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 頃刻的聖誕夜 第三章 向媛巫女提出請求
1

造訪台場的那天晚上,護堂總算打開教科書開始看書.

雖然第二學期的期末考試已經結束,但是這次考試草薙護堂的分數從中上等級慢慢往下推移.

嘛,畢竟被神明大人的事件纏身,身邊發生了很多事.

雖然可以很簡單地說是准備不足,不過自己不但是弑神者和魔王,更是一名高中生,果然還是該努力學習.

特別是城楠學院在寒假過後一個月進行學力測試這件大事.

所以護堂發揮認真的秉性,在房間的書桌上攤開教科書和筆記.

"咦?說起來期末考試前,和什麼神戰斗過來著?"

忽然有點在意忘記了這些事的自己.

到了第二天.在上完寒假前的半天課程後,護堂走到圖書館.在安靜的地方既可以複習第二學期的內容,厭倦了也可以找找消磨時間的書.不過時間也不是無限的.在天色變暗前得回去.

——其實從昨天開始,自己要負責煮食.

祖父不在的草薙家,護堂和靜花兩人會每隔幾天輪流負責煮食.

午餐各自准備,輪班的人做早餐和晚餐,回家後護堂走向廚房.

(還有,這個值班表理所當然沒有媽媽的名字,雖然有很少回來吃晚飯等理由,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是媽媽’)

今天護堂打算用鍋作料理,放滿蔬菜和豬肉,然後豪爽地(適量的)加入醃白菜.順帶一提昨天做的是相撲風什錦火鍋.

材料切好了,電飯煲的時間也設定好了.

一切告一段落後護堂看了看放在一旁的手機,發現有一條短信.

"是誰發來的啊?"

沒太在意的護堂確認了一下短信內容,然後歪了歪頭,完全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不僅沒有發信人的名字而且發信地址是無所屬的郵件地址,內容是這樣的.

'中間報告,關于之前那件事,複活是在冬至之日,請小心,鷹上.’

以上是內容,姑且像是警告,但太過簡短了.

似乎是潛入危險敵陣的工作人員趁著監視的空隙發過來的報告書.

"冬至是指那個吧?一年中夜晚最長的日子."

一年中夜晚最長的日子,也就是地球離太陽最遠的日子.

這就是冬至.在每年十二月的二十一,二十二日,在日本傳統中,冬至那天要泡柚子澡和吃南瓜.

今年的冬至應該是二十二日,順帶一提今天是十二月十九日.看來複活之日是在三天後…….

"不過鷹是誰啊,還有複活是?"

護堂正在思考.複活——是什麼東西複活?

護堂在腦海中搜尋,但想不起來.想不起來也就是說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忘記了也可以?

"不過,聖誕老人那時,調查的時候看見了奇怪的家伙呢."

護堂馬上改變了想法,但是,該拜托誰好呢?

又拜托莉莉莉莉婭娜嗎,還是甘粕先生呢?一定哪個都不行吧,畢竟只有模凌兩可的關鍵字,如果有擁有千里眼的人在的話說不定可以得到答案…….

不,等等,擁有千里眼的人,不是就在附近嗎!

和靜花吃完晚飯收拾完畢後,護堂回到自己房間.

房間依然是那麼殺風景.六畳的和式房間里放著書桌和椅子,和式衣櫃以及書櫃.這里放不下的東西也都塞進來了.

所以,護堂的房間非常簡潔.

沒有放多余的東西,明明有生活感,但卻有殺風景的東西.

因為從以前開始就是不存放東西的性格,所以是很自然的事.因為自己是除了很想要和絕對必要的東西之外,就算沒有其他的東西也不在意的性格.

——放大量東西反而會覺得煩躁.

——有最小限度的必要物品就可以了.這樣會比較輕便,走起來輕松,可以到處走動.

這樣殺風景的房間護堂反而很喜歡.

"我的房間時那麼冷清的嗎?"

並不是指物品,最近好像有什麼充滿這里,非常熱鬧——.

突然有這種感覺,護堂感到缺了什麼.

有很多自己無論如何都需要的東西,現在失去了……護堂產生了這種感覺.他陷入了難以言表的喪失感和寂寞感中.

"果然有什麼連不上去……而且和那些家伙的關系也沒怎麼變好."

