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 頃刻的聖誕夜 第二章 追蹤灰色之謎
1

"嘛,因為受害地域內的所有聖誕老人全部都變成了灰色,所以因而蒙受困擾的人還挺多的."

以欠缺緊張感的語氣進行著說明的,是老相識的人物.

正史編篡委員會的特務·甘粕冬馬.是個穿著一身滿是皺褶的西裝的青年.

地點是位于虎之門高地上的七雄神社.就是在這神社的境內.這里是萬里谷祐理作為媛巫女奉職的神社,她也隨行于甘粕身旁.

"特意買來的超短裙聖誕老人裝不得不重新再買.特地印刷上聖誕老人繪畫的宣傳物品也不得不再次印刷.孩子們為滿心期待的禮物而親手繪畫的聖誕老人插圖上了糟糕配色,諸如此類.可是."

甘粕就算是狀況緊逼卻依然給人一種一目了然的頹廢樣.

但是這次,護堂自然能夠理解.

他是真的不認為那算是什麼危險的事件啊.

昨天護堂所目擊到的怪異,那個聖誕老人的服裝變成灰色的怪異現象.放學後,護堂拜訪七雄神社正要向祐理正要打探的時候,甘粕為了說明情況而來.不過,說著怪異情況的甘粕態度比起平時還要輕松.

"雖說是怪異,那也只是如此呢.應該並不是有神來搗亂.所以,完全沒有勞煩堂堂Campione大人的意義和必要性吧."

"由于草薙同學所做出的行動反而可能會使得怪異現象進一步擴大."

謹慎地追加說道的人是祐理.正史編篡委員會的意見——不,是希望就是如此的吧.請求自己不要插手,老實地呆著.

魔王Campione可是會讓一切點燃的火種爆發起來的名人.

這是誰說過的話呢?護堂邊玩味著回想不起來的記憶邊為對自己的這種偏見感到不公平.我明明就和其他那些家伙不同——.

"可是,實際上不就是發生了事件嗎?"

暫且將糾結擱在一邊,護堂如此訴說道.

"嗯.並不單只有草薙同學所目擊到的上野一例.在這四,五日左右已經發生過十多起事件了.事件現場有新宿,六本木,池袋,上野,大手町,銀座,新大久保,惠比壽,三軒茶屋……嘛,還有其他各處地點."

"都是些人流量多的地方呢……"

"是的.在這個事件上可以建立某個推測喔.真相大概就是如此吧.我覺得也八九不離十了."

"那很厲害耶.是怎樣的?"

護堂對甘粕這番一副精明能干的特務般的說辭感到佩服.

可是,卻馬上又'嗯?’地感到疑惑.

"這恐怕是種報複喔.發自于痛恨著聖誕節的不受歡迎階層人士,對幸福的現充們進行的報複!痛恨的聖誕節……因此,在視覺上將其作為象征性的聖誕老人摧毀掉!之類的."

"抱歉.你剛才所做的說明里有幾個意義不明的單詞."

"我也覺得.所謂'不受歡迎層’指的是哪些人?"

護堂說完之後,就連謹言慎行的祐理都提出詢問.

甘粕有著會毫無節操地使用內行用語的壞習慣.

"不,你看嘛,聖誕節時會有不少看上去一臉幸福的情侶不是嗎?見此情景而氣炸了的那些不受歡迎的民間咒術師之類的家伙,不由得就——何等能想象得到的真相啊."

護堂邊想象苦笑著邊再次解釋起來的甘粕詢問.

"用術啦魔法啦之類的,可以辦到只改變聖誕老人的顏色嗎?"

"會鑽研那種無聊術式之類的傻事,恕我寡聞從沒聽過.理論上倒是很有可能的.不過,嘛……"

說到這里甘粕一時停住了口.

"就連身為魔女的莉莉婭娜小姐——直覺敏銳的她也沒能察覺得到使用術式的氣息.才只能捕捉到些許."

對大范圍帶來影響的術相較容易察覺到,甘粕如此解釋道.

"有以相當巧妙的手法掩藏術式的施術者存在吧.不過我可搞不明白為了做出這種白癡惡作劇而做到這種程度的理由為何."

"惡作劇嗎……"

"犯人也說不定是相當認真的呢.不過單純只看這個怪異現象的話,可就真的是相當微不足道的.只需要我們委員會的成員們四處跑腿一下就能解決得到的等級.既然是聖誕節到來之前需要處理的案件,我這邊會盡量想辦法解決的."

甘粕以若無其事般拒絕護堂進行插手的說法如此保證道.

離開七雄神社之後,天色已經完全變暗了.護堂在虎之門站坐上了電車.並不是為了回家.他在銀座線的上野站下車,去了昨天也來過的街上.

年終的十二月.街上到處都是忙忙碌碌的氣氛.

然而,會讓在這個時期的高中生苦惱的一大事件·期末考已經結束了.期末考在城楠學院每年的十二月上旬就會舉行.

因此護堂才能毫無顧慮地每晚都去街上逛.

"為啥會這麼在意啊……"

護堂邊步行在上野站前邊嘀咕道.

這是條繁華街.從公司回來的職員,學生,穿著便服的年輕人等等,總之外出的人非常之多.還是剛剛入夜,從這個日夜分界線的時間過後就是正式的夜間活動時間了.

雖然已是夜晚但周圍卻非常明亮.

路燈,店鋪的照明,光亮的招牌,行駛在道路上等等車燈.多虧有這些照明,可以輕易地就能縱覽這條街道.嘛,Campione有很好的夜視能力,姑且不論是身處完全的黑暗之中,即使是只有星光照明的夜晚也不會有什麼不便就是了.

