說著'為什麼現在要提這個?’

"就只有在這種時候我就毫不客氣地拜托你了,而且除了你之外也拜托不了別人了.就請你把我送到那里去吧!"

漂浮在夜空中的黃金色橢圓形.被祐理以'棺木’這個詞語道破的存在.

護堂邊指著那個威容邊向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懇求道.

4

護堂的莉莉婭娜出發之後過了一段時間.

突然,半神半木的巨人發出咆哮.

oooooooooooooooaaaaaaaaaaaaaaAAAAAAAANNNnnnNNNNN!

比起剛才那平穩的哭叫聲要稍微激烈一些.他從相當于口部的裂縫處發出如同呐喊般的強烈音色,視線盯著天空.

在這視線的前方是護堂他們所要前往的黃金之棺!

"果然,那個棺木就算對于這個巨人來說貌似也是個重要的地方呢."

"是感覺到王他們正接近那里,所以不安起來了吧."

艾麗卡嘟噥著,惠那也說出了推測.

留在地面上的戰斗人員就是這兩人.這樣一來已經可以決定該做什麼的.艾麗卡和惠那無言地以眼神交流相互理解到對方想法的時候.

半神半木的巨人將纖細的右腕舉向天空.

那手上突然顯現出一根長木杖.尖端分成兩邊,形狀簡直如同音叉一樣.

並且,從巨人的粗壯雙腿上生長出了數十條蔓藤.不管哪一條都是又粗又長,像活動著的大蛇般彎曲身體,變成鞭子一樣.

而且,二叉的尖端處產生出了閃耀著綠色光輝的光球.這些光球向著天空——往黃金之棺的方向上升!

而且也並不是單發.感覺像是一個接著一個那樣不斷地放出.

把這如同吹肥皂泡般的行為所弄出來的球體想成是那種充滿情調的東西之類的,艾麗卡可沒有這種天真的性格.

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對上升到空中的兩人所作出的牽制吧.

"小光."

"在,在的.艾麗卡姐姐."

"你帶著祐理一起離開這個地方避難去."

"我和惠那小姐都出去應付,那時就沒有能保護你們姐妹兩人的余力了."

"——!我知道了.這是為了能幫到哥哥和莉莉婭娜小姐呢."

雖說是見習的但還真不愧是媛巫女.紀律和教育都做得很周到.

她察覺到艾麗卡的意圖所在,立刻點了點頭.盡管那張表情年幼但卻凜然而且認真.

小光扶著還處于意識模糊狀態的姐姐祐理一起離開了艾麗卡她們.

說起來,在與齊天大聖戰斗那時貌似她也被拜托做過類似的工作.想起這些,艾麗卡微微一笑.萬里谷光也會因各種各樣的事件而成為追隨草薙護堂的圓桌里的一員吧.

"那,艾麗卡小姐,出手吧.之前那覺得那些蔓藤就像是八歧大蛇一樣,就讓惠那來打個頭陣喔."

"啊啦.能得到攻入敵人大本營的任務可真是我的光榮呢."

"沒所謂喔.讓艾麗卡小姐先打頭陣也可以,不過要是沒能殺絕的話惠那就來撿便宜了喔."

太刀的媛巫女無畏地說道,艾麗卡也對她還以一個微笑.

開著玩笑般分擔好了任務後緊接著,巫女和騎士兩人一口氣奔馳而出.向著正往天空放出奇怪光球的半神半木巨人.

艾麗卡和惠那都施加了提高身體的輕盈性和如爆發般奔跑速度的術.

兩人直至接近到還有十米左右就能到底巨人的極近距離為止都是以如風般的速度一瞬間奔至的.可是,從巨人的腳上生長出來的數十根蔓藤生物卻開始活動起來,阻擋住兩人的去路.

惠那揮舞起天叢云劍迎戰這些蔓藤.

不久後有了破綻——艾麗卡毫無猶豫地突進巨人的懷中.

一直線地驅馳,將長槍突刺而出才是騎士的本職.

艾麗確實地展現出這種精神,以猛烈的速度突進,將寄宿神聖殲滅特權的長槍刺出,打算要筆直地貫穿巨人的胴體.

巨人意料之外敏捷的左手擋住了這個槍尖.但是艾麗卡對此毫無畏懼.她立刻詠唱起言靈.

"Cuore·di·Leone!授予大天使之加護,把他擊飛!"