包括自己身邊的女孩和人際關系在內,有很多懸疑事項.雖然和莉莉婭娜的距離縮短了不少,但是無法繼續加深就沒有意義了.

和艾麗卡的關系還是一樣,而且那個女人不常來學校,一如既往的狡猾.還有祐理——.

不止有千里眼,還有個有靈視能力的人.

在這個領域,不止莉莉婭娜,甚至還超過了那位愛麗絲公主.

"對于現在的我來說,大概是需要萬里谷的協助吧."

但是要怎麼拜托那位深閨的大和撫子祐理幫忙呢?

她是那種向她搭話會回避,無法進行長對話的媛巫女啊.

"咦?是那樣的嗎?"

護堂感到一些違和感.的確祐理是大小姐,不僅嫻淑有禮貌,而且保守文雅.對和男孩子接觸很消極,沒什麼接觸點.

但是好像有更加不同的一面.沒錯,就像是救濟眾生的溫和觀音菩薩和以及憤怒的不動明王轉生一樣.

"試一試看看……吧?"

這就像是邪念那樣不謹慎的想法.

護堂像是要舍棄這種想法似的搖搖頭,就算再怎麼開玩笑,身為campione的自己做的話就不像是開玩笑了.

但是這或許是讓自己和祐理關系變化的契機…….

煩惱了兩分鍾後,護堂取出電話,寫了一條短信發出去.快的話明天早上就應該會有回複.

"不冒風險的話就無法前進,這好像是哪位監督說的的話來著?"

基于無法公然宣言的信念,護堂踏入了虎穴.

過了一晚,十二月二十日開始了.

今天早上草薙家依然是護堂負責煮食.

首先是名為味噌湯的'把味噌倒入熱水煮成湯,再加入土豆’完成的湯.把免洗米用電飯煲將'對地球和自己都好的環保煮飯’以最低的勞動力完成.青瓜和茄子和醃蘿蔔一起泡十五分鍾.

"之後做一做蒸菜吧."

"明明只是把切好的蔬菜放進用灶爐的矽制蒸器里等五分鍾,卻說得好像在做料理那樣啊,哥哥."

"有什麼所謂,雖然簡單但是營養豐富喔."

護堂一邊與妹妹進行溫馨的對話一邊打開冰箱的門.

拿出納豆和生雞蛋,和紫菜一起放到飯廳的桌子上,之後把這些做成西式自助餐形式,兄妹兩有這些菜就足夠了.

……雖然是哥哥偷懶做出的飯菜,但是草薙家的廚師不在所以也無可奈何.

"哥哥,明明偶爾做飯的話可以做出像樣的料理,每天都做的話就會中途抽手呢"

"不過,擅長料理的人大多數都是這樣的喔."

"擅長的人就算抽手,也能很好地做出料理,以哥哥的情況來看,會在抽手之前就隨便應付吧!"

因為想起之前莉莉婭娜的烹飪手法而說出這番話,卻遭到了妹妹的反擊.

在這之後玄關的門鈴響了.難道是!

"這麼早.是誰呢?"

靜花站了起來走向玄關,護堂繼續吃飯,會不會是那樣的疑念在腦中回繞,之後靜花打開了玄關的門,一位穿著制服的漂亮女生站在門口.

"萬,萬里谷前輩!?"

這麼說來,妹妹和她是茶道部前輩後輩的關系.

萬里谷祐理嫻淑地低下頭,向被嚇到的後輩說道.

"這麼早前來打擾真是非常抱歉,實際上有急事要和你哥哥說,有什麼冒犯請多多包涵."

"哥哥……是,我家的哥哥嗎!?"

"是的,可以嗎,草薙同學,可以稍微陪我一下嗎?"

她直直地看著站在靜花後面的草薙護堂.

萬里谷祐理以凜然的嚴肅的神情,像高貴的公主裁決罪人般說道.

以弑神的魔王為對手散發出嚴肅的迫力,和平常謹慎的大小姐感覺有很大的不同,護堂知道自己的直覺是正確的.

這是讓原本保守的祐理變成勇敢主動女孩的誘因.

自己的引誘成功了!


但是胸中為什麼會有'做過了頭’這種感覺呢?雖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好像有種一時得意踩到了老虎尾巴……的感覺啊.