護堂邊在上野的街道上彷徨邊思考著.最近無法理解的事情很多.想不起的聖誕節左右的預定.不知為何會知道的莉莉婭娜個人情報.還有灰色聖誕老人的誕生劇.就算坐視不管這些東西的話,看來也就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發生——.

胸口上翻湧著一股討厭的預感.

要是以棒球比賽來看的話,說不定就是這樣的狀況發展,

在第一回合就得到七分而大量領先著.可是,敵人卻一回合一分著實地反擊著.另一方面自己這邊也沒能加分.不知不覺間分數被追到只相差一分——就像這樣.

"反正再怎麼想也是搞不明白的吶."

草薙護堂是個比起智力來說,體力·腳力方面要強得多的健壯男人.既然這樣,那就到非刑警類電影的現場100次.直到找到線索為止而一直奔走也並不壞.在單純的勞動上拿出干勁去做.

昨天,發生了聖誕老人'灰色化’的站前大街.

然而,染上了灰色的聖誕老人們,人偶·相片·圖畫·服裝,不管是哪個都老早就被撤掉了,街道上再次被紅紅綠綠的聖誕色彩所覆蓋.

被不愧為日本人引以為豪的勤勞將所有都恢複成原狀了.

但是,現在護堂對此卻感到很生氣.就無法找到其他線索了嗎——就在開始思考起來的時候,手機響起了來電鈴聲.

取出手機,看向液晶屏幕,是莉莉婭娜所打來的.

"話說我為什麼會登記上了她們的電話號碼了?"

護堂覺得不可思議.不只是莉莉婭娜,艾麗卡和祐理的電話號碼,郵件地址都已經登記過了.不覺得和她們之間會是那種能夠相互交換個人信息的關系.

總之就先將疑問擱在一邊,接起電話.

'你也過來了這邊真讓我意外呢.’

莉莉婭娜突然說道.'也’?

'請你像昨天那樣,回頭看看後面.’

不會吧.護堂回過頭去,只見今天是穿著私服的女騎士在自己身後講著電話.

2

莉莉婭娜所屬的魔術結社名為《青銅黑十字》.

正如其名地是將'青與黑’作為組織的象征性顏色的.

因為如此吧.莉莉婭娜會穿的私服上,必定會在什麼地方有著青和黑兩種顏色的.可是,今天她的打扮少有地是白色單色的外套,配上深灰色褲子的服裝.但是,護堂發覺到.

莉莉婭娜脖子上圍著的圍巾.這條圍巾是青與黑的橫豎條紋樣式.

艾麗卡也是這樣子的,歐洲的騎士還真是對這種地方毫不疏忽.會自然而然地明確表示出自己的所屬——.

莉莉婭娜在暗自佩服著的護堂面前說起自己過來這邊的理由.

"關于昨天聖誕老人的顏色改變了的那件事.大概是哪里的魔術師所策劃的惡作劇,放置不管也沒關系吧——我也有這麼想."

兩人遠離的來往的擁擠人群,來到道路邊的護欄一側談著話.

"我好歹也是個魔女.雖然並不像是萬里谷祐理那樣,但還是對魔術的氣息很敏感的.而然,卻感覺不到昨天發生的怪異現象.大概是有人非常巧妙地掩蓋起來吧.我因為對為何要做到這種地步的理由覺得奇怪而來調查一下的."

她以堅定的口吻說出了甘粕也指出過的疑問點.

認真的莉莉婭娜沒有忽視這一點,所以想著要找出答案吧.

"那麼草薙護堂,你又為什麼會在這里呢?"

"我這邊是……雖說有各種原因,不過最終是因為'老覺得’吧.我老覺得很在意,所以想要查出原因,這可以說是直覺使然吧."

護堂回答道.嘛,算是有諸多理由吧.但是,包括那些方面就變成了'總覺得’和'直覺’了.

護堂擔心著這種說明或許她不太能夠理解.

"果然真不愧是你,是種動物式的草率理由呢."

莉莉婭娜重重地點了點頭.一副理解的表情.她很清楚草薙護堂是個怎樣的人吧?護堂雖然想追問,卻也覺得去問的話會得到討厭的回答.

"吶,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陪我?"

"交往!?"(奏:つきあう,也有交往的意思.)

莉莉婭娜突然大吃一驚.

"難道說,是要我和你做男女之間的交往嗎!?這,這是就算貴為Campione的您所說的話,對身為一個少女來說也是難以接受的命令!"

"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我指的是一起調查昨天那個事件的意思啊."

護堂向慌亂起來的莉莉婭娜補充說明道.

她是個認真嚴謹的女騎士.但是,好像也隱藏有非常少女的平常一面.不管對什麼都輕易地扯到戀愛上去.

護堂邊稍覺困擾邊苦笑起來.這樣的方面或許算是莉莉婭娜的優點吧.

"失,失禮了.……話說回來,這是身為'王’的吩咐嗎?"

略微地臉紅起來之後,莉莉婭娜如此說道.

"這次的調查,就如同是個人研究一樣.如果是作為我們魔術師的王Campione所提出的要求,共同追查謎團——不,作為魔王的仆人來調查謎團我也不會嫌棄."

如同挑戰荒蠻的暴君般的凜然之氣,或是考驗人的氣量般的氣概.在莉莉婭娜所說的話語里面,感覺有著這種微妙的意思.

"我覺得要是作為不懂魔術知識的外行人所提的要求的話,請讓我考慮一下.一個人行動起來比較方便些,因為要逐一逐一地講解專門知識也很麻煩."

