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 頃刻的聖誕夜 序章
網譯版 翻譯 奏者@

這天,草薙護堂在早上六點鍾醒來.

從小時候開始就已經習慣了早睡早起了.要在這個時間起床也並不辛苦.

不過,今天是十二月十五日.臘月也都已經過去一半了.早晨的冷空氣還是相當令人難忍的.護堂振奮起精神無視了寒冷,掀開被褥.

接著就要利落解決.匆忙地更換好衣服.

穿好跑步用的運動夾克,打開拉門來到走廊.

妹妹靜花應該還在隔壁的房間睡著.護堂邊小心注意著避免發出聲音邊走下樓梯,去衛生間刷牙洗臉.在廚房里喝了一杯水之後就走向玄關.

穿好了運動鞋的護堂向外面出發.

在這個季節里日照都來的很遲.周圍還是很昏暗.不過,在做每天的習慣慢跑運動那時天色應該就會變亮了.

抬頭仰望天空,空中的云量較少.看來會是個讓人感覺舒適的冬日晴天.

"好了,開始吧."

走了充足的一段距離之後,護堂吐著白色的氣息嘀咕道.

開始緩緩地跑起來.這時候開始慢慢地提高速度.

作為原運動員,如今也過著經常需要依靠體力的日子.護堂在平時並沒下過決心要鍛煉好體力.嘛,這單純只是因為自己是好動性格的緣故.

因而,如同每天的功課一樣今天早上也去跑步了.

邊跑著邊適當地選擇要跑的路線.今天在跑過了根津三丁目商店街之後,就向言問街的方向為目標前進.就這樣一直跑到上野公園也不錯.

因為如今是隆冬時分的早晨,天氣理所當然是很寒冷的.不過,反正身體很快就會暖和起來的.

對于已經對此習慣了的護堂來說,冰冷澄清的空氣反而讓他覺得舒服.

"果然早上跑起步來讓人心情愉快呢.空氣清新,而且附近幾乎都沒人跑起來也順暢."

嘀咕地說完之後,護堂"嗯?"地一聲感到疑惑.

說起來,最近都特地選在夜晚和傍晚的空閑時間跑步.因為早上有著成了例行公事般的工作要完成,所以每天早上都會為此而抽出部分時間…….

"可是,今天卻這樣跑起了步啊."

護堂帶著輕快的節奏跑著,決定無視這份疑惑.如果想不起來的話,那大概不是什麼重要事情吧.

昔日曾經是舊書店的古舊木造房屋.那就是草薙家的住所.

回到了家的護堂正要在廚房前經過時發現到妹妹的身影.

"喲."

"該說的是早上好喔,哥哥."

"都做了十年以上的兄妹了,這樣也沒所謂吧."

這是跟在煤氣爐前充滿精神地制作著味增湯的妹妹在早上的第一番交談.

今天負責煮食的是靜花.和自己同一所學校的所屬初中三年級的妹妹拿起小碟嘗著味增湯.她苦起了臉.

"唔……"

"不好喝嗎?"

"怎麼會.光是在開水里將味增煮融就能有這個味道了啦.不過,如果和爺爺做的比較起來,確實是不太好呢."

"從以干制鰹魚獲取湯汁這點上看,還真是個講究的人呐."

現在靜花所使用的是大廠商制造的湯料醬.

不過,平常擔任制作一切料理的祖父·草薙一郎則是個白味增派.而且,經常所使用的是住在信州還是哪里的'親切的女性’所送來的絕品手制味增.

味道會有所不同也是必然的事.

不過,雖然明知如此,護堂和靜花使用的還是湯料醬.


還是這樣子方便些.畢竟熬湯汁會很麻煩嘛.

"因為勤懇嘛,爺爺他.和我們可大不一樣."

"這真是意見一致了.嘛,雖說也會有因而感到不少困擾的人就是了."

在廚房里的兄妹兩人相互點了點頭.

祖父如今正在長期旅行當中.聽說貌似是他以前在不丹(當然指的就是夾在印度和中國之間的那個國家)受過對方關照的人正在住院.

"我稍微去探望一下喔.順帶就暫且一段時間在朋友那邊的附近一帶地方四處悠轉一下.我想大概也會在那邊過新年了.要好好地顧家喔."

這是祖父在出發的前一天所說過的話.

就這樣唐突地就出門了.步伐輕盈得完全不會讓人覺得他是年過七旬的人.

不過,反過來看也可說這正是草薙一郎的真性情.

"說是四處悠轉一下,大概可不單只是不丹一個國家喔?"

"自然如此吧.那可是爺爺喔."

"雖然說是去朋友那邊……可不單只是如此呢?"

"自然如此吧……那可是爺爺嘛."

妹妹說出了疑問.在回應第二句的時候,護堂的口氣稍微沉重了些.

男性朋友以外.女性朋友,或者是關系更為親密的女性們.

"雖然很喜歡爺爺……只不過就只有在女性關系上讓人看不過眼,平時就這麼覺得了."

"嘛,我也這麼覺得."

"對.那麼,今後也要留意呢."

"什麼意思?"

"像是勾搭上奇怪的女人之類的.哥哥雖然還沒習慣和女孩子相處,卻不知不覺間有了女人緣呢.而且還相當頻繁."

"靜花……可不要說得我和爺爺像是同類一樣啊."

眼睛望向遠處,護堂發起了牢騷.

"雖說這真的不是值得自豪的,我可除了你之外從沒和女孩子說過那麼久的話啊.啊,還有明日香麼.不過,那家伙和女孩子可有些不同呐.

"很好.哥哥就這樣子繼續努力維持現狀吧."

對于護堂不緊不慢的申訴,這個妹妹不知為啥看上去一臉滿意.

"既然說得那麼神氣,就盡管提出些東西什麼來驗證吧."

"好啊.對明日香醬說了些超失禮的話這點我可不會默不作聲喔."

看著得意地笑起來的妹妹,護堂撓起了頭.

貌似說錯話了.沒有留意到.雖說如此,明日香可是自己自從升上幼兒園前就是青梅足馬的人.護堂邊想著怎樣都好了邊在偶然間看到日曆.

"說起來,快到聖誕節了呢."

"現在才說些什麼啊.都已經十二月了.不就是單身男女在一年里面最寂寞的月份麼."

靜花爽朗地說道.

"哥哥,這月二十四號也還是在家里過麼?反正媽媽不會回來,我們兩個一起分享蛋糕也可以的喔.——啊,要不然叫上明日香醬啦小櫻啦她們一起搞個小Party?"

"啊……抱歉.回複就讓我稍微保留一下."

"誒!?難道說哥哥有能一起過節日前夜的人嗎!?"

"不,不是的.總覺得最近有什麼重要的活動的樣子啊.是什麼呢?"

護堂邊感覺疑惑邊繼續凝視著掛牆的日曆.

十二月下旬.大約二十四號,二十五號左右.貌似的確是有什麼預定的啊.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