作為想以自己的手推動狀況的代價感覺大大地出乎了意料.

既然這樣就只好奉陪了.護堂做好了覺悟,回應了這位公主的召見.

2

護堂中止和靜花一起吃飯.將自己的早餐留到晚上再吃.

幸好衣著沒什麼問題,穿上校服襯衫和外套,護堂拿起書包後馬上出門了.

但靜花卻以混合著困惑和生氣(為啥?)的聲音——.

"哥,哥哥,你惹誰不好,竟然是那個萬里谷前輩來我們家,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遺傳自爺爺的血脈覺醒了嗎!?之後要好好跟我說明清楚喔!"

不,不可能好好說明的,說點什麼蒙混過去吧.

抱著不道德決心的哥哥向在玄關外等著的媛巫女說道.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不,是我先擅自打擾,而且還說了任性的話,這種程度的等待完全沒關系的."

恭敬的說完後祐理理開始走起來,護堂也走在她的身旁.

話說回來,剛才所說的話如果是像往常那樣嫻淑恭敬的話語的話,護堂的心大概會慢慢變得暖洋洋的,因為對旁邊少女的愛慕以及她的耀眼而感到害羞吧.

但是現在祐理所說的話似乎充滿了冬之女王的威嚴.

剛好走出根津三丁目商業街的時候這股威嚴感的威力變得更加強大.

"那麼,草薙同學,昨天的短信是怎麼回事?"

突然地提問讓護堂縮了縮頭.

難道,說不出是受了萬事都該挑戰的精神刺激.

"不,只是剛好想起了一些事情……"

"以您的立場,不管怎麼說也不該這樣!"

祐理拿出她的手機向護堂顯示他昨天才發出的短信內容.

題目:有事相談

"今天有人來找我商量.他似乎因為被危險的神明盯上而感到很困擾,因為我的力量派的上用場,所以說出了"那麼,把那個神滅掉吧"這番話.然後那個神來找我干架,讓我稍微有些困擾.將他打殘之後是沉進東京灣還是駿河灣好呢?’

看來祐理似乎被自身的優等生氣質和媛巫女的使命感刺激了?

護堂看准的就是這點,所以向她發出會讓她產生遺憾想法的頭疼文章,一次就成功了.果然祐理不只是個善良的女孩子.

而且內心堅強,高貴,有說教癖,啰嗦.

雖然被她氣勢洶洶的態度嚇得畏縮,但護堂有很強烈的滿足感,果然不這樣的話就不是萬里谷.

"您是特意把'不從之神’召來日本,打算再次全力破壞嗎!?這樣對周圍的顧慮實在過于不足!"

"等,等一下,萬里谷."

招架不住的護堂回答道.

"短信上的東西全是騙人的."

"騙人?"

"啊,啊啊,因為那是必要的,所以才這麼做."

然後,祐理突然微笑起來,明明是非常優雅的笑容,卻是讓看的人打從心底感到恐怖的微笑.那是美麗的公主以遺憾的表情表示時的樣子.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呢?"

"不,你看,因為一直無法和萬里谷好好地說上話吧?只有這樣做我們才能好好地說話."

雖然說了奇怪的話但也是沒辦法的事,堂堂正正地低下頭.

帶著決意的護堂說出了自己的真心話.

"我覺得就算像平常那樣和你搭話你也會回避我."

"是這樣嗎,現在我正在檢討該不該對像草薙同學那樣沒責任感和愛說謊的人永遠斷絕關系."

媛巫女冷笑著宣告,而且迫力再次提升了.

但是追上去的護堂喊了聲"萬里谷",然後向前踏出一大步.護堂和祐理之間幾乎零距離,護堂直直的看著她的眼睛,之前遇到美女是都會膽怯,什麼都做不到.

"草,草薙同學!?"

"對于說謊的道歉要我說幾次都可以,但是只有這次請聽我說."

護堂以最大限度的誠意說道.

"這雖然是我任性的希望,但與其萬里谷客氣的對待我,我更希望你可以毫無顧慮地生氣和責備我.所以雖然覺得不好,但還是那樣做了."

"…………"

"如果可以的話,以後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時,希望你能像現在這樣呵斥我,大概,我和薩爾瓦托雷.東尼那個笨蛋一樣,需要這麼一類人."