"說,說得也是啊."

總之說的意思是指'外行人礙事’,護堂退縮起來.

確實是如此.作為專家的甘粕應該已經開始著手調查了.身為出色魔女的莉莉婭娜也為了調查而行動了.

可沒有什麼能讓沒有任何知識的外行人攙和進來的特別理由.

草薙護堂如果不是'和神戰斗’就起不了作用了.比起普通人來說也就只有體力有些優勢.嘛,若果以這個怪異現象為契機而出現'不從之神’的話還另當別論,不過如今覺得那也不是什麼重大的事件.

可是,灰色的聖誕老人.總覺得必須得解開這個謎團才行.

所以不是已經說過了嗎.還有'這是作為Campione所下的命令’這樣的選擇.

護堂對這種誘惑斟酌了大約10秒鍾之後就馬上將其舍棄了.

會說得出這種話的男人,作為魔王先另當別論,但作為人來說已經沒救了.

"我明白啦.我就想辦法試著一個人去做吧.抱歉提了個奇怪的請求."

護堂爽朗地道歉了之後,莉莉婭娜歎了口氣.

"草薙護堂.這時候應該是要宣言'這是身為Campione所下的命令’的場面.順帶也該對不懂向王展示敬意的大騎士給予其懲罰.……你還真的無論什麼時候都不像是個魔王呢!"

結果她卻以吃驚的語氣數落起自己.而且,甚至還斬釘截鐵地對這種事下斷言.

"不過,所幸我也是位意大利的騎士,盡管作為自己盟主的魔王存在多少問題都好,也已經適應輔佐的工作了.以後請對我的指示——不,是對我的進言要好好聽喔."

"誒?"

國籍是意大利.但卻混有克羅地亞血脈的東歐系移民.帶有複雜民族背景的妖精少女,帶著惡作劇的表情評判起兩位魔王.

護堂邊驚訝于莉莉婭娜那稍耍的惡作劇邊回答道:

"就是說會陪我一起嗎?"

"嗯.從剛才見面的時候開始就已經有這個打算了."

"……那,為什麼還要說出那些話呢!?"

"那是……為什麼呢?貌似只要這樣子進逼,你就做不到以'王’的身份下命令了呢……就是這麼覺得的."

莉莉婭娜突然露出溫柔的微笑.

那是和她平時的凜然,或是偶然能看到的天然都有所不同的,和她年齡所適應的少女般的天真爛漫笑容.這種笑容不知為何讓護堂感覺非常懷念,而且充滿魅力,不由得心跳加速起來.

"因而,想要稍微嘗試一下.很抱歉."

不太讓人感覺到有歉意的道歉.但是護堂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你不久之前已經向正史編篡委員會打聽過了吧?最終還是做不到對甘粕冬馬采用強硬態度,才會一個人來到這里的吧?"

"唔……"

護堂語塞.被她看穿了.為什麼會這樣呢?

莉莉婭娜和自己並不是那麼親密的關系.然而,很不可思議地她卻很理解草薙護堂這個人.護堂對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的性格也掌握得很清楚.

實在是難以理解,可是這卻是個讓人高興的事實.

總之,護堂還是得到了一位能干的幫手.

"感覺在意的一點是聖誕老人的顏色變化了的這個現象."

莉莉婭娜邊這麼說著邊將紅茶的茶杯放在護堂的面前.

在上野相遇之後,兩人移動到位在団子坂的一所獨棟房屋里.這里離位處根津三丁目的草薙家也相當近.這個家是莉莉婭娜在日本里的臨時住所.

兩人身處客廳.窗戶在南側.日照看來相當不錯.

"是指紅色變成灰色麼?"

"嗯.……嘛,那或許並不只是把顯眼的原色變成樸素的顏色那麼簡單.而且還有在昨天的靈視里被授予到的景象."

"那麼說來,你是說過不少話呢."

"我在一瞬之間看到街道的景色變成像是收獲過後的景象.而且,還有什麼神聖的存在經過,在收獲後的田地上撿起什麼散落的穗子一樣……"

"像是什麼農作一樣呢."

護堂將直率的感想說了出口.

"嗯,確實.若那個是'農作’,就是說是有關于大地恩惠的景象,聖誕老人的'紅色’之所以會喪失或許會帶有很深的意義."

莉莉婭娜開始仔細地訴說出自己的見解.

"日本所說的聖誕老人其原型是聖尼古拉斯.其為基督教的守護聖者."

"聖尼古拉斯和聖誕老人……念起來完全不同呢."

"理由很簡單.日本人應該是從美國學習到聖誕老人文化的,不過,將這個風俗帶入美國的卻是荷蘭系移民."

莉莉婭娜拿出筆記本,開始在上面寫出拉丁字母.

"聖尼古拉斯以荷蘭式讀法讀作聖尼古拉亞斯.訛音變成讀作'Sinterklaas’從而變化成'聖誕老人(Santa Claus)’這個美式發音."

Saint NICOLAS Sint Nikolaas Sinterklass

然後,莉莉婭娜最後在上面加綴上Santa Claus.

"說起聖尼古拉斯即為乘坐著馴鹿和雪橇出現的聖誕老人,對孩子們散播禮物.這個定型大概是在十九世紀左右時期的美國被確立下來的.成為了其制服的那套紅色服裝,則是在更為接近一些的時期呢."

"啊……那麼說來是可樂公司的宣傳活動成了觸發契機來著."

聽莉莉婭娜這麼一說,護堂回想起來了.