粉碎阻擋的牆壁,咬碎敵人才正是獅子之鋼.

化作逆棘狀的長槍受艾麗卡所發出的突擊和言靈的助力,貫穿了木制巨人的右手,將殲滅的特權灌輸了進去.

轟!巨人的右手伴隨著聲響爆發,華麗地被炸飛了.

另一邊,護堂莉莉婭娜正往黃金之棺前進著.

在出發之前銀發的女騎士就已經以她自己最擅長的魔女術讓視覺飛越,確認了漂浮在空中的黃金之棺.

然後在確認了其所在的位置之後就挨近護堂身旁使用出飛翔術.

被青色的光芒包圍著的兩人往天空之上飛去.

這大概是在人類能夠使用到的魔術里面飛翔速度最快的魔術了.聽說飛翔的距離也很長,如果是接壤的歐洲的話甚至還能夠超越國境.

只有像莉莉婭娜這樣的魔女才能夠使用這種魔術.

只不過不能飛到自己不認識的地方,或是目視不到的地方…….

護堂無意間看了看下方,後悔了起來.眼下的是廣闊的夜之黑海.可以遠遠地看到東京的夜景,那簡直就如同身處超高層大樓的四十層展望台上所眺望到的景致.

以現在這個狀況來說,支撐著自己腳底的是奇怪的魔術之光.

這樣子對心髒很不好.以飛行術到達這種高度這還是第一次.在起飛之前問過了莉莉婭娜,她回答說自己在以前曾經這麼玩過好幾次.

"可以看到了,草薙護堂!"

莉莉婭娜邊操縱著天翔的青光邊這麼叫道.

浮在高空之上的黃金之棺——漸漸地接近光輝璀璨的橢圓形之光.護堂這時發覺到這橢圓比起在地面上的時候所覺得的還要大得多.

這個細長的橢圓有著田徑賽場的跑道差不多的大小.

那麼,這時候開始就是正戲了.就在護堂舔了舔嘴唇的時候.

發覺到從下方追擊而來的光球.閃耀著綠色的光輝.直徑四米左右大小.

而且這個閃耀綠色光芒的球體速度很明顯比起莉莉婭娜的飛翔術還要快.粗略地一看大概是有二,三十個的球體正飛過來!

其中一個飛在最前方的光球幾乎快要追上飛翔術——

啵地爆裂.如同氣球爆破般裂開.散放出沖擊波.莉莉婭娜維持的飛翔術青光晃動起來,護堂的身體也大大地搖晃.

"咕……!"

"果然沒那麼容易能抵達嗎."

莉莉婭娜緊咬起牙關,護堂自言自語地說著.

其實曾擔心會在空中受到阻礙,所以起初對要不要拜托莉莉婭娜有所猶豫.可是因為沒有其他手段而只好死心,沒辦法只好拜托她的.

畢竟飛翔術只能作直線飛翔.

要是在空中受到攻擊,看來也無法祈禱對方可以打偏.既然這樣的話.

護堂目不轉睛地盯視著黃金之棺.思考.當真有讓莉莉婭娜把自己送到這里之後,自己獨身一人'降落到’棺里這種想法.然後再用自己的眼睛去確認棺木的深處到底有些什麼.

但是,既然狀況都已經變成這樣子了,把莉莉婭娜一個人留在空中的話她就會最先受害了.

有能讓兩人闖過當前這個危急關頭的方法.可是,那樣一來也會因此而讓她暴露在另外的危險里——

"草薙護堂.你是想要我再說一次那番話麼?"

"誒?"

"貌似先前說的話就已經很夠了.說來,你覺得至今為止我已經和你一起跨過了多少危機了?那種擔心已經為時已晚了."

護堂不由得看著莉莉婭娜的臉.與她嚴厲的話語相比,妖精般的少女卻帶著惡作劇般的感覺微笑著.

"為時已晚……了呢."

"嗯.太晚了."

被她如此立刻回答,護堂深感慚愧.或許的確是這樣吧.

試著想想,老是讓莉莉婭娜她們遇上危險的人就是草薙護堂.而且,她們也一直陪伴著老是惹起事件的自己.而在最後會肩並著肩共同闖入危險的人也是我們自己.

"莉莉婭娜,就這樣向著那邊,沖入光芒中!"

"是!"

下一瞬間,包圍著兩人的飛翔術之光突入了黃金之棺.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