就算像campione那種擁有權能,被允許橫暴的魔王,那種完全不顧忌他人自由放縱的生活方式,對身為人類來說是很不應該的.

"然後,要選某個人的話,我希望是萬里谷,當然,如果萬里谷不願意的話也不會強迫你……你覺得怎麼樣?"

"草薙同——護堂同學……"

忽然,祐理小聲地叫出護堂的名字.

真是不可思議,明明是唐突的變化,但護堂對于新的稱呼並不驚奇,該說聽上去很熟悉還是說聽慣了呢.

之後祐理無言地低著頭跟著護堂.大概是非常害羞,祐理從臉到脖子都變得紅紅的.

這時護堂終于注意到了,自己和祐理的距離太近了,臉稍微靠近的話就是接吻的距離.就像是相擁的戀人一般.

但是,祐理總算像是答應似的點頭回應.

這讓護堂覺得很高興,而且對這種近距離感到慌張的美麗的媛巫女想要離開的時候,突然小聲說道.

"一切如王所——不,如果是護堂同學所期望的話,我會盡力回應.但是.對此有一件事我想說."

護堂後背流出冷汗,這是察覺到危險的預兆.

果然,祐理忽然歎了口氣,然後以悲傷的眼神抬頭看著護堂.

"我不認為護堂同學是在說謊."

"哎!?"

"不知為何我會一廂情願地認為護堂無論何時對我都是真心實意的,冷靜下來思考的話明明就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但卻依然無條件地相信你."

祐理的私語並不是譴責,而是感慨.

她那種平靜·悲哀的表情反而最大限度地刺激起護堂的罪惡感.

"關,關于這個,請容我再次作出道歉……"

"取信于人需要長年累月的積累,但是失信于人只需一瞬間即可……我覺得護堂同學這次所做的事情就像我上面所說的一樣."

"只要是我可以做到謝罪的方式無論是下跪還是其他什麼都可以."

這種如坐針氈的感覺就像被訓斥一樣難受.

深有體會的護堂毫不猶豫做出最高級別的謝罪方式.他直接拿出家傳寶刀,膝蓋跪在道路上.于是祐理寂寞地微笑起來.

"就算不做到這種程度也沒關系,我只是,想把現在的心情傳達給護堂同學而已……"

如此地被她叫停了.依然保持著下跪到一半的樣子,護堂如此想著.

嗚呼,再也不敢對萬里谷說謊了——.而且.

"澤,澤同學,剛才的話聽到了嗎……!?萬里谷同學和……五班的草薙同學?兩人好像說了留在我的身邊是騙人的嗎?難道這是……"

"當然了,正如宮間同學想的那樣,簡直是面臨離婚危機然後將其跨越過去的夫婦對話.這就代表……"

"草薙同學和萬里谷同學交往,而且還見異思遷……!?"

"這樣的男人竟然在我們學校呢.五班的草薙,你給我記住了!"

護堂聽到了斷斷續續的糟糕的悄悄話.看向旁邊,離他們不遠之處的兩位女生的確好像是祐理的同班同學,戴眼鏡那位是澤同學,身材嬌小那位宮間同學.

說起來這里是每天都會經過,而且還是到城楠學院的上學必經之路.

除了澤同學和宮間同學之外,還有幾個離這里比較遠學生在看著!察覺到這個危險狀況的護堂毫不猶豫地叫道.

"萬里谷!到那邊去!"

"好,好的!"

不知不覺走到了根津神社前.慌張地選擇了神社的院落作為避難場所,護堂和祐理一起跑進了里面.

3

護堂和祐理跑到了根津神社廣闊的院落.

剛才那一幕已經過去了五分鍾.不知何時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和睦,心情奇妙地變得很好.

護堂偷偷地側著頭,剛才明明還圍繞著自己的謊言在爭執.

而且昨天早上也一樣,護堂和祐理明明沒有說什麼話,但是,突然間兩人的視線相交,祐理純真地低著頭,優雅地笑起來.考慮到護堂也說了一些奇怪的話,這是很正常的態度.

之前生硬的氣氛就像是騙人那樣.

"護堂同學,其實我之前就注意到了."