將紅色作為其印象色的北美著名飲料制造商于一九三零年代為了提高冬天的銷售額而在宣傳廣告里采用了聖誕老人.其形象總會出現在海報上.而他所穿的服裝則像是理所當然那樣是'紅色’的.

聖誕老人的紅色服裝來自于可樂罐的紅色.像是個玩笑般的事實.

"身穿紅色制服的聖誕老人在世界上得到市民權之前,沒有如今所說的聖誕老人即為其相同存在的聖尼古拉斯這種說法,而是類似于他的人物或是妖精之類的.那個時候他所散播的禮物是樹木果實和水果."

"一言以蔽之,就是沒帶有夢想的禮物吶."

"樹木的果實和水果是谷物的成熟,收獲,大地的豐收——這樣的'大地之恩惠’的象征.追溯源頭,所謂聖誕節即為'聖者于冬之祭日降臨,為大地帶來豐收’的宗教儀式.乃是可追溯至遠古時期的祭祀."

"宗教儀式……"

這是就算願意否認都會被迫回想起'不從之神’的話語.

護堂總覺得自己能夠理解得到莉莉婭娜所在意的問題點.

"那個麼?姑且不論現在的聖誕老人,與其說是並非紅色時候的聖誕老人不如該說是聖尼古拉斯吧,或許是那家伙來到地上之後成為了'不從之神’了嗎?"

"不是'或許’,是會變成這樣吧."

莉莉婭娜簡單地就認同了.

"降臨于地上的聖尼古拉斯,恐怕是個具有大地屬性的豐收之神兼有出自于天主教聖者的這種神格."

"果然是這樣嗎!"

"昨天你感覺不出有神的氣息.所以我覺得自己或許是想多了.但是反過來看,無法斷言肯定會安全."

"說得對呢.為了慎重起見,最後就先調查一下."

護堂和莉莉婭娜相互點了點頭.在這種時候,同是性格認真的人比較好說話.

"昨天所靈視到的並非聖尼古拉斯的本體,或許顯示出的是聯系其本源的大地之精呢.先就試著以這條線索追查吧."

兩人相互談論著的時候,客廳的門被打開了.

卡蓮·揚科洛夫斯.侍奉于莉莉婭娜的專屬女仆.

她少見地並不是穿著女仆服.而是穿著青色的外套,頭戴黑色皮毛帽的私服樣子.手上拖著附有輪子的行李箱.一副即將要去旅行的樣子.

"歡迎光臨,草薙大人.歡迎回來,莉莉婭娜大人.遲疏于問候,非常抱歉."

卡蓮深深地垂下了頭如此說道.

"你還沒走啊,卡蓮."

"嗯.因為出發之前突然有些急事,所以呆到了這個時間.……不過,多虧如此才能看到好戲,呵呵呵呵."

卡蓮邊和自己的主人交談著邊竊笑起來.

"沒想到在我不在的時候莉莉婭娜大人會將身為Campione男性帶入自己家里.雖然人的嘴巴是很難封得住的,但是請放心,女仆是很善于嚴守女主人的秘密的."

"不,不要有奇怪的猜想!"

"今夜請兩位慢慢地享受.那麼,晚安."

卡蓮邊竊笑著邊稍施一禮後就離去了.

"那孩子要去哪里嗎?"

"誒,嗯.馬上就要到Natale了.為了讓她能和家人一起過節而給了她特例休假.接著准備就回去祖國了."

所謂的Natale,即是意大利語的聖誕節.與日本不太一樣,在歐洲里大部分人都會和家人一起過節的嗎.正因如此才這麼照顧到她吧.

話說回來,聖誕夜的腳步聲也已經漸漸地接近了.在基督的聖誕節到來之前能夠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嗎……?

3

十二月十八日.離聖誕節和寒假又更為接近了.

畢業典禮將在三日之後舉行,城楠學院高中部只上午的課程.但是,莉莉婭娜今天並沒有來上學.

知道理由為何的護堂在課程結束之後,午飯都沒吃都前往她家了.

按下門口的門鈴之後,隔著對講機傳來莉莉婭娜應答的聲音.

'門沒有鎖,請直接進來吧.’

護堂邊為造訪女孩子的家感到不好意思邊推開了門.

而且這個家的專屬女仆已經回了遠在意大利的故鄉,家的女主人暫時一個人生活著.

護堂掩藏起輕微動搖起來的內心往客廳走去.

莉莉婭娜正在這里進行著作業.她是為了做魔術的准備所以才沒有去學校的.

"不好意思.請注意不要進入這個地圖的中心帶."

客廳里的桌子和沙發,這些地方各處都被整理過.在被作出這樣的空間的房間里擴展開的,是巨大的航拍地圖——從東京的天空上攝照出的東西.尺寸大概是豎三米,橫四米左右吧.莉莉婭娜在那一偶以單膝跪地蹲著.

護堂發覺到.莉莉婭娜所在的位置是在文京區一帶.

地圖上的文京區團子坂——莉莉婭娜蹲在這個家的所在位置上.

並且,還感覺得出這個航拍圖片的東京區上寄宿有不少的咒力.

"這個,是使用了什麼魔法吧?"

"是的.探索魔術……可說是為了使用這個魔術而做的准備吧."

莉莉婭娜依然維持蹲著的姿勢這麼說道.

她伸出右手,將食指和中指的指尖移向地圖.從指尖上正釋放著莉莉婭娜——聖殿騎士兼魔女之人的咒力.

"如果正如昨天所說的那樣'非紅色的聖誕老人’是與大地的豐收有著關聯的存在的話,存在于這個現象發生場所處的靈氣說不定會略有高漲.我打算要放出獵犬去進行確認."

"莉莉婭娜飼養著那種東西嗎?"

