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之門 第2章
那異臭越來越濃烈。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用,但我就是那麼感覺,捂在心窩的手也越來越用力。我一直看著自己腳下,盡量不去看床上的尸體。玄兒或許注意到我的反應。

“好,我們出去吧。”玄兒說道,“再也沒什麼需要確認的東西了。”

我們返回壁櫥。因為從隔壁起居室通向走廊的門被鎖起來了,我們只能從暗門出去。

野口醫生、我,然後是玄兒。我們按照和來時相反的順序,穿過暗門,回到儲藏室。幽暗中,玄兒將暗門恢複原狀。

從儲藏室回到走廊上後,我一語不發,朝小廳跑去。我獨自從建築入口沖到屋外的走廊上。外面一片靜謐,我來回深呼吸,總算忍住惡心。

大雨就在身邊嘩嘩地下著,連綿的雨聲中混雜著某個人高亢而悠長的叫聲。我趕緊搖搖頭,打消這突如其來的錯覺。雖然已經11點多,接近中午,但眼前的景象卻異樣昏暗,讓人沉悶。就連雨水中的綠色草木看上去也像是灰色。

“中也君,你不要緊吧?”玄兒從館內追出來,輕輕地拍拍我的背,“又不舒服了?”

“不,已經沒事了。那個房間里的臭味讓我有點……”

“你很不舒服呀。讓野口醫生給你一點藥,好嗎?”

“我覺得現在沒事了。好吧,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要點藥。”

我們回到南館。野口醫生正坐在小廳一角的椅子上,歇息著,顯得比較安心,他也因為今天早晨的事情而很疲勞吧。他一起床就被拖著檢查被害者的尸體。

“請給中也君一些解酒的藥。”玄兒拜托道。

“小意思。”

野口醫生從包里拿出白色藥包,遞給我。我收下後,放在襯衫口袋里。

“剛才那扇暗門——”關于這個問題,我剛才就想問玄兒,“那個紅色的彩紙到底有什麼意思?”

“好像是羽取忍貼上去的。”玄兒靠在樓梯扶手上,回答著,“那個成為凶殺現場的房間長期閑置不用,入口的房門一直鎖著。昨天,蛭山被抬進去的時候,那房門終于被打開了。但是儲藏室里的暗門,正如你所看到的,沒有上鎖。”

“是的。但那有什麼……”我覺得納悶。

“慎太!”玄兒只說了一句。

我更加納悶;“那孩子怎麼了?”

“據羽取忍說——好像在一年前,慎太發現了那扇暗門,獨自進去。到了晚上,羽取忍還沒看見慎太,放心不下,到處搜尋,聽到那個房間里有哭聲,終于找到了。

“那孩子雖然可以穿過暗門,溜進那個房間,但似乎無法自己出來:哎,那個孩子呀,說不定他玩著玩著,就忘記了出口;或者里面光線太暗,他找不到了。羽取忍擔心——那天聽見滇太的哭聲,找到人,皆大歡喜。但下次如果發生同樣的事情,而沒人發現或者出事可就不得了。所以——”

“貼上那張彩紙?”

“是的。她當著慎太的面,貼上彩紙,並嚴厲地警告他——‘這里絕對不能打開’‘不能進去’。”

那張彩紙是禁止標志?對于有智力缺陷的孩子,她那樣做,也是一種教育方法。

“如果慎太不聽活,再次溜進房間,那張紙就會裂開,羽取忍就會知道。當然也可以將那張紙撕下來,然後重新貼一張——但那孩子想不到這種壞點子。羽取忍的這個方法還真不錯。”

“原來如此。所以……”我掃了野口醫生一眼,“那張彩紙已經破裂開。這就是說……”

“昨天蛭山被抬進來後,羽取忍按照野口先生的要求,打掃了房間地面。她到儲藏室拿拖把的時候,查看了一下那張彩紙,發現沒有異常——她說自己養成習慣,不時就查看一下。後來,她放回拖把的時候,又查看了一次,依然沒有異常。”

“明白了。”

“羽取忍想到這個事情,就告訴了我:她說——弄不好罪犯是從那扇暗門進入房間的。如果那樣,貼在那里的彩紙就會裂開。”

“而她不幸言中,那紙破了。”

“是的。從昨晚羽取忍確認沒有異常到今天早晨,肯定有人打開過那扇暗門。證據確鑿。”玄兒斬釘截鐵地說道。

我點點頭,但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疑問:“難道罪犯沒有注意到那張貼在暗門和牆壁之間的彩紙?如果罪犯發現了,就應該明白自己留下了痕跡……”

“這個嘛……”玄兒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當時,那個儲藏室里的燈泡肯定壞了。”

“啊,是嗎?”

“罪犯知道暗門的位置,所以就算有點暗,也能不費力地打開,但是沒發現那張彩紙的存在:假設罪犯發現那里有東西,但也看不清是什麼,也不會深究,難道不是這樣嗎?”

“的確如此。”一直坐在椅子上默默地聽著我們分析的野口醫生也開口附和。

玄兒繼續說下去:“昨天晚上,儲藏室的燈泡已經壞了,稍後可以再向羽取忍確認一下。那張紙是羽取忍貼上去的,而且她因為工作關系,每天出出進進儲藏室,我覺得她應該能在沒有光線的黑暗中確認彩紙是否異常。”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我和野口醫生一起附和起來。

玄兒的分析的確符合邏輯,無可非議。

罪犯想進入房間,殺死蛭山,但發現羽取忍在外面的起居室。雖然她似乎在椅子上睡著了,但如果不小心謹慎,從其身邊經過,萬一弄醒她,則後悔莫及。為了避開危險,罪犯就決定直接從儲藏室的暗門進入里面臥室。之後,又從那扇暗門逃離犯罪現場——

這難道就是今天凌晨,罪犯的行動過程嗎?

“玄兒,這麼分析下來,那罪犯自然是……”

我正要說,入口處的黑門突然被打開了,廚師宏戶要作走進小廳。