以制服姿態隨意走著的媛巫女突然說道.

"我注意到我……不,是我們,忘記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萬里谷也是!?"

護堂感到很吃驚,難道,連萬里谷也和自己一樣嗎.

"最近,我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感到無法鎮定.老覺得在聖誕節左右好像有什麼預定."

"聖誕節,嗎?"

"啊,還有從一個似乎認識的人那里收到一條短信,說有什麼要在冬至複活讓我注意,盡是一些搞不懂的事情讓人感到很混亂."

那個送信地址的目的大概是為了發信人的身份不被察覺,但是直到現在也沒有回應,大概是沒有回應的打算.

不過話說回來——和祐理說話的時候護堂想到.這種時候,似乎能夠填補草薙護堂不足的人好像是存在的.

就像祐理那樣,還有好像還有其他什麼人——?

把背後交給她,一起並肩作戰,有時會有爭吵,有時會給予意見,提供諫言,有時讓人感到困擾,被耍的團團轉,有時一起去玩,在有什麼萬一的時候能夠合作的伙伴……?

不確定的記憶在晃動起來,護堂拼命地思考.

但是不行,還是不行,如果有什麼契機的話……!

然後護堂聽到了以祐理的聲音說出的天啟.

"冬至節從古到今都是為了迎接豐收之神的重要祭祀之日,民眾感謝秋天的豐收,對冬至的到來感到高興,並祝賀春天的到來,禦身也請把力量儲存起來."

——!?護堂看向旁邊,祐理以茫然的表情看向護堂.

"怎麼了?護堂同學?"

剛才那是,果然是由靈視得到的天啟嗎?真不愧是她啊.

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時常能夠授予有益建言的異能,即使在這種搞不清狀況的狀況下,只要有她的力量的話就——.

像發現了照亮前進道路的明燈的護堂重重地點了點頭.

感到停下的時鍾指針喀噠地大幅度地再次動起來了.

結果護堂和祐理一起走到了學校.

在校內一起走果然還是太高難度了,所以兩人在校門玄關的鞋櫃處分開,各自走向教室.

明天已經是期末典禮,後天二十二號開始則是寒假.因此校內充滿了松懈的氣氛.課程馬上就要結束了,今天全體師生在校內清掃——也就是大掃除.這大概是受這種氣氛所影響吧.

順帶一提,今天艾麗卡來了.

她似乎是負責打掃理科室那組.帶上在同班同學中關系比較好的幾人很快去了那里.當然對于艾麗卡來說,大概發揮自己的勤勞,有效率地指示他人很快地完成打掃吧…….

順帶一說,護堂是打掃校庭那組,莉莉婭娜則是在自己的教室——一年五班的打掃組中.

護堂偶爾回到教室的時候,感到銀發的騎士似乎用責備的眼神看著自己.

可是卻不覺得是被她盯視.認為自己想多了的護堂專心打掃起來.

終于打掃完畢,到了放學的時間.護堂准備回家的時候,名博,反町,高木著三人組靠過來了.

"草薙啊,你啊,總會傳出奇怪的傳聞."

"雖然覺得是騙人的,姑且還是確認一下,你和萬里谷同學——我校撫子部門壓倒性第一名的女生交往這件事,是真的嗎?"

"而,而且,你們雖然訂立了結婚的約定,但萬里谷同學卻因為你的見異思遷而傷心!"

護堂皺著眉頭發出"哈?"的嘟噥.

"雖然知道從哪里傳出這種愚蠢的傳聞……捏造事實也要有個限度,這種流言傳出去的話,會對我和萬里谷造成困擾的."

憤慨的護堂以不爽的語氣說道.

而後三笨蛋突然點點頭,露出笑臉.

"哈哈哈,說的也是呢."

"我就覺得你和萬里谷同學成為一對絕對是騙人的."

"有目擊情報說你們兩個在上學途中爭吵,但結果和好後開心地一起來到學校,這種奇怪的情報到處亂飛,我們不知不覺中受到不確定情報的慫恿懷疑你了."

"啊,不,爭吵和一起來學校這件事是真的."

"""你·說·什·麼!"""

護堂告知事實後不知為何三笨蛋的眼神變了.

"大概是誰看到了我和萬里谷爭吵的場面然後說出了這種蠢話,但我們絕不是她們所說的那種關系,真的.——對了,有件事想拜托明波."