"這當然是用召喚的魔術所呼喚出來的使魔了.我們魔女身為侍奉天與大地之女神的巫女後裔——要召喚出地屬性的野獸,讓其追尋大地之靈氣也並非難事."

公主·愛麗絲.露庫拉齊亞·佐拉.還有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護堂所認識的三位魔女.據說她們能受惠得到一般的女魔術師(例如像艾麗卡那樣的)所無法使用得到的,操縱特殊術法的資質.

這種術法的大系正是魔女術.艾麗卡以前在哪里曾經提過.

'雖然我不太願意這麼說……不過天與地,就說有關于自然和風土的魔術資質我可遠遠不及莉莉呢.’如此說過.

只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為何會想不起來呢.

"但是,要做到這樣就必須要將魔性的獵犬送往東京里.要使用這個的話需要時間和工夫……可說是比起什麼都要有危險吧."

"嘛,可不能對那些如同怪物一樣的東西放任不管吶."

護堂曾與以魔術呼喚出來的魔獸·使魔之類的戰斗過.光是那樣隨便鬧騰一下都會對人做成幾乎致命的傷了.

"所以我在東京的地圖上施加了類感咒術.在這里將獵犬解放出來,進行探索,也能得到讓其在現實的東京都內驅馳同樣的效果.

如此說完,莉莉婭娜將指尖從照片地圖上移開.貌似施術結束了的樣子.

所謂類感咒術乃是民俗學用語.比如說,將憎恨的人的頭毛埋入人偶里面,將其燃燒.那麼,被憎恨著的本人就會被燒死.那是想要對什麼東西施加超自然性效果的時候,以類似的東西代替那個對象的咒術.

"已經准備好了嗎?那個獵犬呢?"

"那也已經准備好了.就是這個."

莉莉婭娜所拿出來的東西,是放置在她腳下的'豬’.

豬的布娃娃.那是在兩天前,莉莉婭娜在游戲中心所得到的東西.那是設計成手掌的大小,可以擺動的造型,但眼神卻很險惡.

"……不過看上去只是布娃娃吶."

"這是以大地之精的'豬’之靈寄宿在布娃娃上的東西.先前之所以會說是獵犬不過是為了讓你容易明白罷了.我認為既然是要追蹤地之靈氣,那麼對于貪欲鼻子靈敏的'豬’之靈是最好的了.准備開始了."

"不,是犬是豬怎樣都沒所謂了啦."

護堂說道.韋勒斯拉納的化身'野豬’也是'豬’的近似種.

"都特意使用了魔術啦咒術之類的東西了,我倒覺得比起布娃娃來說不如用些小道具之類的還好吶……"

"碰,碰巧手邊有的像豬的東西就只有這個!"

莉莉婭娜看起來稍微有些害羞地反駁道.

"要是能夠確認到靈氣高漲起來的話,就試著前往現場吧.要是那里發生聖誕老人'灰色化’,或者是已經發生過了的話,那麼就是比起哪里的魔術師搞出的惡作劇還要麻煩得多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不管怎樣,用以探索的魔術已經順利使用了.

莉莉婭娜准備的巨大照片地圖,豬的布娃娃緩緩地在那上面——以三分鍾內移動一,二厘米左右的速度移動著.

當然了,並沒有以人手之力去移動豬.它自主地爬行著.

"只是等候著也很無聊啊,要不去吃個午飯?"

護堂如此提出.已經早就過了中午了,肚子還是空空的.

"啊,不.可以的話,請您自便.因為我有要在這個地圖上維持類感咒術的工作要做."

莉莉婭娜對護堂午飯的邀請如此回答道.

"那,就買些什麼東西吧.莉莉婭娜有什麼想吃的嗎?"

既然同伴沒空,那自己就跑一下腿吧.以護堂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掛心.

莉莉婭娜臉帶不高興,以說教般的感覺皺起了眉頭.

"昨天不也說過了嗎.你作為魔王,作為Campione尚顯不足.會出去買午餐的魔王什麼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有什麼關系嘛.我可和沃班那老爺子之類的家伙不一樣.既會去超市買東西,也會買面包的啊."

護堂聳起肩膀說完之後,莉莉婭娜的表情變得一臉驚訝.

"你也該要找個管家,或是女仆,讓自己遠離那種雜事才對.因為你是在世界上只有七人的Campione之一."

"會有管家·女仆之類跟隨的高中生什麼的,我還從來沒聽說過啊."

"那好.草薙護堂可是位弑神者.既然如此,這是個好機會.那就請你稍微開始適應一下享受被人服侍吧."

因為莉莉婭娜說了些莫名奇妙的話,護堂因而'誒?’地反問道.

要維持類感咒術,只需要在旁邊提供咒力就行了.

因此,在那期間做些其他事情也不會有問題——.如此說完,莉莉婭娜穿上了常用的圍裙,走進了廚房這個戰場里.驅使著代替刀劍的菜刀,砧板,平底煎鍋,勺子等東西奮斗起來.

"有,有什麼能幫忙的嗎?"

"不用操心.身為王的你就大方地在那邊等著就好."

特意的提議被簡單地拒絕了.

護堂只是從廚房的入口望著以熟練的手法烹調著料理的莉莉婭娜.女孩子為了自己而親自動手做料理真是——.

類似于感慨和困惑般的眩暈向護堂襲來.

莉莉婭娜一身黑色毛衣配青色牛仔褲,再加上圍裙的這幅樣子讓人感覺到她很認真.這種改變,非常清晰地讓自己有種進入了女孩子私人領域的實感.