護堂對著因愕然而表情凍結的友人說道.

"之前借的那個游戲相當難通關,可以繼續借給我嗎?"

"啊,啊啊.借給你一年或兩年都行,用心玩就可以,不過草薙,你所說的話……可以相信吧?"

"哈?"

"所以說.可以繼續相信你——我們的同志.在聖誕節背負著孤獨,與空虛的現實英勇地戰斗的男人之一這件事,值得相信嗎!?"

"不,我沒有在聖誕節的時候和誰戰斗的預定,什麼也沒……?"

沒有預定,話說完之後護堂卻不知為何躊躇起來,就好像自己在等著什麼似的的感覺.

4

之後,在回家路上的護堂走到超市.

為了盡好自己負責煮飯的職責.中午的那餐是以便利店的飯團隨便解決的.

好了,晚上該吃些什麼好呢,雖然可以吃早上剩下的早餐,但那樣完全不夠,和繁忙的早上不同,現在有很充裕的時間.

護堂在開始考慮其自己為數不多的擅長菜色時,想起了一個問題,考慮到那件事,今晚晚餐的菜單得慎重地選擇比較好,怎麼辦好呢?

在超市的蔬菜區迷惑著的護堂聽到了聲音.

"在罕見的地方碰見罕見的事呢."

護堂回過頭,看到穿著制服拿著書包的莉莉婭娜站在那里.大概她也是剛從學校回來.

"你會來這種店買東西真是少見啊."

"現在爺爺不在家,今天由我負責做晚飯,莉莉婭娜也是來這里買東西嗎?"

作為女仆的卡蓮在莉莉婭娜的祖國放假中,一個人住的莉莉婭娜出來買東西並不奇怪.不過她對此搖了搖頭.

"不,其實是想確認事情所以才來這里見你的."

"確認?"

"我聽說你把萬里谷祐理——日本的媛巫女無情地采摘,成為自己的東西,而且還見異思遷拋棄了她,這是怎麼回事?"

"采……采摘?"

莉莉婭娜突然滔滔不絕地說起來,護堂呆呆地看著她.

"只有這次是不會對你評價錯誤的,啊啊,無論對于戰場上的危險多麼草率,像怪物那樣,在日常生活上卻恰如其分的認真."

"恰,恰如其分?"

"姑且是適應了社會生活,勉強保留著很多吐槽點的常識家的樣子——這麼一個人,不但有很多讓人感到困擾的地方,而且是個處處留情的人,我是這麼覺得的!"

"莉莉婭娜是這樣看待我的嗎……"

"但是你對萬里谷祐理所作出的行為,實在太過分了.不像個男人,缺乏人類應有的道義,我真是看錯你了."

"不,雖然猜得出你大概是從哪里聽到這種傳聞的就是了."

對于氣勢洶洶的莉莉婭娜,護堂用冷淡的聲音發表意見.

"你應該有好好地確認這個情報與真相的關系才來找我的吧,你試著打個電話給萬里谷怎麼樣,她一定會否定說這是沒有事實根據的."

"哎……?"

突然莉莉婭娜的氣勢減弱了,然後陷入思考,沉思過後露出'糟糕了!’般的表情.

"那麼,我重新問你一遍,莉莉婭娜是來買東西的嗎?"

"關,關于這件事就算了,草薙護堂"

莉莉婭娜咳了一聲說道.

臉紅的莉莉婭娜總算恢複了認真的表情.

"對不起,聽到傳聞後,不知為何浮現出'草薙護堂愛好女色,稍不留神馬上和新的女人建立關系’這種印象,很自然地相信了傳聞."

"你那邊才缺乏事實根據吧!"

結果,兩人一起挑選食材.在新鮮食品區挑選食材的魔王和騎士,某種程度上算是開玩笑般的情景.

"解釋完之後,該煩惱今晚的菜單呢."

"買大減價的便宜食材,用它們來做料理不是挺好的嗎."

對于莉莉婭娜授予的必勝法,護堂搖搖頭.

"其實昨天和前天都那麼做,你看,適當地切肉啊,魚啊還有蔬菜,把它們一起丟進鍋里,不就很簡單的讓它們變得好吃了嗎?大多數食物煮一煮的話味道都還過的去的……應該."

護堂說道,但還沒說完,自己就感到不可思議.

"因此前天做了相撲火鍋,把吃剩的留下來,昨天早上用它們熬烏冬,然後昨晚做醃白菜鍋的時候,靜花開始變得不高興了,所以早上,總算做了有料理感覺的東西."

再次想起帶著不滿表情的妹妹,護堂變得煩惱起來.


女孩子到底有多麻煩啊,他想到.

"所以,今晚的菜單要慎重地選擇,不過因為不知道女孩子會接受什麼料理而煩惱著."

這是不知為何莉莉婭娜歎了一口氣.

護堂縮了縮頭.感覺對方想要說出"真是經常需要別人照顧的人呢"這種話.

"總之我算是理解了你在名為家庭生活的戰場上絕對不是勝利者而是懶人."

對于這個指責護堂感到畏縮,完全無法反駁.

"所以我才說要預備管家和女仆."

"這種東西無論昨天和今天都不會預備的吧.嘛,雖說就算過多五年應該也不會預備就是了."

"那就沒辦法了,看來要有個次善之策作對應."

聽到的瞬間,護堂眨眨眼.

次善之策?莉莉婭娜說的,難道是——.

之後過了一個小時.

可以看到銀發妖精的白人少女在草薙家嫻熟地做著料理的身影.

把白蘿蔔,黃瓜,胡蘿蔔,芹菜等切成棒狀做成沙拉,加上忌廉和奶酪做成甜點.

而且還有酥炸南瓜,炸薩摩芋,炸蓮藕.蝦和鱷梨制的春卷.

短時間內做了很多菜肴.而且把護堂早上剩下的味噌湯加入咖哩粉,再加上培根,萵筍,番茄等食材,就變成了有味噌咖喱風味的BLT(培根,萵筍,番茄的英文縮寫)湯.

看到將這些食材這麼組合起來時,當初還以為會變成什麼.

稍微嘗嘗味道,很好地變成西式風味.原來如此,這是給人感覺到這才叫做料理的讓人佩服的手藝.

"只有這些隨便做的食物真是抱歉."

做完料理後莉莉婭娜說道.

"至少我感覺我做的不比你自己的差."

"的確是這樣啊……明明沒感覺到工作量有多少變化."

"恐怕你是抱著'只要入的了口就可以’這種心態隨意地做料理,然而料理就像是愛情一樣,我覺得某種程度的熱情還是需要的."

"唔……"

對護堂的草率性格指責的時候,莉莉婭娜就像變成說話無顧慮的人一樣.

這算是自作自受吧,護堂畏縮起來.

"總,總之真是幫了我大忙了,謝謝你,如果不介意的話莉莉婭娜也在這里吃晚飯如何?"

"雖然今天沒什麼預定……但是打擾家人團聚可不好,請恕我拒絕."

對于護堂的邀請,莉莉娜呀以完美的借口拒絕了.

嘛,突然間在別人家吃飯多少會有點抵觸,實際上,護堂和莉莉婭娜的關系也沒好到這種程度…….

護堂邊思考邊點頭.不過還真不可思議啊,看著在自己家廚房站的莉莉婭娜,不知為何感到相當懷念.穿著制服圍著圍巾,用著菜刀,在鍋上點火的莉莉婭娜——.

與古老的日本房屋不相配的白人少女,但是不可思議地沒感到有違和感,融入了草薙家的風景,讓護堂覺得很懷念.

"對了,莉莉婭娜,你是第一次來我家……的吧?"

"哎?嗯……應該是,啊,不對——咦?"

對于護堂的提問,莉莉婭娜看起來一臉疑惑的樣子歪著頭.

"的確今天是第一次來,的吧?"

"雖說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啊……"

兩人面對面,眼神對上思考著.

雖說應該是那樣,但總覺得很可疑,帶著疑念,護堂直直地看著擁有純白美貌的莉莉婭娜,之後莉莉婭娜害羞地垂下眼,無法冷靜地在廚房四處張望.

"請,請不要這樣看著我,我會很不好意思……的."

"抱,抱歉.我沒那種意思."

慌張地移開視線的銀發少女想要改變話題似的說道.