現在的護堂不是弑神者也不是什麼Campione了.單純只能作為一個還不習慣女孩子的'無女友經曆=年齡’的男性驚慌失措地一直站著.

然後等待了約三十分鍾.莉莉婭娜終于做好了料理,而且利索地將烹調工具也清洗掉了,一副將午飯准備就緒了的狀態.

不過,現在'豬’還在客廳里的地圖上移動著.

"今天天氣很不錯,就在外面享用吧.雖然稍微會有點冷,不過卻沒有什麼風呢."

莉莉婭娜如此建議,拿著盛有料理的盤子來到庭院.

那里放置著圓木桌和兩張木椅子.本來這是應該經常使用在溫暖季節里的組合吧.不過,今天正如莉莉婭娜所說的那樣,氣溫對于十二月來說算是比較暖和的.在庭院里進食看來也完全沒問題.

然後,料理排列在桌子上.

波倫亞的面食.溫蔬菜的沙拉.熱騰騰的豆湯以及裝在熱水瓶里的紅茶.

"因為沒出去買東西,做起來感覺不太上手,說不定會不合你的口味……"

"我可完全不明白有哪里不上手啊.特別是面食,再好吃不過了."

護堂對莉莉婭娜的預先通知感到莫名其妙.面條和肉醬的味道相當濃郁.

因為莉莉婭娜是迅速地在十分鍾內做出來的,所以還以為即食食品.

但這是以長時間仔細燉煮出來的美味.

"其實,那個面條是做得最為簡略的.因為那只是對昨天晚飯吃的燉牛肉再調味後再加了些碎肉,這樣重新調理過而已……"

護堂對莉莉婭娜做的是簡略料理的申告反而感到佩服.

這就是這道料理的味道嗎.對剩下來的食物加以改變,創造出新的美味.功夫和時間都簡略化.的確相當合理.

身為一個十幾歲男性的護堂正狼吞虎咽地將莉莉婭娜親手做的料理塞入嘴里.

純粹是因為好吃,並且還跟莉莉婭娜面對面地吃,想方設法想隱藏住自己的不好意思.

吃完之後,雖然護堂提議讓自己來清清洗餐具,但卻被拒絕了.

對此無法釋然的護堂與一個人清洗完餐具的莉莉婭娜一起回到了客廳.那個'豬’在地圖上面的一點處停了下來,翻倒在那里.

腹部向上仰起哆哆嗦嗦地顫動著.

"貌似是感覺到靈氣的高漲呢."

看著自己所使用的魔術現實出的卦象,莉莉婭娜嚴肅地說道.

那個地方.那是或許下一次即將會出現'非紅色的聖誕老人’的地方.

那里是台場——臨近聖誕節的如今,毫無疑問就是充滿熱鬧情侶們的約會景點.

"那麼,就馬上去那邊看看吧."

被莉莉婭娜如此說道,護堂垂下了頭.看來是理所當然了吧.

為了追蹤灰色的聖誕老人之謎,與有著格外魅力的女孩子一起去約會景點.而且還是單獨兩人.護堂對這個狀況感到莫名地不好意思.

4

乘坐JR電車一路移動至台場.

到了現場之後將'豬’之使魔釋放出來,試著讓其追蹤怪異的氣息.

在移動的電車內護堂和莉莉婭娜訂立了這樣的計劃.

但是,事態超過兩人的預想;早就已經發生,並且已經結束了.

在進入了台場的魔王和女騎士面前,引發騷動的罪魁禍首已經迎來了終結.

人們都很熟悉的海邊填海造地.人氣的約會&閑暇娛樂場所.

在台場海濱公園站下了電車,護堂和莉莉婭娜朝這附近熱鬧的一帶走去.果然這里盡眼望去都是年輕男女客人的大型購物中心.

這里已經發生過之前的那個怪異現象了.聖誕老人的'灰色化’.在這個場所里存在的所有聖誕老人已經都染上了灰色,紅色的華美已經消失.

如今已經沒有去逐一確認是否每個都'灰色化’的心情了.

護堂朝她遞了個眼色之後,莉莉婭娜從口袋里取出了豬的布娃娃.那個使魔——所謂大地之獸的'豬’之靈.

女主人將布娃娃放置在地面上之後,低聲念起了言靈.

"由貪欲而成的野獸啊,去追蹤可疑的氣息!"

豬像是滑翔著一樣在地面上移動起來.

與在地圖上移動的時候不同,移動速度像是老鼠般快速.另一方面,莉莉婭娜同時閉上了眼睛,以'魔女之目’讓視覺飛越.目的是為了讓'眼睛’跟隨在豬的後方.

但是,護堂卻不認為這樣就能得到核心情報.

這個事件也不會這麼快就能簡單解決掉的吧.可是——

"草薙護堂……發現到了奇怪的東西."

莉莉婭娜報告道.然後過了十分鍾.

擠入了台場人山人海的人群里的護堂發現到了.由追蹤怪異的'豬’和莉莉婭娜的'眼睛’所引導而來的成果.

來往的人群——普通的人類誰都沒有發現到'那個’.

雖然他們正以怪異相對著,卻無法有正常的認識.因為這對于普通人來說是最好不過的了,所以不值得為此而驚歎.但是,護堂卻困惑著.

如同普通人一樣走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的'那個’.

周圍的人們完全沒有發現得到其存在的'那個’.

姑且還算是個人形.以兩足步行,有兩條手臂,有頭也有軀干.

但是,那身體里卻被如同灰色的帆布完全覆蓋著,其本來的肌膚和臉容都完全看不到.

"那是什麼?看上去不像神也不像神獸啊."

"也不是魔術師,在所有的意義上都不能歸入人類的范疇吧.或許是妖精,精靈之類的."

護堂因莉莉婭娜這番細語而瞠目結舌.

"除了神明之外,居然還有那種家伙在地上游蕩!?"

"不會在地上.他們基本上都是幽界的居民.只有著非常稀少的情況會來到這邊的程度."

莉莉婭娜邊凝視著徘徊著的灰色者邊說道.

"貌似就只有洛杉磯的約翰·普路托·史密斯大人能以從妖精王奧伯倫身上所篡奪而來的權能移動至幽界,將那邊的住民短暫性地呼喚過來."

"說起來,那家伙好像在哪里這麼做過吶……"

聽到北美的Campione的名字,護堂皺起了眉.

在哪里遇到過那個男人,一起做了些什麼呢?

"不管怎樣,先試著接觸那個灰色的家伙吧.對話——要是能夠辦得到就好了吶."

要是對象是神的話,不論是怎樣的外貌都好大概都能夠談得上話.

嘛,也會有一絲溝通起來感覺微妙的時候…….可是,這個灰色者,無論怎樣都很懷疑它自身能否進行會話.

不久後,灰色者偏離開人群.

走向沒有什麼人氣的沿海道路.是接著打算要到不同的土地上游蕩嗎.在這之前,護堂和莉莉婭娜接近了灰色者.

然後,對方也停止了腳步.一副等待著兩人過來的樣子.

難道意外地能夠和平地接觸麼——就在護堂如此期待著的時候.

追蹤對象做出了出乎意料的行動.它緩緩地舉起右手,張開了手掌.做出手刀的姿勢.在下個瞬間.

灰色者將自己的手刀擱在自己的頸部上——以自己的手將自己的脖子砍掉了.相當于頭的部分的帆布翻飛到空中.

"呃,居然自殺了!?"

兩人慌忙地加快腳步.包裹著帆布的灰色者身體往前傾倒了.

靠近尸體(?)之後,護堂立馬將帆布剝了下來.里面只有形狀和人類的身體一模一樣.

像是強壯青年般充滿肌肉感的肉體.但是很黑.

簡直如同由碳所形成般漆黑,質感像是黑炭一樣.而且,接觸到空氣之後黑炭的肉體就簌簌地如同沙之城般崩潰,乘著海風飄散到空中.

"這邊的頭部也崩毀了啊……"

另一邊,去確認灰色者自刎的頸部的莉莉婭娜說道.

她也掀開了帆布,看著里面——應該是頭和臉所在的部位.

"這家伙究竟是什麼啊……"

進行了自殺,貌似大地之靈的迷之者.

面對著起死狀,護堂單純只是感到疑惑不解.

"非人也非神,討厭聖誕老人的迷之存在自殺了——.是難以解釋的事件呢."

被以手機叫來的甘粕感慨地如此嘀咕道.

灰色的帆布和些微的黑灰掉落在剛才的自殺現場上.

"一般來考慮的話聖誕老人的'灰色化’事件應該就因此而結束……會是這樣吧.嘛,我稍微察視一下狀況.總之很感謝兩位能夠給予協力."

"……看上去莫名地高興的樣子呢,甘粕冬馬?"

"肯定高興吧.工作能夠輕松一點可是最好不過的了."

對莉莉婭娜那稍帶諷刺意味的提問,甘粕如此回答道.

總之,正史編篡委員會會做善後的工作.這個地方應該已經沒有護堂和莉莉婭娜要做的事.變得無事可做了.

兩人暫時就先回大型購物中心那邊.

"先等一下."

對莉莉婭娜先說了聲之後,護堂走向果子煎餅店.

買來的是用烤過的蘋果和奶油混合,再混合焦糖和橘子調味汁的食物.

雖說以隆冬來看這天是個溫暖的日子,不過這里畢竟是海邊地區.

由于有從海上吹來的風故而相當寒冷.那就不要點冰激凌類的東西了.

"莉莉婭娜想要哪一種?選你喜歡的吧."

"你究竟是在打什麼主意?今次的協力完全只是因為受到Campione的請求罷了.我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從來沒打算要接受你給予的俸祿."

女騎士以嘗試般的臉色如此說道.但是,護堂卻冷靜地反駁道.

"說些什麼啊.說我沒有王者自覺的人可是莉莉婭娜你自己吧?所以我才稍微轉換了一下心態."

"為,為什麼這麼說?"

"對取得功績的騎士給予獎賞可是王者的義務.不用客氣收下了吧."

護堂如此說道,向她遞出兩個果醬煎餅.

這當真是為了她陪伴了自己一起去探索,還有剛才那頓午飯等等,各種事情統括起來所作的感謝,不過就不要那麼婆婆媽媽地說出來吧.

稍微帶點玩笑意味地催促後,莉莉婭娜也對此而稍微帶些做作般的感覺微微行了一禮.

"是這樣的啊.那,我身為騎士就不客氣了."

如此說完,莉莉婭娜就接下了蘋果煎餅.

就這樣,兩人一起咔嚓咔嚓地吃起果醬煎餅.雖然護堂決不是個甜食派但也沒怎麼特別討厭甜品.

但是意料之外的地方在于這次卻無法淡定地品味這種甜味.

原因是自己身旁的同伴.銀發的白人少女.而且還是個具有著妖精般的氛圍和美貌,特別吸引人眼球的女孩.

就算是在年輕女非常多的台場里也顯得特別出位.

在吃著的途中就已經發覺到了,還真是那麼自然地就聚集起過往行人們的關注.