"草薙護堂,這幾天沒怎麼打掃嗎?角落那里有汙漬."

"啊……姑且有想過要打掃啊."

"又是這麼隨便呢.我了解了,今天前來打擾也算是種緣分."

莉莉婭娜突然走到走廊,打開儲藏室,取出放在里面的吸塵機,撣子和抹布.

她的行動之快就像事先知道打掃工具在那里似的.

"啊,我沒打算讓連打掃都麻煩你!?"

"沒關系,這個家的汙漬,越看越讓人難受,請你回到自己房間休息."

話音剛落,莉莉婭娜利索地開始打掃.

首先整理散在走廊和床等地方的東西,之後當然輪到吸塵機,撣子出場.它們可以打掃到抹布等無法打掃到的地方.

"不不,我沒打算麻煩你到這種程度."

"沒關系,反正是順便而已."

制服+圍裙裝扮的莉莉婭娜勤勞地打掃著.

這種習慣的樣子讓人有種是一手包辦家務的新婚妻子的感覺.而且制服姿態的神秘魔力讓護堂心跳不已.

總而言之,不能只讓她一個人打掃.

結果,護堂也幫忙把草薙家四處打掃.雖說在護堂看來,莉莉婭娜是受了'王的要求’這類的指示.所以才會有這種行動.

在偶爾的休息日里,陷入了幫助家里的妻子打掃的窘境里的丈夫——.

護堂產生了這種感覺.

總之經過一個小時打掃完畢後莉莉婭娜回去了.

"這麼說來,日本在年終的時候會把家里徹底打掃乾淨呢……"

最後護堂這樣嘟囔著.

雖然離把草薙家一,二樓完全打掃乾淨還差得遠.護堂在變得漂亮的家里偕同莉莉婭娜用心做的晚餐一起等待靜花的歸來.

然後,終于迎來了夜晚——.

"哥哥……今天早上萬里谷前輩的事就已經是大問題了,你還帶女孩子回家!?裝傻是沒用的!無論是晚飯也好還是變得閃閃發亮的家也好,並不是哥哥做的這是一目了然的了!你帶誰來了?果然是萬里谷前輩?還是其他的女孩,為了自己好還是認罪吧!"

那一晚,護堂家充滿了兄妹愛的對話.

據靜花所說,護堂的身邊最近都是'女孩子’的身影.別說傻話了,我和爺爺是不同的,護堂多次反駁道,總算擺脫了靜花.

回到自己房間後護堂歎了口氣.

這時候手機接到了來電,是祐理理的電話,護堂馬上接聽.

"喂喂,是萬里谷嗎?"

"是的,這麼晚打過來真是抱歉,請問有時間嗎?"

禮貌地寒暄後,對話開始了.

這樣有禮貌和守戒律是祐理的特點.能和她說話的護堂暗自感到高興.

聽到通過電話傳來的聲音後.護堂馬上集中精神.

"關于之前到現在的事件,做一個報告."

"聖誕老人變成灰色那件事嗎?"

"是的,那種現象在今天下午,在都內七個地方好像有所確認,四谷,目白,中野,代代木,六本木,中目黑,有樂町……現在甘粕先生正前往調查."

"還有啊!?"

在台場'自殺’的灰色者,結果,那一幕並沒能讓事件結束.

而且似乎以要趕上遲了幾天進度的氣勢般再次發生.

"究竟在搞什麼名堂,有沒有什麼突破口呢,甘粕先生手上有什麼情報就好了……"

"關于那件事,我有頭緒了."

"哎!?"

對于祐理突如其來的自白,護堂感到驚愕.

"聽了那些報告後,從靈視里得到了天啟,總算感受到了.雖然不知道對不對……是艾麗卡同學."

"咦,那家伙,為什麼?"

難道艾麗卡是真正的犯人?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她是有些狡詐,但她並不是會做那種惡作劇的人喔."

"我也這麼覺得.但是,有很強烈的感覺,解決這件事的關鍵——至少關鍵之一在艾麗卡同學身上."

艾麗卡.布朗特里,護堂所知道的人當中最華麗,最有才氣的美少女.

她到底掌握著什麼?在沒有線索的當下,護堂點點頭,一不做二不休——不對,既然事到如今就只好朝著終點勇往直前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