話雖如此,莉莉婭娜那邊倒是沒有發覺到這種視線的樣子.她與平常沒兩樣般泰然自若.恐怕是她認為受到關注的理由不會是'自己是外國人’之外的原因吧.

她大概與對自己的美貌很有意識的艾麗卡有很大的不同.

反正肯定是被別人看作成'在她的旁邊的人=男朋友’了…….草薙護堂可不覺得自己是個能有著配得上莉莉婭娜的相貌·器量的人.

在吃完之後要不要這麼說呢,護堂如此想著.

'那,我差不多該走了.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啊——’如此之類的話.

這也是理所當然了吧,因為是住在附近的人所以就算乘坐同一輛電車回去應該也沒關系吧.雖說要延長在一起的時間的話多少理由都能想得到…….

就在這時,一對情侶從眼前走過.

一副年輕大學生模樣的男女.女生抱著一個很大的熊布娃娃.那布娃娃大小不以雙手環抱還拿不起來,而且還相當可愛.

是在玩偶店什麼的地方買的嗎?

如此想著,無意之中看到情侶從里面走出來的店鋪,那是間很大的游戲中心.

"……貌似是和之前去過的同樣的設施呢."

莉莉婭娜突然說道.護堂這時正剛剛吃完了果醬煎餅.

"因為是很常見的系列游戲店嘛.之前去的那里也是一樣."

"就是說,同樣也有著狩獵的機會了.而且剛才看到的熊是件相當大的東西.那孩子是在我臥室里面所沒有的類型……"

她像是想到什麼主意一樣嘟噥道.莉莉婭娜是那種會將布娃娃類的東西叫成'那孩子’類型的女孩子啊,護堂邊點著頭邊故意地以不感興趣的口吻開口說:

"不知是不是游戲中心的獎品.如果是的話,那樣大的看來是會被設定成相當難得到的."

雖然護堂並不太清楚那個業界的內部情況,不過這是很可能的事.

"就算是投下足以在店里買得到的資金或許也得不到啊,今天就老實地回去算了."

"不管怎樣的狀況都必須追求勝利的方法,你這還真是消極的意見呢."

莉莉婭娜稍帶諷刺地說道.

而且還咳咳地干咳了一聲.接著稍微有些害羞地開口:

"對于在那種地方的做法和必勝法,很遺憾地我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並不太清楚.我想要有個具有相應見識的前輩來指導一下."

說得還真是誇張,那就是說:

被'要不要去游戲廳’這麼邀請了,護堂猶豫起來.

"就算你說我有見識什麼的,但我並不去那些地方的啊.我們班的名波啦反町他們幾個看起來才是相當清楚這方面."

大型游戲,消費游戲,PC游戲的差異.

就算是這種東西護堂知道得相當模糊.所以這是很正常的拒絕方式,應該是相當自然的事情發展才對.大概吧.

但是這種程度的制止莉莉婭娜完全沒有退縮,她撲哧地微笑著說道.

"那就大概十分鍾總行了吧.而且我的報酬可不是以一個果醬煎餅就能支付完的那種便宜東西喔?"

結果,十分鍾的預定事件延長至了四十分鍾.還有,要說起成果的話——.

"還是沒能得到大的那個啊."

走出游戲廳之後,護堂這麼說道.

在這個店鋪里備有那個熊布娃娃獎品的吊娃娃機有四台.而且分別都大小不一.有手機吊飾那種極小尺寸,也有可放在手掌上的小尺寸,橄欖球左右的中等尺寸,還有剛才那對情侶拿著的特大尺寸.

最大目標的那個大件的當然就是莉莉婭娜所盯上的獵物了.可是,夾子的夾力卻異常的虛弱,無論怎樣都夾不起來.

護堂也出手幫忙了,但卻完全派不上用場.

那對情侶居然那麼順利就能得到還真是讓人佩服.

花費了大量零錢和時間之後,兩人總算是放棄了.哪怕只是順帶而為的,要是可以得到的話就——

"嘛,能捕獲到男女一對的,也還算是可以了吧."

店內雖然已經變得相當熱了,現在莉莉婭娜卻還以一副平靜的表情說道.

她手上拿著兩個熊的手機吊飾.這個熊吊飾其實是有著男和女兩個種類的,但造型卻有些微妙的不同.女生的那個附有絲帶而且表情也很溫柔.

順帶一提,護堂俗氣地說成'雄·雌’,被自己的同伴強迫改正了過來.

"……對了,這邊這個就送給你吧."

莉莉婭娜突然將手機吊飾遞了過來.

那是雄性,不對,是男生的那只熊.護堂感到不解.

"可以嗎?不是很辛苦才好不容易湊到男女一對的麼."

"嗯.男女一對是連理枝,比翼鳥.不應該將它們分開吧."

莉莉婭娜以堅定的用語說出了信念.

"可是,我也想要和你共同分享.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想,卻很不可思議地就這麼做了.……作為今天的紀念如何呢?"

女騎士突然臉上綻放光彩,嘴唇泛起溫暖的微笑.

或許正因此,護堂輕輕地收下了男生的熊.老實說,理由連自己都不太清楚,想著總之就慎重對待好了.

不過,因為是個夢幻般的小物件,所以還真讓人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雖然成為我的手持物的話有點那個,不過就讓我收下吧.遲點或許會給我妹妹……唔,我想大概不會吧."

"怎樣處理收到的物品是你的自由.要是你真的那麼做的話,我就得改變對草薙護堂這個人的認識才行呢."

邊被莉莉婭娜如此歎息邊和她並肩走向車站.

結果,在到達根津為止的這段時間里都一直在一起.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